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351)

作者:小褎│2020-04-06 12:32:19│贊助:2│人氣:71
第三百五十一章 妳得體諒大哥

  往常除夕白日,馮家人多落得清閒。

  除卻該置辦的年貨、該打點的菜餚早都提前準備好了以外,由於馮煦迴避官場上禮尚往來的規定、因此也無須在年前年後與官場上的同僚們相互拜年。然則如今馮梓容遠在玄州、加上馮敘輝的皇商身分又不得不與外人交際應酬,因此這才大清早的便有大量的人車前往馮家宅邸門口等候拜年。

  馮梓容這才與靖王一道練完功後,一聽得魚竹說起外頭的狀況,便是趕忙拉著靖王一道從後門開溜。兩人往隔壁的宅邸牽了馬,直接以年末巡視凌川鎮城的名義大剌剌地躲避交際應酬,只留下馮敘輝一個人在宅邸裡頭面對那群官吏與官家家眷們。

  而靖王與馮梓容在除夕當日巡視凌川鎮城的事情自然又是掀起一波不小的騷動,不但街上巡視的差役們或者提著滿手牲禮要往祖宅祭祀團圓的百姓們對他們投以敬仰的目光以外、更有熱情的店家匆匆地提來熱茶要馮梓容飲用。

  馮梓容看了靖王一眼,在獲得允許後便讓跟隨她的方純下馬接過了茶水並驗毒後公然飲下,其後便是以各種名義婉拒了想繼續送茶水、點心甚至牲口的百姓與商賈們,在眾人的目光下結束了半日的巡視、又在外頭準備關店的酒樓簡單地用過一回飯,直到再次回到馮家宅邸時,那些前來拜早年的官吏與其家眷們也早都各自回家準備過年。

  當馮梓容走入前廳時,見得馮敘輝臉上的笑容還是僵著的,便是盯著他的臉好一會兒後、毫無良心地大笑出來,還惹得馮敘輝僵著笑臉埋怨道:「小妹,妳得體諒大哥,別這麼沒心沒肺。」

  馮梓容笑得流出淚來,一手還抓著身旁靖王的臂膀支撐著自己不穩定的重心,又是誇張地伸手蹭去了自己的眼淚,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道:「大哥,我印象中你無論何時都是從容不迫的,卻不想也有這樣的時候?」

  馮敘輝揉了揉自己的臉、無奈地說道:「妳可不曉得,今日幾乎所有的人都是來找妳的,三句離不開『總督關照』,這讓我該怎麼答話?」

  或許,這也與去年袁章氏在馮家那回一口一句「好福氣!」有異曲同工之妙了!

  卻是袁章氏雖為親家、卻因有攀附之意而有較為尖銳的方法應對,卻是這頭的官吏們多是真心佩服馮梓容的,因此還當真不好敷衍。

  馮梓容拽著靖王的手臂與他一道坐下,這才笑著說道:「若非縣衙從昨日起關閉到元宵,我也能坐鎮在縣衙迎接眾人不是?我如今身為總督、從的是祖父的規矩、得盡可能不與官場上的人有私交,不若大哥如今身為皇商、得應酬交際,因此這我也就幫不上忙了!」

  馮敘輝哀怨地望著馮梓容一派輕鬆甚至幸災樂禍的模樣道:「妳這丫頭可是得天獨厚的,不但在咱們馮家大家都寵著妳,便連王爺也由著妳任性。」

  馮梓容瞧了一眼靖王,看出他眼底的認同,便也笑嘻嘻地說道:「大哥,你都說了我得天獨厚,自然你們寵著我是應該的、不是嗎?」

  馮敘輝見自己左右說不過自家小妹,便是轉而與靖王正色拱手道:「馮家女兒刁蠻,往後還勞請王爺多多擔待。」

  馮梓容聽了不住瞪大了眼睛看著馮敘輝,又往一旁的靖王眨了眨眼,只看得靖王亦是正色回禮:「馮家教女有方,如此甚好。」

  馮梓容聽了扶額,道:「敢情你們未來郎舅二人這是說上話了?」

  從前有了自己自作主張過分奉承靖王進而惹得自家小妹不快的馮敘輝早已記取了教訓,這回自然也不敢太過,因此看著自己與靖王算是在一句話往來間拉好了關係、也是立刻見好就收,又道:「小妹,妳可不能欺負大哥孤家寡人的在這凌川鎮城裡頭沒人幫襯啊!」這意思不就是代表靖王與她不是孤家寡人、是湊一對的嗎?

  馮梓容眼底閃了閃,道:「大哥,瞧你方才那副模樣、你只消再拍幾句馬屁,王爺定會鼎力相助!」

  靖王一聽便是伸手輕輕一拍馮梓容的額頭,道:「沒這麼說話的。」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這不是,你就喜歡聽好話。」

  馮敘輝看得兩人感情好,忍不住又想起遙在京城的妻兒,便是嘆了口氣道:「看看你們感情恁地好,也不想想我妻兒不在身邊、孤單得緊。」

  靖王這時也破天荒地與馮敘輝一般閒談道:「我明白,前些日子我在凌川鎮城外奔波時,便有這般感受。」

  靖王這話一出,不但馮敘輝傻了眼,便連馮梓容也抽了抽嘴角、不曉得該說什麼,使得一時間大廳裡頭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靖王……什麼時候這麼黏人了?為什麼自己感覺不到?

  馮梓容悄悄地看了靖王一眼,卻因為角度緣故而沒能看見他眼底的笑意,然則她仍是能感受到靖王心裡頭的愉悅。

  許久,馮梓容終於決定努力打破沉默,便是開口說道:「大哥,今日晚上還得守歲,要不……咱們都先回去睡會兒?」

  馮敘輝無奈地看向馮梓容,曉得那是她企圖讓眾人──或者讓兄妹倆擺脫尷尬的藉口,因此也就順勢應承了下來,道:「我也得讓人送些新衣與吃食給五弟,妳便回去歇息吧。」

  馮梓容聽得如此,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在才要開口時便接到了馮敘輝嚴肅的目光,這才抿了抿嘴道:「替我問候五哥。」

  馮敘輝一點頭,便是向兩人告辭離去。

  馮梓容並不太明白馮敘輝為什麼嚴格禁止自己去探望馮章理、甚至問及關乎他的種種,只曉得如今馮章理已被定罪,雖然因為縣衙牢房不夠而依然被關在外頭被焊為鐵牢的宅子裡,但也已經淪為一般囚犯的待遇、不若從前一般好吃好喝地款待。

  她又轉頭看向了靖王,見他對此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牽著自己的手站了起來,道:「我陪妳睡會兒。」

  馮梓容這回卻是沒被靖王的誘惑給轉移了注意力,而是帶著滿腹疑惑之下與他回到自己的院子裡。

  她心不在焉地幫靖王脫去外衣後,也自個兒將自己脫下的外衣一併掛好,這才如往常一般率先鑽進被窩裡頭。

  今日折騰了一整個上午也著實累了,因此在靖王將她攬進懷中後不久、她便蜷縮著身子沉沉地睡去。

  當馮梓容再次醒來時,朦朧的雙眼前出現著的是盯著自己的一雙眼。

  她眨了眨眼,這才發現靖王不曉得何時早已醒轉、並且精神奕奕。她沒說話,便是這麼與他如此四目相對,直到好一會兒後這才不住吃吃地笑了出來,道:「醒來後第一眼能看見你真好。」

  靖王忍不住湊上前去吻了下她的額頭,卻在她蓄意掙扎下點上了她的鼻梁。

  馮梓容懊惱地皺了皺鼻子,終究是萬般不甘願地再次昂起腦袋來親了回靖王的下巴,而後扭了扭自己的身子,讓自己更加貼近靖王的懷裡。「名淵,我好喜歡你。」

  靖王淺淺地牽起嘴角,道:「那妳覺得我喜不喜歡妳?」

  馮梓容甜甜地笑著,道:「我不曉得,從前你鮮少說給我聽、都是用行動表示的。」

  「現在別鬧。」靖王難得拒絕了送上門的眼前肉,又是看著馮梓容好一會兒,這才說道:「晚些,我們一起吃團圓飯。」

  馮梓容聽了驀地紅了臉,道:「是我們頭一回一起吃。」

  「往後也會一起。」靖王停了一下,又道:「而且往後,也是一睜眼便能看見妳。」

  馮梓容抿了抿嘴,又是往靖王的懷裡狠狠地鑽了一會兒,道:「那我往後不就不能賴床了?要不每回我醒了的時候你早起床了……」

  「瞧妳貪睡的模樣挺好的。」靖王不知何時也開始會描摹起兩人的將來了:「我早些起來練功,回頭梳洗後再看著妳賴床,挺好。」

  馮梓容也曉得自己賴床的時候迷迷糊糊的、總會鬧出許多笑話來,且不說兒時在奶娘彭氏的照顧下不得不守規矩,但後來彭氏功成身退以後,百則與白雅兩位貼身丫鬟便鎮不住自己,更遑論魚竹與方純後來對自己也近乎百依百順……

  「真的不覺得我懶惰?」

  靖王搖搖頭,道:「妳若有要務在身、也是不會貪睡的。」

  「你懂我,所以我喜歡賴床。」馮梓容又是仰頭想親一口靖王的嘴,卻依然因為搆不著而親上了下巴,她呶了呶嘴,道:「你想想,平日便是這麼沒日沒夜地忙活,偶爾能偷得浮生半日閒便是一大樂事,更得好好把握能讓人如此慵懶又不會無聊得發慌的時候、不是嗎?」

  靖王淺淺地一笑,道:「往後那樣的日子還有很多。」

  「不見得呢!」馮梓容想了想,又道:「來年我們回去京城成婚以後,至多也是悠閒上三個月的時間,而後陛下定會讓我往國子監那頭教書,屆時也就忙了。」

  更何況,就算皇帝沒要她做些什麼事,她定也是閒不下來的。

  且不說還得繼續學習王府裡頭安排的功課,還得應付不少社交性帖子──雖然靖王曾與她說那些只要一律回絕便成,但她心裡頭明白,有些帖子回絕得了、有些帖不見得能夠回絕。

  她是要與他並肩而立的女人,是以靖王所無法顧及之處、她都要一一盡心填補。

  靖王看著馮梓容眼底的光芒,道:「妳喜歡悠哉些的日子、還是忙碌些的?」

  馮梓容自知自己是閒不下來的人、卻也不喜歡一直被緊緊相逼,但若要悠哉與忙碌之間二選一,還真的讓她難以抉擇,是以她想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喜歡自在些的,想忙活便忙活、想偷閒便偷閒……但無論如何,都有項條件不容妥協。」

  「什麼條件?」

  「我喜歡有你的日子,無論得日日早起或能日日貪睡,只要有你便好。」馮梓容又是往靖王懷裡鑽了鑽,道:「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將翱將翔,戈鳬與雁;戈言加之,與子宜之;宜言飲酒,與子偕老……」

  「這是哪兒看到的詩?」

  「《詩經》,原本被稱為《詩》,後來因為被奉為經典而改了名。在我前世,是集合了上古時期的詩作、十分遙久,雖說韻律和諧與文字精確的詩作亦有其美感,但我也很喜歡這樣樸實無華的詩歌。」馮梓容一面解釋著,而後將那首〈女曰雞鳴〉給完整地背誦出來。

  靖王咀嚼著詩歌中的文字,好一會兒才問道:「妳喜歡那樣的日子?」

  「我曾想過,如果我們有日能有那般閒情逸致遠、自由自在地遊歷天下,便是這般模樣。」馮梓容盯著靖王的臉,又道:「但是後來我想著就算沒有那樣的日子也沒關係,因為那是我的一廂情願,而我想要的其實也只是與你共創我們的將來……所以未來無論如何都好,只要你肯一直陪著我、我定都會很開心。」

  「共創……」靖王是第一回聽到這樣的詞彙。

  「是啊!你從前與我說過,我們為夫妻,就是一而為二、二而為一,所以未來想怎麼過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而是我們兩個人的,不是嗎?」

  靖王聽了俯首又吻了馮梓容一口,這才說道:「妳說得是。」

  馮梓容甜甜地笑著,又是賴在他懷裡好一會兒,這才說道:「我們該起床了?」

  「還早,不再賴一會兒?」

  馮梓容眨了眨眼,道:「你也會撒嬌了?」

  靖王牽起嘴角:「我想看看妳賴床的模樣,很值得回味。」

  馮梓容忽地想起她有回因為賴床而被靖王狠狠地吃豆腐的那事兒,便是紅著臉敲了下他的胸膛,道:「現在都醒了,不會讓你有可乘之機。」

  靖王聽了便是隻手將懷中的馮梓容給提到自己身上抱著,道:「可乘之機,是能夠製造的。」

  馮梓容在靖王的身上扭了好一會兒,卻因為被他雙手箍緊而無法動彈,當下亦是心生一計、宛如泥鰍一般地鑽了上去,最後與他四目相對並咬了他的嘴脣一口,笑道:「你再賴床,我就繼續咬你。」

  靖王聽了忍俊不禁:「那我可要繼續裝睡了。」

  馮梓容哼了哼聲,道:「你是想把我養成一條狗嗎?」

  靖王笑了笑,往馮梓容的嘴上輕輕地啜了一口,道:「不會,要不,我便成了狗夫了。」說罷,手也鬆了開來。

  馮梓容從靖王的身上翻身下來,便是與他一道穿上外衣、走出房門。

  由於這時廚房的人早開始做起年夜飯來,因此無論是哪處都是忙進忙出的衛士與傭人們──馮梓容可發話了,在這年夜得讓所有的衛士們一道用飯、一起過節,因此原本向來不習慣年節的衛士們便是在滿懷期待卻又同時略帶彆扭的心情下忙活起來。

  而馮梓容為了不打擾到他們,自然也就選擇與靖王在自己的院子偏屋裡頭歇著聊天。

  如今凌川鎮城馮家宅邸裡的衛士們不全都從靖王府而來,而多是靖王多年來安插在各地的衛士與線人,因此自然只曾耳聞未來靖王府女主人的「喜好」而未曾親眼瞧過。

  馮梓容收買靖王府衛士們、甚至是住在隔壁宅邸的馮敘輝屬下管事們人心的事,這兩位最疼她的男人們自然是毫無意見、甚至十分贊成;且不說馮敘輝本來就十分寵愛年齡與自己相差甚遠的自家小妹、願意任其擺佈,靖王更是希望未來的靖王妃能憑藉一己之力收服人心──

  且不說那些衛士們素來心防重、不是那些小利小惠能夠收買的,馮梓容日常的態度與竭力融入靖王府的努力可是被眾人暗暗看在眼底的,也因此在她並不曉得的時候,許多甚至未曾在她面前現過身的侍衛早已在看著她日夜不怠地辛勤習武之下轉變了原本加諸於她身上的刻板印象。

  原來馮相府中的千金真不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不但是能在靖王危急之時救他性命的角色、更是能憑藉一己之力獲得皇帝青睞的將相器,還願意與王爺走在同一條繩索上!

  如此,未來的靖王府可就更添幾分光明了!

  那廂隸屬於靖王府的衛士們在心中叨念著光明,這廂馮梓容則是悠悠哉哉地與靖王在院子裡的偏屋中煮著茶,又打發了彼此的近侍到外頭哪邊涼快哪邊去、便是開始聊起正事來。「名淵,這段年節期間我還打算往集市那頭去看看,沙玉與汴方兩頭的年節都在後頭、總不好不看看他們年節前在做些什麼。」

  靖王對於這點倒是贊同的:「集市那頭自有官吏留守,但若是妳能過去一趟、也能瞧瞧是否有什麼不足之處。」

  「我正是這個意思,也得順帶慰勞一下留守的官吏與差役們。」馮梓容微微一蹙眉,道:「只是如此一來,便是連凌川鎮城上的官吏們也都得走訪一回才是,否則厚此薄彼也是不好;我不好讓他們來走訪這座宅邸、所以還得親自去。」

  若是讓下級官吏來見她,那便是違反了馮煦那一貫的教訓──不與職場上的官吏們交好;但若自己親自找藉口走訪並且不久留、也不往返禮物,那便是另一種意思。

  或者是上司收買下屬、或者是上司希望下屬能多盡心──

  之於馮梓容的立場而言,她心中所想自然是後者,而且基於她的臨時總督身分、基於她來年便要回京城成婚成為靖王妃的身分,自然也只會是後者。

  只是她仍有些猶豫,不曉得自己的行為是否會被看成靖王收買人心?

  馮梓容身為靖王未婚妻的身分,一舉一動自然都是與靖王相互牽連著的。

  靖王道:「也行,我陪妳。」

  馮梓容的言語裡有些許擔憂:「會不會給人想偏了?」

  「屆時我們過門而不入便好。」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若是易於得罪的人、又或者內心懷藏心思的有心人,只消如此便能讓他們心思湧動;反之,則能達成妳要的效果,更何況我們在這處已久,所有的章程都已明明白白,若還有人有心想傳遞什麼風言也是得多費些功夫──更何況妳曉得我並不畏懼。」

  馮梓容抿了抿嘴,道:「也好讓你藉著這個機會看看每個人的底?」

  「沒那麼容易,但或許也能探看些蛛絲馬跡。」

  馮梓容一應聲,又開口問道:「那,你與兵部官員們相約較射是什麼時候?」

  「元宵前一日。」

  馮梓容聽了皺了皺眉,道:「這麼近?那我可得加緊練習了。」

  「不要緊,我已經讓人做上幾個靶子放在後頭的園子裡,妳若想要、隨時能開始練習。」

  「噯?已經做好了?」馮梓容有些訝異,昨天靖王才與她順口提了一句,卻不想這速度這麼快:「那……現在過去可好?」

  「也可以。」

  在開飯前約莫還有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馮梓容正愁著無聊呢!當下亦是喜孜孜地說道:「好!我回去換套窄袖的衣裳,咱們一道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08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