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被詛咒的劍刃-2

作者:jjakq│2020-03-30 00:11:23│贊助:0│人氣:23
回到住處後,我踩著輕移的步伐,哼著歡快的旋律,
走上二樓。

我回到房間將外套掛在衣帽架上,然後將藏在床底下的箱子拿了出來。

這棕色的箱子裡頭裝著一件黑色的長板大衣外套,
大衣主色調為黑色,材質為皮革,在袖口、衣襬都有著簡單的裝飾,
外套內側則有三條皮革腰帶用來固定兩側的衣擺,
除了外套還有一枚銀戒指,戒指為圓形內側刻有J.W.C三個字母,

我戴上戒指穿上外套,將箱子放回床底下,
走到衣櫃它差不多跟我一樣高,打開裡頭只有幾件衣服而已,
我一向不喜歡太多衣服那會讓我難以做出選擇,
將衣服從中間撥開,拉開位於底下的活板門,在裏頭有著許多的武器,
匕首、短劍、手槍還有與之對應的皮套和手槍彈藥應有盡有。

我拿起我最愛用的短劍,短劍外型呈現三角形的劍刃、圓筒形的握把和劍柄,
匕首的尖端非常的銳利適合將喉嚨劃開,而三角形的劍尖適合插進他人的心臟,
我叫它"殞落",我將"殞落"藏入袖口中,收拾好東西就上街享受夜晚了。

此時下著小雨,有些人認為冬天的城市寒冷但我認為這叫舒適,
我走在貧民區的道路上,這區有著好幾家酒館和妓院。

我隨意的挑了一間的酒館,站在距離酒館入口幾公尺的地方默默的等待,
很快的時間已經超過午夜了,此時有個拿著酒瓶的中年男子向我搭話。

「小姐,要不和我親熱一下啊」說完他喝了一口酒

我沒回答,而是示意他和我進入後方的巷子里。

我們走進位於酒館後方的狹小、潮濕、陰暗的巷子里,
那男人把我壓在牆上不停的強吻我。

「還不把褲子脫掉讓我上妳,婊子」那男人強硬的說到

見我一言不發,他將酒瓶舉高揮向我,我俐落的用右手架開他的攻擊,
反手將他壓在牆上面對著牆,他右手的酒瓶隨之掉落在地上,
他的頭被我痕痕的按在牆上。

我用下體頂在他的屁股上,然後在他耳旁溫柔的說道。

「還是我來上你,婊子」

我將他放開,從袖口中掏出"殞落"準備著,
在他轉過身時從左到右將他的喉嚨劃出一道口子,
血濺到一旁的地上,他用雙手壓住喉嚨可是傷口血流不止,
我將匕首插進他的心臟結束了他的生命。

我盯著倒在地上的屍體輕輕的笑著,手、腳興奮的不停顫抖。

「對,就是這感覺,看來你很懂得如何達到我的點呢」我調侃著

我在男人的額頭刻上字母W,然後利用他的衣服將匕首擦乾淨,
隨後趁著夜里的黑暗離開了現場。

返回住處,將外套、戒指、短劍放回它們應該待的地方,
我赤身裸體躺在床上,手腳還在顫抖著,我用手抱住腿捲曲著身體形成一個球體,
陷入了以前的回憶。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是奴隸,像是貨物一般在地下被交易著,
最後大約十二歲時我被西部的一個商人買下,送到一個莊園裡,
那裡的主人有著強姦女童的癖好,我和其他兩個女孩受到了身心上的摧殘,
他在莊園和他那兩個兒子不停的輪姦、虐待著我們,其他女孩因受不了而自殺了,
之後他們將所有慾望發洩在我身上,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我快撐不下去時,
奇怪的事發生了。

我當時在地下室被莊園主和二兒子玩弄著,
這時從門口處走進一個滿身是血,手裡拿著短劍的男人,
左手不知道提著甚麼。

「你是誰,你怎麼通過守衛的」莊園主赤身裸體的大叫著

「你的守衛早被出處裡掉了」說完他將左手的東西丟到地上

那是一個守衛的頭顱。

莊園主和他兒子嚇的說不出話來,直到那男人開始靠近,
先是莊園主回過神來抄起一旁的烙鐵往神秘男人衝過去。

在烙鐵要打在男人的頭上時,他俐落的躲開使得莊園主揮空,
他繞道後方在莊園主轉過身時將他手上的烙鐵踢落,
再將短劍插入心臟,結束了戰鬥,俐落而乾淨。

這時他看向莊園主的二兒子,看見父親被殺的他已經嚇到尿了一地,
神秘男人望向四周似乎是想到了甚麼,他抓起二兒子來到我這兒,
此刻我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將二兒子重重的丟在我面前,然後他從身後取出一把掌心雷拿到我面前。

「用這個殺了他」說完他還為我演示了如何使用

我接過手槍對準還在求饒的莊園主的兒子,扣動了版機在他的心臟處開了一個洞,
之後他倒在血珀中,這是我第一次殺人,本該無力的雙手不停的顫抖著,
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我如同高潮一般,心臟不停跳動、臉夾發燙並急促的呼吸著。

「好了,你已經報仇了,現在去死吧」那男人說著將短劍指向我

但是彷彿天意般莊園主的二兒子屍體抽動了一下,男人則瞬間分了神,
就在這不到幾秒的時間我朝他的眼窩開了一槍,
那男人也跟著倒下,我的世界隨著那聲槍響和煙硝味而安靜了下來。

此時又樓梯處傳來腳步聲

「喬瑟夫怎麼了,我聽見槍聲」那老男人邊走下樓梯邊說著

那老男人穿著黑色的大衣,緩緩的走過來,他走到距離我大約一公尺處,
環顧四週似乎是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喬瑟夫,你這狗娘養的」他繼續走向我

就在他非常靠近我時,我舉起掌心雷朝他開了一槍,什麼都沒發生。

「喬瑟夫的掌心雷只有兩發而已」那男人說著將地上的短劍撿起來

在我平靜的等待死亡的降臨時,老男人冷不叮的問了一句

「你想活下去嗎?小女孩」

我拼命的點頭

「那好吧,可是你要先將手裡的槍給我」他溫柔的說著,再將手伸出來

我緩緩的交到他手上,之後就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我躺在柔軟的床上,我走出房間,桌上擺著牛角麵包和熱騰騰的湯,
我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嚥的吃著,完全沒注意到已經走到一旁的老男人。

「慢一點,不然妳會噎到的」他拉開椅子坐下後說到

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我吃著食物。

吃完後,我低著頭不發一語,這時他打破了這則沉默。

「看來妳被虐待很久了,妳已經睡兩天了」

「妳還記得約瑟夫嗎」

我點點頭

「他曾是我的徒弟,就像是我的兒子」老男人落寞的說著

我低下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知道是妳殺了他,但妳是為了活下去,所以我不恨妳,
我心底也知道他的個性總有一天會害死他的」

他停頓了一下,彷彿是為了默哀他的徒弟。

「我已經活不了多久,所以我想將所有的技巧傳授給妳,
將妳收做徒弟」

我看向他的紅腫的眼睛,點點頭

「我叫做薩謬爾,妳可以叫我山姆,你叫做甚麼?」

「我叫做卡特琳娜」我輕輕的說著

之後我就開始做為山姆的徒弟學習殺人和暗殺的技巧以及他的信念。

據山姆所說這些技巧全都是他年輕時一個叫傑克的人所傳授的,
傑克、山姆和我是同一種人,都是那種對殺人感到興奮和嚮往的"不正常人"
這個世界不太正常,但大部分人卻視而不見,
那何不將我們的"不正常"展現給他們看呢。

就在之後的幾年裡我一直接受訓練,山姆也親自教導我所有他知道的技巧,
但隨著我的成長,山姆卻日漸老去,在最後的幾年裡山姆只能躺在床上。

就在我第一次單獨行動後,我回到山姆身邊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
我再向他訴說第一次單獨行動的喜悅後山姆就斷氣了。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為了他人如此的傷心、難過,在我將山姆的屍體燒掉時,
我不斷的背誦山姆所說的教誨。

"必須是為了自己而活,"

"技巧、果斷的決心是砍向敵人的劍,"

"冷靜、沉著的思考是保護自己的盾,"

"絕不殺小孩"

"也不要被其他的想法改變原本的自己"

唸著唸著眼淚不停的落下,直到再也哭不出來。

之後我在山姆的房子生活了幾個月就離開了,臨走前我穿上了山姆的大衣,
帶著裝備離開他的家,離開了我人生第一次快樂、成長、傷心的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29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jakq1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被詛咒的劍刃-1... 後一篇:被詛咒的劍刃-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53185大家
P站週榜圖包整理完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