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光耀 | Chapt.14 時之逆襲(3)

作者:幻藍│2020-03-30 00:51:16│贊助:22│人氣:83


  那液體流動的感覺應是思潮,而自己或許是在意識流中飄蕩,模糊不清的記憶在黑暗中沉淪。她想,那是自己不願想起的過去。

  克洛迪雅緩緩睜眼,發現觸目可及是一片闇黑,但她無畏。即便此時的她是女孩的她,她仍舊不曾顫抖,過去也是。至少在她記憶所及之範圍下,沒有。至於記憶之外,遺忘了什麼?自然一點而印象也無。

  默默,不發出一點聲響,蜇伏。良久,一線光亮投入。

  「克洛迪雅,小小克洛迪雅,妳在哪呀?快出來喲,否則等等就要開始懲罰遊戲囉!」是變聲中的男性嗓音,掩上房門藏起光亮,在一片黑暗中尋找女孩。

  女孩默不作聲。

  「小小克洛迪雅,妳躲在哪兒呢?」

  背光的少年看不清長相,他在黑暗中翻翻找找,搜尋女孩的存在;房間伸手不見五指,少年的鞋跟擊於地面的聲響冷酷得像是來自極地的蒼冰,陣陣回音宛若蜷曲的魔物,一圈圈將人纏綁,動彈不得。渾身寒毛直豎、戰慄情緒如臨大敵,屏息不敢發出一絲聲響,——然後,足音忽滅,男子的氣息自空間中消失。

  究竟過了多久的時間,於整片黑暗之中,女孩已抓不清。她審慎地維持最輕微的呼息聲,繃緊神經,思考不敢鬆懈,就猶如一個歷經千錘百鍊的老練戰士,沉著地面對這一切。只是,終究是女孩,終究是人。

  滴答滴,腦海裡的鐘;噗通噗,漸次不耐的心,不知什麼時候兩者的頻率是愈發地相近,待得女孩察覺,已分不清兩者的差別。

  夠久了吧。女孩的克洛迪雅這樣告訴自己,輕聲起身,卻是一陣暈眩,接著隨即感受到少年的氣息就在自己身後,一步遠。

  「噢,我可愛的小小克洛迪雅……」

  像是受驚的小動物,女孩的克洛迪雅猛然轉身,卻心寒地發現少年夏爾陰謀似的眼眸幾乎貼到自己鼻頭,而身後不知何時換來一面牆,刺骨的冰冷沿著背脊打入腦袋。她憤怒地瞪視少年,少年強壯有力的臂膀卻抓得她纖手發紅,緊接著下一秒鐘,少年擄獲她的唇。

  「我要變得更強更強。」這是克洛迪雅每天清醒時,腦中唯一的念頭。她閱讀,她訓練自己,她打敗同齡的男孩,卻始終無法擺脫師兄‧夏爾的魔掌。於是,克洛迪雅一次又一次嚴苛地考驗自己,就算是受盡凌虐,即便渾身傷痕累累,好幾次沐浴時痛得昏厥過去,她還是咬牙過著這艱苦、非人的生活。

  幸好。幸好夏爾對她還有些憐憫之心,幸好夏爾不容許自己以外的人欺凌她,幸好……太多的幸好,她還是完整的一個女孩,她還有一個溫柔的母親,一顆或許堅強也脆弱,但確確實實完整的心。

  哪怕是此時眼前的黑暗,都未嘗能夠令她畏懼。或者說是,她的憤怒更勝於她的恐懼,而她從不逃避她的憤怒。

  「打從一開始,妳我就生於黑暗之中,我們是黑,我們注定獨自一人,注定無法依賴他人的力量走在這條幽闇道路上頭。不要怨懟,不要害怕,因為光明在遠方,黑夜盡了,白日終會到來,一定會。克洛迪雅,妳有我,有媽在這兒,而媽媽也有妳,有我最美麗懂事的克洛迪雅在。我們……是彼此的光。」記憶中母親的話天天在腦海裡告誡自己、鼓勵自己。

  「而這趟旅程,我找到更多。」屬於她的光,還有她的星子她的月。

  不管是孤單或者寂寞或者被傷害,一幕幕在克洛迪雅眼前展開的影像,都絲毫無法動搖她的心。不過是「過去」,不過是「故事」,不過是快速撥放的片子,並非能夠脆弱的段落。

  「妳是脆弱的,每個人都是,但不是時時都脆弱的,因為妳是無堅不摧的。」

  「我是……無堅不摧的。」克洛迪雅這樣深信著母親的話語。

  ***

  「穆卡特?是穆卡特吧?妳也沒事吧?」瑟蒂揪著芬琦衣角,遠遠就看見克洛迪雅往這頭過來而擔憂地問,滿滿的情緒中沒有過去的傲氣或冷淡。

  克洛迪雅愣了愣,她不知道在這場試煉中,是否瑟蒂也看見了什麼令她大大改變的過去,不知道是不是在更早之前,瑟蒂就已經是這樣的了呢?這時候的克洛迪雅看見了瑟蒂努力的成果,於是克洛迪雅溫柔地帶起嘴角,棕眸堅定地迎向漸次改變的人兒。

  「嗯,因為我是無堅不摧的。」

  「咦?」

  「呵……我們都是,每一個我們,都是無堅不摧的。」一旁的雷那傑士也不由得笑了,發自內心地,感覺到安心與力量。

  ***

  「艾笛,這是絲莉卡亞姆,以後你就跟著她學習、成長。」

  十四歲的艾笛在初懂事的小艾笛體內,看見最初的水之守護者精靈‧絲莉卡亞姆。他抓著她曳地長裙,當她是親姊姊般形影不離地跟著,就算天真的性格令他忘東忘西而常受斥責、懲罰,他仍舊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亞姆姊姊。長大後,離開海之宮來到地面上的水之宮時,小艾笛也是牽著亞姆姊姊的首,東晃晃,西看看,偶爾撒撒嬌,直到十二歲那年,絲莉卡亞姆毅然決然地放開他的手,從葛蘭緹斯消失兩年,回來時,艾笛雖仍似個孩子,但至少是個能夠打理自己生活的人。

  絲莉卡亞姆告訴艾笛:「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交給你了,去旅行吧,往新之大陸去,往原之大陸去,往更北走,去凱吉拉克,去找大祭司納西加‧坎菲爾,找命中注定的、沒有血緣的兄弟:亞希達‧洛伊。去吧,帶著契約匕首,去吧。」

  一眨眼,艾笛發現雙手染紅,亞希達渾身是血地倒臥在自己面前,當時的那種噁心感襲上胸來,好像亞希達身上的傷是自己造成的一般。第一次殺人,第一次看見對自己好的人死在面前卻無能為力;身體不受控制,視線變得殷紅,狂戰士和黑魔法波及後遺症混在一塊兒……

  「艾笛、艾笛,為什麼不救我?」亞希達那血淋淋的手搭上艾笛足踝,濕黏的觸感令他反胃,而不自主甩開那手,地上的人卻像被千刀萬剮般爆炸開來,變成艾笛無法拯救的那些人,睜著求救的眼發出無聲的吶喊。

  那一瞬間,艾笛的腦中一片空白、無法思考,前一秒鐘有些冷酷無情的他,下一秒鐘淚如雨下,顫抖著不能言語。良久,只有他低低的啜泣聲,卻也不是那種崩潰似的哭,其中倒帶有一點平靜。不尋常,很不尋常,但回頭想想,艾笛也好陣子沒有大哭大鬧了;在奧爾納帝的那些日子,及水之試煉後的每一天,艾笛所付出的努力,能造成多大的改變?其實也沒人能說得準。

  「月神哪,水神呀……」艾笛雙膝跪下,以著略顯乾澀的唇瓣輕觸遍地鮮血,而無懼,「我,艾笛‧希爾達,以米迪亞之名立下誓言,承諾瑞吉爾德廣大子民。我盡我所能,問於心而無愧天地,獻生命與宙宇之間,絕不、絕不苟且偷生。最終,我將把一切交至月神祢的手中,償還所有可能的罪。」

  閉起的眼遮蓋的是視線?或許對艾笛來說,掩蔽的是那些是是非非,那些不該存在於世界上的邪惡。哪怕投身黑暗之中,便不可能純淨無暇地離開,但對這時候的艾笛來說、對與亞希達相處這麼久的艾笛來說,如果讓自己背負罪惡能夠換來和平的世代,他想,他甘願為之。甘願成為世界上唯一的罪人,以求身邊的人,能夠幸福。

  睜開眼時,他望見絲莉卡亞姆以及雷那傑士的笑。

  「你長大了。」雷那傑士寵溺地揉揉神情仍舊認真的艾笛的頭,笑得欣慰。

  「傑士?」艾笛認真的視線短暫駐留,然後回復到以往天真無邪的眼神,傻里傻氣地歪頭想了想、抓抓頭,笑了笑,開心地鑽進少年懷裡。

  精靈和少年國王迅速交換了個心安的笑,他們都清楚知曉,男孩已不再是過去的那個男孩,即使他還未能強到能夠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但他已堅強得能夠承受即將面對的另一個衝擊。這一次,艾笛可能會跌得很重很重、前所未有地重,但他也會很快便振作起來,毋須依靠別人。

  透過艾笛眼神的轉變,雷那傑士察覺艾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能夠一定程度地控制狂戰士的力量,這著實是件令人欣喜的事,艾笛的成長對於旅團未來的路,必定是一大助力。



碎念

  嗯……我也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嘛,雖然沒更文但倒意外的有稍微幾時間出來寫作,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30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架空|魔法|長篇|冒險|友情|奇幻|幻封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fancyblu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光耀 |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光耀 |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 196回更新 歡迎巴友光臨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0886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