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議長的抉擇【自由象限常駐活動】

作者:惑言│2020-03-11 12:03:14│贊助:16│人氣:163
  當火光衝破遠方和平醫療院的三樓窗戶,七十歲的康朵尼鎮議會鎮長特爾森.康蒂娜(Tersn Condoniy)首度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

  你不能猶疑,作為議長,永遠會選擇犧牲少的那一群。他告訴自己,玻璃反映他額頭上緊鎖著的蒼老皺紋,他想著該如何思考才能讓自己的懷疑消褪。思考許久,他都沒能說服自己。至少你的孫女搬離了康朵尼鎮,這是安慰的念頭,但卻是此刻唯一能讓他心情和緩的念頭。還得再過幾天,她才會知道自己祖父雙手滿是屍骸的成就。

  這天是喚曆四月二十五日,無論今日或未來,那道黑夜中的明亮火光都標誌了一個時代的必然去向,某個女子沿著其中追尋生命意義,並終將親手了結。


  四月九日,議會的運作往常,白髮蒼蒼的特爾森.康蒂娜從會議室中緩緩步行而出,已屆七旬的康蒂娜鎮議長實在無力負擔長時間的開會,因此他宣布休息一鐘頭。幾個月前依德地區的阿倫德鄉有疾病肆虐──都議會稱之阿倫德流感──最近連帶影響到史魯赫地區各城鎮。但康朵尼鎮是周邊城鎮中數一數二的醫療重鎮,這裡的醫療院有著全伊尼信最好的設備、藥師全都是頂尖魔法師、高品質的藥劑與藥錠與藥煙,他絲毫不擔心。況且十一天後,一年四次的議會例行會議召開。康朵尼鎮絕不能出現任何一例,否則將有損地區內頂尖醫療的名聲。

  他拄著拐杖步出議會,陽光還來不及灑落就被一棟碩大的建築物遮擋:鎮上最引以為傲的和平醫療院,初建之時據說與戰火相逢,因此它取名「和平」,紀念逝去的人們。七十年來隨著它拯救的人們越來越多,更多的醫者來到這裡成為醫療院的一份子,醫療院也不斷擴建。現在它已是個有四層樓高的碩大白色方型建築,羅列超過十五列的長方形窗戶,黑色屋頂彷彿山脈似的接連突起。醫者豐沛,病患也都選擇這裡作為理想的治療地點,因此總是擠滿了人。特爾森.康蒂娜吹著風,突然有輛馬車徐徐而至,最終停在醫療院門口,他感到好奇,走過去一探究竟。

  那是一輛白色的醫用馬車,外頭繪製康朵尼醫療院的標誌,是菱形頂端有條直線超出了底部往下切割,古老的草藥標誌。車尾的門向兩側打開,兩名救援醫者把一個病人用擔架抬下馬車。特爾森向他們詢問:「這人發生了甚麼事情?」

  兩名救援醫者微微敬禮。「午安,議長。鎮民通報在癒林裡發現他,我們將他送往這裡。病人為約五十歲男性,目前意識不清,但對浮光球有反應。」

  「他有說他是誰嗎?」特爾森問道。

  醫者不自然地交換眼神,然後讓特爾森意外的是,病人開口說話。「邁爾……」病人吐出名字。

  「奇怪的是,當我們問他名字的時候,他說得特別清晰。」醫者補充道。

  議長點點頭。「趕緊送他去檢查跟治療吧。」

  特爾森尚不知道,這是一切的源頭。



  十六日晚上。那個意識不清的男子突然瞪大眼睛,他開始咳嗽,接著越來越劇烈。



  十七日下午,特爾森才知道那個叫邁爾的男子昨天開始發病。他並不是專業醫者,但感覺隱隱不安。希望只是年紀大了容易緊張。十九日上午,他準備參加例會的前一天先去探訪那名邁爾男子的病房。他敲了敲門,接著聽到稍稍虛弱的女性聲音「進來」,伴隨著些微的咳嗽聲。他皺起眉頭,接著走進。

  負責照顧病人的藥師名為沙萊德納的女子,特爾森看見她電藍的長髮束進醫者白帽,白帽上有古老的藥草符號,說明她是照護一職的照護長。她臉色很紅,看來很虛弱的樣子。然而當她見到是特爾森,仍勉強敬了個禮。「議……議長好……」

  「病人的情況怎麼樣?」他問道。

  「病人有嚴重的頭暈、呼吸急促困難、發燒……手指發紫、咳嗽等……症狀。藥師正在試調藥劑,」沙萊德納喘吁吁地說道。「下午會讓病人服用。」

  我想你也有相同的症狀。「如果有任何不舒服,請找人換班。」

  她虛弱地敬禮。「有服用自己調製的藥劑,多謝議長關心。」

  特爾森只能點點頭。「請多休息。」他離開的時候,聽見沙萊德納的幾聲咳嗽。

  隔天中午,他吃完午餐上了馬車,車上搖晃疾駛,白袍的老醫療院長卡爾德和他對坐。「議長,那名邁爾男子符合區議會的醫者代表所描述的症狀,院內也開始有些許醫者感染。關於下午召開的例會與病例報告……」

  「卡爾德,醫療院長由你們院內選出,照理而言議長不會干涉過多,」特爾森望著遠去的和平醫療院被天際線吞沒,緩緩沉思。「然而伊尼信無論地議會抑或各個城市的醫者,泰半都因康朵尼人才輩出,不僅僅是疾病的問題。倘若康朵尼的名聲被打破了,全伊尼信將會在第一時間產生對來自康朵尼醫者的質疑。」

  「但─

  「因此,我要你這一次保持沉默,由我向區議會報告。」

  老醫療院長不語,接著說:「是,我了解。」



  那天下午,在區議會的病情回報會上,特爾森堅定地望向台下每個城、鎮、鄉的與會長官。他們眾目睽睽望向這個醫者匯集之地所派出的代表。「康朵尼鎮的阿倫德流感患病人數──」他開口,接著想起那個邁爾男子與沙萊德納藥師。康朵尼鎮絕不能出現任何一例,絕對不能。「──是零。」

  他真希望自己從未說出那個數字。



  二十一日,事態開始往嚴重的方向發展。

  藥師沙萊德納病倒了,然而只是冰山一角。好幾名醫者也出現了發燒與咳嗽症狀,一時間竟分不出究竟是普通的風寒抑或是阿倫德流感。老醫療院長卡爾德拚了命才沒讓消息走漏,就連守序廳也只有二級以上巡官與緝官知道。特爾森透過議長辦公室望向醫療院時,發現還有醫療馬車前來。「這時間點竟還有病人,」他望著病人被抬下醫療馬車,回望向玻璃反射自己滿是皺紋的憂慮臉龐,心中在院內醫者負擔加重與消息走漏的天平兩端搖擺著。最後,他決定和議會成員與老醫療院長開會。

  二十二日早晨,老醫療院長宣布停收康朵尼鎮內其他醫療院轉來的病人,這時消息再也壓不住。一時間整個康朵尼鎮的報紙都緊急加印斗大標題,「老醫療院爆發阿倫德流感!」,接著轉眼間,所有的鎮民幾乎都拿到了報紙,或對著上頭的內容瞪眼、或嘲諷謾罵。他們聚集在醫療院和議會前大聲高舉法書,要求醫療院長和議長向他們公開說明。三級以下的巡官自是驅趕了他們。可是能夠維持多久呢?特爾森沒有答案。

  下午,地議會的六個醫療席位─膽小會、謙讓會、躁進會、皆喜會、為善會、真實會─自康朵尼鎮對頁坦的閱文大道前來,無預警地全部到齊。他們當然都是由康朵尼本地出身,尤其是這個古老的和平醫療院出身。不派席位候補代表,肯定在事前已經商討,他們要親自宣達對故鄉的決議。

  「這次地議會的決定由膽小會提出,我們在事前已經商討。」真實席說道,果真如此,特爾森心想。「謙讓會將票讓給膽小會、躁進會同意、皆喜會放棄、為善會同意、真實會同意──封鎖和平醫療院。

  特爾森毫不意外,這樣的決定是對整個康朵尼鎮最仁慈的殘忍。只要不讓病情擴大,他們願意封鎖這個養育他們的和平醫療院,即便它本身幾乎和特爾森一樣蒼老。「議會願意接受。」他說道。

  「躁進會並補充,若是病情更加擴大,支持議長以更加激進的手段……甚或是升級至天議會,委由『 獨走的軍事席處理。

  「毒走」賽爾蘇斯.賽夫特?特爾森直打哆嗦。「不……我想封鎖醫療院足以應付現有的……狀況。」他幾乎不敢看六個醫療席位。他們是認真要阻止阿倫德流感蔓延,無論代價為何。念及至此,特爾森意識到若是要準備更加激進的備案,康朵尼鎮將不再安全。他需要讓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寶貝孫女──暫時離開故鄉與家了。

  二十三日,議會宣布即日起,所有的醫者禁止離開自己的醫療院,並且自二十四日起,和平醫療院將會封院,禁止所有人員進出,由二級緝官史林葛率隊看守所有出入口,議會授權准許使用武力對付違抗命令的所有醫者。所有嚴重的病人都會被移動至二樓以上的病房,病情最嚴重者在最頂樓,一樓用作醫者的收容。命令一出,議會毫不意外遭受有史以來最猛烈的批評,各個工會代表、機構與鎮民的抗議信塞爆了議會信箱,有部分醫者認為應該讓輕症病人轉至小醫療院,但老醫療院長認為移動會讓受感染的人越來越多,因此否決了。然而人們的憤怒並未平息,他們照樣聚集、照樣被驅離,特爾森直感疲憊極了,只希望時間能盡快流逝,越快越好。

  晚間他回到家,雖深感放鬆,但他馬上告訴自己的家人他們需要搬家。「阿倫德流感越來越嚴重,我希望你們南下前往頁坦、甚或是塔克賽伊格。明天啟程是最好的。

  「那你呢,爺爺?」他十七歲的孫女問道。

  他笑笑著低頭望著自己的寶貝孫女。「爺爺是議長,還有責任在身。」他摸了摸孫女的頭,隨後幫忙收拾所有該帶的家當行囊。

  稍晚他坐在自己的書桌前,浮光球微微亮著,照耀蒼老而振筆疾書的身影。他的孫女敲了敲門。「爺爺?」

  特爾森立刻折起紙張,轉過身來。他的孫女立刻抱住了他,輕輕啜泣。「好孫女,別哭了。」他輕輕拍了拍孫女的肩頭。

  「你會寫信給我們嗎?」他的孫女問道。

  「當然。阿森爺爺一定寫」他喃喃道,心裡想的卻是他身後的那一封,由議長特爾森寫的信。

  當老醫療院長跟他說院內不可能乖乖遵守樓層的分類時,他和老醫療院長有了爭執。「特爾森,有些決定太過倉促了,我們應該再─

  「地議會六個席位的決定你也聽見了,這不只是醫療問題,是其他行政區域對我們醫者的信心問題、康朵尼鎮的名譽問題和…」他實在不願意把人命簡化為取捨問題。這件事必須要有決定。」

  「你打算怎麼做?」老醫療院長問道。

  特爾森深吸一口氣。「你會知道的,卡爾德。



  二十四日,封院開始了。

  大批人群聚集在和平醫療院外,他們難以置信為何這個古老的建築物、康朵尼鎮的精神地標會首度遭到封閉,並且有巡官把守。特爾森雖然下令若院內有醫者逃出,巡官得以使用武力,但對議會外頭的人們,特爾森也下令從寬處理,些微的打砸若沒造成人員傷亡皆可免罪。於是開始有石塊飛進議會。玻璃窗都破了,碎片連同陽光灑了一地。

  然而在議會開例會的特爾森,對醫療院卻是態度強硬。他對著一眾工會代表與機構代表發表首次最強悍的宣言:「醫療院的秩序必須嚴格遵守,執行則交由二級巡官把關。」

  「但我的好幾名成員還在裡面!」紡織工會代表憤慨地指向醫療院的方向。「其中一個是我的祖父!他是榮譽工會代表、三次金針徽章擁有者─

  「議會相信如果此時不做出封鎖,會有更多的病情擴散出去。」特爾森強調。

  「但裡面的人們怎麼辦?」餐廳公會的代表脹紅著臉。「那些無辜被關起來的人呢?他們是鎮議會該負責的對象!」
  
  特爾森快按捺不住。「議會得立即採取措施,我們對所有受到影響的人與他們的家人感到抱歉,但情勢和時間超出了預估─

  「二十日區議會的病情回報會上議長親口說出康朵尼鎮病例數是零。請問議長,鑄造公會的代表發言,語氣很輕。「你是否在當時就知道了實際狀況?」

  氣氛停頓,彷彿有人施法讓時間停止。  

  「不,」特爾森搖頭。「我不知道。」




  醫療院外的緊繃氣氛持續到了中午,最終由一名醫者打破。

  「讓我出去!」他隨著一聲撞碎了窗戶,滿身玻璃地揮舞法書試圖衝出重重緝官封鎖。然而隨著二級巡官咒語呼喊,一道火牆立刻出現。試圖衝破的醫者也立刻遭到火牆熱浪逼退,卻無法阻止更猛烈的抗議聲浪。

  然而就在這時,空中飄落下一頂白色的物體,上頭繡有醫者符號。

  所有人都安靜了。

  照護長莎萊德納透過三樓窗戶向眾人揮手,地面的人群向遙遠的窗戶看去,她似乎變得更加虛弱了,身上的白袍彷彿紙一般揉爛,而且眼睛有紫色腫脹、嘴唇也流著血,彷彿剛挨過好幾拳。但她仍然站在那裡,十足堅定地,露出了醫者最好的微笑。

  「不!莎萊德納!」人群中一名男子衝出。他向飄落的照護長白帽懇切地伸出手,彷彿溺水的人般。莎萊德納微笑著揮揮手,接著窗戶緩緩關上。

  所有人靜默不語,只有男子將抓住的白帽擁在懷中,跪在地上痛哭失聲。



  下午特爾森聽聞了自己家人全都搬離了康朵尼,但他也同時知道醫療院內的樓層分級沒有被確實執行,有些法書被扔下樓,嚇壞的群眾連忙後退,深怕遭到感染;有些病人和醫者拉扯著,大吼的聲音迴盪不止,事件透過玻璃窗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寫進報紙,發行給眾人。「混亂不堪,」老醫療院長卡爾德如是說。「如果你有好的辦法,特爾森,就快使用吧。我想幾天之內院內就會醞釀突破大門的行動,外面也差不多了。」

  我的選擇不多,特爾森意識到。例會上有幾個代表氣得當場走掉,特爾森憂慮著他們是否準備進行罷工,或是進行更大的事情。他拉起黑色連身兜帽,拄著拐杖漫步走到守序廳,所有的巡兵與緝兵都用於維持秩序,門口空空如也。他知曉二級緝官的個人辦公室,悄悄把懷中的信封塞進門縫,接著離去。那封密件上頭有特爾森的個人紅色蠟封。

  致二級緝官:

  這封密件由議長本人發出。明日凌晨,請焚毀和平醫療院三樓以上的所有區域。二樓及一樓莫有動作。閱畢後請焚毀此信件。

  議長 特爾森.康蒂娜



  特爾森仍注視著火。那一夜他失眠了。



  之後幾天他過得恍惚:當天早上轟轟烈烈,宛如凌晨的火般。火焰吞噬了和平醫療院三樓以上的所有區域,在黎明時熄滅。大批的人群早起卻發現醫療院三樓以上呈現焦黑,彷若奪去所有色彩。二十六日,康朵尼鎮其他醫療院陸續有阿倫德流感不治的病人自焚。地議會的兩名代表─皆喜席和為善席來信要求移出活著的病人,並妥善安置。二十七日他們帶著幾名席位候補到現場指揮──全身都是充足的白布遮蔽,事先以藥煙燻過,從頭到腳密不透風地走進和平醫療院接出大批受驚的病人與醫者,特爾森對為何地議會所在的頁坦離康朵尼為何如此地近。二十九日那個叫邁爾的男子死去。五月八日,所有病人與醫者都已安置,然後議會的人──特爾森不禁啞然──竟找了天議會的軍事席席位候補進入和平醫療院三樓調查起火原因。

  六月,議會成員召開會議,特爾森尚不知道他們會有怎樣的結果。議會的調查結果是人為魔法縱火,然而並未向鎮民公開。傳言是醫療躁進席與為善席在這個議題上有摩擦,要求那名席為候補暫不公開。然而議會成員的會議將會決定投票保留特爾森的議長職務抑或免除。投票時間很短,但他卻已覺得夠漫長了,他認為夠了。

  終於,投票結果出爐。

  「議會以三十票對零票,議長特爾森.康蒂娜,保留他的職務。」

  他的枴杖差點沒摔落地面。

  「議長,我相信我們未來有時間討論孰是孰非,關於已經過去的時間與抉擇。但是你並未猶疑,而是做了選擇,這就夠了。」那是一名議會成員對他說的。

  他發抖著,不斷眨眼以試圖留住眼淚。



  議會決議將他的責任轉給那名二級緝官。不久後,他收到了孫女的信,信中盡是責怪與不解。但他不怪孫女,孫女是要成為偉大醫者的人,和他不一樣。但他必須說明自己的決定。

  致 我的寶貝孫女:

  相信你一定對爺爺失望。爺爺也知道這並不是多麼高貴的決定,大火無情吞噬他們,是議長特爾森,妳的指使的。

  然而,爺爺想讓妳明白:在議長身上有著比人命更多需要守護的東西,伊尼信其他來自康朵尼的醫者、更多健康的鎮民、以及康朵尼本地的傳承。為此我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選擇。 一條命跟一百條命,即便那一條命有可能在未來能獲得更好的藥物治療、更好的醫者照顧,作為議長仍永遠會選擇犧牲少的那一群,妳不能治癒每一個人,但我必須讓一百條命獲得生存,這是議長的使命、議長的職責。

  願妳諒解。

  妳的爺爺 特爾森.康蒂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3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毒)走」賽爾蘇斯.賽夫特,不知道這是不是錯字(ˊ ˋ)
不過感覺城鎮很大,沒辦法用村民大會之類的方法互相溝通與了解,
願逝者安息,以及議長辛苦了。

03-11 13:06

惑言
那是賽爾蘇斯.賽夫特的「魔名」,並不是錯字03-11 16:02
培爾球
無論多麼冠冕堂皇的語言也掩蓋不了議長的不負責任

03-11 13:49

培爾球
就算再艱難的時候也有顯示正義的方法,如果身為議長的你認為必須犧牲小部分人的利益,那請你和決定執行這個決定的人先犧牲自己的利益。

03-11 13:54

培爾球
我再看了一次,他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顯示正義。只是一個在共產黨管治下隨地可見、欺上瞞下、推卸責任、好大喜功、鼠目寸光的普通官僚。讓我們為和平醫院、武漢和全世界各地因「普通官僚」枉死的冤魂默哀。然後請「普通官僚」一死以謝天下。

03-11 15:36

惑言
致 魔法師培爾球:

  前議長特爾森在退位前表示自己曾有過後悔,他知曉自己的決定必招致批評,但恐怕當時並不能完全明白謊言所帶來的毀滅性後果。前議長試圖立意良善,然用錯了手段,對您的指控他表示虛心接受,惟其高齡而不能做出相應過重罰則,只能由現任議會允諾以前議長特爾森為戒,自此不再貳過。

  ──康朵尼鎮議會03-11 23:0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如此,謝謝指教。(^ ^)

03-11 19:05

水月鏡
我們明白
要活下來必須做出犧牲
無視人權
進行隔離
生命是否有價值
若是無價,那為甚麼犧牲少數成為了真理
人們需要希望
我們的決定開闢了活下去的道路
果斷讓我們保護住了絕大多數的人
最後我們都活了下來—但,這一切都值得嗎?
by Frostpunk

03-12 13:36

惑言
致 魔法師水月鏡:

議會很遺憾前議長的倉促造就無可挽回的人命損失,每一個鎮民都是康朵尼鎮的無上資產,議會不曾動搖。然而時值存亡之際,他已經有了抉擇,正確的抉擇足堪表率,錯誤的抉擇引以為戒,唯有遲疑者擴大事端,恐令康朵尼鎮一夕覆滅。選擇令少數鎮民死去,令議會惋惜;然多數鎮民的死去亦非。03-12 22:24
惑言
議會選擇的核心。若是議會作裁判,衡量鎮民值與不值,那麼議會就不是議會,而是恐怖與邪惡的機構。抉擇後的議會將會前行,若有不服,敬邀參選議會成員之席上位,供完美人才擔任,議會大門永遠敞開。

——康朵尼鎮議會03-12 22:32
Zu∮Dot
恩就決定是你了!

03-16 10:20

惑言
啥?03-16 10: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over112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事一:異子【萬聖節5】... 後一篇:異事一:異子【狼牙與狼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