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長篇】回歸 14

作者:路奎│2020-03-31 21:16:00│贊助:10│人氣:65
上回連結


        我最近回憶起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知道「我有老爸老媽和妹妹」,還有「我好像在臺灣生活過」的前提下,東拼西湊出過往的生活。

        我記得我住的地方只要走幾步路就可以看見海。我還去問了K臺灣的哪個城市可以看見海。結果K在查了網路後回答我「基本上,全部都可以」。

        我記得海風的味道,那種灌進鼻腔的感覺,好像某種水流直直淌進我的體內。我老家地方的沙灘不是細沙,而是一不小心就會被刺到,有些礫石的沙灘。

        我在那邊似乎有個非常好的童年,但那些似乎不是構成我的一部分。真正的我消失了,而我必須去尋找。

        我得去尋找。在遇到SCP-1051後,這股衝動已經成為了渴望,近乎病態般的渴望。

        「如果我現在祈禱的話,會不會有某個基金會收容的至高神性聽到。」麥格忽然說道,而我則從座位上回過神:「然後就跑來幫助我們。」

        「雖然我不太清楚你說得是什麼,但我覺得不會,去他的基金會。」賽亞的父親說。

        「附議。」K說。

        賽亞默默地看著,但從她吃漢堡發出的劇烈聲響來看,我猜她應該也是想要表達「附議」。


        ——上午,激動的麥格把我們從內華達五十一區遺址帶回來後,就問我和K哪裡有認識的人可以換輛車離開這裡,至少得趁基金會的重點全部放在SCP-1051上的時候,盡快離開這裡為妙。

        然後逼不得已,我們又找上了賽亞家,具體過程我不太想要再回想,總之在麥格手槍的逼迫下,賽亞的父親找來了他停在附近停車場的露營車,像是投降似的說接著說他會送我們去我們要去的地方。

        在賽亞家借住的幾個晚上,其實我有偷瞄到賽亞父親在衣櫃的後方藏了幾把手槍,所以他會願意帶著我們離開我有點訝異。

       不過我也不太想看到槍戰發生就是了。

        然後現在,事情就演變成晚上,我們加起來共五個人一起在停車場的車上吃飯的情景了。

        「那個……」我忍不住開口:「1051說的『與魔謀易』,具體來說是什麼樣的SCP?」

        麥格瞪了我一眼,因為空調很糟,所以他拉開袖子,在黝黑的皮膚上,那些拉丁文刺青清晰可見,他說:「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

        「其實你可以上網查。莫予。」K說:「只是那上面都會被基金會修正過,就是有奇怪的黑條,所以也不能保證那是正確的。」

        我吃驚了一下,但又佩服起這個組織起來。我總覺得好像有誰和我說過類似的話,關於基金會是怎麼滲透,並且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合而為一的。

        是誰呢?

        我低頭看著我的食物,想著SCP-1051說過的每句話,他說我們有見過,我猜應該是我在五十一區時發生的。

        那是什麼樣的情景呢?我看著我的手,總覺得指尖有點痛。

        「對了……那個女人沒有採取什麼動作嗎?我之前就想問了。」賽亞的父親突然開口。

        麥格的眼神似乎立刻就變得警戒起來:「什麼女人?」

        「就是跟在基金會旁的那個女人。那個亞洲人。」賽亞的父親說,他明明對基金會應該是一點也不明白,卻可以完全的融入到話題當中。

        「亞洲女人……你是在說闕優嗎?」K小姐搶先了麥格出聲,她稍微傾過身體,月那雙藍色的眼睛看起來滿載了陰影。

        賽亞的父親點點頭:「我不記得她的名字,但沒記錯的話,她不是也一直在醫院處理事情嗎?」

        「你們、你們為什麼什麼都知道?」麥格看起來很訝異,他捏緊了手中的漢堡,然後說:「事情結束後我要辭職,然後搬去馬爾地夫還是哪裡住。」

        「她唯一採取的行動,是把和莫予有關的事物抹除。」K伸手指著我,她瞇起眼睛。

         K身上只穿著一件汗衫,她的皮膚白皙到不像是是在南方生長的人。露營車的燈泡慘淡的照到了每個人身上,讓她看起來更加無力。

        「為什麼要這麼做?」賽亞父親說,他看起來既蒼老又疲累。

        麥格看起來很想要開口,似乎是承受不住那股衝動,他舉起手說:「你們這些人,不要去隨意揣測我們基金會的想法。這其中包含了很多考量。」

        「那女人又不是基金會的。」K說。

        「我知道!」麥格有點氣急敗壞:「優小姐和鮑爾先生希望保護他,僅僅如此而已。」

        「就是這點不明白啊。」K似乎很執著於這點,她站起身,車體搖晃了兩下。她直直瞪著麥格,好像等會兒就會開始一場腥風血雨:「五十一區事件,還有這個女人將我的一切全部奪走了。而這些竟然是用於保護莫予的代價。」

        我低下頭,這些爭執在我眼裡看起來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話中包含的那些情感,我一絲一毫也無法感受得到。

        包括了席歐和優,這完全不熟悉的名字。

        「所以,妳進行這場旅途是想要報復嗎?」麥格突然開口。那瞬間,我感覺到心臟像是被用力爆擊了一下,於是抬起頭。

        賽亞看起來也很震驚,她和她的父親都停下動作。

        而我看著在燈光下的K,她也看著我,然後堅定的說:「不是。我不會做這種事。」

        「但卻會威脅一個基金會員工?」麥格毫不留情的說:「韓德森女士?」

        「這是當然的。」K坐了下來:「我能夠理解莫予會是某個人的珍寶,正如同我的女兒是我的一切一般。」

        「韓德森女士,妳明白現在事態的嚴重性嗎?」麥格咬牙切齒的說:「妳說要前往總部,而妳說不定已經被特工拍到與SCP-1051接觸的畫面了,這說不定會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途。」

        我感覺到五臟六腑像被捏緊。我好像已經能夠看到我接下來會有的未來。我能夠前往基金會了,是那本書中所描寫的,一個滿載世界秘密,以及守護和平的組織。

        「你們的員工不都是那樣的嗎?」K露出某個我無法形容的表情:「在每一天睜開眼睛後,都要像度過最後一天一樣好好活著。這就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途,我都走到這裡了,絕對不能回頭。」

        麥格沉默很久,然後他開口——
      「SCP-1051是個外星生命體,但是他透過吸收地球人來補足他不完全的知識,並且能夠擬態成他希望成為的模樣,我猜1051說的話有些道理——」

       「SCP-738在舊金山。」


       「那是我們的目的地。」


———


        事情如火如荼的進行。

        而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麥格的交際手腕。我們在汽車旅館見面的時候,他看起來其實帶有某種弱不禁風的感覺,提著一個奇怪的包包,而且身上還有奇怪的刺青。

        但此時此刻,我看見他要求賽亞父親——我一直到現在才認識到他叫做克里斯。而這個名字又讓我覺得有某種熟悉感,但很快又隨之消散。

        我看著麥格要求克里斯將露營車讓給他的氣勢——真的是精彩到我還想過要錄下來。

        最後的結果是克里斯答應借給我們車,還答應讓我們手動改裝並且換掉車牌。而想當然,賽亞也相當堅持的說要與我們一同前行。

        表情凝重的克里斯面對對他有欺詐前科的K;很明顯看起來奇怪的基金會員工麥格,以及失去記憶的我,想當然爾沒有同意。

        在麥格確認其他基金會成員沒有來到我們這邊探查後後,他便趁著夜色和我以及K乘坐露營車離開,也沒有向克里斯道別。

        在半夜的街道上前行,然後來到沙漠的時候,我感到非常不安,內心卻有一股激動,好像就快要可以找到答案了。

        然後隔天早上,我準備打開櫃子拿戰備糧食的時候,我看見縮在裡面的賽亞:「欸幹!」

        賽亞在其他人驚恐的目光下爬出來,她喃喃地說:「好極了,我現在知道人口販子的運送路線到底是怎樣的艱苦了。」

        那個時候我們已經繞過五十一區,並且通過加利福尼亞州的邊境,要是再返回的話,就等於增加了被基金會追查到的風險。

        在麥格的建議下,我們買了拋棄式的電話,然後讓賽亞打給父親後就馬上丟棄。我有點激動的向他們表示這就像間諜片演的一樣。雖然我對大部分的片子都沒有記憶,但起碼我還是有在紐約惡補過一些。

        「相信我,間諜片真的有趣許多。」麥格低聲的說。

        在公路旅行的時候,麥格看起來心事重重,他和我說他現在無法和鮑爾先生聯絡,而且也不知道對方在基金會的處境為何。

        「你和……鮑爾先生,是怎麼認識的?」在空無一人的公路上,我打開車窗,讓風迎面而來。

         K正坐在沙發上,而賽亞也在看書。她們兩個都相當安靜。

        「我還是新人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去各個站點實習,」麥格低聲的說,他墨黑色的眼睛看向我:「我結束在站點十七的實習後,就來到議會底下的部門工作。而鮑爾先生算是我的直屬上司。」

        他瞇起眼睛:「該怎麼說呢,他非常照顧新人,尤其是那種沉默寡言的人——偏偏基金會大部分的都是那種人。」

        「這個照顧是指怎樣的照顧?」我忍不住說。

        「你感受最清楚的不是嗎?」麥格似乎對跟我有關的話題都很不耐煩:「因為我們辦公室的人都知道鮑爾先生非常疼愛他的家人。」

        我頓了頓,然後重複一次:「家人。」

        「對啦對啦,反正現在跟你說也沒差,我大概也會被基金會革職,鮑爾先生也沒戲唱了。」麥格瞪了我一眼:「我的職業生涯好慘啊,竟然還被威脅。」

         K在後面喊道:「那是交易。」

        麥格哼了一口,他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還有一望無際的沙漠,他輕聲的說:「鮑爾先生他在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是會起身幫忙,從不知道怎麼填申請表格到如何撰寫對外面的說詞跟新聞稿,還有有人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鮑爾先生總是會直接把那個人給踢回家。」

        我默默地聽著,試著在腦中構築出那個「鮑爾先生」,那個「席歐」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擁有著什麼樣的眼神。

        「莫予先生,我們從未見面。但我知道你。」麥格瞥向我:「鮑爾先生很容易對年輕人心軟,有一次我們幫他辦生日派對,這應該算是他的大忌,結果也沒發生什麼事。」

        「我跟他很要好嗎?」我有點遲疑地問。

        「你!」麥格突然加速踩了油門,害我嚇一大跳,車子顛簸了幾下,接著又平順的在路上開動:「你就是他最寶貝!最疼愛的兒子好嗎!」

        「我、我我——」我的腦袋當機了,完全不曉得該回些什麼,或許麥格改回一開始的說詞,什麼「有人為你好,有人超愛你」都會比現在好。

        「該死的我為什麼要和你這傢伙說這些……白癡!」

       我又不知為何的挨罵了。


        那天晴空萬里,而麥格說:「這趟旅途一定會結束的,而你必須做一個抉擇,莫予先生。SCP-1051的話,我想那不是陷阱就是救贖。」

        「你真的想要尋求基金會嗎?」

        這個問題我當時沒有回答他。


        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來到了舊金山,為了在這滿是觀光客的城市內隱藏身份,所以我們在某家旅館稍微住了一段時間。

        在失去記憶後,任何的體驗對我來說都是新鮮的,包括K帶著我前往服裝店親自量尺寸購買衣服,還有訂做合身的鞋子跟長褲。

        我們還搭了公車前往博物館,據麥格說要是一直待在旅館內那才反而令人起疑,他說我們必須像正常人一樣到處去玩,像個鄉巴佬一樣。

        我猜我的確是個鄉巴佬,因為每個東西都讓我驚奇不已。和紐約那種高科技而且每棟大樓都幾乎突破雲霄的城市不一樣,舊金山相對的和善許多,到處都是色彩繽紛的塗鴉,以及在街頭賣藝的人們。

        麥格他似乎有用不完的錢,據他所說,這是因為基金會有一個異常項目是一個銀行帳號裡有著用之不盡的錢財,導致這個組織足以壯大到能與世界抗衡。

        我也穿上了那件訂做的衣服,相當合身,再也沒有綁手綁腳的感覺了。這個城市有著自由的空氣,我應該能在這裡找回我自己。

        「所以,」幾個禮拜後,K問道,她時常帶著賽亞在大街小巷穿梭,好像她們就是這裡土生土長的居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然後那天晚上,麥格在我們的飯店房間說:


        「接下來我們要前往惡魔島。」


        他瞇起眼睛:「然後就是那樣了,照著SCP-1051所說的,與魔謀易。」



TBC

———

差點來不及更新
最近好想一直賴在無人島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46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
寫作辛苦了,祝清明假期愉快

03-31 22:30

路奎
非常感謝!也祝你假期愉快~04-01 22: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efay19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回...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8312002讀者
世界上的一隊小小的漂泊者呀,請留下你們的足跡在我的文字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