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Holy Fool 06:鎖(上)&雜圖一枚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20-03-16 14:11:29│巴幣:16│人氣:500
要繼續連載Holy Fool了~

這章大概又會分成三段,主要是用來交代亞瑟與珀爾和屁孩父母們貴圈真亂的過去,歷史背景和翻譯會整章結束時再放。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第六章:鎖

This heart of mine, while in his arms he had
Madonna wrapped in cloth, and sleeping sound.
Then he awakened her, and reverently
Fed her my blazing heart. She was afraid.
I watched him weeping as he went away.
─ Dante, La Vita Nuova

(議會,1793年11月)

   「你來晚了。」

   低沉嗓音讓布萊克伍德猛然抬頭,發現自己身處空無一人的享樂間,但他記得幾分鐘前明明和厄拉躺在床上。

   「我一定在做夢。」他不快地走向笑容滿面的珀爾伯爵然後被對方緊擁。

   「但願如此。」珀爾閉上眼享受熟悉氣息。

   「呃……腓德列克,我已經結婚了。」

   「抱歉,差點忘記。」

   「淪為摩莉甘的奴隸感想如何?」吸血鬼醫生嘆了口氣。

   「我剛好替補羅特巴特的位子成為幽冥女王使者。」珀爾聳了聳肩。「那噁心東西因為曠職太久被關禁閉,得把幾百年份的公文改完才能復職,沒想到昔日的樹精王竟落到此種下場。」

   「等等,那傢伙真的是樹精?」

   「是啊,他確實是樹精,但他如果不說我也不曉得他到底是什麼。」

   「還以為他先前都在騙我……」布萊克伍德翻了個白眼。「所以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先說好我不來精神外遇那套。」

   「喔不安卓亞斯,你是個好丈夫,我捨不得害你妻子傷心。」

   「感謝稱讚喔。」

   「其實我回人間是要來找亞瑟的。」血紅雙眼難得地嚴肅起來。

   「亞瑟不是已經死了?他的靈魂是自由的,幽冥女王不是無權干涉嗎?」

   「事情不太對勁。」珀爾坐進沙發說道。「我從摩莉甘那邊得知他曾被施過咒,他的靈魂早已歸幽冥女王所有,但必須先找到他藏身何處……或是說,他『被』藏身何處。」

   「該死……」布萊克伍德低聲咒罵。

   「我認為維西‧奧圖與此事有關,但摩莉甘不讓我見他,她要我自己來找答案。」

   「現在聽起來像你想要我幫你找答案。」

   「我還無法以實體在人間活動太久,我確實需要你的幫助,線索可能還在議會裡。」

   「我比較擔心是在舊議會,畢竟你們待在佛羅倫斯的時間比我長很多。」

   「不無可能。」珀爾握住他的手親吻,形體逐漸模糊。「我會盡快趕上,再給我點時間,我的力量就能強大到以實體出現。」

   「我們保持聯絡。」他忍不住搓揉黑亮髮絲。「保重。」

   「你也是,安卓亞斯。」

   他睜開眼,映入視線的是厄拉狐疑的神情。

   「你……在做夢?」

   「……嗯。」他抿起下唇。「瓦勒莉呢?」

   「剛起床正在梳洗,等不及要去上音樂課呢。」厄拉輕啄他的臉頰。「我們的騎士團長是不是也該出門工作了?」

   「我們還有幾小時。」

   他恢復狡猾笑容。

   「嘿!安卓亞斯!你這個色鬼!」厄拉大笑著被他推回被窩。

   「妳最愛的色鬼!」他得意地掀起厄拉的睡衣,隨即被小黑炭的嘎嘎聲摧毀好心情。「媽的死鳥……」

   「牠腳上有封信。」厄拉嘟起嘴巴。

   「希望別是什麼麻煩事……」他只好爬下床把信件從鳥腳拆下。「是班尼迪托。」

   「原來是班尼迪托神父?他近來如何?」

   「顯然過得不錯,我完全能感覺他在飲食上非常充足,充足到讓我懷疑我會跟著一起變胖……」他幸災樂禍地攤開信紙,然而裡頭文字立即讓他皺起眉頭。「我真是烏鴉嘴。」

   這確實是麻煩事。

   大麻煩。

~*~

(佛羅倫斯,1349年1月)

   剛滿三十歲的亞瑟‧馮‧畢羅感覺有人在搓揉他的頭髮,他慵懶地睜開血紅雙眼,發現太陽早已升起,昨晚狂歡的痕跡在床上隨處可尋。

   「你終於改變心意追求我了嗎?」他露出厚顏無恥的笑容。「腓德列克?」

   「別鬧了亞瑟,快點起床。」珀爾伯爵家的獨子腓德列克只能白眼以對。

   「好好好……嗚喔等一下,你的頭髮出了什麼事情?!」亞瑟驚恐地跳起來,指著那顆曾有烏黑及肩長髮的腦袋哀號。

   「你醉倒後我們決定改變一下造型。」變成一頭短髮的腓德列克搭上他的肩膀把玩依然安好的金黃色髮絲。「怕你生氣所以就不先趁機動手了。」

   「感謝你們手下留情,我還想跟我的頭髮相處久一點。」他隨手抓件衣服套上。「澡堂?」

   「當然,我們聞起來糟透了。」

   「所以……你覺得哪個女孩比較合適?」亞瑟從浴池浮出時這麼問腓德列克。

   「你是指昨天晚上?」

   「嗯哼。」

   「就算全血族的姑娘站在你面前,你還是會選妮姬塔。」腓德列克一邊用肥皂搓洗身體一邊回答。

   「你正在慫恿我追求我堂姐。」

   「我們來算算。首先,米莉安‧杜拉克是不可能的。」

   「這我能接受,喬治是難搞的競爭對手。」

   「然後阿德蕾德跟你又不合。」

   「我跟布拉加家族的女人恐怕只適合當床伴。」

   「所以只剩妮姬塔了,不然你要選誰?迪迪耶‧穆瑞嗎?」

   「迪迪耶是男的。」

   「抱歉,他總是表現得像個神經質小女孩。」腓德列克笑了出來。

   「而且還想追阿德蕾德。」亞瑟也壞心地笑著。「那個書呆子沒被阿德蕾德玩死就不錯了。」

   「可不是?」

   「那你呢?」亞瑟游向池畔。

   「我……」腓德列克感到手足無措。

   「維西‧奧圖認為我們該結婚。」

   「這不可能,亞瑟,我們不適合。」

   「哈哈開玩笑的,我知道我們不適合,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你真會對你父親的安排言聽計從?別鬧了,我們才剛成年耶。亞瑟頓時有些不快。

   「別慫恿我,不然妮姬塔會抓狂。」腓德列克又舀了一瓢水。

   「下來一起泡澡。」

   「不要。」

   「來嘛洗乾淨點,別像人類一樣,他們肯定是太骯髒才會產生瘟疫。」

   「我相信我是族裡不靠浴池就能把全身洗乾淨的第一名。」腓德列克依然故我地用瓢子沖去身上泡沫,在亞瑟踏出浴池時露出滿意的笑容。「像阿波羅一樣。」

   「這是在稱讚我的身材嗎?」

   「我甚至能為你寫歌。」

   「謝啦,可惜太陽對我們來說不是多好的朋友。」亞瑟走向他。「我比較偏好阿基里斯。」

   「你果然對我們在學校演的那齣爛戲念念不忘。」他撥撥頭髮起身。

   「別這麼說,那場《伊里亞德》(Iliad)可是我們的曠世巨作,荷馬要是看到一定會感動流淚。」

   「荷馬如果看到托加公爵沒用的小兒子演的帕里斯(Paris)一定會哭死。」他嘲諷道,雖然他承認自己演帕特羅克洛斯(Patroclus)也沒表現多好,不過那有一半要算在不停笑場的亞瑟頭上,阿基里斯要是整天嘻皮笑臉早就被阿加曼農(Agamemnon)揍扁了。「話說托加的兒子叫什麼?皮耶?法蘭西斯?羅伯特?我總是記不起來。」

   「馬克西姆。」

   「原來是馬克西姆。」

   「馬克西姆確實不是演戲的料,跳舞倒是挺在行。」亞瑟把騎士團的天藍色制服遞給腓德列克。「不過維西‧奧圖當年沒轉化荷馬還真可惜。」

   「身為族裡最資深的色鬼,他選了莎弗(Sappho)。」

   「超諷刺,他又追不到。」

   「真的。」腓德列克走出澡堂時差點迎面撞上一個頭頂只剩一叢深褐色頭髮的大鬍子壯漢。「抱歉!」

   「噁!喬治,你怎麼把頭髮搞成這樣?」亞瑟再度哀號。

   「這樣挺清爽的。」喬治似乎對昨晚狂歡導致的新造型頗為滿意。「騎士們又要出任務了嗎?」他語帶諷刺地看著兩人。

   「維西‧奧圖要我們到大廳集合。」腓德列克努力不顯露愧疚神情。他深知自己被選進騎士團只不過因為他來自珀爾家族,當然,還要加上父親的施壓,真正有實力的喬治‧德‧蒙佛特卻因家裡晉升貴族不久所以硬是被他給擠掉了。

   「晚點見囉,阿加曼農。」亞瑟打趣地向喬治道別。「別擺出那種表情,腓德列克,喬治在軍隊絕對比在騎士團好,他家人會罩他,再者,還是有貴族動不動就在議會裡偷踹那些蒙佛特幾腳,他確實最好別太囂張。」

   「但我依然不適合待在騎士團。」

   「別看輕自己。」

   「我還是很害怕,亞瑟。」腓德列克停下腳步。「所有眼睛都能看見我糟糕的表現,我只是個……冒牌貨。」他被金髮吸血鬼緊擁時挫敗地嘆氣。

   「我們會戰勝一切。」亞瑟對他耳語。

   「嗯……」他努力擠出笑容。「我先去樂師那裡拿個東西。」

   「要幫你留一份早餐嗎?」

   「幫我留杯血就好。」他往樂師的房間跑去。

   「收到。」

   樂師的房間一如往常凌亂,掛窗邊的內褲要是沒有籠罩整座議會的咒語遮掩絕對會被外頭的人類看光。腓德列克推開木門看著滿地狼藉搖頭,在一道人影從櫥櫃跳下時投以毫不意外的表情。

   「抱歉這時打擾你,喬凡尼。」

   「沒差,我等會才要去睡覺。」名叫喬凡尼的樂師把魯特琴交給他。「自從人類發生瘟疫就很難找到好材料,如果可以用死人做樂器我大概就發了。」

   「值得嘗試。」他點點頭。

   「聽說你們又要出任務?」喬凡尼邊走邊踢開雜物。

   「嗯,但族長還沒宣布地點在哪。」

   「聽說很遠,只能祝福你別把自己弄死。」

   「謝謝,但你解決戶口登記的問題了嗎?」他撥弄幾下琴弦。

   「當然沒有。吵了三十年,老頑固還是堅持把我登記成女人。」喬凡尼無奈地笑著。「他們無法理解一個靈魂被裝在錯誤軀殼裡是多痛苦的事情。」

   「我們往往都被裝在錯誤的軀殼裡。」

   「你想當樂師,我想擺脫平民身份選上議會代表,托加公爵的小兒子想當舞者,是啊,我們都被裝在錯誤的軀殼裡,而那群老頭只會說我們還小所以才會成天抱怨,全血族大概只有亞瑟‧馮‧畢羅活得最快樂吧。」

   「亞瑟是最特別的。」腓德列克轉身走出房門。「我會為他做任何事情。」

   「真是一對怪胎。」

   喬凡尼搖了搖頭。

(21年前)

   「這是你的新朋友,腓德列克。」珀爾伯爵在妻子的葬禮結束後對兒子說,一個金髮男孩從伯爵背後探頭,好奇地望著滿臉鼻涕眼淚的腓德列克。

   「嗨,我叫亞瑟,馮‧畢羅家的亞瑟。」金髮男孩逕自走向他。

   「我不需要朋友。」他虛弱地答腔。

   「別這樣嘛腓德列克,你會需要朋友的。」亞瑟抱住他直到顫抖停息。

   這是母親死後第一次有人擁抱他。

~*~

   「你終於來了。」亞瑟把杯子遞給腓德列克,大廳裡已聚集不少騎士。

   「跟喬凡尼多聊幾句所以有點耽擱。」

   「喬凡娜還在煩惱戶口登記的事?」

   「他希望被用喬凡尼稱呼,就尊重他一點吧。」腓德列克皺起眉頭。

   「好啦好啦別生氣。」亞瑟搭他上他的肩膀繼續和其他騎士寒暄,在一個短髮女騎士出現時對她揮手。「早安啊,阿德蕾德,換了新髮型差點沒認出妳。」

   「原來你的頭髮還在喔?」阿德蕾德‧布拉加狡猾地笑著。

   「我對你們昨天的成年禮物沒興趣,所以請離我的頭髮遠點。」亞瑟故作誇張地閃躲她。

   「妮姬塔要我把這個給你。」她把一個金黃色布包扔給亞瑟。

   「這是……用她頭髮做的?」

   「感謝米莉安的手藝吧,妮姬塔要你帶著這東西當幸運符。」她攤了攤手。

   「我堂姐真愛我。」亞瑟把玩著布包,在裡頭發現一張寫了「你要是掛點就準備完蛋」的紙條。「嗯,她真的超愛我。」

   「大家都到了?」維西‧奧圖走下樓梯,背後跟著一臉嚴肅的騎士團長。

   「色鬼老大和無聊隊長來囉。」亞瑟發出竊笑。

   「你們昨晚的成年派對真不是蓋的,亞瑟。」維西‧奧圖彷彿聽見他的吐槽般叫住他。「穆瑞代表還在氣頭上呢。」

   幾個老騎士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

   「迪迪耶又沒少我們幾歲。」真棒,允許我們成年前殺人卻不允許我們成年前幹炮。亞瑟吐吐舌頭。

   「別害我被代表們碎念啊,小隊長,穆瑞很擔心兒子被你們欺負呢。」維西‧奧圖坐進寶座說道,聽起來一點也不在乎穆瑞代表的抱怨,倒是騎士團長狠瞪了亞瑟一眼。

   「真的很抱歉,我會嚴加管教屬下。」他向維西‧奧圖道歉。

   「別擔心,馬力歐,年輕人的事就讓年輕人負責吧。」維西‧奧圖輕拍他的肩膀。「回到正題,各位,來談談這次的工作。這是個救援任務,我們的西伯利亞代表目前處於失聯狀態,在代表失聯前,議會收到他的求救信,他可能在烏拉山脈遭到地精(gobelinus)綁架。」

   「這種天氣去西伯利亞……」腓德列克低聲碎念。

   「而且還是地精。」阿德蕾德嫌惡地說。

   「我們與地精從未有過正式外交記錄,很可能會在救援時受對方攻擊。」馬力歐向騎士們解釋。「這會是個危險任務。」

   「據說那裡有龍。」騎士們開始竊竊私語。

   「傳說中的兩腳龍。」

   「我看過史書記載,地精窩通常在龍穴旁邊……」

   「烏拉山的惡龍聽說連狼族都馴服不了。」

   「各位將在午夜出發,我會施咒把你們傳送到山脈附近,先前派去的引路人會帶你們上山搜尋。雖然目標是找到代表,但謹記一點,救援者的安全仍是首要考量,還沒找到人就先落難等於沒戲唱。」維西‧奧圖起身時這麼說。

   「多棒的成年禮!」腓德列克回房後倒回床上抱怨。

   「往好處想,這是我們第一次接到如此有趣的任務。」亞瑟坐在他身旁安慰道,開門聲讓兩人同時抬起腦袋。

   「聽起來你們又要消失好一陣子。」金髮紅眼的女人走向亞瑟。

   「我最最親愛的妮姬塔堂姐。」亞瑟暗自高興起對方沒把原本快要拖地的長髮全剪掉。「別太想念我,我會帶著妳的幸運符把事情辦好然後回來見妳的。」

   「希望如此。」妮姬塔高傲地注視他。

   「還有昨晚的美好回憶。」他舔舐嘴唇。

   「我真不知以後要怎麼在享樂間面對你,這種奉承技巧有夠丟臉。」她輕戳那張露出無恥笑容的臉,順便瞟了腓德列克一眼。「看好亞瑟,別讓他四處闖禍。」

   「恐怕很難。」腓德列克爬了起來把魯特琴抱回床上。

   「妮姬塔?」一個身材豐腴、有著褐色捲髮的女人走了進來。「原來妳在這。」

   「不去休息一下嗎,米莉安?」妮姬塔對貼身仕女露出笑容。

   「喬治說要跟我去花園逛逛。」米莉安開心地回答,隨即對突然出現身後的喬治發出驚呼。「喬治!」

   「真甜蜜。」阿德蕾德晃了進來,背後跟著稍早被父母責罵的迪迪耶。

   「看來大家都到齊了。」喬治摟住米莉安讓她滿臉通紅。

   「要在我們被抓去辦事前重溫昨晚美好時光嗎?」亞瑟歪嘴笑著。

   「只怕你會下不了床害我們被族長罵死。」喬治對他挑眉。

   「別擔心,沒有男人能碰我屁股。」他回敬對方鬼臉。「不過我現在比較想聽腓德列克彈琴。」

   「真的嗎?」腓德列克湊向他。

   「當然。」他閉上眼享受琴聲,其他人也安靜地靠上床沿或席地而坐,空氣中只剩音樂與來自窗外經過咒語過濾的微弱喧囂。他突然希望時間就此停止,希望大家永遠不要長大,不要變成自己討厭的大人。

   長大吧,亞瑟,你不可能永遠活在夢裡。

   他不禁莞爾。

(20年前)

   腓德列克撞上牆壁時淒慘地尖叫,鮮血不斷從口鼻流出。

   「不!」亞瑟衝向前護住他,不讓伯爵的拳腳繼續往兒子身上砸。

   「讓開!」珀爾伯爵對他低吼。

   「他是你兒子!」

   「所以請你讓開!」血紅雙眼閃爍著憎恨。「讓開,馮‧畢羅,你父親讓你住在我家可不是讓你來多管閒事的!」

   「你不能總是這樣!」亞瑟吼了回去,但腓德列克卻突然抓住他的手制止他。

   「沒關係,亞瑟……別管我。」腓德列克踉蹌起身,隨即被父親揍回地上。

   他知道母親是被謀殺的。

   是父親殺了她。

   「難道你一點也不愛他?」亞瑟感到絕望。

   「我何必需要?」珀爾伯爵轉身離開。

~*~

   「準備好了嗎,小鬼們?」維西‧奧圖返回大廳看著整裝待發的騎士們。

   「是的船長。」腓德列克隨口應了一句導致亞瑟噗哧笑出來。

   「幼稚欸。」阿德蕾德嫌惡地用手肘痛擊亞瑟。

   「我為什麼要這樣虐待自己?」馬力歐對眼前的紈褲子弟們搖頭。

   「腳步站穩,韁繩拉好,我不希望你們一著地就摔成一團或被馬踩扁,還有請壓好帽子和任何可能噴飛的物品。」維西‧奧圖走進隊伍中檢查。

   「您要向大家說明龍的事情嗎?」馬力歐走向他。

   「根據引路人的調查,那兒確實棲息一種被韃靼人稱為阿什達哈(Ajdaha)的兩腳龍,但現在是野生龍的冬眠期間,你們都知道最好別吵醒冬眠中的龍。」他愉快交代道。

   希望我們不會在龍大便裡找到代表。腓德列克惱怒地搓揉太陽穴。

   「好了騎士們,出發吧。」他舉起雙手,地面頃刻間閃爍刺眼光芒,一聲巨響後,整支隊伍已不見蹤影。

   白雪覆蓋的林地突然爆出一道光束,幾個粗心的騎士在著陸時摔了一跤,幸好都沒牽著馬。一位身穿紅色長袍的鷹勾鼻男子朝騎士團跑來,馬力歐見到對方時脫下帽子致敬。

   「你們終於來了。」男子問候他。

   「現在情況如何?」馬力歐把帽子戴回頭上。

   「仍然沒有代表的蹤影,但我在山麓上找到這個。」鷹勾鼻男子掏出一把鑲嵌華麗的匕首,握柄上刻有家族紋章。「這是代表的匕首,你知道匕首原本插在哪嗎?」

   「說來聽聽。」

   「凍成冰塊的地精屍體上。」

   「希望一切還沒太遲。」

   馬蹄在陡峭的山路上濺起雪花,騎士們隱身在夜色與斗篷下跟隨引路人朝發現匕首的地方前進。「就在這裡。」鷹勾鼻男子跳下馬,地精屍體仍躺在雪地裡被寒風肆虐,馬力歐察覺屍體後方的雪堆裡有個洞穴。

   「你探勘過那個洞穴了嗎?」

   「還沒,從外型來看可能就是地精窩。」

   「所以要直搗黃龍囉?」亞瑟抽出長劍。

   「我和亞瑟的小隊先進去查看。」馬力歐跟著騎士們走進洞穴。

   「有股臭味。」腓德列克對亞瑟耳語。

   「大概是地精大便。」亞瑟警覺地掃視四周,在一個轉角發現斷裂的箭簇。「這不是血族武器,也不像人類的。」

   「我見過地精的武器,差不多就是這麼粗糙……」在馬力歐接過箭簇時,一支箭穿過他的頸子讓他倒下。

   更多箭從岩壁中射出。

   「快蹲下!」亞瑟抓住腓德列克摔到一旁。

   「該死的地精!」馬力歐痛苦地拔出箭。

   成群地精推開岩壁爬了出來。

   「人類!

   「糧食來了!」慘綠皮膚的小矮人對騎士們尖聲怪叫。

   「人類?」

    亞瑟歪嘴笑著,順手拔掉肩上的箭。

   「糟糕……不是人類……」帶頭的地精發出哀號,這下惹錯對象了。

   「晚餐時間到囉。」過尖犬齒從金髮吸血鬼的唇後探出。

   不消片刻,洞穴裡便堆滿地精屍體,即使援軍不停從岩壁縫隙間爬出仍節節敗退,每個都面露驚恐地被抓住吸乾。

   「殺進巢穴核心!」馬力歐一邊砍擊一邊命令亞瑟。

   「沒問題!」亞瑟斬斷幾顆腦袋並繼續深入洞穴。

   「接著該怎麼辦?」腓德列克緊跟在後。

   「地精王應該會比小嘍囉講理。」他找到最多地精竄出的入口,砍倒守衛準備跳進去,但一陣咆哮讓他停下腳步。「我們吵醒大傢伙了。」

   倖存的地精全數陷入恐慌。

   「龍……」腓德列克感覺顫抖席捲全身。

   地面突然隆起一個大土丘。

   「撤退!」馬力歐在土丘另一頭對他們大吼。

   「還記得之前競技場舉辦的殺龍比賽嗎?」亞瑟抓住腓德列克的手臂。

   「我記得只有你全身而退。」腓德列克握緊劍柄。

   兩腳龍從土丘裡鑽了出來。

   「訣竅呢?」血紅雙眼幾乎被瞳孔佔據。

   「在龍吃掉你之前爬到龍背上。」

   「沒錯。」亞瑟在巨龍對他們咆哮時衝了過去,敏捷地從龍尾跳上龍背,抽出第二把劍刺進蝙蝠般的翅膀根部,這讓兩腳龍發出尖銳哀號並劇烈扭動起來。

    「快撤退!」馬力歐可悲地閃躲,無法阻止猛獸張開雙翼在洞穴裡到處亂撞,還差點被龍尾巴掃到身首分家。「媽的!我已經老到玩不起這種遊戲了!」

    「亞瑟!」腓德列克對龍背上的騎士大吼。

    「這傢伙的皮有夠厚!」亞瑟興奮地抓住龍角閃過一根岩柱。

    「那就快點下來!」

    「恐怕無法。」

    「該死!」腓德列克咒罵著在巨龍接近地面時搆住一根爪子跳上去。

    「上面風景不錯吧?」亞瑟心神愉快地問候他。

    「想辦法宰掉牠!」

    「這條龍脖子挺細的,和平常見到的不同,或許砍脖子才有用。」

    「那就砍下去啊!!」他在巨龍向上猛衝時絕望地尖叫。

    「恭敬不如從命。」亞瑟在巨龍撞上洞穴頂部前奮力揮劍,血腥味瞬間淹沒所有感知。

    失去腦袋的兩腳龍朝地精先前竄出的入口墜下。

    「不──」馬力歐只能看著兩個騎士與龍屍墜入巢穴深處。



~待續~



現在我們知道崔斯坦的屁孩個性是遺傳誰了ˊ_>ˋ

(馬力歐:媽的我要退休Q皿Q)

(羅特巴特:幾百年份的公文......幾百年份的公文呃啊啊啊啊)→被幽冥女王拖走

(班尼迪托:讓我猜猜,這是又是摔不死懸崖然後撿小孩對吧=H=)

(亞瑟&珀爾:嘻嘻)

(布萊克伍德:我永遠都擺脫不了這兩個王八蛋了orz)

是說珀爾根本受虐兒童,個性會歪掉不是沒原因啊QQ

喔對,這章的地精其實就是哥布林而非哈利波特裡的花園小妖精gnome,但我目前先翻成地精比較省字數~

之前已經放過屁孩爸媽和珀爾的圖,但這章直接跟他們有關所以再放一次吧~


左至右:阿德蕾德‧布拉加(Adelaide Braga)、米莉安‧杜拉克(Miriam Dulac)、妮姬塔‧馮‧畢羅(Nikita von Bülow)、沒剃頭版本的亞瑟與珀爾、迪迪耶‧穆瑞(Didier Murray)、喬治‧德‧蒙佛特(George de Montfort)

小托加的名字正式來說應該是Maximilien,但不知為何大家都叫他馬克西姆(Maxim)就是了。

至於引路人的真實身份就敬待連載揭曉了~






舊縮圖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6/09/22/10/41/statue-1686925_960_720.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88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Holy Fool|吸血鬼|不會發光|但會縱火|驚悚|黑暗|歷史|貴圈真亂|黑死病

留言共 12 篇留言

ilwiKAMINA
怎麼人類就是太髒才有瘟疫那段直接變成搞笑番XD

03-17 01:47

黃勤(金絲眼鏡)
從故事中吸血鬼的角度來看大概就是這樣吧XD03-17 14:16
Reineke
大大應該決定好羅特巴特的種族了吧?希望接下來不要再看到什麼他是從地獄來的惡魔之類的描述了。

03-18 01:39

黃勤(金絲眼鏡)
目前確定他是樹精了,這章後面又會提到他(還有吸血鬼其實不太能區分樹精地精之類的生物XD)03-18 01:42
Reineke
就像人類分不清楚嚎哭者和血族一樣?XD

03-18 01:44

黃勤(金絲眼鏡)
對XD03-18 01:45
Reineke
話說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醫生會認為亞瑟的靈魂不受摩莉甘的左右呢?我記得醫生跟他一樣自殺(而醫生復活且能施法)。難道說血族能決定要不要和摩莉甘簽約嗎?還是說亞瑟的情況是例外?不過醫生為什麼會知道亞瑟的這個傳言?他是主動去打聽還是聽別人說了這個傳言?

03-18 01:58

黃勤(金絲眼鏡)
亞瑟自殺後沒有復活,所以醫生就當他沒有得到魔法直接死透了

這部份我確實沒寫清楚,不是每個血族都能透過死亡得到魔法,所以羅特巴特在承諾那章才會有一句「或許幽冥女王還是憐憫最絕望的死者」。03-18 03:16
Reineke
所以那些沒有和摩莉甘簽約的死去的血族會怎麼樣呢?跟人類一樣去陰間嗎?

03-18 03:18

黃勤(金絲眼鏡)
變成孤魂野鬼之類的吧,去陰間對他們來說應該就是被摩莉甘帶走永遠逃不掉那種情況,所以醫生才會說摩莉甘無權干涉~03-18 03:30
Reineke
永遠逃不掉?沒有類似希臘神話那種至福樂土或者中國的地府的陰間嗎?難道當遊魂四處飄泊就是好事?

03-18 03:31

黃勤(金絲眼鏡)
我目前設定就是這樣,生來就是吸血鬼就只有變孤魂野鬼或不幸死兩次被摩莉甘抓走(除非得到魔法後運氣很好都沒死,但連維西‧奧圖這麼強大的吸血鬼都能被殺死就表示並非易事),關於血族靈魂的部份,這章後半段會有一些伏筆。03-18 03:34
Reineke
話說維西‧奧圖是死了二次還是只死了一次啊?

03-18 03:37

黃勤(金絲眼鏡)
兩次,一次是在羅馬時代被人類殺掉所得到魔法,第二次是被他「養出來的怪物」殺掉(第5章有提過),血族一致認為兇手是他那位會變成煙霧的學徒~03-18 03:41
Reineke
嗯嗯,話說羅特巴特的「弱點」也是這位學徒嗎?

03-18 03:43

黃勤(金絲眼鏡)
可能喔XD03-18 03:46
Reineke
沒關係,以後就知道了。

03-18 03:47

黃勤(金絲眼鏡)
[e35]03-18 03:52
Reineke
說起來帝國人已經在寫一篇駁斥中世紀歐洲人不愛洗澡迷思的文章了XD

11-06 17:28

黃勤(金絲眼鏡)
中世紀確實不像常見迷思那麼不愛洗澡,也有澡堂文化,但衛生觀念和現在(或是我小說中的虛構生物們)相比還是很可怕啊ˊ艸ˋ11-06 17:33
Reineke
這樣啊,請原諒我太懶不想查資料,能麻煩勤大告訴我那些可怕的衛生觀念的具體內容嗎?

11-06 17:36

黃勤(金絲眼鏡)
光是還沒有微生物和傳染病的概念加上現代解剖學還沒成形就已經夠可怕了吧XD11-06 17:39
Reineke
嗯……所以有疾病的人會和健康的人一起泡澡,難怪帝國人會說澡堂是大規模群聚的溫床啊

11-06 17:42

黃勤(金絲眼鏡)
這可以一路追到羅馬帝國時期的大澡堂,真的是疾病溫床啊~11-06 17: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鳥頭俠 C... 後一篇:[翻譯] [歌詞] H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nricn寫作作家
https://discord.gg/yEVx6UXRGr 本群以寫作技巧、寫作困難交流討論、作品互相幫忙評語,如果喜歡寫作作家歡迎加入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