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Percent - 艾莉婕

作者:5oLazy│2020-03-03 21:00:43│巴幣:18│人氣:356
要是我把眼睛畫小一點的話...


-
    Percent(%),在這個世界中指的是與惡魔有染的人,多半擁有異於常人的超能力。

    當艾莉婕剛被發現是%的時候,他與他的家人們被當成異類,像昆蟲一樣被四處驅趕。

    艾莉婕相當不服其他的人因為自己的關係欺負自己的家人,本來想用自己的能力去報復那些傷害自己家人的人

不料,這項舉動被他的父親給制止了

「不能用仇恨去報復仇恨,天給予你能力,肯定不是為了傷害別人」他的父親如是說

這句話至今仍影響著艾莉婕,但這句話也間接導致了艾莉婕家人們的死

因為不能用仇恨報復仇恨,倒置了人們肆無忌憚地將惡意釋放在他們一家身上

從討人厭的一家人,到惡魔的走狗,最終

眾人聲稱罪惡已經深植於它們的血脈,並將他們推上了火刑台。

-
     因為艾莉婕的關係,他們一家過著四處奔走的生活,有時候甚至靠近不了村子。

    但有一天,有一個村子的村長豪不猶豫的放了他們進去,並不吝的招待它們。

    村子裡的人也都像一般人一樣地與它們打招呼、聊天,這個村子的治安似乎也相當不錯,人與衛兵的相處並無高低之分,就像家人一樣。

    這種溫馨的感覺 稍稍的使艾莉婕一家淡忘了一直以來所遭受的苦難

    當天的晚上 他們一家住進了村長所推薦的旅館之中,在飽餐一頓之後,便進入了旅館的空房間 奇怪的是 父母與小孩的房間被分了開來。

    問了一下原因,便得到了:「一直以來,經歷的這麼痛苦的旅程,在最後還讓你們擠在同一間房間實在是太可憐了,請務必好好想受,祝好夢」這樣子的回應

    村民們的態度一直都非常友善,這使艾莉婕一家放下了不少戒心,沒有多想,便進入了為它們準備的房間之中。

    沒有人注意到村民口中「在最後」的這三個字,便安穩的入眠了…

    除了艾莉婕,她與她的妹妹狄瑪菈在同一間房間裡,狄瑪菈早已睡的不省人事,而艾莉婕則倚在窗邊,靜靜地回味這一切。
    慶幸著自己一直以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慶幸著爸爸對他說了那句話,搭配著月光 一個人沉浸在令人懷念的好意之中。

    在眼角餘光,她看見了讓他們進村的的村長,本想向她招手的艾莉婕,卻看見了村長帶領著全副武裝的衛兵,無聲無息的朝著自己所在的地方前進。

    艾莉婕還沒反應過來,隔壁的房間便傳來了不完全的

    一瞬間的悲鳴,似乎在叫出的瞬間便被摀住了嘴,也因此,艾莉婕馬上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而他也痛恨著馬上察覺到的自己…

    這群人一開始就打算在這裡處裡掉他們,艾莉婕快速的將自己房間內的毯子打結綁在一起,成為一條長度足夠的繩子,他二話不說的將這條繩子往窗外丟去;

    並將窗戶維持半開的狀態, 抱起正在熟睡的狄瑪拉,躲進了床底下。

    因為艾莉婕他知道,身為小孩子的她,不可能真的從衛兵的手中逃掉,只好賭一把。

    艾莉婕抱著狄瑪啦躲進了床底下,狄瑪啦似乎因為被抱著而產生了安心感,並沒有從睡眠中醒過來,艾莉婕屏住氣息,等待著衛兵進入房間後的反應。

    過了好一段時間,或著說感覺很長一段時間,房間的門終於被推開,金屬製成的鞋子沾有一點鮮紅的血跡,其接觸地板而發出喀拉喀啦的聲音,一聲一聲觸動著艾莉婕的心臟。
    他冷靜地算著進來的人數,努力的回想剛剛村長領了多少人進到旅館,試著猜測有多少人會待在她爸媽所在的房間。
    下意識地壓抑自己的恐懼及眼淚,用盡全力讓自己冷靜,試著不去想自己爸媽的慘狀,她緊緊抱著狄瑪菈。

    終於,衛兵發出低沉的聲音,說道:

    「床單及窗框沒有拉扯及磨損的痕跡,這有可能是一個障眼法」

    其他衛兵聽到後,便馬上開始了在這個房間的搜查,艾莉婕漸漸地開始無法止住自己的顫抖 他的腦袋從未如此飛快的運轉,但也從未如此的絕望;

    當衛兵們一個個接近床邊,因為抱著狄瑪啦的關係,她沒辦法使用自己的能力,她只能無助的抱著自己的妹妹,在陰暗的床底下顫抖;

    像個一般的"孩子"一樣

    這個時候,靠在窗邊那條用床單打結製成的繩子突然被拉緊,布與窗框摩擦所發出的聲響,已足以壓過夜間蟋蟀的蟲鳴

「那個不是障眼法!」

    最靠近窗邊的衛兵大聲吼著,用著靈活的手勢指揮著房裡的所有人,艾莉婕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只見衛兵們的腳步逐漸荒亂起來 一個個離開了這個房間

    最終,房間回歸了寧靜,只剩下兩雙鐵靴子與兩個女孩

「怎麼處置與惡魔有染的人?」
相較於剛剛低沉的聲音,這個聲音明顯高了些,緩慢且溫和

「照原來的方法吧」

    語畢,只見其中一雙鐵靴子離開了房間,隨後扛了一個重物進來,根據變重的步伐來判斷,似乎是一個人

    那個衛兵將她肩上扛著的人重重的摔在地上,那個人的臉面向床底,雙眼與在床底的艾莉婕對視,她幾乎就要尖叫了出來,雖然因為光線昏暗的關係,艾莉婕並沒有辨認出這個人的身分,但他很確定,這個人,肯定是她的父母

    接著衛兵們將事先準備好的水,倒在這個人的身上,並用腰間的配劍,刺向倒在地上的這個人,兩刀...三刀...而艾莉婕在床底看著這一切發生,又是憤怒又是不解,有好幾次差點就衝了出去,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陰暗潮濕的地板上,成為新的水漬

「用冰的惡魔嗎...那麼這樣的死狀,應該最適合與她有染的人吧」

「用水來當作是融化的冰,在背後加上戳傷,看起來就像是被冰柱背刺而死的人」

    聽到著,艾莉婕便意識到,衛兵們打算將父母的死,偽裝成是自己做的,面對這樣不講理的情況 艾莉婕的理智線斷了

    艾莉婕的能力讓這個房間的溫度不斷地下降,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衛兵們沒有差覺到它們倒在屍體上的水,已經開始慢慢凍結

    當艾莉婕快要將溫度降到足夠凍死人的時候,月光灑進了房裡,透過地面上冰塊的反射,照亮了這個無法辨識的人的臉

映入艾莉婕眼簾的,是她的父親

    父親曾說過的話再度使艾莉婕找回了理智,懷中狄瑪菈痛苦的表情讓她意識到,若自己打算繼續下去的話,她所失去的將不只眼中的這些

    艾莉婕咬牙切齒,看著曾經面容慈祥的父親,痛恨著無法做到任何事的自己,便在不知覺中,失去意識了

    這段時間並沒有很長,艾莉婕馬上驚醒,眼前的父親已經消失,懷中的狄馬拉也不見蹤影,艾莉婕慌張地爬出了床底,想要找到自己妹妹的蹤影,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個村子已經沒有任何的人,就像是死城一樣         

    但村子的中央,卻立著明顯不久前還在燃燒的兩根焦黑木頭十字架,上頭綁著已不成人形的焦黑屍體,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木頭上面刻著「惡魔的業障」

    艾莉婕並沒有在這個死城停留太久,簡單的蒐集了一些留下來的食物之後,便離開了

-
-

不定期會更新自己兒女們的圖
偶爾畫些同人

一切都是緣分阿 各位客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052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Photoshop|電繪|概念|原創|角色設定|世界觀|原創角色|隨筆|塗鴉|Percent

留言共 2 篇留言

番薯先森
眼神讚讚!

03-03 22:27

5oLazy
眼神
我main的03-04 00:43
kagamiP
因插圖進來 然後就把文章讀完了W

文章內容真是不錯

03-04 00:27

5oLazy
謝啦謝啦~
很高興你喜歡XD 03-04 00: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olar66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ercent - 環... 後一篇:雪童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