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隆撒】After the Banquet(有H注意)

作者:小依Eilleen│2020-03-08 22:30:40│巴幣:2│人氣:214

※CP:卡諾X撒加,注意避雷 owo
※我流OOC,諸多私設(像是希臘神祇等等),人物屬於車田正美OAO
※冥界之戰之後全員復生的設定
※通篇作者低級下品的性癖,為肉而肉的PWP
※有沒有聖鬥士星矢的同好啊,歡迎交流唷!
※本文章禁止任何未經授權的轉載,謝謝!



《After the Banquet》
 
喧囂而冗長的大型交際晚會逐漸進入尾聲,但尋歡作樂的賓客們卻沒有打算散場的意思。在這場雅典娜女神主辦的宴會裡,除了海界和冥界的客人外,還有許多來自奧林帕斯仙境的神明。舞會的確熱鬧而精彩,但場面卻也更加地難以控制。
 
波賽頓因不勝酒力而醉得一塌糊塗,即便是掌管海洋的主神,他的轉生肉體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少年罷了。為了避免老闆在眾人面前鬧出什麼糗事,卡諾派了梭羅家的侍從們前來接送。一直到目送波賽頓和蘇蘭特坐進梭羅家的專車之後,他才悄悄地拉著哥哥撒加,從人群中開溜。
 
像這樣的晚宴,有個不需言明的傳統。狂歡享樂之際,年輕的未婚男男女女們都可以在過程中狩獵自己欣賞的對象。邀約對方聊天、品酒、跳幾支舞,然後在曲終人散之時,和對方共度春宵。
 
身為教皇的撒加,是聖域的領袖,相貌俊美氣質高雅,這樣的他自然也成為了晚會中眾人目光的焦點。朝撒加投去傾慕眼光的少女少婦們不計其數,她們想必正思考著該如何爬上教皇大人的床吧?可是卡諾才不可能讓她們有這樣的行動機會呢,跳幾支舞可以,再親近就不行了。
 
於是他率先狩獵了他,即便宴會還沒有結束。先不論兩人那年少時就已經逾越了倫理禁忌的親密關係,他卡諾身為統領所有海鬥士的海龍將軍,要爬教皇大人的床也不是什麼高攀,而是地位持平的名正言順。
 
「喂、卡諾,雖然我也不喜歡這樣的宴會,但你這樣拉著我擅自離開我認為很不妥。」撒加跟著正在尋找停車位的弟弟,語氣遲疑:「你想先回去休息我沒意見,但我是教皇,應該要陪雅典娜女神待到最後的。」
「待到最後?你別跟我開玩笑了老哥!我可沒辦法容忍你獨自待在那種地方給女神作公關,哪怕只有一秒!」卡諾並不理會撒加的話語,他自顧自地快步走向車子,但手摸上車門把手的瞬間,胳膊卻被拉住了。
「卡諾!」低沉的聲嗓中帶著幾分怒意,年長些的雙胞胎向前把身體卡在弟弟與車子之間,阻擋了開門的動作:「你是在鬧什麼脾氣?身為海將軍的首領、亞特蘭提斯的第一把交椅,這般任性是成何體統?」
「老哥啊……我在不滿什麼,你難道沒有任何自覺嗎?」卡諾不悅地扯松領結,只覺得悶熱的天氣和哥哥的質問讓他喘不過氣。他盡力壓下心底的焦躁,低著頭並不願同撒加對上視線,鞋尖在碎石路面上來回摩擦:「哼,不成體統又如何,我才不在乎。你知道的,一直以來,我在乎的都只有你,撒加!」
 
沉默了半晌,依然是年長的那人先開了口,討好般地,他伸手撩了撩弟弟有些凌亂的淡金色鬈髮,語氣裡滿是無奈和縱容。
 
「你,該不是在吃那些女孩子們的醋吧?這不過是交際禮儀,你不也同雅典娜女神和狄蒂絲跳舞了嗎?」
「哦,那能相提並論嗎?雅典娜女神是我們侍奉的神明,狄蒂絲是我帶大的小丫頭,邀請她們跳舞本就是禮貌。」驀地抬頭,卡諾用手臂撐著車門,上身威壓般逼近背靠車子的雙生哥哥。他半瞇起漂亮的藍眼睛,氣悶的聲音像是從喉嚨裡擠出來的:「其他表面上還懂分寸的小女生我不管,但你可是被阿芙蘿黛蒂女神勾搭上了啊!你不要跟我說,你是因為她是那個雙魚座小鬼的守護神才格外縱容她!」
「她也是屬於奧林帕斯的神明,我代表著聖域,怎能失禮呢?」
「即便如此,那也太過了!」
「卡諾、那是突發狀況……我也沒預料她會有那種想法……」回憶起舞會上發生的種種,撒加開始底氣不足了。他完全可以理解弟弟鬧彆扭的原因,事發時,他當下也很錯愕,但只專注於應酬的他並沒有想太多。
「所以,我說你在交際上的敏銳度真的太低了!那個女神是誰?你以為所有女神都跟雅典娜和阿爾特彌斯這對姊妹一樣守貞如玉嗎?阿芙蘿黛蒂自神話時代起,就是個四處勾搭男人、縱情任性的蕩婦啊!」
 
引燃卡諾情緒的導火線,是晚宴進行到高潮時發生的小小插曲。那時撒加正同雅典娜女神和艾俄羅斯說笑,一場纏人的豔遇就降臨了。朝撒加拋去示好的小眼神的絕世美人,正是掌管著愛慾與生育的美神──阿芙蘿黛蒂。浪漫又風情萬種的女神在宴會各處周旋幾圈後,相中了英挺優雅、風度翩翩的教皇大人,於是很自然地就貼上去邀酒攀談。而撒加也盡顯良好的修養和紳士風度,對飲紅酒、送上吻手禮並同女神跳了好幾支舞。對撒加來說,愛神和其他傾慕他的女孩們並沒什麼區別,直到舞曲的最後,女神親暱地墊起腳尖,親吻他的唇並將手絹偷偷塞給了他。而這些小動作,全被一直站在附近關注哥哥的卡諾給盡收眼底。
 
「互相敬酒、擁抱、吻手禮、貼面禮、搭肩摟腰地跳華爾滋,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唯有這裡……」卡諾又貼近了一些,食指指尖貼在撒加的唇上輕輕摩娑,將潮濕熾熱的吐息掃在對方臉頰上:「是我所不能容讓的底線,哥哥。」
 
他傾身向前,用手墊在撒加腦後,不由分說地把人壓在車子上就開始索吻。
 
這不是個溫柔的吻,但那攻城掠池的勁兒卻能很好地迷惑人的心神。猶若旅人渴水般,卡諾靈巧的舌頭急切而蠻橫地攪動哥哥濕熱的口腔,舌尖舔過上顎所帶來的觸感讓撒加一瞬間地暈眩。他勾住弟弟的脖子,手扣住對方的後腦用力吻了回去。他迫切地回應弟弟的愛意,兩人的嘴唇貼合在一塊,發出黏膩的水聲。
 
接到這個暗示的卡諾開始放肆起來,他壓下幾乎要從心底滿溢而出的愉悅感,右手小幅度地挪了個角度,緊摟住哥哥的腰,腿也自然而然地頂進對方胯下。撒加沒有推拒,邊接吻邊由著弟弟在自己的腰窩和臀部捏來揉去。他已經起了生理反應,半勃的下體貼在卡諾的大腿上。雖然覺得狀況不太妙,但撒加卻無法拒絕弟弟,也不想拒絕。身體很熱,愈發焦灼的情慾讓他只想趕快把被汗水沾濕的衣服全部脫掉。
 
兩人直至瀕臨窒息,才放開彼此結束這個吻。卡諾睜開眼睛,撒加垂下來的瀏海掃過他的睫毛。他輕輕把髮絲撥到一邊去,看見哥哥半闔著眼簾,睫毛微微顫抖,看不清底下那片深淵。視線下挪,瞧見了深色西裝褲檔部微微鼓起的弧度以及絲質襯衫下不停起伏的胸膛。卡諾得意極了,這讓他一刻也無法再忍耐。他又湊上去,準備更進一步,然而撒加卻在關鍵時刻清醒過來,推開了他。
 
「行了吧卡諾,我們回家。」撒加親了一下弟弟的掌心,抓住他的手貼在臉頰上磨蹭了一會兒,才轉身去開車門:「你的心情,我接收到了。」
「回家……現在嗎?你別跟我開玩笑了!」將撒加推倒到跑車的真皮座椅上,卡諾伸手在哥哥股間不輕不重地捏了一把:「開車回去至少一小時,我們的小宇宙又被封印了大半,連異次元空間也不能使!」
「喂、你、混帳──」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撒加甩開弟弟的手,責難地拒絕道:「你冷靜點,這可是辰巳先生的車,你打算在這裡做?」
「就這副模樣,你確定可以堅持到家?別忘了回聖域後還要爬至少五百階的樓梯!」
「好吧……」撒加妥協了,他從來都不是個能夠禁慾的人,只得用不滿卻又帶著想要的表情瞪著弟弟:「但還是請你找一個妥當的地方。」
「這還不簡單,我們眼前不就有一個好選擇嗎?」卡諾抬起下頷,衝著身後不遠處閃著輝煌燈光的晚宴會場揚了下頭:「你別忘了,今晚的宴會是舉辦在全雅典最高檔的五星級飯店。」
 
※※※※※
 
從舞會裡偷偷溜出來,然後到飯店樓上開房間做愛,這模式完全就跟那些藉著晚宴獵豔的男男女女們相去無幾。長久以來禮儀教養的約束讓撒加在心裡對這事有些微的糾結,但又抗拒不了弟弟半是撒嬌半是強迫的誘惑。他和卡諾在各界都頗有名望,這行為實在是明目張膽又招搖。他只得暗自期望飯店的前台工作人員和路過的住客們不要認出他們。儘管,沒有什麼記憶是一記幻朧魔皇拳無法抹除的。
 
到達所在房間的樓層,剛踏出電梯門,卡諾就按捺不住地開始動手動腳。撒加半推半就地同弟弟摟抱在一起,絲毫沒注意到兩人推擠的動作讓堅硬的大理石地板發出雜亂的腳步聲,在空曠的走廊上,聽來格外清晰。
 
房間十分豪華舒適,擺設一點兒也不比他們在雙子宮裡的臥室差。然而只顧著脫衣服的兩人根本無暇去欣賞享受這些,那張床能不能禁得起折騰才是重點。
 
一把抽掉領帶,撒加解開西裝馬甲的鈕扣,卡諾環住他一邊親吻一邊也努力地跟皮帶和褲子作鬥爭。在頻繁的摩擦下,硬起來的乳尖蹭過襯衫略為粗糙的纖維,瞬間竄過的電流惹得撒加輕哼出聲。他難耐地呼喊弟弟的名字,抬腿把褪到膝蓋處的西裝褲給踢到一邊。
 
「唔……卡諾、你快一點……」
「哎……你怎麼比我還著急啊,哥哥……」臉上帶著戲謔的笑意,卡諾隔著內褲含住了撒加的陰莖前端,用唾液把已經溽濕的布料舔得更加黏膩。
「哈啊──不要這樣、吸……嗯──」
 
腰背下是柔軟的床墊而非什麼堅硬的木質辦公桌或大理石磚牆,環境是整潔而適合休息做愛的房間,並非隨時會有人敲門打擾的教皇廳或會議辦公室。這無疑是個讓人放鬆的好地方,因此撒加完全不掩飾自己的聲音和渴望,他的雙腿纏上卡諾的後背,挺動身體把胯部往前送。
 
噢,他可愛的哥哥,這反應真是……卡諾邊在心裡感嘆,邊近乎迷戀地愛撫掌心下手感恰到好處的肌肉。在指尖翻開最後一件裡衣的同時,濕熱的吻往上移,一下一下地印上了線條精實漂亮的腹肌。
 
「卡諾……」似乎是被親得有些癢了,撒加發出低低的笑聲,用手輕輕掐住弟弟漂亮的臉蛋。他不想表現得過於急不可耐,可火熱的情慾卻無法壓抑,他是多麼期待被侵犯、被占有、被心愛的弟弟給操幹到意識一塌糊塗:「我覺得可以了……」
「已經等不急了嗎?我也一樣哦,撒加……」舔了舔濕漉漉的嘴唇,卡諾緩緩地剝去那條已經被各種液體浸透了的內褲,完全勃起的沉重性器彈跳著翹在小腹上,連帶周圍的毛髮都被溢出的透明前液給沾濕了。
 
撒加微微紅了臉,他偏過頭,眼睛看向一邊。卡諾卻忍不住笑起來,他無法對哥哥這樣可愛而色氣的表情無動於衷,於是又俯身送上熱烈的親吻。
 
雖然相較於以往,這回性愛的前戲略顯倉促,但已經非常契合的身體很容易就貼合得嚴絲合縫。房間裡兩人的喘息此起彼伏,可憐的床鋪也隨著激烈的動作發出搖搖欲墜的吱嘎聲。而正當撒加覺得飄飄然距離高潮只差一步之遙,卡諾卻忽然停了下來。
 
「唔……」不解地睜開眼睛,撒加忍不住扭動腰臀,收緊身體夾了一下深埋在小穴裡的那根陰莖:「卡諾?」
「先緩緩、撒加、緩一緩……」
 
快感全積聚在下腹,剎車般的戛然而止讓撒加難受地差點想推倒弟弟自己騎上去。然而卡諾卻像是沒明白他的肢體暗示,硬熱的柱體反而抽了出去。
 
渾身上下、由內而外都瞬間空虛,這難以忍受的折磨讓撒加蹙起好看的眉眼,抬頭盯著弟弟的動作。而對方的狀況顯然也好不到哪去,脹硬的陰莖上翹成一個角度在空氣中搖晃。但卡諾卻無視身體的訴求,翻身下床去翻找放在西裝口袋裡的東西。
 
「混蛋、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又氣又急,撒加忍不住喊了出來。
「啊,沒什麼啦。」手裡拿著一個紙盒,卡諾回到床上,討好似地輕蹭哥哥的鼻尖,柔聲回應道:「放心吧,只是助興用的小道具而已。」
 
心裡那一點點小情緒慢慢化開,然而下一秒撒加卻又緊張地屏住呼吸。卡諾在主導床事時總是花樣百出,舒服是挺舒服的,他也不排斥弟弟的性癖,但過往某些荒誕無度的經驗還是讓撒加聽見道具兩個字的時候瑟縮了一下。
 
「別緊張嘛,還記得這個嗎?」卡諾利索地拆開外盒,扯出裡面的方形小包裝朝撒加晃了晃:「之前你說頂到裡面很爽很舒服的套子。」
「嘖……」撒加哼了聲,語氣裡滿是不屑:「你居然帶著這種東西參加晚會,根本就是預謀好結束後就要拉著我到樓上開房吧?」
「才不是呢,身為一個合格的紳士,本就該在晚禮服裡準備好安全套哦!」
「……」
 
卡諾回答得理直氣壯,好像那就只是個理所當然的常識。撇了一眼那個帶著無數凸點,看似偏硬實則質地柔軟的套子,撒加下意識地夾緊雙腿吞了吞口水。
 
「你平常明明連輕薄的普通安全套都不太喜歡戴啊,這麼厚的東西……」
「因為你那次的反饋很好啊。」卡諾將撒加拉過來,親吻他的嘴唇和臉頰,並撕下一片小包裝塞進哥哥手裡:「那麼──幫我戴上,好不好?」
 
臉很紅,心在狂跳,但撒加卻毫不猶豫地用牙齒撕開包裝。他翻轉套子的外緣,把空氣擠出去,伏下身親吻那根陰莖,舌尖細細地貼著上面脈張的血管舔過一輪,才快速準確地將安全套套上去。
 
本身已經足夠雄偉的性器又裹上一層佈滿凸點的橡膠製品,看起來簡直就像根惡俗的按摩棒,而那根讓撒加又愛又恨的東西還耀武揚威般地在他眼前又跳了一下。
 
他撇過臉不想去直視那根陰莖,但視線卻還是忍不住又挪回去,潮熱已經燒紅到耳尖和脖頸,手指大腿都在微微顫抖。
 
「這麼期待嗎,哥哥……」卡諾在撒加耳邊輕吹熱氣,他愉悅地把懷裡的哥哥翻過身去,以跪趴的姿勢壓在床上。
「嗯、廢話、少說兩句、啊──」
 
更多羞憤的埋怨,在弟弟再次填進來的瞬間全變成了呻吟。柔韌而富有彈性的刺激使勁地來回摩擦內壁的褶皺,彷彿有人用羽毛搔弄過無法碰觸的地方,身體反射性地縮緊,卻只是加劇了這種無助感。
 
幾乎立刻就軟了腿根,撒加的上身趴下去貼著床墊,只有臀部被身後的人扶住才沒跟著一起癱倒。這樣難堪的姿勢無疑能很好地助長對方侵犯的動作,卡諾感到哥哥的小穴不但更加潤濕順滑,整副軀體也變得柔軟而容易擺弄。他發出舒服的低喘,掐住兩片結實的臀肉,胯間使力往深處大操大幹起來。
 
「嗚嗯……卡、諾、唔、啊啊──」
「真緊、啊……哥哥、果然很爽嗎?」
 
伴隨著床鋪的吱呀聲,變調的呻吟支離破碎得不成樣子,連帶眼淚也從眼角不斷滾落。內部每一道溝壑每一處敏感點都被那些凸點一一摩擦照顧,折騰得撒加在潔白的被褥上扭動身體,腳趾蜷縮起來,隨著弟弟的動作緊攥住身下的床單。
 
「啊啊啊、不……不行、卡諾……裡面、好滿……嗯啊──」
「可以的、撒加……你明明舒服得不行吧、哥哥……」
 
渾身都在痙攣,撒加只覺得那些凸點簡直要戳到心裡去。過度的刺激和快感沿著脊柱攀爬,爭先恐後地湧向四肢百骸,最終匯聚成滅頂的漩渦在體內不斷衝撞。他閉上眼睛,準備享受即將到來的射精,但房間左側的牆壁卻忽然傳來突兀的敲擊聲。
 
不耐煩的拳頭大力砸在還算厚實的水泥牆壁上,發出沉悶的鈍響,彰顯了隔壁房客的不滿。撒加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擾惹得渾身一個機靈,他生生咽下一聲呻吟,卻又在下一輪的頂弄中無法控制得又叫了出來。
 
走廊裡傳來動靜,房門被用力拍打,力道沉重得彷彿下一秒那人就會破門而入。
 
「就不能小聲一點嗎雙子座,你們也太會折騰了吧!」
 
在屋外大聲抗議的房客的嗓音兄弟倆都十分熟悉,他們用僅剩不多的意識快速分辨了幾秒後得出了住在隔壁的可憐人正是拉達曼提斯。
 
私密事被熟悉的老對手撞破,不只是臉瞬間紅透,撒加渾身都泛起高熱的粉色,他一把抓過棉被咬在口中,像是逃避一樣把臉埋進厚實的織物裡。這簡直糟透了,但源源不絕的羞恥感卻也成為助興成效極佳的催化劑,他們根本不可能在這時候打住。
 
「閉嘴廢物,沒看到老子正在辦事嗎?嫌吵就自己滾到別處去,錢老子幫你出!」
 
卡諾不甘示弱地朝門外的人大聲叫囂,完全沒有打擾到其他房客休息的愧疚感。他唇角上揚,看著身下人止不住地顫抖卻再也不願發出一絲呻吟。那雙結實的長腿肌肉緊繃,連帶垂在身前的囊袋都收成兩顆小球,陰莖翹得挺直,汩汩淌出的體液沾濕了底下的床單。撒加脆弱的模樣激起了卡諾惡劣的本質,於是挺動得愈發凶狠,前後左右在收縮到極致的窄穴內磨蹭。每一下進攻都精準地撞擊在前列腺的位置,他邊擺腰邊身手掐住對方的乳尖,不斷輕挑慢捻地揉捏。
 
「唔唔唔──嗯嗯──」從棉被裡微微抬頭,撒加側過身體滿眼淚花地瞪著弟弟。
「很想射嗎?」卡諾又朝敏感點頂了頂,擺出無辜的表情:「你要說出來,我才知道該怎麼滿足你哦,哥哥……」
「嗚、嗯嗯、哈啊──」
 
真是個可惡至極的混蛋,走著瞧,事情結束後再來好好地收拾你!!
 
撒加羞憤地咬緊被角,生怕一不小心聲音會漏出來。身體的承受已經到達極限,每一下頂撞都在臨界點上,偏偏卡諾拿捏得恰到好處,又故意不愛撫前面,這個節奏恰恰處在沒法高潮的邊緣。可是如果張口回應弟弟的惡趣味,一定又會被捉弄成無法控制的呻吟。他只得收緊小穴,死死夾住埋在裡面的陰莖,並順勢高抬起臀部擺動腰肢。
 
「撒加、你、唔──」
 
卡諾的呼吸瞬間亂套,手掌用力掐住哥哥的屁股,連指節都陷進肉裡,兩人博奕般在床上你來我往。他們僵持了一陣,撒加還是先敗下陣來,認命般地重新癱倒在床上,淚眼模糊地看向壞心的弟弟,喉嚨裡發出細碎的嗚咽聲。
 
「別哭啊……哥哥……」被這示弱討饒的眼神看得心都要化了,卡諾放鬆身體,從後面抱住哥哥:「我愛你、撒加、我愛你……」
「卡諾……」渾身一顫,撒加陷入了情話的溫柔裡,不自覺就張了口:「我也……」
 
身後那人的速度瞬間加快,已經無法考慮別的,情動而起的聲音隨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拔高,最終在拉達曼提斯洩恨的踹門聲中,兩人一起喘息著射出來。
 
※※※※※
 
忽略掉過程中的那點小意外,這個夜晚還是挺美好的。撒加被性愛滋潤得很饜足,自己也玩得很過癮。卡諾原本以為撒加會揍他一頓,但事情結束後什麼也沒發生。兩人交換過晚安吻,就著情愛的餘韻相擁入眠。
 
時間過了一周,這期間除了拉達曼提斯私下找卡諾打一架權當那晚的報復之外,生活上依然沒什麼異樣的風波。但這麼平靜反而讓卡諾有種不太好的預感,而且絕對不是自己想太多。
 
──因為撒加對從來都不是個逆來順受,任人擺佈的伴侶。
──畢竟,撒加才是哥哥。
 
日子又推進了幾天,正當卡諾已經完全把那晚的事情拋諸腦後,他收到了寄來雙子宮的快遞,收件人寫著撒加的名字。他並沒有打探哥哥隱私權的興趣,所以也對那個包裹沒什麼反應,他只是幫忙簽收,把東西扔在桌上後就繼續做自己的事。
 
「哦,東西寄來了啊?」
「對啊,你買了什麼?」
 
傍晚撒加下班回家,一眼就瞧見了擱在餐桌上的包裹,見卡諾仍沒事兒般地窩在電視機前打遊戲,便愉悅地招呼弟弟一起來開箱。
 
「凸點是吧,的確是挺爽的啊。身為一個稱職的哥哥,我決定也來讓你體驗一下。」
「哦,老哥,事情都過那麼久了,你不會還在記恨吧?」
「嘿,你說呢,我可愛的弟弟唷。」
 
撒加笑盈盈地將包裝盒拆開,將那根佈滿怵目驚心的凸點的假陽具拎在手中晃了晃,暗示著卡諾今晚的遭遇。卡諾這才悔恨地想著自己為什麼不早點拆檢然後毀屍滅跡,但作死作過頭總是要還的嘛,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這全是咎由自取。
 

《After the Banquet》──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06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鬥士|BL同人|聖鬥士星矢|卡諾|隆撒|撒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illeen843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隆撒】Realm of... 後一篇:【妙米】Sweety M...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s201733大家
中秋節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