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5節 僕人

作者:眼鏡WA│2020-03-11 18:35:55│贊助:10│人氣:80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2-5節  僕人

我回到基地,大家都在內部四處奔波,想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搬遷的準備。

雅莉珊卓忙著整理武器並將武器配給每位成員協助搬運,布里雅與布里妮在整理廚具與剩下的食材,艾文則是在整理成堆的衣服!?

艾莉卡說過大家的行李不多一下就能整理完畢,但為什麼艾文帳篷裡的衣服多到必須裝箱,還裝到兩箱以上,衣服的數量這麼多,之後怎麼有辦法搬去新的據點?

我環視四周,基地中最需要幫忙的人看起來就是艾文,他一直來回帳篷內外,持續地將衣服搬出裝箱,但是他的帳篷彷彿是座魔法衣櫥,始終有辦法從中搬衣服出來。

我走到艾文面前,詢問是否需要協助,艾文聽到我願意幫忙後,原本的倦容馬上一掃而空,他像捉住救命稻草般地握住我的手。

「當、當然需要,快進來吧,小耀。」

艾文緊捉我的手將我拉進帳篷,他已在外面堆了兩箱衣服,但帳篷裡的服飾仍堆滿在地,有如一座小山,我看了啞口無言,支吾地開口詢問。

「艾、艾文,艾莉卡不是說你們的行李很少嗎?但、但是這堆衣服是怎麼一回事?」

「一開始的確很少,只是所謂的創作欲就是會無窮無盡地一直擴散延展,不知不覺就變成這麼多了喔!」

所、所以說全部都是來到弗斯堡才做的嗎?製作的速度未免太快了。

不過我雖然佩服艾文,但依照The Witches必須隨時移動的形態,帶著這麼多的衣服可不是件好事,艾莉卡不會有意見嗎?

聽見我的疑問,艾文揮著手向我表示不會有問題。

「別擔心,艾莉卡不會有意見的,這些衣服可是The Witches重要的經濟來源,不瞞小耀說,其實我做的某些衣服可是很受世人歡迎的喔!」

經濟來源?也就是會拿去販售囉!

我看了看遍佈地上的衣服,除了較樸素的一般外衣,還有許多看似高價的華麗服飾,拿去販售或許能賣到不錯的價錢,換句話說The Witches除了在各地解救女巫之外,還順便經商維持收支平衡。

既然幫助艾文能夠維持The Witches的運作,我義不容辭地學艾文蹲下整理散佈在地上的商品,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瓶罐接連掉落的清脆響聲,艾文停下手邊的工作,望著聲音的方向抿住下唇沉默了個幾秒,轉頭面向我說。

「……小耀,剛剛的聲音應該是荷姆,你快去幫幫她」

「咦?我是可以去幫忙,但為什麼一定要我?聲音這麼大,應該也會有其他人去看看情況吧!」

「荷姆那孩子毫不隱瞞自己是位鍊金術士,因此大部分的The Witches成員都敬而遠之,願意幫她的人現在多半都抽不出身,只能麻煩你了。」

原來如此,我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鍊金術士跟女巫一樣是遭受到歧視的存在,而且仔細想想,荷姆是鍊金術士,帳篷裡肯定有許多藥品,若她不小心打翻藥品產生化學反應,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我還是聽從艾文的要求去荷姆的帳篷看看狀況吧!

我來到荷姆的帳篷前,就跟艾文說的一樣,雖然剛剛從荷姆的帳篷裡發出碩大的聲響,卻沒有半個人前來關心,我伸手掀開門簾,觀察裡面的情況。荷姆一個人蹲在地上,謹慎地將散落在地的小瓶子收到箱子裡,一旁還有幾個橫倒在地的小盒子,從中滾出許多裝著奇怪顏色液體的玻璃瓶,簡易的長桌上甚至還擺著類似燒杯的物品,看起來就像座凌亂的化學實驗室。

「小心!」

此時荷姆一個轉身,不小心撞到身旁的桌子,桌上的玻璃瓶隨著劇烈搖晃並即將從桌沿掉落,我連忙出聲提醒並衝進帳篷將瓶子接住,也因此讓荷姆發現我一直在旁偷看的事實。

「謝、謝謝,你、你一直在旁邊嗎?」

「那、那個……我剛剛聽到妳的帳篷裡發出瓶罐掉落的聲響,所以我才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妳沒事,又在專心整理東西,我就沒出聲叫妳。」

「你、你不能隨便闖進來,荷、荷姆一個人就可以了。」

荷姆一臉不高興地用力將我推出帳篷,彷彿在生氣我未經允許就偷看她的實驗室,這麼說來研究所裡的叔叔阿姨們也很都討厭別人踏入他們的實驗室,偷看他們的研究,鍊金術士某種程度也算是科學家,該不會也一樣討厭別人看到他們的研究成果吧?

在不知何時才能回到未來的現在,我希望能跟The Witches的成員維持良好關係,但我卻一直踩到她們的地雷。我低頭沉思要如何向荷姆解釋,此時我發現荷姆沒有馬上回去帳篷,而是抬頭望著我,一張小口一開一合,彷彿想向我說話卻說不出口。

「荷姆,妳想對我說什麼嗎?不用怕,儘管說喔!」

「假、假如你現在有空的話,能、能去幫幫菲莉絲嗎?」

「要幫她什麼?」

「我早上有送飯給她,但她昨晚的飯都沒動……能勸勸她至少吃點食物嗎?」

的確該勸勸菲莉絲,但是她連薇爾的話都聽不進去,更何況是我這位罪魁禍首呢?

看著荷姆我冒出一個想法,假如由年紀相近的人跟菲莉絲說話,會不會比較容易突破菲莉絲的心防?

「荷姆,妳要不要請菲莉絲來幫妳整理鍊金術的器材?妳們可以在整理的途中說說話,這樣或許會對菲莉絲有幫助喔!」

「可、可是我剛剛進去她都不理我……。」

「再試一次,這次我和妳一起去找菲莉絲。

「可是……。」

我不等荷姆回應,半強迫地拉她到菲莉絲的帳篷前,想說菲莉絲不會有任何反應,我不理會荷姆的勸阻,直接掀開門簾進入,菲莉絲果然跟昨天一樣,背對門口躺著,桌上的飯菜依然沒有動過的跡象。

「菲莉絲,這樣不行喔!飯菜都沒有好好吃。」

我端起桌上的餐盤,坐到菲莉絲的床邊,伸手輕輕搖她的身子。

「菲莉絲,醒來吃飯囉!」

……沒反應,我加重搖晃的力道。

「菲莉絲吃飯囉!」

嗯,還是沒反應,荷姆在一旁比手畫腳,似乎想要阻止我粗暴的行為。

「她、她或許在睡覺……吵她不好。」

的確有這個可能,不過不強勢一點,菲莉絲或許永遠都走不出陰影,我靠近她,在她的耳邊大喊。

「菲莉絲,起床吃飯囉!」

菲莉絲終於有了反應,她往我的方向翻身並伸手想將我手中的餐盤打落,我急忙用身體護住餐盤,成功拯救上面的食物。

「我不是說不要管我了嗎?尤其是你這名罪魁禍首,到底有什麼資格管我,快給我滾出去!」

菲莉絲失控地大喊,並推著我的身子要我離開,我無視她的抵抗繼續坐在床邊。

「我知道我是罪魁禍首,我知道要不是因為我取走妳的賢者之石,妳也不會落到今天的下場,我再怎樣補償妳都不夠,但正因如此,我才更要照顧妳。假如妳像這幾天一直糟蹋自己的身體,那不管妳多討厭我,我都會出現在妳眼前,因為我希望妳能夠繼續在這世界活下去。」

「哼!你不走的話,我走~!」

菲莉絲氣憤地掀開棉被,準備下床,但在走下床的瞬間,她突然腳軟跌坐在地,她想用手撐起身子,也絲毫沒有力氣。接連幾天的獄中生活以及絕食,已讓她的身體到達極限。

我將餐盤交給荷姆,想攙扶菲莉絲起身,但菲莉絲在我靠近之前就大聲朝我怒斥。

「不准你碰我!」

聽到菲莉絲的怒吼,我馬上停下腳步,不過我仍不死心地嘗試勸說她。

「好,不要激動,我不會碰妳。但妳繼續不吃東西的話,妳遲早會連怨恨我、阻止我的力氣都沒有了喔!」

「哼,那我也只要再忍耐幾天就好了,只要我死了,不就逃離你了嗎?」

「但是妳死了就永遠無法跟妳的父親解釋,還會在世人心中留下妳曾是女巫的形象,妳想要這樣嗎?」

「都變成這樣了,已經沒辦法跟父親解釋了吧……。」

「所以妳要放棄嗎?」

「那你說說看要怎麼做啊!父親可是從我被關之後,就沒來看過我啊!」

菲莉絲生氣地捉住我的衣襟,朝我放聲大吼,我的心中瞬間湧出濃濃地哀愁,我很想抱住菲莉絲安慰她,但是身為罪魁禍首的我,這麼做肯定只有反效果,我只能繼續用言語向她開導。

「對不起,目前的我沒有辦法。但總之先活下去,妳現在已經逃離火刑,再來就是吃東西,讓自己活在這世上。妳才十幾歲,未來的時間還很多,辦法總是會想出來的,或許隨著時間消磨,一切的事物、 想法都會跟著改觀,時間有時候就是最好的解藥。」

對於一位十歲左右的孩子,我這樣說她能接受嗎?

在我的時代,她說不定還是無理取鬧也無所謂的年紀,但現在她卻已面臨人生的最低潮,被社會所遺棄,被摯愛的父親拋棄,甚至還要抉擇是否要背負著世人的誤解活下去,一想到這些都是我造成的,我就慌亂地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盡全力的幫助她、補償她。

「……。」

菲莉絲沒有說話,她鬆開我的衣襟坐在地上眼睛盯著荷姆手中的餐盤,腦中慢慢地咀嚼我說的話語。

菲莉絲深吸了口氣,望著我並將手伸過來,看不懂這意思的我,只能傻傻地看著她。

「看什麼看?快扶我起來啦!不然你要我坐在地上吃東西嗎?」

原、原來是這個意思!我趕緊將菲莉絲扶起坐在椅子上,荷姆見她坐穩後,將餐盤放到菲莉絲的面前。

菲莉絲拿起一個麵包,手微微顫抖著,連吃東西都有點吃力。我看不下去,伸手拿起麵包,幫她沾了些肉湯,送到她的嘴邊。

菲莉絲一開始有點猶豫,但還是張口咬下去,然後像是要補足這幾天失去的營養似的,一口接著一口將我手上的麵包啃食乾淨。

「嗚~!麵包好硬……還有湯是冷的……。」

竟然還有心情抱怨食物的好壞,看來暫時是沒問題了,我又拿起了一個麵包,並捧起湯碗送到她的嘴邊。

「畢竟從早上放到現在,當然會涼掉,先將就點吃吧!」

菲莉絲默默地點點頭,將盤中的食物全部掃空,然後滿足地呼一口氣。

「呼~好飽!不過為什麼有這麼小的小孩在這裡?妳也是女巫嗎?」

菲莉絲吃飽後,開始有餘力注意周遭的人事物,她看著荷姆發出失禮的問題,荷姆面露不滿。

「說、說小的話,妳也一樣,還、還有荷姆不是女巫……。」

「不是女巫的話,那為什麼妳會在這兒?還是說妳的父母是女巫嗎?」

「才、才不是……爸爸他是鍊金術師,他幫很多人治病,才、才不是什麼巫師……。」

「鍊金術是女巫或巫師的魔法之一,那妳爸爸不就是巫師嗎?」

「我就說不是。」

荷姆突然氣憤起來,用吃力緊繃的聲音大聲說道。

「爸爸為了救人,為了做治百病的藥,做了好多 研究,也救了好多人,才不是什麼邪惡的巫師。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說爸爸……。我還以為菲、菲莉絲年紀跟我差不多,可以變朋友。結果……討厭。」

荷姆一邊說著一邊垂頭喪氣地走出去,我是不是做錯了呢?

回想起當初遇到菲莉絲時,她就有提到過鍊金術是惡魔的技藝,我竟然什麼都沒準備就把研究鍊金術的荷姆帶來,真是失策。

菲莉絲一臉茫然地看荷姆走出帳篷,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狀況,她在嘴中喃喃自語。

「……我到底說錯了什麼?」

聽到菲莉絲的疑問,我猜她是想跟荷姆打好關係,所以才想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我整理了一下腦中的想法,開口向菲莉絲解釋。

「菲莉絲,妳覺得妳是女巫嗎?」

「廢話,當然不是,我會被別人認為是女巫還不都是你害的。」

「是啊!在這邊的人其實也都一樣,因為一些事情被人陷害為女巫或巫師。」

「但她剛剛是說鍊金術耶!我聽父親說用鍊金術的人都是壞人,他們還會召靈跟做毒藥,所以一定要把他們處以火刑才可以。」

「雖然有人會利用鍊金術做壞事,但一定也有人會利用鍊金術做好事,這就跟使用刀子一樣,妳覺得刀子危不危險?」

「當然危險,父親之前都不肯讓我拿刀子呢。」

「但廚師卻可以用危險的刀子做出一道道美味的料理,所以每樣工具都有好有壞,端看使用者的心,鍊金術也是一樣的。」

「所以說她的父親是拿惡魔的力量來做好事嗎?」

「妳要這樣理解也是可以啦!但鍊金術並不是什麼魔法,是科學,該怎麼說呢……對了,假如將鹽巴跟水混在一起,鹽巴會如何呢?」

「鹽巴會消失不見。」

「難道這件事不神奇嗎?鹽巴到底消失到哪裡去了?妳不會認為這也是魔法造成的嗎?」

「這很稀鬆平常,哪能算是魔法。鹽就在水裡面,喝起來是鹹的啊!」

「是啊!很稀鬆平常。鍊金術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東西,就跟鹽加水變成鹹水一樣,鍊金術只是把不同的東西加在一起,讓它們產生反應生成我們需要的產物,只是妳們不了解其中的運作機制,才會認為它是魔法。」

「呣~從惡魔的嘴巴說出鍊金術其實是正常現象,我到底該不該相信呢?」

「我說過很多次,我不是惡魔。」

「把我害得這麼慘還敢說自己不是惡魔……唉~!」

菲莉絲突然長嘆一口氣,然後又伸出她的手,我不瞭解她的意思,滿腹疑問地看著她的舉動。

「又在看什麼?快扶我起來啊!你剛剛說過不論我願不願意,都要好好補償我,既然如此,
身為僕人的你,就應好好觀察主人的反應然後快速回應,懂了嗎?」

僕、僕人?我的確說過我要補償她,但是沒說要成為菲莉絲的僕人吧?

不過被當作僕人總比被拒於千里之外來得好,我照著菲莉絲的請求輕輕地扶她起身。

「大小姐,請問您想去哪裡呢?」

「帶我去剛剛那位女孩的住所。」

「咦?」

「你吃驚什麼,叫你帶我去就去啊。」

「我是怕妳過去後會不會又跟荷姆吵起來……。 」

「剛、剛剛我不是說錯話嗎?說錯話就應該去道歉,難道不對嗎?我跟你這僕人說這麼多幹嘛,快帶我去就對了。」

沒想到菲莉絲竟然會接受我的解釋,害我一時之間無法意會過來,了解菲莉絲的意思後,我馬上牽著她來到荷姆的帳篷,荷姆只是淡淡地看了我們一眼,馬上回過頭繼續整理她的器材。

「這些是鍊金術的器材嗎?」

菲莉絲主動打破沉積在她與荷姆之間的寂靜,但荷姆依然沒有回話,默默地收拾地上的各式器材,玻璃的撞擊聲迴盪在這座小小空間,反而更凸顯夾在荷姆與菲莉絲中間的尷尬氣氛,但是菲莉絲並沒有畏懼這份寂靜,繼續向荷姆說道。

「對不起,我剛剛說錯話了,就算是鍊金術師,人也是有分好壞,我不應該因為妳的父親是鍊金術師就當他是壞人,是巫師……妳可以原諒我嗎?」

聽到菲莉絲的道歉,荷姆終於抬起頭來,她面無表情地看著菲莉絲,緩緩地張開她的小口回應。

「……嗯,我、我原諒妳。」

看到荷姆面無表情時,菲莉絲的手緊張地一直顫抖,但是一聽到荷姆的回應,她彷彿放下心中的大石鬆了口氣。不過道完歉後她似乎不知該跟荷姆說什麼,以求助的眼神望著我,主人既然有所請求,那我當然要使命必達。

「荷姆,這些玻璃器具是什麼啊?」

「這、這些是鍊金術要使用的器材。」

聽到荷姆的回答後菲莉絲仍傻在原地沒有任何反應,我稍微推了下菲莉絲,她終於了解我的用意,開口問道。

「鍊金術的器具?妳也是鍊金術師嗎?」

「不、不是,我還在學習中。」

「我還以為鍊金術會使用到許多魔法陣之類的東西,沒想到根本沒有看到。」

「爸、爸爸的鍊金術幾乎沒有用到魔法陣,他覺得用、用處不大。」

雖然菲莉絲雖然與荷姆順暢的交談,但仍感受到她面有難色,或許是她仍對鍊金術有所偏見,因此我向荷姆提議。

「荷姆,妳要不要表演一下鍊金術給菲莉絲看看?」

「我的鍊、鍊金術是拿來作藥的,不是……表演。」

「那麼就給菲莉絲看妳是如何做藥的吧!」

「可、可是現在要做搬家的準備……。」

「晚點我再幫妳收拾,妳不是想跟菲莉絲作朋友嗎?但一般人對鍊金術都有所誤解,妳跟她解釋並說明何謂鍊金術我想會比較好喔。」

「菲、菲莉絲……妳想看嗎?」

「這……。」

菲莉絲雖然在猶豫,但也沒有立刻拒絕,只要在稍微推一把,菲莉絲或許就會點頭答應。

「菲莉絲,看一次就好。妳剛剛也說在這裡沒有看到魔法陣,跟妳的印象中的鍊金術不一樣,可見妳對鍊金術還不瞭解,假如妳因為不瞭解鍊金術而排斥它,不就跟那些誤解妳的民眾一樣嗎?」

「你説的是有道理,但一名惡魔一直要我學鍊金術……。」

菲莉絲用一副懷疑我別有居心的眼神看著我,該不會是懷疑我有什麼不好的企圖吧!

「看看而已,我沒有要妳學。光是看而已的話,不會怎樣啦!」

「呣……真的嗎?」

「真、真的啦!不要一直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好吧……荷姆,可以作一次給我看看嗎?我想知道妳與妳爸爸的鍊金術是在作什麼。」

「……好、好。就先挑個簡單的實驗來做。」

荷姆說完就開始準備實驗用的器材,我與菲莉絲默默地在一旁等待,但是沒等多久菲莉絲便出聲向我說。

「……喂,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是妳的僕人,所以我就像名管家常伴在妳左右。」

「你的確是我的僕人,不過就算是僕人也不會一直待在主人身邊。重點是我雖然允許你服侍我,但我不想和身為罪魁禍首的你待在一起,可以請你離開嗎?」

菲莉絲,妳趕人趕得也未免太、太直接了點,這讓我的心很受傷啊……。

不過菲莉絲已願意吃東西,也願意走出來與人交流,而且她比想像中的還容易接受我的意見,代表她沒有完全討厭我,與其繼續待在這兒惹人厭,我還不如乖乖地聽話離去……。

「等等,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吩咐你。」

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菲莉絲大小姐突然把我叫住,該不會是回心轉意想要我留下來吧?菲莉絲竟然還有傲驕的一面,真是可愛。

「那、那個,你可以幫我跟薇爾姊說聲抱歉嗎?我昨天說的只是氣話,我知道不是薇爾姊的問題……。」

嗚……結果還是吩咐我去跑腿,不過菲莉絲都肯向荷姆道歉了,依照她與薇爾的關係,菲莉絲不是應該親自去見見薇爾嗎?我將心中的疑問告訴菲莉絲,菲莉絲面有難色地說。

「現在見到薇爾姊的話,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畢竟我昨天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原來是拉不下臉嗎?就算再怎麼親的人,在大吵一架之後的確也很難優先示弱,我就幫她這一次,若菲莉絲能趕快跟薇爾和好,相信不論是對她或是薇爾都是件好事。

「好吧~!我先跟幫妳跟薇爾說,不過之後妳還是要去親自道歉喔~!」

我笑著摸了摸菲莉絲的頭,沒想到才剛放上去她就立即將我的手撥開。

「哼,早在我要求的時你就該答應,還跟我說這麼多,快滾出去!」

我看著被撥開的手,在內心苦笑,一下要我幫她跟薇爾道歉,一下又撥開我的手,她究竟是討厭我還是想依賴我呢?

不過不管怎樣,菲莉絲的要求我都會盡力達成,這是我對她的補償。


- - - -
後記:
這禮拜一直在練習畫畫,導致差點來不及更新,好險最後有趕上。
若看完覺得喜歡,希望大大能點個讚、喜歡或是追蹤訂閱,讓我更有動力更新下去,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34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魔法|戰鬥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墨靜
這篇少了下一篇的傳送門0.0

03-18 23:38

眼鏡WA
我總覺得今天的更新好像漏了什麼,怎麼一下就更新完了,原來是漏了做傳送門,想必是被股市崩盤震暈了ORZ
感謝大大提醒,已經修改完畢。03-18 2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偷襲狗
今天,你又得逞了嗎?ㄏ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