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第三卷,Chapter.02 艾克森的故友

作者:懶神│2020-03-28 19:57:09│贊助:6│人氣:108
*請注意,這不是機器人動畫《勇者傳說》的同人文(ㄏ ̄▽ ̄)ㄏ   ㄟ( ̄▽ ̄ㄟ)
這部是由某懶我所寫的原創長篇,有興趣的人可以翻目錄來閱讀喲。



  清澈溪水自山頭湧下,沖過陡峭山壁、行過蓊蓊林木,然後滾滾流至位於山腰的帕拉帕拉村。

  對於大部分種族來說,那並不是個適合居住的環境。

  如工匠刻意雕刻般的崎嶇地形上坐落無數奇岩怪石,令本就不平坦的地勢更加起伏不已,不只難以拓墾、建築,甚至連站穩都有困難。即使是松木,仍是克難地將根橫紮進岩石縫隙,然後以極歪曲的角度稀疏座錯落於周遭。

  不過,帕拉帕拉的村民利用竹材與木材,順應峻峭地貌,造出棟棟樣貌奇異卻也別具特色的房屋。

  於是,對前來避難的旅人來說,特殊的地景以及房屋景觀也成為此處的亮點之一。

  不過,此時走在村落道路之上勇者一行人卻沒有四處觀光、遊歷的興致。

  畢竟,四周旅者或居民,若非交頭接耳,便是緊繃盯著無惡不赦的勇者與魔族化身,好似他們隨時都會大開殺戒、血洗整個村落。

  「欸,那個是勇者對吧……為什麼偏偏出現在這裡啊?」

  「天哪,她會不會突然發瘋啊?」

  「而且她旁邊的,不就是魔族化身嗎?比起勇者,他更可能大開殺戒吧。」

  「完了,在魔力風暴來臨的情況下根本沒得跑啊。」

  儘管群眾已經有試著壓低音量,但很明顯還不夠小聲,讓特魯特聽得一清二楚,米拉達也極其不耐煩地翻翻白眼。

  那些旅人雖然沒有浮誇地往旁退開、拔腿狂奔,但仍是下意識避開米拉達所經的道路,讓勇者一行人周遭空蕩的很不自然。

  因為知道不論做什麼都改變這些人的恐懼,米拉達沒有在群眾面前暴跳如雷,只是擺出陰惻惻的臉色,不多作為。

  「據說,這次的勇者殘暴至極,甚至連魔族化身都能收為奴隸。」

  聽到這竊竊私語,米拉達頓時臉色一暗,「嘖」了一聲。

  奴隸?說得好像我強迫他一樣,根本就是那個混帳死纏爛打好嗎?

  「對對,而且我還聽說過,她把一個連魔法都不會用的人類,從樹上推下去給獸支魔族當飼料!」

  ……哈?不對吧,什麼鬼啊,那是艾克森做的吧,搞什麼賴到我頭上來啦?

  「這算什麼,那個勇者還威脅過要燒了整片精靈之森!」

  媽的!再亂說--噢對,我想起來了,這事還真的是我幹的。

  「噓、噓!說那麼大聲幹嘛?給她聽到了,不正給她藉口發瘋!」

  可是我通通都聽到了耶,那我是不是該如們所願,變成三頭六臂的大怪獸?

  這時,米拉達突然感覺到有人點了點自己的肩膀,往後轉頭過去,才發現那人正是特魯特。

  他微皺著眉,半是為她感到不平,半也是感到擔心,低聲關心道:「米拉達,妳還好嗎?」

  米拉達沒有馬上答話,特魯特則是加快步伐走到她身邊,「老實說,我有點擔心妳。」

  「還能怎麼辦?我又不可能對這裡的每個人都比一次中指。」

  「……」

  儘管米拉達只是聳聳肩,稀鬆平常地抱怨,特魯特卻很難覺得是真的沒事了。

  話語是能傷人的,被狠狠公審過的他更是明白這一點,或許米拉達現在對現況沒有太大感受,但長久下來,心靈恐怕還是免不了千瘡百孔。

  然而,特魯特並非不能明白周遭民眾的恐懼,也知道自己無力改變這個環境,於是無法多說什麼,只能懷揣沉重的心緒,繼續跟上其他兩人的腳步。

  因為這次行程其中一個目的是補給,一行人第一個目標便是尋找店家,將或缺的用品與道具採購齊全。

  然而,每當他們一經過店家,客人與員工便都用惶恐至極的眼神死咬著他們,不只臉色乍青煞白,連心聲都強烈地傳達到特魯特身邊。

  不要……不要不要,拜託不要……他們紛紛寒毛直豎,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拜託你們,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特魯特清楚知道問題不在他們三人身上,此刻卻莫名覺得自己像是在欺負人家一樣,因而備感無奈,甚至還有些罪惡感。

  這時,米拉達停下了腳步,面向其他兩人,然後將大拇指朝後指向某個販賣魔具的店家,「好吧,那就決定是這家啦,印象中似乎比較便宜的樣子。」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頓時間,特魯特幾乎都要實際聽到店家店員與客人的哀嚎。

  不過,再怎麼說,他們也不可能因為別人的眼光,就放棄打理西行的需要,所以也沒多作猶豫,便朝那店家走去。

  見勇者走來,本來還在選物的顧客紛紛撇開目光,避免與她對上眼的同時,也各自離開店家,往其他地方走避。

  只剩下一名身型嬌小、擁有橘黃斑紋與兩條長尾的女性紅獾在店前端詳商品,她時而沉思、時而驚嘆,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絲毫沒注意到勇者一行人的到來。

  這時,艾克森猛地停下了腳步,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僵硬。

  注意到他的異狀,米拉達也跟著停步,詢問道:「你幹嘛?」

  艾克森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略微緊繃地盯著那家店的某處、那紅獾所在的地方,彷彿接近那裡,就會發生很不妙的事情。

  不過,突然作出異常舉動,然後又故弄玄虛,這行為自然引得米拉達一陣不耐煩,幾乎都要開口催促。於是艾克森也只能勉強擺出往常的溫雅笑容,回覆道:

  「閣下,我想我們還是另尋他處吧。這家商店恐怕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

  「哈?」聽到這下句不接上文的話,米拉達頓時傻了一下,不是很懂為什麼艾克森會突然天外飛來一筆,「沒差吧,先逛完,再去另一家不就得了嗎?人群都被嚇跑了,不逛白不逛呀。」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特魯特瞬間好像看到艾克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儘管這純粹是我個人的直覺,但我相信,若靠近這邊,便會多出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不就是一家店嗎,還能有啥麻煩?難道你要說裡面有阿飄?」

  「閣下,事實上那個人較幽靈還難纏了數倍呢。」

  「什麼鬼東西?說得不清不楚的,根本聽不懂你想表達什麼!」

  艾克森的話很顯然拐了好幾個彎,讓米拉達登時只覺得莫名其妙。即使是特魯特,也不明白為什麼他這麼排斥那家店。

  見自己遲遲沒辦法說服米拉達,艾克森幾不可見地面露幾絲焦躁。

  「……好吧,那便是因為我個人的因素,實在不想接近那個地方,恐怕只能請兩位獨自前往,我再於事後與你們會合了。」

  「你到底是在堅持什麼啦。」

  因為仍然不知道艾克森在神經過敏什麼,米拉達頓時面露不明所以,不過,既然對方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那硬逼著人家進去也沒什麼道理,於是米拉達便將視線撇向特魯特,「那好吧,特魯特,我們自個兒進去。」

  「哦、哦。」

  然而,事情卻沒有繼續這樣發展下去。

  那名本來正在選物的紅獾,這時似乎是被他們的爭吵聲吸引,而轉過身來,望向勇者一行人。

  「糟糕……」

  不知為何,特魯特突然若有似無地聽見這句暗付大事不妙的喃喃。

  那名紅獾的黑髮在頭頂盤成球狀,兩條長尾也隨著她轉身的動作而晃了晃。本來只是稀鬆平常轉過身來,望向三人,隨後卻面露震驚,不只唇線微張,還瞪大了自己的琥珀色雙眼,整個人因詫異而僵在原地。

  下一秒,她才倒抽一口氣,猛然指向艾克森,驚異地用高亢嗓音大喊:「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你、你不是艾克森嗎?你你你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你不是在這一次復甦就該消失了嗎?」

  這天外飛來一筆的發展,頓時讓特魯特和米拉達傻了一下,而艾克森嘴角的笑容更是全然僵硬。

  這時,那紅獾奔到了艾克森身前,像是要確認對方身分般,用嬌小身軀在他身旁繞了好幾圈,「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最後,少女似乎終於確認,自己面前的魔族就是如假包換的艾克森,因而倒抽口氣,又叫又跳地用高嗓音歡呼。

  「真的、真的!哇哇哇,真的是你耶!艾克森!太好了,沒想到還能見到你。」

  然而,相較於少女的歡欣鼓舞,現在的艾克森反而面色僵硬,即使仍笑著,但嘴角卻抽搐不已。

  好半晌,艾克森才深深吸了口氣,重新調整自己的臉部神經,微笑,用溫和嗓音輕聲道:「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或許妳是將我誤認為某個同名的人了,我並不認識妳。」

  「欸欸欸欸?什麼嘛,我是提涅塔啊,你哪可能認不出來呀!」名為提涅塔的紅獾少女指著自己大叫道:「我們好不容易才能再見面,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嘛?」

  「小姐,我並非是出於故意,然而我確實從未與妳謀面。」

  「欸欸欸欸,你只是不想跟我相認吧,我就有這麼討人厭嗎?」

  艾克森才剛張開嘴,卻又被提涅塔打斷話頭,「而且你講話幹嘛這麼拐彎抹角呀,你本來就已經是個雙面人了,你還想讓自己變得更假嗎?」

  頓時間,艾克森的表情扭曲了一瞬,不只剎那沒了笑容,甚至瞪向提涅塔,就像是想把她大卸八塊一樣。

  見這景象特魯特登時愣了愣,印象中,艾克森的笑容幾乎沒在任何人面前消失過,又更何況是這閃現的猙獰。

  這時,提涅塔不知是沒注意到、還是刻意忽視了艾克森的不悅,繼續窮追猛打,甚至用食指戳向對方的臉頰,好似這樣就能戳出能令自己滿意的答覆。

  「你倒是說話呀,不要不理我。艾克森、艾克森、艾克森、艾克森,說話嘛、說話嘛、說話嘛。」

  「……」

  艾克森雖然勉強維持嘴角的弧度,但那金色雙瞳中早已沒有笑意,他伸手,猛地握住提涅塔的手腕,將她的手從自己臉上扯下來。

  下一秒,他所說出的話不只令提涅塔「欸」了一聲,更讓一旁的特魯特和米拉達頓時瞪大雙眼、張大嘴巴,宛如看到了世界難得一見的奇景。

  「對,提涅塔,我確實認得妳,妳目中無人的無禮舉止還有哪個人能忘得了呢?而且,我從剛剛到現在就一直在暗示妳:『我有要事在身,沒心思陪妳談天說地或打架打到天昏地暗』,但也不知道是妳的腦袋還是性格太過無藥可救,明明我們如此熟識,妳卻連這點暗示都看不出來,該說是我不認識妳還是妳一點都不理解我?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點都不想在這時候跟妳相認,因為妳白目到連別人在想什麼都無法理解,這個說法能讓妳滿意嗎?還是要我再說得更淺顯易懂,妳才能聽懂我希望妳怎麼做?」

  彷彿將累積以久的怒氣一次爆發,艾克森幾乎毫無停頓地將這些話傾瀉而出。不僅米拉達驚訝地發出驚疑聲,特魯特更是因心中的驚恐而傻在原地。

  艾克森生氣了……那個永遠都笑笑的艾克森,真的生氣了!

  而且剛才講出來的話,竟然全部都是白話文!

  被晾在一旁的米拉達也因這世界奇觀,吹了聲長長口哨,甚至還拍了好幾下響掌,「竟然能讓艾克森這麼氣急敗壞,也未免太強一點了吧?」

  「就是說啊,那個女生,到底何方神聖啊……」

  「嗯嗯,」米拉達看向艾克森與提涅塔,不知為何,頓時在臉上扯出戲謔笑容,得意地發表感言,「而且看他這麼火大的樣子,我實在覺得爽到不行啊!」

  「哈--?米拉達,妳在說什麼,開玩笑的吧!」

  「才不呢,永遠都是我被氣的暴跳如雷,現在終於換他被玩弄,我心裡還能不暢快嗎!哈!」

  然而,直直面對艾克森難得洶湧的怒火,提涅塔不只不覺得自己理虧,反而揚起陽光般的燦爛笑容,欣然道:「哇啊,太好了,這果然才是我認識的艾克森!」

  這時,半是因著不明所以,半也是因著對提涅塔的好奇,米拉達這時終於出聲,「喂,我說妳啊,到底是誰來著,莫名其妙蹦出來。」

  「咦欸欸?」不知道為什麼,提涅塔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直愣愣地盯著米拉達,面露驚愕,就像是眼前發生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艾克森,為什麼會有個女生跟著你啊……難道,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提涅塔直指米拉達,驚恐大叫道:「難道!你就這麼拋棄瑟妃--」

  當米拉達和特魯特都未能聽清她口中所說的名字,艾克森頓時笑意全消,周遭甚至開始盤據冰冷殺氣,語氣也跟著變得尖銳又冷淡,「提涅塔,妳想死嗎?」

  比起提涅塔,特魯特也許還更為驚惶。

  原來,講話一向拐彎抹角、只用調侃或諷刺表達不滿的艾克森,也會直接出言威脅。

  而且……好可怕!感覺他真的氣到了極點!

  特魯特驚嚇一顫,全身上下都跟著僵硬。

  這時,因為眼前這兩個人從剛剛到現在,說話就不在一個頻率上,米拉達便直接忽略了方才猛然僵掉的氣氛,走到了提涅塔身邊。

  「喂,我說妳啊。」米拉達搭住了提涅塔的肩,提涅塔轉頭疑惑看向她,而她也面露嚴肅神色,直直回望對方,一字一句鏗鏘有力說道:

  「可以教我怎麼激怒這傢伙嗎?我也想學。」

  連提涅塔都還來不及回答,特魯特便忍不住大叫:「米拉達,妳現在到底在說什麼鬼東西啦!」

  本來特魯特就很無法理解,為什麼米拉達看到艾克森發火反而會覺得痛快,現在竟然又因著這執著,跑去跟那個白目少女拜師學藝,心中自然又是一陣惶恐。

  至於被這麼請求的提涅塔,則是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下,「欸?可是我也不知道什麼訣竅來著,是他自己愛生氣呀。」

  這一秒,艾克森重新揚起笑容,眼底卻毫無笑意,全身上下散發出令人窒息的低氣壓。

  這下特魯特和米拉達才終於明白,也許並非是提涅塔有意捉弄艾克森,而是她本身就是個能激發人性黑暗面的人。

  提涅塔又鬧了半晌之後,艾克森這才終於勉強撿回掉在地上已久的從容,維持耐性,盡量冷靜地笑著向她說道:

  「提涅塔,事實上,我與同伴還必須要補給旅行的必要物資,實在沒有多餘的閒暇時間能與妳敘舊。」

  「欸欸欸?等等,你該不會在騙我,想偷偷溜走吧!」

  儘管艾克森確實有支開她的意思,這卻也並非謊話。話一出,米拉達便像是猛然想起什麼般渾身一顫,大事不妙地驚呼,「啊對齁!如果再不快點把東西買齊的話,店家都要關門啦。」

  「欸欸,竟然是真的呀。」

  因為米拉達都這麼說了,提涅塔自然也沒什麼再懷疑理由,只能面露失望。

  知道自己終於有辦法擺脫這名白目少女,艾克森幾不可見地鬆了口氣,即使口氣仍如平常文雅,卻多了幾絲得意,「誠如勇者所言,這件事有一定的急迫性,實在無法耽擱太久。」

  說完,艾克森便輕輕推開身邊的提涅塔,朝米拉達那邊走去。殊不知,提涅塔也不知是本身性格便頑劣不堪,還是鐵了心死纏爛打,仍硬是揪住艾克森的手腕,把他拉了回來。

  「欸欸欸欸欸欸?不行啦,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問你欸!」

  忽略了艾克森的瞪視,提涅塔抬高音量,朝另一邊米拉達和特魯特喊道:「那邊的勇者和人類,你們有一定要帶著艾克森一起去嗎?」

  兩人互看了一下,然後才由米拉達說:「對啊,因為那些店員怕我怕得要死,估計不會有人幫忙講解那些魔具的功能,所以我們能問的人之中,也只剩下艾克森對這事兒比較了解啦。」

  「這很好解決欸,只要他們認不出妳是勇者就好了呀。」

  「妳難道還有什麼辦法嗎?」

  「嗯唔。」當米拉達疑惑挑眉,提涅塔也自身上掏出一只銀色手鐲,好整以暇地走到她身前,在她眼前晃啊晃、晃啊晃,「我有能隱藏氣息的手環,只要戴著它,大部分人都不會感覺妳那屬於勇者的魔力波動囉。」

  「哎唷,真的假的呀。」

  面露珍惜與喜愛,提涅塔輕輕撫摸那手鐲,「當然,所以這樣要去找人講解、甚至讓店員親自示範都不成問題了喔。」

  「聽起來倒是挺不錯的嘛。」

  就如提涅塔所說,只要她勇者的身份不被識別出來,就更能對商品的功用和性能精打細算。於是,米拉達便下意識伸手,想拿取眼前的手鐲。

  不過提涅塔則是整個人退了一步,讓米拉達頓時抓空,狡黠一笑,一手比向身後的艾克森,說道:「只要把艾克森借我一個下午,這個手環就免費送妳沒關係。」

  米拉達自然是錯愕了一下,之後才哼笑兩聲,半是讚賞半也是覺得有趣的發表感想:「哇賽,妳倒是挺狡猾的嘛。」

  「嘻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呀。」

  不過,提涅塔談條件談得興致正濃,被當作商品的艾克森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他上前從後頭搭住她的肩,施力,即使仍然掛著笑容,看來卻格外讓人渾身發寒。

  「提涅塔,敢問,妳怎麼能忽略我的個人意願,就這麼獨斷專行地將我當作交換條件的籌碼?」

  「誰叫你都不理我嘛,那我也只好使出非常手段啦。」

  「若非妳總是如此蠻不講理,我又有何理由不願與曾經的戰友相認?」

  「--那沒問題,那傢伙在下午結束前都是妳的啦,咱們成交!」

  不過,艾克森的意願是一回事,米拉達的意思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稱心地拍了個響掌,咧齒一笑,便就這麼宣布交易成功。

  頓時間,艾克森的雙眼因驚愕而微微頓縮,臉色也刷白幾分。而提涅塔猛力拍開艾克森的手,心情大悅走向米拉達。

  「勇者大人,妳真有眼光,這個手環絕對不會讓妳失望的!」

  「說這什麼話,我還得感謝妳的慷慨大方呢!」

  這一秒,她們兩人意志相投地緊握住對方的手,宛如完成了一場莊隆又盛大的互惠交易。

  不只是一旁的特魯特愕然無比,被活生生出賣的艾克森更是看傻了眼,只得以用哀怨無比的眼神望向米拉達,「……閣下,我的人身自由,莫非是僅僅一個手環可以相稱的嗎?」

  米拉達倒是回得相當乾脆,「可不是嗎?有了這寶貝,估計還能買到比原先更好的魔具。」她接著將手鐲掛在手指上,指著艾克森鼻子,讓手鐲在他面前晃啊晃、晃啊晃,「就這點來看,就算是一百個你也不抵這一個手環呢。」

  「但--」

  「如果我還是你閣下,就乖乖閉嘴跟她走。」

  「……」

  他們之間一直都有著一層微妙的主僕關係,然而恐怕連艾克森自己都想不到,這在此刻竟成了他的要害,讓他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於是儘管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僵著臉,待在原地任提涅塔宰割。

  提涅塔這時終於轉過身,重新面向他。一見艾克森不悅的神色,也頓時垮下臉來,低聲埋怨,「齁唷,你別一臉不情願好不好,我還打算跟你說你另一顆魔晶的下落欸。」

  聽到「魔晶」這個關鍵字,艾克森臉上的陰霾登時全消,取而代之地是詫異與驚奇,立即向對方再次確認,「此話當真?」

  「假不了的哦。」

  這下子,艾克森也少了什麼拒絕的理由,對他來說,跟提涅塔走甚至還稱得上是賺到一筆。

  嘆了口氣,艾克森最後這麼回道:「好吧,那我跟妳走便是了。」

  於是,在約定好集合地點後,四人便原地解散,開始了各自的下午行程。


喜歡的人可以留個GP和留言,順便也可以按個訂閱哦 (´∀` )人


作者碎碎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14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冒險|魔法|奇幻|勇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a06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傳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8312002
你是個好人,對吧?支持一下我的小說,行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