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二章-6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03-29 17:58:03│巴幣:0│人氣:44
XXXXX 17:03 XXXXX

  天際線上沾染了有如黃金燒熔後的濃稠色調,就連通周邊的雲霞也遭到即將消逝的夕暮墨濡呈現赤金相交的彩調。烏鴉的鳴叫彷彿報響不安的警訊迴盪在住屋區的電線上,人行道旁相距遙遠的路燈相繼點起。夕橙的光輝映照於意外沒有其他行人的平凡街道,四人拖著拉長的影子往同樣的方向並肩前進,他們之間飄瀰著一股稍稍凝重的沉默,不過也只有維持短短的數分鐘而已。

  被三名少女夾雜中央,背負長條形黑色物體的夜雙手還各提著一個看似要被撐破的環保袋,一邊嘆氣一邊發出無奈的牢騷:

  「唉……所以,妳們是真的確定要住在我家嗎?明明早上才發生那種心臟快要停止的事件……」

  他回憶起當時的情況。

  在刺客勉強釋放連Apollyon都沒辦法看破的煙幕彈後便宛如從未存在過一般地消失無蹤,雖然應該有著不輕的負傷但Apollyon沒有去追擊那個威脅而是留下「我去探查一陣子。」這一句話就化作靈體離開了道館。不懂從者思維的自己決定放他不管,急忙先詢問各個少女的狀況,不過好險並沒有一人出任何意外,信長也透過魔力修復了傷處,接著再三詢問她們直到確定少女們能夠繼續正常上課和運動自己才總算呼了口氣。道場也由Caster、亞瑟的魔力復原成原樣令自己安心了下來。最後在第一節課鐘聲敲響前稍微休息以平復心驚膽跳的情緒和疲倦不堪的身體,不過到每節課依舊抵抗不了睡魔的誘惑而不小心打了瞌睡。

  ──真是的,都是那個傢伙害我今天一整天都超想睡覺,連社團活動都沒辦法好好指導香苗和幽憐她們。要是未來每一天都要這樣搞我的身體就要壞掉啦!

  在心中想到這裡,夜便露出了明顯的臭臉。

  首先回應他的,是走在夜右邊的幽憐。任憑烏黑長髮被徐風微微吹起,蔚藍的眼眸映出彼方天空黯沉的顏色。左手也提著一只同樣的塑膠袋,但是從扁小的外觀看來應該比夜的輕上許多。即使掛著笑容,下垂的眼角仍是透露藏不住的疲倦。

  「這是當然的吧?都有敵人正大光明發出後天就要攻擊我們的警告了,這段時間讓大家聚在一起不是比較好嗎?再說,伯父伯母還在歐洲旅遊,所以沒關係的吧?」

  「是這樣沒錯啦……幽憐是常客就算了,香苗、咲妳們不用回家嗎?」

  夜轉頭問向左側的嬌小少女。

  宛如冬季飄落的雪花般銀白的長髮此刻被覆染了一層金耀的薄紗。比信長稍微鮮豔純淨的赤紅眼瞳上抬,望著明顯有三十公分左右身高差距的夜。香苗除了揹著黑色的小學背包外,還用小小的雙手幫忙小心翼翼地提著夜的包包。她所露出的微笑搭配淡淡紅潤的臉龐,在夕光照耀下惹人憐愛的表情令注視著她的夜不禁心臟停頓了一下。

  香苗開口,可愛的聲音裡充斥著興奮及緊張。

  「我的話……爸爸跟媽媽都很樂意讓我在前輩家過夜,甚至還說『不管是一天、一個月還是一年,只要荒井小弟願意妳都可以去住。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和荒井小弟睡同一個房間,或是睡同一張床上也沒問題。』這樣的話………… 」

  她說到最後愈來愈小聲,腮紅的色彩漸變成櫻花般的緋紅,甚至連耳根後方也遭受這股羞躁的侵襲,最後乾脆垂下頭用細長的瀏海遮蔽自己的表情。

  看見香苗這樣就像小動物般的可愛行為,夜露出苦笑。

  她的父親是一名融合了各式劍術流派的超一流隱居劍客,但在五年前被當時已經累積不少名譽的十一歲的夜完勝二十回後便打從心底欣賞這名少年,某段時間還不斷邀請他入贅進衛宮家,因此這次對於「同住」這個臨時事件的反應完全在夜的預料範圍內。

  順道一提,香苗的母親似乎是某個大型珠寶商的董事長,而且也十分中意夜的樣子。

  「是這樣啊……伯父還是一樣熱情呢,哈哈……」

  他苦笑幾聲,接著移動視線到最右側、雙手在前方虛空揮來揮去的咲。

  先是左手從中央滑過右手上面,一放左手時右手立刻展開五根指頭往下方一揮。專注於進行類似動作的咲頭也不回地一邊回應夜,一邊輕鬆地甩動灑落淡粉色光輝的馬尾。

  「嗯…………好了,如此一來細胞核應該就會穩定了……夜,你知道嗎?我就算回家了也是一樣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進行研究,而且我爸媽早就將我賣給政府了,老實說,不回家對我而言還比較輕鬆。」

  她沒有挾帶任何不滿的感情述說著沉重的話語。

  「是嗎………抱歉。」

  「那個啊,夜可以不用道歉唷?畢竟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呃,嗯……既然妳都這樣講了……話說,妳現在在做什麼?」

  為了不使現場的氛圍陷入尷尬的寂靜,夜趕緊轉換話題。

  迎面吹來的微寒秋風吹起長度適中的淡粉頭髮,露出白皙後頸上緊貼肌膚的環型白色金屬,但是隨即便又被如櫻吹雪的馬尾掩蓋。夜知道那個是什麼。

  「哦,我正在處理之前實驗的數據跟模擬我理論可能出現的結果……啊,現在開始建立新的公是模組囉。」

  咲的手在對話期間沒有停下任何一秒,同為淡粉色的眼眸隨著兩手的快速滑動而四處飄行。

  「是用Neuro-Linker做的嗎?」

  「有注意到呢,夜。沒錯剛才的一堆事情都是依靠這個機器幫忙的喔。」

  「可是那個才民間商用化不久吧?有辦法處理妳那些光聽就頭痛的資料嗎?」

  「哼哼,我目前配戴的是軍方最新研發出來的升級版喔!等級一下子提升了很多,所以這點事情完全不算什麼喔!雖然價錢不斐,不過我因為有特權所以是免費拿到的!」

  咲在一瞬間的空檔,以右手比了個小小的勝利手勢。

  ──唉,為什麼明明都是擁有特權的人,劍術界卻沒有像宮野一樣的福利啊?果然腦袋好的人筆記吃香嗎?

  夜暗忖的同時也對自己的身分無奈地嘆了口氣。

  所謂的Neuro-Linker──也就是神經連接裝置──是在2031年發行的先進科技並於隔年開始民間化,堪稱能夠取代手機、電腦等等電子產品的存在。雖然夜不太清楚詳情,不過總而言之似乎是──以裝備在後頸的終端裝置和腦隨進行虛擬的感覺情報交換,建立起量子規模的互動網路,而且能選擇性地連線到全球或區域網路。另外有著「擴張實境(AR)」的視聽模式和「完全潛行(Full Dive)」的全感覺模式這兩大功能──的樣子。也就是說,從旁人看不出來,但實際上在咲的眼前應該存放著大量的複雜資訊吧。既使這東西再怎麼方便,就像手機、電視、電腦等等設備初期一樣,尚未普及到幾乎每個人都擁有一台的程度。據說是接近二百萬日圓左右的樣子?

  為了不打擾咲工作,夜說了一句「自己注意安全喔。」便結束對話,然後盯著兩手塑膠袋裡的內容物數秒鐘,像是為往後的日子感到無奈般又再次對著柏油路面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前輩?」

  原本隔著夜和幽憐稍微小聊一下的香苗擔心地抬頭仰望他的側臉。

  「不,沒什麼啦……只是在想等一下要做什麼料理而已,食材基本上不會有做不出來的料理,份量上也足夠讓所有人吃到明天晚上,而且幽憐也會幫忙啦⋯⋯對了,小香苗妳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嗎?」

  「嗯⋯⋯啊,我今天有點想吃蛋包飯呢,爸爸已經一個月沒做給我了。」

  「那樣啊,好,就交給我吧!我會做出不輸給伯父的蛋包飯的!」

  「真的嗎!謝謝你前輩!」

  香苗綻放了比身後即將沉沒的夕暮更耀眼的可愛笑顏,夜點點頭回以微笑。隨後,夜轉過頭對他們身邊散發龐大壓迫感的存在們問道:

  「信⋯⋯吉、Caster、阿爾托莉雅,妳們也有想吃的東西嗎?」

  「喔喔,夜你要做給我吃嗎?真是賢慧呢。」

  其中之一的氣息轉眼間化為實體,鮮紅的披風使地面產生相同面積的陰影,絲綢的黑髮飄揚落下,穿著總重樣僅有四公斤左右的盔甲的嬌小身軀在夜的背上顯現清晰的輪廓。信長緊抱著他的脖子,不讓自己掉下去。

  「──!重、重⋯⋯!喂、喂,吉!不要突然出現在我身上啊!」

  「怎麼?我很重嗎?」

  「呃,不⋯⋯其實還算輕啦,只是嚇了一跳啊⋯⋯」

  就算加上盔甲,她的體重也不過40公斤左右,這對夜而言還很有餘裕。

  他微微轉頭,勉強用眼角餘光看著像小猴子般探出腦袋的信長並說道: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幽憐也會幫忙做喔。」

  「嗯~~~是喔。我問你,現代最流行的洋食是什麼?」

  「咦?流行嗎……我想可能是漢堡或是義大利麵之類的吧?」

  「對對!就是那個!義大利麵!弗洛伊斯那傢伙之前說要讓我吃吃看,結果光秀那小子就先造反了!」

  信長的臉蛋充滿了好奇、興奮、埋怨和不甘心混雜在一起的奇妙表情。

  「吶,夜,可以幫我做義大利麵嗎?要好吃的哦。」

  她突然在夜的耳邊輕聲溫柔的低語,從稚嫩小嘴裡呼出的溫暖氣息流進了夜的腦海。他的背脊不禁竄起一陣寒意的同時,另一股酥麻感也浮現了出來。

  「不好吃的話……我會懲罰你喔?」

  「嗚⋯⋯!我、我知道了啦!」

  他一邊甩回紅通通的臉,一邊像是要掩飾這個動作一樣輕咳了一聲。

  信長像是發現了有趣的玩具般,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不過她立刻就把表情收回,問向一旁其餘的二人:

  「那亞瑟王跟Caster呢?」

  「Apollyon的召⋯⋯夜、夜,我只要份量充足什麼料理都可以。」

  從左側香苗的前方傳出帶有些許期待的凜然幼聲,但移動視野便會發現亞瑟王還是維持著靈體的狀態。

  ──嗯⋯⋯從妳早上那驚人的吃相多少能猜到今後的伙食開銷了啊!

  夜暗地苦笑。

  正因為她的關係,所以夜手上的內容物才異常充實。

  「OK,我了解了。就好好等著吧,亞瑟⋯⋯阿爾托莉雅小姐。」

  對大概的方向說道後⋯⋯

  「嗚⋯⋯⋯⋯果、果然不斷被叫阿爾托莉雅的話,還是很害羞啊⋯⋯⋯⋯⋯⋯」

  響起了小小的呢喃。

  接著,這次換成右方隱約浮現朦朧的人影拉了拉夜的袖口。他因此低下頭,和有著明顯身高差距的淡藍眼眸四目交接著。

  Caster是使用自己的技術在身上產生類似海市蜃樓的現象,讓自己擬似透明化。根據她不久前說的話,因為想要感受懷念的街道在腳下的觸感所以才不靈體化而是用實體走路。

  Caster的聲音和外表同樣模糊,音量也僅能讓夜一人聽見,他集中注意力不想聽漏Caster的任何一字。

  「夜⋯⋯夜⋯⋯我、我想要吃⋯⋯⋯⋯」

  「嗯?」

  「我想要吃你的⋯⋯Spe⋯⋯⋯⋯⋯⋯」

  ──Spe?那是什麼東西?西班牙燉飯?

  當夜還來不及錯愕,少女發紅的模糊臉龐便又消失了。

  只留下一句「嗚哇!沒、沒什麼唷!請請請你忘記吧!我隨便吃什麼都好!」,然後徹底遮去身形。

  一秒後,在不遠處的住家圍牆上──

  「⋯⋯⋯⋯嗚哇!我這個笨蛋笨蛋笨蛋⋯⋯!我已經飢渴到連少年時期的夜都想下手了嗎⋯⋯!?」

  小小的悲鳴伴隨敲打腦袋般的叩叩聲響傳入掀起一陣寒風的大氣裡。夕暮的光輪逐漸暗沉,在夜等人開心地和Servant們聊著近代各種事物與許多重大歷史時間的同時,蒼穹也緩緩地披上了星空的外衣,帶有凋零感的街道僅是不為人知的惡鬥其中一幕佈景,拉長的五道影子後方第六道黑影踩著無音的步伐憑空現形。

  Apollyon停下軟靴,凝視著他們。漆黑的大衣宛如羽翼般展開,眼角細微地下彎,唇間吐洩出一絲氣息。黑色瀏海下閃爍著晃動的晶瑩物體,當暮光恰巧來到適當的位置之際,深邃的眼瞳從黑髮縫隙露了出來,濕潤的長睫毛反射著金色光輝。

  他用左手揉了揉眼瞼,輕啟薄唇。

  不是以往沉重無情的嗓音,而是帶有些許沙啞的哭腔。

  「───────────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24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23193261剛好看到的你
天氣好冷 ! 希望大家穿暖點 ~ 我好廢每次都說一樣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