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大綱(下)

作者: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2020-03-25 22:18:00│贊助:1,008│人氣:135
第四篇:協會選舉篇
前任會長,湊瑞也死亡後,協會內部便立刻湧起了必須要重新選出新會長的聲音,其中聲望最大的便是在協會中深固勢力的幻龍族代表-伯納特,然而競爭對手除了他以外,還有成功從鏡面世界回來的布魯斯˙尼普勒,布魯斯決定要為好友復仇,並且以繼承會長遺志為口號參選,作為從鏡面世界回來的人,協會內部也不好阻止。
第三個要參選的人是我妻遊時,對外宣稱是因為覺得協會有點爛掉了,所以必須要改革,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參選,在誰都無法理解我妻遊時的真意的狀況下,三人的選舉戰正式開打。
 
 
祐樹在醒來之後,對周遭的人一概不知,對自己的記憶也只有到十年前,村子被屠殺殆盡的時期,由於諾森的能力,透過決鬥和卡片來認識的這個世界祐樹已經完全忘記了,只能暫時在家休養。
 
後來在一次替還不是很熟悉,但感覺到親切感的家人出門買菜的時候,祐樹被高中的不良同學纏上了,完全失去十年間的記憶的祐樹性格變為軟弱,完全無法反抗的同時,卻在心底深處湧起了一道怒火,新的能力要覺醒前,恰好路過的遊時順手就打跑了不良少年,並且發現到了祐樹身上的問題。
 
諾森的能力顫抖雖然應該是將祐樹的記憶徹底消除了,但祐樹自己身上的虛無之力本能的將記憶保存了起來不被破壞,只是祐樹自己沒辦法回憶起來而已。
 
原本遊時是不想管,想專心搞選舉的,但是在沫璃的拜託下,遊時勉為其難的將失憶的祐樹收為弟子,謊稱只要你照我的話去做就會慢慢回復記憶,並叫他去參加徵招二十三侍的大會,藉由此來確認祐樹的人格,究竟是否值得他來拯救。
 
在選舉途中,三方各自鬥志,並且想辦法從彼此身上探出更多情報,在其中一次為了拜票而參加心城市的祭典時,沫璃的母親-天女目祈才從遊時口中得知了他的意圖,遊時認為二十三侍中有內鬼,如果只有布魯斯和伯納特兩人的狀態下,選舉將會以伯納特壓倒性的選票優勝,所以自己才要強制加入,並且藉機揪出內鬼。
 
而在祭典中,祈向遊時表明了自己和雨娜的關係,問遊時該怎麼辦後,遊時只是回答了,妳開心最重要,祈默默的聽進去了。
 
成為遊時的弟子的祐樹,為了遊時口中的能回復記憶,被迫進行各種體能訓練,並且在過去大會中,以及墨林芬島上認識的決鬥者們的幫助下,他漸漸的明白了過去在這裡的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並且回復了一定的決鬥技術後,參加了徵招二十三侍的比賽。
 
他在比賽中遇上了陽一,陽一被自己背後的集團老大命令參加比賽,藉此成為二十三侍的一員,途中,祐樹也回憶起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事情。
 
在確定祐樹必須要透過決鬥和訓練來回復記憶,並且確信祐樹能夠回復後,很乾脆的投降,並且在隔天辭去了心城市高中的學生身分。
 
安九院在被王打走後,重新醒來時在遊玄的房間中,遊玄很直接的表示,因為很中意她,所以打算讓她做自己的女人,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是在遊玄強迫下,和正在適應自己體內新力量的遊音暫時一起住。
 
在時機成熟後,遊玄就帶著安九院、遊音以及隨從小娥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得知了會長已經死亡的安九院才發現,自己惡劣的靈魂必須要有像是會長這樣的人來,才能接受自己,讓自己分享獲得的快樂。
 
失去了會長的安九院一度產生了輕生的念頭,但是被遊玄阻止了,遊玄直接表明自己是世人眼中最惡劣的男人,他也完全可以包容安九院的存在,也因此才對她充滿興趣,安九院重新振作了起來,並且接受了遊玄。
 
遊時和另外兩人的選舉戰來到最後階段,布魯斯在確定自己拿到勝利的機率偏低後,決定倒戈在遊時這邊幫助遊時,因為他不能接受伯納特為了和世界妥協,無視會長意志的手段,被逼到絕境的伯納特為了反擊,祭出了殺手鐧-向世人公開了祐樹的真實身分,並且公開表明遊時有和祐樹接觸,撒謊稱遊時打算透過祐樹和茨培拉王朝合作,侵犯這個世界,有待在鏡面世界的布魯斯也因為當初沒有和茨培拉王朝的人有過多互動,無法替他反駁。
 
但是這個謊言隨即被回到這個世界的安九院揭穿,她表示祐樹在另一個世界中基本上沒好待遇,並且將在茨培拉王朝遇到的種種事件講了出來,並且擁有在過去和吉朗對談的通話紀錄公開出來,表達出了茨培拉王朝真正的目的,伯納特的謊言不攻自破,並且宣布敗選,我妻遊時成為新世紀協會會長。
 
然後,我妻遊時隨即宣布辭退會長職位,交由天女目祈做會長,他真正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祐樹在徵募比賽中最後一個遇到的對手是自己的姐姐-杉田黑兒,苦惱於無法為弟弟回復記憶的療程做點什麼的自己,最終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在比賽中與他進行騎乘決鬥,幫助他喚起記憶。
 
祐樹雖然回復了部分記憶,但是決鬥的經驗終究來自黑兒的指導,不管祐樹想嘗試哪一種戰術都在黑兒的意料之中。
 
在最後,祐樹的牌組出現了變化,在極限的決鬥中,祐樹見到了小時候曾經一起長大的夥伴,在祐樹獲得牌組前的另一個能力,具有將身邊死人的靈魂一部分吸收,並且成為保護自己的能力,這也是為何在其他鏡面世界人到了這個世界肉體都會暴走,變化為無法復原的奇形怪狀,只有祐樹能穩定的在三年間的肉體變化,而這些靈魂也是保護了祐樹的記憶不被顫抖徹底消除,但也即將消失殆盡,愛麗絲的靈魂也隨之出現,並且對祐樹表明了道歉,並且選擇原諒了他,希望他能作為祐樹繼續生活。
 
至此,祐樹的記憶完全回復,並且變回了祐樹,不再迷惘的他,牌組出現了變化,成功創造出了最強的D-HERO 統治小子,並且以統治小子的效果打出了超出黑兒計算之外的戰術,打倒了姐姐,並掛名成為二十三侍中的戰士族。
 
與此同時,過往的能力也與現在的能力合而為一,從單純的推開與吸引某種物體,成為了能夠操控重力的能力。
 
在那之後,幕後黑手在遊時和小雨的陷阱下出現了-其真身是爬蟲類族的代表,同時也是愛麗絲的父親,真名是達爾溫。
 
他從鏡面世界過來,做了十年的臥底,但是在後來不知為何的,諾森發現這個線人,並且私自連絡上了,諾森假意自己為王的代表,從他身上套招各種異世界的情報,偶爾讓他做點事情,讓達爾溫以為自己依舊是王忠心的風大臣,殊不知這個職位已經被後輩班德堡當上了。
 
在最後,達爾溫要求與遊時一家人的其中一人決鬥,在遊音自我推薦下,以新的Cno,緋紅的奇巧人偶下被打倒,在最後回想起這十年間,已經當作是自己兒子來看的祐樹,和以為自己至今依舊在鏡面世界努力生活著的女兒,達爾溫跳入自己能力開啟的毒沼中自殺身亡。
 
隔夜,祈約了遊時到某家飯店中,表明了遊時之前的話令她深思許久,最後得到的答案是在紅蓮走了之後,和雨娜,遊時等人在一起是她最開心的時刻,所以她要求遊時答應她能和他們住一起,否則就將會長的位子還給遊時來做,遊時在理解了祈的決心後也答應了。
 
另一邊,回復記憶的祐樹約了沫璃出來,並表示自己在回復記憶後想了很久,還是決定要像沫璃表白,如同他在墨林芬島上和沫璃的約束,自己已經回來了,並且下定決心以祐樹的身份守護這裡,和王對決,也同時表明了自己喜歡沫璃,如果對方不嫌棄的話,就和沫璃當情侶,沫璃也立刻就答應了,兩人之後決定要做的事情就是幫助沫璃的課業,讓沫璃的成績能夠穩定直升心城高中……
 
 
 
 
 
第五篇:永恆兵團篇
時光匆匆,過了三個月,協會收到了聯合國組織的通報,做為民間組織又不願與政府合作的協會,聯合國打算藉由換了新會長,柢固還沒建立起來的時刻一口氣瓜分協會的資源和人力,對此,新會長天女目祈和充當保鑣的雨娜兩人前往指定會場進行談判。
 
另一邊祐樹的學年進行了校外教學,祐樹和遊音在其中一晚,外面的便利商店討論今後的未來,遊音表示自己沒有甚麼特別的想法,只想暫時享受這段家人在一起的時光,但要是鏡面世界的人來了,自己也當然不會置之不理。
 
祐樹則是想到了更後面一層,即使知道之後可能會有兩個世界之間的戰爭,戰爭後,兩個世界可能就會開始有了不可避免的交流,到了那個時候他想要成為一名歷史老師兼調停者,不只是教導學生歷史,也是要告訴世人另一個世界的歷史,希望能透過了解彼此的文化,習性來減少紛爭。
 
與此同時,陽一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原本的他的頭髮是藍色,但那只是他自己的能力所改變的髮色,他真正的髮色是紅色,真名為藤井陽一,藤井雨賀的兒子。
 
 
同一時間的,遊時在外面買菜時,看見了協會被不明力量攻擊而過去查看,敵人正是永久兵團團長AKA前二十三侍,魔法使族代表,路克˙狄卡歐,他過去是教導遊音決鬥的人。
 
路克向來的特性就是非常坦誠,遇見了遊時,路克直接表明了自己想將協會收為己有-因為他不認為協會或者是現在的世界有辦法應付的了上下團結一心的鏡面世界,但是隨後所說的手段過於粗暴,無法被遊時認可。
 
兩人一言不合便直接開打,遊時雖然以虛無之力將路克的能力創造出的人偶大軍打的落花流水,但是卻讓路克發現了遊時的能力真相,並且用記載協會成員身上綁了炸彈,迫使遊時將虛無之力分散到成員身上避免成員被炸死,但炸彈依舊引爆,自己也受了重傷。
 
正當路克以為成功殺死遊時的時候,遊時體內,小雨給予的緊急救命倒退裝置將遊時的身體狀態回復到三十分鐘前,完好無缺的狀態,遊時準備要給予路克致命一擊時,路克的傭兵飛船直接朝遊時開炮,並順利帶走了路克。
 
另一邊,陽一將自己所知道的真相告知了祐樹和遊音兩人,藤井雨賀從一開始成立協會時,就是為了要找出能夠殺死我妻遊時的方法而存在的,原因不明,但是雨賀確實對遊時帶著敵意。
 
似乎也是因為如此,雨賀連自己孩子的存在也不願讓遊時,小雨、雨娜等人知道,其結果是雨賀的太太難產身亡,生下來的孩子在雨賀的拜託下由路克扶養帶大,雖然陽一自身也有疑問為何是交給路克,但可以搞清楚的是我妻遊時身上一定帶有問題,陽一問祐樹是否有興趣和自己一同揭穿遊時的真相。
 
但是祐樹回絕了,並且表示在自己失意的過程中也是有逐漸了解到我妻遊時這個人,他不認為遊時做了什麼事情讓藤井雨賀如此憤恨,其中應該有甚麼誤會,並反過來勸說陽一離開永久兵團,自己可以和他一起想辦法找出真相,陽一也拒絕了,並表示既然祐樹沒興趣參與,就不想要他和遊音加入這淌渾水,意見不合的兩人展開了決鬥。
 
祐樹進一步進化的D-HERO第二次的和陽一的末日騎士團牌組決鬥,和之前因為祐樹需要回復記憶而刻意放水不同,陽一的末日騎士團以花樣且多變的戰術讓祐樹陷入苦戰,陽一也表示了,末日騎士團是會根據使用者的思念而出現新的卡片的牌組,沒有能夠迅速解決掉陽一的話,在後面只會讓陽一以覺悟抽出新的卡片來反擊。
 
但即使如此,祐樹依舊從末日騎士團多變的戰術中找出了致命的缺點,並且以統治小子的效果將陽一在下個回合能抽的卡片事先確認過,這樣就無法抽出新的卡片了,在那之後,祐樹以魔法卡,魔導契約之門的效果將之前與黑兒決鬥時創造出來的魔法卡-主宰融合,交給陽一,表示這就是現在的自己成長的證明,也進一步的表達自己的意志。
 
正當兩人打得難分難捨時,陽一收到了路克的撤退命令,陽一也敬告祐樹當年他的性命是被雨賀所拯救的,不要白白浪費了,便轉身離去,主宰融合也依舊在陽一手上。
 
 
 
 
 
隔天,陽一便來到了遊時因傷休養的病房,質問他當年為何雨賀會想要殺死他,遊時在得知對方就是雨賀的兒子後,也直接坦白了真相:他的存在,會害死小雨和雨娜。
 
虛無之力雖然是遊時可以收發自如的能量,但是在懷了遊時的孩子的小雨和雨娜身上的虛無之力卻侵占在兩人身上長達十個月以上,即使孩子生出來了也依舊在兩人體內侵蝕著,就算是能自由操控時間和空間的兩人,也無法將這個虛無之力替換到其他人身上,最後只能被虛無之力所吞噬。
 
而雨賀在知道這個真相後大受打擊,遊時自然是原先不知道的,但自己的兩個親人也是都在知道這件事情後坦然的接受了而憤怒不已,決定要找出能夠殺死遊時,毀掉虛無之力的方法離開,卻意外在過去為了保護祐樹而讓自己犧牲了性命。
 
遊時講完後,直接告訴陽一,如果他真的認為自己是該死的話,就可以直接開槍,他不會用虛無之力阻擋他。
 
陽一反問,明明雨娜和小雨至今都還活得好好的,他怎麼知道會死?
 
遊時解釋道,這個世界實際上是已經重複過很多次的世界,從遊時和小雨的第一次接觸開始輪迴已經不知道幾次了,每一次都是以失敗為結局,遊時只能以自身力量不斷重來,到了這次,遊時實際上已經剩下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了,所以才會將剩下的力量分給這個世界的所有人,讓大家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培養虛無之力,最後再由自己回收虛無之力,而小雨和雨娜兩人也都或多或少看過遊時過去的記憶,並且支持他。
 
但是在看到祐樹後,遊時改變心念了,他從努力回復記憶的祐樹身上看見了人的可能性,以及即使失去了一切卻還是想要努力的姿態,並且決定讓輪迴就此終止,既然都已經和小雨還有許多重要的人度過一生,就不再將自己變為怪物迫害自己了。
 
講完後,陽一將手槍舉向遊時,但是在過了很久之後才放下手槍離開。
 
祐樹和遊音在修學旅行結束,回到家的路上各自帶著心事,祐樹決定要找陽一再談一次,遊音也得知了對方背後是自己以前的師傅,也打算去了解師傅的真意。
 
一方面,在和聯合國成員談判中的祈得知了路克曾經來過的消息,和雨娜討論後認為是機會,便提出交換條件,協會會以自身目前的力量來將世界公認的禍害,永久兵團瓦解,並且藉由此來換得協會獨立的條件,聯合國各方面都一致的不看好決鬥協會能和武裝分子火拼,便簽下契約答應了。
 
在契約成立後,祈立刻和協會背後的金主之一,遊時過往的好友-,如今是另一個世界知名的武裝集團-朱雀七軍領袖,在遊時的委託下,他爽快的就將永久兵團的情報和人員交給遊時,祈將這份資料交給各個二十三侍,獲得資料的祐樹透過朋友的幫助下找出了永久兵團的飛船所在地,而遊音也在遊玄的幫助下來到這裡,最終的決鬥開始。
 
祐樹再次遇上了陽一,並且重新開始了決鬥,他坦承其實從第一次遇見陽一時,就已經有感覺到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恩人,藤井雨賀的兒子,正是這份預感讓過往很不願和旁人有過多交流的他和陽一當上了好朋友。
 
而過往為了獲得情報而偽裝成學生的陽一,也同樣的不願與其他人有過分親近的交流,想要和他當朋友但又不太擅長的祐樹反而成為了絕佳的對象,讓他在學校能夠適度的擁有地位和情報管道,兩人就這樣陰錯陽差地成為了摯友。
 
在決鬥中,祐樹也表明,不管是江野陽一或者是藤井陽一,都是他的朋友,自己過去在鏡面世界的時候也曾煩惱過自己究竟是維克多˙伊魯特還是祐樹,但當時的陽一也都接受了,並且和他一起戰鬥,鼓勵他回復記憶,他相信即使現在反過來了,即使是從零開始,兩人也一定能成為朋友的。
 
遊音進入飛船中打倒了其中一個手下後,和過去的師傅,路克見面了,路克也直接表明,他要利用我妻遊時身上的虛無之力來操控心城市的人民作為軍隊來了解掉鏡面世界的茨培拉王朝,會選擇心城市也是基於遊時是以這裡為起點將能量傳播出去的,那心城市的人們應該也擁有相較於其他地方更為強大的力量,當然,不能接受的遊音立刻就和他進行決鬥。
 
但是,即使遊音使用了新的Cno卡片,路克的魔導書牌組依舊將遊音的局面吃得死死的,令她無從反擊,就在即將敗北的那一刻,我妻遊時闖了進來,並且將飛船以虛無之力打出一個大洞,飛船被迫降落在心城市的高中操場,祐樹和陽一爬出來後和同樣倖存的路克遇上了。
 
路克也再次表達自己的想法後,想要祐樹和陽一加入自己,但是被祐樹果斷拒絕了,陽一也在此時下定決心,不論是藤井或者江野的姓氏,他都不想被束縛,從現在開始,他就只是陽一-作為祐樹的朋友一同戰鬥,兩人和路克展開了以生命為賭注的最終決鬥。
 
創造出末日騎士團這副牌組的路克,對於末日騎士團的手段瞭落執掌,因此先行將火力集中在祐樹身上,並且以最低限度的防禦資源用來防住陽一的攻擊,祐樹在快要瀕臨極限時,路克認為祐樹還有用,因此先留下了祐樹的生命值,轉而攻擊陽一,並且宣言要回收末日騎士團,給予他認為目前最接近真正能拯救世界的人-他自己。
 
一開始的路克,是從中東地區不知名的戰區成長的,世界上最明亮的顏色是天空的藍色,最常聽見的聲音是戰車履帶滾動的聲音,而最熟悉的氣味是屍體被燒烤,子彈發射後的煙哨味,在那樣的地獄中,路克作為戰區孩童的領導者,和附近的軍火商談判,以孩童們的勞力作為生存空間,軍火商也答應了,原以為自己和孩子們能夠有個雖然勞累,但安全的生活空間而高興的路克,在過了沒多久後就發現自己和孩子們所住的地方和其他人不同,他們的房屋也離其他軍火商手下的房屋有段距離,後來路克才發現,自己和孩子們是被軍火商用來當作新型氣體武器的實驗品了,到了最後孩子皆因為無法負荷毒氣而死亡,唯一活下來的只有路克,但路克也已經因為毒氣的副作用,身上有了無法痊癒的傷口。
 
在那之後,路克繼續在軍火商底下做事,卻也暗自給自己開始建立起軍隊和勢力,並且在長大成人後對軍火商進行復仇,並且將後者的勢力吸收過來,成立了現在的永恆兵團,為了能夠製造一個不會再有無辜的孩子們受到迫害的社會,路克選擇了一條正常人永遠不想選擇的道路-誠實,只要雙方都是誠實以對的話,無論是什麼樣的風險,什麼樣的危機,都一定是雙方能夠接受的。
 
他每一次的行動,每一次的策畫都是對屬下,對朋友誠實,哪怕得知對方的任務是一定會死,他也不會有所隱瞞,這個作風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士們開始追隨,並且相信路克的理念。
 
在那之後,看見藤井雨賀成立了決鬥協會,原本以為那就是最接近他所渴求的社會的一條捷徑而加入後沒多久,藤井雨賀死了,湊瑞也為了穩固協會,而用盡手段當上了會長,雖然協會在湊的帶領下逐漸起頭,變成能跟其他組織,國家對抗的強大協會了,但也已經和路克理想中的協會不同了。
 
因此,路克在教完遊音後退出二十三侍的職位,並且在意外中得知了藤井雨賀還有兒子的事情,便調動自己的力量將陽一帶了過來,希望以自己的力量讓陽一成長成為自己理想中的英雄,那之後也繼續以自己的實力,希望能讓自己,或者在某處找到能夠創造出夢想中的社會,改變這個充滿虛偽的世界的人。
 
回到決鬥,在陽一的回合中,已經了解到自己的末日騎士團無法打倒路克的狀態下,陽一以自身的覺悟抽起了一張牌,並且覆蓋另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路克無法理解陽一的用意,但是也不再多做思考,再給予最後致命一擊的時候,陽一使用了陷阱卡,天使之淚,將自己的最後一張手牌交給祐樹後回復2000點生命值,儘管這點生命值根本無法超過路克給予的傷害,但是最後的手牌-主宰融合已經交還給祐樹了。
 
陽一,將最後的勝機交給了祐樹,並且在告訴祐樹這副末日騎士團在這場決鬥結束之後就送給他當作生日禮物後,帶著笑容死亡。
 
在祐樹的回合時,祐樹以主宰融合叫出了統治小子和路克進行了最終對決,原以為祐樹即使叫出統治小子也是徒然時,祐樹利用了除外區和墓地中陽一準備好的末日騎士團強化了統治小子,製造出了出乎路克意料之外的轉機,並且逆襲成功,打倒了路克。
 
在最後,路克坦承的表示,祐樹的行動超乎了自己的想像,即使那是犧牲了陽一的性命,那依舊是屬於祐樹的戰術,即使在知道了所有效果,路克也沒算到祐樹以自己不知道的用法用末日騎士團,承認了祐樹可能是自己所尋找的,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的人,並坦承自己的完全敗北,在最後被押進監牢前,和遊音見面了。
 
「我從小就覺得你是個很爛的老師,」遊音說道,「你老是心不在焉的教導我,每次都在看其他東西,只教導了我決鬥的基本技術……那是因為你在那時候就認為我不會符合你的期望,對吧?」
 
「沒錯,」路克毫不避諱的說道,「原先擁有虛無之力的竟然是那種男人已經讓我有點失望了,所以我想從妳身上找到可能性……但妳不是拯救世界的那塊料,所以我只是以妳的性格來指導妳,讓妳以自己的作風成長成為了不起的決鬥者,在我眼中那就是妳的極限了。」
 
「我以為你以前教導我這個世界的所有美好的事物,是為了讓我長大後意識到這個世界多麼糟糕,要讓我加入你的永恆兵團跟你一起革命的。」遊音苦笑道。
 
「我並沒有抱著要你加入我的手下為前提教導妳啊。」路克說道,看向蔚藍的天空。
 
「我只是要妳相信而已。」
 
「相信?」
 
「相信這個世界,可以是個更美好,更幸福的世界,因為那時候你還小,本來就不該知道這個世界是多麼的黯淡無光。」路克說道,「這樣的話,就算是無法拯救世界的妳,長大後也一定能夠為自己理想的未來戰鬥的。」
 
「你真的是……很惡劣的人呢。」
 
隨後,路克被壓入牢中,祐樹知道陽一的身分遲早會暴露,為了不讓曾經的英雄,藤井雨賀的兒子被人當作是武裝傭兵集團的一員,祐樹要求遊音告訴大眾,將之前眾人在懷疑自己是鏡面世界的臥底的事情當作是真的,並且殺了陽一,這樣這個世界的人才能夠更加團結,不會因為陽一身上的真相而使社會混亂,無從抵禦鏡面世界的攻擊,並且自己帶著末日騎士團的牌組和決鬥盤,開著D輪逃離心城市。
 
第五篇完。
 
 
 
 
最終篇,鏡面世界決戰篇
在祐樹逃離心城市期間,茨培拉王朝的大王子,威爾士在之前和諾森等人在心城市的時候感覺到了不對勁,自己和昆士蘭在那邊為了攔截協會的成員與之戰鬥,但是在那邊待的時間實在太久了,身上也沒有出現特別的變化,紅蓮的結界應該是依舊在發動中才對,自己在穿越通道要前往異邦人(茨培拉王朝對協會的人的稱呼)的世界時也明顯的感受到穿越了一層結界,但卻沒有變化,這點讓威爾士感到不解。
 
另一個不解的地方是,王對維克多-也就是現在的祐樹過於寬容,竟然會為了他而放過了能夠將協會全滅的絕佳機會,這兩個疑惑在威爾士心中無法抹滅,他感覺到這背後有什麼更致命,更加不敢讓人細想的原因。
 
過了沒多久,王將六大臣中剩下的兩位(風的班德堡,以及火的阿德雷德),威爾士、塔斯曼、昆士蘭以及諾森找來,並且公開了機密消息,原來吉朗在死前就已經預料到自己被天女目沫璃攻擊的可能性,因此在自己體內植入記憶晶片,而那個晶片在天女目沫璃的攻擊下自動解析出了紅蓮的能量的成分和秘密,只要有了這個資料,就可以分解並且破壞掉紅蓮的結界了,王隨即下令所有臣子和王子做好準備,即將派軍隊前往心城市,首要就是將祐樹抓回來。
 
在眾人解散後,威爾士問王為何如此看中祐樹,連對方已經打算以祐樹的身分過活了還是打算抓他回來,但王只是簡單的敷衍過去了,這點也加深了威爾士的懷疑。
 
在正式出發前一晚,威爾士私下找了王,並且將自己這些天來的疑問講了出來,要求王給自己解釋,王不肯正面回答,便以決鬥作為代替,如果威爾士贏了,不僅王會將真相坦白出來,這次行動的指揮權也交由他處哩,威爾士隨即答應,兩人開始了決鬥。
 
原先以為自己了解王的戰術的威爾士隨即感覺到了不對勁,王的決鬥已經和之前與自己決鬥時完全不同,他是抱著要殺死自己的感情在戰鬥,縱使威爾士打起十二分精神,企圖拚出平手,卻也依舊被王擋了下來並且敗北,在敗北前,威爾士發現了王的真面目而大笑不已,了解到自己和整個茨培拉王朝都被騙了後,隨即被王所殺。
 
隔日,王以威爾士提出身體有所不適為由,取消了威爾士在這次行動中的職位,雖然有所懷疑,但是沒有人想說什麼,昆士蘭也認為威爾士是想趁王和重要大臣都不在的時候整和權力,因此也沒質疑,眾人將心思放在接下來的重點:奪回祐樹。
 
在穿越紅蓮的結界,到了心城市後,王隨即被感應到位置的遊時抓走,並且來到墨林芬島上,在那裏的是同樣等待已久的遊玄和遊時過去的朋友天狼星,在沒有其他外人的狀態下,三人可以和王放開手腳的決鬥(物理)了。
 
諾森便闖進了塔斯曼的房間中,他打算趁著這個機會將其他的王族成員打倒並且殺害,塔斯曼原本是想要用自己的能力:砂糖(可以透過言語和對談來間接催眠,讓男性以自己為第一優先著想的對象的能力)來操控諾森,但隨即發現沒用,諾森得意的表示在擁有了小南和小西的能力的自己,塔斯曼的能力根本沒用,了解到諾森就是殺死小南和小西的犯人,塔斯曼怒不可抑的和諾森展開決鬥。
 
原以為諾森能夠獲得小南和小西的能力只是僥倖的塔斯曼,在一開始就出現了決鬥上的失誤,諾森召喚出L5的裝彈終結龍後便毫無還手的餘地並且敗北。
 
原本還想反抗的塔斯曼想要叫人來時,砂糖的副作用卻立刻發作,塔斯曼的個性變為軟弱無助,失去自信,諾森抓住了這個機會,將塔斯曼從飛船上推了下去後,轉身找向另一個對象,昆士蘭。
 
從飛船上掉落的塔斯曼在意外之下被遊音發現並且救了下來。
 
在提出決鬥的要求後,昆士蘭原本想置之不理,叫他專心在王的命令上,但是得意的諾森將自己過去打倒的人講出來後,表示打倒昆士蘭,剩下一個在鏡面世界守候的威爾士就好解決了,昆士蘭也提出了決鬥中的賭注,以王位來進行賭注的決鬥。
 
原先解決掉其他人的諾森也在這次決鬥中想迅速解決掉昆士蘭,卻發現昆士蘭的決鬥超乎自己想像的強,即使叫出了從沒有人有過的L5怪獸,昆士蘭依舊能夠用恐龍摔角手的組合戰術壓制住諾森,在質問理由時,昆士蘭給出的答案是,成為王是自己的訴願,若是以王位為賭注,哪怕對手只是螻蟻,自己也會用盡全力,決不會輸給任何人,隨後以兩體L3的恐龍摔角手做出了L4的恐龍摔角手 摔角霸王龍 威嚴打倒了諾森。
 
諾森還想要反抗的時候,卻發現昆士蘭的能力在打倒諾森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啟動了,其能力,侏儸紀的天秤,會讓與昆士蘭進行比賽的敗者永遠無法傷害昆士蘭,就連想要傷害昆士蘭的想法都不准擁有,隨後,昆士蘭也將諾森抓到飛船外面,表明會將諾森的所做所為告知給王知道,並且要讓他嘗受和塔斯曼一樣的滋味後將他丟出船外。
 
 
 
 
另一邊,墨林芬島上,已經和王打得不可開交的三人,逐漸在王的虛無之力下感到吃力,即使是擁有最多虛無之力的遊時,也因為力量的差距而即將敗下陣來時,他用打帶跑的戰術將王帶到了墨林芬島上的墳場,過去遊音在比賽時來過一次所帶過的虛無之力,已經將這裡的生物活化了,為了能夠生存,他們也自然是會吸取各種能量,在王和遊時闖進來後,生物們自然先朝著擁有較多能量的王攻擊,遊時趁機逃了出去,在面對無數帶有虛無之力的卡片所變成的怪獸,他們有著各自的能力,王無法一次性的解決掉所有怪獸,在掙扎的過程中,身上的虛無之力逐漸被吞噬殆盡。
 
在墳場的聲音消失後,天狼星前去查看時才發現被吞噬的人並不是王,而是王底下的臣子,阿德雷德,出於不知名的原因,被王灌注了絕大部分的虛無之力,並且假冒成為王將遊時等人的吸引力轉走了,得知大事不妙的遊時、遊玄和天狼星決定立刻返回心城市。
 
另一邊,諾森從飛船上墜落時,意外的掉落在心城市給孩童玩的充氣溜滑梯上而獲救,在到了四處逃離的街上,明白到自己一路不擇手段的所做所為全部白費的時候,得知鏡面世界的士兵已經來了的祐樹也碰巧回來,和諾森撞上了。
 
訝異於祐樹居然沒有成為廢人的諾森,再次提出要和祐樹決鬥,並且要透過他最擅長的決鬥種類-騎乘決鬥來打倒他,再次獲得優異性,而決定將舊仇一刀兩斷的祐樹也接受決鬥,兩人的最終決戰就在成為戰場的高速公路上開打。
 
此時,真正的王從飛船上下來,並且在尋找祐樹的路上被祐樹的姐姐,杉田黑兒,擋了下來,王對祐樹的姊姊表現出寬容的意思,但對方完全不領情,兩人立刻開始了決鬥,黑兒在和祐樹決鬥敗北後,進一步的強化了自己的牌組,在面對王的時候也沒有絲毫的錯誤,緩慢的,確實的,將王逼入了絕境。
 
但是王在決鬥的最後一刻,反過來利用了黑兒場上壓倒性的優勢,叫出來從未見過的王戰怪獸,反過來將黑兒擊倒了,在黑兒敗北的那一瞬間,王用虛無之力將黑兒的肚子捅出一個大洞後,繼續前往找尋祐樹的路程。
 
祐樹和諾森的決鬥雖然已經到了中途,但是諾森明顯的毫無戰意,在決鬥中也異常消極,他坦承,自己從小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母親從小就不知是甚麼原因,一直將自己當作是王的孩子,更是將自己以往學過的,調製毒藥的做法教導諾森,告訴諾森以後在王宮中有競爭對手,直接用毒藥毒死他們就好這種天真的言論,就連當時不到十歲的諾森都知道不可能。
 
但是諾森卻對母親所教導的毒藥異常的有天分,他的第一個對象就是自己的母親,而且也成功了,對於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她太吵了,所以就殺了她了。
對此他至今也沒有感到後悔,要說為甚麼的話,那是因為他只是照著母親說過的,要排除任何可能對你造成威脅的人,而他第一個感覺到有威脅的就是母親。
 
在那之後,他便帶著母親的屍首偽裝成母親意外身亡的孝子說要進入皇宮,令他感到最意外的是,皇宮內的王真的承認了他的身分,這也開始了諾森在那之後的生活。
 
對祐樹也是一樣的道理,在眼前的人都是了解已久,好解決的,但是唯有祐樹,他只有透過愛麗絲的父親得知他的事情,也因此,他一直將祐樹當作潛在的敵人,想盡辦法排除他。
 
但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昆士蘭會向王舉發他所做過的事情,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他自己是再清楚不過了,和祐樹的決鬥也只是尋死的一種手段而已。
 
但是祐樹反問了他,難道他不認為這個世界對他就是威脅嗎?聽見這句話的諾森,似乎重新燃起了幹勁,並且和祐樹進行了最終回合的攻防,但是依舊不敵祐樹,在敗給祐樹後,諾森向祐樹道謝,他從很早以前就想好,在這個做什麼都不自由的世界中,至少怎麼死亡,他要由自己決定。
 
諾森從五層樓高的高速公路上跳了下去,在祐樹要使用能力將他救回來前,諾森以自身能力幻化出槍讓祐樹的注意力被轉移,諾森在最後如願的從高速公路上墜下,死亡。
 
 
 
 
 
王在解決掉黑兒後,和小雨、雨娜,以及二十三侍的對手們進行或物理,或卡片的決鬥,到了最後,終於找到祐樹時,已經被心城市的人包圍,遊時也回到戰場,而自己的軍隊和手下也已經在此集合,但是自己身上的力量已經和遊時相差不多,正當所有人都以為要開打的時候,祐樹即時到了戰場,王看見了祐樹的到來,便脫下了面具以及頭盔,在面具底下的是一位擁有黑色長髮的美人-祐樹的母親-維多莉亞。
 
從小,維多莉亞就被眾人當作是完美無缺的女人,父親原本搖搖欲墜的商會被她奇蹟似的拯救了回來,一直以來沒落的村子也在維多莉亞的整合下繁榮向上。
 
人們說,她的思考和她的眼前,總是能夠看見通向成功最簡單有效的道路,漸漸的,就連茨培拉王朝也看見了這個商會的經營能力。
 
維多莉亞成年後,和來自異國的虛風先生結識,兩人陷入熱戀的時期,也是維多莉亞所屬的商會時莉處於巔峰的時刻,茨培拉王朝下達了國令,要將薇多莉亞取入宮中,作為皇上的妃子,其目的很明顯的是為了吸收薇多莉亞這個人才,還有商會的資本。
縱然千百個不願意,軟弱的父親依舊無法反抗皇室,便接受了這個條件,拆散了薇多莉亞和虛風先生這對在外人看來是天造地設的情侶。
 
後來在進入皇宮中後,王也說能體諒薇多莉亞的痛苦,便沒有要求薇多莉亞什麼,連碰也沒碰薇多莉亞一根手指。
但是,底下的臣子們依然依舊故我,甚至利用薇多莉亞在皇宮內的時機,大舉吞併商會的資源,這些事情只有父親是完全無法處理的,到了後來薇多莉亞發現此事,並且和王提到時,王也只能很無奈的表示自己沒辦法,底下的臣子早已團結起來,排擠自己這個王了,薇多莉亞自己想憑藉著王的准許出去皇宮都沒辦法。
 
在王無法幫助自己,而商會也如風中殘燭的這一刻,薇多莉亞做出了顛覆她一生的抉擇-既然王無法幫助自己,自己也無法從皇宮中逃脫。
 
那麼,只要自己成為王就好了。
 
在那之後,薇多莉亞開始謹慎的計畫並且和大臣們密謀,企圖讓臣子們相信自己也是軟弱無能,而且比現在的王更聽話的傀儡。
到了最後,外面的局室都已經確定,而薇多莉亞也已經找到了最佳的時機能夠在王進入自己寢室來暗殺的那一刻才發現,她有個致命的失誤-她沒預料到王的虛無之力會是那麼的強大,自己精心準備能夠一滴就殺死鯨魚的毒藥,王喝一整瓶都沒用。
 
但是王在得知薇多莉亞要暗殺自己的目的後,很坦誠的就收手了,他認為,能夠做出如此精密的計畫,且擁有如此統籌力的薇多莉亞,比起自己更適合成為王,便將自己身上的虛無之力按照王的儀式傳給了她,並且和他講了自己的故事,原來,王從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王的本名是金,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科學家,他曾經和一個詐欺師以及一個高中女孩一起研究這個虛無之力,希望能用這個力量讓世界更美好,但是就在最後研究出成果的時候,卻被某個至今都不知道的謎之人物攻擊,並且意外的傳送到這個世界的皇宮中。
 
自己的智慧在這裡毫無可用之處,體力也比不上其他人的他,只好當起皇宮內的小侍從,但是在一次的意外下,他闖進了王的房間,當時的王已經奄奄一息,虛無之力腐蝕著身體。
他遲遲不肯將自己身上的虛無之力和王位交給另一個人,王自身也毫無子嗣,在那個時候,權臣們勾結一處的現象已經相當嚴重了,不願意將自身力量交給任何和底下的臣子有關係的王,決定將自身的所有力量交給眼前的小侍衛。

從一開始他就不抱任何期望,只是單純的不想將自己的力量交給外人而已,但是對金來說,這反而是他生命的一次轉機,他以為自己擁有了研究已久的力量,必定可以在這個世界實現夢想,但無情的現實告訴他,他只是空有力量,而不是擁有智慧的人,在金上任後,他依舊被無情的打壓著,甚至有大臣告訴他他只要負責生產未來供他們使用的傀儡就行了,金就這樣帶著絕望和失望的第二人生生下了若干子嗣(就他所言,他曾經有幾次到外面便裝出門風流過),到了現在,遇到了薇多莉亞。
 
在希望薇多莉亞不要辜負他和先王的期待後,他用了最後的虛無之力令自己消失,連屍體和衣物都不剩的消失,為薇多莉亞解決了最煩惱的問題-處理屍體。
 
薇多莉亞在那之後就成為了假冒的王,並且找上了虛風先生一起重新和謀,將原屬於真正的王該有的一切奪了回來,在宮中實行了嚴厲的管制,將大臣們的勢力都剝奪的一乾二淨。
 
然而到了後來,商會反而借用薇多莉亞做為王的權力胡非做為,擔心自己的存在有可能會被人揭露的可能性,在雨賀的協會的船來到鏡面世界的時候,薇多莉亞下令派軍,將自己的家鄉以及商會都毀的一乾二淨,連當年還很幼小的兒子維克多,也在她的清理名單之中,虛風先生因為無法接受薇多莉亞的作法而與她決裂,不顧眾人反對的前去拯救在村子中的維克多,引領他去搭上雨賀的船,薇多莉亞在知道消息後,立刻派兵前去攻擊雨賀的船隻,並且引發了之後的慘劇。
 
 
 
 
 
「你們知道最好笑的是什麼嗎?」她轉過身,看向一個個露出吃驚和錯愕的表情的鏡面世界軍隊,「最好笑的是,你們只會用虛無之力來認王,我每次坐在上面,聽著你們喊王阿王阿,陛下陛下的,憋笑憋得很痛苦呢!」
 
遊時問薇多莉亞,她對祐樹是否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說沒有一定是騙人的,畢竟是我的孩子啊,但是那時候……不,也不是那時候,有時候,有很多事情都是比一個兒子還要重要啊。」
 
聽到這句話的祐樹,便也已經下定決心,要為了村子裡的人們,虛風先生,還有至今的許多人們的性命,與薇多莉亞做個了斷,並且要求外人不要插手,最後的決鬥終於開打。
 
在決鬥的過程中,薇多莉亞沒有絲毫的放水,只憑祐樹目前的實力,完全不是對手,就連原先能夠創造奇蹟的末日騎士團,也被薇多莉亞的虛無之力封印,成為了只能以至今為止現有的卡片進行戰鬥,但是祐樹依舊沒有放棄。
 
在最後一刻,帶著塔斯曼來到現場的遊音將自己身上的紅蓮之力交給了祐樹,令祐樹解除了虛無之力的封印,使出了最後的抽卡,並且召喚出了末日騎士君王-逢魔之王反殺成功,打倒了薇多莉亞。
 
到了最後一刻,眾人才發現薇多莉亞已經和之前的王一樣,要被虛無之力吞噬了,她所做的一切其實就只是想要在死前和自己兒子見最後一面,在過去她知道,要消滅整個村子是沒問題的,但如果特別下令要保護祐樹會被人懷疑,因此她才故意惹怒虛風先生,讓他以自己的意識決定去保護祐樹。
 
在祐樹到了鏡面世界後,她又派了個性較為沉穩的愛麗絲的父親去鏡面世界守護祐樹,將祐樹的一點一滴都轉達給她,在知道祐樹長大後喜歡的是決鬥後,便大力推廣決鬥給鏡面世界,自己也將決鬥研究透徹-一切都是為了在即將死亡的那一刻,能夠和兒子擁有一場決鬥。
 
在了解到兒子已經成長到不需要她擔心的程度後,薇多莉亞便任由自身被虛無之力吞噬,並且消散,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原本以為已經死亡的杉田黑兒,在那之後傷口回復,並且重新活了回來。
 
在薇多莉亞死亡後,鏡面世界的人也已經沒有了戰意,並且決定返回自己的世界,在臨走前,昆士蘭向祐樹保證自己回國後會和塔斯曼一起重新整頓好茨培拉王朝,不會再讓金和先王的慘劇再次發生,在那之後,鏡面世界與這個世界的通道似乎隨著紅蓮的結界瓦解而自行消失,再也沒有人知道鏡面世界究竟如何了。
 
 
 
 
 
十五年後,祐樹成為了心城市高中的歷史老師,並且和沫璃結婚。
 
遊音成為了時下流行的Ooutuber,在一面煩惱著自己的婚姻問題的同時一面考慮是否試著和桐生交往。
 
遊時在那之後也依舊過著沒羞沒臊的日子。
 
遊玄也在安九院的寺廟和安九院、小娥一同定居下來,他們有了三個孩子,小娥正在懷第三胎。
 
祐樹和沫璃在最後為陽一的墳墓放上鮮花後,一同望向天空。
 
那是非常明亮的藍天。

======

零式二的故事就此為止,非常感謝大家的體諒,一樣的,如果對劇情上有任何疑問或者我有漏寫的話,都歡迎在下面留言詢問,今後在零式三會努力的,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87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垃圾國軍|科幻|同人|零式時空傳|遊戲王|同人小說|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酸蘋果▼
巴特的靈壓……消失了?

03-25 23:38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居然還有人記得這位W 我自己寫完上篇的大鋼後才想到他 不過想說沒啥人會記住就不特別補上去了(喂

光大臣(巴特)從小西和小南身上獲得力量後,以皇宮內出現內亂為由重新找上信勇報仇,信勇在決鬥中放棄了可以獲勝的機會,並且以此作為證明,希望兩邊勢力可以各自退一步 以共同利益為目標合作
不過巴特因為體內的力量個性大變,完全不管對面怎麼想,自己以七皇劍叫出CNO.102後,以102為素材叫出了新的光天使連結怪獸反殺信勇,後來在王的信使來傳遞消息,才中斷了決鬥後的處分。(接會長和王最後一次會談)
然後在王和會長消失後,巴特也利用自身力量(他的能力就是很普通的把長髮當作刀刃控制)想要將二十三侍幹掉,首先瞄準了安九院,結果在以為能把安九院幹掉時,被安九院藏起來的白色色紙折成的青蛇纏住嘴巴,白色的色紙特性是黏性,被纏住嘴巴的巴特近乎無法呼吸。
因為毛髮都已經用來抓住安九院了,在害怕解除對安久院的束縛會被攻擊而猶豫的時間中,窒息而死。
03-25 23:48
蒼穹羽風 海天一線
但是卻讓路克發現了由十的能力真相

07-25 07:27

蒼穹羽風 海天一線
陸客選擇了一條正常人永遠不想選擇的道路-誠實,

07-25 07:32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改了07-25 09: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ccelbla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零式時空傳第二部大綱(上... 後一篇:【小說】黃金征途 第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yz12442002想吃怡婷的我!
重訓是作人體極限的動作!那我找怡婷烤肉也算是重訓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