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339)

作者:小褎│2020-03-31 12:21:25│贊助:2│人氣:72
第三百三十九章 陳思顓的尾巴

  馮敘輝看著馮梓容的神情,知道她心裡頭也與自己一般不好受,又道:「妳想想,五弟會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基於我的啟發?是我要他在工作之餘、一面觀察沙玉那頭的消息的,所以把他帶偏了的人其實是我。」

  「所以若非我……」

  「小妹,妳可後悔?」馮敘輝打斷了馮梓容的話,道:「後悔救了王爺?」

  馮梓容趕忙搖搖頭道:「我不後悔!王爺若當初有什麼萬一,我也、我也……」她想說她肯定也活不下去,但是終究沒能說出口,因為之於她而言、靖王幾乎是她的全部,但在馮敘輝面前、自己也同樣占有舉足輕重的分量,因此她不能任性、更不能說這樣傷人的話。

  馮敘輝心裡明白馮梓容的後話,卻也沒點破,只道:「所以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就怪咱們馮家從前沒將五弟教好,也沒逼迫他留著繼續考進士、或者直接讓他往我的商鋪底下磨礪,若是待他心性穩定了才讓他出外歷練,或許也不會有那麼多糟心事。」

  然則世上沒有後悔藥,而這樣的問題與自責則是個死循環,若真要說冤有頭債有主,是不是又要怪到鮮托人襲擊的身上?怪靖王保家衛國?再更往前怪到鮮托王喀斯達不安分、才讓大燁名將屢屢與其征戰落下難以開解的仇恨?

  馮梓容一時只覺得頭疼,最後才終於想明白了,或許不該將這樣的責任不斷地推托或者自個兒攬起,而是得好好正視眼前的現實。

  想到了這裡,馮梓容深吸一口氣,道:「大哥,無論如何,五哥都是我們的家人,所以屆時無論五哥是否領情,咱們都得陪著他。」

  馮敘輝見馮梓容似乎想開了,也點點頭道:「小妹說得不錯,只是──小妹,屆時五弟被審判時,還希望妳別到場、也別四處跑,待在家裡頭便好。」

  馮梓容一愣,道:「為什麼?我是總督,這樣的事……我該到場。」

  「但妳也是馮家女兒、也是受害者,所以若妳出場、人們會這麼想?會覺得妳要仗勢著總督身分影響判決?或者覺得妳過於冷血無情、想報復自己的親兄長?」

  「哈,是啊!不管我怎麼想,總還是得顧及外頭。」而這是她最為討厭、也曾經最難以承受的事。馮梓容勉強地牽了牽嘴角,道:「大哥,我明白了,我會顧全大局的,那日我不往外跑、也不往那頭去;但躲在家裡頭也不是辦法,所以最好是我能在那幾天提前生些病,還能向外頭請大夫開方子的那種、這才能讓人信服。」

  「妳明白便好。」

  馮梓容抿了抿嘴,又問:「大哥,這次的家書你打算怎麼回?」

  「過幾日吧!也等咱們都冷靜下來後再說,更何況妳也還沒決定願不願意原諒他,所以我也不好與家裡說起。」

  馮梓容點點頭,道:「大哥,過幾日我還會去看看五哥,他現在狀況不太好,整個人都邋遢了,就是一心等著大哥,我還是得與他說大哥不去的這事。」

  「妳別去了,去了他定會怨妳。」馮敘輝在這方面倒是十分乾脆:「我會給他捎封信,也算是應了妳的請求。」

  馮梓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頭應下。

  馮敘輝這時又道:「小妹,還有件事情,是關乎陳家小姐的。」

  「陳珂霙?」

  馮敘輝點點頭,神色比起方才還要更加嚴肅:「無論陳家犯了什麼罪、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但五弟與陳小姐的事情都是攤在臺面上的,這點怎麼說都是馮家理虧,我上回的家書也有與家裡頭請示過了,若陳思顓只是被拔官倒是還好,但若陳家因此散了、家眷都被沒入奴籍,馮家會負責把她買出來、好生安置她,讓她學習自力更生、莫要為奴。」

  馮梓容應道:「陳珂霙是個心思單純的姑娘,這事我也同意。」

  「眼下出了這樣的事,我想任誰都不好受,但無論如何,就算往後陳小姐還願意跟著五弟、咱們家都是不許的。」

  馮梓容無奈地笑了笑,道:「大哥,恐怕也難了,陳珂霙如今若不對五哥生出仇恨、也算情深義重了。」

  馮敘輝一皺眉,問道:「為什麼?」

  「今日我看完五哥後便去找陳夫人,陳珂霙也與她關在同一處房間內。」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原本看著她對我充滿戒備、肯定是她在家裡頭又聽了些什麼,這才自然而然防備起我來,但我想著她的性子直率單純,所以也對陳珂霙心軟,便告訴她五哥把過錯都推給陳家、推給她,我想她一時不好接受,但若接受了,往後她便能以受害者之姿存活、也減低了被人在這方面詬病的機會,這或許是她的保命符……卻是我陷五哥於不義了。」

  馮敘輝在這略微沉重的氣氛中牽起嘴角,道:「五弟在這事的確虧心,妳這麼做雖然有些不厚道,卻也不錯。」

  「她遲早會曉得的,與其繼續讓她帶著無法實現的企盼、甚至是繼續讓她家裡頭的人對她無盡地索求與利用,不如早點看開些,只是往後她將如何……也得看她自個兒的造化了。」

  馮敘輝一點頭:「是啊!還是早些面對現實比較好,對於往後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馮梓容聽得話題到了一個段落,又問:「大哥,集市或者凌川鎮城這頭可還有什麼問題得用得上我的?」

  馮敘輝一聽,也馬上調整好狀態道:「說起這事,今日唐主簿找了我,說妳交辦給他與他妻子的任務已經差不多了,就想與妳約個時間將蒐羅的材料交給妳,還要我問問妳,是否合適往咱們家遞帖子、或者約到外頭酒樓用飯?」

  「在外頭也好,雖然王爺不太希望我出去,但若我一直不往外頭露臉,恐怕也讓人認為我對凌川鎮城有芥蒂、如此也不好。」

  「是這個理,但也定要讓方純跟著妳。」馮敘輝知道方純會毒也會藥:「我晚些還得出去一趟,便順道將這消息給捎出去。」

  「那便麻煩大哥了。」

  「小妹,另外還有件事。」馮敘輝一點頭,又道:「妳先前說要開飯店的地方我選好了,妳再找時間看看,行的話再往縣衙找縣丞簽下文書便成。」

  馮梓容聽了眼睛一亮,問:「大哥,那地方是在哪?」

  馮敘輝這時露出了真誠的笑容道:「妳猜猜?」

  馮梓容想了好一會兒,道:「不會在未來新縣衙的附近吧?」她可是與馮敘輝說過,自己要走高檔路線的,因此新縣衙的預定地作為未來的新興區域、定是炙手可熱!

  「小妹聰明,這是王爺給妳選的位置,用了兩塊地,一前一後,恰巧後頭那塊也能被好好地掩藏起來。」馮敘輝停了一會兒,又道:「小妹,大哥曉得妳聰明,這飯店背後肯定有貓溺,卻不曉得往後妳打算怎麼安排?會不會再過來玄州這頭?」

  「我若往後想再過來這頭,還得看王爺的意思,所以還是得用上自己人、或者拜託大哥。」

  「小妹把我的名號擺後面,可是傷了大哥的心了。」馮敘輝不住打趣,也算是有心要散去一直瀰漫在廳堂裡頭、讓兩人放不太開的鬱鬱。

  馮梓容笑了笑,道:「大哥恁地會做生意,屆時『輝赫』的名號肯定滿街都是、肯定也忙,我怎麼還能腆著臉相托?」

  「小妹這就與大哥見外了,當初我會願意辭官從商,除卻是不喜官場那些彎彎繞繞與苛刻的規矩以外、也是對新鮮事物感興趣,若是小妹願意教授大哥這其中門道,那大哥可就樂意了。」

  馮梓容聽了心念一動,又道:「大哥,此言當真?」

  馮敘輝無奈地笑道:「我還需要跟小妹客套嗎?」

  「是不用。」馮梓容笑咪咪地:「大哥,這飯店再往兩旁多劃一點地進來吧!我有個好主意!」

  「要這麼大的地?」他看過靖王幫馮梓容選上的那兩塊地,早是一般客棧與酒樓的四倍有餘,卻不想馮梓容還沒看過、卻直接要上更多?

  馮梓容點頭道:「是啊!一樓除了櫃檯以外,我得有個迎賓大廳,而後兩旁便是開設精品店,賣的是『輝赫』的金銀飾品與綢緞、甚至是成衣,但上頭可要有我的品牌商標,簡單地來說便是產品來源是『輝赫』製作、卻得印上我的標記,當然這畫圖紙的工匠師傅都得另外畫上圖樣,避免與『輝赫』重複才行。」

  「這就是小妹說過的品牌概念?」

  「沒錯。事實上,我也與集市那頭的人說了,所以雖然咱們不是頭一個、卻也是先驅之一,並且我這品牌也僅僅在凌川鎮城上才有,如此一來才有稀有度、也能促進凌川鎮城與集市發展。」關乎限定於凌川鎮城甚至限定集市販售這點,馮梓容以前是說過的了。

  馮敘輝斟酌了一會兒,又道:「從前小妹已經與我說過不少飯店的事,我這也差不多通透了,不如這陣子妳撥了空閒把這飯店的安排都寫給我了,我便替妳辦好。」

  「也是,都快年關了,開春以後這頭的人會漸漸變多,更何況蓋房子與整裝都還要點時間……」馮梓容說到了一半,便是看向廳堂外頭,果然看見靖王已經回來,當下亦是站起身來滿帶笑意地迎接他:「今日回來得早了!」

  靖王牽了牽嘴角,沒說什麼,而馮敘輝見靖王回來,也站起身來拱手道:「見過王爺。」一面說著,便讓出了主位。

  靖王也沒客氣,便是直接坐到了主位上,道:「天州傳來消息,陳思顓的尾巴抓到了,有證人、也有證據。」

  雖然靖王神色平靜,但馮梓容能感受到他言詞裡的振奮,便也趕緊問道:「是走私、還是通敵?」

  「都有。」靖王停了一會兒,道:「走私是往羯首、沙玉、汴方等三國,甚至還在數年前偷偷走私往鮮托,這是其一;通敵則是對鴸留貴族,替鴸留私鑄兵器對抗沙玉,而鴸留則給予他比大燁還要好的馬匹與羊絨、讓他私售給玄州的行太僕寺及京城貴族。」

  馮梓容忽地想起了馮章理,又問:「這樣的罪名該怎麼定?」

  「陳思顓按律當斬,家奴都得審過後發賣或判刑,至於家眷也都得沒為官奴,至於幫著他做事的那些官員與其家眷都得連坐。」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雖然通敵者按律得滿門抄斬,但陳思顓只遣人私鑄兵器、再讓鴸留人搶過去,甚至在這一來一往中密下了不少鐵料供給邊防大營使用,加上鴸留也在陳思顓的制衡下沒進犯大燁、更貢獻不少好物事,所以在刑罰斟酌上便有些難度。」

  馮梓容看了馮敘輝一眼,又問:「那我五哥在其中擔任什麼角色?」

  「他牽連的是旁枝末節的小事,陳思顓沒讓他曉得太多。」靖王停了一會兒,看著馮梓容與馮敘輝二人都鬆了口氣的模樣,又道:「但他明知董家酒肆可能毒害人、卻隱匿不報,這事至少得杖刑一百、流兩千里。」杖刑一百,就算能捱過去、恐怕也會落得殘廢的下場。

  馮梓容蹙眉問道:「董家酒肆沒咬著他?」

  「沒有,甚至也沒賴上陳思顓,只用了他們不喜歡凌川鎮城這頭有所改變的藉口才想要毒害妳。」

  馮梓容的眉頭鎖得更深:「這樣拙劣的理由不會有人信的,難道董家酒肆的人還有什麼想法?」或者他們背後的人並不是自己預想中的陳思顓──馮梓容沒將這話說出口,就因為馮敘輝還在這裡。

  「董家酒肆的主人後來企圖咬舌自盡,雖然沒死成、卻因失血過多昏迷,便是醒轉恐怕也難以說話,若他又說起自己不識字、那便得再花費一番工夫,至於另外的那女人一問三不知,還得再審。」

  「這些都還得交給縣衙吧?畢竟是謀殺案、不是通敵走私的大案件,雖然這頭還沒正式升格為凌川鎮縣,但應當還是得由葉知縣負責才是?」

  靖王點頭道:「是如此。」

  馮梓容看了馮敘輝一眼,道:「屆時我便不到場了,五哥看見我或會受不了,他會怨我。」

  靖王本來也沒打算讓馮梓容旁聽,道:「妳若到場,或會讓人生疑。」靖王這話與馮敘輝方才所說的相同。

  馮梓容點頭道:「若有了陳思顓的尾巴便好辦了,但接下來該怎麼清場也還是得商點腦筋的事,這些或許得趕緊在年前有個結果,否則尾禡以後便得停了一切刑罰,開春與夏季又沒辦法行重刑,時間拖得越久……不對,陳思顓可還有用處。」

  靖王讚許地看向馮梓容,道:「陳思顓不急著斬、留到明年亦未嘗不可,他畢竟是與鴸留通信過的,多留段時日、也能問出些事情來。」且不說能不能問事,只要留得陳思顓性命,京城那頭的人也必定會有動作──「引蛇出洞」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靖王所言的並不是機密,也因此在馮敘輝面前說起也不算什麼,而馮敘輝則趁著馮梓容尚在思考的時候很有眼力地說道:「王爺,我還得去縣衙一趟,得先告辭。」

  靖王朝著馮敘輝點頭,又對馮梓容道:「我們回院子說些話。」

  馮梓容點點頭,曉得靖王該要問關乎陳夫人的問題了,便也再次起身道:「正巧,我也有些事情要與你說。」

  三人都離開廳堂以後,馮梓容便與靖王拉著手回到內院,本以為又是要回到自個兒的院子裡,卻不想靖王將她帶回他的院落,因此也是一時迷糊、摸不著頭緒。

  靖王讓馮梓容在偏屋裡坐好了,這才從一旁的抽屜暗格拿出了張圖紙攤在桌面道:「妳看看這是什麼?」

  馮梓容看著上頭畫著陌生的地圖,還寫著汴方那頭的文字,但看了許久以後,這才問道:「這是羯首的地圖?」對於北方的山川地形,她也都在王府裡學過的,雖然不是很詳盡、卻也能大致辨別得出。

  「這是今日我從天州那頭一道收到的,便讓彌澈先一步回來將圖紙給藏好。」靖王停了一會兒,道:「是北河城的地圖,如今在鴸留境內。」

  馮梓容瞪大了眼睛,按著桌子站了起來:「北河城!」那可是馮正惠戰死的地方!──地圖上頭寫著的是他們那頭的名字,並非大燁命名的北河城,因此馮梓容一時間才沒認出來。

  靖王自然理解馮梓容為什麼那麼激動,因此也沒想讓她立刻冷靜下來,而是慢慢地說道:「如今北河城被鴸留看作第二座王都,與陳思顓聯絡的鴸留王親信便是如今北河城的城主,至於這張地圖是陳思顓讓心腹偷偷看著畫下的,就是留了後手、擔心鴸留王背叛他。」

  馮梓容這時也稍微冷靜了下來,問道:「陳思顓通敵、是自己的意思?」

  「目前看來是的,卻不曉得肅王是否參與其中。」靖王蹙起眉好一會兒,又道:「應當不會,他那人向來看不起外族,但若只是單純地利用、卻也不是不可能。」

  「陳思顓替鴸留製造兵器對付沙玉,可有什麼意思在?莫不是只為了換取馬匹與羊絨、好轉售給當地的行太僕寺賺上一筆,甚至能以此賄賂、進而拉攏人心?」

  「這些才剛有了線索,因此還在查。」靖王也不多做猜測,而是道:「陳思顓被抓的事情肯定也會很快地傳往鴸留那頭去,所以現在若讓線人們查、也不安全,所以我讓父皇直接去信羯首,要羯首以羯首皇帝的名號命令鴸留協助蒐羅關乎陳思顓『走私』的證據,並會給與一整季足額的糧食作為報酬。」

  馮梓容聽了忍不住噗哧一笑,道:「你這招夠陰損的!」

  且不說羯首皇帝本來便沒能力控制自己境內的三個諸侯國吧!將陳思顓私自協助鴸留製造兵器對付沙玉一事說成邊境之間的「走私」,這樣的理由不但會讓其餘兩個羯首境內的諸侯國懷疑鴸留暗藏不少寶貴的大燁資源、進而對鴸留更加敵視,更會讓需要大量糧食應付難熬冬季的整個羯首都為之瘋狂!

  且不說這信件一來一往間早過了冬天,縱便是春天能早早融雪長起牧草或者耕種吧!這收成畢竟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因此羯首定會為此賣命!

  ──屆時,要讓細作們在內部政局動亂的羯首做些什麼,也就容易許多了!

  好個借刀殺人之計!

  而且,似乎要尋回馮正惠遺骨的機會也會因此大增──想到了這裡,馮梓容連月以來的陰霾已然一掃而空,這廂也不住露出了打從心底浮現的笑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42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喜歡甜食的你
歡迎喜歡甜食的人進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