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弗司妲:寒霜禁地》十一、於夜幕閃耀的星火 (1)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20-03-25 22:06:50│贊助:6│人氣:54
※封面圖取自Unsplash(免費圖庫)


BGM:




──那是我證明自己的方式。




  橘紅色的光火在大地上肆虐著,它肆意啃食著周遭的動植物,試圖用濃煙將天空遮蔽,以火舌燃遍大地。矗立於這猶如地獄般戰場上的,是那穿著黑色軍服的女兵。她手持那把雪白的長劍,神情肅穆地望著那尚未被火焰叨擾的叢林區塊。
 
  手持棍棒的男人衝了出來,嘴裡大聲嚷嚷著紅色真神的名諱,絲毫無懼身上正在延燒的火星,猶如死士一般。女兵揮舞著手中的長劍,鑲在護手上的紅色寶石響應主人的呼喚,綻出了耀眼的光輝,周遭的餘火猶如受到某種指引,它們環繞餘劍身,女兵看向那渾身都是破綻的平民,輕嘆一聲。
 
  被斷成兩截的木棍落地,它濺上了溫熱的血液,本是主人的男子倒在一旁,頸部燃著淡淡的火舌,但隨即被鮮血吞沒。女兵瞥向腳邊那具死屍,他衣衫襤褸,在那尚稱壯碩的背上刺了某種詭異圖紋。
 
  那看上去是一個長有雙翼的生物,嘴裡吐著火焰,猙獰的面目好似會將人吞食下腹般讓人過目不忘。而那面容不由得讓她想起這男人死前的樣貌,他同樣瘋狂、不怕死,儘管手上拿著的不是刀劍或舊時代的火槍,可如果受傷了,那這些異教徒會比森林裡的群狼還要令人恐懼。
 
  「芙,都搞定了嗎?」
 
  望著那粉色短髮的來者,她跟自己一樣穿著黑色軍服,但上面破了幾道口子,也有用繃帶包紮過的痕跡。學姊的臉看上去和小朋友一樣有些稚嫩,矮小的身材也時常被人誤認為青澀少女,可沾染在嘴角與臉頰上的血漬卻無法讓人聯想到那未見過市面的天真面容。
 
  「是。桑彌學姊妳呢?都還好嗎?」芙問道。雖然自己身上也沒好到哪裡去,儘管歷經連日的鎮壓行動,但那些人依舊殘暴。若是方才那種手持棍棒的倒還好,然而那群異教徒似乎還擁有部分舊式兵器,那才是讓人棘手的地方。
  「沒事。根據剛剛的聯絡,異教徒們正在撤退……但他們卻一直往東北方的方向過去。」芙能從桑彌學姊那肅穆的表情中看出一絲倦容,儘管從未表現出來,但這些日子以來的進軍確實讓人覺得有點急迫了。
 
  如今隊伍處在菲爾港都的東邊大門外,不斷地往外掃蕩出去。這次人民暴動的背後潛藏著很多這種信奉所謂紅色真神的異教徒,芙在這幾次的鎮壓行動中時常聽見讚美他的名諱,並相信破壞神會再次降臨並還給所有生命一個平等、安穩的世界。
 
  「總之我們得在繼續往前走,先行部隊應該已經在指定的地方設下營地,到了那邊就可以稍微休息一會了。」桑彌活動稍嫌僵硬的雙手手指,金屬拳套噹噹作響。「走吧。」
  「好。」
 
  即使芙的劍將周遭的火焰都給吸收並佇存在那顆紅色寶石裡,可周遭火勢依然猛烈。她們與另外幾支隊伍會合,走在菲爾區的大道上,原本那是給魔毯通行的道路,如今卻被各種雜物給淹沒。
 
  啪。
  芙一愣,然後墊起起腳尖望著被那顆印上鞋印的蘋果。
 
  她抬起頭,除了傾倒的拉車以外,原本用來運輸至港都準備出貨的農作物都散了一地。有匹馬倒在不遠處,牠身上多了幾道彈孔,鮮血早已流乾。當他和穿著黑色軍服的同胞們走過那具遺體時,芙不經意的多看了一眼,馬的額頭上插了把小刀──該死的。
 
  之後他們遵循著指揮部的指示前進,一路上偶有遇見抵抗,多了些傷者,可他們依然到達了由先遣隊立好的營地。在醫療兵把那些人帶走以後,芙才發現如今已是黃昏。
 
  她回過身去望著菲爾港都的方向,森林大火依然沒有熄滅,灰黑的濃煙猶如遺跡的石柱般直直地朝著天空飄去。芙幾乎可以預見後面負責善後的部隊會有多辛苦,而那些曾烙印在菲爾區人民心中的美麗景色將一去不復返。
 
  那是至少得花上數十年才能恢復的光景,如今卻因為起義和軍隊的鎮壓而喪失。芙伸手搭上了掛在腰間的劍柄,奇特的是,這明明是自己第一次上戰場,但卻沒有和其他同期新兵一樣害怕或恐懼。
 
  也許是這連續幾日的作戰都沒讓自己有任何休憩的時間吧,他們照著指示從與阿萊克大使分別的村莊一路東進,解決了埋伏在港都外的暴民,將叛亂軍勢力徹底從這裡驅逐出去。雖然很累,但至少到現在都還算順利。
 
  在桑彌學姊的叫喚下,她跟過去和中隊長報到。之後他們得到了指示,預計明天凌晨會向往東邊撤去的反叛軍再發起進攻,聽說上面的意思是希望能在這個月內結束戰事,畢竟這不單單是菲爾區的問題,更會影響弗司妲王國於白樹聯盟中的聲譽。
 
  扯來扯去還是離不開政治──這是芙在結束和中隊長會面時得到的唯一結論。她掀開帳簾來到廣場,軍營建在一塊高地上,恰巧合成為目標的村落隔著森林與大道遙遙相望。
 
  芙走過了草皮,站在營地邊眺望著那被稱為貝爾德瑞海峽的大海。聽說在遙遠的過去那裡曾被稱為無盡之海,象徵著好似永遠看不見盡頭的平面,但誰知道對面居然有塊大陸,甚至還發展出了屬於他們的文明。
 
  阿萊克大使與隨身侍衛「極光」都給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自己也能擁有像那人一樣的技藝,那是不是能更快地結束這場戰事?但那是把純粹的刀劍,於白樹聯盟來說都被歸納於「舊時代兵器」範疇,那理應不會是鑲有魔法寶石的武器的對手才對。
 
  可是芙明白,如果自己當時向極光挑戰,那絕對不會是對手。她卸下了腰間的兵器,左手握著劍柄將它緩緩拉了出來,低頭盯著劍身,護手的寶石並沒有發光,但它卻燃起星火,稍縱即逝。
 
  芙闔上了長劍。那是自己的天賦──使用魔法,儘管依然不純熟,但那也能算是親生母親帶給自己的禮物吧。當旁人需要以呼喚名字來驅動耳口石時,她不需要這樣做。同理,如果其他人需要用某種方式來啟動武器上的魔法寶石,芙也能省略這樣子的步驟。
 
  所以神子才會徵召我前往白樹城。芙嘆了口氣,想起了自己不太想去思考的東西。她把武器收回腰側,此時一陣海風吹來,有種她沒聞過的味道和黏膩的感覺。
 
  「在想什麼呢?」
 
  芙轉過身去,看著將短髮綁成小馬尾的桑彌學姊端了兩碗熱湯過來。她接過了其中一碗,裡面除了些肉塊外,還放了幾塊麵包在裡面。或許是這幾天都在一起作戰吧,所以學姐總是會替自己多拿些食物。
 
  「謝謝。」她笑著點點頭,之後他們從旁邊隨意地拿了沒人在用的圓木塊坐了下來,享用著軍中的食物。
 
  芙拿著麵包沾了些肉湯,慢慢地吃了起來。桑彌學姊也是一樣,他們在用餐的時候都很少說話,靜靜地兩個人吃著東西。直到終於把那幾塊麵包給處理完以後,芙才坐直身子。
 
  「想著大使身旁那女侍衛的事。」芙舔了舔嘴角,無奈地笑著。
  「為什麼想到她會是這種表情?」桑彌問道,然後接著去喝那碗肉湯。
 
  她搖搖頭。「沒什麼,只是初次出任務就接觸了迪爾大陸的人,感覺很新鮮,是很不錯的經驗。希望自己能好好進步。」
 
  「妳確實很特別呢,第一次就是保護大使,然後就參與了這場起義。」桑彌放下碗,望著那平靜的海面。「不知道戰爭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芙沿著她的視線看去,夕陽那橘紅色的光火渲染了天空,也替海洋蒙上了艷麗的色彩。
 
  「中隊長剛剛說上頭希望能在這個月結束,不過類似的話也聽很多次了。」芙刻意小小聲地說著。
  「對啊,那些人民真的很能撐。」桑彌望著她,收起了剛剛淺笑的表情。「對於那些人所謂的紅色真神,妳怎麼想呢?」
 
  芙本來想用手抵住下巴來思考,然後才發現自己的指甲上卡了些泥巴,手心手背看上去也不能算是乾淨──所以自己剛剛是用這雙手吃飯的?太棒了。
 
  她把手在褲子上來回抹了幾下。「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存在,畢竟就我們從小到大所聽見的故事大多都是四神,從來沒聽過什麼紅色真神。」
 
  「我……」桑彌有些遲疑,但後來還是繼續說了:「我在那些異教徒身上翻到了一些關於那教義的書籍。據說那教團是於三百年前親眼見證過『紅色真神』的降臨,那是長著巨大翅膀且會噴火的怪物,據說連四元素魔法都無法奈何他,是凌駕於他們之上的存在。」
  「才不可能。」芙想都沒想就直接吐槽,雖然自己也不是很吃四神信仰這一套,但總歸來說那種怪物才是更不可能存在的東西,畢竟如果那玩意兒真的存在,那迪爾大陸早就毀了吧。「怎麼想都像是大人拿來騙小孩的故事。」她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桑彌學姊卻一反常態的活潑或直接換下個話題,相當嚴肅地皺起眉頭。「你真的都沒懷疑過這件事?」
 
  「什麼意思?」芙反倒被這樣子的學姐給嚇到了。
  「妳有沒有想過『弗司妲王國』是怎麼建立的?」
  「……裴蒂女王和洛索達、精靈聯盟,在現今白樹城的位址打退了獸人,因解決了北境的功績所以被承認,不是這樣嗎?」她狐疑地說道,這有什麼好質疑的嗎?
 
  桑彌學姊搖搖頭,否決了自己。「就是這裡呀,獸人是被打退的那一方,那為什麼會承認裴蒂女王?在『鑽石條約』時代獸人可是接管人類舊有領土的一方,我甚至相信他們在當時一定殺了很多人,但為什麼會突然就這樣承認了?不覺得奇怪嗎?」
 
  「學姊妳到底想說什麼?」芙抓了抓鼻頭,有點不太能理解現在桑彌學姊堅持的點。
  「如果這紅色教團是在三百多年前成立的,那代表這所謂的紅色真神就是在那時候曾經掃蕩過這塊大陸,但被六族給成功擊退了。」她攤開了雙手。「正因為他們見證過那生物的力量,所以才有了這教團?」
 
  這會換芙搖頭了。「學姊,我們現在根本沒法證明這些事,除非能穿越時空?要不就得問問北境的精靈或矮人們吧,但如果這件事真的發生過,那按照現在這樣各族之間的相互交流,怎麼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在者,假設那翅膀怪物真的掃蕩了整塊大陸,那又為什麼只有人類有紅色教團的暴動,他族卻沒有?這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但都不能用『紅色真神存在』來完全解釋。」
 
  「可是──」
  「我們現在的任務是鎮壓叛亂,學姐。」芙直視著那雙在這話題不甘落於下風的桑彌,堅決地說:「除此之外真的沒有心思在去想這問題。」她稍稍放軟了自己的態度,輕聲說:「我有點累了。不好意思,謝謝妳幫我拿午餐。」
 
  芙起身,拿著空的碗盤離開。那晚她睡得並不好,或者說自被庫瓦學長調派來支援這邊的戰事以後,她好像就沒怎麼睡好過。腦海裡忽然想起了在弗莉狄軍校的日子,雖然訓練很苦,但周遭的同學對彼此都十分友好,也許是因為都是同間寢室且熬過艱困課程的人,所以大家都有那種革命情感。
 
  而在這裡,雖然也一同面對戰事且彼此是交付生命的戰友,但芙反而收斂許多。今天交的朋友也許隔天就回不來了,那不是很辛苦嗎?她不自覺的握著自己的劍柄,望著漆黑叢林,如今能提供照明的光點只剩下身旁那火盆──或許這種與蚊蟲相伴的現實才是自己所需要的。
 
  情誼什麼的都只會讓自己更難過,且讓腳步變得愚鈍。她身上肩負著普拉姆家族的名號,既然保衛大使的任務已經成功,但這次鎮壓叛亂也得凱旋才行。不管怎樣都得成功回到自己被派駐的區塊。
 
  那是我證明自己的方式。芙眼角發現了在漆黑森林間閃過的一絲光火。
 
  她抽出了長劍,在劍刃離鞘的剎那燃起了耀眼的光火。和自己一同站哨的士兵大喊著什麼,但隨著那破壞夜晚安詳氣氛的爆炸聲響一出,他的腦袋也被某個東西給擊穿,隨著屍體倒下,原本在他身後的火盆也被推倒。燃火的寶石落到了草皮上,就像找到了滿桌大餐般,猛烈地四處蔓延。
 
  「敵、敵襲!」
  「那群該死的賤人,居然搞偷襲這招!」
  「失火啦!水、水在哪裡?」
 
  火焰在芙的身旁環繞,攀上了她那顯得瘦弱的身軀。燃火的長劍呼喚著草地上的同袍,他們放棄了地上的綠色美食,朝著劍身上的烈火而去。火已不在營地蔓延,芙直直地往方才自己看見亮光的方向過去,又是那接連好幾發的爆炸聲響,但他們卻通通被火給阻隔。
 
  為什麼火槍會這麼快被淘汰?因為時代的演變速度更快,它們跟不上人們的需求而遭到丟棄──沒錯,對於弗司妲王國來說,研發科技是很重要的一環,但與魔法文明成熟的精靈結盟並取得那千年演變的結晶更為便捷。
 
  所以人類才會進步並成為一方霸主,也引領迪爾大陸進入了科技與魔法並存的時代。
 
  聽著耳邊傳來的人類哀鳴。
  聽著樹木倒塌的轟隆巨響。
  聽著火焰將一切啃食殆盡的餘音。
  聽著看見自己時的驚懼尖叫。
 
  火是溫暖的。
  但同樣無情。
 
  一直到自己將手中那把縈繞著橘紅色光火的劍刺入暴民胸膛時,即便鮮血湧出,但它卻無法淹沒周遭仍在竄燒的新火。他們看見了溫熱的肉體,瘋狂地啃咬他,那痛苦的嘶吼即是對這場宴會的頌揚。
 
  鮮血是魔法祭宴的美酒。
  肉體是魔法祭宴的佳餚。
  吼叫是魔法祭宴的樂曲。
 
  靈魂,是滋潤人心的美妙祭物。
 
  「芙!」
 
  她抽出了自己的劍,但纏繞在劍尖上的卻不是原先那擁有血液的肉塊,反倒成了灰黑焦炭。它如同枯木般脆弱,芙這才發現原來腳下的人已不再是人,它成了自己不認識的東西。
 
  哀號不再。
  鮮血不再。
  肉體不再。
 
  直到學姐的聲音喚醒自己時,她才發現自己屠戮了原本想來偷襲的一支隊伍。但芙並沒有任何驚懼或感嘆──她發現自己平靜的可怕。
 
  這沒什麼。
  他們都是自己存活下去時所需要的祭禮。
 
  是她所想要的,完美的證明方式。
 
  但一陣狂響卻打破了芙此時此刻的平靜。她驚嘆一聲,感覺到小腿傳來了劇烈的陣痛,它幾乎使得自己感受不到除了痛以外的感官。芙用劍撐著地板才勉強不讓自己倒下,低頭望著右腳,儘管深黑色的褲子看不出來,但仍能藉著周遭的火光瞥見有某種液體證在浸染布料,讓它變得沉重與黏稠。


--
後記:

  到了蕾芙瑞的回合,但不知道各位還記不記得她QQ
  她是《寒霜禁地》三條線的其中一位主角,其他兩邊分別是艾洛和阿萊克。中間偶爾會穿插以朵拉為主的間章……所以嚴格來說是四條線。三條明的,一條暗的。

  蕾芙瑞的線其實也能算是《龍原神子》中裴蒂線一樣。當然,彼此肩負的東西層級差很多,所以其實也不能這樣類比,只是他們同樣都是在一些背景下想去證明自己,然後在殘酷的環境裡成長。

  裴蒂是一個結局,蕾芙瑞我則打算給她另一種結局。
  其實一直都有在思考《寒霜禁地》以後的故事要怎麼寫,腦中已有某種雛形,但大綱尚未決定好。畢竟我超善變的(?),搞不好過幾個月蕾芙瑞又變得跟我現在所想的不一樣了XD

  總之這章都在詳述蕾芙瑞的內心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LKK 2020 . 03 . 25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87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因海格德裂縫|弗司妲|寒霜禁地|洛索達|月下紅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弗司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弗司妲》 (2)
寒霜禁地 (15)

《其他‧短篇集》 (3)
《凱桑》系列短篇 (2)
《我家很完整,但又不完整》 (4)

《奇幻‧短篇集》 (5)
《因海格德裂縫》系列短篇 (1)
《千瑜》系列短篇-已完結 (6)

────奇幻長篇已完結──── (0)

《奇能者》 (3)
一、起源 (9)
二、革命 (25)
三、王城 (23)

《蛛網》 (3)
零、黑森林奇遇 (3)
一、黑夜中的璀璨流星 (16)
二、迷霧中的烈火 (25)

《洛索達》 (20)
一、破碎的紅寶石 (99)
二、龍原神子 (113)
三、戰後篇章 (3)
外傳、弗司妲王國 (5)
弗莉狄傳、月下紅星 (9)

《蛛網:織繭》 (5)
一、銀髮信仰 (6)
二、清淨的世界 (6)
三、人王 (7)
四、解縛 (12)

─────停刊───── (0)

《無常》 (0)
零、主角前傳 (3)
一、殘缺 (12)

《海特》 (3)

《鐵輪堡的巨商》 (13)

《劍與槍》 (12)

─────關於LKK───── (21)
閒聊 (2)
作品閱後心得 (5)
LKK想說的是: (17)

─────自由象限───── (8)
評文組整體推薦 (1)
文賞活動 (3)
評文記錄 (4)

─────NBA大小事───── (8)

─────小繪───── (0)
《筆繪》 (11)
《電繪練習》 (2)

─────遊戲相關───── (0)
《FGO》 (10)
《Sdorica》 (2)
《血源詛咒‧Bloodborne》 (13)
《11 bit studios》相關 (1)

未分類 (38)

hydrasmith9所有FATE愛好者
《巴哈姆特聖杯戰爭》更新第一章啦~和七位創作者合作,時而搞笑時而正經的戰爭就此展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