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 狩獵死亡的我,突然復活成男生(ry】EP.6輕輕放下

作者:~半月~│2020-04-05 20:18:15│贊助:38│人氣:195

狩獵死亡的我,突然復活成男生準備開始第二輪攻略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EP.6  輕輕放下



  「喂,提雅,妳是魔鬼啊?」

  揹著大量行李的三太子滿臉不悅問我。

  「這才是皆大歡喜的解決方法不是嗎?」

  我輕快地滑動狀態欄確認技能與能力反問他。

  嗯,有了達人藝(註1)與迴避技能後暫時不用擔心了。

  我們正在前往永霜凍土營地的路上,兩側都是白茫茫的雪地,反射著有些刺眼的陽光。而我們彷彿要劃破這塊雪白的布似地前進。

  我和阿肥以雀躍的腳步往前走,而三太子則走沒幾步就開始嘆氣並不斷向我抱怨。

  「該說妳性格惡劣還是故意的啊?真是難以置信耶!」

  三太子搔了搔頭,將身子靠在路旁的一棵枯樹上。

  「啊?什麼跟什麼啊,這不是你自願的嗎?」

  我露出輕蔑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時一股狂喜逐漸湧上心頭,越是看到三太子懊惱的表情,心裡就越感到雀躍。

  「再怎麼說也是好心借妳的裝備,妳竟然……」

  三太子的聲音有些哽咽。

  「來,我問你。」

  當然,我是不會可憐他的,絕對不可能。

  「嗯?」

  「跟我說裝備隨便穿的是你吧?」

  「嗯。」

  「跟我說想借多久都可以的是你吧?」

  「嗯。」

  說真的,我有時都覺得自己聰明過頭了,就只是稍稍把道德底限放低而已,許多的事情便迎刃而解。

  我之前總懷抱著某種堅持,像是不使用外掛、不使用BUG之類。因為自己有些精神上的潔癖,似乎做了這些事會讓自己感覺被玷汙。不過,若非這兩件事之外的壞事,做起來倒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隨便啦,嗯,怎樣都好。

  「我只是跟你借一百年的時間,然後先『借放』在防具商人那邊。又沒說不還你。」

  語畢,我向阿肥拿了一罐金黃色的氣泡飲料大口飲下。這東西喝起來很像啤酒,而且喝再多都不會酒醉,應該是無酒精的氣泡水。

  「也不是這麼說啊,唉唷!講白了妳根本就是把我的裝備賣掉嘛!」

  「真沒禮貌!只是『借放』嘛,等之後有錢就能領回來了。阿肥,你說是吧?」

  我舉起罐子與阿肥乾杯,隨著清脆的碰撞聲,三太子的嘆息聲越拉越長。

  在鍛造屋時,三太子見到賣光身家依舊無計可施的我,便半強迫將他穿過的裝備塞到我身上。看著滿足佔有慾並逐漸露出好色表情的三太子,原本打算妥協的我靈機一動。

  我將三太子借給我的裝備拿去出售,湊齊欠缺的二十五萬元後,我毫不猶豫買下防具商人那套天價裝備。

  簡簡單單的。

  本來還想繼續嘲諷他的,卻被他厭煩透頂似的揮了揮手。

  繼續前行約一個小時後,我們於半山腰的位置暫時休息。

  站上巨石的我四處張望,永霜凍土比我想像中更加廣闊,即使有地圖仍會輕易迷失在其中。

  我轉頭看向身後的阿肥與三太子,他們正吃著貓婆婆準備的烤肉串便當。

  不知為何,阿肥一路上不停喝著那不會酒醉的啤酒,就連享用烤肉串的此時也未停手。

  沒多久,阿肥滿臉通紅向後倒下,手裡仍死死抓著啤酒。

  「喵喵喵~!」

  「喂,肥貓,你喝太多了啦!」

  三太子用手掌輕拍阿肥,眼神中充滿擔憂。

  「沒事吧——?」

  察覺到異樣的我對他們大喊。

  「肥貓又來了!牠每次出任務前都會酗酒,講都講不聽。」

  「不是吧——?!這種事要早點說啊!」

  這邋遢行為讓人無法忍受!剛剛欺負三太子的那股快感也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一股莫名厭惡的既視感閃過眼前。

  這一幕,就像小時候那個既熟悉卻又陌生的男人常做的蠢事。雖然他最後隨隨便便就死掉了,但老媽每次提到他時都會露出一副懷念的表情。

  我討厭他,最討厭了。除了恨意之外,我對他沒有其他的感情。跟他講話時總是醉醺醺的,而且讓老媽每天以淚洗面,徹頭徹尾就是個爛人,我會這麼討厭他也是人之常情。

  「提雅,妳來揹阿肥吧,再遲的話天就要黑了。」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三太子對我說道。

  「啊,好。」

  我急忙跳下大石,用行李中的繩子草草將阿肥五花大綁後扛起。沉甸甸的,唉唷,真的太胖了啦,阿肥!

  說說回來,太陽已經掛在天際的另外一頭,時間應該超過中午才對,楓也該傳來消息才對。

  雖然早知道他是個不怎麼守時的傢伙,以前約好出團就常常遲到,事後才用悠哉到使人發火的語氣打哈哈。

  多說無益,畢竟我也沒辦法打給他,只能等吧。

  「是說,你為什麼這麼急著要在天黑前趕到營地啊?」

  我好奇的問三太子。

  「哦,當然是因為君臨永霜凍土食物鏈頂點的傢伙會在晚上狩獵啊。」

  「極慘爪龍?」

  「沒錯,就是那個神出鬼沒的傢伙。牠的體色白的嚇人,除了那雙彷彿燃燒著的紅眼外,夜晚的雪地根本無法察覺牠的蹤跡。」

  「你見過牠?」

  照三太子如此具體的描述,他們似乎曾經交手過,我繼續追問。

  「是啊,當時跟肥貓討伐完屍套龍後,在瘴氣之谷巢穴深處發現牠的。我們用隱身衣裝小心翼翼跟蹤牠好幾天,可能是瘴氣之谷的食物吃光了吧,牠便四處遊走,只要能塞到嘴裡的東西都會全部吃掉,。」

  「唔哇……」

  真噁心,光用聽的就令人感到不舒服。

  「啊,就連以前把慘爪龍當成武器甩的恐暴龍也難逃一死,被一口一口吃個精光呢。」

  他越是生動的說著,我就越是難以理解。

  我狩獵過無數魔物,對於這遊戲所有魔物都瞭若指掌。此外,也不用仔細地逐一思考哪隻魔物的出沒地點或應對方式,就能自然而然浮現腦海。然而,如今眼前的世界並不是單靠按下按鍵就能搞定。

  一陣風吹過,夾雜著黏稠難聞的血腥味。

  「等等!」

  三太子突然伸出手攔住我,接著蹲低身子躡手躡腳走近一旁的山溝。

  「啊啊,那傢伙又來了。」

  我湊近三太子身邊低頭望向那還算寬的山溝。

  不看還好,這一看害我差點把內臟全吐了出來。

  映入眼簾的是大量被啃得四分五裂的屍體,小型魔物就算了,其中的屍塊還摻雜了其他如痺毒龍、霜翼風飄龍還有金獅子等永霜凍土當地的大型魔物。

  「唔嘔——!」

  過於強烈的視覺衝擊以及氣味讓我一時沒忍住。

  堆滿屍體的山溝簡直是大型廚餘桶。難怪一路上幾乎沒看到什麼生物,那傢伙根本不把自然環境當一回事,而是恣意破壞滿足自己的食慾罷了。

  「提雅,你在這等一下,我下去調查。」

  三太子將行李遞給我,隨後披上免疫衣裝緩步走下山溝。

  他似乎在尋找些什麼,用手上的剝取小刀不斷翻找屍體。

  我抹了抹嘴巴,對背上的阿肥說道。

  「原來你是怕看到這噁心的場面啊……」

  當然,還在昏睡的阿肥並沒有回答我。

  就在我正要起身叫三太子注意下時間時,一個從未聽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搞什麼啊喵,你們這群混蛋也太慢了吧喵!」

  「咦?」

  雪地中應該只有我、三太子還有阿肥才對,更何況阿肥根本不會說人話,那麼……這聲音到底是誰?

  該不會是遇到什麼雪地的亡魂吧?

  唉唷,別開玩笑了,我才不信怪力亂神那一套呢,會大聲哭喊求神饒恕不過是內心脆弱的傢伙尋求慰藉的方式嘛!

  「阿門、阿彌陀佛、南無……」  

  我全身僵硬,一邊呢喃一邊緩緩地轉過頭去。

  在我眼前的,是一隻「貓」,牠身著綠灰色的全身鎧甲,尺寸好像大了些,只有圓滾滾的貓掌露了出來。而頭上那頂不知該稱作頭盔還是防毒面具的裝備同樣密不通風,眼部的縫隙閃過一道銳利的紅光。身後掛著大量槍械與爆彈桶這類危險物品。

  怎麼說呢……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我呆愣在原地注視眼前這聒噪的傢伙。

  「喂喂喂——我在叫妳啊喵!」

  除了句尾會喵喵叫之外,沒有任何特徵能讓我覺得牠跟我身後揹的阿肥是同一種生物。

  啊,對了對了,是毀滅戰士(註2)嘛,難怪會覺得有些眼熟。

  「您是哪位啊?」

  終於,我忍不住開口問。因為太過錯愕,不知不覺用了尊敬的稱謂。

  「喵啊——!妳這該死的狐狸精竟然裝作不認識本小姐喵!」

  對方似乎因為我的提問而暴跳如雷。

  「啊……那個,我們見過面嗎?」

  說來奇怪,什麼狐狸精啊,會不會是認錯人了?我嘿嘿嘿地笑了,卯足全力擠出笑容。

  我其實很想破口大罵。

  想把眼前這無禮的傢伙抓起來罵個狗血淋頭。

  不過,我並沒有這麼做。是的,等問清楚了再做也不遲嘛。

  「本小姐以前與主人還有妳一起狩獵過呢喵!我可是在一旁忍住想殺妳的衝動到現在唷喵——!」

  雖然隔著頭盔無法得知牠的表情,但牠對我似乎有很深的怨念。

  「什麼跟什麼啊,誰知道你主人是哪個王八蛋啦?」

  如果現在有面鏡子,我想自己應該滿臉都是青筋仍硬擠出微笑吧。

  饒了我吧,今天怎麼都是這種莫名其妙的傢伙啊。

  「嘰喵——!妳敢說主人是王八蛋喵!我要宰了妳——!」

  牠從背後掏出狀似短管霰彈槍的彈弓,將槍口對準我。

  「誰怕誰,把你的頭給我伸過來!」

  我同時舉起盾牌擋在胸前。哼哼,這約莫一兩公尺的距離,用單手劍可是極佔優勢呢,只要抓準上膛的間隙就能一招……

  叮咚~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耳邊傳來稍嫌不和諧的訊息通知聲。

  我有些不好意思對牠說道。

  「那個,抱歉抱歉,稍等我一下,收個訊息。」

  「快點喵!」

  嘖,我等等絕對要把你拍的比比目魚還要扁。

  心底暗自咒罵後,我喊出指令。

  接收。

  隨後,洋洋灑灑的一串文字映入眼簾。

  「哈哈,提雅醬,抱歉啦!我放在桌上的飲料昨晚被小幽打翻,耳麥跟周邊器材都故障了,哈哈,貓真的很調皮呢。我晚點才要出門買新的耳麥。抱歉囉~啊,說到這個,我讓隨從貓帶上對妳有用的裝備去探險了,或許會遇上也說不定,加油吧,如果出外調查要多加注意安全喔,哈哈。」

  只有一點點,嗯,是的,就那麼一點點,我對楓萌生殺意。

  照訊息所說,這傢伙正是楓的隨從貓「彩幽」。真是的,因為太久沒一同連線,我已經忘記牠的名字及長相。而且行為表現跟遊戲那乖巧的樣子根本天差地遠,誰認得出來啊。

  我收起盾牌,無力地向後坐倒。

  「喂,先把槍放下來吧。」

  「憑什麼啊喵!妳這膽小鬼狐狸精喵!」

  「唉唷,我剛剛收到你主人的來信,他稱讚你很懂事來幫這次任務的忙,還說除了你之外根本想不到有誰這麼可靠,要是據點內的那群廢物能向你好好學習就好了呢。」

  我面不改色說著。當然,這全是謊言。

  「唔喵,真的喵?」

  彩幽毫不意外地上了我的當。

  「嗯嗯,而且我是男人唷,所以根本不可能勾引你家主人嘛。」

  「少騙人了喵,妳身上的裝備不是女生用的麒麟裝嗎喵?」

  雖然嘴上還是說著不相信,但牠已經將那把彈弓收回,雙手插腰問我。

  「這只是外觀啦,我是個女裝癖的變態,你要不要確認一下?」

  我一邊說一邊作勢拉下三角褲。

  「嘰喵——!」

  似乎是這樣過於直接的方式嚇到牠了,只見牠兩腳一伸,碰的一聲躺了下去。

  太單純了吧,真是的……

  看樣子是真的昏倒了,頭盔縫隙的紅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呢喃,一邊思索該怎麼處置才好。總不能把牠丟在這隨時會喪命的冰原中吧,但是牠醒來的話肯定又會鬧得天翻地覆……

  「提雅——來幫我個忙。」

  一回神,三太子已經站在斜坡上。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手上的戰利品。一大塊結凍的魔物內臟,大概是胃袋還是肝臟吧,隔著一段距離仍能聞到那股令人作嘔的濃烈臭味。

  「你幹嘛挖這種東西啦?!」

  「等下再詳細跟妳說,先找個盒子之類的東西將它裝起來。我必須先把身上的氣味去掉。」

  「啊,好……」

  三太子的表情格外認真,我也不敢再繼續回嘴。總覺得他變得格外慎重,一點也不像會用廣域化對他人下藥的傢伙。

  我從行李內拿出空瓶,將內臟放入後用瓶蓋緊緊鎖死。這下雙手全沾上那腥臭黏稠的汁水。

  就在我用一旁的白雪抹淨雙手時,三太子用樹枝戳了戳彩幽,用僵硬的笑容問我。

  「提雅,這隻貓是哪來的啊?」

  「哦,那是某個朋友的隨從貓,應該是來支援的……吧?」

  我咧嘴笑著,不過是皮笑肉不笑的狀態。

  「看上去超危險的,牠身上的炸藥量能把這個山坡炸成平地耶。」三太子說著邊將彩幽背上的炸彈卸了下來,謹慎地拆掉其上的引線裝進袋內:「而且啊,炸彈全都接上引線了,這傢伙是要自殺嗎?」

  「哈哈哈……這樣啊……」

  之後有好一陣子,我保持傻笑。同時心有餘悸地幻想反擊彩幽的下場。

  轟隆——

  唔嗯,我們全都會被炸到天際的另外一端吧。楓,你這混蛋是想殺了我嗎?

  「那些臭死人的內臟你打算做什麼啊?」

  「誘餌。」

  「詳細說明一下好不好?」

  我走近彩幽,拿出繩子將牠五花大綁。與綁起來跟火腿沒兩樣的阿肥相比,彩幽輕盈多了,真是萬幸。

  「極慘爪龍那傢伙晚上才會離開巢穴,如果要在視線良好的白天誘導,就必須準備這類氣味濃烈的東西吸引牠。」

  「你哪來的自信能引誘到牠?」

  當然,我也沒什麼把握能在刮著風雪且視線不佳的雪地與極慘爪龍對峙。

  「沒有,這是身為獵人的直覺,我就是覺得牠會上鉤。」

  三太子以篤定的口吻,說出這番毫無根據的廢話。

  完全打臉方才還覺得他是個慎重的人。

  唔,真想踹他,一腳把他狠狠地踹下山溝去。

  「不然提雅有更好的方法能找到那傢伙嗎?」

  「嗯……沒有。」

  即便如此,還是只有乖乖承認自己無知的份。

  除了相信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那快走吧。啊,那袋炸藥要拿好喔,不然這附近會被夷為平地的。」

  三太子拎起行李,催促我趕緊前行。

  「啊?」

  我揹著兩隻貓望向腳邊塞得滿滿的袋子,在雪地中呆立。


  *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趕在天色變黑前趕到位於冰原南部的營地。

  因為扛著阿肥、彩幽與大量炸藥的緣故,整段路上我不只承受身體上的負擔,還要戰戰競競的避免炸藥因劇烈碰撞而爆炸。

  呼——真是累死我了。

  我脫下除了褲子與背心的所有裝備,呈大字型泡在營地旁的溫泉池中。

  緊繃的肌肉逐漸放鬆,雖然周遭的硫磺味有些刺鼻,但我並不討厭這股味道。

  剛剛聽三太子所說,極慘爪龍因為嗅覺極度敏感的關係,似乎不會靠近溫泉池或火山口之類的地方,而是利用瘴氣讓獵物自己送上門來。

  順帶一提,阿肥醒來後,馬上遞給我與三太子打消果實藥水,不斷喵喵叫催促我們趕快喝。

  我最初有些抗拒,就算有瘴氣狀態,但比我更嚴重的應該是他們兩個吧?

  事實上,經過改良配方後的藥水並不難喝,碳酸的口感微妙地調和那獨特的中藥苦味,大概是昨晚他們兩人的嘔吐讓我下意識拒絕吧?

  我望著滿是星星的夜空,或許是在山上的緣故吧,星星彷彿就在眼前似,伸出手就能緊緊掌握。

  雖然很想叫阿肥一起來看星星,但一想到要跟大叔泡在同個池子裡,最終還是作罷。

  「喂,妳這傢伙喵……」

  彩幽拿著烤肉串蹲在溫泉旁。脫下頭盔與鎧甲的牠滿臉不悅的樣子,銳利的雙眼死死盯著我。那身黑色的柔毛隨風飄逸,渾身散發出高雅的氣質。

  「嗯?」

  「剛剛師父跟我說了喵,牠說妳賭光身家要拯救世界喵。」

  我游近池邊,滿臉好奇地看著牠。

  我想說的話大概都寫在臉上,只見牠把烤肉串遞給我後繼續說道。

  「我跟阿肥師父聊過了喵,牠說妳很努力想解決瘴氣喵。」

  「嗯,這是當然的嘛。」我故意大聲說。

  「真是不自量力呢喵,少了本小姐的火力支援就想打倒那頭怪物喵?」牠將雙腳伸進池中,一邊攪著池水一邊說。

  我咬了一口烤肉串,沒有多做回應。

  好一會兒,我們彼此保持沉默,身後時不時能聽見三太子與阿肥的嘻笑聲,夜晚的天氣還算平穩,沒有刮風或飄雪,隔著四周白茫茫的蒸氣,隱約能看見遠處的山頂有大量望月水母(註3)漂浮圍繞,這如夢似幻般的景色正鮮活的映入眼簾。

  「你們所在的那個世界……主人也在那裡嗎喵?」

  「啊,你在說什麼?」

  雖然知道牠在說什麼,但我卻故意裝傻。

  「喵——我果然不喜歡妳喵。」

  彩幽對於我的回應感到不滿,搖搖頭並起身準備離開。

  「那是個很無聊的世界喔,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

  我悠悠哉哉地對牠的背影說。

  「唔喵喵,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喵。」

  我的話語沒能讓彩幽停下腳步,當然也不知道牠掛著何種表情。

  「早點去睡啦,臭貓。」

  我為了掩飾許多事情,試圖轉移話題而這麼說。

  「少囉唆喵!」

  聽著彩幽逐漸走遠的腳步聲,我心裡其實鬆了一口氣,又摻雜著一絲絲落寞。

  只要沒有得到,就不會感到悲傷了……吧?

  我用別人聽不見的音量呢喃。

  我將臉埋進溫熱的水中,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別哭了,提雅。

  當然,這些話沒能傳達給任何人。




後記:這裡是半月,謝謝大家花點時間看這部摻雜了許多奇怪元素的小說。
最近遊戲大作一個接一個上,肉體跟精神都快受不了啦~~這裡還是會保持更新,希望大家能多多捧場,謝謝。


註1:達人藝,裝備的效果,若發生會心攻擊時,不消耗武器斬味(銳利度)。
註2:毀滅戰士,Doom,屠殺惡魔的猛男殺手,招牌是墨綠色的鎧甲與頭盔。順道一提,最近出了「毀滅戰士:永恆」這款作品。
註3:望月水母,永霜凍土的環境生物,會在月夜飄浮在空中散發絢麗光芒,另外有月羽天母這稀有品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401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紅帽
月羽天母 → 遊戲未實裝(O

不然怎麼都遇不到[e3]

04-05 20:25

~半月~
從中央營出去後左轉,往冰魚家的路上往山上看可以省很多時間
不要像我一樣傻傻爬了快50次山[e28]04-05 20:30
小紅帽
月羽天母一般在現實都處於量子的疊加態,處於不存在與存在間。
但是只要一有觀測者,量子的疊加態就會崩塌,收束成一個現實。
而那個現實就是月羽天母不存在[e15][e15]

04-05 20:42

~半月~
只要越過3的世界線就能夠看到月羽天母囉,很簡單吧[e5]04-05 20:4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居然在彩幽面前...真是太大膽了(X)
不過提雅都能來到遊戲世界內了,
那麼彩幽是不是也能和提雅一起去原本的世界找楓呢?

05-10 14:03

~半月~
原則上不可能,那世界中唯一與現實有所聯繫的人只有提雅而已。05-10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hiyo65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月夜消逝的彼端】封面... 後一篇:【微心得】淺談惡靈古堡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we喜歡輕小說的所有人
請觀看我的小說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