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8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六節)(校修20/12/3)

作者:和珖│2020-02-28 22:36:47│巴幣:1,121│人氣:1044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他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基於好奇與理念,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六節)

    隔天一早,莫被莎莎喚進辦公室。

   「昨天放學你去哪了?老師在你家等了很久,你都沒有回來。總之昨天的事,還有轉班的事,我已經跟你媽媽說了。」

   「…………」

    莫這才恍然,原來媽媽早就知道了…

   「她有跟你講吧?下星期你要轉進三年級,以你的成績應該是沒問題。何況適合的年級,更可以幫助學習。而且……」

    莫眼望莎莎嘴唇開闔不停,卻什麼也聽不見。

    轉班?意思是要離開現在的班級嗎?離開司卡、羅普、姍妮、莎莎……離開大家嗎?

   「莫依!?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有什麼困難都可以跟老師說。就算你到了新的班級,也可以過來…」

   「老師…可以不要把我送走嗎?我以後一定會聽話。」

    對於莫的哀求,莎莎只是避開眼神,面有難色的說「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抱歉。」

    傍晚,黑鴉翔於紅夕前。而紅夕將莫的影子拉長,印入了田中。

    田中擠滿小秧苗,熱鬧圓滿。黑影垂頭略過,顯得寂寞淒涼。

    莫過去就算整年不說話,也不覺得怎樣。如今只悶了兩天,卻想找個人說說話。

    思緒轉動了腳尖,走進一旁田間小路。

    路過農舍前憩息的老牛,順道撫摸牠厚實的背肌。

    老牛溫馴的輕哞,使田裡老人撐起駝背的身軀。

   「是阿莫啊!歡迎歡迎。梅子茶在老地方,你自己去弄吧,我還要再忙一會。」

   「那我也來幫忙!忙完我們再一起喝。」

   「不可不可!要是弄髒你的制服就不好了。這裡我來就行了。」

    莫雀躍的步伐,在梅子伯揮手下漸緩。

    低頭一看。

    原來…這段日子,心中的那份拘束感,來自於"它"。

    莫解開衣扣,脫去制服、學校的鞋子,丟往一旁。捲起褲管得意的說「這樣就不怕了!」

   「呵呵呵…真服了你。那,今天就把這裡完成吧。」

    紅夕下,一老一少背著背,側身向前,將種子均勻灑向土壤。

    最後再為它們澆上甘甜渠水。

    隨著紅夕西落,東邊深藍星空蔓延過來。天空紅藍交織處,呈現美麗的紫色。

    農舍旁的長凳上,莫光著腳丫踏著徐風,望向遼闊田野。煩悶早已隨風而去,就像回到以往的日子。

    長凳忽然一晃。

    是梅子伯。他端著兩杯梅子茶,坐了過來。

    莫一接過梅子茶,熟悉的清香立刻傳進鼻腔,使舌尖預先感受了酸甜滋味,喉嚨同樣滋潤甘美。忍不住小口吸吮,細細品嘗。

    放下茶杯,眼望遠方田野,忽然想到一個疑問。

   「老伯,都要夏天了,你怎麼還沒開始插秧?我看隔壁農家的秧苗,都已經高過我的膝蓋了。」

   「呵呵呵,因為年末有黑龍。就怕祂會提早來,稻作還來不及成熟,那可就虧大了。所以我今年只打算種些容易成熟的蔬菜。」

   「喔!原來是黑龍。怪不得今年還沒春天,已經好多農家在插秧了。上課聽莎莎說了好多黑龍的事,讓我有點期待祂的到來。」

    梅子伯嚴肅道「黑龍可不是件令人期待的事。過去人們生活貧困,每次黑龍必定餓死、凍死很多人。雖然現在人們富裕了,早不像當年那麼畏懼祂,但每年還是有許多人因為祂而死。」

   「…………」莫聽得愧疚,反省自己愚蠢的期待。

   「阿莫,我沒有怪罪你的意思。是說,讀書不是很辛苦嗎?你放學還來幫忙,我怎麼過意得去。」

    莫搖頭「整天坐在椅子上,起來活動活動一點也不辛苦。而且我常常跟你拿菜,我才不好意思呢。」

   「你以前幫了我很多忙,我也沒給你多少薪水,那些本來就都是你應得的。」

   「不然這樣吧,待會梅子茶再幫我多加幾顆梅子。」

   「呵呵呵,那有什麼問題。倒是半年不見,阿莫長大很多了喔。有讀書就是不一樣,上學應該很快樂吧?」梅子伯笑得燦爛。

   「嗯,很快樂。」

    莫以同樣的笑容回應,雙手卻緊握著茶杯。

   「呵呵,果然是這樣。有伴一起玩耍,玩起來肯定比較有趣…」

   「老伯,天要黑了,我們下次再聊。我先回家囉。」

    莫揮手道別,急忙背起書包,拎著制服、鞋子,光腳ㄚ跑離農舍。

    因為哪怕只是多待兩秒鐘,這個虛偽的笑容也會被拆穿。

    快樂,一點也不。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有的只有委屈,更多的是難過。好想…好想…回到以前的日子…

    走上山路,見到漆黑林子裡,唯一的光亮。

    到家了。

    輕輕推開家門。微小的開門聲,仍使樓上打字聲停頓下來。

   「阿莫,你回來啦。今天也比較晚喔。」

   「嗯,我剛剛去梅子伯那裡…」

    老舊木樓梯,忽然發出喀滋聲。莫連忙撇開紅眼,轉頭往房間走去。

   「這麼晚了,你肯定餓了吧。我這就去煮飯,你休息一會。」

    溫柔從背後傳來,連帶著她慈祥的模樣,浮現在腦海。

    莫抓著胸口。媽媽還是像平常一樣,一樣的溫柔。

    但…為什麼現在心會有些難受?

    為什麼昨天的事,媽媽要裝作不知情?

    為什麼自己有話想說,卻說不出口?

    走進房間時,眼前的地板,印來一道纖細的身影。

   「阿莫,其實…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你現在願意聽聽嗎?」

   「…………」莫微微點頭。

    貝亞坐到床邊,拍了拍床,示意他坐過來。

    兩人的眼神,終於在此有了交會。傳遞著唯一的信息是,信任。

   「老實說,昨天老師有到家裡來。你推了司卡媽媽的事情,我聽說了…」

   「我沒有。」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不過我想說的並不是這件事,而是想跟你說,你長大了。」

   「……?」莫望著貝亞的微笑,不明所以。

   「你忘了嗎?過去你只要遇到困難,一定會立刻找我求助。如今你不願再依靠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問題,這難道不是成長嗎?」

   「我不知道…」

   「嘻嘻,相信我,因為我以前也跟你一樣呢。我為你的成長感到開心,但我還是偷偷期望著,你有煩惱時,還是會來找我商量。」

   「那…媽媽,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嗯,你說說看。」

   「我…不喜歡上學,我可以不要上學嗎?我想要跟以前一樣,到梅子伯的田裡工作。」

    莫誠心一語,卻讓貝亞張嘴一驚,陷入深深苦惱。

    莫見貝亞愁眉深鎖,忍不住低下頭,反省這個想法是否太過天真。

    最後,貝亞吐了口氣說「我不希望你還不了解上學的重要性,就因為一點挫折而逃避。但…你真的很喜歡下田工作,我會支持你。再半年,再上半年學就好。如果到時候你依然不喜歡,我就不勉強你去上學。」

   「咦!?」莫茫然抬起頭。

   「阿莫,我只希望你快樂長大,去過著你所喜歡的生活。」

    貝亞黑色瀏海下,瞇笑著眼。笑容是多麼溫柔美麗。

    莫看見的不只是希望,更是母親給予的滿滿疼愛。
  
   「好…媽媽謝謝你!」

    莫笑開了嘴,順勢撲向貝亞的雙臂間,重返最熟悉的懷抱,賴著溫暖不願離開。

   「嘻嘻,我才剛誇你長大了,現在卻又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貝亞嘴上這麼說,臉上那抹微笑卻騙不了人。

    她期望著孩子長大,卻又不捨得他長大。

    隔週,莫進了新班級。台下陌生同學,盯得他渾身不舒服。

    想著與貝亞的約定,忍下所有不適。順著老師的要求,好好的完成討厭的自我介紹。

    新老師填鴨式的教學也跟莎莎一樣,乏味無趣。大家只為成績努力讀書。

    莫總是偷看抽屜裡,讀書館借來的課外書。甚至是呆望窗外,被風吹搖的樹木。

    新教室外,是大樓間的中庭花園。草木和諧栽種,視野優美。

    上課無聊時,除了看看花草,觀察靈的行為也挺有趣的。

    近來在庭院裡,發現一個特別的人靈。祂每日早上八點準時出現,一分鐘後又迅速散去。

    每天都一模一樣。

    最特別的是,意識無法對祂造成影響。

    早晨七點多,學校中庭裡,莫倚背著樹幹,等待異靈的出現。為了看清祂的模樣。

    八點鐘聲響起,靈一如既往浮現。

    祂的五官輪廓,比起一般的靈還清楚,能見他左右眼有些不對稱。從短髮上判斷是個男人。穿著不是這個世代的服裝,卻也不會太過古老。

    祂合十雙手,嘴裡念念有詞。

    可惜,無法聽見其內容。

    莫感到好奇。心想要是會脣語,或許能讀出些什麼。

    但,問了貝亞、莎莎、還有司卡他們,都沒有人會。

    絕望時,靈光一閃。其實根本不需要會,只要會讀就好。

    隔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待靈現身時,莫翻開事先從圖書館借來的脣語書,把它舉高到靈的臉旁,並全神貫注在靈的脣上。想要利用比對的方式,得知其內容。

    只可惜,異靈手一合,消失了。獨留莫錯愕在原地。

    什麼也沒讀出來。

    靈並非實體。儘管祂的輪廓相當清晰,由於脣的動作太過於細微,只要稍有模糊就極難判斷。甚至祂說的是不是瓦塔斯語都不知道。

    幾週過去,莫將祂拋到了腦後。

    中午,輪值日生的關係,提著班上垃圾去丟。

    回程時,注意到垃圾場角落,有尊破損的銅像。它散發著極其微弱的靈,比一隻小蟲還弱。

    然而沒有生命的東西,能吸附著靈,除了靈石,還是第一次見到。

    人像與銅座斷裂分離,鏽蝕嚴重,更被蕨類覆蓋,骯髒不堪。

    銅像手持圖紙指向前方。

    莫納悶,他是探險家嗎?帽子又像海盜帽,難道是海盜?但他的神情和藹穩重,與海盜的印象有點差距。況且應該沒有海盜能偉大到為他建造銅像吧。

    仔細一看,它的底座有註解。

    抹掉覆蓋文字的蕨類。

    相良-培肯 瓦塔斯人 侯爵一階 航海家 諾良島第一任領主,生於克拉八一二年,卒於克拉八六四年……

    ………………………………

    ……於克拉八六三年帶領船隊發現諾良島,並升任諾良島首任領主……

    莫托著下巴思考,總覺得相良這名字有些耳熟。

    還記得小時候……媽媽常一個人躲在房裡哭泣。當時為了顧及媽媽的尊嚴,即使聽見也假裝不知情。但卻會因為媽媽哭得難過,自己也會在門外跟著落淚。

    莫想起來了,相良就是過去貝亞哭泣時,所喊出來的一個名字。

    那時莫還年幼,天真的問貝亞「相良是誰?是他欺負媽媽的嗎?」

    貝亞笑著說「才不是這樣呢。他溫柔又善良,幫助了很多人。他可是諾良的英雄。」

   「原來他是好人。他長什麼樣子?我想見他,他在哪裡?」

   「我也很想再見見他,但這可辦不到。因為他已經到天國去了。」

    原來,這尊破爛銅像,就是當年自己想見的人。

    可是…媽媽明明說他是英雄,他的銅像為什麼會像垃圾一樣,被丟棄在這?

    莫怕銅像被當成垃圾丟掉,用靈把它拉到更隱密的角落,藏了起來。

    隔天午休,莫提了水桶、刷子,要幫它刷洗。因為他相信貝亞所說的,相良是英雄。

    當為水桶注滿水,提回來時,見到一臉凶惡的警衛叔,正盯著地上銅像看。

    警衛叔一回頭「臭小鬼!這是你拖過來的是不是?」

    莫早已做好被罵的心理準備,卻還是被怒吼聲給嚇了一顫。

   「對…」莫小聲應答。

   「看不出來你力氣還滿大的。」

    警衛叔意外和氣。但這句話卻也讓莫一愣,總不能說是靈拉的。

   「對阿…它好重喔。還好它斷成兩截了,分兩次勉強還拖得動。」

   「你好像知道相良是什麼人。以你這年紀還真少見。」

   「我並沒有很了解。只是聽我媽媽說,他是個溫柔的好人,所以…」

   「我也相信他是好人,被稱為英雄也不為過。我很崇拜他,認識他的人一定都這麼覺得。只可惜社會斷定他是罪人。甚至連歷史。都容不下相良這個名字…」

    莫以為警衛叔會接著說下去,想藉機了解貝亞從不願提起的,諾良島十年前的過往。

    但警衛叔一個嘆氣,突然轉頭就走了。

    第二天,莫又到銅像前,繼續賣力刷除銅像上的蕨類。

    這天,警衛叔也來了。更帶了一罐透明的液體,自顧自的倒進水桶裡。

    馬上飄來一股說不上,卻又有點熟悉的刺鼻酸味。

    莫問「這是醋嗎?用這個刷會比較輕鬆嗎?」

   「你試試就知道了,我在裡面還加了鹽,效果更好些。」

    警衛叔說完便故我離去。

    莫也不感意外。為刷子重新沾了水,刷在銅像身上。

    沒刷幾下,醋水開始與綠銅鏽反應,一同流落,變得好刷許多。

    莫竊喜著,以前覺得這人嚴肅可怕,但他其實是個外強內軟的人。

    第三天,銅像已經被莫刷得閃閃發亮。

    警衛叔閉目合十雙手,對銅像恭敬三拜。

    他道「這尊銅像是我老戰友親手塑泥、打磨的。當時它就被供養在這校園裡,只是沒多久就被上級下令移除。我無能抗命又不捨戰友留下的遺物,所以只好把它藏了起來。」

    莫聽著往事,也跟著照做。因為他相信相良是英雄。

    遺物?意思是他已經死了嗎?這些話莫並沒有太懂。

   「說實話,我那時真想代替他。他明明還有妻兒在等著他回去……我早勸過他了,但他就是不聽。要是那時候沒發現這座島,或許他已經回家鄉過快活日子了…」

    警衛叔說到面容扭曲,只差沒滴下淚來。

    莫聽著警衛叔的往事,不禁沉思起複雜紅塵。

    以他現在的見識,雖然無法完全理解,但那份悲傷卻能深刻感受。

    只是莫總要假裝沒有很認真聽,更不能主動追問。否則警衛叔反而會不願再說下去。

    他每次都說"我不會再說更多了",卻每次又把過往故事,接著說下去。

    莫猜他是在釋放,長期壓抑在心中的悲與憤吧。

    幾天下來,莫有空就會到銅像前。

    若能巧遇傑克叔,總能聽他講述些在船上當木工…或者是船匠的故事。

    "傑克-巴納"是警衛叔的名字。

    他不只是警衛,還是這裡的校工,處理著各種校務。

    莫最喜歡聽關於諾良島的一切。其中最想知道的是,諾良島曾住著一群綠眼人族,如今為什麼都消失了?

    然而聽了傑克許多故事,只知道他曾經在相良手下工作,也是他的最後一次出海。後來定居在諾良島結婚生子,應徵上諾良學殿的警衛。

    他總是很巧妙得,避過莫最想聽的那部分。每次只要稍微提到事情的邊角,他立馬閉口走人。

    一個多月後的午休時段,莫照常到銅像前碰碰運氣。

    今天運氣很好,傑克已經坐在那等他到來。

    莫自動坐到他旁邊,等著聽故事。

    傑克道「我知道你很想聽諾良島發生的事。唉,就怕你到處問反而惹禍上身。我今天就告訴你吧。把我知道的事都告訴你,包含諾達米人的事。」

   「真…的嗎!?」

    莫聽了兩眼一亮,興奮著終於能如願,解惑這深藏已久的疑問。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008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完結|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19 篇留言

草莓布丁
帥喔,到這裡,整個故事前面製造的一些懸念,開始有串聯起來,讓故事的張力突然變得很強!

05-20 20:47

和珖
謝謝草莓布丁的閱讀與留言。下一節會有更大的串聯喔。
我很喜歡挖坑,而且有挖必填。[e1]05-20 21:12

警衛叔叔人真好~

07-08 12:13

和珖
警衛叔叔冷眼冷語,身體倒是很誠實。
一臉兇狠樣,其實是個善良的好人。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8
闇之王者‧L‧雷剋司
看到轉班一詞,原本還以為是像小學那樣到了三年級就會重新打散分班;到了五年級又再來一次分發的例子,結果顯然為了上一回的班上事件,是要把莫轉到另一個班級的意思(笑)

08-21 22:18

和珖
台灣的學校好像都有這樣的傳統,一年級分班、三年級再分一次、五年級再分一次。
原來雷剋司誤以為是這種轉班XD
謝謝雷剋司的閱讀與留言。08-22 00:45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沒錯真的,在這為期六年的小學階段,三年級打散一次、五年級又打散一次,等於每隔兩年就又要跟另一批同學相處。而這種分班模式到了國中時期基本上就消失了。可能以前到現在我遇過的例子都是從別的學校轉來,或是轉去別的學校;而這種轉班到頭來還是在同間學校,老同學也遲早都會碰面說(笑)

08-22 10:45

和珖
雖然我以前很討厭分班,但現在我覺得分班事件好事。
讓小朋友多接觸一些人,練習著適應新的環境,有助成長。[e1]08-22 13:11
闇之王者‧L‧雷剋司
說來有時候一些【選修分組課程】也會暫時性的被分到別間教室上課,小時候難免對這類事情無所適從,不過也許久了就習慣了也不會那麼感到害怕XD

真抱歉每次一來讀大大的小說就經常聊一些骨灰級的小事(汗)

08-22 13:33

和珖
有些人就是比較怕生,新環境不容易適應。
我也前也算是,但高中後吧,好像就覺得比較無所謂了。
年紀越長,適應力好像也會變得越強。

不會啦,很開心能看見雷剋司留言[e1]08-23 10:15
林綠茶
圖書館確實是個蠻棒的地方,匯集各類文獻資料供入館訪客做閱覽,書中的知識也相當廣泛,是個沉靜心靈閱讀的好地方。

08-27 10:41

和珖
我也很喜歡去圖書館看書。高中開始就很常去那邊準備考試。
大家一起讀書,有一種不錯的氛圍,感覺比較能專心。
尤其是夏天最適合去了,有免費的冷氣XD
謝謝林綠茶的閱讀與留言。08-27 18:11
艾爾琈
貝亞真是個好媽媽
教育孩子是一門學問,一門困難的功課
不但要跟孩子成為朋友,也要讓他知道尊重父母
拿捏並不容易。

09-20 12:12

和珖
貝亞在教育孩子上,不僅用了智慧,更有細心與耐心。
教導孩子必須讓他信服,了解事情原委、對錯。而非武力屈服。
謝謝艾爾琈的閱讀與留言。09-20 19:0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也許在歷史上,有類似於相良銅像遭遇的事吧,只是被淹沒在歷史的海溝裡。
給阿珖一杯紅茶~(。・ω・。)旦

11-21 21:47

和珖
我想一定有很多很多,歷史還能找到的,應該只是極少數。
尤其是獨裁國家,只要政治理念與當政者相左,很容易就被和諧掉。
謝謝愛茵再次的閱讀,還有我喜歡的紅茶[e6]11-22 10:16
舞舞
相良於克拉八六三年發現諾良島,並擔任首任領主
卻死於克拉八六四年...?
這是不是代表著,這一年內發生了重大的事件(例如:政權被推翻),且相良極有可能被處以極刑?
這也許就是它的名字連歷史課本都容不下的原因,畢竟拳頭大的人可以輕易改變歷史。

異靈現身與每天早上八點,一分鐘後便消失。
我猜想他就是傑克的老戰友(原本要回老家陪妻小的那位),
只不過後來找到新島,便留在這裡
而他還眷戀在這世間的原因,應該是想再見妻小一面吧。
但我不太懂合十敬拜的用意是?
難道他在生前的每天早上八點,就是跟相良敬拜嗎?
就是所謂的生前慣性動作?

貝亞給孩子的教育,不是強迫性的
反觀台灣社會,12年的義務教育,真的有點諷刺呢!
但我會比較傾向,等小孩有自主學習能力後
再讓他們去發展、去選擇自己想要的。

11-22 00:51

和珖
相良船隊,在八六三年金雪季(春天)發現諾良島,擔任領主,隔年卻過世了。
假設傑克的口述是事實,相良是英雄,歷史卻容不下他,去推論。他因政治死於非命的機率確實很高。

對,就是他。至於原因嘛...就只有他本人清楚了。
合十可作為敬拜,也可用為祈求。他除了敬拜,或許是想,向相良祈求某些事情吧。
一般的靈動作所為,可視為生前慣性動作。但這個異靈,已經超越普通靈體了。

以強迫、壓迫的手段來督促學習,對孩子而言,只會增加孩子對學習的厭惡。
台灣已經開始12年國教了嗎?以前常聽到,我卻還不知道已經開始了[e8]
謝謝舞舞再次的閱讀,還有那麼認真的留言。11-22 10:36

怎麼說呢...有種...不舒服吧...

人生總有許多...不得不被外力壓迫而縮起本心妥協的事...

11-22 00:56

和珖
所以,有時候學會逆來順受,生活可以過得比較輕鬆愉快[e6]
謝謝白的閱讀與留言。11-22 11:00
陽元
傑克的航海故事應該很精彩吧,特別是來到諾良島的這一段。這些不能說的歷史,一定充滿著很多的委屈。

11-22 20:58

和珖
大海變化莫測,航海冒險肯定有很多趣事。
來到諾良島,要面對的可能就不是風浪巨獸的冒險,而是人文勾心鬥角的政治爭權。
謝謝陽元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1-23 00:32
和珖
(2020/12/3)
給讀者:上週校修完(1-6)節,依然覺得描述上有改進空間,因此又花了點時間,做細微調整。

另外(1-7)節校修預計下週(12/12)才能完成。

非常感謝你們的閱讀[e6]

12-03 01:09

水墨靜
雖然現在人們富
裕了,早不像當年那麼畏懼祂(莫名斷行)

(看到斷行時,一直在想這個是不是為了行數均衡之類而斷的……畢竟前面每章文字切換到網頁版看起來,每一段平均只有兩行……)

兩人的眼神,終於在此有了交會。傳遞著唯一的信息是,信任。
「老實說,昨天老師有到家裡來。你推了司卡媽媽的事情,我聽說了…」

(這個有前空看起來像沒斷到行)

12-03 10:31

和珖
已修正。非常感謝水墨靜的糾正。

文章從記事本貼過來的,常常會出現莫名斷行的問題,必須自己調整。
然後我很常漏看[e6]12-03 22:4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客氣,阿珖辛苦了。(摸摸頭(*´∀`*)

12-03 12:42

和珖
謝謝愛茵的加油[e6]12-03 22:47
井爵
最近比較忙,沒有時間過來看,現在才快要看完第一章。XD

主題講到有關相良的故事,我有點忘記這個名字是不是一開始有提到?

不過警衛叔叔也是相良過去的夥伴,應該會逐漸透露過去的事情。

有時間再繼續看,期待下一章的內容! XD

12-07 09:15

和珖
井爵,晚上好^^
有閒暇時間再看就好了,你有來閱讀我就很開心了[e6]

相良在序章確實有提到過,這一節則又有更多對他的描寫。但還是需要讀者自己去猜想啦。未來,文章會有更明確的答案。

沒錯,傑克就是當年的阿傑,也同為相良的夥伴。
謝謝井爵的閱讀與留言。12-07 22:33

金:

這一節想探討兩個部分,一是「拘束」,二是「別離」。

但凡為人,身上總會繫著幾條無形的繩,那是世俗的圈套;
我們被死死綁著,其實可以自己解開,但迫於現實的無奈而無法這麼做。
像是在第一章第三節的時候能瞥見莫的玩伴——司卡,縱然是個認真的孩子,但家庭仍沒有給予他足夠的空間與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反而一味地要他變得更加卓越。
看看我們現行的教育體制,似乎也還沒有完全擺脫舊時代的填鴨式教育,一味的求成無異於坐收成果。
文中提到:「原來,這段日子,心中的那份拘束感,來自於『它』。」(已自行轉為自己認為較適切的標點符號)隨後卸去學校的衣裝,我想意義上,也意味著莫把俗世的枷繩給解開了。
說到這邊,也不禁羨慕起莫的家庭:貝亞深知莫的特別,沒有要他和其他同輩的孩子一樣盡是讀書(或許也不需要,看下來莫還是蠻聰明的),給予他極大的自由、遇事則不過問,讓莫想提出來的時候再提(在這節便能看到貝亞對於莫在學校與司卡母親的爭執是知情的,甚至貝亞沒有因此責怪莫,反而是從莫沒有找貝亞求助這點讚賞了莫的成長)。
試著想想,如今能有多少個家庭這麼做?或許寥寥無幾。

即將和自己有深厚情感的同儕分開,不捨是難免的。
每個人一生中總會經歷幾次分分合合,而這大概是莫的第一次。
莫起先離情依依,甚至決定休學了,這是人之常情;可後來回到家,和貝亞交心,好像也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回首看向自己,往往會陷於渦漩,無法自拔,有時候真希望自己能跟故事裡的莫一樣豁達。

謝謝金的故事,很引人入勝,也不少可以讓人思考的環節。
繼續加油![e19]

01-27 13:21

和珖
先在這裡跟宥問聲好。我很高興又見到你的來訪[e2]

「拘束」這件事,是大多人難以擺脫的。從學生時期的上學,到出社會後的上班。

學習是一樁美事。但是,被許多人給誤會了。誤會成只有學習課本上、考試卷上的東西,才叫做學習。
而最快達拿取高分的方法,填鴨式教育便成了主流教育。

卸去校服這句,的確是在隱喻,莫掙脫了教育的枷繩XD
至於標點符號的使用,我確實並非正規,算是比較隨性的使用。未來我會再好好修改。如果宥對這方面比較了解,還請多多指教些。

關於教育,貝亞算是滿有智慧的。該放手就放手,讓孩子獨立思考、決定、負責。
這樣的教育,加上莫懂得反省的性格,心智成長得非快。
能有貝亞這樣的母親,莫是真的很幸福[e6]

迷茫是人人都會遇到的,也是遲早會走出來的。只是需要點時間,或是他人的幫助。
莫也沒有豁達,時常陷入各種煩惱中,難以脫身XD
我也要謝謝宥,給了我這麼認真的回饋。01-28 00:23
泡菜牛肉鍋
上一話提到的一些遺憾之處透過這回母子對話得到了釋懷,也再次看到和珖大對教育的理念一起寫進小說中;對靈的描寫越來越有意思這話開始也漸漸接到序章的人物感覺要收束一些伏筆了[e35]

01-30 21:28

和珖
教育是父母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這會深深影響孩子的一輩子。
填坑這件事,我會好好努力的[e6]
謝謝泡菜的閱讀與留言。01-31 18:00
虚ろな光
齁~梅子伯跟媽媽再度登場 然後等等等等 有黑龍???有黑龍???這個世界原來有龍嗎

呀...套了之前說過的夕音醬 我看著看著會想這如果不是親生關係就(沒wwww

然後跟梅子伯的互動那段很棒 平凡悠漫的描述很有畫面感 而我自己覺得最大的點 還是那句"煩悶早已隨風而去,就像回到以往的日子" 這句貫穿了此篇的主題

05-09 14:08

和珖
有阿,目錄第三章就有寫了XD

就算是親生的也...(沒事

很高興你會喜歡這樣的輕描淡寫,我自己也很喜歡。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e6]05-10 21:13
空澗飛湍
拜訪 ~

09-11 00:31

和珖
謝謝空澗飛湍的拜訪!09-14 00: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8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沒有經歷過黑暗,哪感受得到光的存在。沒有體會過悲傷,又怎麼明白何謂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