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旅行 第十二站 烏納魯 歌

作者:銀狼(Silver)│2020-03-04 19:44:20│巴幣:10│人氣:277

第63頁 烏納魯


  雖然說進度是落後了不少,但追上八跟米爾狐他們倒也不是件太難的事。首先烏納魯與森之心是鄰居國家,再來當你有個會飛的披風的時候基本上就不會去在乎那路有多遠或是多難走。個人還是偏向自己走路,不過這樣飛高趕路的風景跟以往不同倒也是挺新鮮的,偶爾這樣挺不錯。

  在飛行的途中遇到另一個會飛的翼人,一個四十歲左右蓄著落腮鬍的大叔,名叫彼得。穿過雲層之後看見一個左手端著熱紅茶右手拿著藍莓果醬三明治在空享用早餐,一對灰褐色的大翅膀在空中緩慢拍盪。其中更厲害的是,有一隻鳥……呃、老鷹?還是隼?我分不太出來,反正是猛禽類在他面前飛,雙爪給他拿著報紙看。

  當時我們是平行飛行,轉頭看到對方時都愣住了。看到他在海拔一千五百公尺的空中卻一副家裡客廳吃早餐的模樣。當下我反射性問了一句:

  「這樣紅茶不會灑出來嗎?」

  「不會。要來一杯嗎?」

  我得說那紅茶聞起來真香。

  讓風做回自己本來的樣子,就是個魔毯。從我的背後飛到我屁股底下張開讓我坐著,然後接過對方用鐵杯倒給我的紅褐色液體。我用剪成手指長度的毛線沾了點紅茶給風吃,然後自己啜了一口,跟翼人大叔聊起天來。

  這頓早餐是段愉快的經驗,從沒試過在這種高空中悠哉進食,之前喝水都有點怕在空中嗆到了,最多就吃個零嘴,放個干貝糖在嘴裡含著。而彼得一副就是可以在空中吃喝拉撒一點都沒問題的樣子。我拿出秋燈送的糕點來分享,只是很難在高空中一手端著蛋糕一手切,即便有風的幫忙也切得歪歪扭扭。共餐的人看不下去了,接過糕點精準的把它切成八等份。看他的動作讓我不禁詢問:「你住在這裡嗎?」

  「怎麼可能。雖然我能乘風讓翅膀不這麼累,但住在這裡?我還是比較想念坐在馬桶上上廁所啊。」說完他爽朗的笑著,拿起蛋糕吃了一口。「我最多可以待五十二小時,算上飄下去的時間的話,是五十三。」


第64頁

  之所以那麼長時間待在空中的理由,彼得說他是個畫家。專門描繪從高空中俯視大地的畫面,聲稱是美感與實用兼具的地圖。雖然現在科技進步,一個相機拍下清晰的地圖已稀鬆平常,但他認為那就只是個沒有靈魂的等高線圖罷了。他想讓他人看見一幅注入靈魂的風景畫。

  看著他手上的半成品,那細緻臨摹又有繪師獨特筆韻的風景畫,正是我們茶杯下方那座山。一條河宛如切糕點的刀子,從東北往西南,在翠綠的山坡上切出一道口子。鳥群從樹梢飛起,空地有幾隻鹿跑過,從下方吹來的風藏有似有若無的蟬鳴,充滿生命的氣息。

  這個空中下午茶聽彼得跟我講述幾個畫畫的技巧,諸如如何在空中把筆握穩、在沒有桌子的情況下讓筆扎實的畫在紙上等,眨眼就過了三小時。儘管我十分願意留下來繼續嚼舌根,但路還是要趕,不能讓兩個小夥伴在烏納魯乾等我。

  離開之前彼得問了我最後一個問題:「你魔毯是怎麼遇到的?」

  飛走時我想了一下,回答道:「就像風中的葉子飛到你的頭上。」

  隨緣吧。

  當我到了烏納魯時,因為想借用廁所所以飄去一家紀念品店裡去。剛進門就被門邊所掛的畫給愣住了,害頭上的青蛙從上方滑下來。那畫的角落掛著一張名片。繪者:彼得・洛斯。

  同樣是在空中看到的細緻風景圖。

  一個像是孩子塗鴉一樣的線條恐龍怪獸在山後面噴火肆虐生靈。

  那時候我在畫前盯著它快五分鐘,腦袋有種齒輪卡住的感覺。櫃檯店員見我盯著那幅畫這麼久,便湊過來問我是否有興趣。而我頓了一下,問:這作者是不是一個翼人、蓄著落腮鬍、身邊有一隻翅膀上有白斑的老鷹。幾番確認,就是同一個人。我轉頭看回去那牆上的畫,看著那畫中的恐龍怪獸。彼得的理念在我腦中浮現。

  「他想讓他人看見一幅注入靈魂的風景畫。」

  我說你的靈魂是不是太狂野了點?

  然後當我看到那幅畫的價格時,再次體認到藝術是我完全不理解的領域。

  別問多少錢,反正不會比在森之心從秋燈那贏來的飲品少就是了。


第65頁


  在燈的時候聽秋燈說的:從前從前,三位巫師建起了烏納魯。我聽到巫師時不由得對這個國家產生了童年時候有過的幻想。諸如騎著掃把在天上飛、路邊牆上的黑貓會變成魔女、低聲咕噥幾句聽不懂的話就可以把水變紅酒之類的。

  而當人對一個事物指出美好的方向時,現實往往會走另一條路。那咖啡廳年輕老闆說巫師只是個稱呼,專指烏納魯對草藥與煉金有非常深造詣的人,有所謂的魔藥,但沒有魔法這玩意兒。所以說如果我想把八變成一隻跟炎呱一樣的青蛙沒辦法囉?

  用巫師這個稱呼給人錯誤的幻想太過分了,差評。

  進入那個草原與沼澤地型的國家之後,我拿出稍早買的地圖,根據0-8之前告訴我的地址筆直地飛過去約好的旅館。煉金國家不愧是把煉金當全民運動的,沒有斯莫克那響的我鼓膜發疼的工廠金屬音,更多的是爐柴的霹啪聲、鐵鍋裡發出的咕嚕泡泡聲。飛在上空往下看,家家戶戶的煙囪冒出來的煙霧顏色都不同,卻也沒有彩虹般鮮豔。

  那個偏紅的煙霧帶著果香、偏綠的則帶著茶香。偏紫的帶著股臭雞蛋的刺鼻味道、黑色的有一股鐵鏽味。因為煙霧太多,我不可能一一都閃避得了。在繞過一道帶著太陽曬棉被味道的白霧之後,結果迎面撞上帶著不知名花香的藍色煙霧。在穿過煙霧的瞬間我咳了兩下,知道自己估計是吸到了一口,喉嚨甜甜的。突然間睡意像是藍色的墨水滴進清水中、在我全身擴散,四肢發軟,腦袋昏沉。這我感覺很清楚,就是喝醉時候的感覺。

  其實本來還覺得沒什麼,畢竟真正在飛的也不是我,是我身後那塊布。但那感覺到飛行變得搖搖欲墜,飛行節奏好似操兵三天沒闔眼的軍人的眼皮一樣、一下一下的往下墜。我就知道不妙了,那魔毯他也醉了。  人還在三、四十公尺的高空中,身為標準的吟遊詩人我並沒有安全迫降的技能,也沒有像八一樣有堅固的身體可以承受猛烈的撞擊。生命受到威脅使我勉強撐開眼皮,伸手往後拍了拍披風呼喚他。風大概也有意識到這個高度我摔下去小命也沒了,能感覺到他很努力的想要讓我安全迫降,放慢下墜的速度。然而,在距離地面十公尺的地方。

  風睡著了。我下墜了。

  我墜落的地方是街道正中央,一個木推車、上面放滿了許多花。那木推車並不怎麼牢靠,所以摔在上面直接把車體整個撞散了,花瓣與木屑四濺,周圍的人都看傻了眼,大概是在納悶誰家的人想不開跳樓了或是哪知喝醉的大鳥墜機了。我的身體沒有八那個人造人強壯,從這個高度摔下來沒有死但還是很痛,不過沒有痛到讓我清醒。我還來不及抬頭尋找這花車的主人道歉,身子一軟,躺在地上昏睡了過去。

  怎麼來到瑪因大陸之後突然失去意識的頻率變高了?隨然也沒有非常多,但頻率是把我在原來的世界還多就是了。跟自己打賭,下次我突然失去意識會是因為被西瓜砸到。你遜掉了,艾薩克。

  開玩笑的,不要真的西瓜,經不起。

(想ㄘ西瓜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062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過了倦怠期寫個文|烏托邦|吟遊詩人|旅行|烏納魯

留言共 1 篇留言

阿欷
他怎麼活到現在的

03-09 13:53

銀狼(Silver)
出事就找白群( ̄Д ̄)ノ03-10 1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20/3/3 廢文(... 後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喜歡小說的你
奇幻、愛情,看嗎?歡迎光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