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6節 自首

作者:眼鏡WA│2020-03-18 17:55:54│贊助:4│人氣:81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6節  自首

由於菲莉絲的請求,我來到基地的牢房想轉達菲莉絲的話語以及講述雅莉珊卓的故事來開導薇爾,不過牢房裡卻空無一人,薇爾到底跑到哪兒去了呢?

我回到營火旁,接連詢問艾文、布里雅姊妹等人,她們都不清楚薇爾到底去哪裡,但基地也不大,為什麼我走來走去都沒遇見她,不可能剛好每次都跟她錯過吧……。

我心中浮現不好的預感,薇爾會不會根本不在基地裡?

我趕緊走出山洞,守衛一個人站在入口向外監視,我上前詢問。

「大哥,我想請問一下你剛剛有看到薇爾嗎?」

「薇爾?喔~你在說聖女啊!她剛剛說艾莉卡請她去採草藥,應該等一下就回來了吧!」

「有人跟她一起去嗎?」

「沒有,就聖女一個人。」

薇爾竟然一個人跑出去採草藥,問題是領主的搜山行動即將開始,若被發現該怎麼辦?

事態緊急,我趕緊回到基地向艾莉卡報告薇爾離開的事,艾莉卡聽到後不禁咋舌。

「嘖,我明明吩咐不要讓薇爾跑出去,竟然沒人聽我的指示,雅莉珊卓呢?」

「我剛剛進來前有遇見雅莉珊卓,她一聽到薇爾消失馬上就帶人出去調查。」

「恩,那我們就等她回來再決定下一步。」

過了不久,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帳篷的門簾突然大力掀開,雅莉珊卓一邊喘氣一邊走進來,向艾莉卡報告調查結果。

「艾莉卡,的確有人離開的足跡,足跡一直延伸到遠處的河流然後順流而下,我已叫人把附近的痕跡掩蓋,避免被領主的部隊發現。」

河流?該不會是我與雅莉珊卓一起練習魔法的那條河吧?沒想到薇爾竟然已走了這麼遠,她到底離開多久了,她為甚麼要離開?

艾莉卡聽到我的疑問,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多半是聽到領主要搜山後,主動去向領主自首吧!我就是怕薇爾會聽從菲莉絲的氣話,跑去跟領主自首,才吩咐守衛不要讓她出去,沒想到事情還是發生了,早知道就繼續把她關在牢裡。」

面對艾莉卡的嘆息,雅莉珊卓表情蘊含著些許地怒氣,冷冷地向艾莉卡說。

「既然她想自首就讓她去吧!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但不知道薇爾會為了菲莉絲向領主提出什麼交換條件,而且領主已開始搜山,假如她被捕的話,說不定領主會順著足跡找到基地,我想趁薇爾還沒走遠,趕緊把她帶回來。」

薇爾竟然跑去自首,她難道不知道那是菲莉絲的氣話,亦或是她認為只要自首就能解救菲莉絲?

不管是哪種原因,菲莉絲絕不樂見最後的結果,因為她還沒向薇爾道歉,也從未真得討厭薇爾,若薇爾因她的氣話而死,菲莉絲就會跟以前的雅莉珊卓一樣,陷入害死家人的深沉自責當中。

我絕對不能讓事情演變成最糟的狀況,因此我向艾莉卡請纓。

「艾莉卡,可以讓我去帶薇爾回來嗎?菲莉絲有話要我轉達薇爾。」

「……也好,在教會也參與搜山的情況下,或許又得面對匡異會的成員,有你在我比較放心。雅莉珊卓,妳帶著少年與西普利安一起去找薇爾,我會負責讓其他人在今天內撤離此處。」

收到命令後,我們馬上通知西普利安一起出發尋找薇爾。

我們小心翼翼地遮掩足跡,慢慢地跟著雅莉珊卓移動到遠離基地的河岸,然後放膽邁開步伐沿著薇爾遺留的足跡快速前進;薇爾行走的速度比想像中的快上許多,我們沿著薇爾的足跡行走了一段時間,卻還是沒有見到薇爾的蹤影。

足跡引導我們來到一處樹木較為稀少的地方,此處地面較為乾燥,原本清晰可見的足跡也漸漸消失,使我們無從判斷薇爾的去向,毫無線索地在森林中找人,可說是難如登天。

就在我們快要放棄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熟悉的尖叫,這聲音是……薇爾!我們迅速地往聲音的方向移動,薇爾的身影隨即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等等。」

我看到薇爾後馬上加速,想直奔到她的身旁,不過雅莉珊卓一把將我拉住,把我硬拖到一旁的樹叢裡,我小聲地向雅莉珊卓抱怨。

「薇爾就在前面,妳幹麻拉住我。」
「你直接衝出去是想死嗎?先躲在樹叢裡觀察一狀況吧!」

我的確是太衝動了,因為薇爾現在正被一名衛兵粗暴地捉住雙手,還有約三名士兵在周圍警戒,若我直接衝過去,現在已經被制服壓倒在地了吧!

現場除了士兵之外,還有與士兵們完全不相稱的兩位女性站在薇爾面前問話,一位身材高挑,身著寬鬆斗蓬,一頭漂亮的金髮從頭上傾瀉而下到達腰部,姣好的面容上蒙著薄紗,鼻樑上還戴著一副簡單的眼鏡;另一位身著修女服,身高與菲莉絲差不多,但是修女服將她的全身包的密不透風,無法從外觀得知更多的特徵。

兩名與四周不搭的女性出現在搜索女巫的現場,而且其中一名還是修女,怎麼想都不太妙。

「雅莉珊卓,她、她們該不會是匡異會的人吧?」

「多半是,不然修女怎麼可能沒事跑來荒郊野外,一位芙菈絲緹就夠麻煩了,現在還來兩位。」

雅莉珊卓看到那兩人後露出凝重的神情,煩惱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看到我們面色凝重,西普利安似乎無法理解我們的擔憂,他開口說道。

「原來她們跟芙拉絲緹一樣都隸屬於匡異會,但有這麼恐怖嗎?瞧你們一副見到世界末日的模樣,她們怎麼看都只是普通人吧。」

「她們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每個人都能使用魔法,不會使用魔法的一般人是打不贏的。」

我一邊向西普利安解釋,一邊在她們身上找尋賢者之石的蹤跡,但她們一位身著斗蓬,另一位穿著樸素的修女服,根本看不出絲毫端倪。

「魔法……記得你說只要持有賢者之石就能使用魔法,你有把它帶在身上嗎?」

沒想到西普利安竟然記得我說過的話,真是令人感動,不過他為何突然問我有沒有攜帶賢者之石,他該不會想拿去用吧?

我把賢者之石從口袋取出,對著西普利安說。

「我是有帶,不過我還沒教你使用方式,我想就算你拿著效果也不大……。」

「那就從實戰中教我吧!」

我還來不及阻止,西普利安就把賢者之石搶走,拔出身上的劍跳出草叢往捉住薇爾的衛兵刺去,原以為這擊勢在必得的西普利安,卻發現他什麼都沒有刺到,一臉懷疑地看向不知何時與他拉開距離的衛兵以及薇爾。

在一旁眼睜睜看著西普利安衝出去的我們,也沒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西普利安在快要刺到衛兵的時候,衛兵與薇爾突然向後移動,不對,與其說移動,還不如說是突然從後面出現,有如瞬間移動一般。

「真是奇怪,剛剛那擊應該會中啊!再來一次。」

西普利安擺好架勢準備再次進行攻擊,不過薇爾出聲阻止西普利安。

「夠了,回去吧!不要再救我了。」

聽到薇爾的話,西普利安感到十分困擾,他維持著攻擊的架勢,詢問薇爾。

「薇爾,為什麼妳要偷偷離開?」

「離開?我只是回到我應該回去的地方。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策畫的。不論是村子的異相,菲莉絲神力的喪失與獲得,都是我與異教惡魔的計畫。只是在逃亡的過程中,我終於發現這是錯的,所以想要自首接受神的制裁,這樣子不行嗎?」

聽著薇爾的話,我忍不住心中的躁動與憤怒,沖出樹叢向薇爾大吼。

「胡說八道!妳難道不知道菲莉絲說的只是氣話,菲莉絲根本不希望妳犧牲自己!」

「我只是贖我應當贖的罪,跟菲莉絲沒有關係。」

「就算妳覺得沒關係,但菲莉絲會怎麼想?妳只要稍微站在菲莉絲的立場思考就能知道了吧!」

「……但我也只能這麼做,不是嗎?反正我本來就是位罪人,原本就不該在世上苟延殘存,那名女性說得很有道理,就是因為我猶豫不決厚著臉皮活在世上,才會讓菲莉絲遭遇悲劇。」

「喂~!妳的說法好像是我逼妳去死的樣子?」

沒想到連雅莉珊卓都從樹叢中冒出來,妳應該好好地躲起來等待攻擊的機會,這時代的人們怎麼都沈不住氣。

薇爾沒預料到雅莉珊卓竟然也跟過來,吃驚地說。

「妳、妳不是要我快點做抉擇嗎?怎麼連妳也跑來找我……。」

「其實我也不是特別想救妳,反正這是妳的選擇,但若因我的氣話,使妳一時衝動導致這種結局,我心裡也不好受,總之有話等回去再說,飛舞吧~!火炎!」

雅莉珊卓話說到一半突然使出魔法,一顆碩大的火球直衝向那兩名疑似匡異會的女性,就在火球快擊中她們的時候,身材矮小的修女胸前銀光一閃,火球突然向後斜上平移,從她們頭上呼嘯而過。

看到雅莉珊卓的火球,在場的衛兵們都嚇得往後退, 那名小修女反而站上前來,阻擋在薇爾與我們中間。

「操縱火炎的女巫以及黑髮的惡魔。妳們就是打敗芙菈姊的人嗎?」

從兜帽中傳出的聲音比我想像的還要稚嫩,該不會眼前的這名修女是位小孩吧?還有芙菈姊是指芙菈絲緹嗎?

「妳口中的人是指芙菈絲緹嗎?妳們該不會都隸屬於匡異會嗎?」

「你們說呢?」

那名小修女對我的提問興趣缺缺,一付懶得解釋的模樣,轉頭朝向薇爾。

「喂~!妳還有什麼話要說嗎?不然我就要把她們殺掉囉!」

「不過是名小孩,竟然敢口出狂言。」
   
西普利安聽到小修女的話後,生氣地將腳邊的石頭往她身上踢去,那名小修女將短刀劃過身前的空間,石頭瞬間回到原來的位置。

西普利安趁著她的注意力被石頭吸引,衝刺到她的面前,用劍向她刺去,小修女見狀隨手將刀一劃,西普利安竟然又瞬間回到原處,但跟之前不同的是,小修女似乎被不明物體擊中,抱著肚子蹲了下來。

西普利安究竟做了什麼,我趕緊來到西普利安身旁詢問他。

「我只不過在她揮第二刀之前,又踢了顆石頭出去,沒想到竟然中了。」

「可惡,你明明是騎士,竟然還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

小修女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頭上的兜帽也因為搖晃的動作滑落,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名披著一頭及肩的短髮,年紀與菲莉絲相當,十多歲的小女孩。

「米特(Meter),妳還不快認真起來,對方好歹也是打敗芙菈絲緹的人,太大意小心被反咬一口。」

「是,我知道了,米、米妮特姊(Minute)。」

一旁蒙著面紗的女性米妮特冷冷地訓斥米特,米特聽到馬上立正應答,米妮特繼續向米特下達指示。

「我想他們交給妳就夠了,我先帶薇爾回去,避免有人趁亂救走她。」

「是,交給我就好了。到時打不贏的話,我一個人逃走也比較方便。」

「什麼?還沒戰鬥就說要逃走?妳應該要把他們一網打盡吧。」

「可、可是用全力會很累耶……。」

米特小聲地在嘴中抱怨,但仍被米妮特聽見,米妮特微微抬起她的秀眉,米特見狀馬上繃緊神經,大聲地說。

「是,米妮特姊,我會把……好痛,咬到舌頭了。」

緊張到說話不小心咬到舌頭的米特,用單手摀住嘴巴惡狠狠地瞪著我們。

米妮特見狀嘆了口氣,她伸出隱藏在斗蓬下的手,輕輕地指向我。

「你就是那位不知打哪兒來的黑髮惡魔嗎?」

我看到她指名與我說話,就將注意力從米特移往她的身上。

和剛才不同,現在的位置能從正面看清楚她的容顏,雖然蒙著面紗,卻絲毫不掩從她身上放出的光彩。

細長的臉頰,一雙冷淡銳利的雙眼,不苟顏笑的五官,是十足的冰山美人,讓我不禁看呆了。

她似乎發現我的反應,與我四目相對並展露淡淡的微笑,她的微笑讓我不禁怦然心動,身體也因緊張而僵硬無法動彈……。

不對,好像哪裡怪怪的,我明明想把手舉起來,但是為什麼動作會這麼緩慢,連轉個頭都有困難,為什麼雅莉珊卓妳們的動作會那麼快,為何四周的聲音都變得模糊不清,為什麼………?

「米……妮特……姊,不是說……交給我…好嗎?」

「我……只是試……看看……能力對……魔有沒有用。」

聲音好模糊,難道我只被米妮特看了一眼就被施加魔法了嗎?

早知道就不看了,不過米妮特那副美麗的容顏,只要是男人都會想再多看幾眼啊!

眼看米妮特即將帶走薇爾,我卻在這裡絲毫動彈不得,雅莉珊卓似乎在我耳邊大喊著什麼。

「樂……耀,她……們……法,是什……麼?」

雅莉珊卓想要確認她們的魔法類型後再進行攻擊,但是身中魔法的我根本無能為力。

西普利安想強行突破救出薇爾,但一直被米特的魔法送回原處,完全無法前進,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薇爾被米妮特帶離現場。

雅莉珊卓終於發現我的異狀,在我面大喊,用力搖晃我的肩膀,我雖然對她的動作有所反應,但卻異常得緩慢,慢到似乎連呼吸都越來越遲緩……。

雅莉珊卓無計可施,猛然向我甩了兩個巴掌,聲音之大,連在前方與米特對峙的西普利安都忍不住回頭看看後方發生了什麼事。

多虧這兩個巴掌,我原本混混沌沌的腦袋逐漸地甦醒,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我心急地想多吸幾口氣,突然間一大口冷冽的空氣灌入我的氣管,我忍不住抱著胸口不斷咳嗽。

正、正常了,我的感覺終於變正常了,手腳可以自然的活動,呼吸也很順暢,四周的聲音也不再模糊不清,雅莉珊卓的動作也終於不像快轉一樣,一切都回復正常了。

雅莉珊卓見到我的狀況好轉,擔心地問道。

「樂耀,你剛剛到底怎麼了?一動也不動,連呼吸也快停了。」

「呼……哈……,我似乎是中了米妮特的魔法,記得下次遇到她時絕對不要看她的眼睛,我一與她四目相對,就變成剛剛那副德性,咳咳!」

「哈哈,你們男生都色瞇瞇的,見到米妮特姊都會想多看幾眼,嘗到苦頭了吧!」

聽到米特的發言,雅莉珊卓的眼神從關心變成鄙視。

這、這是普通男性的正常反應,我無法控制啊!我在心裡無聲地吶喊著。

雅莉珊卓見到我慌張的模樣,無奈地聳聳肩,再度將注意力移至米特身上,同時開口說道。

「算了,你的花癡行徑,等回去再念你。若要救回薇爾,一定要先打倒米特,但西普利安和我一直無法靠近她,我們只要一接近她就會馬上回到出發的地點,你有什麼頭緒嗎?」

「很明顯,她使用的是空間傳送魔法;她藉由揮動短刀,啟動魔法,將人瞬間傳送回到原本的位置。基本上空間傳送並不是一個人就能啟動的小型魔法,她若要一個人使用的話,勢必要加上許多限制並搭配複雜的魔法陣。」

「不過她剛剛都只是在隨便揮舞手上的短刀,完全沒看到畫魔法陣的動作啊。」

「空間傳送魔法屬於高難度的魔法,一定要魔法陣才能發動,有時甚至還得搭配其它種類的暗示一同使用,我想她應該是把魔法陣畫在某個我們看不到的地方。然後還有一個重點,若要發動空間傳送魔法,一定得配合魔法陣與賢者之石,沒有例外。」

「所以要打敗她的最簡單方法就是奪走她的賢者之石或破壞不知藏在何處的魔法陣囉!我再試試。」

西普利安聽完我的說明後再度上前,嘗試用各種方法分散米特的注意力,想要突破她的防禦,不過西普利安的攻勢還是被米特一一退回,我在一旁努力地觀察與回想,喚醒腦中關於空間傳送魔法的認識。

空間傳送魔法,也有人喜歡叫它瞬間移動魔法,是近十年的發明,雖然還不敢大量運用在人類身上,但已大大改變運輸業的型態,使跨國運輸在1~2天內就能準時送達,還能使大量的物資傳送至宇宙,加速人類的宇宙探索。

通常需要四到五人聯合施法,才有足夠的能量實施短距的空間傳送,若要一個人發動空間傳送魔法,則需要加上更多限制才有可能。

米特現在只有一個人,她的空間傳送魔法勢必有許多限制,首先空間傳送魔法通常以絕對座標進行定位,但在雜亂無章的森林中不可能使用絕對座標,一定是利用相對座標並以自己或是目標物其中之一做為原點。

她的魔法陣小到我們無法輕易發現,代表她的傳送範圍應受到巨大的限制,我猜她一次頂多只能移動一個物體,目標物或是自己,而且多半只能在目標物與自己的連線上進行移動,像是縮短或是增加她與目標物的距離。

依據米特剛剛的戰鬥,她所能移動的方向,應該垂直於揮動刀子所產生的面,所以雅莉珊卓的火焰才會因為她的橫砍往上方平移;為了保留使用魔法的體力,她所能移動的距離與範圍應該也有所限制,就目前的觀察,她至少能傳送距離自己兩步範圍內的物體。

我試著在腦中整理對於米特的空間傳送魔法的分析:
一、米特一次只能傳送一項物體,不是自己,就是目標物。
二、米特僅能在目標物與自己的連線上進行移動,縮短或是增加距離。
三、移動的方向垂直於揮動刀子所產生的面。
四、瞬間移動的距離有所限制,目前已知的最大的施術範圍為兩公尺,有可能會更大。

目前能判斷的只有這些,但我想已足以讓我們接近米特。

我趕緊向雅莉珊卓下達指示,她聽了我的指示之後,馬上燃起劍上的火焰,揮舞長劍,在胸前形成一圈火環,此時西普利安還站在前面與米特奮鬥,我出聲大喊。

「西普利安快讓開!」

西普利安回頭一看,發現雅莉珊卓胸前竟然聚集著大量火焰後,趕緊向一旁閃避,雅莉珊卓見到西普利安離開,馬上將火焰擊出,5顆火球快速地朝米特猛襲。
  
米特沒有因雅莉珊卓的攻擊驚慌失措,在火球離米特約三公尺的時候,她迅速地揮動手上的短刀,一下,兩下,兩顆火球被平移至米特的上方,剩餘的三顆火球繼續朝米特進擊。

當剩餘的火球來到距米特約1.5公尺的位置時,米特將短刀往下輕輕一揮,米特的身影突然從原地消失,躲過剩餘火球的追擊,並瞬間出現在右側兩公尺的位置,不過雅莉珊卓早就放出另一顆火球在那邊等著她。

砰~!

猛烈的撞擊聲從前方傳來,火球順利擊中米特,看來我針對米特的魔法分析大致無誤。

我剛先讓雅莉珊卓對米特發出複數顆火球,讓她無法在短時間內將火球從自己的面前清除,米特被逼得必須移動自己的位置。

由於前方有火球阻擋,向後移動只會受到追擊,因此她所能移動的方向就只有三個,上方、左側或是右側。

因此我要求雅莉珊卓在米特揮舞短刀後,針對這三處發出火球追擊,雖然在不清楚米特的施法範圍以及移動距離的情況下,直接追擊有點在賭運氣,但就算失敗了,我依然能得知米特的施法範圍以及移動距離,對我們並沒有損失。

米特面對剛才的緊急情況,仍等到距離自己約三公尺處才使用魔法,因此她最多只能針對三公尺內的物體進行空間傳送,從她瞬間移動後出現的位置推斷,她能移動的距離則最少有兩公尺。

「雖然我覺得是湊巧,但芙拉姊有特地交代要小心你,你該不會發現了什麼吧?」

米特的聲音竟然從我的身後傳來,我趕緊回過身看見米特以一副不滿的模樣扯著被些微燒壞的修女服,除此之外,她的身上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痕。

我壓抑住驚訝的心情,先發制人,用手中的劍使勁地往她的頭上砍下去,但是我什麼都沒砍到,米特早已瞬間移動至我的身旁,趁我攻擊的空檔將手中的短刀往我的腹部送去,讓我無從閃避。

當我覺得完蛋的時候,脖子突然一緊,我整個人被雅莉珊卓往後拉,勉強避開這一刀,西普利安也從旁補上一劍,使米特無法繼續追擊。

雅莉珊卓將我扔在地上,大劍一揮,再度朝米特擊出數顆火球,想要故技重施。

米特跟剛剛一樣,不慌不忙地揮動她手中的短刀,突然間米特、火球、西普利安以及雅莉珊卓都從我眼前消失,身後傳來熾熱的感覺,我一回頭,雅莉珊卓的火球竟在我的眼前。

我趕緊向後躺在地上,勉強躲過火球,不過是擦身而過,臉上就留下陣陣的灼熱感,若直接擊中可能就造成嚴重燒傷了。

我起身一看,米特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站在雅莉珊卓身後,看來在雅莉珊卓擊出火球的瞬間,米特就利用空間傳送將我移動至火球的前方,代替她接受雅莉珊卓的攻擊,這不就代表我們的任何攻擊都有可能會打到自己人?

嘖,必須重新思考對策才行。

「雅莉珊卓、西普利安,先離開她的周圍,至少要三公尺以上。」

聽到我的指示,西普利安與雅莉珊卓接連回到我的身邊,西普利安更馬上向我抱怨。

「喂喂,她的能力太犯規了吧!竟然可以跟任何人互相調換位置。你這位魔法專家快想想辦法,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打贏她。

我哪有辦法,我們根本沒有可以與她對抗的手段,我想向雅莉珊卓徵詢意見,不過她也搖了搖頭,然後絕望地開口。

「樂耀,我們撤退吧!」

「撤退?那薇爾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你想得出擊倒米特的方法嗎?想不出來就先撤退,薇爾也走遠了,今天也沒有救她的機會,之後的事情就等回去再討論。」

雅莉珊卓沒有說錯,就算打倒米特,今天也不可能救出薇爾,我轉頭想詢問西普利安的意見,沒想到西普利安竟然擺好架式,準備再度攻擊,我趕緊出聲阻止西普利安。

「西普利安,要準備逃走了!」

聽到我的話,西普利安依然沒有動作,他聚精會神地觀察米特的一舉一動,並對我說。

「現在眼前只有米特一人,不趁現在打倒她的話,之後要救出薇爾只會更麻煩。」

「那也要有辦法打敗她啊!」

「你忘記我身上還有一顆賢者之石嗎?你就快想想有哪些我能用的魔法吧!我會幫你拖延點時間。」

西普利安話一說完,便再次向前攻擊。不過我對西普利安的了解太少,我怎麼可能知道要給西普利安用那種魔法,雅莉珊卓看穿我的心思,也跟著衝上前並喊道。

「西普利安,前面先由我擋著,你回去樂耀的身邊。」

就在此時米特突然從西普利安與雅莉珊卓的眼前消失,瞬間移動到我的面前。

「我都聽到了喔!面對一位會使用火焰魔法的人就夠麻煩了,現在你還想教另一個人魔法,可以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嗎?黑髮的惡魔!」

嘖!既然都肯等我們討論戰術,為什麼不肯等我向西普利安講解魔法,就不能好人做到底嗎?

「舞動吧!炎之精靈!」

雅莉珊卓見到米特移動到我的面前,馬上發動炎之精靈,無數條火蛇在空中四竄,欲將米特盡情吞噬,不過不管火蛇如何密集且兇猛,對能夠瞬間移動的米特而言根本不構成威脅,見她隨意揮了幾下小刀,瞬間就移到火蛇的攻擊範圍之外,但是西普利安猜中米特瞬間移動出現的位置,對她迎頭一擊,但仍是揮空,米特早已揮動小刀移動至遠處,不過雅莉珊卓與西普利安接連的攻擊,也迫使米特拉開與我們的距離。

「一次面對三個人真的很麻煩耶!看來我只能稍微認真一點,才能趕快回去休息。」

米特在遠處搖搖頭,一副嫌麻煩的模樣,但她還是舉起短刀,快速地在空中劃出一道簡單的魔法陣,並從修女服裡取出一把小石頭扔到空中,石頭一通過魔法陣就突然像子彈一樣朝我們直衝而來。

石彈速度雖快,但行進軌跡單調,距離我們又有一段距離,應該能勉強閃躲,但有幾顆石頭卻比預計的速度還要快,讓我們來不急閃避,不但被先到的幾顆石頭擊中,還被後來居上的石頭追擊。

我想米特應該是利用魔法陣加速石頭,讓石頭像子彈一般從魔法陣彈射而出,朝我們攻擊。但米特並不只有加速而已,更針對部分石彈使用空間傳送,讓石彈一瞬間來到我們眼前,所以我們才來不及反應。

我思考著該如何突破目前的困境,但米特卻不讓我有思考的餘裕,她從腰間扯下一袋東西,灑向空中,一大片石雨在米特眼前落下,隨著米特手中小刀的舞動,大量的石彈毫不留情地朝我們傾瀉而下,我們趕緊躲進樹幹的後方,強力的石彈不斷地嵌入樹木,乒乓作響,不知道這棵樹到底還能撐多久,我必須在樹倒之前趕快找到擊倒米特的方法,不然在救出薇爾之前,我們就全被米特殺掉了。

然後只憑雅莉珊卓的火焰,難以突破米特的攻擊,只能把希望放在西普利安身上。

「西普利安,你們騎士平常最常做什麼?」

「戰鬥訓練吧!像如何在馬上作戰。」

在未來我也騎過馬,那時坐在馬背上乘風的感覺我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既然騎馬作戰是騎士必備的技能,那麼西普利安對風的感受或許比一般人深刻,現在也沒空詢問詳情,就讓他使用風系魔法吧。

「西普利安,回想起你騎馬乘風的感覺,想像你就是那股在馬背上所感受到的強風,將吹散眼前的一切。」

「……你該不會要我這名從未使用過魔法的人出去面對這片石雨吧?」

「是你自己說要從實戰中學習的。」]

「好、好啦!看我把這些石頭全都打落!」

西普利安硬著頭皮走出樹後,面對米特的攻勢大劍一揮,賢者之石發出淡淡微光,我感受到些許微風拂過髮梢,雖然成功引發魔法現象,但仍不足以應付眼前的危機,眼看大量石雨壓境,雅莉珊卓衝出遮蔽,我也配合她的行動強化她的魔法。

「噴灑吧!火焰簾幕!」

雅莉珊卓一喊出咒語,火焰就從劍身大量噴灑而出,並沿著她揮動的軌跡形成一道火炎的簾幕,將許多石彈擊落,但是有更多的石彈穿過火焰迎面而來。

「西普利安!剛剛那是甚麼小不拉嘰的風啦!快回想起在馬上乘風的感覺,並將這股感覺通過賢者之石放大數十倍。」

「你這算是甚麼教學,完全聽不懂啦!總之就是想像最強力的狂風就對了吧!」

西普利安一邊說話一邊將劍往上猛然一刺,賢者之石發出強烈的光芒,周圍的空氣呼應了西普利安的話語,化為一道道強風,向上席捲,吹散剩餘的石彈。

「哈哈,魔法也沒多難嘛!這樣就能給米特一點顏色瞧瞧了。」

「西普利安,別興奮得太早,米特不見了!」

經過雅莉珊卓的提醒我們才發現石雨的攻擊已經停歇,米特也從我們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此時我們天色突然一暗,有股巨大的壓迫感從上方席捲而下,我們抬頭一看,竟然有顆巨石突然出現在我們的正上方,並用不自然的高速落下,西普利安見狀馬上一腳我與雅莉珊卓踢離石塊下方,但自己卻來不及逃開,此時雅莉珊卓在劍尖聚集了一粒小火球,高喊出。

「焚燒吧!炎陽!」

伴隨著咒語,從雅莉珊卓的劍尖產生強烈的爆炸,將來不及逃離的西普利安吹離石塊下方,然後轟隆一聲巨響,巨石深深地陷落地面,而米特站在巨石上方,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我們。

「喂喂~!妳們未免太誇張了吧!剛剛那樣也能閃……。」

「風啊!」

「炎之精靈!」

被炎陽炸飛的西普利安迅速地重新站穩腳步,不等米特把話說完就將強風朝她刺出,逼得米特必須馬上往一旁瞬間移動,不過雅莉珊卓早就將火焰準備好,一道道火蛇從雅莉珊卓四周噴射而出,將米特所有可能出現的地點全部吞噬。

但雅莉珊卓與西普利安的聯手攻擊仍沒有擊中米特,她懶散的聲音從我們的後方傳來。

「面對一位會使用火焰的女巫就夠麻煩了,現在還得多應付一名能操弄風魔法的巫師,怎麼跟芙拉姊說的不一樣……啊啊!好麻煩啊!雖然不是打不贏,不過我不想打了啦!還是回去給米妮特姊臭罵一頓比較輕鬆……。」

我隱約聽到米特的抱怨,然後她竟然真得在抱怨之後,就從我們身後消失,不見踪影。

我們擔心這是米特的欺敵戰術,持續地警戒周遭的一舉一動,過了許久,米特仍沒出現,我才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我無暇思考為什麼仍有勝算的米特會突然撤退,我只想趕快回基地休息,再去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 - - -
後記:
這次又是與匡異會的戰鬥,因此篇幅較長,感謝大家耐心的閱讀完畢,思考下次遇到戰鬥橋段時,是不是分成兩次發佈比較好呢?

若看完覺得喜歡,希望大家能點個讚、喜歡或是追蹤訂閱,讓我更有動力更新下去,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10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魔法|戰鬥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挺需要分成兩次。
利用美貌讓對方中招確實很棘手,不過對女性還好

09-07 17:08

眼鏡WA
之後我都有盡量將文章控制在5000字以內,不然一口氣讀太多字,有時也是挺累的。

米妮特根本是男性的剋星,還好The Witches裡大部分是女性,勉強能與她對抗。09-07 17: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趴趴繪里與趴趴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強迫症.躁鬱症)謝絕吃貓狗鳥糞尿寄生蟲病毒 勤洗手重衛生寄生蟲病毒勿入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