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穿越DarkLand】第四十二章 幻之領域

作者:葉葉小畫家│2020-03-26 18:52:51│贊助:40│人氣:477

   

  <42-1>

  才剛結束一場戰鬥,此時寒風吹拂著粉絮,那僵死屍體的眼無法緊閉。空中還藏著死神的氣味,它無視渴望求生的意念,任性且輕易的奪去一切。

  現下眾人先是一陣驚異,接著立刻拉高警戒。

  「鏗鏗鏗!」騎士齊刷刷的拔出長劍,只因那女子不僅口出狂言還攔住去路。俯低身軀他們準備湊近應敵。

  金色眉毛一怔,突然被近身的伊凡諾則露出驚駭表情。右腳急踩,他騎上獨角獸迅速向後抽退。

  「哈哈哈哈哈哈,毀滅吧!都毀滅吧!」那女子如癲狂般的狂笑。尖牙從牙齦處伸長,尖銳的笑聲在大道上迴盪。

  她淡紅色的眼眸簡直喪心病狂,舌尖向上,她正飢渴難耐的舔著嘴唇。「全部給我去死!!」狂悖的話語一落「腥紅深淵」隨即脫手而出。

  眾人心中一驚,眼前之人簡直是個瘋子,但她卻又散發出強大壓力逼得眾人不敢掉以輕心。

  「喝──啊!!」騎士乘著騎獸一同撲向那怪異女子。只見她將細高跟往地上一踩隨即竄上天空。她緊握著法杖,空氣就像突然靜止。

  她先是口中唸唸有詞,接著紅光大作、「獄之雷鳥」傾巢而出。

  「劈啪、劈啪!」場上飛竄十幾隻電光型態的飛禽。淡藍色的雷電在軀體上劈啪作響,邪惡的暗能量四散,兇惡黑魔法無差別的襲擊眾人。

  飛馬受到驚嚇立刻仰起身軀、騎士們拉著韁繩試著閃躲。

  淡紫色的夜空埋著血色。「轟、轟、轟!」有幾名騎士甫接觸便立即斃命,那烈電先是爬滿全身,接著妖冶光線直衝天際,不到片刻就連騎獸也化作灰粉。

  「可惡……快退,先閃開攻擊,閃開攻擊──」伊凡諾聲嘶力竭地大吼,一晃眼雷鳥已朝他左、右兩側夾擊。獨角獸拍打著早已負傷的羽翼,伊凡諾眉頭緊皺,他左閃右躲卻是十分凶險,從面甲縫望去眼前均是道道噬人閃電。

  歐利額頭滲著冷汗,在不遠處的他第一時間對伊凡諾使用「防禦冠冕」。他右手一撐、翻了個身迅速閃過兩隻雷鳥。

  【這樣下去不行,殿下會被攻擊到......究竟該怎麼辦......】

  已有數名騎士死於非命,費兒見狀臉色一沉,那是在她臉上難得一見的認真表情。

  「劈啪、劈啪!」兩隻雷鳥從她身旁掠過。足尖輕點、雙馬尾飛旋,費兒閃過所有攻擊。綠袍漫舞、定睛一看,眼前已有數灘灰粉。費兒知道他們早前均曾是鮮活的生命,她亦不曾想過眼前之人竟連高階黑魔法都能掌握。

  【梧桐叫我保住王子的性命,卻又不准讓他們知道我的實力......真會給我找麻煩,他不知道這個難度有多高嗎?真想現在就一棒將荻莉絲那賤貨敲死!】


  「你們有辦法接近嗎?」發了一道「裂空槍矢」後伊凡諾朝隊友喝道。

  「沒辦法!法術太難纏......」阿爾傑皺著眉回答,他趁著空隙環顧現場,不到片刻騎士團居然只剩五名成員。

  「殿下要先退嗎?」圭多乘著獅鷲竄上高空,但兩隻雷鳥隨即也一同竄上。

  「撤退的話戰士城的居民誰來守候!!」伊凡諾大吼。身為安哥洛全域守護之子,他知道自己不能退、也不可以退。

  「遊騎.燃炎御空」伊凡諾掄起長矛,右臂使勁、槍尖一擺立刻疾射而出。亮光劃破夜空、槍柄燃起熊熊火焰。

  「哈哈哈哈哈──以為這種招式傷的了我嗎!!」荻莉絲優雅的摀嘴,那對血瞳閃著異樣光芒。

  「黯影之噬!!」她雙臂打直、墨色短裙向上飛起。只聽聞一聲雷響,幾道暗芒掠過,她便閃過伊凡諾的高階招式。

  【那招已經使用全力仍無法傷到她……可惡,她這是在玩我們!?】龍形頭盔下伊凡諾面色蒼白,恐懼啃咬著神經,它在血液中膨脹然後逐漸沉重,只因伊凡諾知道──比死更可怕的是戰士城將要陷落。

  「聖靈槍矢!」、「裂空槍矢!」騎著騎獸一翻,阿爾傑、圭多越過劈啪作響的雷鳥,振臂一揮他們發出兩道槍矛從天而落。

  「還有什麼招式儘管使出來吧!嘿嘿嘿嘿──」紅色高跟鞋靈巧地躲避,那步伐勝似舞蹈、身影快逾閃電。

  眾人在黑夜中幾乎無法瞄準,只見攻擊招招落空,而荻莉絲卻是從容應對。

  「劈劈啪啪!!」空中響著駭人的電流聲,眾人勉強的閃避四處穿梭的飛鳥。他們深知,只要一接觸便會立即死亡。他們想用進攻代替防禦,但一時間竟無法近身。

  「嘿嘿嘿──哈哈哈哈!!」荻莉絲在空中瘋狂大笑,那渴望鮮血的瞳孔正滿意的欣賞自己創造的殺戮美景,

  「轟──!」一聲巨響後又一名騎士殞落。他全身散發妖異光線,藍色淡芒散溢後便身形俱碎。

  「不──亞斯德!!」不斷翻躍閃躲的伊凡諾雙瞳瞪大。

  「妳這傢伙,妳會付出代價的!!我要妳付出代價!!!」伊凡諾近乎失去理智的狂吼。頸脖上的青筋和血管暴凸,他想不顧危險直撲眼前殺人兇手。

  獨角獸振翅急飛,伊凡諾韁繩一勒立刻飛撲而下,但餘光卻瞥見有數隻雷鳥正襲向歐利。

  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伊凡諾霎時慌了起來。

  像一道閃雷直直命中腦門,他使出全力讓獨角獸緊急側翻。潔白羽翼一振他躍過左、右夾殺的雷鳥,盔下金黃眉毛一皺,他不顧危險快速俯衝至歐利面前。

  「歐利,快、快躲到我背後!!」伊凡諾望著歐利吼道。四目相交,那雙藍眸不斷發顫,這是歐利不曾見過的神色。

  背後紅色披風飛翻,伊凡諾仍將長劍直直指向荻莉絲,卻沒注意右方隨即竄來的兩隻電鳥。

  「劈啪、劈啪!!」那聲音在耳畔迴盪,等到發現之時已來不及閃避。驚駭間伊凡諾立即使用「雄獅之心」以及「騎者護盾」。

  亮藍電流在眼前狂舞。歐利眼看兩道雷鳥將至,便翻身一躍、再下一道「魔能護盾」給伊凡諾,

  「砰──磅磅磅!!」只聽見數聲巨響,像是兩股巨力交擊,強風呼嘯、碎石四射。數道血液在空中散射,衝擊波築成強風在大道上飛旋。

  哀號聲後伊凡諾和歐利雙雙被擊飛,他們在半空不斷口吐鮮血,那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強力電流在周身亂竄直達臟腑,四肢和軀幹大範圍噴血,連帶獨角獸、他們在大道上的白磚地面飛滾。

  伊凡諾趴倒落下,他滿口血泡、鍊甲內的軀體早已焦黑。雙手不斷使勁,他用盡全力往歐利方向爬去,但渾身似揹著千斤重負,雖不甘心但此刻他只能匍匐在地。

  「歐利......快......跑!」他開口說道,伊凡諾使出最後的力氣舉起右手,說罷便昏了過去。

  「殿、殿下……」受到餘波衝擊的歐利也傷勢嚴重,粗布袍衫被燒得粉碎。嘴角一暖,「嘔──」熱辣辣的鮮血似泉水般湧出。他試著支撐身體站起,但此時孱弱的身軀就連坐起都相當困難。

  「阿爾傑、圭多……求求你們……救殿下……」雖氣若游絲但歐利仍使出全力朝空中叫喚。語畢他便「咚」地一聲長癱在地。

  「你那邊有辦法切入嗎?」圭多朝阿爾傑喝道。他嘗試俯衝下探,但羽翼一振、隨即兩隻雷鳥急襲而至。

  「我來引開它們!」阿爾傑喊道。雖然他飛馬後方追著數隻雷鳥,但雷鳥整體數量仍是不減。

  竄至高空的圭多見狀想下去將人救走,但法術還在四處亂竄。此刻圭多騎著獅鷲在空中急翻,那雙執韁繩的手不斷滲出冷汗。他知道自己光是躲避就已相當勉強、更遑論救人?

  「妳,我說的就是妳,妳方才有施一道防禦魔法吧!」荻莉絲在空中像是打量一般,她從上到下仔細的看了看費兒。

  血瞳瞇起、墨色澎裙在空中飄忽。荻莉絲那艷麗的紅唇緩緩開口「妳有用『偽作情報』啊?看來妳是他們那邊的人了!」

  蒼白手掌輕巧一握、荻莉絲停止施放「獄之雷鳥」,她將「腥紅深淵」轉了一圈,那根杖頭雕著蝙蝠造型的法杖就這樣直直地指向費兒。

  「呵……」費兒低眉斂首,她陰沉的笑了。的確,方才是她快速的施了一道屏障護住伊凡諾以及歐利,但是她沒使出全力,因為她不想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被人打擾……

  只見費兒棕色馬尾隨風飄動,她粉嫩小嘴上翹「妳挺聰明的,但是妳已經惹到我了!」她動人的藍色大眼目露凶光。怒眉直揚、費兒隨即喊道「幻術.全域致盲」。

  霎那間,費兒和荻莉絲就像憑空消失一般,阿爾傑以及圭多在大道上已經看不見兩人身影。雷鳥止息,這殘破的街道瞬間變的寧靜。

  「那女人呢?」圭多在空中驚訝的一愕。

  「不知道,快、快將殿下送回戰士堡治療!!」阿爾傑見狀騎著飛馬迅速衝下。


    <42-2>


  左顧右盼,四周景色變換,大街仍是大街,但荻莉絲現下早已看不見阿爾傑、圭多。

  「原來妳是幻術師啊!妳以為僅憑祭司類職業打的倒我嗎?未免太過天真。」荻莉絲對眼前的幻術泰然自若,她先優雅地翹起手指接著又是一陣狂笑。

  「看妳這賤貨等等還笑不笑得出!!」只見費兒從空中拿出神話級武器『神靈的頭骨』,她將其拋向空中。

  「幻之領域.現實再造」費兒厲聲喝道。

  那骷髏落在手掌的同時由手心泛出七彩光芒。一束強光掠過,光線越射越遠,緊接著空間逐漸扭曲。帶著詭譎,色彩繽紛的次空間朝四周吞噬。

  它似張著巨口的怪獸,那利齒可以將人拖入異次元,而那斑斕的色彩不屬於現世,那些顏色正不舒服的蜿蜒、扭動。這一切如同夢境,但它卻不是美夢,任誰都知道──這空間裡含著股令人顫慄的不安。

  荻莉絲秀眉一皺、那精緻的雙瞳暗暗心驚。

  【這招『風媧』也會使用,在幻之領域的空間內可以降低所有感官、可以將一切虛幻變為真實……看來她的實力要比預估的還強。】

  荻莉絲斂起笑容,他收住法杖接著拿出兩把匕首。短刃在手心迅速飛旋,一聲長嘯,她飛速欺近費兒。高跟鞋急踏,接著就是一輪狂刺,那速度之快就連在空間中都帶著殘影。

  「去死吧!!創世神族全都該死!!」荻莉絲怒喝。

  費兒那草綠色的斗篷在扭曲空間飛閃,她十分凶險的閃躲匕首。現下已是近身肉搏,在迷幻空間她身影時而交疊、時而化作多重幻影,雖佔不到上風但一時間竟和敵人難分難解。

  荻莉絲的兩把黑刃舞的飛快,費兒向上一躍、法袍從刀鋒滑過。「注意來嘍!」費兒輕笑,只見她緩緩將雙手揹在身後,霎時空間裡傳來清脆聲響。

  「啪、啪!」荻莉絲突然中了兩拳,在疑惑中她左右臉被一拳深深擊中。

  【怎麼回事?她的手不是在後方??】

  只見荻莉絲被擊中的雙頰沾染血絲。淡黃眉毛下墜,她正溢出濃濃殺氣「可惡!!!!居然打我的臉!!!!」她怒目瞪向費兒。

  【照理說這兩拳我有辦法反應,幻之領域將我所需的反應時間延長……必須先設法脫離這個狀態。】

  心念把定荻莉絲高跟鞋一踩、旋轉著身軀躍上天空。她先是使用「幽影靈步」增加敏捷,接著再使用「術法裂解」。

  只見荻莉絲原本就迅捷的身影變得更加快速,漆黑人影閃動,她那殷紅小口正不斷唸唸有詞。

  空間裡瑰麗的色彩正不斷翻湧,只見荻莉絲雙手一展「術法裂解」的符文隨即展開。

  「咻咻咻!」道道咒術向上散射,它們先是擊中穹頂,接著幻境空間像破碎的玻璃般出現裂痕。但只有一瞬,突然四周空間瘋長,那扭曲的色彩竟迅速修補完成。

  「這……」荻莉絲在空中翻一圈後旋身落地。

  「想將我的幻術破解?那是不可能的!我要妳今日就死在這!」

  「心靈鎖鍊!」費兒大喝一聲,她眉心泛出淡淡光芒,綠色法袍散出陣陣光點,她將荻莉絲的精神層面牢牢的鎖在幻境之中。右手一擺,她接著又對自己施一道高階招式。

  「祭儀女神的甘露」費兒輕聲喚道,只見道道藍光將她團團包裹,陣陣暖流在體內流淌,霎時她感到敏捷和防禦再度提升。

  「可惡……陽焰融獄!!」憤怒的荻莉絲一張手就是高等魔法,十公尺的錐形火牆隨著她的手臂直直朝費兒射去。

  炙熱的焰光熊熊燃燒,蒸騰的氣體不斷在空間裡翻騰。橘色、黃色,超過千度的高溫在燃焰上形成一道道彎形拱門。

  「喔?元素魔法?要跟我比法術是吧?」費兒戲謔一笑。此刻她的四周不斷扭曲,令人分不清何謂真實、何謂虛幻,現下就連那火牆的形體也不斷蜷縮、放大。

  綠袍一旋,只見費兒閃爍的身影從旁掠過,她開闊的袖口險些撞上火牆。費兒翻上半空使出「疫病女神之觸」。

  只見她將雙手平伸,突然間一股由蒼蠅、蛆蟲以及老鼠構成的瘟疫朝荻莉絲攻去。牠們密密麻麻、扭動不止,少部分甫被火牆碰觸便被燃為灰燼,但有些卻像雜草般生生不息。

  令人作噁的生物迎面而來,牠們似蝗蟲般鋪天蓋地。荻莉絲秀眉一斂並將身軀蹲低。

  【必須閃過,被這招接觸後身體會越發虛弱……她用這招是想慢慢折磨我!】

  在這詭譎的空間裡荻莉絲所見之物都呈螺旋狀。她雙腳發力、飛躍而起。右手疾擺她射出兩發「獄之雷鳥」。紅色細高跟在空中迴旋,黑影一掠她便閃過那道奇襲。

  正當竊喜之時,倏然,荻莉絲又中了兩掌。在幻術空間中她向後退了兩步,左胸蒼白的皮膚上印了一道漆黑掌印。

  【可惡……看來我根本沒閃過,我閃過的只是她想讓我見到的幻影。】

  【這人究竟是什麼來歷?先是那名可以與阿納斯匹敵的聖戰士,現在又遇見她?】

  眉頭一皺,荻莉絲見暫時脫不了身於是怒道「妳這女人,為何要幫助人類、阻止我的計畫?」

  費兒輕巧的躍過兩隻雷鳥,棕色雙馬尾和綠袍在扭曲空間中擺動。「呵──」費兒笑出聲來,就像是聽見什麼好笑的笑話。

  「幫助人類?妳是不是誤會了甚麼?我沒有那麼勤勞會幫助人類。」

  「我會對付妳是因為妳讓我男人感受到『痛』!所有傷害弗萊澤的人都必、須、死。」費兒殺氣騰騰的瞪著荻莉絲,對於一向慵懶度日的她,這憤怒表情十分罕見。

  【什麼跟什麼啊??讓她的男人感受到痛?】荻莉絲感到一陣荒謬,眼前之人簡直像個神經病,但隨之她立刻低眉一斂……

  【弗萊澤!?就是那名與『阿納斯』、『六簇』實力相近的神族?】

  「哈!」釐清好關係後荻莉絲冷笑一聲「妳做的到嗎?創世神族!」

  只見她嘴巴微張、紅唇狂妄的笑著,她使出了「血腥盛宴」。墨色澎裙騰空而起,數十隻血色法術同時從身後竄出。

  【奈特的招式……這惡毒的婊子……】費兒在心裡咒罵。她一時不察,忽感陣陣虛弱,生命值正一點一滴從體內流出。

  腥紅色的烏鴉在空間裡飛舞,又因為扭曲,這些烏鴉讓人看了更加心煩意亂。

  「哈哈哈哈哈──」荻莉絲狂放的大笑。

  【範圍技果然奏效了,現在我們生命值都受到耗損,觀察到現在,她似乎只會使用魔法技能,而這種程度的祭司……不能跟她用法術硬碰,只能用刺客技能近戰!】擬定好策略,荻莉絲左、右手再度換回匕首。

  荻莉絲的身影快逾閃電,她一欺近費兒便是左右開弓。

  她與費兒在這扭曲空間裡近身纏鬥,接連狂刺下荻莉絲右手一擺、一道黑影掠過。

  「咻¬──」費兒驚駭間綠袍飛翻、抽退了數步,咖啡色頭髮在空中飄盪,她定睛一看,那是半透明狀的暗色兵器。

  費兒左臂似乎已經被「噬魂飛鏢」命中,不只冒出陣陣腥紅,不消片刻整隻手臂都呈令人不安的死黑。她眉毛一皺,那眼淚都要奪眶而出。

  【好、好痛啊啊啊──可惡,這世界的痛感竟這麼強烈,就像真的被人拿刀給捅了!?】

  「這可是我親自製作,附有黑魔法的暗器,妳左手接下來會慢慢的癱瘓,然後慢慢擴散到全身。我可是很久沒嚐到神族的血,這可真叫人興奮!」荻莉絲說罷便是瘋狂大笑。

  她饑渴的舔著嘴唇,幾近裂到耳朵的恐怖笑容在眼前晃盪。扭曲空間迴盪著尖銳笑聲,紅色細高跟一踏、她絲毫不給喘息機會。

  「嗚──嘎嘎!」血色烏鴉嘈雜的在天空狂舞。從小嬌生慣養的費兒感到一陣崩潰,從沒受過如此痛楚的她咬牙硬撐。眉頭皺起,被癱瘓的左手已經抬不起來,這讓與荻莉絲近戰的她更加吃力。

  【我要忍住……為了弗萊澤,這種痛楚算甚麼!!!】費兒在心裡不斷告訴自己。

  漆黑刀鋒在身旁劈砍,強忍淚水、心念把定後費兒邊閃躲匕首邊擬定戰略。

  【雖然我等級比她高,但是有刺客技能的她近戰和物理攻擊在我之上,這就是東方九神的副將嗎?這該死的Bitch……】

  敵人的匕首如同蛇一般靈動,它不只凶險還招招致命。費兒向上一躍、右臂差點被刺穿,十分惱火的她大喊一聲「幻影武器。」

  道道七彩光芒向上散射,只見費兒左、右手各戴上一隻拳套,那拳套造型似貓咪的手掌,粉色為主,毛絨絨的前端還帶著貓爪。

  每當在「幻之領域」遭遇近戰,費兒都會叫出這副由幻術製成的武器,雖然只能在領域內使用,但是它可以巨幅加成費兒的物理攻擊。

  【那拳套的造型是怎麼回事?貓咪的手??】荻莉絲覺得眼前之人簡直像在胡鬧。

  「咚!」毛絨絨的貓掌硬是扛下荻莉絲的砍擊。

  右腳發勁、費兒趁隙用仍能活動的右手支撐,她向後俐落的翻了幾圈,但荻莉絲又迅速欺近,於是實體化的幻影武器又再度與荻莉絲的匕首激烈交鋒。

  「或許我該好好稱讚妳,以祭司職業來說妳只比九神稍遜些。」荻莉絲張狂道。

  「喔?那這樣呢──」只見費兒將貓掌拳套一擺。「砰、砰!」荻莉絲胸口卻中了兩拳,與看見的畫面不同,這兩拳由完全不同的角度襲來。

  【該死,又是幻術!】荻莉絲向後飛了幾丈,嘴角拖曳著鮮血,費兒又趁她被攻擊的空隙迅速射出一發「災厄女神極星殞爆」。

  劈啪爆裂聲在耳畔響起,五公尺寬的閃亮巨岩呼嘯而去,它夾雜星塵和碎石,那後方的長尾挾著千、萬鈞重力,發散眩光,巨石一晃眼便已近在眼前。

  連防禦都來不及,呈拋物線彈飛的荻莉絲應接不暇被直直擊中。

  「砰砰砰!!」那隕石先是爆炸,接著開始吸收附近所有水份以及生命,強大的氣旋在扭曲空間中翻騰,直徑十五公尺的範圍內悉數遭受破壞。

  只聽聞一聲慘叫,落地後的荻莉絲因強大的撞擊力仍在空間裡飛滾。她全身不斷湧出鮮血、體內的水份被搾取一空。此刻她的皮膚大大皺起,右手使勁,她勉力支撐身體站直,但似乎已經受到重創。

  「噗哧!」見到這畫面費兒卻笑出了聲。現下荻莉絲的外表簡直像經過乾燥處理的木乃伊。

  「妳……妳這該死的神族!!!」荻莉絲咳著血大吼。

  眼周血管都要迸出,荻莉絲像是發狂般接連使出「閻王匕首」、「閃現位移」。身影忽滅,她瞬間出現在費兒身後。那柄匕首溢散出強大暗能量,後方還擒著來自地獄的黑火。

  「哧!」猶如閃電,只見荻莉絲將匕首一把刺進費兒左胸。

  【刺中了嗎?刺中這該死的神族了嗎?】

  只聽聞背後傳來一聲「妳怎麼知道那個是我?」荻莉絲定睛一看,只見那被刺中的敵人化作一道幻影。

  【是『幻影化體』……她連這招都會?】

  現下荻莉絲的理智徹底斷線,她變成蝙蝠閃到費兒身側又是數輪狂刺。冥王匕首饑渴難耐的吞噬生命,那不斷發出的黑色光芒在扭曲空間裡投射。

  兩人又是幾番近身纏鬥。倏然,只見費兒腹部被兩把匕首深深插入,肚子頓時血如泉湧。

  「被刺中的感覺如何?創世神族──」荻莉絲近距離盯著費兒,說罷便不斷發出挑釁的笑聲。

  攥緊拳頭、強忍直衝腦門的疼痛,費兒咬牙說了句「是嗎?」

  荻莉絲驚訝的一怔,想拔出匕首之時卻拔不出來。

  只見費兒的五官開始變形,就像夏日的融冰般變成液態。從腹部流出的粉色液體漸漸將荻莉絲的匕首和雙手吞噬。

  幾番灼熱從末梢傳來,荻莉絲感到陣陣劇痛,她的手好似被腐蝕、十指幾乎化作白骨。迅速拋下匕首,驚駭間她化作一團蝙蝠向後飛閃。

  此刻的荻莉絲目瞪舌彊,她聲音略顯顫抖「妳……妳不是人類?」

  「咻咻咻──」再度變回人形的費兒癟著一張小嘴「誰說我是人類的!」

  「那妳是什麼?」荻莉絲皺著眉毛。

  費兒嘴角微揚、淘氣地說「妳猜猜啊!」

  「史萊姆!?」荻莉絲惡狠狠地瞪著,那眼神簡直就像要吃人。

  「答對嘍!我是易形史萊姆,可以任意變換形體。」

  「史萊姆怎麼可能流血,那妳流的血……?」荻莉絲說罷瞪大雙眼。

  「沒錯──那也是幻術,用來騙妳,讓妳錯估情勢並做出錯誤判斷。」費兒開心道,接著她擺了擺手,那被「噬魂飛鏢」癱瘓的左手動了起來,連帶發黑的區域也一同消失。

  「妳……妳沒被射中??」荻莉絲憤怒的問。

  「我有被射中,在被射中後不久我就治好了,還浪費了一個傳說級道具。用幻術讓妳覺得手仍癱瘓只是要令妳放鬆警惕罷了。」費兒咧著嘴、笑的十分開心,像是惡作劇成功一樣,這讓她感到滿滿的成就感。

  「在幻之領域裡我就是無敵的支配者!」費兒興奮道,那水藍的瞳孔裡正挾著必勝的星火。

  頓了頓、費兒續道「時候到了,該送妳上路了,你們過來吧!」語畢,荻莉絲左、右兩側各出現一道暗紫色霧氣。

  【這……這是傳送門?】

  左顧右盼,荻莉絲此刻的表情驚恐萬狀。現下那兩團霧氣慢慢聚攏成門扉,只見一名貌美精靈女子和一名皮膚黝黑的男子緩緩踏出。是「愛爾芙」和「伊哥穆德」,連同費兒,他們從三個方向將荻莉絲團團包圍。

  【是她的同伴嗎?又來兩個神族,若是也有著與她相近的實力,那……】拾起匕首,荻莉絲身軀俯低、冷汗直流。

  「妳妨礙到我們的計畫了,請在這裡就去死!」愛爾芙沒帶感情波動的說。她法杖前的煤油燈正閃著預備攻擊的紅芒。

  現場一觸即發,肅殺之氣在空間迴盪。伊哥穆德不發一語,雙手平伸、他捧著一本石書,那雙金色瞳孔正緊緊盯著荻莉絲。

  倏然,只見荻莉絲先是召喚出兩隻巨大魔神,她身軀急擺,隨即在後方開啟一道傳送門想要脫走。

  二十公尺高的魔神化作肉盾擋在荻莉絲身側。他們暗紅色的身軀肌肉虯結,揮著巨劍,魔神表情猙獰的朝愛爾芙以及伊哥穆德砍去。

  伊哥穆德反應最快,他將右手一握,魔神的頭顱立刻爆裂開來。粗糙的黃色捲髮與腦漿四迸,他們倒地的時候發出轟然巨響。

  「聖母.七宗樞德」愛爾芙頂上白紗輕拂,她旋身急躍,法杖先是釋出陣陣昊光接著匯成一柄十公尺的聖槍朝敵人刺去。

  「九重反殺盾!!」荻莉絲迅速蹲下。「隆隆隆!!」霎時九面十公尺的厚實巨盾憑空從地面升起。

  「砰砰砰砰砰!!」爆炸聲不斷,聖槍從上而下連續擊碎八道巨盾,但在第九面時竟停了下來,接著光影一躍、聖光槍矛竟反射而出。愛爾芙見狀身軀急翻、白袍飛掠,竟險些被法術擊中。

  三人迅速過招,一切只在頃刻發生,荻莉絲迅速調頭,此刻的她已一腳踏入門內。

  斜披的藍袍急掀,只見伊哥穆德將右手一拉、立刻使出「末日風暴」。

  一陣巨大暴風直衝雲霄,它在荻莉絲身旁颳起。強大的風暴夾帶閃電,那轟隆巨響的雷聲和狂風將整個幻術空間不斷吞噬。

  暴風眼漾著紅潮,它詭譎的似能毀天滅地,就連費兒、愛爾芙都要用盡全力才能保證不被吹走。

  荻莉絲的五官因驚懼扭曲變形【可惡,這人的法術已經有九神水準……】

  閃光雷鳴交加,那陣暴風縛住荻莉絲門外的手腳,它將荻莉絲從門內拉出。強大的暴風令她脫不了身,急風暴雨在她面前呼嘯,頓時一陣來自死亡的恐懼爬滿全身,它引來渾身戰慄,但她卻感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哈哈哈哈哈!!」荻莉絲癲狂的大笑不止。「噗滋!」心一狠、她大喝一聲將自己門外的手腳砍斷。

  「糟了,別想跑──」費兒憤怒大吼。

  「呵。」輕笑一聲,在血液噴濺的同時荻莉絲閃進門內。她一進入傳送門便立即關閉,而那閉合的門扉還傳來一句漸行漸遠的聲音......

  「西大陸南端出現強大的吸血鬼,我能感受的到……等我集結好軍隊我會報仇!你們等著!創世神族們......」

  暴雨漸息,現場還留有荻莉絲穿著漁網襪的殘肢。

  看著敵人消失伊哥穆德以及愛爾芙怒目瞪向費兒,他們異口同聲喝道「費兒妳是白癡嗎?都知道她會用傳送門了,為什麼不先用『次元鎖』封鎖傳送門?」

  「我……我因為太想殺她……就忘了……」費兒低下頭、一臉委屈的說。

  「與會使用傳送門的敵人對戰,第一步便是要封鎖退路,這不是常識?妳又不是新手,犯這種低級錯誤??虧我跟伊哥穆德還特地趕來!」愛爾芙此刻的眼睛都要射出熊熊怒火。

  「妳還敢說,用甚麼神聖屬性的招式!!妳以為妳很擅長嗎??」費兒指著愛爾芙。

  「喔?至少不像某人,與一名副將對戰還能弄得渾身傷!」愛爾芙冷冷道。

  「她、她又不是普通的副將!!」費兒生氣的跺腳,她氣自己沒能將其除之後快,但更氣的是──愛爾芙說的是事實。

  「黯黑要塞的臉都被妳丟盡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費兒烏雲罩頂,那神情就像有什麼變態殺人魔殺了她爸媽。心臟揪成一團,她自責自己居然沒能將弄「痛」弗萊澤的人就地正法。

  「這下好了,她有我們幾個的訊息了,包括妳會使用什麼能力,我會使用什麼能力,弗萊澤會使用什麼能力。」伊哥穆德雙手抱胸、冷靜的說。

  伊哥穆德頓了頓、續道「不過她居然有DarkLand神話級道具『九重反殺盾』,雖然那是一次性道具,但她從何得來?」

  「還有,她說的西大陸南端……強大的吸血鬼?什麼意思?」愛爾芙摸了摸下巴。

  「不知道!倘若她覺得強大,實力只可能與她差不多,又或著比她還強,而她已經是這片大陸上所有吸血鬼的源頭了,我覺得她指的有可能是名玩家。」伊哥穆德分析道。

  「靜觀其變,我要走了,伊哥穆德也要回北方!妳的爛攤子妳自己收拾!」

  「欸──太過份了吧!?」

  「別想耍賴,妳這光榮偉業準備被我們嘲諷一輩子!」愛爾芙冷眼道。


  <42-3>


  寒氣霧重,深夜時分一處隱密的山洞裡乾嘔聲不斷。

  路易維科枕在一顆岩石上,他全身血汙的倒在地面,身體仍然癱瘓、動彈不得。他那半裸的上胸不斷湧出鮮血,原本梳理整齊的頭髮現在正四處亂翹。

  路易眼睛瞪得圓大,他皺了皺眉後努力吐出嘶啞嗓音「為……什麼……要救我?」

  只見白鹿侯從黑暗中緩緩走來,他不只沒回答問題還反問了一句「你為什麼要幫荻莉絲?」

  路易氣若游絲的答道「你……你知道違抗……違抗『血族之誓』的結果……」

  「若她為惡你便要為惡嗎?我知道你本性不壞,路易。」只見白鹿侯蹲下身軀。「我要走了!回東大陸。」

  「你……你違背『血族之誓』……違背上層……會日夜受心火折磨......並迎來緩慢的死亡。」路易不可置信的說著,他不敢相信竟會有人自尋死路。

  「人終有一死,我活得夠久了,在三千五百零六年的歲月裡我只求能不違心。」白鹿侯低下頭幫不斷滲血的路易清理傷口。

  白鹿侯頓了頓、續道「我出生在東陸大宙國的『顯朝』,現下大宙國已是『榮朝』。不論朝代更迭我始終是那位『白鹿侯』──」

  「有機會……你該來我的國家看看,那是一個所有種族可以和平共存的國度。」

  「……所有種族和平共處?有、有可能……嗎?」路易邊說著口中還不斷湧出鮮血,他渾身發顫,任誰看了都會覺得他是一名將死之人。

  「我要你別再幫她,荻莉絲見你將要死去並沒有救你,她只是把你當作魁儡、當作一條狗。」白鹿侯頓了頓接著說「況且你今日還不會死。」

  說罷白鹿侯從裾袍的大袖中掏出一瓶「中階回復魔藥」。他將藥水一把送向路易口中。「這藥可以保你不死,但以你的傷勢來看,還需要長時間的調養才能恢復如初。」

  「謝謝!」喝下藥劑後路易終於可以正常說話,他舔了舔乾渴的嘴唇、勉力將身體坐起。半身裸體的他上身纏滿布條,雄壯的胸肌被開了一道窟窿。

  「告訴我……你為何是現在反抗?」路易將頭低下,任兩側的暗色髮絲垂墜臉龐。

  「我之前一直在思考問題,時間和生命是什麼……?在西陸我找到了答案,當我尋到解答之時也是我離去之日。請見諒,對於這一切我無法摀住自己的眼睛。」

  抬頭時路易瞧見白鹿侯正準備轉身離去,於是他開口說道「希望來日還可以見到你,若你不死的話……今日的義行我必會報答……」

  「反抗吧!若你還想擁有生命的真義。」白鹿侯那秀美的臉蛋對著他微笑。這還是路易第一次見到他笑。

  說罷白鹿侯迅速的將長髮束起,接著他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視線中。

  雙手使勁,路易盡力將自己身軀躺平。全身疲憊,陣陣天旋地轉朝腦門拍打。他想起那該死的過往,憶起得到魔劍、變成吸血鬼的那天。

  他緩緩閉上雙眼,長長的睫毛、蒼白肌膚,那英俊的面容微微一笑。

  【一個吸血鬼與人類和平共存的國度嗎……】

 
-----------------------------------
配圖第一張是在幻術空間的費兒和荻莉絲,不知道要怎麼表現......所以就這樣子吧...
第二張是路易維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9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奇幻|異世界

留言共 3 篇留言

十鳶
路易帥! 讚啦
話說 費兒是史萊姆 0 0 手黑掉變回史萊姆 會復元嗎。哈哈

03-26 18:57

葉葉小畫家
你......看完了@@也太快,復原是什麼意思?03-26 18:58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3-27 15:08

葉葉小畫家
感謝小管家~[e12]03-27 22:01
無痕之音
恭喜被選上閣樓~!費兒果然不愧笨蛋之名,哈哈XD

12-26 02:07

葉葉小畫家
少根筋的笨蛋WWW12-26 17: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y79051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又來了QAQ... 後一篇:天使and惡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