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原創小說】活動_妖怪奇緣_我更相信我們是好朋友

作者:熾冰│2020-03-29 21:21:10│贊助:8│人氣:180
         好久沒用到「小說」兩個字... ... 小小感慨
         沒有根據也沒有影射,單純想到什麼敲什麼,請別費心考據了
         話說我有種我敲出來的小孩角色越來越高規格的感覺... ... 應該是想太多了吧?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趁著學校放假,我搭火車來到雲林。

         至於為什麼會在這不上不下的時間放假,就是我爸媽擔心學校防疫措施不到位,強制逼我請假的關係。卻又說可以趁這機會探視人在雲林的祖父母,難道就不怕我身上有病毒潛伏,害到爺爺奶奶嗎?

         想是這麼想,但我平常沒什麼機會和祖父母見面,所以還是跑這一趟。

         「公車公車……嘿~換到這裡啦?」

         由於平時下雲林都是爸爸開車,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找到公車站牌。不過眼前的道路多少還能看出以前的影子,找起路來也不算困難。

         我在升上小學之前,是給住在雲林的祖父母帶大的。

         原因很常見,就只是雙薪家庭沒法顧小孩而已。

         不過,當時的我不知道爸媽只在假日才來看我的原因,就算說是因為工作,我也聽不進去,擅自認為自己被討厭了,故意在爸媽會來雲林找我的週六跑出門。

         「欸等等,她好像說過──」

         「林──鴻──豫!」

         腦袋爆炸。

         這麼說不太準確,應該說我的腦袋痛到快要爆炸。再說得更精確點,就是被用力往下扣殺的拳頭「貓」到痛得像一度炸開過似的。

         「不是說過我會來接你,還給我跑來公車站!」

         罪魁禍首兩手插腰抬頭挺胸由上往下不可一世地俯視我。在這澄清一下,我會被俯視只是因為剛剛那拳揍到我抱頭蹲地,可不是我比人家矮。

         「魏香依……」

         從名字可以知道,這在見到面之前就一拳下來的人是個女的。

         看到外表,更無庸置疑地相信她是個女的。怎麼說?飄逸的中長髮、大大的眼睛、可愛的鼻子、飽滿的嘴唇、恰到好處的鵝蛋臉、高高澎起的胸部、令人讚嘆的纖腰、緊緻又肉感的翹臀、飽滿誘人的蜜大腿、線條漂亮的小腿和腳踝。

         一連列了這麼多形容,就知道雖然我對她見面就是一拳很有意見,但卻不改她的確是個美少女的事實。

         要說唯一奇怪的,就是她的頭髮不是台灣人常見的黑色,而是霜雪般的白色吧?搭配她健康的膚色,別有一番魅力。

         「但骨子裡根本母猩猩……」

         香依抬起拳頭。

         「非常感謝香依娘娘撥出寶貴時間接送。」

         「嗯,平身。」

         「謝娘娘。」

         好險公車站沒什麼人看我們倆耍三八。

         「我機車停在那邊,走過去吧。」

         「欸等等,妳沒戴口罩?」

         「騎車幹嘛戴啦。」

         「騎車也要戴啦。」

         我塞了我的備用口罩給她。念歸念但她還是收下,我看了也放心。

         「台北怎樣?都停課哦?不然你怎會下來?」

         「爸要我請假的。就我媽說這次很嚴重什麼的,電視台上班總是能聽到很多。」

         「那有沒有聽到雲林能領多少補助?」

         「這就沒聽說了。對了,妳們家民宿生意還好嗎?」

         香依賞我一個大白眼。

         「生意好的話我還會來接你嗎?」

         「……抱歉。」

         這次是我沒神經,我認了。

         香依家是經營民宿的,在市區或山腰都有幾間,而她和哥哥魏武昇主要負責市區這邊,山那邊的則是叔叔阿姨負責。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是叔叔阿姨各管一邊,當時我只要週六跑出門就一定是跑去山腰的民宿玩,一開始有被抓到幾次,但因為我祖父母搬家前住的地方離那邊很近,小孩子臉皮也厚,所以我照去不誤,久而久之叔叔阿姨也轉念,認為與其放我亂玩受傷牽連他們,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於是我就和魏家兄妹混熟了。

         然後,應該說是每次回憶起來都會想起那件事,我脫口:

         「香依,那間小屋還在嗎?」

         「是還在,但我爸想找一天拆了。」

         「這樣啊……」

         也是啦,畢竟很舊了。儘管我想說服自己,但就是有點不捨。

         因為那是我和香依認識新朋友的地方。

         連武昇哥、叔叔阿姨,甚至是我爺爺奶奶都不知道,只屬於我和香依的朋友。

         ※※※

         只要努力回想的話,我還是能想起那天的事。

         因為當天民宿客人比較多,武昇哥被阿姨抓去幫忙,就只有我和香依在烤肉區圍籬外不遠的地方亂跑。

         那天天氣很好。到了黃昏,天空染上漂亮的橘紅色。站在森林中往上看,可以看到穿過樹葉縫隙的一束一束的細長橘紅光輝照到腳邊,即使是當時才四、五歲的我也被感動得愣在原地。

         「鴻魚鴻魚!」

         「鴻豫啦!」

         小時候的香依總是叫錯我的名字。聽到她那像是發現新大陸的興奮語氣,我往她的方向跑過去。

         小男生似的短袖短褲,膝蓋和手肘的擦傷甚至比我還多。重要的是,這時的她還是黑髮。

         然後看到她喊我的原因──那幢小木屋。

         「酷耶!怎麼會有這個?之前沒有吧?」

         「爸這幾天剛蓋好的,找了很多叔叔幫忙,說是當倉庫哦!」

         「什麼啊?無聊欸。」

         「哪無聊?東西又還沒搬進去,現在裡面空空的是我們的啦。」

         「真的?那就當秘密基地吧!」

         「好啊好啊!」

         於是我們想也不想就推開門。

         橘色的陽光從窗戶照進晦暗的室內,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因為才剛蓋好的關係吧?鋸台上砂輪機、手鑽隨意擺放,工具箱只扣了一半,而且空氣隱隱飄著木屑或更小的細微粒子,和森林那帶點濕氣的清新味道有明顯差距。

         「好髒哦。」

         香依說,我跟著點頭。

         「都說要拿來當基地了,就整理一下吧。」

         「不行,整理過不就會被爸知道我們跑進來嗎?這裡有閣樓,我們上去──」

         「你們是誰?」

         背後傳來的聲音嚇得我們兩個原地起跳。

         回過頭,門口不知何時出現一個穿著兜帽背心的男孩,壓得很低的兜帽底下露出的眼睛很是困惑,細細的雙手各提一個裝得鼓鼓的塑膠袋。

         「你、你才是誰啊!這是我爸蓋的小屋耶!」

         香依指著男孩大聲說道。剛剛她也嚇得不輕,所以刻意拉高聲音虛張聲勢吧?但男孩只是眨了眨眼,回:

         「也是我爸蓋的啊。」

         原來是哪個叔叔伯伯的小孩嗎?我轉頭看香依的反應,那些叔叔伯伯誰有小孩誰怕老婆她都知道。

         「這樣哦,那就一起玩吧。」

         看來她不知道。不過男孩也沒多想,關起門後才走過來。

         「門開著會被看到。」

         「對耶,你還不錯嘛。」

         香依一副老大的口氣,男孩也很配合地上貢他帶來的餅乾。

         「我是香依,他是鴻魚,你叫什麼名字?」

         「就說是鴻豫了。」

         我嘆氣,也拿了一片餅乾。味道很特別,是我第一次吃到的味道。

         「崧。松樹的松,上面有一個山的崧。」

         男孩說道,從袋子拿出一瓶果醬:

         「那個餅乾,搭這個會很好吃。」

         「我試試看!嗯……嗯~~~~你真的很棒耶!那個……松松!」

         「幹嘛一定要兩個字啦,崧就很好聽啊。果醬餅乾真的很好吃,謝謝你。」

         崧大概是害羞吧?把兜帽拉得更低,我和香依笑了起來。

         從這一天開始,這間小木屋就變成我們三個的集合地兼秘密基地。

         ※※※

         香依先載我到她們家的民宿。一是我爸要我帶伴手禮下來,二也能跟叔叔阿姨打聲招呼。

         「哎呀鴻豫,好久不見,越長越大了啊。」

         「才過兩個月不會變多大吧?」

         魏阿姨熱情的招呼和香依冷靜的精確吐槽讓我乾笑了笑。

         「唷,鴻豫,交到女朋友沒?我們香依隨時可以給你當老婆喔。」

         「爸。」

         魏叔叔就像被拿著鞭子的馴獸師逼到角落的動物般瑟瑟發抖。

         「鴻豫,叔叔阿姨最近好嗎?」

         武昇哥問,給我一杯冰涼的綠茶。

         「因為這次肺炎,爸是比較閒了,媽越來越忙。」

         「畢竟在電視台上班嘛。」

         又聊了幾句之後,香依拿了幾包民宿自有品牌的點心,就載我去我祖父母家。

         「哩勾歐杯造!勾歐杯造!」

         牽車時剛好看到隔壁爺爺教訓孫子的畫面。

         「勾歐杯造丟嘎哩盪起刷帶!齁魔神仔抓去!」

         我和香依不約而同頓了一下。

         小時候的我們也常聽到類似的話。

         「做壞事的話,魔神仔會把你抓去山裡喔。」

         ※※※

         「你知不知道爺爺奶奶多擔心!」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第一次被魏叔叔帶回祖父母家,媽媽衝我破口大罵的那天。

         「不聽話的壞孩子會被山裡的鬼抓走!」

         從那時候開始,不,其實在那之前,我三不五時就會聽到這句話:

         「要聽話喔,聽話就不會被魔神仔抓走喔。」

         不只爺爺,魏叔叔和武昇哥也說過:

         「鴻豫喔,叔叔是不介意你來這玩,但有沒有跟爺爺奶奶說過啊?傷爺爺奶奶的心的不聽話的小孩,會被魔神仔抓走喔。」

         「鴻豫,香依,你們兩個別亂跑。到時迷路跑進太裡面的地方,會被魔神仔抓走啦。」

         那時我只覺得是騙小孩,再說我也不會真的跑進山裡,更不會跑到看不見民宿的地方。總之,我就以這種踩線的方式,持續我個人──武昇哥不在時就拉著香依一起──的小探險。

         認識崧不久的暑假,民宿幾乎天天滿房,不只叔叔阿姨沒空管我們,武昇哥也總被抓去幫忙,我、香依就經常跑去找他。

         有時烤肉區有人,害怕被客人看到的我們就彎下身體彎得比灌木叢還低再跑來這,或是偶爾換條路線,假裝去溪邊其實是來這。雖然每次和崧見到面都是滿身汗,但我們很開心,崧也很期待聽我們是怎麼過來的,然後再一起玩。

         「哎哎,又有客人來雲林試膽。」

         這一天香依提起從台北來的背包客在民宿大廳聊的事。其實她也不想偷聽,但那群大學生就像是要昭告天下般說得超大聲,多少聽了一些:

         「又是不要的學校或醫院,怎麼就喜歡去那些地方?」

         「阿姨有勸他們吧?」

         「勸也沒用啊。吼,要是怎樣了,到時生意又會被影響哎。」

         香依氣呼呼地說道,至於崧則是默默吃著我帶來的洋芋片,好像不感興趣。

         「松松咧?也覺得那些人白癡吧?」

         「嗯,而且很沒禮貌。」

         「對吧對吧?到時怎樣了會又亂說話,害大家餓肚子怎麼辦。」

         所以香依接著會這麼說,我想也是正常的。

         「最好真的把他們嚇到再也不敢做這種事。」

         崧點了點頭,又拿了一片洋芋片。

         沒兩天,爺爺奶奶嚴肅地警告我暫時別去魏叔叔在山區的民宿玩,不管我怎麼問就是不告訴我理由。

         「有客人失蹤了。」

         武昇哥說道。聽說現在是他的休息時間,但還是忙著切馬鈴薯和胡蘿蔔。我和香依一邊吃小美冰淇淋一邊聽他說

         「原本昨天就該退房的客人不知道去哪了,到處問了聽說他們前天晚上跑去那條山路,到現在還沒找到人。」

         「吼!這些人跟我們有什麼仇啦!」

         「不對喔,不如說有起到廣告作用。早上我看PTT,有帳號自稱是那些客人的同學急著找人,結果底下回覆釣出一群不怕死的,早上媽就接了好多通電話……」

         「繼續來吧客人大人!為我們的營業額貢獻失蹤體驗吧!」

         這是五歲小孩該說的話嗎?總覺得武昇哥的表情正這麼說著。

         「總之你們這幾天就在市區玩吧。要是跑去山裡被搜救隊誤會,到時爸媽又要念你們了。」

         「「好。」」

         拿了兩瓶冬瓜茶的我和香依從廚房後門離開,往我祖父母家走。

         「哎哎,我們去找崧好不好?」

         「怎麼找?又沒問他住哪。」

         「哼哼哼,爸的朋友我都有印象,一個個去問就好啦。」

         「都住在附近嗎?」

         「我知道有住在古坑的,有住麥寮的,還有西螺……」

         「妳要搭公車找喔?」

         「爸開車不就──我、我們有腳踏車啊!」

         絕對是剛剛才想到的。不過沒什麼零用錢的我們的確也只有這招了。看香依一副「怎樣?好方法吧?」的得意表情,我也只能回:

         「就明天開始吧。」

         然而這個計畫沒能實施。

         當天晚上,搜救隊在那條山路附近找到失蹤的人。

         聽奶奶從隔壁婆婆聽來的八卦,剛醒來的他們只會說些支離破碎的話,像什麼「走不出去」、「有人帶路」、「突然不見」、「是小孩子」等等的。

         「暫時不准出門。」

         半個月後,我和香依的禁足令總算解除,而我們也在那個禮拜六跑去小木屋。

         推開門,崧已經到了。就和半個月前一樣,總是在等我們。

         「松松你沒被禁足嗎!」

         香依劈頭就問,順手拿了崧帶來的果醬餅乾。

         「為什麼被禁足?」

         「之前說的來試膽的人出事,大人就不准小孩出門。」

         我一邊說一邊幫崧拆開洋芋片包裝,這時香依說:

         「說是魔神仔抓人,一聽就是騙小孩嘛。」

         崧的手停在半空。

         「那些客人也是。哥說他們是什麼油土伯啊網紅啊,想衝頻道人氣。就是這樣才假裝自己被帶走吧?害我們被關在家裡不能一起玩,真討厭。」

         「香依妳別噴餅乾屑啦。崧你別擔心,我有擋好,香依屑沒噴進來。」

         「香依屑是什麼啦!」

         「鴻豫,香依──」

         崧正要說什麼時,外面傳來粗暴的聲音:

         「就是這個!實況最後閃過的就是這小木屋!」

         該不會是魏叔叔吧?我們連忙躲進附近夠大的雜物後面,然後門被用力打開。

         三個肥肥的像是大學生的女生走進來。最前面那個一臉得意的女生拿著連著自拍棒的手機,一邊拉長自拍棒一邊說:

         「還想說這次會跑多遠,結果在這麼近的地方。」

         「急著編影片就懶了吧?畢竟現在還要裝成被魔神仔帶走又回來的受害者咧。」

         「哈,還不是平常自己嚇自己那套?那些死宅也夠了,明明我拍那麼多揭穿她的影片,憑什麼點閱還是比我高?一群看臉看奶的噁宅。」

         最前面的女生說完,後面兩個紛紛點頭,一邊說「明明我們更有內涵」和「宅男就是膚淺噁心」之類的句子。

         「哎,這裡有零食,而且洋芋片還很脆。」

         「所以這裡就是她們這兩天躲的地方吧?白癡,要走也沒把證據──嗯?」

         前面的女生──就叫她帶頭女吧──瞪著香依躲的地方。後面兩個女生好像也注意到了,雖然露出害怕的樣子,但一個抽出手電筒另一個掌心大的球體,三人點頭交換信號之後,同時動作。

         「痛、呸呸!好鹹!哇好亮、什麼啦!」

         頭髮上滿是鹽巴的香依摔進手電筒的光照範圍。那三個女生好像也確定香依是人不是其他什麼,兩個露出放心的表情,帶頭的則不客氣地走向香依:

         「是人嘛。喂妳,是不是妳幫柚柚子拍那騙人影片的?」

         「啊?柚子就柚子還柚柚子,阿姨妳裝什麼可愛啊啊好痛、放開我啦!」

         「叫誰阿姨啊死小鬼!我才高二!」

         帶頭女抓著香依的頭髮把她拉起來,衝她大吼:

         「我問妳是不是幫那臭婊子拍影片!管妳是帶她躲在這裡裝失蹤還是幹嘛,有扯到關係就說!」

         「妳說誰我不知道、放開啦肥婆!」

         「死小鬼!」

         思考之前身體已經動作。

         回想起來,那應該是腎上腺素爆發之類的吧?總之,我用連我都想像不到的速度衝出去奮力一跳,就在身體擋住香依的下一刻,某種東西往我後腦砸了下來。

         「鴻魚!妳放開、鴻魚!鴻魚!」

         「叫屁啦死小──幹!我的手機!死小鬼你怎麼賠我!」

         怎麼了?覺得香依的叫聲,還有帶頭女的怒吼越來越遠。

         「幹!兩個死小鬼,還不──啊?」

         啊,她放開香依了。怎麼了?香依,怎麼傻坐在地上?快跑,要是帶頭女又發神經不就完了嗎?為什麼不跑?嗯?帶頭女也不動了?而且還有那兩個跟班也是,都往我後面看……不行,眼皮越來越重。

         在完全失去意識前,我聽到香依發著抖道出的,只屬於他的稱呼:

         「松松?」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回到我自己的房間。

         後腦沒有傷也不會痛。我左右張望,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香依。

         可是有一瞬間我沒認出她──因為香依的頭髮變成全白。

         ※※※

         和祖父母打完招呼,我和香依來到小木屋前。

         當時覺得就像一座小城堡的小木屋,現在看來就真的是一個只能作倉庫用的小房子。時間的流逝化作痕跡,刻劃在小木屋的每個角落。

         「圍起來了啊。」

         我看著眼前「禁止進入」的黃色封條說道。

         「所以呢?」

         香依納悶地回問。順帶一提,她人已經鑽過封條,而且站在小木屋門前。

         「……沒事。」

         我跟上前,香依打開嘰嘎作響的門。

         混合霉味的木頭氣味撲鼻而來。出乎意料的是,小木屋裡頭濕氣並不明顯,大概是固定時間來換氣吧?所以外面的封條並不是擔心小木屋崩塌之類的原因而圍的。

         懷念,也有點感傷。

         「崧……」

         從那天起,我和香依就再也沒見過崧了。

         我們試著找他,到處問大人,卻沒人願意告訴我們答案。更怪的是沒有大人問香依怎麼變成白髮,但我總覺得他們知道什麼。

         至於那時那三個女的就無所謂了。當時新聞有報幾天離奇失蹤什麼的,之後不了了之。

         「……鴻豫,其實我知道松松去哪。」

         「欸?」

         我以為是我聽錯了。然而,轉過頭來的香依異常認真,一點都沒有平時開玩笑的模樣。

         「應該說,直到上個月我都沒印象……但我夢到松松,應該說像是松松的人……吧?」

         香依豎起兩手食中指擺在額頭,說:

         「因為他有長角。」

         我該作何反應?如果是要騙我,香依的表情也未免認真過頭,或該說撒這種一聽就很扯的謊是想作什麼?像是沒察覺我的困惑,香依繼續說:

         「松松說他其實不該跟我們見面。那天他會『經過』這裡,只是要把貢品帶回去,會和我們搭話,是以為我們和他一樣是出來跑腿。雖然之後知道我們只是普通人,但是……他說是既然有緣就延續下去,直到發生那件事。」

         「妳想起來了?」

         「嗯。松松說我們的『道』已經有了雛型,不用擔心被影響……之類的,我也不懂,說要我們放心,以後不會再遇到什麼,還要我們保重。然後我醒來了,也想起來了。」

         於是香依開始說出那天,我暈過去後發生的事。

         ***

         夏季獨有的,充斥小木屋的悶濕空氣,在那瞬間變得乾燥且冰冷。

         原因不用多想,只可能是眼前的兜帽男孩──但,普通人類怎麼可能有這種能力?

         混亂和恐懼終究壓垮了理智。女跟班暫且不說,帶頭女就像是為了壯膽般瘋狂大吼起來,抄起桌上的東西就往兜帽男孩──崧──砸過去。

         和她相比,崧只是抬起右手。

         一切只發生在一瞬間。

         某種東西,沒有顏色也沒有聲音,香依只能說是有明確方向的氣流,從崧的掌心噴湧而出。她嚇得緊閉眼睛。

         香依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覺得在那一瞬間,她就像是跳進河川,感受水流繞過身體,但卻沒有感受到被推擠的力道,還有種被沖洗乾淨的感覺。

         「……搞砸了。」

         崧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懊悔。香依睜開眼睛,第一次看到沒戴兜帽的崧。

         「松松?」

         之所以語帶困惑,是因為崧的髮色不是平時露出兜帽的黑,而是雲一般的柔和白色,以及最為突兀的,在那額頭上的兩根短短突起。

         崧露出尷尬的寂寞笑容。

         「抱歉,我不是人類……用妳們的語言來說,算是妖怪那類的存在。」

         香依愣愣的,旋即想起那三個女高中生,猛一轉頭──

         「別看。」

         ──沒轉成。崧先一步捧住香依的臉。但是明明在至少五次大跨步以外的距離,是怎麼辦到的?

         「還有,對不起,香依。妳的頭髮……」

         香依困惑地歪了歪頭,一綹白色隨即滑到眼前。

         「因為我沒控制好,害妳的頭髮變成這樣……但妳放心,我沒拿走妳的陽壽。」

         崧溫柔地說著,聲音有種超齡的沉穩。

         「不用擔心鴻豫。我稍微挪用一點那三人的陽壽治療他,現在已經好了。」

         接著,溫熱的粗糙掌心輕撫香依的側臉,另一手則放在鴻豫的髮頂。短短幾秒,崧的眼底滿是懷念與不捨。

         「抱歉,都是我……因為接觸我的『道』,害妳們被扯進我的試煉……也謝謝妳們,讓我度過和普通人類小孩一樣的時間。」

         語畢,崧收回手,香依就像斷電般睡去。

         ***

         如果這是一則傳說故事,我得說太不嚴謹,但遺憾的是我卻是故事的一員,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不過,也可能是我不想反駁。

         「這樣啊。」

         我看了一圈小木屋,視線在通往閣樓的樓梯停了稍微久一點,扯起嘴角,點頭。

         「嗯,那就這樣吧。」

         比起追求正確,我更想相信我曾經有過那麼一個朋友。

         「走吧,香依。待太久也不好吧?」

         「哦、嗯……呃,你相信我剛才說的?」

         明明一臉「希望你可以相信」的表情,現在又一副「哇靠這你也相信」的樣子。

         「聽起來是滿扯的,但又怎麼樣?」

         在走出門口前,我半轉過頭,往閣樓樓梯口笑了一笑:

         「在相信這些事情是真是假前,我更相信我們是好朋友。」

         ※※※

         注視著兩人的背影,原本以為已經冷卻的情感,再次溫暖起來。

         側臉仍猶存在孩提時代的稚氣,然而此刻更多的是青年該有的俊俏。尖削的下顎及英挺的五官,足以讓女性為之傾倒。

         然而那宛如天生的飄逸白髮、突出額頭的明顯肉角,以及取代眼白的沉黑和太陽般的燦金雙眸,在在訴說他不是人類的事實。

         「保重喔,朋友。」

         低聲送出的祝福,溶入晚春的徐風。
         
         
         
         
         來張女主形象圖
 
 
        來源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26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妖怪奇緣|熾冰|小說

留言共 9 篇留言

熾冰
我卒仔到只是敲到「魔神仔」三個字就背脊發涼... ... 之後還是別隨便挑戰這類主題好了 (擦汗

03-29 21:22

紫色徘徊的執念
據說 以前台灣鄉下人煙還不夠多的時候 這類存在甚至會直接在村裡拐人

03-29 21:56

熾冰
幹啊啊啊啊我現在一個人在房間別這樣嚇我啊啊啊啊喔喔喔喔OAQ03-29 22:00
紫色徘徊的執念
當然自己是不知道家父的回憶有幾分可信 但是魔神仔與「黑狗精」留下來的傳說都很多 會讓人不禁去猜想其真實性啊

03-29 21:56

熾冰
老實說我很想不相信這些,但天生犯賤的我對這些又很沒抵抗力... ... 現在就手賤在搜尋了 (欸03-29 22:01
熾冰
古早時期流傳下來的傳說雖然多少穿鑿附會,但我想也是有真實的部分存在,果然還是那句老話「寧可信其有」吧? 03-29 22:02
熾冰
看完執念兄的分享,我會小心別跑去市區以外的地方的,謝謝 (重點誤03-29 22:03
爆走中的楓葉鼠
古時候的傳說總有一種很特別的魅力…小鼠特別喜歡
縱使終歸只是傳說,但能令人口耳相傳,總會不禁讓人去假設是真實的故事可能性

人與妖怪…又或者說人與鬼怪充滿神秘的故事,和中國眾多神明的故事一同,造就了如今的中華文化。
魔神仔真是個又恐怖卻又意外讓人感覺親切的名詞(?

03-29 23:37

熾冰
隨著年紀增長,我開始覺得這些傳說之所以會流傳,除了一開始的某個契機,接著就是因為人們的口耳相傳使這些傳說更加「具體」,進而有了干擾現世的力量
鼠兄說的,讓人忍不住去假設真是如此,這種想法使傳說增長,進而干涉生活... ... 說了一堆,我想還是用「信者恆信」作結吧w

相較於冠上許多名號、稱謂的神明,魔神仔給人的感覺真的親切很多,但也有一種「近在身邊的恐怖」的切實(?)感,這種矛盾也正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吧w
說到這突然希望有個台灣版的鬼太郎可以保護人類 (欸03-30 07:08
咪海爹爹
魔神仔蠻多外型酷似阿婆,會帶小朋友回到自己的洞穴吃東西,當小朋友有幸被找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餵食蜈蚣、蟋蟀等昆蟲,也有一說是魔神仔會保護小朋友避免被惡鬼抓走才有這種舉動,總而言之魔神仔是個很迷的傳說(๑•́ ₃ •̀๑)

03-30 01:10

熾冰
說法很多啦~ 我會用「小孩」這一形象,除了是表示本篇魔神仔的地位(跑腿、修練中等等),另一方面也是降低戒心騙到傻傻的人類
雖然我不否認是比起年長者我更喜歡小孩的形象 (警察!!
話說第二種說法感覺滿浪漫的,推一個 (拇指
傳說不謎就沒有吸引力啦~ 但也正是因為有這吸引力,人們才會談論,說不定也因此增加可信度(力量?) 真的產生人們傳說的「魔神仔」呢w03-30 07:03
紫色徘徊的執念
如果閣下是這麼想 那麼容在下補一刀(喂) 家父曾經告誡過在下 越是談論這些 他們越會來 所以...

03-30 06:26

熾冰
呀咩肉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AQ
... ... 說到這個我也想到,有一說是好兄弟喜歡熱鬧的地方,所以百貨公司啊電影院的其實不少耶w
... ...
靠杯我後天要去看電影啊 QQ03-30 06:59
紫色徘徊的執念
不過不知是否是因為信仰因素 跟西方與日本甚至東南亞的一些都市傳承相比 台灣與中國似乎就比較少那些掉san的兇惡玩意

03-30 07:36

熾冰
這麼說也是,不管是上狐妖上女鬼上蛇怪,中華文化的鬼怪傳說都還滿... ... 親民的 (欸?03-30 08:14
紫色徘徊的執念
甚至在更早之前就有各種連鬼都敢正面上(糟糕意)的強者存在 著實令人佩服

03-30 07:39

熾冰
正面上鬼(!?)我是不清楚,但妖怪倒是有... ... 就是家喻戶曉的倩女幽魂 (欸不對,小倩也算鬼吧w"03-30 08:13
紫色徘徊的執念
有興趣這邊可以分享幾則小故事

03-30 07:42

熾冰
歡迎歡迎~03-30 08:12
熾冰
長官巡宿舍那個有嚇到我... ... 不知道為什麼印象超深刻,現在還記得@@04-02 09: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s9505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讀後感】《劇場版七龍珠... 後一篇:【不定時日誌】兩個男人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II5000各位大大
各位大大安安!我的黑暗奇幻小說《流逝神話的執行者》更新囉~賞個臉進來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