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七音華:魔法少女織莉子06

作者:烈鎌克斯│2020-03-25 23:54:36│贊助:18│人氣:110
  支線任務:讓美樹沙椰香不成為魔法少女──失敗。

  手機跳出了來自任務的訊息,讓只有餐具跟碗盤碰撞聲的餐桌顯得更加具有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啊!我受夠了,不是說要開甚麼作戰會議嗎?結果每個人都在釋放低氣壓,菜都變難吃了!」

  打破沉默的人,是田中。

  所有人從頭到尾都一語不發,新加入的七里華一直在打量他人,那個叫隔音達的眼睛很紅,飯前問他怎麼了他只說他抽了大麻,然後史特雷則是一直將飯菜不停地送進嘴裡,已經不是進食是更加單純的某種作業。

  「本想要晚餐結束才說的,但有人等不及了,那我不妨就現在說說吧。」

  織莉子泯了口茶,然後不疾不徐的放下茶杯。

  好喝嗎?

  不是很好喝,但也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就是不夠好。

  「我身為魔法少女具有的能力是,可以看透未來的能力。但不幸的是諸位的未來我無法看見,而且這能力並不是我想看就可以看,是有些隨機的,就像剛才我也是幾秒前才看到美樹沙耶香變成魔法少女。」

  「能夠早幾秒就已經不錯了。」

  皮膚光滑,有著過長尾巴的奇妙生物說。

  看看圍繞在這餐桌的人,除了那個長髮的難人以外,其他人都不像是可以上戰場的樣子。並不是說自己有多合適,但是眼前的組合十分的混亂。

  「是嗎?但是你們剛才看了眼手機就知道有人變成了魔法少女,你們的手機功能不是比我的預知未來還要更強嗎?」

  「我們的手機功能有限,只能知道特定事情而已,而且要它發生了才會知道。」

  「好吧,聽起來很合理。」

  織莉子看了眼一旁的七里華,但她一直在瘋狂地進食。

  「總之,我們需要妳看一下,那幫人的行動還有會出現在哪,我們會事先挖陷阱跟埋伏在那。」

  「陷阱嗎?妳們覺得會對那個快到不行的怪物有用嗎?」

  嘴裡還叼著肉的七里華囫圇吞下後問。

  「我們打算直接用一個像這樣的異空間陷阱,然後在裡面投核彈。」

  「原來如此......才不是啊!就算在魔女空間裏丟核彈,日本也會被毀了大半吧?」

  田中吐槽道,超夢他們沒有事先說過這件事。

  「世界上沒有核彈可以造成那麼大的殺傷,至少我們沒有。」

  「而且核子打擊是少數有效可以應對那樣高速的武器,我們沒有太多選擇。」

  織莉子默默地把最後一口茶喝下。

  「好吧,東京的毀滅好過世界的毀滅,而且在我們討論這件事時,我已經看到目標接下來的行動了。」












  男人在昏暗的房間中用特製的梳子打理好他的瀏海。

  梳理完後,他對著鏡子練習了營業用的微笑。

  男人的名字是長古川宗介,不,是賽巴斯蒂安。

  毋庸置疑的,是那個有名的『黑執事』裡,有名的惡魔管家。

  當然,宗介不可能是賽巴斯丁本人,這只是某種Cosplay而已。

  因為,長古川宗介是河合琴亞的男朋友。

  琴亞在學校裡有很多的追求者。

  儘管除去她的家世,她也是討人喜歡的美人,所以他沒辦法說『只有我,喜歡妳本人而不是妳的錢。』這種話。
  要說外貌、智慧、財氣那些,宗介都是一般,甚至稍微下面一點的水平。

  兩人會在一起只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在Comic當中,像現在一樣扮裝成賽巴斯丁的自己被琴亞發現了。

  不置可否地,在校園裡,喜愛御宅文化的人肯定會被排擠。

  所以這成了兩人之間的秘密。

  隨著一次又一次地場次,他們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宗介也不太記得當初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的契機了。

  在深陷回憶時,手機的震動聲稍微將他的意識拉回來了。

  是琴亞的簡訊,她掌握了自己的妹妹與其同伴的行動。

  說起來,宗介也對琴亞的了解不多,包括現在為什麼要這麼針對自己的親妹妹。

  『悉聽尊便,大小姐。』

  但他知道的是,只要他還是她專屬的『賽巴斯蒂安』那就足夠了。











  為了要讓賽巴斯丁中陷阱,所以超夢跟舊AI擬定要把他引進『火燒厝』的空間內,然後投核彈殺死他。

  因為『火燒厝』的異次元入口可以設置在任何地方,而且從外貌上看來,被設置的地方根本沒有任何變化。除非有空間系的能力,不然沒辦法察覺到其有端倪。

  所以在這之前,他們在搭建房子,再其中佈置對速度極快的人不利的構造跟陷阱後,再放火燒了。

  「我覺得,這樣有點太多此一舉了。」

  沒辦法幫上工程太多,且現在在養傷的格里克說。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雖然你們的工事快到讓我不知道要說甚麼才好。」

  一樣沒有參與工程的織莉子也說。

  廚子、直銷仔、史特雷、狗狗都有不可理喻的怪力,舉起鋼筋像是在舉牙籤一樣,超夢、七音華則有念動力,像堆積積木一樣把建材排列起來。

  建築物已經看的出雛形了,而開工到現在只過了兩個小時而已。

  原本他們說要在12小時內蓋完本覺得是天方夜譚,現在覺得可能不到一半的時間就要結束了。

  「我們以後的房子也讓他們來蓋如何?」

  七里華說了非常驚人的話,她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甚麼。

  「你有那麼急著想要嗎?」

  「主要是,讓他們蓋的話,想要有甚麼樣的房子都可以吧?像是有那種複雜機關暗門的房間。」

  「嘛,是還算不錯。」

  突然間,織莉子把手上的茶稍微撒了出來,然後走到離她最近的史特雷那,然後將其用力一推使其跌倒。

  而史特雷跌倒後,就沒有爬起來了,樣子也變成了沒有看過的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這狀況的格里克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的夥伴為了騙過敵人,所以自己人也騙哪。」

  「說清楚點?是甚麼意思?」

  「意思就是,他們已經知道你們的手機已經被入侵過,所以引導你們來做這個假的陷阱,但實際上他們本人在其他地方製作真的陷阱。」

  另一個聲音從正上方傳來,抬頭一看,是河合琴亞。

  她沒有要繼續將話說下去的意思,直接朝著織莉子開槍。

  身為想要阻止魔女之夜降臨,又會預知未來的麻煩人物,殺死她是當務之急。

  在七里華捨身擋子彈之前,七音華擋到七里華的更前方去把子彈擋下來。

  「喔?居然來得及趕來這裡,到底有多少事情是在妳的算計中呢?妹妹。」

  「不,妳的出現完全在意料之外,姐姐。」

  情勢相當地緊張,雙方都沒有出手。

  「妳是怎麼知道你們的手機被入侵,然後又是在甚麼時候做這種拿陷阱當另一個陷阱誘餌的計畫?」

  「打從一開始,知道手機莫名地死機過後就有提防了,計畫是用隊伍的念話聊天功能擬定的。」

  「原來如此,如果是主神給予的功能的確沒辦法被手機擷取到你們的計畫。要不是賽巴斯丁是個急性子,先去踩了真正的陷阱不然我也會中招呢。」

  「失去了護衛的妳不足為懼!」

  蕾亞以『天空的滅龍魔法』給裝作在養傷的格里克增加速度的增強狀態後,格里克立刻衝上前去要擊碎她的頭骨。

  但是琴亞迴避了,應該說是消失在原本的位置,揮拳落空了。

  而她又傳送到織莉子的後頭,想要再一次攻擊,但這次在做出任何動作之前,揚著劍的七里華就出現在面前。

  傳送術幾乎沒有冷卻時間,但『幾乎沒有』不代表完全沒有,想要在速度比自己慢的情況下攻擊到自己,只能提早好幾秒做出攻擊動作。

  為此,琴亞做出的應對是,許久沒有做出的,身體為了保護自己而用手臂去阻擋的動作。

  劇痛傳來的瞬間,琴亞又一次瞬移躲過了攻擊,要是再慢一點的話,自己的左手就會被斬斷。

  一般的劍自然是傷不了有血統強化的琴亞,但是這是C級世界人物的武器,許久沒有感到痛楚的琴亞咬緊牙關,想要再拉開距離。

  但七音華也瞬間移動到她的後方,並且以鞭腿的用力地往後腦勺踢下。

  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情。

  連這麼想的餘裕都沒有,因為受擊而向前傾倒的自己的前方是一開始攻擊落空的格里克,腹部挨了一記重拳。

  是吳 七里華的降速魔法。

  儘管自己的空隙只有0.01秒,但只要像這樣被降速,這個時間就會被拉長到2~3秒,這樣的話眼前的敵人就有辦法跟上自己的動作了。

  這個魔法自然不是無敵的,只要自己向其做出魔力對抗,或是只要跟施術者拉開夠遠的距離就可以破解了。

  但在一對多的前提下,琴亞不可能做得到。

  對,如果是一對多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來自黑暗中的人影悄悄地靠近織莉子後,舉起了利刃要貫突她的心臟。

  血光四濺。

  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因為戰場上,多了一個人。

  「宗......介......」

  琴亞擠出這話後,便倒在地上了。

  而原本被夾在七音華跟格里克之間的『琴亞』也倒在地上,便成了陶器碎片。

  在琴亞攻擊到織莉子之前,是七音華先攻擊到琴亞的。

  「一樣的傢伙,有兩個?」

  「其中一個是之前就出現的陶土分身吧?她是甚麼時候換上分身戰鬥的?」

  覺得自己一直是被蒙在鼓裡的格里克問。

  「不,是一開始就是陶土分身在跟我們對決,本人則是一直躲在暗處。」

  為了保險,七音華開始破壞琴亞的筋骨,然後開始讓黑光病毒開始吸收她的軀體。

  「那是妳的親......不,算了。妳怎麼知道她的?我連她的氣息都沒有感知到。」

  「因為姊姊是個麻煩的事情會交給適合的人去做,重要的事情自己執行的人。」

  「僅是這樣就做出了這樣的預判?」

  「當然不可能,實際上是她以為她的氣息遮斷能力讓所有人都沒發現到她,事實上她很早就在旁邊看著我們的工程了。」

  「要不是妳很積極的保護織莉子,不然我們的合作關係會在一分鐘前就告吹。」

  七里華對於很多事情被隱瞞這點十分地不高興,但又無可奈何。

  「話說回來,那那個速度很快的男人呢?」

  「我想,姊姊在這方面沒有說謊,他真的中陷阱了。」

  「那不是很好嗎?」

  「不,我們為了要騙過監聽我們的敵人,所以核彈是讓這個被入侵的AI參與製作的,肯定被動了甚麼手腳。」

  在一旁的蕾亞說著,然後她毅然決然地把自己的手機給捏碎。

  「只有我不知道作戰計畫啊?」

  格里克有點落寞地說。

  「不是我們排擠你,而是跟敵人交戰的你也有可能是假的陶土分身。」

  七音華解釋道。

  「欸,不是。如果想要確認我的真偽的話,你們也用隊伍聊天功能跟眼前的我聯繫,要是沒辦法連上線的話就代表這個我是假的不是嗎?」

  聽到這話後,七音華跟蕾亞都瞪大了眼睛。

  「告訴我妳們是在故意耍笨的啊!」











  情況很不妙。

  原本賽巴斯丁進到火燒厝的空間,然後在有這各式各樣踩踏陷阱的迷宮中迷路,而外頭的超夢也把入口封住了。

  因為不能使用狀況未知的核彈,所以史特雷跟餅幹得要在這封閉的環境下解決掉賽巴斯丁。

  本來他是用像是觀光一樣的輕鬆節奏跟心情在探索這個花了不少心力搭建起來的陷阱屋,但剛才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他突然變了個人,開始想要破壞牆面要爆力脫困。

  當然,因為他沒有空間系能力,所以再怎麼破壞不是出口的地方都沒有用。

  於是他很快就找到方法了,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了餅幹的脖子,然後將他高舉起來。

  「出口在哪裡,快點說,不然你的脖子就要被掰彎到奇妙的角度了。」

  「在.....在那邊的路口。」

  原本利亞姆想要救援餅幹,但是賽巴斯丁掐著餅幹到那個路口去,然後把餅幹拋去那。

  接著餅幹的身體摔到地上的瞬間,那裡的地雷就爆炸了。

  被炸傷的餅幹想要爬起身子,但頭頂立刻被踩住了。

  「再給你一次機會,出口在哪裡?」

  「好,好啦!我說,這邊的牆壁是可以側滑滑開的,出口在那裡。」

  經過簡單的摸索,賽巴斯丁立刻發現了所謂的隱藏出口。

  當然,這次為了保險他也把餅幹先拋過去,看到他沒事的穿過去後也跟著進去。

  但一進去後,背後的門就緊閉了,眼前的並不是東京的夜景,而是一個空白的房間,剛才的餅幹也在這裡。

  然後他按下一個簡易的遙控裝置,接著兩邊的牆壁開始逼近了。

  「你,你這傢伙該不會......」

  「嘻嘻,我是知道的,你突然變得那麼著急的原因,肯定是你家主子出了甚麼事對吧?」

  「.......你要是乖乖的告訴我出口,你們就可以少受點苦了。」

  「我是那種,看到『請勿踐踏草皮』後更要上去走一圈的人。」

  「死一死吧!」

  賽巴斯丁發洩似地踢了餅幹一腳後,試圖再次把門打開,但是不管怎麼打怎麼抓都沒有用。

  房內的體積已經變成原本的一半了。

  也許這房間有其他可以輕鬆逃出去的密道,剛才不應該把人踢昏的。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顧不上門可能因為扭曲而更難開的可能,賽巴斯丁開始全力破壞剛才的門。

  連續的拳頭打在合金板上,擊打到賽巴斯丁的雙手都流血了。

  最後,牆壁推進的速度還是略輸一些,賽巴斯丁急著要離開這個房間。

  但是他失敗了。

  正確來說,是他沒有全身離開這個房間。

  在快要出去之前,本應昏倒的格因達用了最後的一點力氣,捉住他的右腳踝。

  結果,在房間裡的格因達跟他抓住的宗介的腳踝被擠得粉碎。

  儘管面對這樣巨大的傷痛,賽巴斯丁仍沒有表現出痛苦,他直接將腳硬抽出來。

  史特雷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賽巴斯丁的快是來自軀體的,所以失去一個腳踝他肯定快不起來。

  「北斗誅佛六崩拳!」

  威力巨大的攻擊直面向賽巴斯丁,但史特雷忽略的是,也許他的腳廢了,但他的手仍是完好的。

  力量跟技巧上的差異是可以被超高速彌補的,史特雷做的攻擊全部都被格擋下來。

  在史特雷攻擊的空隙,賽巴斯丁用他無傷的左腳掃他的下盤。

  攻擊確實命中了,而賽巴斯丁要趁著他往前傾時直接往面部貫下一拳。

  但是史特雷竟然在雙腳都騰空的情況下做出了閃躲動作。

  是無想轉生,史特雷在這移動時看起來有殘影的狀態下,即使是賽巴斯丁的高速也沒辦法命中攻擊。

  他很快就站穩了身子,而賽巴斯丁屢試不爽,他接連地做出幾次攻擊,但一樣沒有辦法命中。

  但這只是暫時的。

  賽巴斯丁很快就發現,為了因應自己的速度,自己只要有一點動作他就會提前避開可能的攻擊軌道。

  所以,無想轉生的破解法就是建立在自己速度為前提下的佯攻。

  第一次做的試驗便非常成功,潛藏在沒有出全力的第一拳下的第二次正拳直接命中了史特雷的腹部。

  但是第二次這麼做時,他就直接退出自己手臂能屆到的範圍外了。

  這是個聰明的判斷,因為自己的腳受傷,沒辦法向前跨出那一步。

  不過,拉開距離就是他的判斷錯誤了。

  賽巴斯丁立刻從印記空間抽出一支針筒,往受傷的腳施打。

  原本斷裂的腳踝跟腳掌以異常的速度生長回來了。

  「哼,那個小鬼的搏命行為一點意義都沒有。」

  話還沒說完,一道槍擊朝著賽巴斯丁射來,當然被閃過了。

  是來自利亞姆的射擊,他趴在很遠的狙擊點。

  鎖定狙擊手位置到近身攻擊的過程,不到五秒鐘,賽巴斯丁立刻踹向這個不禮貌的偷襲者。

  來自腳的觸感很奇怪。

  沒有像想像的一樣,對方沒有腎臟跟骨盆一起破裂,自己的腳陷進去了。低頭一看,他的腳陷入了粉紅色的泥濘之中。

  面對賽巴斯丁的追加攻擊,利亞姆很輕鬆地托腮,保持著臥在地上的姿勢。

  「這是『溶解之愛』,這個體質可以說是你的剋星喔?」

  粉紅色的團塊開始包覆在雙腿上,即使用力地甩也沒有辦法甩掉。

  看到對方失措的樣子,利亞姆的笑容越發得意。

  「那個黏液還有腐蝕性跟劇毒的,所以你沒辦......」

  講到一半,利亞姆看到賽巴斯丁作出了動作,雖然下意識的進行迴避但還是被命中了。

  溶解之愛。

  出自『腦葉公司』是一個完全不怕物理攻擊的怪物,他不但不怕,受到物理攻擊甚至還會回復體力。

  正因為這個特殊體質,他才來對付這個過度高速,但攻擊方式都是搏擊的敵人。

  雖然自己的速度不及對方的萬分之一,但是只要他碰到自己一次,溶解之愛的毒性就會慢慢侵蝕敵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明明已經可以免疫物理攻擊了,但腦袋為了自保,還是會作出行動。以自己的身體,遇上攻擊不但不能閃,反而要迎上去接才是。

  利亞姆在賽巴斯丁的手陷入自己的面部時這麼想。

  然而,事與願違。

  他立刻跳開來,然後按住自己的臉。

  刺痛。

  漆黑的電弧在他的手掌間亂竄,染上的黏液被電流燒得焦黑。

  雖然程度不嚴重,但是剛才的電流確實地造成傷害了。

  大多數的電氣系技能,都像是『超電磁炮』一樣,只是帶電的強大物理攻擊。單純的電力是可以對溶解之愛,但是其附帶的物理攻擊就會讓該次攻擊變得沒有意義。

  雖然,即使是雷擊也沒辦法直接將溶解之愛電死,利亞姆還不至於被這種像靜電一般的雷電給打倒。

  但是,對方的招式肯定不只這些。

  在思考對付超高速的對策時,那黑色的雷電已經匯聚成了細劍一般的東西。

  賽巴斯丁的身影突然消散,強力的刺痛從身體各處傳來。

  麻痺以及抽搐感使得利亞姆的身體已經思緒無法正常運作,儘管努力地想讓更多黏液附在他身上也是徒勞。

  這是跟時間的競賽。

  剛才他有想過,如果他很瘋狂地切斷被黏液附著的腳,然後用剛才的藥物長出新的那就沒辦法打敗他了。

  但仔細一想,那些毒素應該早已透過皮膚滲透進去了,應當是沒有這方面的問題,可惜自己在接觸到那些團塊之前沒有辦法控制。否則現在的情況,利亞姆只需要讓團塊掐緊他的雙腳那麼現在的敏捷就會化為烏有。

  另一個方法是裝死,如果假裝體力不支倒地。儘管他為了保險而補了幾刀,自己還是有很大的機率可以活下去,至少這個機率比繼續站著挨打還要來的高。

  而他也可能繼續在這個迷宮裡迷路,儘管有著高速也沒辦法做到高速又精確的探索,只需要再五分鐘左右毒素就能完全侵蝕他的身子。考慮到對方有不少體質系強化,可能要十五分鐘或更久。

  但利亞姆不能那麼做。

  因為這裡還有希哲。

  要是自己現在倒下了,那麼賽巴斯丁就會去找他。方才利亞姆決定開槍的原因正是他注意到了,希哲的無想轉生也沒辦法對抗這個高速。

  所以,現在最佳的應對方式是。

  自己盡可能地拖時間,然後希哲趁著這個時候逃出去。

  現在來看,能夠對抗他的只有有究極生物體質的田中了,只要多給她時間,她搞不好真的可以適應進化出能對抗賽巴斯丁的對策。

  利亞姆連分神使用隊伍通話的餘力都沒有了,為了盡可能地拖延,他努力地保持清醒並護住要害。

  雖然沒有溝通,但史特雷,你懂的吧?

  你是軍人吧?若是你還能做出正確的判斷,那麼在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追來這時,你就該逃出這個空間了。

  但,又一次的。

  事態並沒有朝著利亞姆內心盤算的那樣發展。

  史特雷出現在了自己的視野裡。

  「怎麼?你想要打架的話?為什麼不找一個跟你一樣快的人打呢?」

  「你們殺了她......」

  宗介的聲音在顫抖,想必剛才他的態度發生變化,是因為聽到系統提示的琴亞陣亡的訊息。

  「是,那又怎麼樣?你也殺了我兒子,還有我兒子的朋友。你要知道,這筆帳可是很貴的,非常的昂貴。」

  交鋒僅在電光石火之間。

  有人說,當高手對峙時,體感的時間會變得非常地慢。

  在這個時點,史特雷覺得能夠看清楚宗介的動作,從而辨識出佯攻與一般攻擊的區別。

  但同樣的,宗介也能更加地看清無想轉生的動作了。

  而在利亞姆的眼裡,他只看到兩人衝向彼此後彈開,而宗介的手掌炸裂開來,希哲看上去則沒有受傷。

  北斗神拳是暗殺拳,對希哲來說,大多的戰鬥只要自己可以碰到對方一下就結束了。

  但宗介的手是自己用蠻力打傷的,因為暗殺拳是針對人類的經脈穴道進行攻擊的,不管怎麼說,可以輕易突破一馬赫速度的宗介在各方面上都不是人類了。

  而且希哲也不見得每次都能像剛才那樣識破他的動作。

  不意外地,他又拿剛才的針筒出來療傷了,現在不得不思考溶解之愛的毒素會不會被那治療。

  手還沒有長完,他就做出行動了。

  但他的目標是利亞姆,在這狀態下,希哲第一時間作出的反應是用自己的肉身去阻擋。

  希哲的身體立刻變得支離破碎,像剛才那樣,是行刑一般的攻擊又來臨了。

  沒有其他的辦法,利亞姆只能裝死,讓自己完全變成地上的一攤液體。

  而自己的身體組織被電得燒焦後,開始硬化而且導電性便差,雷電的作用開始越來越差。

  利亞姆忍住所有的攻擊,不發出任何聲音或動作。而宗介在經過幾分鐘的毆打後判斷,雖然沒有系統提示表明利亞姆已死亡,但應該也已經昏厥過去,自己暫時也拿他沒有辦法。

  在這個過程中,利亞姆聽見了來自系統的,希哲陣亡的提示。

  見已經解決掉麻煩的目標,且沒辦法處理另外一人時,宗介決定先離開這裡去找琴亞。

  在確定對方離開這附近,去找出口後,利亞姆顧不上自己的傷勢,先去確認希哲的狀況。

  但即使沒有醫療知識,他也知道希哲也已經死透了。

  利亞姆有的治療手段主要是『珍珠果醬』,但現在的希哲不要說能不能吃東西,要是消化系統沒能運作的話那這替身也無法奏效。

  於是,他讓他的替身吃了自己事前準備的食物,然後進到希哲的體內去強制讓他吸收營養。

  正常情況下,應該只需要吃一小口身體就開始回復了,但對屍體來說,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希哲的傷口是以沒特別注意,就不會看見的速度在慢慢填補回來。

  但對於要面臨失去同伴的利亞姆來說,儘管效率變得很差,只要有在回復那就不是沒有希望。

  於是他讓大量的替身開始進到他的體內。

  希哲的身體開始在被修補了,儘管利亞姆沒有意識到,繼續下去可能只是會做出一具完整的軀體而已。

  而且,他準備的物資已經見底了,但修補作業還沒結束。

  他的替身已經沒有食物可以吃了,單純讓替身進去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

  說起來,死亡這回事是腦死或是呼吸心跳停止。趁現在其他身體機能沒有停止時,趕快帶回去夥伴們身邊治療也許可以救得活。

  但是,剛才有擊殺敵方的訊息,他們那邊可能也是戰場。而且希哲流出的血,暈染地板的面積已經越來越大了,能夠思考方案的時間越來越少。

  而利亞姆是知道,舊AI被敵隊入侵的事,所以稍早前他也毀了自己的手機防止一言一行都被敵人知道。但也因為這樣,他現在沒辦法跟任何人連絡上。

  他想要救史特雷。

  儘管他們是這場任務才認識的,但利亞姆還是想要救他。像剛才那樣子,聽到斯里蘭跟格因達死去的消息,而自己甚麼都做不了的感覺很難受。

  如今,他只能拼命地忍住悔恨的淚水,儘管知道其他同伴不會責難他,但是他沒有辦法原諒無能為力的自己。

  你想要拯救他人嗎?

  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了,周遭除了自己以外並沒有其他人。

  倘若你想要救助他人,就要有犧牲奉獻自己的覺悟。

  並不是幻聽,而是真的有聲音,利亞姆甚至一度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金色人影。

  沒有覺悟,那麼你也是羔羊而已。

  利亞姆四處張望,但是那個人影消失了,也已經沒有再聽到任何的聲音。

  但受到這提醒,利亞姆才意識到他沒注意到這顯而易見的事情。

  食物,意為可以吃的東西。

  一直都在自己身上的食物,那就是他自己。

  他讓珍珠果醬那迷你的、繁多的替身開始啃食自己的血肉。

  即使溶解之愛免疫物理傷害,但是被吃是另外一回事。真要說的話,現在利亞姆痛得要死。

  但是現在的痛苦,絕不會比眼睜睜地看著人死去還要大。

  吃完自己的身體以後,珍珠果醬變成了粉紅色,然後他們直接進到希哲的傷口裡,這次希哲的回復比剛才還要快上很多。

  睜開雙眼。

  當希哲睜開雙眼時,他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好起來,還有在一旁的熟睡的,而且體型縮水了不少的利亞姆。

  稍微甩了甩手,希哲覺得自己的身體很輕,而且一直有力量湧現上來。

  如果是現在的話,可以做得到。

  史特雷立刻開始狂奔,然後到了一處牆壁前。雖然這裡的建設他有參與,不過他仍不是很會使用這些機關,所以開始用硬拆的。

  下個瞬間,史特雷突兀地衝向他處,這令躲在暗處想要觀察他怎麼出去這裡的賽巴斯丁沒能反應過來。

  想要重新捕捉他的身影時,有甚麼東西覆蓋住了視野。

  是史特雷的拳頭,在身體做出反應前就已經被揍飛出去了。

  在想要以腳著地前,史特雷又衝了上來,連續的出拳自己無法閃躲,只能招架。

  雖然都格擋下來了,但手臂開始被麻痺以及痠痛覆蓋了。

  抓緊機會,賽巴斯丁瞄準史特雷的下巴踢去,但被輕鬆地迴避開了。而他跟自己一樣瞄準下巴的踢擊,這次格擋跟閃躲都來不及做出。

  一陣頭暈目眩後,賽巴斯丁擦掉嘴角的血。

  「你這傢伙,剛才不是被我幹掉了嗎?」

  「是沒有錯,但是,我從地獄回來找你了。」

  史特雷的身影又消失了。

  他的速度很快,比倒下之前,不,搞不好比自己還要更快也說不定。

  攻擊來了,這次對方瞄準了心窩。

  賽巴斯丁用自己的手肘去阻擋了,雖然手肘幾乎被他擊碎,但因為揍到堅硬的部分帶來的疼痛,使得史特雷停頓了下。

  這一瞬便足夠賽巴斯丁再次將他撕碎,然而剛成功碰到史特雷時,他已經準備要扯下自己的手臂了。

  最後的結果是,賽巴斯丁以不長的指甲刺傷了史特雷的肩膀,而自己的手臂肌肉被扯下了一大塊。

  兩個人都同時停了下來,然後注視彼此的傷勢。

  一開始,史特雷就想過為什麼賽巴斯丁總是像現在這樣,不用全程高速度來消滅他們。

  但他很快就知道個中道理了,以前在部隊特訓時,無論進行何種體能訓練,教官都會要求他們要記得呼吸。

  體能訓練這回事,並不是一昧地增加強度就好,能夠盡可能地多做幾組運動比較重要。

  所以適當地控制呼吸節奏,自然也能夠避免出力過猛而提前消耗過多體力。

  反之,若是單純地想要做最大地輸出,運動員得要閉氣,才能夠容易地達到自己的上限。

  像現在,自己跟賽巴斯丁必須要搶快,在這個過程中除了剛才提到的『閉氣戰法』外。在如此的高速環境下,肺部無法正常的吸入氧氣,所以賽巴斯丁總是像這樣間斷地使用高速。

  因為他總是用不可一世,有格調的管家態度在面對他的敵人,所以這點不容易被發現到,雖然史特雷覺得他自己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行為是很好的掩飾。

  看到彼此都要這樣停下,他們很快就意識到『無氧運動』這點,在自己的思緒不見得能跟上自己速度的情況下,致勝關鍵就是不能等到對方恢復血液含氧量,自己就要先上前去攻擊。

  史特雷吸了口氣,而賽巴斯丁想趁著這時去攻擊。

  只要破壞肺部的話,勝負就分出來了。

  得手了,這次是史特雷來不及做格擋。

  但就在此時,賽巴斯丁發現他的手穿過了史特雷的身體,字面意義上的穿過去,完全沒有命中的手感。

  是無想轉生。

  再次背負著悲傷的史特雷,徹底地領悟了無想轉生的全部。

  已經來不及了,真正地史特雷的拳頭已經湊得很近了。

  如果自己多留心的話,也許結果會不一樣。

  不,是宗介輸了,就像他失去琴亞一樣,希哲也失去了自己的兒子。

  但宗介只是因此變得越來越急躁而已,希哲則是異常地冷靜。

  輸了啊,輸的徹底。

  也許下次看到琴亞的話,又會被她調侃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88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inale realm|魔法少女小織

留言共 2 篇留言

餅兔北京天安門
你的縮圖是甚麼鬼阿

03-26 00:08

第三書語
9833/491

03-27 1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yoashi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大家
青春戀愛小說「單戀七年的女生和我成為情侶了」更新第二章!快來我的小屋看看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