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銀鎧樂音 第一篇

作者:Cale Wei│2020-02-28 11:33:02│贊助:108│人氣:237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她瞪著正前方拉起弓的騎兵,加速衝向對方,緊按著脅下的騎槍。速度帶來的風撕裂著耳膜,馬匹奔騰的震動也摧殘著精神。但這一切就像毒藥一樣,讓人沉浸在其中。




    ▲
    
    
    遠方天際湛藍無比,越接近大地則充滿喧囂塵土。聖母誕辰的日子剛過,空氣卻像是早已遺忘般地充滿著乾燥的泥沙,令人感到不適。
    
    千年前不孕的夫婦引發奇跡而產下聖母,千年後每一個身在克拉巴瓦的基督徒都希望能再點燃一次奇跡,好擊退邪惡的顎圖曼人。
    
    去他的奇跡。薇塔茲.斯圖拉 (Vitez.Stuchlá)在心裡碎唸,身騎的棕色馬匹走上顛簸的坡,來到了視野良好的高地。她那對像是將孔雀石置於艷陽之下,迫使其散發光輝的鈷綠眼眸炯炯有神,卻不經意地散發著若有似無的不耐。
    
    薇塔茲調整了頭盔的高度,接著確認鎧甲是否整齊,最後望了手中的騎槍。各種重量像是提醒著她的責任一般,隱約扯弄著身體。每次走向陣前都會有這種感覺,就一下而已。
    
    她穿越了其他騎著馬匹的騎士。她們裝備輕巧,並不是防禦堅實的板甲騎兵,有的人的頭盔甚至無法遮掩整個面龐,讓人一眼即可得知她們的性別。
    
    她們是傭兵、輕騎兵,是戰場之花
    
    薇塔茲一語不發,她不希望在戰前還影響別人沉澱心情,或著讓太緊張的人吐出前一晚的食物。緊張?對她來說,這個情緒不該在此時出現。戰場之花騎士團身經百戰,能帶領隊伍的人必須臨危不亂,更何況她現在看不見任何的危機。
    
    那她們是緊張什麼?
    
    馬匹哼了一聲,薇塔茲回過神來,發現已經來到了高地的頂點。方才的情緒讓她恍了,似乎不該為此浪費心神。
    
    「隊長,人數清點完畢,時間也很接近了。」這時,一道俏麗的女性聲音從旁邊傳來。薇塔茲轉頭一看,是她的副官。
    
    「早安,索菲亞。」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不過薇塔茲還是打算這樣喊,因為連她的副官都心神不寧。「怎麼?連妳也會害怕嗎?」
    
    「長官,妳這麼在意芭芭拉隊長說的話嗎?」索菲亞正經八百地看著自己的隊長。「軍團的隊長之一是這麼容易激怒的嗎?」
    
    「哦!靠,我承認當時情緒的確有點激動,但是她說我們是一群膽小鬼耶!」
    
    「芭芭拉隊長是希望妳多關心那些怯陣的隊員啦。」
    
    語畢,索菲亞露出了「真沒辦法」的苦笑,像是自己家的隊長宛如什麼也感受不到的木頭似的。
    
    「啊,芭芭拉隊長當時帥斃了。」她隨後又望向無際的天空,周圍好像冒起了粉紅色的泡泡。
    
    「好好好,我就是比較沒有魅力的隊長啊。」薇塔茲拌了鬼臉,語中帶著醋意。
    
    「不過還是我們家的隊長最棒了,『玫瑰黑燼』裡最厲害的騎士。」索菲亞像是察覺到了隊長的情緒,毫不生硬地笑著說道。
    
    「好啦,別貧嘴了。」薇塔茲有些害羞。玫瑰黑燼是戰場之花在東部地區最驍勇善戰的軍團,比她技術更高超的騎兵多的是。雖然是在拍馬屁,不過薇塔茲聽得滿開心的。
    
    看著索菲亞的微笑,如夕陽一般褐黃的眼眸不帶分毫的陰霾,像是將那些鬱悶情緒都吹散似的。這位時常過分認真的女騎士有如隊伍的標準,至少在執行勤務的時候是如此。自她來到玫瑰黑燼之時便表現出了這等氣質,一絲不苟的態度顯然是許久之前就已養成。
    
    這樣多少有點氣勢了,薇塔茲心裡想著。游刃有餘的氣勢。不過似乎還是差了一些,在斥候回歸之時就得出擊,還需在那時發號施令。
    
    「對了,妳原先待的地方是怎麼喊的?就是那個啊。」
    
    「長官,沒有任何一句格言叫做『那個』。」索菲亞的神情又回歸嚴謹。「心靈緊繫教廷之皇,身軀獻予戰場之花。」
    
    西班牙分部的格言,虔誠而又高潔的一群騎士
    
    「嗯……不,我覺得不行。我們才不是信仰某個人,更何況教廷也不養我們。」薇塔茲回應。如果教宗這麼厲害,為什麼不支援匈牙利王國對抗東方帝國?提供實質的幫助很難嗎?

「好啦,這種談論你我之間有什麼不同的問題就先放在一邊,我們喊那個最傳統的就好了。」
    
    因為斥候回來了。那位女騎士舉起了旗幟,讓隊長立刻就瞭解情況。
    
    「顎圖曼的軍隊全是輕騎兵。」(*1)
    
    「我擔心的就是這個。」索菲亞若有所思地說道。騎兵之間的較量無法展現馬匹在衝鋒時的優勢,也考驗著騎術。
    
    「偏偏選在這個平野,克羅埃西亞的總督是頭殼壞去了嗎?他們是步兵組成的軍團耶,白痴都知道要在河谷打。」薇塔茲發起抱怨,不過她很快地又發現自己根本不需要浪費口舌,反正損失最大的不會是自己的部隊。
    
    「他們有其他原因吧。」相較之下,索菲亞已經懶得對此氣身惱命了。「可以進攻了嗎?長官。」
    
    「也是……」薇塔茲握了握騎槍,兩眼看向腳下,隨後沿著模糊的道路瞭望遠方。「提槍!」
    
    盔甲密合與金屬磨擦的聲音響起,像是一陣蓄勢待發的風暴。
    
    「甦醒吧,鋼鐵!(Desperta Ferro!)」
    
    
    ▲
    
    
    有那麼一瞬間,薇塔茲感受到大事不妙。
    
    但那僅是一支箭矢劃過面龐,險些直擊頭盔上相對脆弱的面罩。不過與此同時,薇塔茲感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和一股衝勁。
    
    簡直令人欲罷不能。
    
    她瞪著正前方拉起弓的騎兵,加速衝向對方,緊按著脅下的騎槍。速度帶來的風撕裂著耳膜,馬匹奔騰的震動也摧殘著精神。但這一切就像毒藥一樣,讓人沉浸在其中。
    
    薇塔茲甚至能看見那麼騎兵的表情,他措手不及,隨即一陣強烈的衝擊襲向雙方。騎槍的尖端俐落地插進了那位顎圖曼騎兵的胸口上方,這股重量隨著他落馬後便消失了。
    
    女騎士再度將騎槍舉正,全身依稀還殘留著方才撞擊所留下的感受。她沒有時間去管那名騎兵死了沒,她得隨時準備好接受下一次的衝擊。
    
    薇塔茲數度問過內心,這麼血腥與暴力的舉動,難道自己早已習慣了嗎?同伴們面對戰場且捍衛家園,所以必須接受充滿殺戮與破壞的環境。而被視為惡魔的顎圖曼人也是如此,難免可以在一次擦身之中就察覺對手的恐懼。
    
    究竟是那東方帝國比較可怕,還是我比較可怕?
    
    緊迫的心跳催促著她恢復馬匹的速度,隨著自縫隙侵入頭盔的涼風越發強烈,嗜血的女騎士閃耀著耀眼的光線,再度成為了慓悍的女武神。
    
    鮮血、馬匹的嘶鳴、人的慘叫,還有那漫天飛舞的塵土,戰場之上彷彿就只剩下這些存在。
    
    
    ▲
    
    
    土地上只有留下些許凌亂的腳印,空氣中也不見那阻礙視線的塵土,女騎士已經來到了戰場的另一頭。
    
    集結點就設在這附近,雖然沒有明顯的標誌,但戰場之花的騎士已經有寥寥幾人聚集於此,玫瑰黑燼那面皂黑與絳紅色的大旗隨風飄起。
    
    索菲亞先達陣了,充滿圓弧線條的頭盔看起來毫無個性,卻在衝鋒之後仍閃亮無比,讓人一眼就能認出她來。只有她才會這麼注重盔甲清潔的每一個細節。
    
    「長官,他們的側翼比想像中的還更不設防。」隨著面罩掀起,索菲亞喘著氣的面孔眼隨之現出。
    
    「也許是沒料到我們的動作會這麼快。」戰局甫才開幕,斥候便隨即通報,而薇塔茲也馬上下令衝鋒。反正戰線一打開之後,敵軍立刻就散開了,不管是步兵或騎兵都是如此。
    
    隨著時間的經過,越來越多女騎士抵達集結點。薇塔茲隱隱約約地從每個人盔甲之下的神情,察覺到了一股疲憊與乏力。
    
    與騎兵作戰並不輕鬆,但誰叫只有我們能在戰場上提供輕騎兵呢?匈牙利的軍隊負擔不起太大量的馬匹,而克羅埃西亞甚至還得徵召農民才能湊出這點步兵。
    
    索菲亞策馬向前,如果再度衝鋒,她要再一次地打頭陣。
    
    「還有幾個人?」人數幾乎已經到齊,但薇塔茲還是開口詢問她的副官。
    
    「九十二,這回很幸運。」損失人數不到十人,索菲亞剛到達集結點之時便開始統計。
    
    能統率這支勁旅,也許索菲亞功不可沒吧?薇塔茲的心裡起了一股敬佩之意。而副官只是凝望著她們的隊長一會兒,接著望向遠方。
    
    「要再次衝鋒,或著返回營地?」
    
    薇塔茲面對這個問題,陷入短暫的思考。戰局並不明朗,但由側翼進攻仍是極為有效的打擊手段。況且戰損不高,再度進攻一定能擴大戰果。
    
    這時,薇塔茲歪了歪頭,她看著索菲亞的肩甲:「妳的肩膀卡一枝箭。」
    
    「哦,真的耶。不過只是卡在這裡而已,沒什麼大礙。」索菲亞有些驚訝地微微後傾,隨後把那枝箭矢拔了出來。
    
    「等等……」薇塔茲上前接過了箭,望著它的箭鏃。寬大但是扁平,看上去十分輕巧。
    
    「寬頭箭鏃。」索菲亞說道。
    
    「顎圖曼的軍隊有錐狀箭鏃,那種箭對鎧甲更有效,但為什麼他們沒用?」
    
    「也許是剛好沒拿到,他們無法確保所有的箭矢都是最精良的。」
    
    這也說得通,但為什麼就是感覺有些古怪?薇塔茲將箭矢收在腰間的皮帶上。腦中的思路正在拓展,但一抹帶著血腥味的輕風於此時掠過鼻稍。還在戰場之上,必須先為隊伍做出打算。
    
    突然,薇塔茲感覺到了一陣頭暈目眩,似乎有某種聲音正在吸引她的注意力。但放眼望去,周遭只有女騎士們,以及遙遠的煙塵。
    
    作嘔的感覺突如其來,宛如在耳邊道著勸告與哀求。薇塔茲的雙眼所見立刻變得迷茫,變得亟欲脫離戰場,脫離這混亂而又喋血的大地。
    
    「長官……」
    
    有另外的聲音,像是跨越不同空間一般地傳來。
    
    「長官,妳還好嗎?」索菲亞的叫喚讓薇塔茲回過神來。
    
    「啊!哦,沒事。」可能是累了?薇塔茲搖了頭。但方才所視立即與眼前景象重疊,讓她微微一顫。「等等的號令由來妳發。」
    
    「那,我們是要……?」
    
    薇塔茲聞言,將手中的騎槍再度舉起。鎧甲交互摩擦的聲響讓人感到一股躁動,宛如重新地準備好要再踏入沙場。
    
    「繼續打仗吧。」




(待續)

    

(*1)據維基百科上的資料顯示,鄂圖曼土耳其於克拉巴瓦原野戰役中投入了八千至一萬名的輕騎兵


以下作者碎念:
新讀者好,舊讀者好,感謝各位觀看至此。

很快地又寫了新篇,這次是女騎士的故事,感謝謎團提供戰場之花的設定,也提供了很多空間讓我填寫細項。作品中很多需要考據的部分也仰賴謎團指導,讓作品於史實的角度來看更加合理。

喔,不過這還是一部奇幻作品的,寫大綱的時候讓我發現其實這篇並不短,以致於首篇的設定並沒有大量展示。不過我覺得照自己的步調來寫就好了,寫得開心最重要

希望這次的更新速度能來到周更,也歡迎各位的gp打賞與留言討論。那麼,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002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1 篇留言

歷史謎團
在作者的描寫下,都可以感覺得到每一個細節充分利用並自然而然地呈現於故事之中,而非單純為了呈現某個資訊而放入。這大概是我最佩服作者的其中一項優點。

無論是戰場的時間、地點、女騎士們的裝備、敵人的資訊、友軍的狀況--更別說以薇塔茲與索菲亞為首的視角來觀察的這一段場景,一開場就精彩又引人入勝,讓我感到好生羨慕。

如果我也能也寫出這麼精彩、精細的劇情,又以精準的字句刻劃入神的故事就好了呢。戰況上看似又無比順利,索菲亞在故事尾端似乎想到了什麼。

讓人期待--又有點不期待,她們接下來的遭遇呢(你知道我的意思。

寫文辛苦了(抱緊

02-28 17:30

Cale Wei
(蹭蹭

仰賴過去的文獻,讓戰場的一些資訊得以讓我查證,故女騎士登場的前幾段有了豐富的訊息可以參考。知道開頭段落有表現出它的效果讓我心滿意足了。

阿謎謎是很棒的(蹭02-29 17: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科嵐工作室★~ ★攜手創作,邁向理想★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colan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