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aily Elegy/第二章-4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03-08 22:14:54│巴幣:2│人氣:24
XXXXXXXXXX
  餐會結束不久並整理好道場整潔後,每一個人仍坐在原地閒聊──當然,依舊只有Apollyon除外──夜注意到已經接近上課時間了,於是他率先站起身。
  「香苗、幽憐該去上課了,咲……就隨妳便吧。」

  他拿起書包,等待二人。宮野咲也披上實驗白袍對自己的從者問道:

  「唔嗯~~我也應該會去實驗室,Caster妳會陪我做實驗嗎?」

  「是可以啊,不過我不會提示任何方法哦?」

  「沒關係,總比一個人孤單地做實驗要好多了。」

  之後,他們準備好要離開道場,從者們也都靈體化……

  「我們走吧。」

  夜微笑說道,注意力集中在三名少女的剎那。

  ──宛如死神的黑影緩緩現身,在眾人眼前舉直黑袍內部的右手。緊貼肌膚的衣物吸盡上方降下的蒼白燈光,呈現比Apollyon身上的裝備更陰森的漆黑。手臂前端閃爍了一下黯淡的光芒,夜當下意識到那是一把小刀。

  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氣息,就和Apollyon一樣。夜毫不懷疑地確信,這個傢伙一定也是名為《從者》的異常。

  白色面具沒有透出絲毫呼吸聲,明明現場是完全鴉雀無聲。他們看著死神的手一晃。

  夜做不出任何反應,細短的刀身便沿著直線飛向心窩。

  在接近他的胸腔大約五公分的距離時,火花四散。隨後才從後方傳來爆裂般的槍響。

  就像以此作為信號,不知不覺間恢復實體的三名英靈各自拔出赤紅、閃亮、純黑的刀劍朝黑影的身體無死角地招呼過去。

  夜的眼前,從者的身軀被撕裂切斷──然而這樣的畫面卻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嘲諷劍技高超的三人似地,黑影如海市蜃樓般從原地消散。

  還來不及回神,夜上方的天花板遭某物打破了一個洞,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什麼都沒有。

  陽光微微流洩進室內,天空早已變成蔚藍色,白雲悠悠地飄過破洞。

  ──糟了……!

  這麼想的瞬間,白色的面具再次佔據夜下瞄的視野。

  「────!?」

  心臟差點停止。他全身僵住,即使大腦不停催使著四肢行動卻仍無法動彈。

  黑影不放過這個短暫的機會,精準、迅速地刺出手中不同於剛才小刀的沉重匕首,目標是頸部的大動脈。

  不,不是所有人都抬頭看了破洞一眼…………

  ──一柄漆黑刀身的中國樣彎刀在千鈞一髮之際從黑影的右肩死角處斜斬而下,黑影被迫縮起身子、向左後方跳躍迴避。

  是Apollyon,左腰配掛著的日本刀尚未出鞘。

  沒有追擊和反擊,不論是Apollyon還是黑色殺手。

  他獨自一人面對四名從者。

  亞瑟、信長紛紛舉劍,直指黑影的腦袋;Caster和夜也挺身站在少女們的前方,緊握各自的武器。Apollyon則上下審視了黑影的身姿後,發出低沉的嗓音說道:

  「白色的骷髏面具、投擲飛刀的手法、以及高超的暗殺技巧……你是十字軍東征時中東地區的激進派伊斯蘭教徒──阿薩辛教團的高階成員,對吧?」

  「………………………喔,真是敏銳的觀察啊。魔王大人。」

  面具底下傳來一陣陰寒的呵呵笑聲,這是個明顯的挑釁,可惜的是Apollyon完全不為所動。黑影停止譏笑,他微微屈膝敬禮,長袍的下襬也隨之擺盪。

  「諸位好,我是Assassin。正如魔王大人所言,我是阿薩辛教團的十九代首領之一,稱號是《無息的哈桑》……哎呀,似乎透漏過頭了呢。」

  說著說著,無息的哈桑突然爆出實在不符合稱謂的大笑。

  正當夜盤算著如何和這個笑瘋的刺客溝通時,信長、亞瑟便屏住氣息更加戒備著對方,遲了一拍的夜才察覺大氣中濃厚的殺意。兩種相像但又不相似的殺氣混濁一起,壓迫著眾人的所有感官。

  「………………哎呀哎呀,雖說只是奉命來傳達訊息給遇見的參賽者,但是不帶走幾條性命又有失哈桑之名啊。」

  哈桑花費了兩秒平息激動的情緒,他周遭的氛圍驟然改變。

  「要選誰才好呢~~啊啊,就挑最裡面的那兩位銀色頭髮和黑色長髮的小姑娘們吧!因為是敵人所以這不算違反教條吧?」

  即使埋藏在兜帽的深處,任何人應該都能體會到那既露骨又冰冷的視線正舔舐著香苗和幽憐的全身各處吧,這令她們不禁短促地尖叫一聲。

  而伴隨說出這句話的另一個結果是──夜和Apollyon幾乎是同個瞬間往腳下的地面一蹬,突破常理的速度快到肉眼無法捕捉,二人在眨眼不到的剎那內已經將哈桑壓制在對面的牆上。

  夜揮出闇羽,Apollyon則手持了一把新的漆黑單手長劍,用另一手的中國彎刀與闇羽一同交疊抵制哈桑的喉頭,長劍悄悄地準備刺穿他的腹部。兩片刀刃緊貼著致命處,甚至割開了細薄的緊身衣,只要對方頭部有任何動作便肯定會被切斷頸動脈而亡。

  「如果你敢對她們出手,我立刻就讓你的腦袋搬家!」

  夜怒道,語氣裡蘊含著平時見不到的重重憤怒、衝動及殺意。

  一旁的Apollyon雖然無言,但是從他露出的緊繃表情便能判斷他也不知為何地盛怒著。

  兩人相同的舉止、相似的態度彷彿重疊似地令香苗產生了有兩個夜的錯覺。

  哈桑沒有說話,連喉嚨的一點起伏也沒有。

  難道他恐懼了?對一人一英靈的威脅害怕了?夜期望如此。

  數秒鐘過去的這段時間內,現場籠罩沉默。又一次。

  然而這種瀕臨極限的寂靜在下一個呼吸間被打破了。

  夜只記得聽見宛如鷹鳴嘯的聲音,他便眼睜睜地看著哈桑的身體化為了虛影,從自己的刃下消失,和不久前即將被撕裂時的景象一模一樣。

  接著,後方傳來一陣尖叫。

  夜和Apollyon紛紛回頭,瞠大雙眼──哈桑架住了幽憐的脖子,右手的匕首輕輕倚靠幽憐的太陽穴,她的身子微微顫抖不敢做出過大的動作,臉色蒼白,天藍的眼眸不斷朝旁邊盯著隨時能奪命的匕首。

  儘管四周的從者也察覺到了,不過她們也深知任何行動都會招致幽憐的殺生之禍,因此他們僅是無能為力地極度戒備著。

  沒有人可以理解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傢伙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到幽憐的身後!?

  夜持續煩躁地思考,然而他也知道即使糾結著這個問題也無濟於事。

  正當他要前進一步時,哈桑搶先了他一拍開口說道:

  「放心放心,各位。我不會對這名女孩出手的,畢竟時間有點不夠了。你們看──」

  語畢,哈桑如自己所言放開了幽憐。

  受到解脫的她頭也不回地奔向信長身邊,眾人暗自鬆了口氣。

  哈桑收起匕首,繼續說下去:

  「總而言之,我現在不會殺你們。還有,我的Master有話要帶給你們。」

  「等等,你們該不會也住在冬木市吧?」

  咲突然插嘴,眼神帶有疑惑與恐懼地望著哈桑。

  「嗯……對於這個問題,答案是肯定的。」

  在場的所有人頓時倒抽口氣。因為這就意味著敵人就在他們的周遭,就在同一個城市內,如此一來像剛才那般的生死關頭在這幾天裡究竟要經歷多少次?

  不過彷彿讀透他們的思維,哈桑又接著說道:

  「但是Master承諾過不會在這兩天裡對你們發動有生命威脅的攻擊。」

  ──也就是說後天就會正式向我們開戰了,是吧?

  「喔,還真是正大光明的通知呢~~明明只是Assassin。」

  信長咧嘴微笑,語帶諷刺地挑釁著。

  「所以,你特地讓我們做足準備,然後又不殺任何一人?雖然我對你們的目的沒什麼興趣,不過現在,你該不會以為自己能從四名從者手中逃脫吧?」

  「哈哈,如果是這種小事那不成問題。」

  哈桑手放胸口,彎腰鞠躬。

  居然將深陷極度危險的情況說成小事,要不是他(Assassin)真有實力,就是那傢伙還有其他同伴之類的外援吧……

  「啊啊,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

  「怎麼?有遺言想交代嗎?啊,不過我們早就死了就是。」

  信長繃緊手部的肌肉,讓自己處於隨時能瞄準射擊的狀態。

  「魔王大人的召主,你………………喜歡小女孩,對嗎?」

  「………………………………」←夜

  「………………………………」←幽憐

  「………………………………」←Apollyon

  「「「……………?」」」←其餘的女孩子

  好痛!從旁邊跟前面傳來的視線好恐怖好痛!

  這是什麼!?心理戰術嘛!?

  「少、少少少、少胡說八道!我、我可是很正常的普通男子高中生喔!」

  夜忍受著宛如要將他貫穿的兩道目光與其他女孩子(小)的不解眼神說道,但仍不自主地拉高尾音。

  「咦,是這樣嗎?但是剛剛King坐在你身上的時候,我可是親眼看到和感受到了喔,那股激昂又灼熱的氛圍。」

  現場似乎僅有少數人聽懂。

  夜發現刺痛自己的視線已經變成了睥睨的目光,令他有種背脊竄過一陣恐怖寒氣的錯覺。……是錯覺沒錯吧?

  「夜,那傢伙在說什麼?我坐在你身上的時候怎麼了嗎?」

  信長微微回過頭,看向浸滿冷汗並顫抖著的夜。

  「欸……不,那個……沒、沒事……」

  「嗯?可是那傢伙提到什麼激昂什麼灼熱喔?」

  「所、所以說沒事啦!不要再問了!」

  「……?算了,好吧。」

  信長把臉別了回去後,換幽憐以冰點以下的聲音瞪著他說:

  「夜……放學後做好覺悟。」

  夜不禁又抖了一下。

  度過了短暫的日常一般的情景,Apollyon卻不見任何鬆懈,此時他握緊兩手的刀劍移動到眾人前方和哈桑正面直視。

  「那麼,你現在打算如何逃脫?如果要用寶具的話,立刻就殺了你。」

  「喔喔,不愧是魔王大人,居然懂得我的想法。沒錯,我就是要用寶具。畢竟我那召主居然命令我最後要讓你們得知毫無威脅時的我的情報!」

  哈桑打開長袍,露出底下有著精壯肌肉的身體,其中左手提著銀白的匕首。

  「就當作慰問禮吧,因為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技能呢。」

  長袍依舊漂浮著,哈桑開口輕吐了那飄渺的言葉:


  「────《妄想夜殺》(Zabaniy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06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CARD
那個哈桑的能力感覺是跟幻覺相關呢?不過話說回來,身為暗殺者卻莫名地表現高調,再加上來自主人那意義不明的指示,這種令人不知所措的迷惑氛圍倒是與他的登場十分相稱;換一種角度來說,能夠展現出如此從容不迫的餘裕,代表他應該也是有些不同於常規的「特例」吧?

總而言之,雖然看起來目的僅是脫身,但刺客先生也要使用寶具了。下回的劇情還真是令人期待ww

03-09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ALL
奇幻小說連載中 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