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11話 長得醜,想得倒挺美

作者:里散│2020-03-09 09:33:36│巴幣:154│人氣:821
  問天門的宗地內,偏山處有一地光禿禿的,毫無草木,到處都是石峭山崖。那裡有一面石壁,壁上鑲嵌一個陣盤。
  
  簡靜璃佇立於石壁前,手按在陣盤上,並且輸入法力。下一刻,她被吸入陣盤,眼前出現一片浩然天地。
  
  廣闊的天空和一望無際的原野,一名四、五十歲外貌的男子,滿頭白髮,盤膝坐在平原上。此處是這位男子開闢自成的洞府,並非廣闊無邊,只是法術造成的幻象。
  
  男子的身前有一面棋桌。他閉著眼睛,一人分飾兩角對奕。
  
  簡靜璃說道:「稟告師父,弟子失手了。」
  
  男子名為梁學算。他連眼皮都沒張開,說道:「理由?」
  
  「弟子實力不足,敗在他的手裡。」簡靜璃沮喪地垂著肩膀,手掌上攤著一個有碎痕的玉鐲:「護身法寶也不幸損壞。」
  
  「廢物!」
  
  梁學算眼皮一抬,一股壓力讓簡靜璃喘不過氣,全身顫抖,幾乎快站不穩。
  
  她咬著牙,彎下腰致歉:「是弟子無能,請師父責罰!」
  
  「師父我無法親自出手,只能交待出去,可妳竟然連這等小事都辦不好。」
  
  自從施加過某次有違天道的詛咒,天劫時不時便降在他身上。每一道天雷打在他身上,他就降一次修為。為了規避天機,他只能躲在洞府。
  
  簡靜璃冷汗直流,大氣都難以喘一下。
  
  梁學算嘆了口氣,揮了揮手:「罷了。」
  
  下一刻,簡靜璃身上的壓力便消失了。
  
  「十分抱歉,他人已經回到宗門。萬一他向執法堂揭露……」
  
  「這妳無須擔心。若他不是個傻子,就不敢這麼做。就算宗內其他高層得知此事,只會為了宗門名聲,殺他滅口。」
  
  「……這是為何?」
  
  「憑這地位渺小的外門弟子想扳倒我,籌碼不夠。其餘高層不會為了他和我全面翻眼。」梁學算豎起一根食指,搖了搖:「他,不夠格。」
  
  「……」
  
  「何況師父在執法堂也有安插人手。」梁學算說道:「在消息到達高層以前,執法堂就會以污衊宗門高層將他拿下。」
  
  一股冷意竄上簡靜璃的背脊:「為了利益顛倒是非,這、這和魔門有何不同?」
  
  「妳以為踏上仙途,就能不為名所困、不為利所驅,超脫於紅塵?」梁學算一邊和自己下棋,一邊說道:「並非如此。」
  
  簡靜璃還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無論是凡人或修士都一樣。」梁學算說道:「身為凡人時,身處世俗,大的欺負小的、強的欺負弱的、聰明的欺負笨的。紛爭繁多,因而嚮往御劍飛天、外貌瀟灑的修士。」
  
  他繼續說道:「自以為成為修士,就能超脫凡塵。實際上成為了修士,只是被更強的修士欺負。即便成為天下實力最高超的人,也會因法寶、神兵利器被覬覦,而被天下人圍攻。」
  
  「如此說來,人這一生豈不是無法逍遙自在?」
  
  「確實如此。」梁學算一聲長嘆:「人生一世,無處不紅塵。」
  
  語畢,他走下最後一步棋,勝負已分。
  
  贏的是他,輸的,也是他。
  
  他揚起手,衣袖拂過棋盤,棋盤便憑空消失。
  
  「即使……」簡靜璃遲疑了一下:「即使是師父也是如此嗎?」
  
  梁學算輕笑一聲,沒有回答,而是拿出一道玉符。他向玉符輸送靈氣,玉符閃爍著微光。
  
  梁學算向著玉符說道:「過來,我有事交待。」
  
  一段時間後,一名男子走進洞府。
  
  梁學算拿出一個盒子,交給這名男子,並交待一番事情。男子接受命令後,便離開洞府。
  
  接著,梁學算拿給簡靜璃一張符咒:「下一次的任務,還是有關陳立這傢伙。」
  
  「師父請說。」
  
  梁學算說道:「過一陣子,宗門就會舉辦外門大比。在結束之後,妳拿著這張符,透過它能感應到剛才那件半仙器。若發現半仙器在陳立身上,便透過此符引爆半仙器。」
  
  「半、半仙器?」
  
  半仙器極其稀有,是法寶中的極品,門派中的長老都不一定有。
  
  梁學算說道:「據聞一名叫古信成的弟子和陳立有矛盾。我派剛才那人,將半仙器給一個叫古信成的弟子,送給他的條件是要他向陳立下殺手。若是古信成能利用半仙器殺掉陳立最好,若是他被陳立反殺。妳說,陳立殺掉他以後,會做些什麼?」
  
  「毫無疑問……將會奪寶。」
  
  簡靜璃嚥了口口水。
  
  沒有人能抵抗得了半仙器的誘惑。同時,若半仙器自爆,也幾乎沒人能抵抗得了。即便是數十年的修為,都可能一命嗚呼,何況陳立只是十幾歲的修士。
  
  梁學算冷笑:「這次我做了兩手準備,就不信殺不了他!」
  
  
  ※  ※  ※
  
  半個月後,在一處森林的入口外,聚集了二十幾個人,葉永辰也在其中。
  
  主持大比的前輩說道:「此次和往常不同,採取野外爭鬥,禁止攜帶僕役,不得取人性命。」
  
  葉永辰皺起眉頭。
  
  他已經打聽過,以往的大比都是擂台戰,即使有人下手過重,一旁的前輩也會出手救援,幾乎不會出現人命。這次的制度,即便殺了人也不會知道是誰下手。幾百年來的傳統,偏偏輪到他就改變了。也許是巧合,也可能是有人想趁此機會動手。
  
  主持的前輩說道:「從靈獸中取得靈石,時限三日,歸來後以獲取量排名。請諸位做好準備,一刻鐘後入獸林。」
  
  等待的眾人反應各不相同。有人交頭接耳,有人緊張地握著拳,有少數人如葉永辰則面色如常。
  
  而有一些人聚集在簡靜璃附近,向她打著招呼。
  
  她身上的衣裳微風中輕飄,面帶淺笑,溫和地回應他人的招呼。她和人來往帶著距離感,卻又給人恰到好處的好感。
  
  葉永辰走向她,微笑道:「簡師姐,別來無恙。」
  
  「呃……」簡靜璃愣了一下。
  
  想到那天兩人的身體接觸,她臉頰羞紅,哼哼地別過頭,沒有理他。
  
  她這個反應,讓眾弟子張大嘴巴。在他人看來,簡靜璃一直和別人客套回應,但葉永辰一打招呼,她就臉紅。
  
  一名仰慕葉永辰的女弟子低聲道:「小婊子,居然故意不回話,玩欲擒故縱這套。」
  
  男弟子們心都碎了滿地,哀號四起。
  
  大比正式開始,外門弟子們陸陸續續進入森林。入場前,所有人都被檢查乾坤袋內是否帶有靈石。簡靜璃身為內門弟子,並不需要參加大比。她緊握拳頭,惡狠狠地看著葉永辰入林的背影。
  
  葉永辰和其餘外門弟子踏入森林裡,便各自分散。有些以兩、三人為團體行動,有些人則自己一人行動,葉永辰便是其中之一。
  
  穿行在林木之間,見得綠樹濃蔭,野花遍地,蟬鳴和遠處傳來的猿猴啼叫持續不斷。他逐漸邁向森林深處。深處的靈獸群更加密集,也更加強悍,但相對的靈石的品質更佳。
  
  葉永辰忽有警覺,身子一沉,利爪從他頭頂方才的位置掠過。他察覺後方有敵人襲來,立刻做出反應。
  
  他回身剎那,拔劍一斬。
  
  那隻三眼靈猴舉爪抵禦,硬抗葉永辰的力勁,卻無法抵住,整隻向後飛開。靈猴在半空中空翻身子,落地時將力道都消散。
  
  葉永辰衝向靈猴,運用之前學的身法《仙蹤步》。
  
  他衣袍翻捲,身輕如燕,腳下輕踏數步,出現在靈猴面前。
  
  「吱吱吱!」
  
  面對忽然出現的身影,靈猴手足無措,只是亂叫。
  
  葉永辰手腕一震,長劍刺穿靈猴的咽喉,再迅速回抽。鮮血從靈猴的喉部滾湧而出,浸濕了草地。
  
  葉永辰剖開靈猴的身軀,從內臟附近剖出一顆靈石。它呈現淡藍色、宛如寶石一般,顏色越深品質越發優良,裡頭蘊含靈氣,若修煉時放在一旁可促進效率。
  
  葉永辰沿路斬殺了幾頭靈獸,諸如獸齒蛇、等等,一路上十分順利。
  
  他找到一條溪流,用兩手捧起水,飲了幾口,一股甘甜的氣息飲入口中。他盤膝坐在地上,打算休憩片刻。沒多久之後,卻聽見不遠處傳來戰鬥的聲響。他不打算多管閒事,可廝殺的聲音越來越近,似乎對方一邊戰鬥一邊向這裡靠近。
  
  只見一人一獸從林中竄出。那位男修士用劍攻擊詠紅狼,無論揮、砍、劈、刺,都只造成細小的傷痕。
  
  詠紅狼通體遍布火紅的鱗片,鮮血的瞳孔微瞇,蘊含著怒火。
  
  男修士身上大汗淋漓,氣喘吁吁,揮劍的力道也越發虛弱。詠紅狼張嘴撲向男修士,眼見就要得手,葉永辰劈出一劍,將詠紅狼一分兩半。
  
  男修士癱坐在地,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呼……多謝搭救。」
  
  「舉手之勞罷了。葉永辰取著狼體中的靈石:「這是我殺的,靈石我取了沒意見吧?」
  
  「呃,這是自然。」男修說道。
  
  詠紅狼的體內蘊藏有上等靈石,可抵上九頭一般靈獸的靈石。
  
  葉永辰正在用劍在狼體內攪弄,試圖尋找靈石。
  
  此時他背對著男修士。男修士眼睛一亮,偷偷摸摸地來到他身後,舉劍,向著葉永辰的背部砍下。
  
  劍落到一半,葉永辰聽見揮劍的聲響,立刻向側邊躍開。他回身一腳踹在男修士的腹部,對方整個人被踹飛,撞在樹幹上,發出嘔出胃液似的聲音。
  
  「呃啊——」
  
  葉永辰露出嘲諷般的笑容。
  
  「想打劫啊?你長得那麼醜,想得倒是挺美。」
  
  男修士的肋骨估計斷了兩、三根,但葉永辰還沒打算放過他。
  
  大比的規則並不禁止彼此搶奪,對方想搶劫合情合理。若是遭到搶劫,葉永辰並不怪人。弱肉強食,委實天經地義。可他剛救人性命,對方卻想恩將仇報,這讓他難以嚥下這口氣。
  
  他一劍刺穿男修士的右肩,對方右肩的傷口鮮血如泉湧,污紅的血液在草地上流淌。傷勢之重,估計此次大比都不用想提劍了。
  
  葉永辰嘴角揚起:「祝你有好成績。」
  
  男修士捂著傷口:「嘶……你、欺人太甚……」
  
  葉永辰取走狼體內的靈石,便揚長而去。至於身後傳來的咒罵,他不予理會。
  
  在日落之前,他又解決了十多頭靈獸,收穫甚豐。他雖不敢保證奪得第一,獲得前幾名卻是十拿九穩。
  
  他閑庭信步,輕鬆的神情彷彿不是在狩獵,而只是在林中散步。腳步悠漫,劍尖隨意地斜斜指地,每當有靈獸撲來,他都一劍斬殺。
  
  想起剛才別人的劍,無法對詠紅狼造成多大的傷害,水想劍卻能輕易地撕裂狼的血肉。由此可見,它是一柄不凡的兵器。幸虧劍身表面佈有鏽跡,外觀平庸。否則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等道理葉永辰還是明白的。他可不想因為這柄劍,而平添他人的覬覦。
  
  「再宰兩、三頭便休息吧。」葉永辰喃喃說道。
  
  此時,一柄飛刀逼近他眼前。
  
  刀尖直逼眼珠。他看見了刀上的紋路,和刀鋒上映射的反光。下一瞬,他側過身子,飛刀掠過他的額頭,響起撕裂空氣的聲音,削下葉永辰額前幾縷頭髮。
  
  「躲得挺快的嘛。」
  
  驀地,森林中傳來這句話。
  

記得訂閱、GP、留言!

應該都猜得出是誰偷襲吧?

話說各位對於殺人奪寶這類劇情,有什麼樣的看法?特別牴觸,還是可以接受,劇情發展別過於無腦就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11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鬆|搞笑|愛情|歡樂|戀愛|玄幻|後宮|戀愛|病嬌|奇幻

留言共 6 篇留言

雪芽
嗯…諜對諜

03-09 09:37

呱呱頂呱呱
我覺得嘴比劍還傷人xD
劇情正常就好啊~

03-09 10:07

里散
感謝建議與支持XD03-09 12:19
神秘怪客
殺人奪寶是套路, 不過只殺人不套寶或者只套寶不殺人都可以, 只要能對得上當前的場合和角色設定, 不顯得突兀, 那怎麼玩都好

03-09 19:00

里散
了解,多謝建議。03-09 19:59
普通路人
終於...感覺都快要出現戒斷症候群了
感覺真D好看

03-09 19:37

里散
多謝支持,我會盡量保持更新!03-09 19:59
冷漠刀痕無語心痕
\水兒/

03-09 23:24

里散
你是水兒支持者嗎XD 她可是一隻小小蘿莉03-10 00:1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可以接受,畢竟人心江湖險惡,劫掠什麼的很正常
偷襲他人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以及水兒很萌~(*´ω`*)

10-23 18:03

里散
水兒\w/10-24 06: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erithac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 後一篇:[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pple89333大家
小怪都爆4屬性卓越,零課也能當大佬!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