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月桂花 月之篇 其三

作者:紫水之心│2020-03-23 18:19:38│贊助:12│人氣:57
月之篇 其三
 
    「那才不是謊言!」少女憤然的駁斥道,然後掙脫瓦倫斯阻撓,不顧對方的反對跑上山去。
 
    瓦倫斯對於眼前這位年僅十八歲的少女感到十分頭疼之餘,曾經的憤怒情緒又被隱隱挑動了起來。在與梅瑟妮聖女不歡而散後,瓦倫斯按照原先的預定計畫,來到後山協助這位名為「愛兒」的少女。
 
    由於雅爾提米村純樸且好客,連絡小隊往往會在村里多些時日。禮尚往來之下,待在村子的這段時間裡,成員們便會接受村人們的各種請託加以回報。這不僅僅是可以提升魔法公會以及騎士團的名聲,更能增進與村民們的感情,而這份傳統也就此流傳下來。
 
    但是此刻,瓦倫斯卻與原本應當幫助的對象鬧得有些不愉快。起因是一條手工串珠而成的手鍊。在陪伴愛兒至後山採集藥草的過程中,少女珍視已久的手鍊卻意外的掉入山中的坑谷之中。
 
    由於路途崎嶇蜿蜒,一大早便因梅瑟妮聖女那番話而心煩意亂的瓦倫斯並沒有那份耐性陪伴愛兒一起回頭。畢竟在這深山溪壑之中,找尋一條遺失的手鍊並非什麼容易的事,更何況在他看來,那條手鍊不過是條製工簡單的便宜貨。而瓦倫斯當時便是這麼向愛兒勸說道。
 
    「那是離世的母親遺留下來,親手為我製作的生日禮物,也是母親祝福我醫生平安與幸福的幸運象徵,我不想……捨棄它……」愛兒如此解釋道,原以為這麼說便能獲得瓦倫斯的理解,卻萬萬沒想到自己的這番話,得到的卻是騎士不以為然的回應。
 
    「那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自我安慰,祝福、幸運之物?別再說那種天真的夢話了,像這種沒有蘊含半點魔力的東西,充其量只是一個欺騙著自己的美麗謊言。」
一想起母親那因為金錢而扭曲的醜陋面容,瓦倫斯隱隱在內心產生噁心的嘔吐感,只想要切離過去所有的一切。
    
    面對瓦倫斯無情殘酷的指責,愛兒那雙明亮的眼中隱隱泛起淚水,對於母親的敬愛之情不允許對方這樣的說詞,也因此有了方才那句話,並拋下瓦倫斯獨自回頭。
 
    「愚蠢……」看著愛兒離去的背影,瓦倫斯在心中默默地唸了一句,就算把手鍊找回來又能怎麼樣?最終什麼也沒能改變,就像過去的自己一樣……
 
    瓦倫斯把原本因為爭執而散落一地的草藥一一撿起放回竹籃,方才愛兒那番天真的話語讓他也隱隱有些無名怒火。正是因為曾經天真的祈求過,所以現今才更知道現實的殘酷所在,像愛兒那種天真的想法,早已經不屬於自己所能擁有。
 
    不過瓦倫斯並不擔心愛兒的狀況,畢竟對方從小生活在此,早已經對於後山的狀況十分熟悉,這次自己的陪伴與其說是保護,不如說是幫忙作為搬運的勞力。更何況天色已經臨近黃昏,想必愛兒在找尋無果後便會自動放棄。瓦倫斯就這樣背起滿載草藥的竹籃回到了雅爾提米村,將其交給神殿的人員後,便回到了自己暫時居住的小屋。
 
    「哎呀!你回來啦,席爾維!」一回到屋內,一名身穿法師袍的俊秀男子像瓦倫斯打招呼。光憑聲音,瓦倫斯便知道對方是自己這一行的夥伴,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兄長,格里特,畢竟依然會用「席爾維」這個名字稱呼自己的也只有他了。
 
    格里特正坐在屋內的書桌前,桌上堆滿了許多的魔法書籍,而格里特則是熟練的翻看著書本一邊在紙上抄寫著什麼。看樣子格里特若不是向梅瑟妮聖女抄閱著神殿珍藏的典籍,便是為其抄寫著留存的副本。
 
    但不管是哪一個,瓦倫斯一點都沒有了解的興趣。雖然平常並不會這麼刻意冷落這位熱情的義兄,但是想起早上梅瑟妮聖女那番提議的源頭極有可能是眼前這位兄長所促成,瓦倫斯就沒辦法給他一個好臉色看。
 
    格里特見到對方並沒有回答,再看看那有些微怒的面容,原本已經想好的說詞卻一句也無法順利說出口,只能默默地繼續抄寫著眼前的魔法書籍,眼睜睜的任由對方脫下穿戴在身上的鎧甲,然後躺倒在床上。
 
    為什麼會如此厭惡,並且極力否定愛兒的那份天真呢?躺在床上的瓦倫斯在心中默默地思考著。瓦倫斯想起過去,自己曾看見的那雙眼。
 
    那是渴求與盼望的眼神,憧憬著距離自己遙不可及的另一個世界。那是還在兩人一起生活時的雪夜,母親曾用這樣的眼神,看著玻璃櫥窗後,盛燃燈火下的那件白色禮服。
 
    那是象徵著夢想、未來與希望的純潔之白,只是,身為社會最底層的她,永遠也無法觸及。只是瓦倫斯,將這件事深深埋藏在自己的心裡深處。
 
    後來父親的到來讓瓦倫斯有了將這份想法實現的機會,雖然那件禮服已經不在那間店鋪之中,但那樣的純潔無瑕的潔白早已牢牢烙印在他的腦海。用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金錢購買了布料與針線,憑著當時的記憶一針一線的縫製起來。所幸因為過去貧窮的緣故,衣服縫縫補補早已是家常便飯,雖然衣服的款式並非知曉的十分清楚,但是在經過幾次失敗以及四處的詢問過後,當年那件白色禮服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原以為這份禮物與驚喜能夠喚回母親過去與自己的回憶,卻沒想到她不過是看了一眼,便憤怒像垃圾一樣的將其撕毀並拋棄,只因為自己才是繼承父親家業的人,不應該浪費時間在這種女孩子才會做的事。即便自己事後努力去尋找,也未能在廢棄的垃圾堆中找回那件衣物。
 
    那次的經歷讓瓦倫斯承受了巨大的打擊,也是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過去堅強而溫柔的母親已然不付存在,長年下來的優渥生活已經讓她喪失了原有的美麗與光輝。
 
    瓦倫斯好不容易才從曾經身為席爾維的回憶中恢復過來,已經許久未曾想起了呢?這份想要埋藏於黑暗的記憶。從那時候開始,自己便一直是孤身一人走來,過去是如此,未來也會是如此。
 
    或許,正是因為那名為「愛兒」的少女和過去的自己一樣吧。而稍早那番殘忍的話語,不過是想要藉由這樣的冷嘲熱諷來讓被母親背叛的自己心裡好過一點,藉由這樣的行為,證明自己厭惡著母親並沒有錯。
 
    想起少女當時那泫然欲泣的眼眸,冷靜下來的瓦倫斯不免產生些許的愧疚感。縱然自己的母親背叛了曾有的美好,但也因為承受過這樣的痛楚,才不希望對方變得和自己一樣。
 
   或許,該和愛兒小姐道個歉才行。落日餘暉在已落下山頭,黑暗的夜色逐漸遮蔽了天色僅存的微光,村子之中早已點燃了火把照亮著街道,瓦倫斯在不知不覺間從自己居住的地方來到街道上的一間小屋。小屋外頭圍了簡單的柵欄,柵欄裡頭眷養了一隻母雞和幾隻小雞,小雞們在看見陌生人的到來興奮的在邊緣不斷跳動著,彷彿正在歡迎眼前這位主人所邀請而來的客人。
 
    「叩叩!叩叩!有人在嗎?愛兒小姐,我是教廷的騎士瓦倫斯。」瓦倫斯輕握拳用指關節敲著小屋的木門。
 
    並沒有人回應。瓦倫斯加了些許力道,木門便輕易的被打了開來。裡頭的格局十分簡單,在客廳中擺放著一張小木桌以及編織的藤椅。盡頭之處有著兩個小房間,一間能從外頭看見那裡應該是煮飯用的廚房,一間門扉緊閉,想來應該是愛兒小姐的臥室。
 
    瓦倫斯環顧四周,看來小屋的主人尚未回來。一個不好的預感從內心中浮現,該不會…….愛兒小姐還在後山沒有回來吧?騎士連忙在屋內四處尋找,並沒有看見少女的身影。
 
    瓦倫斯伸出手輕觸桌上的卓台,一如夜晚清冷的冰涼觸感說明了今日入夜後,尚未有人點燃其中的燭火。屋內的擺設依舊維持著早晨拜訪時的模樣,並未有任何的改變。而直到現在,也從未出現在屋中的那抹倩影,間接的證實了瓦倫斯的猜測。
 
    騎士連忙的跑出房門往後山的方向跑去,隨著逐漸遠離那燈火通明的村莊,四周的景色也逐漸被夜晚的黑幕所浸染成一片漆黑。而瓦倫斯內心的擔憂也跟隨這份夜色下的帷幕逐漸擴大。
 
    瓦倫斯施展了照明魔法,讓周圍的夜色恢復一點亮光,至少達到了尋找愛兒的基本要求。騎士按照記憶中的腳步一路回到當初遺失手鍊的地點,但卻依然沒能見到少女的身影。
 
    「愛兒小姐!愛兒小姐!你在哪裡?」瓦倫斯嘗試著放聲呼喊,不過空蕩蕩的靜謐山谷只聽得見屬於自己的高喊的回音。
 
    「咕!咕!」的動物鳴叫聲從周遭的樹林中響起,吸引了瓦倫斯的注意。原以為不過是寒風下躲藏在樹林中的鳥鳴聲,但定神一看,卻感到些許的不自然。雖然身處於漆黑的夜色之下,但憑藉著照明魔法以及淡淡的月光,依然能夠清楚的看見眼前那棵大樹上,一隻夜梟正站在枝頭上高聲鳴叫著。
 
    在漆黑的夜晚之下,夜梟那雙金黃色的眼球不僅沒有凶戾之色,反而顯得更加溫潤且明亮。在與瓦倫斯對視一眼之後,再次高聲鳴叫之後便拍起翅膀往樹林中飛去。
 
    「牠是在引導我嗎?」雖然並沒有顯著的證據,但不知道為什麼,瓦倫斯在方才與牠對視的那瞬間似乎,似乎了解了對方的意圖。在這漆黑夜晚的身山溪壑之中,想要找尋愛兒並不是那麼容易,更何況梅瑟妮聖女曾經說過,森林中的動物都是村莊的好友,少數人更能與其進行溝通。夜梟會幫助自己尋找愛兒說不定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瓦倫斯在追尋夜梟的腳步之後,來到了藥草園不遠處的石塊堆,瓦倫斯還記得中午時兩人曾在這裡休息過一陣時間,愛兒所掉落的手鍊確實有可能遺落在這裡。
 
    夜梟飛舞至石堆之上,朝著某塊大石頭後方用裡拍了拍。瓦倫斯順著夜梟的方向探了過去,在照明魔法的幫助下,騎士清楚的看見在石塊堆後頭是個小型坑谷,而愛兒也昏倒在其中。看來愛兒是因為天色過於昏暗而不小心失足掉落其中。
 
    瓦倫斯小心翼翼地從石堆上跳了下去,探查愛兒的身體狀況。雖然氣息有些微弱,但所幸體溫尚未在這寒冷的夜晚中完全流失,只是若非夜梟的指引,獨自穿著單薄衣物的愛兒恐怕撐不過今晚的夜風。只是就算是這樣虛弱的她,手上正緊緊握著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手鍊。只是手鍊或許因為撞擊的緣故而散落一地,留在上頭的珠子僅剩原有的十分之一左右。
 
    瓦倫斯連忙施展了簡單的光明系魔法維持愛兒不斷下降的體溫,並脫下身穿的外袍將其緊緊的包裹了起來。「撐住啊!你這天真的小丫頭……」瓦倫斯不自覺得在心裡這樣為她祈禱,明明不久前還與對方產生口角,但不知道為什麼,瓦倫斯不希望看見對方出了什麼意外,或許,是因為她和過去的自己很相像吧……
 
    「媽媽……」一路上,愛兒在騎士寬厚的背脊上如此囈語著。或許,她的確是深愛著她的母親吧……奇妙的是,此時此刻瓦倫斯沒有早上那股焦躁與憤怒,自從母親離世之後,自己一直以來那顆狂躁不安的內心再也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是平靜與安寧。
 
    好不容易將她帶回了村子交給梅瑟妮聖女後,瓦倫斯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著躺在床上的愛兒,被樹枝劃破的衣角下露出許多細微的血痕以及瘀青的痕跡,瓦倫斯內心不免有些愧疚,若自己當初能夠陪她回去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了。
 
    低下頭,瓦倫斯看見梅瑟妮聖女放在桌上,愛兒即便昏迷不醒也緊握在手上,如今卻僅剩幾顆珠子的手鍊,他的內心也因此有些沉甸甸的,就像是當初送給母親卻被丟棄的那件禮服一樣。嘆了口氣,將手鍊收入自己的懷中,再次朝著後山出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64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awlight6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月桂花 月之篇其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ayashi0807各位
小屋更新了萬聖節繪圖歡迎來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