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小說】黃金征途 第三步:前往競技場!

作者: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2020-04-04 17:04:07│贊助:512│人氣:121
黃金征途

第三步:前往競技場!
 
 
 
 
 
在一間公路餐廳裡面,一位女服務生將一大盤炸的金黃酥脆薯條和三個小碗帶到傑特和夕陽坐的餐桌上。
 
「喔,來啦。」傑特舔了下嘴唇,「不是我在吹,這裡的薯條可是整個舊金山數一數二好吃的炸薯條喔,熱熱的吃就像是用五星級飯店的馬鈴薯做出來的呢,平時出去兜風運動後,來到這邊跟朋友吃盤炸物配啤酒可是最棒的享受呢,不過畢竟你還未成年,我也還要開車,就不喝了。」
 
「看起來真好吃……」夕陽說道,仔細想想,一整個下午唯一有吃的食物只有冰淇淋,現在到了晚上,會餓也是理所當然的。
 
「謝謝傑特的誇獎~既然不喝酒的話,要不要來杯上等蘋果汁呢?我請客吧?」女服務生露出開心的表情說道,顯然傑特也是這邊的常客了。
 
「喔!好啊!Thanks!」
 
女服務生開心的走開後,傑特拿起了一根薯條指向三個小碗。
 
「這三個分別是芥末醬、番茄醬以及凱薩醬,不管是沾哪種醬汁或者單獨吃都很好吃,因為老闆有灑海鹽,啊,不過要是把醬汁混在一起我會揍人喔。」
 
「嗯?我可以吃嗎?」夕陽有些意外的說道。
 
「當然啊,不然我點那麼大盤自己一個人又吃不完。」傑特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我就不客氣了。」夕陽拿起一根薯條,在三個醬汁之間猶豫了一會後,決定沾下芥末醬,並且吃了一口之後,雙眼突然瞪大!
 
「好吃!又好燙!」夕陽喊道,臉上滿是笑容,熱呼呼的馬鈴薯和帶著些許嗆味的芥末混在一起,味道簡直絕配。
 
「對吧?慢慢吃,待會還有很長一段話要聊呢。」傑特說著,拿起另一根薯條沾上凱薩醬後咬了一口。
 
 
 
 
 
稍早之前,傑特在意外的看見了格雷後,便隨即感覺到這個突然坐到自己D輪上的少年似乎有著不尋常的故事。
 
因此,傑特決定先帶夕陽到這間公路餐廳裡面的包廂-幸好他也是老客人了,對方才允許自己沒訂位就用包廂,在坐下來決定要談事情的時候,傑特又看夕陽似乎很餓的模樣,便決定先點些餐點給兩人吃,也當作是自己的晚餐。
 
將薯條和後續餐點吃完後,最後收尾的兩杯蘋果汁送了上來,女服務生說了聲請慢用後就走出包廂。
 
「好啦,應該可以出來了。」傑特看著夕陽手上的決鬥盤說道,決鬥盤也立刻發光,格雷從螢幕中爬了出來,「剛才還真的是嚇到我了……這是什麼投影裝置嗎?」
 
「哼,不要把我跟那種虛構的東西混為一談,我可是貨真價實,在這個決鬥盤中的靈魂……喂,你在幹什麼!?放我下來!」格雷喊道,傑特正在把他舉到半空中,從各個角度觀察格雷所待的決鬥盤。
 
「只是想確認一下是不是什麼邪惡的AI在騙人,畢竟科技現在發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呢。」傑特將決鬥盤放了下來,「好吧,應該沒有AI會設計的這麼囂張的。」
 
「哼。」
 
「所以,相良夕陽君……」
 
「叫我夕陽就好了啦,」夕陽摸著自己飽飽的肚子,「你對日本文化很熟呢。」
 
「畢竟我小時候算是在日本長大的,不過那不重要,夕陽是嗎?把事情從頭到尾,像是銀行ATM一樣口齒清晰地將事情講好,這點小事做的到吧?」
 
夕陽也點了點頭,從拿到靈樂海賊牌組的事情開始說起,傑特一面聽著,一面搖晃著裝著蘋果汁的玻璃杯裡的冰塊。
 
「嗯……」傑特喝了一口蘋果汁後,摸了摸下巴,露出擔憂的表情,「有很多想說的地方,不過總體來說……聽起來超可疑的啊。」
 
「騃?我是說實話啊……」
 
「啊,不是你的方面,是在說這個叫格雷的傢伙。」傑特壓了下格雷的頭,「不覺得很可疑嗎?卡片不見了這點可以用肉眼確認數量還能理解,可是要將他們回收,以及這個格雷能夠感應到卡片在哪,都是格雷單方面的說法,無法查證吧?」
 
「嗚……!」格雷露出了吃癟的神色。
 
「將所有的卡片蒐集起來後,真的只是組成這傢伙所說的,最強的牌組這麼簡單嗎?」
 
「那當然,這副牌是最強的,無庸置疑!」格雷義正嚴詞的喊道,卻也沒回答傑特的問句。
 
 
 
 
 
「嗯……這麼說起來,夕陽你沒有牌組嗎?」傑特問,「牌組這種東西,用自己組的來玩,會比較有成就感,也比較有辦法成長吧?雖然這傢伙說要教你,不過就我個人看法來說,還是你自己動手下去學會比較好。」
 
(嗚……糟糕,我漏算了這個男人,居然也有如此精細的一面……)
 
「沒有誒,過去的牌組我放在家。」夕陽簡短的說道。
 
「……這樣啊。」看出夕陽不是很願意聊這方面的話題,傑特也就作罷,開啟另一個話題,「關於你們講的另外一樣東西,天球盃是吧?那個比賽我也略有聽過,是世界級的比賽,之前有鬧大新聞喔,這點你知道嗎?」
 
「騃?不知道。」
 
「……好奇問一下,你是在船上待了多久啊?」傑特問。
 
夕陽思考了一下,又看了下一旁牆壁上的日曆後,比出個一。
 
「一個禮拜?」
 
「一年啦。」
 
「喔,一……一年!?Wait wait what?what?」傑特難以置信的大喊,引來女服務生的注意,不過又隨即被傑特以要續杯飲料為由請她回去了。
 
「真的假的,你有辦法在那上面待一年啊?」續杯的蘋果汁送上來後,話題繼續,格雷也是第一次聽到,用意外的眼神說道。
 
「嗯,反正船上隨時有吃的跟運動房間可以運動啊,平常都會在屯倉室裡面睡覺,不過有時候也有好心的大姊姊會看我可憐,提供自己房間讓我跟她們一起睡。」夕陽笑著說道。
 
「……你還真是艷福不淺。」傑特苦笑了下,「算了,雖然感覺是很有趣的故事,不過下次再說,剛才講到天球杯……」
 
傑特開啟手上的微型決鬥盤,並輸入天球盃後將搜尋結果投影給夕陽看,「就是這個大新聞。」
 
夕陽湊過去一看,上面寫著舉辦天球盃的黑鑰集團創立董事長-歐雷特˙凱因斯在上個禮拜因為病故身亡。
 
繼位者為其兒子-萊諾˙凱因斯,為了對歐雷特˙凱因斯表示哀弔,天球盃決定延期三個月後舉辦。
 
「啊,這個集團……」
 
「沒錯,就是你說的,待了一年以上的船的那個集團,」傑特將決鬥盤關掉,「黑鑰集團原本是搞生物科技的公司,不過從五年前開始不知為何的,把手伸到決鬥和比賽上面了,而且還有好幾場比賽辦的有聲有色。
這次的天球盃算是真川娛樂集團-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總部在日本一個叫心城市的地方,算是世界級的決鬥集團要在美國辦的比賽,並且全面委託黑鑰組織來舉辦。」
 
「原來是這樣啊……」
 
「虧我那時候一得到消息就去買黑鑰集團的股票呢,沒想到遇到這件事,股票又跌了好多……不過算了,死者為大。」傑特笑了下,「而且,就算天球盃如期舉辦,你現在直接搭飛機過去也沒辦法參加的。」
 
「為什麼?」
 
「你會分身術嗎?」
 
夕陽搖頭。
 
「那就對啦。」傑特喝掉蘋果汁最後一口,「天球盃是團體比賽喔。」
 
 
 
 
 
「團,團體賽!?」夕陽傻眼的問道。
 
「嗯,五人一組的團體賽,每次都能派出四個選手來決鬥……記得是這樣說的,」傑特攤了攤手,「所以囉,就算你一個人過去也沒用的。」
 
「怎麼這樣……」
 
「你事先都沒查過嗎?」格雷反問夕陽。
 
「我都沒辦法查啊,在裡面要用電腦室要出示身分跟ID的……」夕陽懊惱的說道。
 
「八成是在船上聽到的吧?只是說是會有豪華獎金的一場世界級比賽。」看著點點頭的夕陽,傑特也嗯了一聲,又看了下手錶。
 
「時間也不早了,沒有地方睡的話要不要來我家睡一晚?我的房子還蠻大的。」
 
「喔,謝謝傑哥……」夕陽有氣無力的說道。
 
似乎能理解夕陽心中的想法,傑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是幫忙結帳後便帶著夕陽回到自己家。
 
 
 
 
 
將夕陽帶回家中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小事。
 
「傑,傑特,這個孩子……」維托用顫抖的食指指著夕陽。
 
「喂,不要嚇到人家了……」
 
「傑特,這個來源,安全嗎?未成年的少女!」維托在傑特耳邊悄悄問道。
 
「人家是男的,而且沒有安全不安全的問題好嘛!」傑特扶著額頭嘆了口氣,又看向父親身旁的雙胞胎保鑣,「解釋起來要段時間,待會再說,西塔里,米奇里,你們兩個,帶他去我小時候的房間,他的名字叫相良夕陽,是預定在這睡一會的客人,用最高待遇對待他,懂了嗎?」
 
「是!」兩個保鑣應了一聲後,便帶著夕陽上去房間。
 
「走吧,去客廳談。」傑特對自己父親說道。
 
「要不要來灌上好的紅酒?慶祝你邁向黑道的第一步!」
 
「我去睡覺了。」
 
「好啦好啦!不慶祝,單純喝紅酒!」
 
「喝可可就行了啦。」
 
 
 
 
 
為父親和自己泡好兩杯上等熱可可後,傑特開始講起夕陽的事。
 
「黑鑰集團嗎……」聽完傑特說的話後,維托思索了下,「我也算是略有耳聞了,那是一家完美無缺的公司。」
 
「完美無缺是指?」
 
「就是說他們無論在行銷上、商業上、企劃交流上,都無法讓人抓到任何問題,是一間在市場中普遍讚譽有加的大企業。」
 
「聽起來還不錯……但沒那麼簡單,對吧。」喝了一口可可後,傑特將杯子放回桌上。
 
「沒錯,任何茁壯,成長起來成為一個國家知名的組織,都一定會和我們黑道有所接觸,但是……」講到這,維托皺起眉頭,「其他州我不知道,在舊金山這,無論是我們墨斯塔基家族或者其他家族,都沒有聽過和這個黑鑰集團接觸過的消息,然而黑鑰集團現在卻在舊金山做得有聲有色。」
 
「……」
 
「前些日子他們的創辦人過世了對吧?即使如此,依舊沒有半點對他們不利的消息被爆露出來,對方就是如此完美,如此可怕的組織啊,傑特,能夠將自己的黑暗徹底的抹去,一味的散發著令人稱羨的光芒……那才是真正的邪惡。」維托語重心長的說道,傑特感覺自己父親已經很久沒有用這麼認真的語氣對自己說話了。
 
「假使那個叫做相良夕陽的少年所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他就已經和黑鑰組織是敵人了,站在墨斯塔基家族首領的立場,我不能冒那個險幫你收留他。」
 
「這點我能理解,但……」
 
「我知道,你也不忍心放著那個少年不管對吧?」維托抓了抓鬍渣,「就那個集團的作為,八成也不會大張旗鼓的抓人,如果知道人在我們這邊,應該會想辦法和聯絡並提出交易。」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可以留在這?」
 
「直到黑鑰集團找上門來之前,是的。」維托笑了下,「而且,一個會在郵輪上待了一年的小孩,以及那個你說會講話的決鬥盤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我也很感興趣。」
 
「那就好。」傑特吐了口氣,「本來我是想說,馬上找到他的家人,並且聯絡他們把他帶回去的……但我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總之,我會先派人調查一下那個男孩跟決鬥盤的事情的。」維托說道,「不過,那個先不談。」
 
「嗯?」傑特想不到維托還有什麼要講的。
 
「天球盃,」維托眨了眨眼睛,「你沒興趣參加啊?」
 
 
 
 
 
傑特一聽,苦笑了下。
 
「有是有,但那是團體賽……」
 
「以你的人脈,我不認為你找不到人來組隊。」維托帶著笑容說道。
 
「地點在紐約,離這裡很遠騃……」
 
「我們家又不是沒錢讓你去。」維托將身子靠在舒適的紅色牛皮沙發上,「傑特,如果你是因為擔心我而一直不想離開舊金山的話,那倒是不用擔心,不過是去趟紐約再回來的時間,我還行的。」
 
「呃,也不完全是因為老爸的關係……」傑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嗯,那就是因為那個的關係囉?」維托翹起小指。
 
「這種表現手法真是有夠老土的……」
 
「哈哈,也罷,不逗你了。」維托將剩下的可可飲盡,「無論是做黑道,或者是任何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野心啊,傑特。」
 
「野心?」
 
「沒錯,如果沒有野心,人類不可能登上聖母峰,不可能踏上月球,更不用說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了。」維托呵呵的笑了下,「野心,就是人類的證明喔,我很期待看到我兒子展露野心的那一天。」
 
「講的真難聽。」傑特將自己和父親的馬克杯拿起來,「我要去睡覺了,明天再說吧。」
 
「嗯,晚安。」
 
 
 
 
 
保鑣之一的西塔里為夕陽打開房門後,夕陽便看見了一個牆壁上掛著籃球球衣,一旁有著籃球,以及一個書櫃和桌子的簡單房間,可以看見房間中有另外一個門,裡面是間小浴室。
 
「這裡就是少爺小時候的房間,後來去大學後因為蒐羅了不少東西,換到另一個房間去住了,這裡依舊保持原樣,」西塔里為夕陽說明,「少爺說過,要以最高規格的客人的待遇來照顧您,因此我和米奇里到明日早晨前會一直在門口這守候著您。」
 
「總覺得比較像是在監禁啊。」格雷不禁說道,當然是在決鬥盤中說的,外面兩人沒有聽見。
 
「你們不用照顧那個老爺爺嗎?」
 
「那個老爺爺當然會有其他人照顧,不用擔心。」米奇里露出和藹的笑容,「在來這裡的途中我們已經叫傭人為你準備好全新的牙刷牙膏在浴室裡面了,如果夕陽先生有任何吩咐或者疑問的話,都可以和我們說,諸如覺得棉被想要更柔軟或者不同顏色的,肚子餓了想吃瑪格麗特披薩,口渴了想喝汽水,感覺太無聊想要看最新一回的JUMP雜誌,我們都能立刻幫你處理。」
 
「你們知道這裡附近哪兒可以賺錢嗎?」夕陽立刻問道。
 
「賺錢?」西塔里皺了下眉頭,似乎是沒想到會有孩子問這問題,「賺錢的話,我們現在的工作就是賺錢了啊,打工的話,恐怕沒有符合夕陽先生身分的職業……」
 
「涅梅西斯競技場如何?有機會的話可以賺一大筆錢喔!」米奇里突然說道。
 
「喂,那種事情,怎麼可以讓夕陽先生知道……」
 
「沒關係喔,告訴我吧?」夕陽笑道。
 
「嗚嗯……那我就直說了,那是在一百五十多年前,日本一群有錢人一起花錢成立的場所,名叫涅梅西斯決鬥場,直白的說了,就像地下拳擊場一樣,那是專門給嗜血的人在看的決鬥。」
 
「結果在某一天,突然就被警方查獲了,不死心的人們就搬來舊金山這重新舉辦,並改名為涅梅西斯競技場後,又盛大起來了,」米奇里笑了下,「而且啊,他們還有開放賭卷!挑戰者會不會傷到審判者一定數量的生命值,決鬥中1T最多能特殊召喚幾次等等,都是能下賭注的項目,尤其是在審判者出現的時候,倍率還會飆升,這個月的審判者聽說還是美女呢!」
 
「審判者?」
 
「所以說了,不要讓夕陽先生知道無謂的情報!」西塔里咳了一聲,「失禮了,所謂審判者,簡單來說就是集團的代表,當挑戰者在決鬥中累計一定金額時,審判者就會出來和挑戰者進行決鬥,挑戰者贏了的話就能把大量賞金帶走,或者成為下一個審判者,薪水上絕對跟賞金相差無幾,甚至能賺到更多。」
 
「原來如此……」夕陽點了點頭,雙眼閃閃發光。
 
「如果夕陽先生有興趣的話,我們也可以明天為您準備門票入場。」
 
「嗯?可以嗎?」
 
「那當然,畢竟作為地下競技場,我們墨斯塔基家族也是有在裡面分一杯羹的,區區門票也不是問題。」西塔里看了下手錶,「再過兩個小時,涅梅西斯競技場也要關門了,現在去也看不了多少,不介意的話,我們明天幫你安排吧。」
 
「好啊,謝啦,」夕陽伸了下懶腰,「那我也先睡覺啦,今天忙了一整天,感覺很累呢。」
 
「我明白了,祝您今晚能有個好眠。」西塔里說著,替夕陽將門關上。
 
 
 
 
 
門關起來後,夕陽也收起笑容,並無奈地躺在大床上,床鋪相當的柔軟,立刻就能感覺到是高級貨。
 
「從剛才的對話來看,這個叫傑特的人,家裡也是做黑道的吧,不過他人還不錯。」格雷從決鬥盤中爬了出來。
 
「嗯,我也看出來了。」夕陽漫不經心的說著。
 
「你還真鎮定啊,比起那個,天球盃的比賽怎麼辦?」格雷問。
 
「我也還在想……」夕陽看著相當乾淨,沒有污漬可數的天花板一會後又坐起身子,「是說,傑特剛才講的,其實也讓我很好奇。」
 
「嗯?」
 
「你之前說能察覺到遺失的卡片在哪,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格雷哼的一聲,顯得相當不屑,「這可是跟我息息相關的牌組,我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說謊吧?」
 
「那,你現在指一張給我看。」夕陽說道。
 
「嗯……就在那邊!」格雷往旁邊一指,他指向的是牆壁上的籃球明星背心。
 
「你那是什麼眼神,我說在那邊就是在那邊!而且是很龐大的能量!一定是有很多卡片在那邊!」
 
「嗚,好吧~」夕陽從床上坐起來後,打開窗戶,「我們走!」
 
「走?你不睡覺了嗎?」
 
「之後再說吧,」夕陽說道,在窗戶外設立一個泡泡後坐了上去,讓泡泡隨著夕陽的重量緩緩降落到地面,「你沒聽剛才那個叫西塔里的人說的嗎?涅梅西斯決鬥場再兩個小時就要關起來了,現在去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那個審判者了!」
 
「審判者……難不成,你是想要找那個女人入夥嗎?」
 
「畢竟傑特雖然是個好人,但感覺也不會讚同要一起去,」夕陽說道,走到門外的大馬路上看了看四周,「找到審判者後說服她,如果可以的話再順便賺大筆獎金,就有錢可以去參加天球盃了,到時候在路上也可以再找厲害的決鬥者一起參賽啊。」
 
 
 
 
 
「喂喂喂,等一下!」格雷拍了拍決鬥盤,雖然只有趴搭趴搭像是軟泥的聲音,夕陽還是停下腳步了,「你之前說過要參加比賽來證明自己,我沒有異議,但是既然已經知道了天球盃是團體賽,為何還要參加?憑我們的最強牌組,打了單人賽的話一樣能獲得『證明』吧?」
 
「……其實正好相反啊,格雷。」夕陽說道,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台手機。
 
「那個是……你剛才在那個男人講話時用泡泡從他口袋中拿走的嗎?」
 
「聽到天球盃是團體賽,反而更讓我想要參加了,」夕陽說道,「我所想要獲得的證明,是能夠證明自己能夠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的證明,要生存下來,就一定少不了和其他人的互動,如果我能夠和一個隊伍一起挑戰獲得世界冠軍的話,不就代表我獲得了證明,還有一群最棒的同伴了嗎?」
 
「……說不過你呢。」格雷苦笑了下,「也罷,反正多個人也更好辦事,走吧!」
 
「嗯,」夕陽用手機查出了位置後,立刻邁開步伐。
 
「前往競技場!」
 
 
 
 
 
 
舊金山的街到夜晚,帶著淡淡的涼風,路上的燈光也一閃一閃的,給人一種神祕的感覺。
 
實際到了競技場後,才發現這裡是離傑特家有段距離的小巷子裡面,一個略微生鏽的鐵門就是手機上顯示的競技場入口了,在外面也隱隱約約能聽到裡面的歡呼聲和進行決鬥產生的轟炸音效聲。
 
「是說,這種像地下賭場的玩意,一般手機居然找的到啊。」
 
「也不是用地圖找的,這個人的手機裡面有特定的應用程式,直接可以找到舊金山裡面各個地下賭場和賽場的地址。」
 
「這玩意給警方就能賺一大筆錢了吧?」
 
「說不定喔。」夕陽敲了兩下門後,門口內部過沒多久就打開了一個縫隙,露出一雙碧藍色的眼睛,往前看了一會發現沒人後再往下一看,便看見了夕陽。
 
「這裡不是小孩子該來的地方,回家睡覺。」門另一邊的人說道,聲音異常深沉。
 
夕陽將西塔里的手機舉給對方看。
 
「墨斯塔基家族!?」碧藍色的眼睛瞪大後,縫隙關了起來,接著,整個門被打了開來,碧藍色眼睛的主人-一個穿著短背心和牛仔褲的粗壯光頭用懷疑的眼神看向他。
 
「墨斯塔基家族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啊哩……明明說是裡面的一員的,怎麼好像不是很受歡迎的樣子。)
 
「咳嗯……我是聽說這裡來了個新的審判者,過來查看一下的。」夕陽也用低沉的聲音回答。
 
原本還以為這說法行不通,但是光頭一聽就露出了會意的表情。
 
「原來如此,就連墨斯塔基家族也對那個審判者深感興趣嗎?」光頭不懷好意的笑了下,「你很幸運,審判者即將出場,請進吧。」
 
 
 
 
 
進到競技場後,到處都是嘶吼聲和歡呼聲,讓夕陽不禁摀起耳朵看向四周,但是沒有看到決鬥場地。
 
「決鬥場地在這邊往下面走,」光頭指著往下走的樓梯,正好可以看到整個場地中間的透明玻璃櫃,裡面有人在用吸塵器吸著紅色的東西,「從下面數上來第一二排都是我們的VIP可以坐的位置。」
 
「啊!」格雷在夕陽腦袋中突然大喊,讓夕陽整個身體不自然的抽蓄了下。
 
「怎麼了?」光頭帶著不解的表情問道。
 
「沒,沒事……」夕陽扶著頭苦笑了下,「似乎有點冷……或者說,有什麼事要發生的樣子?」
 
「夕陽,看那個玻璃櫃上方!」
 
夕陽照著格雷講的一看,便看到了在那個玻璃櫃上方,有一張看不太清楚圖面,只能看出是效果怪獸的卡片。
 
「呃,真的沒事嗎?」光頭問。
 
「我想請問一下喔,那張卡片是什麼?」夕陽指向卡片。
 
「喔,那張啊?」光頭笑了下,「我們也不知道那張是啥,工作人員偶然之間發現的,上面的卡名,效果,屬性什麼的都看起來很模糊,但是不知為何的,只要放在場地上,觀眾們想要下賭注,決鬥者們也會更加衝動,就放在那了。」
 
「不會錯的,那張就是我的靈樂海賊牌組的卡片之一!居然在這種地方!」格雷說道,「說什麼都要把那個卡片拿回來啊夕陽!那怕斷手斷腳!」
 
「好啦好啦,是說審判者好像還沒出現呢?」夕陽指向下方的玻璃櫃中。
 
「嗯?啊……八成還在休息中吧,畢竟經歷過一場決鬥了。」光頭摸了摸任何毛囊都沒有的頭頂,又拿起無線電問了下。
 
「嗯,確定了,審判者五分鐘後會再上場。」
 
「看來那個審判者體力很虛啊?」格雷說道。
 
「但是這也表示審判者的決鬥實力是一等一的,才能當審判者對吧?」夕陽說道,「那個,可以讓我和審判者談話一下嗎?」
 
「談話?呃……」光頭有些煩惱的抓了抓頭,「這點我們還需要和高層討論,畢竟審判者算是直接隸屬於競技場高層的人……」
 
「那,我跟她決鬥一場好了,在那邊。」夕陽指向中心的玻璃櫃。
 
「啊?」光頭露出傻眼的表情,「不,呃,不行吧,你認真?」
 
「要和一個人對談,用決鬥溝通是最快的不是嗎?反正也不會輸,對吧?」夕陽笑著說道,不過最後一句是對格雷說的。
 
(不錯嘛,有這個精神就對了。)
 
「嗯,呃……」光頭從口袋中拿出粉紅色小手帕擦了擦汗,又突然想到,對方也只是個小孩,雖然有墨斯塔基家族的信物,但也聽說他們家只有一個獨子,現在都已經要二十多歲了,不可能是眼前的人,也沒聽說過墨斯塔基家族內部有什麼重要幹員是和夕陽這個年齡層相符的人。
 
也就是說,即使眼前的人是死是活,墨斯塔基家族應該都不會對自己這邊過問吧?
 
「嘿,嘿嘿……好吧,」光頭比了個OK手勢,「那就請你先在這等一會,我去和他們溝通一下吧。」
 
 
 
 
 
過了沒多久,光頭便帶著OK的訊息回來,並且請教夕陽名字後,便讓他進入玻璃櫃中,一進去後沒多久,外面的觀眾立刻傳來歡呼聲,預言著下一場廝殺即將開始。
 
「各位觀眾注意了!今天我們的審判者的對手非常特別!他是來自墨斯塔基家族的信使,名為相良夕陽!別看他長的可愛,他可是有著強勁的決鬥實力的男孩子喔!」不知從何處出現的廣播聲說道。
 
現場又傳來了一陣歡呼聲,以及奇怪的喘息聲,不過夕陽很直接的當作沒聽見了。
 
「而現~在~!讓我們用更熱烈的歡呼聲歡迎!審判者!代號:冷凍手指女孩(Cold Finger Girl)的決鬥者登場!稱號喊起來!」
 
現場又暴起另外一波歡呼聲,眾人高喊著CFG的名號,喊沒多久,玻璃門一打開,審判者終於走了進來。
 
 
 
 
 
一看見審判者進來,夕陽和格雷都不禁一愣,雖然有想過對方會是什麼樣的人了,但是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是看上去和夕陽差不多大,帶著一頭薰衣草色頭髮,穿著黑色長領外套,腳上穿著小短靴子和灰色條紋的絲襪,就像是精心包裝過的洋娃娃一樣的女孩。
 
她的外型毫無疑問的和這個充滿血味的場地毫不相襯,但是換個角度看的話,或許也有種病態的美感。
 
少女的眼睛猶如兔子般的血紅色,其眼珠也不像一般人的圓形,而是更接近菱形的感覺,少女正在用觀察自然課的昆蟲一樣的眼神看著夕陽。
 
「好像跟你差不多大騃。」格雷說道。
 
「嗯……大概比我大一點?」夕陽歪了歪頭,「而且感覺……嗯,有不錯的味道。」
 
「味道?這樣也能聞的到嗎?在這種惡臭的環境下?」格雷看著觀眾席四處都是成年男子,啤酒罐和食物垃圾的環境說道。
 
「這個嗎……」
 
「……你。」一個清脆可愛的聲音從少女口中發出,讓夕陽將專注力放回她身上,「知道自己在幹嘛嗎?來這種地方,」
 
「嗯,我來找妳的啊?」夕陽帶著笑容,伸手在空中抓了兩下,「不過要了解妳,我覺得用決鬥才是最快的,所以就進來了,來場開心的決鬥吧?」
 
「……」女孩嘆了口氣,拿起決鬥盤裝在手臂上,「快點結束吧。」
 
「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呢,用代號叫人,很尷尬的啊。」夕陽說道,「還是說,當審判者要捨棄自己的名字?」
 
「……上官子緣。」
 
「上官,子……緣……好難念,嗯,請多指教啦子緣!」
 
「……請多指教。」
 
DUEL!
 
 
 
 
 
「那麼!根據競技場規定,審判者有權力決定先後攻!CFG,有請了!」
 
「後攻。」相較於前面的不願多言,子緣在這裡很快的就說出了答案。
 
「是後攻比較有利的牌組嗎?」格雷思索了下,「既然如此的話,對面應該會有很強力的解場技巧,第一回合就先小心做好防禦準備吧。」
 
「解場技巧?」
 
「簡單來說就是,佈局被拆掉。」
 
「喔喔,那沒問題,不過……現在對面場上沒有怪獸,不好辦啊,靈樂海賊要場上有同縱列的怪獸存在才能發揮效果吧?」
 
「對面場上沒有的話,做一個出來就好啦。」格雷用不懷好意的笑容說道。
 
「喔,原來如此!」夕陽拿起一張牌,「我發動通常魔法卡,海賊戰術-暫時詐降!對方場上沒有怪獸存在的時候,可以從牌組選擇一張靈樂海賊之名的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對方場上,之後抽一張牌!」
 
「靈樂海賊……?」子緣皺起眉頭,沒聽過的系列。
 
說完之後,夕陽第一次的將牌組從決鬥盤中抽了出來。
 
「我看看啊……格雷,要叫哪一張比較好啊。」
 
「守備表示,不要叫自己解決不了的傢伙就好啦……雖然回合結束時,暫時詐降的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會回到原持有者手中。」
 
「這樣啊……那我就將這張靈樂海賊-砲火充填者(DEF1000)特殊召喚到你的場上!」夕陽說道,子緣的場上隨即出現一隻背上背著一顆巨大的黑色炮彈,身上穿條紋短衣和小背心的船員。
 
「抽一張牌!」夕陽看了一眼手牌,「對方場上有怪獸而自己沒有的時候,手牌中的靈樂海賊-調和魔術師可以特殊召喚出來!」
 
「接著,從手中通常召喚出靈樂海賊-麻幻藥劑師!」場上出現了一個身上帶著許多藥管,頭上戴著斗笠,並抽著菸館的海賊。
 
「麻幻藥劑師的效果,在和對方怪獸同縱列的我方主要怪獸區上特殊召喚一張靈樂海賊TOKEN!」格雷喊道。
 
「這個TOKEN的攻擊力、守備力和對方怪獸的攻擊力守備力一樣,不過重點是帶有靈樂海賊之名!」只見麻幻藥劑師緩緩地吐出口中的白煙,煙霧在場上變成了靈樂海賊的海賊團符號。
 
顯現吧,征服七海的迴路!
 
「我將調和魔術師,麻幻藥劑師以及靈樂海賊TOKEN作為連結標記設置!」
 
召喚條件是靈樂海賊之名的怪獸兩體以上!迴路連結!
 
征服蒼海的無敵之魂,寄宿在不死的肉體上重生吧!        
                        
連結召喚,LINK3 靈樂海賊-七海船長!(ATK2300)
 
 
 
 
 
 
「不錯嘛,看過一次就學會召喚詞了!」
 
「嘿嘿,還好……」
 
「……在你召喚出七海船長的這個時候,」子緣從手中悄悄拿起一張牌,並轉了過來,「發動手牌中的鋒利小鬼 鐮刀效果。」
 
「鋒利小鬼!?」格雷一瞬間就察覺到了對方牌組的真相。
 
「鋒利小鬼?」夕陽還在思考為什麼對方可以在自己回合從手牌發動怪獸效果。
 
「鐮刀效果可以在對方主要階段,將我方場上、手牌包刮自己的魔玩具融合素材送入墓地來進行融合召喚,我將鐮刀自身和絨毛獸˙企鵝送入墓地……」少女雙手合十,做出祈禱的姿勢,頭髮微微的飄起。
 
絨毛的企鵝布偶,現在將奪去生命的鐮刀嵌入其中,成為寄宿惡魔的無情玩具吧!
 
融合召喚,等級9,魔玩具˙殺人鯨!(デストーイ・クルーエル・ホエール)(ATK2600)
 
「嘖,魔玩具已經做到能夠在對方回合從手牌特殊召喚的地步了嗎?」
 
「那個毛茸茸的企鵝玩偶,被插入鐮刀就變企鵝了啊……女孩子的嗜好真難懂。」
 
「……專心在決鬥上啦。」
 
「抱歉。」
 
 
 
 
 
「發動殺人鯨融合召喚成功時的效果,然後連鎖被送入墓地的企鵝效果,」子緣比了個V的手勢,「企鵝的效果是做為魔玩具的融合素材送入墓地的場合,從牌組抽兩張牌後捨棄一張手牌,殺人鯨的效果則是可以選擇雙方場上各一張卡片破壞。」
 
「想要破壞掉七海船長嘛!」格雷喊道,「夕陽,那隻又毛又鋒利的鯨魚炸卡效果是同時處理的,單方面阻止對方不被效果破壞並且移到七海船長連結端是沒有用的,選擇七海船長自保吧!」
 
「講這麼多差點就要錯過時機了啊,連鎖七海船長效果!」夕陽喊道,「一回合一次的,指定場上一張怪獸移動到連結怪獸的連結端上,這回合不會戰鬥、卡片效果破壞!我將七海船長自身移動到自己的連結端下方!」
 
「原來是那種效果嗎……那麼效果繼續處理,企鵝的效果先抽兩張牌後丟一張牌。」看了一眼抽到的牌,子緣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並將其中一張牌丟進墓地,「然後是殺人鯨效果,我選擇沒用的怪獸,靈樂海賊-砲火充填者和你的七海船長破壞,雖然七海船長不會被破壞……」
 
說著,一旁的魔玩具便將揹著炮彈的船員從充滿鋒刃的肚子吞了下去。
 
「送到對方場上的怪獸反過來被對方用來支付代價了嗎,真是令人不悅!」格雷哼的一聲。
 
「然後剛才送入墓地的玩具箱另起連鎖。」子緣舉手說道,「這張卡送入墓地的場合,將牌組一張銳利小鬼剪刀,或者是絨毛獸之名的怪獸加入手牌,我把剪刀加入手牌。」
 
「哇……這樣不就等同是什麼都沒虧的在場上叫出了一隻攻擊力2600的怪獸了嗎?」夕陽有點傻眼的看著對方的五張手牌說道。
 
「不用恐慌,玩具罐的檢索以及企鵝的過濾都是魔玩具的家常便飯,真正意料之外的是殺人鯨的效果,但既然你已經防下來了,那就不用擔心了。」格雷說道,「計畫不變!將所有能防御用的卡片都蓋下去吧,下回合魔玩具的猛攻就要來了!那副牌組的攻擊可不是開玩笑的,現在的你沒有餘裕留一手了!」
 
「我知道了,」聽見格雷也這樣表示了,夕陽也不敢輕敵看了一眼手牌後,拿起其中兩張牌,「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結束階段時,魔玩具˙殺人鯨的效果。」子緣從額外牌組拿起一張怪獸,「雙方回合中,我可以從額外牌組選擇一張魔玩具之名的怪獸送入墓地,這張卡的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前上升送入墓地的怪獸一半的攻擊力,我將這張魔玩具-戰斧白熊(ATK2000)送入墓地,殺人鯨的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前上升1000點攻擊力。」
 
「嗯?那個女孩在做什麼?」格雷不解的問道,「現在就已經是結束階段了,到了她的回合馬上就變回原攻擊力了才對啊?」
 
「送入墓地的戰斧白熊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給對方1000點傷害。」
 
說完,場上便出現了一隻雙手的熊掌被硬漢風格的戰斧取代的白熊,砍了下夕陽。
 
夕陽LP8000-1000=7000
 
「有點痛啊……難道說是為了這個1000點傷害用這效果的?」
 
「不,總覺得不太對……」
 
「你的性命就此消逝了。」子緣說道,露出了帶著憐憫和悲傷的表情,「我很抱歉,再見了。」
 
「嗯?」
 
還沒來得及問對方是什麼意思,一柄巨大的鋒利斧頭突然玻璃櫃中央掉落下來,並且往夕陽的方向猛烈一揮,砍到夕陽身上。
 
=====
靈樂海賊-調和魔術師 等級4 水 不死族 1000/1000
(1)對方場上存在怪獸自己沒有的場合,手牌中的此卡可以特殊召喚。
(2)此卡從場上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發動,對方場上所有與我方場上靈樂海賊同縱列的怪獸攻擊力減半。
 
靈樂海賊-麻幻藥劑師 等級2 水 不死族 0/0
(1)一回合一次,在和對方怪獸同縱列的我方場上特殊召喚一體靈樂海賊TOKEN(等級1 ?/?),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TOKEN攻擊力、守備力和該怪獸同縱列的怪獸攻擊力、守備力一樣。
(2)將墓地的此卡除外來發動,從墓地選擇一張靈樂海賊-麻幻藥劑師以外,靈樂海賊之名的卡片加入手牌。
 
魔玩具 戰斧白熊 等級5 地 惡魔族 2000/2000
絨毛獸怪獸+鋒利小鬼怪獸
同卡名(1)(2)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此卡融合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發動,抽一張牌。
(2)此卡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發動,給予對方1000點傷害。
(3)自己場上沒有怪獸存在,對方攻擊宣言的場合可以發動,將此卡從墓地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此卡離開場上的場合除外。
=====
 
 
第三回!本作女主角-上官子緣也終於登場了。
 
這個子緣其實也和傑特一樣,是煩惱要用甚麼牌組的腳色,從最初的LL=>月光=>蓬鬆,到了現在決定用有著兩種面向的魔玩具了,(雖然魔玩具其實是原本預定要給另一個腳色用的……)
不過也碰巧新一彈有了強化的主題,就直接開用了,希望不要寫成每場都直接回殺。
 
順帶一提,這個涅梅西斯決鬥場,其實也是以前一代遺留下來的產物,這個決鬥場在當初想三代劇情的時候就有打算要重新拿來用了,過去由一代主角們戰鬥過的地方,用來當作三代男女主角相遇的地方,有種宿命的感覺呢。
 
子緣在這裡所使用的代號CFG,全名是來自以前富堅義博老師畫的漫畫,LEVEL E的動畫主題曲,其能力的名字也是CFG,至於具體效果為何,之後大概就會說了。
 
就這樣,下回,靈樂海賊繼續打魔玩具!夕陽還撐得下去嗎?敬請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87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黃金征途|同人|零式時空傳|遊戲王|同人小說|小說|原創

留言共 2 篇留言

瓔鸞
喔喔 OCG新卡w

04-04 20:55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度 馬上利用04-04 21:2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4-06 12:02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喔喔喔欸欸欸!?謝謝!04-06 12: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ccelbla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黃金征途 第二... 後一篇:黃金征途 第四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29379008黃禮志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