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銀鎧樂音 第六篇

作者:Cale Wei│2020-04-04 16:23:45│贊助:10│人氣:164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首篇  



在這瞬間,所有的一切都陷入寂靜。箭羽劃過空氣的聲音刻劃在耳中,就像是一聲輕嘆。



    
    ▲
    
    
    樹蔭之下,和煦微風輕輕吹拂,悶熱的空氣在流轉之際被一舉吹散。野草隨風搖擺發出唏囌聲響,就像在低語著某種神秘而又歡快的語言。
    
    空蕩的心靈在此刻,似乎被自然的氣息給緩緩填滿。薇塔茲坐在草地上,烏黑之中帶著淺棕色的短髮隨風飄沓。
    
    緩慢而又愜意的弦音不絕於耳,琉特的琴聲就像是與環境融為一體,卻又在和諧之中再增添了一股風采。
    
    久未蒞臨的休閒感讓女騎士的翠綠雙眸也變得放鬆,就像是從乾涸的險境脫離一般,浸入了清爽的清泉。
    
    「想吃點什麼嗎?」琉特停下了演奏,開口詢問。
    
    悵然若失的感覺在琴聲消止時油然而生,薇塔茲搖了頭,望著悄然站起身的詩人。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妳可以在旁邊看著就好。」琉特將豎琴收起。
    
    風停止了,宛如等待著某道號令一般的回歸寧靜,靜靜地聆聽任何聲息。薇塔茲望著眼前這道身影;望著那張讓人傾心的臉龐;望著那彷彿凝視著一隙遙遠虛無的棕褐眼眸。
    
    「指引我。」有什麼正在聚集。琉特輕聲唸道。「風啊。
    
    霎時,原先凝固的風又再次流動了起來,像是聽見了關鍵的語句一般。草地在波動,樹林也在搖蕩,但這一切卻變得規律,規律地遵循著節拍。
    
    薇塔茲握著腰際上的劍柄,熟悉的觸感依舊留在手中,多少地從這裡來讓自己安心。
    
    風是從遙遠的西方吹來,而又流向千里之外。但在琉特的身邊,它們似乎有了靈魂。盤旋、環繞,千變萬化的風吹過城內,晃過山頭,最後回歸平野。
    
    「打草驚蛇。」詩人輕輕閉上眼,宛如正感受著什麼。「這樣足以幫助導師他們。」
    
    如果巫魔會的成員還懂得察覺魔力流向的話,這陣風可以對他們造成不少的影響。隱沒於林中的弓術大師以及其部隊,想必會伺機而動。
    
    薇塔茲望著遠方,山林與原野一片寧靜,像是隱藏著奇特的波動一般。
    
    「我想問妳一件事。」她開口,或許向對方提出問題已經是件常態了。
    
    「請說。」琉特回應。手上沒有抱著豎琴的她,看起來多了一份空洞的美感,可能是因為那項樂器總是與其相伴的緣故。
    
    「既然戰爭都結束了,那總督委任你們追捕巫魔會的任務,不是就以失敗告終了嗎?」薇塔茲問道。戰場之花都陸續撤軍了,狩魔士卻依舊執行著任務。
    
    「因為這件事無關戰爭,與顎圖曼聯手的危機只是促成總督發佈委託。」琉特同樣看向遠方,但她似乎自其中瞧見了什麼。「即使事態沒有那麼緊急了,他們依舊是個危害。」
    
    她講得深惡痛絕。薇塔茲以沉默回答,或許那平靜且難以捉摸的個性之下,還蘊藏著某種情緒也說不定。
    
    「有東西靠近了。」此時,琉特輕輕拍了一下薇塔茲的肩膀。「準備好妳的劍,然後回頭,走到妳覺得是安全的地方。」
    
    「哎?等等,妳在說什麼啊?」騎士不明所以,接著又望向遠處的平野。「什麼東西也沒有啊!」
    
    「時間會來不及。」琉特拿起背後的弓,開始拆下纏繞在上頭的布條。「沒辦法跟妳解釋,總之等等可能會有危險。」
    
    「妳這樣講誰相信啊!」薇塔茲有些氣憤,似乎是對這種抗拒在外的態度感到惱怒。「只要有我在,這裡就是安全的地方。」
    
    她抽出了劍,金屬契合而摩擦的響亮聲音宛如點亮了空氣,讓精神為之一振。她是騎兵,是騎士。
    
    戰場之花的宿命,即是在戰地之中展現風華。
    
    琉特遲疑了一會兒,最後只是輕嘆一口氣。「……隨便妳。」
    
    
    ▲
    
    
    原野上起了霧。
    
    但迷霧並不是立刻環繞在身邊的那般濃烈,而是先自遠方發跡,隨後逐漸籠罩。在不知不覺中,霧便已悄悄靠近。
    
    琉特蹲在後方替弓上弦,而薇塔茲凝視著霧,隱約感受到其中的威脅,卻無法得知實際情況。
    
    他們與顎圖曼人合作。
    
    那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
    
    霎時,銳利的光線自霧中射出,但卻在咫尺之間消失無蹤。薇塔茲察覺後便緩緩前行,直到琉特的身影變得有些模糊,才停下腳步。
    
    不知道敵人在何處,聲音、氣味都變得麻木。在霧之中讓人顯得無助,也不自覺地意識到了己身的脆弱。
    
    他們,一直和這種敵人作戰嗎?作戰……
    
    馬蹄聲閃現在腦海,明明根本就沒有馬匹在附近。如果有,那或許早該被發現了,而不是一直隱藏至此。
    
    隱藏,巫魔會的人隱藏了東方帝國的一支騎兵隊,最終的結果告訴大家,他們得手了,戰場之花挫敗了。
    
    薇塔茲閉上眼,歹毒的眼神侵占了他的雙眸,複雜的情緒頓時浮現。要殺了他們,要殺,要讓他們後悔沒有死在顎圖曼人的掠奪之下。
    
    再次睜開眼,薇塔茲卻發現自己的手正在顫抖,無力且虛弱。
    
    為什麼?這樣連劍都拿不好了,這樣的狀況無法面對敵人呀。
    
    內心的獨白卻沒有讓異狀復原,連原因都無法找出。只要在此刻遭遇任何危難,即使身為騎兵,也根本不堪一擊。
    
    「不……」薇塔茲無法控制地吐出話語。
    
    接著,是一陣宛如踏過灰燼的腳步聲。一名男子從霧中到來,衣著與昨日見到的人相仿,而過長的袖口中正慢慢流瀉地白煙。
    
    霧氣便是由他而來?
    
    薇塔茲想逃,卻發現一步也動不了,手上的劍無法舉起,整個人就像是畏懼著什麼似的。
    
    「長官,我們找了妳很久。」腦中侵入了某種聲音,是索菲亞?不,她離開這裡了。她依舊是名軍人,而我卻什麼也不是。
    
    「妳必須待在這裡。」這回變成了芭芭拉的聲音。是啊,她們可以繼續履行職責,我卻只能在這裡腐敗。
    
    「夠了……」薇塔茲抱著頭,無力地跪下。
    
    男子一語不發,態度撲朔迷離,就像這陣霧一樣。但他突然抬起頭,越過女騎士望著後方。
    
    剎那間,一陣狂風襲捲了平野。霧氣正在消散,因風的到來隨之抹去。
    
    薇塔茲艱難地回過頭,視野不再那麼混濁,一道身影就這麼矗立於不遠處。
    
    那便是琉特,她舉起弓,搭上箭。繃緊的大麻繩弦彷彿讓弓臂彎曲的細小聲響都傳到耳邊。而她的弓上不只一條弦,一枝箭被四條弦所扣上。
    
    「
    弓弦上,琴音響。
    」
    
    風吹動了她的長辮、她的青衣,甚至依稀能嗅到深藏在靈魂之中從未改變的一縷光輝。
    
    「
    萬矢展鋒芒,
    流星白羽蔽烏陽。

    」
    
    四弦齊發,發出了震撼而扣動心弦的響音。箭矢飛行空中,卻在最高點時像是停滯一般。隨後,數十枝箭現身於天上。
    
    在這瞬間,所有的一切都陷入寂靜。箭羽劃過空氣的聲音刻劃在耳中,就像是一聲輕嘆。
    
    接著,箭雨墜落。
    
    「
    一詩道淒涼。
    人斷腸,戰事往。

    」
    
    無數的嘆息像是一陣風暴,箭矢則是風暴中的冰雹。
    
    活像落雨穿林打葉聲,落入土壤的箭矢隨即消逝,徒留下了細小的坑洞。
    
    薇塔茲看著眼前的這名不速之客,早已被箭矢插滿全身。頃刻間,近乎無形的銀白箭矢也灰飛煙滅,餘有一枝來自琉特手中的箭。
    
    她遲疑了一餉,接著收起了弓,移動到騎士身旁。
    
    微風重新歸向琉特的身邊,她並未掉以輕心,只是比起敵人,薇塔茲的狀況更令她難以放心
    
    「還好嗎?」詩人有些責難地說道。「我早就叫妳離開了。」
    
    騎士不發一語,她驚魂未定地看著泥地,彷彿任何一句話都無法進入耳中。
    
    空氣中帶著潮濕的泥土氣息,遠處的天際變得朦朧,是雨水模糊了視線。天空烏雲密佈,降雨的前兆出現於四周。
    
    「我……」薇塔茲沉默許久,最終緩慢地開口。「我怎麼了?」
    
    琉特若有似無地露出了憐惜的表情。但她也知曉,自己無法理解對方的苦痛。
    
    要對她說什麼?該拍拍肩膀說沒事嗎?不,這怎麼看都不像沒事啊。
    
    隨著風的吹拂,琉特決定先對疑似巫魔會成員的男子進行檢驗。但她只是稍加接近,那具倒臥在草地上的屍體卻產生變化。
    
    他正在消散,就像是化為粉塵般的灰飛煙滅。
    
    假貨。琉特在心中碎唸。兩方的聲東擊西表現出了僵直的戰況,導師那方面是否有所突破,目前尚未知曉。
    
    事情不會太順利,無論是狩魔士的任務,或著這位騎士。
    
    薇塔茲精神恍惚地抬起頭,接著佇劍撐起身。她的臉龐看起來比剛見面時更加憔悴,明明不過是昨日的事情。
    
    琉特搖了搖頭,接著伸出手,示意對方抓住。薇塔茲藉由這雙演奏樂器的手順利站起,但徬徨卻佔據了她。
    
    「回去吧。」詩人望著雨雲,隨後邁出步向歸途的步伐。
    
    騎士沒有放開她的手,一路跟隨。




(待續)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我以為這禮拜要寫不完了,但是又寫完了。

發現後來的劇情越來越難寫,但是如要問是什麼原因的話......

窩不知道(凱留臉

那麼,容我在此感謝各位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87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 尋求DSE範文的大大
陳念慈(非陳彥霖)因參加民主運動而被殺,閻王賜她法力回陽間尋公道,為何最後必要的沉默?來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