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有一天,太陽失去了動力

作者:Lumière君│2020-03-07 04:52:23│贊助:64│人氣:283

  我知道這很荒唐,但他們告訴我們,太陽是一顆又熱又亮的機械球。

  有一天,太陽失去了動力,而人類修好了它。



  「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會相信這件事情好嗎?我們是說,這根本就不符合物理定律,如果是這樣,怎麼解釋逆行,怎麼解釋地磁,怎麼解釋我們從小就學過的東西?我們怎麼造的?」

  「妳只需要知道,太陽就是一台機器球。」

  這是我這輩子最沮喪的時刻。我是說,我,一個物理學家,一個這輩子有一半時間都在和火箭打交道的物理學家,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為這個荒謬的問題跟自己的父親爭執。

    我可以保證,世界上再也沒有比我更尊重我父親的任何一個人了。但此時他說的話讓我對他的信心徹底崩毀。我握緊手中的圖紙,試圖跟他解釋。然而在他眼中,這一疊疊圖紙如同孩童譜寫的鬧劇一樣荒謬。他始終沒有明說,但我知道。

  「我做過研究,我得過獎,我是國家認可的研究員。」我說。「爸,你不會想告訴我,這些所有被認可的、所有架構在我人生上的東西,全部都是垃圾?」

  他年過而立,茂密的烏黑頭髮梳直,黑框眼鏡後充滿糾結和猶豫的神色侷促著我的不安。我的身上跟他穿著一樣的白袍,印著他的研究所的名稱。爸沒有答話,張開嘴,又閉上了。

  「爸,拜託回答我,告訴我你在開玩笑。」

  他猶豫著,他又再一次張開嘴,握著自己的手腕,刮著自己的手指。

  最後選擇搖搖頭。「不能這樣說。你是對的,曾經有太陽,但我們創造的這顆球,就是為了彌補太陽的存在,在人類文明上發光發亮。」

  他很嚴肅。嚴肅到我不禁懷疑今年的愚人節是否特別重要。

  應該離愚人節還很久才對。

  「寶貝,拜託,相信爸爸,你一直都很相信爸爸,可是這就是事實。媽媽也知道,政府也是,我們都知道,但......」

  「我不接受。」

  他一定在騙我。

  「我需要冷靜一下。」我往後退,深深呼吸。深呼吸,我腦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恐慌的尖叫著。我看見父親的表情逐漸變得扭曲,似乎不能理解我的恐懼為何而來。這可不是開玩笑時的反應。

  「孩子,你為什麼這麼激動?自從那天開始,這世上有好多人都接受了這件事情,好多像你一樣的年輕人,他們都坦然接受太陽是……」

  「但不是我!」

  我尖叫起來。那困惑的眼神、那不諒解的眼神,盯著我,使我的理智如同被一把槌子狠狠砸碎一般崩裂。我沒有等到父親來攔住我,轉身就推開背後的辦公室玻璃門,沖出走廊。

  我聽見他喊著我的名字,他想攔住我,但我不想停下。



  「嘿,我的得意門生,你在這裡啊。」

  政府的倡議大會上亂哄哄的一片,每個人都想說些什麼,為自己的立場發生。來自各種職業、年齡、身分的人並肩坐在一塊。歲月佔據、皺紋盤糾的手高高舉起,作為第一個發言的男人穿著中規中矩的禮帽,手中抱著貼著航天局標籤的公事包,站的挺挺的、在發言台上等待著。他恐怕是這裡年紀最大的人。

  我看見和善的表現還存在著,立場不同的雙方禮貌的握著彼此的手,但拒絕與對方多討論自己的想法。這場爭執持續了太久,他們都抱有彼此的目標,而這必須交給公權力來處理。

  背後突然傳來熟悉的問候語,我身體不自覺的一直。回過頭時,正好面對上微微彎著腰,帶著和藹笑容的女士。我心頭一慌,連忙站起身。

  「林教授,你也來了啊?」

  穿著翩翩的正裝的林女士正禮貌的站在在椅背後佇立著。數年不見,她的精神如往常地好,以及那優雅的舉止,招牌的溫潤笑容。即使這一切早已被歲月爬過而逐漸萎縮,還是十分得體。

  「這一輩子都沒見過這種場面,我能不來看看嗎?」她親切的說。「人類正在生命的十字路口上呢。」

  「老師,我知道我這樣可能有點冒犯了,但是我覺得,太陽是真實存在的,我這數十年以來......」

  她抬起一根手指,就像往常她提點我一樣。「不、不不,你可是我的學生,我怎麼會懷疑自己的學生呢?他們說這件事說了幾十年了,都是在哄小孩罷了,就跟聖誕老人一樣!我才相信你。」

  我的心裡終於落下了一塊大石頭。「謝謝您,林教授。我希望這只是那些老頭的糟糕玩笑而已。有些笨學生都忍不住相信了......」

  「我比你更希望。」

  主持大會的議長開始清喉嚨,來自四周的聲音接收到這委婉的提醒後也識相的消退下去。那一直在發言台上等待的男人向議長點頭示意。林教授向我使了個俏皮的眼色,隨後坐在自己的丈夫身旁。很快,議場上就安靜下來了。

  「尊敬的老前輩,我們能為您做什麼呢?」年輕的議長說。

  「咳。是這樣的,我們應該都是為了同一件事情而來的,對吧?」

  他操著濃重的口音,讓字句相互重疊在一起,意義模糊。他注意到底下的人似乎無法理解自己說的話,緊張地冒著汗,用比較簡短的語言重複了一次。「太陽。」

  議長抬起頭。「前輩,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既然現在所謂太陽是顆球的事情已經公諸於眾,爭執也應該停下了。我們應該放下彼此的成見,既然有問題,我們就應該把問題公開出來討論,直到雙方都能認同為止。

  「是啊!」

  「有些事情是有爭議的,但有些事情沒有,我們應該先達成共識,確保事情不會被誤會。我們都應該理性和平,保持客觀,這樣才有進展!」

  「我同意您說的!」

  「那麼,我是航天局的前職員,我認為我們需要正義,我要求正名!」垂垂老矣的身體此時充滿信心,抬頭挺胸,宏亮的聲音整間大廳都能聽得清楚。「首先,阿姆斯壯不應該是第一個登月者,而是第一個築日者!」

  「是......不,先生,您說什麼?」

  他沒有理會錯愕的議長。「修築太陽是很危險的,我們所做的可不只是什麼月球旅遊計劃,我們可是在修太陽、給這個世界光亮啊!阿波羅計劃,就是為了太陽神啊!在月球上走走路算什麼狗屁,阿姆斯壯不只是逐日者,更是一個築日者!」

  真是鬧劇。我忍不住撇了身旁的教授一眼。教授那秀麗的眉頭都要皺成河馬了,握著手帕的手不悅的揪緊裙襬,低聲和自己身旁的丈夫對話。

  「你在說什麼狗屁!」某個研究員站起身來大叫起來。「太陽不可能是顆球,你難道得了阿茲海默嗎?」

  「先生,還沒有輪到你發言......」

  搶在議長之前,佔據著麥克風的老人指向那個方向。「看到了吧?看看他們,明明現在世界的潮流就是太陽是機器,可他們卻不肯接受,還拖著別人相信,拖著社會進步的後腿,我無法想像社會由這些人主導會是什麼樣子?」

  他說的很激動,慷慨激昂。

  議長嘆了一口氣。「我同意,太陽是顆球,但是既然他們不能相信,說服他們是我們的義務......」

  「議長先生,您不是才說過必須保持客觀嗎?」副議長沒忍住,拿起麥克風質問。

  「客觀的事實就是太陽是顆球!我爸爸告訴我,他親眼看著太空船將設備送上天空!」他卻不以為然。

  「不可能,你怎麼能這樣想?」副議長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身旁的夥伴,看著他堅定的神情,他忍不住也拍下桌子,站立起來。如果太陽是顆球,月亮就是塊起司蛋糕!」

  「如果太陽不是球,代表你肯定沒有父母!」

  議場內瞬間炸了鍋。群眾紛紛站起身來,憤怒的叫聲四處開始蜂擁起來。這樣的場景都只有在棒球賽上才能看見了。每個人都紛紛跟自己身旁自己的人爭執起來,無數的聲音淹沒了場內任何試圖維持秩序的聲音。

  「搞什麼,你明明就是學物理的,你忘記我們的父母說的嗎?你怎麼會覺得太陽存在?」

  我又一次回過頭,這次卻看到林教授的丈夫正怒斥著他的妻子。兩人抓著彼此的手,撕扯著手中的包包,文質彬彬的丈夫顯然不能接受自己的妻子居然和他完全想的不同。當我眨眼時,我錯過了我的教授用力在自己丈夫臉上留下一個巴掌印的畫面。

  太亂了。

  我抓起包包,穿過陷入無理的人群,逃離這場混戰。



  「兩個冰淇淋。一個要黑巧克力口味的,還要香草口味的。

  星期三下午,我總是會跟小雨一起在公園散步。這天她不會去警局上班,而我在研究所的排班則是總是在週三留出空位。她不喜歡冷氣也不喜歡冬天,總是讓她的皮膚發乾。即使是夏天我們也會繞著噴泉走,有時,多吃一球冰淇淋。

  我感受暖陽在我的臉上覆蓋住全部空間,有點熱辣。不過比起曬黑,我很珍惜跟她一起休息的時光。

 她軟綿綿的聲音在我的耳朵裡繚繞不絕。「親愛的,給你。」

  我嚐了一口,是苦甜。我們倆纖細的手指扣在一塊,我感受到她的臉龐碰在我的胸口,撒嬌般的蹭著我的內衣領,等待驕寵、弱弱的靠在我的懷裡,而我也用手指撫摸她的臉龐。

  像路邊的大橘貓。我摸著她的肚子,弄得她搔癢,笑著壓著我的手想阻止我。我也忍不住笑了。

  「你爸爸上新聞了。」她突然說。
  
  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現在面對的這個太陽已經不是我原本所擁有的。有那麼一瞬間我感受到胃部一陣絞痛,就像是被捅了一刀一樣。現在我盯著的是一顆不知道誰創造的玩意。他不是我想像中的恆星,這代表,我一直都是錯的。

  小雨正看著我呢,我不能這樣。

  「嗯?」忍著腹部的劇痛,我吃了一口冰淇淋。

  「在兩站新聞台撥出的。他找出了好幾年前的文章跟檔案。他說,換第二次太陽的火箭是他死去的朋友著手建造的。很多人都被說服了。」

  我微微垂下眼眸。「那電視台說的都是假的。」

  小宇微微睜大眼睛。「你有看過嗎?」

  「沒有,但那新聞台都是那樣,老掉牙的支持政府說的話。況且我也不相信那份文件,我看過了,裏頭有紕漏,不符合力學......」

  好吧。如果是用他的理論,反而是正確的。

  「那都不重要。」小雨小聲說。「我有一個更讓人擔心的問題。」

  「什麼問題?」

  她盯著手中的甜筒,冰淇淋被舔舐、融化,變了形狀。她把甜筒顛倒過來,讓香草的糖漿滴落在草地裡,慢慢地滑落。冰淇淋往下滑動,我狐疑地盯著她看。看著她張開了口,盯著我的眼神裡滿是擔憂。

  「如果太陽是造出來的,會不會墜毀在我們頭上?」



  
  「那麼,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

  弟弟彈著牙,那長篇大論似乎也沒有說服他。父親心平氣和的坐在客廳裡那張單人沙發上,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盯著坐在對面的父親看,母親則是坐在一旁的飯廳的板凳上。她沒有插嘴,頭壓的低低的。

  我開口。「如果連太陽不存在都能隱瞞,你們還有什麼不能隱瞞我們的?」

  「我不希望讓你們的世界因此崩毀。你們一生都是優秀的物理學家、天文學家,我們做了這麼多的努力......」

  「這是假的,爸。」弟弟。「告訴我,你們在開玩笑。我從德國回來不是為了跟你們開玩笑的,可是我會體諒你。」

  「兒子,你要清楚,我不會騙你。這是事實。我希望你接受他,世界正在變化,我們不應該再把太陽當作真實存在地了。」

  「我覺得這不是事實。那麼星星呢?星星是假的嗎?你告訴我,天津四是假的嗎?我收到的LBV1806-20的光是不存在的嗎?你想說服我那些星空都是某個白癡美國人用噴漆在天空上噴的地鐵塗鴉嗎?

  「兒子。」

  「既然不是這樣,所以姐在你的工作室白費了一輩子功夫,計算錯誤的數值,就為了圓你們的謊嗎?你是認真的嗎,爸,她浪費一輩子就是為了圓你們父母的謊?」

  我聽到啜泣聲。我想是母親在哭,這聲音很壓抑、很無助,弟弟馬上停止了他的話語。我抬頭想看母親,卻發現我無法看清楚遠方母親的身影。一切都變模糊了,我的臉熱熱的,弟弟看著我,伸出手輕輕握住我的肩膀。

  「對不起,孩子。」

  父親深深嘆了一口氣。

  「別叫我孩子。如果我是你兒子,你十年前就該告訴她不該做這行,跟她說這一切都是假的。更不要說你二十年前還幫忙送朋友上太空。」弟弟咬著牙。你是築日者。你不是我爸爸。」

  我這輩子的努力都泡湯了。




  「爸,我明白了。太陽為什麼不能是太陽。」





  小雨很認真地幫我訂製新的禮服,她對此非常堅持。

  「沒有人會穿著白袍去重要場合的,醫生都不會!」她笑著幫我對比兩件西裝的顏色,兩種顏色幾乎沒有什麼差別。「況且一件好禮服,去什麼場合都好穿,現在女孩子又開始流行穿裙子了,沒道理只有蘇格蘭人能穿啊。」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反抗的抬著頸子,看她幫我量好身體的每個尺寸。「我知道妳喜歡我穿絲襪。」

  「我也喜歡讓妳看我穿絲襪。」她甜甜一笑。「很好,完成了。我好期待看妳穿著這套衣服。」

  「我也是。」

  三小時候,議院會再召開一次會議。看在我是這國家裡少數得過獎項的科學家的份上,我依舊獲邀前往。情況不同了。議院裡不同派系的人必須分開坐在雙方的位置上,彼此之間必須隔著一面強化玻璃牆。上一次有人為了太陽的軌道問題在議院裡拔槍殺了他的同事。

  太陽究竟是不是太陽已經不重要了。有人在爭執太陽應該改名叫陽球,沿用舊名只會讓太陽更被既定印象所限制。有人上街遊行,認為太陽始終還不是太陽是某些人施加毒手的結果。

  某篇公益廣告裡,愛因斯坦復活了,指著天空,說:「上帝不跟人類玩骰子,為什麼呢?因為自以為掌控命運的人類說太陽是他們做的。」課本也改了,高中生要學怎麼把太陽拋上去太空,計算所需要的力成為了學測必考題。

  我端著手中的布料,觸摸著光線,深深呼吸,已經沒有當年的那種絞痛感了。但光線溫暖、熟悉,太陽在我記憶中從沒有變過,即使他們聲稱前天他們上去修了核融合機爐。

  太陽是不是太陽,或許沒有那麼大的差別。我知道這很難接受,但我必須克服。

  「妳還去議會嗎?」小雨收起捲尺,抬頭問。

  「當然。我們要決定憲法是否同意人造光是人權賦予的一部份。」





  「根據中央科學院林教授的研究室指出,當太陽黑子發生時,太陽影響了全球的衛星,發出了強烈的微波訊號。這導致了幾乎全數四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出現了錯誤的幻覺,導致他們認為太陽是一顆球。目前政府正在著手調查,若有最新消息我們將會為您報導。中日新聞台報導。」  


  



  我跟小雨默默地牽著彼此的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悄悄地看著眼前我的父母。

  「最近情況變的好亂,我覺得安穩的日子快結束了。」

  父親的眼繃得很緊,很嚴肅,眉間因為他的緊皺而快要崩裂了。他難以置信地看著我,眼神凝聚在小雨身上,隨後又移到我身上。母親摀著嘴,沒有說一句話,像是失去了意識一樣靠在椅背上面。

  「然後呢?」

  「我希望在事情變得更壞之前,把我的未來定下來。爸,你知道嗎?」

  他挑起眉,我知道他不願意說,他不願意親口把這個問題,總是那樣睿智、聰明、說服了我太陽不是太陽的他此時將答案按在舌尖。我套著絲襪的右足安撫著擔心壞了的小雨。我們都穿著絲襪。

  有那麼一瞬間,我不能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反感。我不能理解為什麼他用一個看著惡魔一般的眼神看著我。為什麼全世界都能接受,只有他不能懂?母親也一樣,她閉上眼睛,她幾乎都要哭了......

  「什麼?」良久之後,父親咬著嘴唇,扶正他的鏡框。

  他準備好他的反擊了,就像辯論一樣。他贏不了我。

  「我愛小雨,我想跟她結婚。」

  我明白了,太陽為什麼不能是太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087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Lumière君
「很多人對變化感到恐慌,產生對立,產生很多很不合理的想法。有天我們也會長大,社會也會變遷,時代的潮流會來到我們跟前,但到那時候,或許我們對出現在身上那些同樣的反應,毫無自覺。」

03-07 04:54

腦洞釣手
很讚

03-07 06:00

函和言
為何想要推翻體制的人都會受到重重阻撓?
既得利益者?
陰謀論?
神創論?
經濟因素?
道德思想?
抑或只是沒有承受體系被推翻的能力?

有太多太多因素必須考慮了,單獨一個人類是非常弱小的演算系統,但只要加上數量和時間,總有一日,我們都能平等的獲得完美無缺的真理,但問題是…


我們沒有能夠為了一次正確和犯下無窮多錯誤的機會成本,對於那些可能會推翻固有體制的問題更是如此

03-07 07:53

曲蘿幻
結尾我看不太懂

03-08 0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xc325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在武漢的陽... 後一篇:【雜記】我想隔離的是這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c658253勇者
小屋更新繪圖,歡迎來參觀支持一下唷:D 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