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十六章 決定命運的三十秒

作者:疾影│2020-03-11 20:34:35│巴幣:0│人氣:29

    在聖潔與劍獅抵達倉庫時,五分鐘前的小鳥家。

    「哼哼、哼呵哼--」鏡哼著歌打開冰箱,正要開始做晚餐。

    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身穿黑色T恤以及帶有鎖鏈做裝飾的黑色長褲。右腳跟與沙發前的矮桌緊貼在一起,左腳放在右腳上,小腿之間交錯在一起。一臉十分放鬆的看著電視,等待著晚餐的到來。

    「哥,晚餐想吃什麼。」

    鏡穿著居家服並且繫著可愛的圍裙,開心的詢問鳥想吃什麼料理。

    「怎麼,那麼突然。」鳥依然沒什麼表情變化,繼續看著電視。

    「那個啊。今天是大特價的日子,買了好多東西呢--哥,喜歡吃的食材都有買呦。」鏡很興奮的炫耀今天的戰績,而鳥只回應「是嗎。」稍微有點冷淡。

    其實鏡早就很清楚鳥的性格,鳥只是不太會表達出自己的感情而已,所以自己必須撐住場面。鏡是家中氣氛的調和劑,如果沒有鏡在的話,恐怕在家中聖潔與鳥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的吧。

    「這麼晚了聖潔君還沒回來,真讓人有點擔心呢。」鏡抬起頭看了看擺放在客廳的吊鐘。

    「看他今天出門時一臉高興的臉,說不定是玩到忘了時間。」

    鳥看起來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但連鏡都不知道現在的他在想些什麼。

    「那就發訊息給聖潔君好了,就打『聖潔君快點回來,哥他擔心你到吃不下飯了』這樣。」鏡一臉頑皮的樣子這麼說著,但鳥始終也沒反應但看得出來相當無言。

    聽著鏡所說的話,鳥打開手機看著即時訊息的聊天程式。

聖潔:「鏡,我們學校的風紀委員是什麼樣子?」
鏡:「風紀委員長小小的很可愛呢,難不成是聖潔喜歡的類型嗎。」
聖潔:「......沒,只是剛碰到而已。」
鏡:「不過白崎學長有點過度保護委員長呢,要接近的話記得帶著哥比較安全。」
聖潔:「白崎學長?那是誰?」
鳥:「白狼的本名,白崎狼牙。」
聖潔:「這樣啊。對了,鳥到底跟白狼是什麼關係,他們都直接稱呼我『兄』了。」
鏡:「哈哈,聖潔君成功馴服白崎學長了。」
鏡:「不過,哥跟白崎學長的關係,說來話長了......那是在哥還是初中二年級的時候。」
鳥:「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鏡妳也不准說。」
鏡:「就知道哥會這樣講。」
聖潔:「到底發生了什麼,超掉胃口的。」
鏡:「總之,那件事情後白狼就纏著哥了。」
聖潔:「直接給結局啊!」

--小鳥遊家群組,剛剛新增一條訊息。

鏡:「聖潔君,大事不好了。哥擔心你還沒回來,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樣子。」

    看著偷看手機看似相當無言的鳥,鏡在一旁偷偷竊笑著。雖然知道這謊言會被聖潔識破,但一定會去想像鳥無言以對的表情,一定會跟鏡一樣偷偷的笑著。

    「奇怪,聖潔君還是沒回應呢。」過了一分鐘,依然沒有聖潔的答覆。

    平常這種槽點滿滿的對話,聖潔肯定會吐槽。除非,聖潔並沒有看到這則訊息,也就是說有可能手機是關機或者沒電的狀態。

    「真擔心,會不會出事了。」

    「大概,手機沒電了吧。」

    鳥試圖想讓鏡安心下來,不過自己卻也不相信聖潔是那種會忘記充電的人。也就是說,剩下手機是處於關機狀態唯一的可能性。

    「呵呵。」鏡看著電視畫面,高興的露出笑容。

    「哥這台撥的是社會新聞,不是平常的新聞台呦。」

    「......」

    鏡知道鳥是討厭看社會新聞的,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看娛樂新聞以及氣象而已,代表說鳥並沒有真正看著電視畫面,完全是心不再焉的表現。

    「哥,明明很擔心聖潔君。」

    「......」

    其實鳥是一個十分好懂得人,不過這點只有長期相處下來的鏡才知道。

    「真麻煩,我出去一趟。」

    鳥露出一副怕麻煩的表情,起身準備出門。

    即將要走出客廳的時候,鳥回頭向鏡說「今晚,就吃奶油燉肉」。

    「好的,路上小心。」

    鏡掛著笑容看著鳥離開。鏡心裡很明白,只要有哥在聖潔就一定會回來的,因為兩人是朋友。

--風見碼頭,黑蛇會的倉庫。

    甩掉右手掌傷口所流出的鮮血沾染到地上,很快的傷口不在流出血液。看著聖潔手上長刀赤紅的刀身,以及那看透萬物一切無所畏懼的眼神。那種眼神劍獅曾經看過,一名白髮少年的身影與聖潔結合在一起。

    回過神來白髮少年消逝,眼前只剩下聖潔站在那。劍獅認為這是某種警告,眼前的少年太危險必須立馬排除。

    確信要殺掉聖潔的瞬間,劍獅出現在聖潔右側並揮出右拳。劍獅知道普通的攻擊一定會被抵擋下來,速度比之前還要快上許多,從跑向聖潔的左側在繞一圈跑到右側揮出右拳。

    上一次的攻擊,聖潔勉強能跟上劍獅的速度,但那速度只不過是劍獅一成的實力,這次更快的速度配合假動作,肯定能成功取走聖潔的性命或是重創。正當劍獅這樣想的時候,眼前發生令他難以置信的事情。

    原本對著聖潔心臟位置擊出的右拳,被某種硬物抵擋下來。灼熱的刀身擋下劍獅的拳頭,雖然拳上的皮膚被刀刃所切開但沒傷及骨頭,鮮血從傷口處流下來滴到地上。劍獅並沒有馬上收回拳頭,比起骨頭被刀刃所產生的溫度灼燒的小痛,收集眼前的情報更加重要。

    聖潔依然面向前方,但是眼珠卻看著劍獅所在的方向,劍獅看到這幕感到不寒而慄。雖然看上去像是知道自己的位置,但聖潔的視網膜卻完全沒有對焦,也就說眼睛沒捕捉到劍獅的身影,卻利用長刀準確的防禦住劍獅的攻擊。

    看到聖潔讓人驚訝的成長速度,劍獅心中明白了一件事情。雖然聖潔之前確實是一般人,但卻是『天生』的戰鬥天才。

    「必須要認真才行。」劍獅對著聖潔說出這番話。

    聖潔的眼珠才剛捕捉到對方的身影,劍獅就抽回右拳與聖潔拉開三大步的距離。

    「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的聖潔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擋下劍獅的攻擊。下意識感覺出危險,並且去遵從感覺用長刀去抵擋下來,就像是長刀在引導著自己。

    感受到劍獅那股沉靜讓人顫抖的氣息,死亡的味道充斥著整個空間,聖潔不再繼續去思索。

    「看來要用到『能力』。」

    「什......!」聽到劍獅的話,聖潔頓時間不敢相信親耳聽到的。

    從戰鬥到現在,因為那超越人體極限的高速,聖潔以為劍獅的『能力』是速度相關的。換句話說,劍獅從頭到尾都還沒使用能力,自己就不知道經歷多少次死亡的威脅。

    聖潔還是非常懷疑劍獅所說的話,搞不好這是某種戰術也不一定,但劍獅也十分強大也沒理由要騙他。直到劍獅開始出現異樣的時候,才清楚剛剛並不是在開玩笑。

    裸露上半身的劍獅,雙手緊貼水泥地,像是凶惡的猛獸一般趴在地上。從氣孔散發出令人寒毛直豎的濃郁真氣,劍獅的身體逐漸膨脹起來,汗毛越來越長漸漸變成三種不同顏色的鬃毛,承受不住身體的變化,褲子碎成一片片的布料,犬牙伸長超越下顎的高度甚至能稱之為『劍』。

    「......」看見劍獅從人變成駭人聽聞的異獸,聖潔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在一旁顫抖。

    不費十秒的時間,在劍獅身上完全看不出曾經是人類的蹤跡。比聖潔高出三個頭的異獸,龐大結實的身軀連日本有名的相撲選手都要靠邊站,凶器般的長牙顯露出層層的殺機,身體絕大部分被金色的鬃毛所覆蓋,黑與紅的毛髮成為身體上特有的紋路。

    如果要形容現在劍獅模樣的話,聖潔僅能想到『真·萬獸之王』這種詞彙。

    「看來,你是第一次看到『變身型』的能力。」

    劍獅依然是沉靜低沉的聲音,不過可能連發聲的器官也變龐大,嗓子比之前還要大聲了一些。

    「變身型......能力?」

    第一次碰到別種型態的能力,聖潔有點感到驚慌失措但也十分好奇,這應該就是鳥上次偷攋沒介紹的能力分類。

    「變身型能力是讓『生物』的基因混入體內並且進化,能獲得該生物的特性與強化的五感。而能變成的生物固定一種,不過這是暫時的。」

    「唔.......嗯?」

    聖潔一臉半懂的樣子,劍獅搖了搖頭繼續說明。

    「就是讓肉體變成別種『生物』的能力,而就算有相同能力每人的變化都不同。肉體變化只是暫時的,但衣物不會跟著變化。」

    「原來如此。」

    這能力意外的辛苦,光是服裝的費用就肯定花了不少,而且變回來肯定是全身光溜溜的吧。想著這些的聖潔,注意到劍獅掛在脖子上的項鍊依然戴在身上,但看起來像是項圈一樣稍微有點緊的樣子。

    「變化型能力者,有唯一的共通點。」

    圍繞在劍獅身上,白色之氣濃度相當緊密,與之前相比差上一大節。如果變身前劍獅的真氣量在聖潔眼裡是一座小山丘,那麼現在簡直就像是聖母峰般高度的差距。

    「體內的真氣隨著身體的變化,強大上數倍。」

    像是盡完義務般,劍獅散發出強烈的殺氣。一股強大的壓力逼近,聖潔下意識往後奮力的一跳。

    地面發出大地碎裂般的聲音,爪子拍向聖潔原本位置上的水泥地,瞬間地上多出了一個半圓形狀的坑洞。水泥分裂成塊狀,像是搭到上升氣流般水泥塊往上漂浮著,隨後被地心引力影響漸漸落下。

    剛穩住平衡的聖潔,看見劍獅前右腳那一擊的破壞力,腿差點軟了下來。但是沒時間讓聖潔繼續害怕,劍獅四隻腳的肌肉有所動作,下一次的攻擊已經即將到來。

    「浪人長刀,居和式--」

    赤紅色的長刀回復正常,聖潔把長刀收回鞘中。當長刀與刀鞘緊和在一起的瞬間,從手中溢出的魔力到達刀鞘上的特殊花紋,花紋發出青藍色的光芒伴隨著鞘內「嘶嘶--」作響的電流聲,使用著浪人長刀鞘上的『靜電』賦予能力。

    「纏繞刀光!」

    聖潔快速進行拔刀以及收刀的動作,長刀配合著電流擊中劍獅的身體,無數個刀光從一百八十度角不同的方向砍向劍獅。劍獅並沒有閃躲或者抵擋長刀的攻勢,而是靜靜站著讓承受著刀光的攻擊。

    在十秒鐘的時間裡,劍獅已經承受了五十多刀的傷害,但身上沒任何砍傷痕跡甚至連一根毛髮都沒掉在地上。

    「這樣就結束了嗎?」劍獅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

    雖然聖潔知道居和式傷害比拔刀式低上許多,但......沒想到會毫髮未傷。聖潔攻勢剛停下的瞬間,劍獅利爪快速朝聖潔逼近。

    眼珠捕捉不到劍獅那種超高速的攻擊,聖潔只能憑著直覺以及危機感捕捉利爪的動向。

    「拔刀式!」

    再次脫離刀鞘的長刀,變化成紅色的刀身,利用長刀產生的水蒸氣讓利爪的威力減弱,在用刀鋒把攻擊彈開。當刀鋒碰觸到爪子的剎那,一股強烈的電流從手掌沖近大腦,整隻手的骨骼有股舒麻感,殘留腦海裡的痛處讓聖潔曾經懷疑手是否還在。

    手臂的疼痛以及麻痺感還沒消退,危機意識又在聖潔的腦海裡響起。聖潔再次握著刀嘗試利用相同方法彈開攻擊,不料劍獅突然一個大轉身利用金毛色的尾巴打向長刀的刀側。

    經由濃郁真氣所強化過的尾巴,帶著萬斤巨力直擊刀身,聽見一股清脆的金屬聲,長刀插入倉庫最右邊的牆上。聖潔安撫著手挽的痛處,就差一點如果沒即使放開刀柄,搞不好整隻手會伴隨著長刀離去。

    藉由尾巴殘餘的力量,劍獅再次一百八十度大轉身,利用前右腳的利爪突刺向聖潔。聖潔下意識左手拿起掛在右腰側刀鞘,不料劍獅利爪從突刺改成拍擊,毫無準備的聖潔支撐不住這股巨大的力量,很自然的放開了刀鞘,刀鞘被拍飛到倉庫最左側貼近牆壁的地方。

    一瞬間失去長刀,像是洩了氣的氣球般癱坐到地上。圍繞在聖潔周圍的真氣與魔力都消失無蹤,看起來就像是隨處可見的一般人一樣。

    「果然沒有『遺物』的你,就會回復成一般人的身分。」

    劍獅站在聖潔的眼前,像是在宣布自己的勝利。在劍獅強大的實力之下,聖潔連逃跑的意志都徹底打消掉,只能坐在地上靜靜等待著自己的死期。

    「就當做憐憫,會一口氣讓你解脫的。」劍獅舉起原本右手位置的爪子。

    聖潔感覺到自己的時間像是停止一般,腦海裡浮出像是跑馬燈一樣的東西,回憶著來到這小鎮以來的記憶。

    「看著你那麼拼命救著小貓,感覺自己也不能呆呆的看著呢。」

    剛來到這做小鎮,利用長刀的力量拯救了一隻貓,認識一名叫樁鈴乃的女孩。

    「呵呵……嗯?哥?」

    「嗯--我的雙胞胎哥哥。」

    來到小鳥游家,認識了鳥與鏡這對長得一點都不像的異卵雙胞胎兄妹。

--我死都不會忘記,那時候從天堂掉到地獄的痛。

    「來吧,吐槽君拿出武器。」

    「唉--看來一定要打就是了。」

    第一次身為能力者的戰鬥,雖然全力以赴但還是輸了。

--雖然對方是個很奇怪的人就是了。

    「我是龍風院千早,請多指教。」

--龍風院班長是個溫柔的人,但意外的看起來很能打。

    「我是風早和人叫我和人就行了,聖潔今後請多關照。」

--雖然還是跟和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他是個有趣的人。

    「本大爺是氣魔類自然型『隕石』的能力者,名為克爾。」

    『最後還遇到害我變成『能力者』的罪魁禍首,。不是鳥當時在場,不然那時候搞不好就死了。』

    『仔細回想起來,來到這小鎮沒遇到多少好事。』

    『不過......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決定的。』

    聖潔很早就注意到了,當自己握起那把長刀的瞬間,就決定好自己的命運。

    因為......這是他所追求的世界。一直以來心裡覺得相當空虛,雖然喜歡日常的日子,但總是覺得自己在追求著什麼。

    當他第一眼看到裝著長刀的盒子時,雙手不由自主的想打開。

    不......也許心裡的最深處在指引著自己,走到不常去的便利商店的路上。

    當劍獅問起聖潔是『誰』時,聖潔想起了被埋在靈魂深處所遺忘的事情。

    『能力者的世界,有著我一直在尋求的『東西』存在』

    一個嶄新的記憶出現在聖潔的眼前,那是昨天與鳥做訓練的時候。

    「唉,今天要做什麼訓練。」

    在小鳥游家狹小的庭院,聖潔早已放棄抵抗接受著鳥的魔鬼式能力者訓練。

    「準備開始吧。」

    鳥右手上拿著黑色儀器,那物品是田徑比賽會用到的計時裝置。

    「為什麼?要拿著碼錶?」

    「計時用的。」

    「所以說要計時什麼東西?」

    「跟這次的訓練有關。」

    一臉狐疑的聖潔默默的盯著鳥手上的凶器,完全猜不到鳥到底想要做什麼事情。

    「當你拿起長刀的瞬間,碼錶就會開始計時。」

    看著鳥左手拿著不知道從哪時候拿走的長刀,把長刀放在聖潔前方的地面上。

    「我會記錄你從拿起長刀開始,變成能力者所需要花的時間。」

    「原來是這樣......」

    被鳥這麼一說,聖潔也突然明白鳥這麼做的用意。如果一般人受到能力者的攻擊絕對必死無疑,也不可能每次戰鬥都有足夠的時間讓聖潔抓到那種感覺。

    「那麼開始吧。」

    在鳥的催促之下,聖潔只好蹲下來拿起左手拿起長刀。在碰觸到的瞬間,鳥按下了碼錶。

    碼錶中的數字開始增加,聖潔感覺到停止的時間開始流動。

    「六分三十三秒。」當聖潔全身被真氣所包圍時,鳥念出了今天第一支紀錄。

    「太慢。」

    不用鳥說,聖潔聽到數字的瞬間也明白確實是太慢了。

    「......呼。」聖潔深深吐氣讓全身放鬆下來,從體內釋放出來的真氣也跟著消失了。

    「必須要減少花費的時間,至少一分鐘以內。」

    就算沒冷風吹過,光聽到鳥這句話,聖潔的身體冒出了許多冷汗。

    於是聖潔的訓練,才正要開始。

--十秒

    看見聖潔毫無抵抗能力後,劍獅卸下警戒心,獅爪慢慢逼近著聖潔。看起來就像想保持聖潔的全屍,劍獅並沒有用與聖潔對戰時那種高速。

    聖潔緊握住右手的拳頭,劍獅並沒有把這個動作放在心上,認為這是正常人對於害怕死亡下意識所會做出的動作。

    記憶持續播放著,場景是被鳥訓練後聖潔疲憊的坐在草皮上。

    「已經......不行了......」

    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四點,除吃午飯及上洗手間外,聖潔完全毫無任何休息時間。

    「三分二十四秒。」

    魔鬼式訓練有了很大的成果,讓聖潔經過上百次的練習後,身體就會逐漸習慣甚至會變成一種慣例的反射動作。

    「與預想的時間差很多,但你也算是努力過了。」

    「......你就不能說出鼓勵的話嗎!」

    「最後的測試做完,在說吧。」

    認為訓練就此結束的聖潔,突然被鳥的一句話打回地獄的深淵。

    「誒--還有啊!饒了我吧......」

    雖然只是站著進行力量的操作,但聖潔精神與體力已經被消磨殆盡。

    「剛所做事情在重複一次。」鳥沒去理會聖潔的哀號聲,繼續著訓練。

    「是......」

    聖潔無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只好乖乖聽鳥的話,才能夠脫離苦海。手上的長刀放在地上然後拿起來,像是機械一般的身體很流暢的做出一連串動作,可是這次鳥不再按下手中的碼錶,讓聖潔覺得奇怪。

    「好了。」三分鐘過去,聖潔被真氣包圍著全身。

    「保持這樣把長刀丟向一邊,越遠越好。」

    「咦......?」

--二十秒

    緊握住的右手,突然溢出濃郁的真氣以及純白色的魔力。

    劍獅看見聖潔的異狀後停住了動作,他看著散發在全身那耀眼的能量。腦海中在分析著聖潔的情況並且盡可能的收集情報,劍獅被長年來戰鬥的習慣所束縛住,他並沒有立刻殺掉聖潔。

    當劍獅回過神來時,已經來不及了。聖潔緊握住的右拳漸漸開始移動,而劍獅的利爪以及身體站在原地一動也不能動,就像是被束縛住一樣。

    突然劍獅右手的毛髮動了一下,看見這情況才明白並非被束縛住或者不能移動,而是聖潔移動的速度比自己還要快。

    『李......聖潔......你......』腦海裡這麼想的劍獅,睜大雙眼看著聖潔。

    以為變成一般人的聖潔,突然出現讓劍獅有所畏懼的大量真氣與純白色魔力,用著超乎想像的異常速度,揮出了右拳瞄準劍獅的臉龐。而劍獅看見聖潔異常的狀態楞住了,並且下意識停住爪子的攻勢,超乎常人的動態視力『觀察』到聖潔一連串的動作,僅此這樣而已。

    『怎麼可能......這到底是......原來如此。』

    來不及用爪子進行防禦的劍獅,讓體內的真氣幾乎全開提升著肉體的防禦力。劍獅準備坦然的接受,聖潔徹底用盡全部力量所擊出的最後一擊。

    在鳥那『少囉嗦,快點做』的視線下,聖潔只好無奈的把長刀拋向一旁。當聖潔把長刀丟到離自己二米遠的距離時,就在離開手的瞬間鳥按下了碼錶。

    很快聖潔身體感覺很熟識的無力感,氣孔不再漏出真氣與魔力,已經徹底變回『一般人』。鳥停下了碼錶,看著顯示再碼錶上的時間。

    「果然,就算長刀離開身體,能量也不會立刻消失。」

    當鳥這麼說的時候,聖潔忽然恍然大悟,明白剛剛鳥是想測試什麼。

    「如果長刀是我的力量來源,那麼敵人很有可能會直接從長刀上著手,是這樣的吧?」

    「沒錯。」

    如果長刀因為不明的原因,在戰鬥中離開了聖潔的身邊,那麼究竟有多少時間會變回一般人。鳥是想從這個假設中,找尋答案。

    「只要讓敵人這樣認為,在強的對手都會卸下戒心。只要離開長刀的瞬間,假裝自己失去力量,利用這段時間進行反擊,這是你唯一的王牌也是一把雙面刃。」

    「原來如此,我怎都沒想到這點。」聖潔表情相當驚訝,而是在訝異原來鳥這麼有頭腦,連這種小地方都會注意到。

    「因為你想不到,所以這計畫才可能成功。」

    「換句話說就是『看就知道你沒什麼頭腦,所以敵人才會上這種當』.....這是在損我,是在損我對吧!」

    「......」鳥依然用著那張毫無表情變化的臉,來迴避聖潔的質問。

    「給我否認啊--!!」

--二十五秒

    純白色的魔力配合真白色的真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聖潔完全沒去思考以及理會這奇怪的現象,他腦海中只有想著盡自己所有的一切,右拳揮出漂亮的上鉤拳。

    『對了,鳥......』

--二十七秒

    「喝啊啊啊啊啊啊--!」整間倉庫頓時充滿著,聖潔的吶喊聲。

    聖潔的右拳擊中劍獅看似臉龐的地方,強大的破壞力讓獅臉扭曲起來。

    『碼錶上顯示多少秒?』

--二十八秒

    右拳所包含的純白色魔力碰觸到劍獅,紫色特殊的氣體從擊中處洩出來,那是只要是活著的生命都會感到害怕的詭異氣體。

    在聖潔眼前播放著昨日的記憶,像是失去現實的意識般,他並沒有注意到紫色的氣體。只有感覺到拳上有股炙熱的溫度,以為是與劍獅的真氣互相摩擦所導致的。

    只有劍獅本人看到紫色氣體從自己身上洩去,對於氣體感覺到似曾相似,心臟就像是碰到認識以久的人那樣激烈的跳動著。

    『自己看吧。』鳥把碼錶展示給聖潔看。

--二十九秒

    因為拳頭的力量,劍獅龐大的身軀被打飛。暫時飛在半空中的劍獅,腦海突然浮現出奇怪的記憶片段。

    一個從來沒看過的男孩子,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男孩坐在餐桌旁邊,比男孩小的小女孩坐在旁邊,而看似母親的人物在幫兩個小孩子添飯,一家和樂容容彷彿就像一張照片一樣。

    「這是......什麼記憶?」劍獅失去意識前,腦海浮現出這個問題。

    飛在半空中的劍獅降落到地面,翻滾了幾圈最後倒在地上。

    最後的記憶片段,聖潔看著鳥手上的碼錶,上面顯示『30.00』的數字。

--三十秒

    頓時失去所有力氣,聖潔雙腳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聖潔沒去理會屁股的骨頭所傳來的痛處,而是努力讓身體止住顫抖。

    「哈啊......呵......最後還是被鳥救了」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劍獅,迎來勝利的聖潔苦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35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幻|校園|異能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hy062706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十五章 雷光之獅... 後一篇:第十七章 龍與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19961229
《祈絢之鳴》01 祈鳴  祈願下的一切(4)、日冬之禮 (中) 冷之七  一切的……(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