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短篇】尋心之行(下篇)

作者:御晴☆赤松屋│2020-03-31 15:08:59│贊助:12│人氣:183


        重回日光的我們決定到剛才在咖啡廳窗戶對著的地方看看。島上有很多曲直蜿蜒的道路,上面沒區分車道和人行道,滿載海產與其他貨物的小卡車在身邊經過,拖出一道黑煙飄往天空。

        午後走在柏油路上,雙腿就覺得很燙,偏偏現在就是每天氣溫最高的時候。

        沿路繞過房子後,海岸線在眼前出現。先是在兩側的房子遮蓋,走出路口之後,視野一下子擴闊,面前的海灘宛如劇場往外伸延,我們身處的地方是整道海岸線中陷下去的一處。

        這裡角度較低,海看上來不及在船上看見的藍,但是波光粼粼的也像是在熱淚盈眶的時候看東西的效果,大片的光塊閃過又轉瞬即逝,甚是迷人。

        這時,心裡有一陣莫名的激動。

        腳步不自覺加快,我領著頌欣來到海灘前。大海就在眼前,我清楚地聽見海浪的聲音,規律得像是海洋在呼吸。

        「我們下水吧!」頌欣忽然說,我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聽錯。

        「現在?」我問。她眼睛滾滾的,似乎她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

        「我好熱。」頌欣堅持己見。

        「來吧!別想太多。」然後,她抓著我的手臂就跑。我則是感覺自己好像被她牽著走,完全地被控制。而且,她的力量也不小,拇指就戳得我很痛。

        我們即席買了便宜的泳裝,找來防水袋藏好手機和錢包,餘下的東西就放在儲物櫃裡,鑰匙也是放進去防水袋裡。

        我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個地步……我本來就只是想站在海邊吹吹海風而已,沒打算做這些麻煩事啊!這樣說來,頌欣今天也不太像平時。

        因為我的緣故嗎?

        我隱約看出一點端倪,直覺告訴我這個不是合適的時機,我就擺出豁出去的心態。

        這時,身後傳來噗唦噗唦的腳步聲。

        換上泳裝的頌欣站在我面前。垂下的雙手,身軀完全展現,肌膚在陽光下彷彿閃著光。淺粉紅色的泳裝使她露出腹部,上裝下裝都帶著啦啦球一般的滾邊,活動時會輕輕地舞動。

        腦海的反應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該跟她說甚麼。

        我看著她,她的笑容混著些微嬌羞,雙頰上的紅暈卻襯托她健康的氣息。

        頌欣這時也是相同的難為情吧。雖然由初一起就認識,可是彼此始終是異性,我們從沒一起到過游泳池、海灘之類的地方。所以,我沒看過頌欣穿起泳裝的模樣。

        我下意識別過臉,然而視線總是很難從頌欣身上移離。

        這樣反而讓彼此更尷尬。

        赤裸的足部踩進沙裡。這裡的沙稍微偏粗偏硬,偶爾也參雜著落葉,熱氣在沙顆間的孔洞逼出來,燙得我就想下水。

        踏上濕沙又是截然不同的感覺。我們在平滑的表面留下一大一小的足印,一陣浪濤沖擦過後,沙灘又回復一片平滑,宛如我們從來沒有留過足跡。新的印記出現,瞬間變成舊物,給世間所遺忘,這個循環不斷地在世界的不同角落重複著。

        海水上岸的一刻撞出白沫,沉浸其中的雙足感到一陣冰涼。藍色、透明都是令人覺得冷冷的顏色。波浪退去時,泡泡在腳背爆開。

        我們往更深的地方跑去,約莫水深到了腰間的時候已經是寸步難行的狀態。我們停下,雙腿一蹬、屈曲,伸直,身體就浮起了。我給海水包覆著,心境如歷冰封一樣平靜,形是趨往「無」。水佔據了感官的一切,此時的感覺只有海的存在,然而卻不認為空虛,因為海便是所有。

        一輪波浪覆在我臉上。嘴巴、鼻孔都喝飽鹹鹹的海水以及無數的大腸桿菌。我在水中翻身,好不容易終於腳踏實地。

        浪接二連三湧至,亂得沒有週期可言。

        然後,海浪停了。

        抹乾眼睛的我看著周圍,大海很平靜,唯獨頌欣一直對著我露出充滿鬼點子的陰險笑臉。我倆對上眼,她輕力地對著我的方向潑水。

        剛才的事情是她幹的沒錯。

        「去死吧!」我把握海潮退卻的瞬間,承勢推了很多水給她。她一下子就濕透了頭,濕漉漉的頭髮像海草一樣黏在額頭和肩膀上,形象滑稽不少。

        「不甘心就來抓我吧!」頌欣踩著水,一轉身就游走了,中途不斷回頭看我耍鬼臉。

        後來我追上她,彼此進行潑水大戰的時候,她一直發出高頻率的叫聲求饒。來到這種情況,通常我也會心軟呢!

        玩累了,我們還是租了一頂太陽傘和毯子。頌欣說她想吃冰,我經過甜點店時買了兩杯,塑料匙插在晶瑩的冰山上,底下是水果,還有果汁作為點綴從山峰平均地往四方八面流下。

        選了個平坦的地方鋪下墊子後,我們在傘影下一口一口地吃著冰。

        儘管沒冷氣,留在陰影而且伴隨海風吹拂,感覺涼快得很。

        「好吃。」頌欣吃著手上的草莓味冰砂。在陰影下,她的皮膚也黯淡下來,唯有那一把頭髮依然很起來很淺色。

        至於我則吃著芒果味。

        「噯,記得我們初三的暑假來過嗎?」我凝視著大海,問著頌欣。浪看來比剛來的時候大。我聆聽著那聲音,回憶起六年前的暑假發生的事情。

        那時我有看海吧。我連小說也沒開始寫,而且沒遇到這麼多煩惱。因此我連為賦新詞強說愁也說不上吧。

        「我知道有過這件事。但是詳細發生了甚麼事,我想不起了。」頌欣語氣格外平靜地說,態度實在很隨便。

        這刻竟然有了自討無趣的感覺。

        「唯獨是在海灘發生的事,我依稀記得一點。」頌欣想了兩秒之後再說。

        「我沒去,我窩在渡假屋裡,涼著冷氣,喝著從冰箱拿出來的可樂跟男生們打牌。」

        「我知道喔!你為甚麼不去?好好玩喔!」

        「欺山莫欺水。」

        「你害怕水?」頌欣的頭歪往一邊,淺色的眼眸深情地盯著我。

        「我不喜歡冒險。從那時起我就已經有這個想法。也許做這件事會發生意外,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所以,要是不重要的事情,不做也罷了。」

        「嗯……原來你在那麼早期已經想過那方面的事。」頌欣點點頭,嘴巴含著甜點匙不放。甚是可愛的臉,加上我說出了一點藏在心裡的事,刻下心情也算不上沉重。

        「我果然,很有臨終人的感覺吧?」我還是有點出於自虐的往自己捅了一刀。

        「你只是比任何人都要認真面對自己的人生。」頌欣輕輕搭在我肩膀上。因為沒穿衣服(準確來說是上衣),我和她直接接觸著。那有力的手溫柔地拍,手指也極其修長秀麗。

        「可能吧。」

        頌欣說中了我的心思。我毫無應對能力的草草回應。

        「快吃吧!要融化了。」

        「見鬼!怎麼融化得這麼快?」我看向手上的冰砂,底部都融成水了。

        「近年的夏天越來越熱,越來越長。」頌欣抱怨著說。她看上來是這樣,可是我覺得她的形象很附合夏天的說。

        「我很記得六年前的夏天很舒適。」回憶拼湊出一幅夏日的圖畫。印象中,那時的天空更藍,飄著撕碎的雲朵,飛機雲貫穿其中。

        「全球暖化啊!已經回不去了,人就是自私的。彼此坐在一塊兒開會,開完會簽文件,回去之後又是繼續開冷氣,根本不會改變甚麼啊!」頌欣吟唱一般地說。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我附和頌欣,吃完冰砂之後盡了公民責任丟好自己製造的垃圾。

        

        離開海灘的時候已是黃昏,但是我們打算在島上稍微晃久一點才走。

        來到島的另一邊,這附近都是別墅類型、風格如出一轍的白色房子。我們在中間的路上散步。前面的地勢平緩地起伏,來到高點的一刻,陸地盡頭的海洋若隱若現。

        路途上沒有分叉,終點也只有一個。

        「這種路走起來真好。不用為了選錯路而擔憂。如果只是為了一件事而活著,一直做到最後,人生沒甚麼煩惱吧。」我說。

        「但是沒有選擇,不是太沉悶了嗎?」頌欣看著我。清風吹過,頭髮蓋過她半邊臉。

        「可能吧。」我想不到回應她的方法。

        「有事嗎?」頌欣口氣一轉,由開朗調皮變成溫柔。大概這個也是時機把一切和盤托出。

        「我最近讀了一本小說。」

        「小說是怎樣的?」頌欣興致勃勃地問。

        一想起那本小說,暗黑的力量從心底裡湧現。

        主角跟我一樣是一位小說家,並且視小說為生命。她在國中的時候就拿了文學獎,自此帶著「天才小說家」的稱號出道。她迎來很多作家都夢寐以求的出版機會。

        本來這是值得慶賀的事,卻是使她毀滅的開端。

        她討厭現實、討厭人、討厭活在現實的自己。在現實裡成為作家不是想像一般單純的事情。不單有著社交應酬,就算是獲獎感言,在鎂光燈下的言行舉止也經過大人的安排。種種複雜的事情讓她逐漸意識到,自己已經失去了自我。

        她大概從那時候開始逐步步上崩壞之路,最終還是如封底的描述一樣,在某天突然去世了。儘管她的死因直到結局也是未解之謎,她似乎對自己的離世早有覺悟。因為討厭現實,縱使活著,卻每一天都想著將來離開世界的一刻。我認為,自殺和他殺都不是死因,她根本不存在於這世界。她本來就不屬於這個討厭、令人痛苦的世界。她只是消失了。她所相信的平行時空才是她活著的地方。她沒死去,而是永遠活著不存在的空間裡。

        小說大約是那樣的內容。

        「讀完之後,我想了很久。我一直都以出書作為最終目標。但是,我開始懷疑這個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多麼喜歡的事情,一旦連繫上現實都會變質吧。」

        「接著,我有點覺得小說寫不下去了。然而,小說就是我的必需品啊!我倏然意識到,要是失去小說,我或許接著會失去活著的意義。我拼命想守護珍視的事物,內心反倒愈加空虛。幻想的小說世界裡,所有景象都變得透明,輪廓的線條逐點扭曲、消失。」

        「很可笑吧?小說而已,說到底都是虛幻不實的謊言。我竟然會在意……受小說影響得如此深的我,果然很愚蠢嗎?」

        「但是我就是害怕,我跟她有許多地方一樣。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像她一樣崩壞,帶著四分五裂的精神狀態趨向滅亡吧。我的心焦燥不已,我知道我要提起精神,但是最近已經是有點不由自主的狀態……偶爾我會想哭可以宣洩一下,但是無論如何都哭不出一滴眼淚。妳可以告訴我,我的心,是不是已經死了?」

        頌欣一直耐心地聽著。

        「不傻。能夠深深投入在角色的感情,代表你是真正熱愛小說的人。倘若有一本小說真的可以如此牽動人心,我也有興趣讀讀看呢!」

        「但是,我已經沒有心了。」我按著胸口,手心感受到強烈的跳動,這是生命的憑證。

        語音剛下,頌欣倏地撲在我身上。

        「幹甚麼?」我失聲叫了一下。

        「聽我說,別動。」頌欣輕聲在我耳邊說,雙臂環抱我後腰。她的身體完全緊貼我,衣服和頭髮都散發著剛洗過澡的牛奶香味。身型纖幼的她,擁抱的觸感比想像中還要實在。

        此時,在胸口上跳動的是她的心。我稍微低下頭,耳朵貼在她額頭上,我確實聆聽著屬於她的心跳聲。

        頌欣也一樣感受著我的心嗎?

        「沒事的。你不會死,你的心何時都在。」

        然後,眼淚灒然而下。

        胸口先是感到放鬆,然後突然有股被玻璃插進的感覺。痛得死去活來的我摟緊頌欣,此刻我能傾訴的對象只有她,她是我當前腦海裡唯一想到的人。

        頌欣的身體很暖和。

        「一切會好過來的。」

        雖然很痛,在傷痛過後等待著我的是療愈,以及澄明的未來。

        半晌,淚止的我從頌欣身上移離,但是我倆的距離還是可以感覺到對方鼻息的接近。

        「如何?有找回心動的感覺嗎?」

        「不知道。但是感覺稍微好點吧,我想是的……

        「一年之間,人總會有過心靈格外脆弱的時候。我也會覺得心煩意亂,對未來的日子迷茫。正是因為有朋友,在脆弱的時候有你,以及其他人扶我一把,度過最難過的時刻,往後會逐漸好過來了。所以你也不要怕,終有一天會回來的。」頌欣握緊拳頭給我打氣。

        「但願如此。」

        「一定會的。」頌欣像是想表達勇往直前的意思,別過頭遠望天際。剛才的餘韻未完,她想到甚麼的牽著我越過別墅群的後方。

        迎接我倆的是無阻擋的海景和日落。火紅但是不耀眼的太陽沉下了一半,紅光從水平線的中間擴散。一邊的天空染上餘暉,另一邊卻已經是一片靛藍。日與月在同一片天穹下相見,時間線上有陣錯亂。

        周圍不見人跡,彷彿世界只剩下我倆。

        我想找些話題談談,看見頌欣享受著面前的景色,我又打消念頭了。

        就讓彼此安靜一下。

        肉眼可捕捉到太陽落下的動態。不出十分鐘,最後一抹光影要消失了,從外到內,熄滅在一點。

        日夜重複交替上映,昨天今天彷彿不存在一般渺小。

        今天,終於要結束嗎?

        

        離開南島的時候,天色已是全黑。

        與剛來的時候一樣,我和頌欣一起站在船的窗前看著海。晚上的海漆黑一片,彷彿危機四伏,與白天時一片風光明媚大相逕庭。這也證明了海水的確是透明的。它能染上各種顏色,在不同場合裡調整自己的形象。

        「偶爾可以這樣玩也不錯啊!」她說,手上多了一個袋子。

        我說不出話,而是不斷回想跟頌欣擁抱的一刻。
        
        那種觸感,以及當時的感動,過程短暫卻已經深深烙在腦海裡。

        那是怎樣的感覺啦?

        我對她沒那種感覺。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比如說,她可以稍微更有個性,在多點時候溫柔一點,稍微愛懷緬舊事,稍微依賴一下別人……不過,我連自己也顧不好,沒資格這樣評論頌欣。她依賴我,我說不準自己有沒有能力回應她。

        也許這樣才是她的個性。就是因為她懂得隨方就圓,所以不論到那個社交圈子都可以順利融入其中交流。上了大學之後,才是她展現社交力的時候。

        這樣說來,頌欣很符合海的形象。

        人脈廣闊這點,反倒讓人很難進入她的內心。她看起來有很多興趣,有時挑起話題會有點困難。

        我實在有很多不懂她的地方,但是如果全盤了解,交流的時候會相當乏味。

        所以我們才是朋友。

        而且,維持單純的友情就好。

        說到底,我和頌欣只是朋友而已。我確信她心裡面都是這樣想。一開始我就是這樣認為,為何現在無端給自己多餘的煩惱了?

        想太多只會無謂地傷腦筋。

        「今天,謝謝妳。」雖然在男生的角度說有點難為情,我始終覺得親口答謝是最適當。

        我頂多把臉別開一邊。

        「你真的沒事?」頌欣眼裡的瞳彩甚是迷人,清澄地倒映著我臉的輪廓。

        「應該吧。」我說。

        至少刻下是活著的感覺。

        還有,之後好一段時間應該也不會再蹺課了,我不是為了好玩才這樣做。

        「有空可以找我談談。」頌欣爽朗地說。

        「嗯。」我繼續凝視漆黑的大海,那裡反射來自船的信號燈,恍如一顆會發光的寶石沉在海床一樣。

        然後,我們好一段時間都沒說話,偶爾各自在寬大的客艙裡走著。餘下的船程越來越少,看見港口璀璨的燈光,我彷彿由別的世界回來。

        下了船後,我們隨便找了一家餐廳吃晚飯,然後再一起搭地鐵回去各自的家。

        「噯,我想讀一下那本小說。」頌欣忽然問我借那本小說。

        「為何這樣突然問?」

        「我說過,倘若有一本小說真的可以如此牽動人心,我希望可以讀讀看。」

        「我想暫時不能借給妳。」我的目光從頌欣身上移離。

        「為甚麼!」頌欣扯高聲調地說。

        「我打算回去之後就重新讀一遍。」

        頌欣聽了我的回答似乎露出失望的表情。她以為我會拋出更加震驚的理由,但是我不會。

        小說給人如何的影響,很關乎讀者抱著如何的心情,想從小說裡拿取甚麼,繼而影響生命。「唯有小說會活著」,所指的是這樣吧。

        「那麼,快點讀完便借我!」頌欣展現掘強地說。

        「好了好了。」我露出一張勉為其難的臉答應她。

        我們看著對方的臉,然後彼此也笑了。

        沒有特別的原因,只要互相對望,很自然就會一起笑。

        只因面前的人是頌欣——

        我的摯友。
(完)

        
後記:

        以上劇情、人物純屬虛構。

        我沒有蹺課、沒有到處亂跑。

        可是我最近的確經歷了狀態不太好的時候。精神突然變得很脆弱,有點感覺不了自己存活的感覺。我對「成為小說作家」的目標起了質疑。從前下筆創作就是單純想寫出自己的故事。然而自從公開了自己的作品之後,牽涉了讀者、出版商、以及商業考量,這一切又會否變質呢?那時候,我很害怕。我害怕會因為最愛的事情毀了自己,害怕一直追求的東西不是自己想要的,最後還是一場空。

        結果最後也是緣分到了,我很自然就回復過來。

        但是,心裡覺得麻煩,找朋友談談可是很重要、而且很有用。

        完稿的一刻,我發現330日就是我開始創作的六週年紀念日。
        能夠在這個日子遇到這個題材,我很感恩。

        目前我把目標設在十週年,這段期間我希望可以繼續努力呢!

        縮圖圖源:pixiv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4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旅行|海邊|小說|海灘|摯友|純異性友情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Rain」
寫作辛苦了,圖好看

04-01 01:34

御晴☆赤松屋
p網找來哦~04-04 23: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redmete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尋... 後一篇:完成堆積下來的紙娃娃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osi路人
嘻嘻嘻今天也更練習了,IG晚點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