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管理者的主題 34 三強鼎立

作者:小光光│2020-03-28 17:59:23│贊助:0│人氣:25

       下一場比賽開始前,曉月從道具欄技能中拿出了比第一場多1.5倍的刺針與總計3把的匕首。

       而第二場比賽,上場的人是蘇雅。

       「沒想到我們隊長會輸呢」

       「是阿,我也沒想到我會贏」

       「或許我不會贏過曉月你,不過勝利會是我們的」

       講完了一點也不重要的客套話,蘇雅就發動了攻擊。

       然而攻擊的瞬間,曉月插入了發動攻擊的間隙,面對無法避免的攻擊,蘇雅下意識的低下頭。

       面對突如其來的動作,曉月下意識的保護敵人讓匕首盡量不留下後遺症。

       「呃阿...!」

       然而這一擊為雙方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蘇雅的右眼上方被匕首留下了傷痕,鮮血直流的情況右半邊的視野成了盲區。

       (該死...胡亂低頭害死我了!)

       曉月雖然沒有蘇雅這麼嚴重,不過手已經扭傷了。要想在今天之內在使用匕首是不可能了。

       「雖然是偶然,不過看來我是贏定了」

       即便會被眾人唾棄,被人看不起,這裡曉月也必須展現出絕對的自信,否則對上杜克絕對是無庸置疑的苦戰。

       「咕...欺負人!難怪大家會看你不順眼」

       「...」

       這是曉月沒想到的,突如其來的精神攻擊。

       「該死的人生勝利組!只會欺負女孩子!」

       隨著蘇雅的第二波攻擊,場外也開始了追擊。

       以「垃圾!」「變態!」等等的字眼開始,曉月已經被批評的一無是處了。

       然而這一切意外的沒什麼用,雖然曉月會覺得這些莫名的評價傷人,不過這並不影響曉月的行為。

       「我說...」

       曉月慢慢走到蘇雅身旁細語了一句。

       「我們雙方各退一步吧,我不繼續欺負你,可是你要投降。不然...我只能請你左邊也受傷了」

       面對曉月平緩的語氣,蘇雅感覺的出來這不是玩笑。

       「我知道了,不過請讓我砸幾個魔力攻擊你,我不想顯得自己什麼都沒做到」

       「我知道了...當我退開5秒後你可以在15秒內攻擊最多5次,之後我會貼近你,就麻煩你投降。要是跟我做怪就不要怪我欺負女孩子了」

       說完,曉月兩個踏步便拉開了距離,隨著時間的推進,蘇雅也開始發動攻擊。

       當攻擊開始,曉月就開始倒數。

       「七、六、五....」

       隨著倒數,曉月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當倒數結束,曉月貼近蘇雅拍了拍她說到:「時間到了」

       曉月也作勢做出了假動作,蘇雅也順應曉月裝出被打倒的樣子。

       (呼...只剩一場了)

       想到只需要在裝模作樣一回,曉月的內心就鬆了一口氣。不過同時先前櫻乃所說的話宛如利刺一般卡在咽喉。儘管如此,曉月盡力不去考慮太多,儘管令人不安不過越是重要的時候越是該以平常心面對。

       「沒想到阿,我有這個榮幸與曉月你戰鬥」

       「那還真的多謝誇獎」

       「雖然你已經消耗不少,我贏了也有些勝之不武,因此我想要和你採取不一樣的方式」

       雖然聽不出來杜克的用意,不過自己左手受傷加上魔力消耗嚴重,能夠換個方法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麼我就洗耳恭聽了」

       「我的方法很簡單,武藝的比拚」

       杜克想要進行的是不藉由魔力,單純技藝的比拚。

       「大家總是魔力魔力的崇拜、信仰,可是擁有再多的魔力又如何?沒有適當的運用方法晶瑩剔透的天然寶石都比不上骯髒不堪的人造寶石。所以!我想藉由與你的戰鬥還向場外的人證明,魔力不是一切,還有比其更重要的!」

       杜克的理念,曉月好像在哪裡聽過類似的。不過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決勝負方式的改變。

       武藝的比拚對曉月來說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在慣用手扭傷的現在。

       儘管右手對於攻防也能有一定的程度,不過實際操作還是難以像慣用手那樣,流暢的切換攻擊與防禦之間的動作。

       「好!我接受」

       眼下的答案只有接受,只要還惦記著櫻乃的話,曉月就會下意識的去避免魔力的比拚。

       如果是手腕沒有扭傷曉月或許就不會接受,不過既然事情都發生了,也只能是為現在的狀況做出一個最好的決斷。

       「既然你都答應了,那麼先攻權就讓給你了」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杜克將長槍置於身後,宛如武俠小說中的人物般,給人一種充滿自信的感覺。

       而曉月則是開始徘徊在杜克的四周,仔細的觀察敵人。

       雙方緊繃的氣氛也在不知不覺間影響了場外,人聲鼎沸的聲音已是悄然無聲。

       在眾人凝住呼吸,沒有絲毫動靜之時曉月打破了寂靜。

       飛向杜克的刺針被長槍輕輕的挑開,隨即杜克展開了反擊。

       幾個踏步,杜克已經逼迫到曉月的面前。同時間,曉月向後踏出了一步。

       以這步伐為起點曉月想要誘騙杜克改變行動,藉此鑽空子,可惜,杜克沒有上當維持著同樣的速度。

       「嘖!」

       曉月感到婉惜的咋舌。

       雖然可惜,不過曉月也還是藉著杜克的警惕維持著距離。

       看到曉月拉開距離,杜克不想放過機會不過還是忍住了,看完前兩場比賽即便是笨蛋也該知道,曉月超過一半的動作都是誘導。

       (雖然急躁會造成破綻,不過要逼迫敵人的方法應有盡有)

       杜克開始以等速追擊,沒有任何的急躁。

       (糟糕阿...消耗戰可不是我所期望的)

       面對杜克聰明的抉擇,曉月只能有苦往心裡吞。

       (看來陷阱是沒用了)

       下定決心,曉月開始慢步走向杜克。

       面對這個動作,杜克有些意外不過也僅此如此。反正正面的交戰是必然會發生,既然對方都不退縮了,自己有什麼好怕的?

       當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氣氛就越來越緊繃,直到曉月走進杜克的攻擊範圍,金屬的碰撞聲撕裂了緊繃的氛圍。

       「喔喔喔!!!!」

       場外也隨之吶喊。

       對應著吶喊,場內的碰撞也漸漸變多。

       兩人在1分鐘內進行了無數的交鋒,鋒利的攻防中。曉月先喊停了。

       在雙方姿勢失去平衡之時,曉月連滾帶爬的拉開距離。

       順帶一提,拉開的姿勢很帥,是真的很帥氣的姿勢。

       (大概3~4個腳步嗎...)

       在剛剛的交戰中,曉月已經拿到不少的資訊了,不過對於意外的應對卻是毫無情報。

       (如果有就好了...該死!)

       雖然還想在多點訊息,不過沒辦法了。

       受傷的左手已經開始發腫了,沒有更多的時間獲取情報了,儘管是不確定性過半的賭博,曉月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第二次的交戰,依舊是曉月先發動的進攻。

       不過這回曉月面對第一次的攻擊不是阻攔,而是閃避。

       看到曉月即將晃到自己的側身,杜克踩出了一個步伐來接續動作的僵直。

       這個瞬間,曉月反其道而行。

       藉由身體的重量壓住即將拉回的長槍,並踏到杜克的右腳旁限制動作。

       「喔斗!」

       即便動作被限制,杜克也不是僅僅如此。

       藉由放開右手的長槍,杜克將重心移動至左腳,同時踢向曉月。

       「咳呃!」

       杜克流暢的動作讓曉月扎實的吃了一招。

       「剛好!」

       面對即將停下動作時的杜克,曉月藉由剛剛的踢擊將滯空的長槍導向杜克停下來的位置。

       看到這裡,杜克由衷的佩服。曉月的戰鬥計算已經超乎了自己所想像的,不過這只是麻煩,對杜克來說還稱不上是危機。

       藉由身體能力,杜克單手推地硬是改變僵直的動作。

       然而這點情況,曉月早就預測到了。雖然不能預測改變的動作,不過看著行動預判位置這點小事大多數人都辦得到。

       「可惡阿!」

       曉月的行動立刻快杜克一步,無法再做出改變的杜克只有咬牙一撐。

       「呃嘎...!我、我的...手!」

       喊叫出來的是曉月。

       腫起來的手在觸碰到這一次的碰撞,已經只剩下疼痛
刺激著曉月的大腦。

       反觀杜克也不算好。

       當被曉月搶先了一步,杜克就決定兩敗俱傷了。直接放鬆身體撞了上去,同時為了避免曉月跑開杜克還硬是抓住曉月的左手。

       最後的結局便是曉月的左手與背部紮上了許多的刺針,同時右手也無法倖免,位於動脈旁的肌肉被鑲嵌上了一條冗長的刺針。

       這樣的情況下一般人早就放棄了,可是對曉月來說這正是期待已久的狀況,如此刺激、如此激動人心的狀況怎麼能不繼續下去。

       「沒想到你還站著起來阿」

       「我也是...」

       曉月覺得杜克沒資格說自己。

       杜克的狀況跟曉月相比沒有比較好。除了被刺針劃傷身上插入少量刺針之外,匕首也在杜克身上,大約一截的匕首銀刃插在杜克的腰上。

       「那麼我們繼續吧!」

       曉月的邀約宛如惡魔的低語,向著瘋狂前進的邀請,然而這樣的人卻讓人感到興喜。提起長槍的杜克,回應著曉月的笑容。

       「來吧!」

       兩人之間最後的碰撞令人心潮澎湃,明明雙方都是流淌著鮮血看來隨時都會倒地,戰鬥卻越來越流利、越來越精細。

       每一次長槍的揮舞都給人招招必死的感覺,然而曉月卻令人更加可怕的氛圍。

       沒有武器沒有攻擊手段,卻一次又一次的逼迫著敵人。

       儘管長槍不斷的造成傷口,可每次長槍的揮動杜克的動作就被限制一點。

       數次的攻防之後,杜克已經無路可退了。

       當杜克陷入絕境,曉月瞬間鑽入杜克的下擺。

       「這是還你的!」隨著宣言一個踢擊直擊下顎。

       而這一個踢擊決定了勝敗,腦袋被劇烈晃動加上先前的負傷,杜克只能雙腳顫抖的撐著長槍。

       「還沒...」

       「完了!」
       
       不論杜克要講什麼,曉月可沒有餘力聽,抬起腳來就是一擊重踢讓杜克躺下。



       然而正是如此關鍵的時候,曉月掉鍊子了。

       剛想再次抬起腳來,身體就發出反抗的聲響,直接雙膝跪地。

       「看來...我更具優勢了...」

       杜克講是這麼講,問題是自己也沒辦法繼續移動。

       在比拚的最後,兩人皆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動,場外的眾人只能看著兩個人處在比賽台中乾瞪眼。

       看著這樣的情況,場外開始看不下去。可是一想到剛剛如此激烈的戰鬥又不好意思說些什麼。

       裁判方面則是不知道該如何判定。

       不管判定是哪一方勝利都不是什麼好答案,更何況以前也沒碰過這種狀況。

       而當舞台中互相對看了大約5分鐘的時間,校長發聲了。

       「精采的比賽!請各位為兩支隊伍獻上掌聲」

       聽從指示,場外的觀眾接連的鼓掌。

       當連綿不絕的鼓掌消停時,校長繼續說到:「為了獎勵兩隻隊伍帶來精彩的比賽,我決定讓決賽採取三強鼎立的方式!」

       聽到這邊眾人的頭上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相信有些人不是很明白我所說的,那麼我就稍微仔細的說明下。關於三強鼎立是讓兩支隊伍同時晉級,並且冠軍賽中讓三支隊伍同時派人上台競爭」

       看著場外的眾人發出理解的聲響,校長繼續加碼。

       「關於場外的下注賭博,我們額外新增類型!增設競猜哪隊冠軍與哪一隊最先淘汰」

       聽到賭博,場外才開始驚為天人的歡呼。

       講到最後,還是錢最能夠吸引人了。

       至於台上兩個趨近殘廢的人在魔力的治癒下,已經基本回復了。

       順帶一提,魔力的回復只是極大強化自癒能力。

       如果是傷到眼睛、內臟這一類比較脆弱的器官,魔力並沒有辦法弄到痊癒頂多只能恢復90~95%。

       當兩人明顯外傷消失,隊友就上前將人扛回了宿舍,為了兩天後的決賽養精蓄銳。

作者的話:下一話有新角色,新角色出來大概就要迎來第一卷完。
以後大概會是六日更新,之前是庫存很夠所以1、3、6,不過現在不太夠了。
星期六只要有貨就是必更,星期日仍舊是看狀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313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ove865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管理者的主題 33 露莉... 後一篇:管理者的主題 35 勇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lasses讀者們
精靈老婆更新了,距離老家篇結束尚餘兩回!(沒出意外的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