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遊戲王Smash! 第二十話

作者:可可羅│遊戲王 VRAINS│2020-02-27 11:42:49│贊助:1,002│人氣:80


【三年前,中國,唐十八陵墓】
四葉財團私下解決了撲克牌王國事件之後的兩年後,他們決定要和光石企業合作,去尋找全新的歷史秘密,聽說他們打聽到了次元分裂這件事情,所謂次元分裂在太古時期,光與混沌創造出天、地、人的世界,因此這可能和妖精世界與人類世界的最大謎團,光之美少女有所關聯……但是,這一切的行動,將會破壞全人類幸福的生活!
「妳確定要帶我們去嗎,我們還只是高中生而已耶?」名叫相田愛的紅髮少女著急的說著。
「放心,既然我們的成長找不到任何解釋,就算被大家稱作不可思議的現象,我們一定要有個科學證據才行。」名叫菱川六花的藍髮少女說著。
「不過愛麗絲想知道次元分裂的秘密,那也是她爸爸策畫已久的實驗而已。」名叫劍崎真琴的紫髮少女說著:「之前海馬集團有這個提案,不過後來被伯父搶先一步講出來了。」
「放心吧,愛麗絲在裡面與菁英團隊一起去看那塊石板,我想她們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名叫圓亞久里的女子小學生說著。
「咿呀咿呀!」名叫小艾的天使說著。

【在密室裡面】
「已經解出那些漢字的意思了嗎?」名叫黛安娜的考古學家說著,她是愛麗絲的同伴。
「初步解開了一些了,在上古時期,正神與惡神交涉,祂們發動了戰爭,之後就是造成超古文明毀滅的時期。」愛麗絲說著:「但是我不知道那兩個神明到底是誰?我們所知的超古文明到底是什麼。」
「聽妳這麼一說,愛麗絲,妳知道亞特蘭提斯的事情嗎?」黛安娜問著。
聽說他們在那時候創造了四大聖獸,這四大聖獸分別在不同的時代引導著人類,當最後一個聖獸甦醒之時,就是人類文明毀滅的開端。」愛麗絲說著:「如果聖獸一直都在領導這我們的文明,那麼那些神明會派出那些使者來守護分別的文明呢?」
「據我所知,人類經歷過兩次的文明革命,第一次是宗教上,他們認為神不能救贖人類,必須要人類自立自強,第二次是工業革命,人們總算有了工作,但卻被機械般的使疫。」黛安娜說著:「而我則是在天堂島生活了三百年,想脫離母親的生活。」
「妳在懷念什麼嗎?」愛麗絲問著。
「沒什麼,只是如果四大聖獸如果全部一起出現,那不太可能……」黛安娜說著。
「公元2000年,日本發生了很嚴重的零點逆轉災難,如果這也算是一次革命……」愛麗絲說著:「如果古代希臘的文明已經搬家到美洲地區,那我想這裡的中國文獻也沒辦法待太久,中國的皇朝早就在一百年前被推翻了,他們該不會……」
「我知道那些國民黨的,還肖想反攻大陸呢……」黛安娜說出了不能在外面說的話。
「不,東方的文明,或許已經在我的國家了。」愛麗絲說著,並發現這些石板上的漢字是可以觸摸的。
「或許妳已經知道有什麼開關在裡面了,愛麗絲……」黛安娜說著。
愛麗絲觸碰了石板上的漢字,並用打字機的方式啟動某樣東西。
這時牆上出現了四張綠色的石板,但這不是女神石板,真正的女神石板已經確定歸屬之處了,黛安娜感覺這是非常危險的東西。
這四張石板分別叫做:,其中名為花的石板照亮了愛麗絲那綠色的心型靈魂,愛麗絲突然呆住了。
「愛麗絲……妳還好吧?」前輩黛安娜說著:「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現在封印終於解除了,長年下來經歷了融合時代、超量時代、和同步時代的時間下,終於,靈擺時代誕生了!」愛麗絲似乎被某種力量控制,這是她記憶的片斷結束。

{第二十話 大連結時代的結束}


「啊啊啊!!」愛麗絲在見瀧源廢棄的旅店中驚醒。
「妳還好吧,蘭斯?」這時名叫蘭斯的金髮小弟弟說著。
「你根本不明白……有某種毀滅世界的力量在我體內激發,這和我想守護大家的意志對抗著,我大概是這個世上最糟糕的光之美少女了。」愛麗絲說著:「一旦大家知道靈擺的存在,就連SOL都害怕這個存在,所以打算封印我的力量,這就是為什麼即使逮捕他們,我還是身懷罪惡感。」
「不好意思,我想知道妳身上發生了什麼事?」Lucas走進來看著四葉愛麗絲。
「我想本來以為靈擺之力是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但是事實卻不以為然。」瀨人走進來說著:「看來妳似乎在中國古墓旁解除了次元之龍的封印,在他們當地人的說法,是四大聖獸對吧?」
「但是黛安娜已經把一大部分力量取出來了,然後我們試圖開始研究這個力量,似乎可以得知,這個世界是一直不斷跳動的。」愛麗絲說著:「我們甚至可以發現在平行宇宙的另一邊,有人試圖用這種力量打算再進行一次次元分裂。」
「這本來是國家機密的……現在就連小孩子都知道,妳知道那四塊石板和手鐲,就是進行次元分裂的道具,看樣子與無限神器非常相似。」瀨人說著:「但當我努力告訴圭平不要試探這種力量的時候,我發現別人還是會去探索。」
「看來你不能原諒我,瀨人先生。」愛麗絲說著:「現在小愛、六花、真琴、亞久里也受害了,看來都是我的錯……」
「這時候別再刺激她了,瑟特,我們已經出現一位犧牲者了。」Lucas阻止瀨人嘲笑愛麗絲,正當他打算這麼做的時候。
「這我能明白,我們不保證與我們共同作戰的人是否被創世和破壞之神收買。」亞圖姆進來說著:「已經沒有其他人會對我們伸出援手了,我們得自己作戰。」
「瑟特……」Frisk進來說著:「如果繼續和使命抵抗的話,你會有很慘的下場,現在改變還來的及。」
「曾經有位丘比系統的魔法少女也有這麼說過,她跟你很像,而且她也姓Dreemurr……」瀨人說著:「她也有毀滅世界的力量在她手裡,她答應過裕子,她不會變壞……」
「你說的魔法少女,是不是使用異色眼的使者?」Frisk問著。
「她大概是你姐姐吧?」瀨人說著:「還是根據名為鹿目圓的神的說法,你就是她的容器?」
「她是我裡面寄宿的靈魂,因為對付丘比作惡與其許願,中間發生了很慘烈的戰鬥。」Frisk說著。
「這我可以為大家說明,但現在我成為毀滅與拯救世界的籌碼了……」丘比走過來說著。


【某個咖啡店裡面】
「了見君,我似乎有一種超能力,可以看見你五年後發生的事情。」名叫藤木遊作的中學生買了一台骨董照相機,「所以為了搞清楚,我們現在處於緊急狀態,希望你加入末日戰場的陣營。」
「我知道,那位光明騎士……他向警方透漏監視器畫面,我的身分被曝光了,幸好在官方透漏我的臉部通緝時,你有出手相助。」名叫鴻上了見的銀髮男子說著:「你還特地滅口了對吧?真的很乾淨俐落,還是借刀殺人這招呢!」
「光明騎士已經死了,現在他們想用神器消滅創世和破壞之神,我們得想個計劃,末日戰場很快就會過來了。」遊作說著。
「放心,不用趕緊時間,我的通緝令已經被修改了。」鴻上先生說著。
「那麼開始了,Persona,去吧,亞森,使用加倍斬擊!」遊作用手槍決鬥盤召喚了蓮的人格面具,把照相機劈成兩半,然後印出許多照片。
這個能力被大家稱作為念寫,這個能力似乎某位討伐吸血鬼的替身使者也有使用過……
「原來如此,海馬瀨人會自殺,然後光明騎士會投靠你啊?Playmaker。」鴻上先生說著:「有意思,不過唯一跟我猜測一樣的事,就是伊格尼斯會反抗人類倒是真的。」
「但是我們只能用神器來抹消怪盜Joker他們偷走葵的心的那件事才行,要不然故事無法繼續下去……」遊作說著。


「壓勒壓勒!這時候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吃飯啊?」名叫空條承太郎的替身使者出來說著。
「我看過你的紀錄,你生於1971年,死於2011年……」遊作認出承太郎了。
「然後我就在JUMP世界待了八個月了,這時候DIO已經是JUMP島上的霸主了,他開了家賭場,結果被亞圖姆那小鬼掃蕩而空,我得好好謝謝他。」承太郎說著:「但我從沒看過有人使用運氣來為非作歹的人,這種人我可對付的真多呢!」
「Person……」遊作舉起手槍決鬥盤,但是……
白金之星‧世界!(石塔波辣醬,砸瓦魯多)」承太郎召喚替身的時候也暫停了時間,「據我所知,用雞蛋砸石頭不可能,不,這是用雞蛋對付電風扇!」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白金之星世界正在瘋狂對遊作揮拳。
「然後時間繼續運行!」承太郎繼續了時間,遊作受到嚴重的傷害,被打飛到牆邊。
「你在這裡?也就表示……」遊作活了下來,氣喘吁吁地說著。
「這已經是在八年前就要解決的事情了,普奇!」承太郎比出招牌姿勢說著。
「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承太郎先生雖然無法打倒你……」名叫不動遊星的騎乘決鬥者開D輪過來說著:「但是我的『星塵龍』或許可以,你等者吧!」
「你知道你正在屠殺自己的後輩嗎?」遊作問著。
「我一點也不想要這種結局,現在連龍可都無法成為5Ds的一員了,都是你的錯!」遊星裝上了決鬥盤。
「你想把『上古妖精龍』被封印的事情推罪給我?」遊作說著:「那明明就是海馬集團所決定的事情,你說是不是,了見君?」
「你的對手是我,鴻上了見,沒想到居然會和不動遊星進行大師決鬥,真是讓人HIGH到不行啊!」鴻上先生舉起決鬥盤說著。
「大家都是罪有應得,但是無法原諒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人!」遊星說著。
「決鬥!!!」

遊星 LP 4000 鴻上 LP 4000


「聽著,藤木游作,你從來都沒有用過自己的名字,遊戲先生告訴我,找回真正的名字是件多麼又意義的事情,現在我要證明你無法再隨意踐踏我們了!」遊星說著:「發動魔法卡,『調律』,我要將牌組一張協調怪獸,『垃圾同步者』加入手中,並從牌組上方一張卡送進墓地裡。」
「發動魔法卡,『二重召喚』,我這回合可以兩次通常召喚怪獸!」遊星開始大量召喚怪獸了,「捨棄『螺旋刺蝟』,從手牌特殊召喚『巧詐師』!」
*巧詐師 攻擊 2000 防禦 1200
*風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垃圾同步者』!」遊星通常召喚了怪獸,「『垃圾同步者』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特殊召喚協調怪獸,『效果分隔士』!」
*垃圾同步者 攻擊 1300 防禦 500
*闇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效果分隔士 攻擊 0 防禦 0
*光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還沒完呢!我手中還有一隻『垃圾同步者』,我要通常召喚他!」遊星再度通常召喚了相同的怪獸,「『垃圾同步者』的效果發動了,我要從墓地特殊召喚,『螺旋刺蝟』!」
*垃圾同步者 攻擊 1300 防禦 500
*闇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螺旋刺蝟 攻擊 800 防禦 8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召喚這麼多怪獸,想必遊星你有新的同步怪獸了吧?」鴻上先生說著。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協調一體以上的怪獸兩體……」遊星說著。
「這個召喚方式,難不成……」遊作驚訝的說著。
「我要把『垃圾同步者』和『螺旋刺蝟』作為連結標記,將兩位雙子的星星化為復仇的意念,讓傳說中的戰士發光吧!連結召喚,LINK-2,『水晶機巧—玻璃纖維』!」遊星連結召喚了怪獸。
*水晶機巧—玻璃纖維 攻擊 1500 LINK ↙↘
*水屬性,機械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水晶機巧—玻璃纖維』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體『效果分隔士』特殊召喚!」遊星從牌組特殊召喚了協調怪獸。
*效果分隔士 攻擊 0 防禦 0
*光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墓地裡的『螺旋刺蝟』的效果發動了,因為我場上有協調怪獸,我可以再度將這怪獸特殊召喚,離場時除外!」遊星似乎在準備甚麼?
*螺旋刺蝟 攻擊 800 防禦 8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我要將等級3的『垃圾同步者』和等級5的『巧詐師』進行調星,聚集的祈願將成為新生的閃耀之星,化作光芒閃耀的道路吧,同步召喚!起飛吧,等級8,『星塵龍』!」遊星同步召喚了他的王牌怪獸了。
*星塵龍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還沒完呢,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螺旋刺蝟』和兩體『效果分隔士』作為連結標記,封印的力量將成為反抗邪惡主人的力量,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連結召喚!降臨吧,LINK-3,『解碼語者』!」遊星連結召喚遊作的王牌怪獸了。
*解碼語者 攻擊 23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準備的差不多了,Cure Black小姐,妳給的連結怪獸起作用了。」遊星說著:「結束這一回合,順便一提,『星塵龍』可以防止怪獸被破壞,你要怎麼做?」


「我的回合,抽牌!」鴻上先生有六張手牌。
「發動場地魔法,『旋轉引導扇區』,並且發動它的效果,將手牌中『裝填彈丸龍』和『麥格農彈丸龍』共兩體特殊召喚!」鴻上先生特殊召喚了怪獸。
*裝填彈丸龍 攻擊 300 防禦 2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麥格農彈丸龍 攻擊 2100 防禦 15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彈丸』怪獸兩體,我要將『裝填彈丸龍』和『麥格農彈丸龍』設置連結標記,迴路連結,連結召喚!LINK-2,『短槍管龍』!」鴻上先生連結召喚了怪獸。
*短槍管龍 攻擊 800 LINK ←→
*闇屬性,龍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旋轉引導扇區』的效果發動了,由於你的怪獸比我多,我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裝填彈丸龍』和『麥格農彈丸龍』!」鴻上先生又再度復活了連結素材。
*裝填彈丸龍 攻擊 300 防禦 2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麥格農彈丸龍 攻擊 2100 防禦 15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由於我場上有連結怪獸,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閘道龍』!」鴻上先生似乎在準備什麼,「『閘道龍』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體『霰彈彈丸龍』特殊召喚!」
*閘道龍 攻擊 1600 防禦 1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霰彈彈丸龍 攻擊 1400 防禦 23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三體以上,我要將『閘道龍』、『霰彈彈丸龍』和『短槍管龍』設置連結標記,迴路連結,連結召喚!LINK-4,『裝彈槍管龍』!」鴻上先生連結召喚了怪獸。
*裝彈槍管龍 攻擊 3000 LINK ←→↙↘
*闇屬性,龍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我要將等級4的『裝填彈丸龍』和『麥格農彈丸龍』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超量召喚!階級4,『裝彈槍管增填龍』!」鴻上先生超量召喚了怪獸。
*裝彈槍管增填龍 攻擊 3000 防禦 25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壓勒壓勒搭賊,你就不能喊一次比較有詩韻的召喚台詞嗎?」承太郎說著:「雖然說我不太喜歡的樣子。」
「你少囉嗦,這根本是在浪費時間!」鴻上先生說著。


「所以我說啊,你真的不嘗試看看嗎?發動場上的『水晶機巧—玻璃纖維』的效果,將這隻怪獸除外,我從額外牌組叫出來這隻怪獸,同步召喚!等級2,『方程式同步者』!」遊星準備使用對方回合的加速同步了。
*方程式同步者 攻擊 200 防禦 1500
*光屬性,機械族,同步協調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方程式同步者』的效果發動了,抽一張牌。」遊星有一張手牌,「我將等級2的『方程式同步者』和等級8的『星塵龍』進行加速調星,聚集的夢想之結晶將開啟全新的進化之門,化作光芒閃耀的道路吧,加速同步,誕生吧,等級10,『流星龍』!
*流星龍 攻擊 3300 防禦 25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沒想到居然這麼難召喚的龍,居然出現在場上……」遊作說著。
「但是我的『裝彈槍管增填龍』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我將場上的『流星龍』攻擊力下降600點。」鴻上先生說著,「之後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短槍管龍』!」
*流星龍 攻擊 2700 防禦 1900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攻過來了。
*短槍管龍 攻擊 800 LINK ←→
*闇屬性,龍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然後我的『裝彈槍管龍』的怪獸效果發動了,將你的『流星龍』攻擊力下降500點,這麼一來攻擊力就低於『解碼語者』了!」鴻上先生說著,流星龍正在衰弱著。
*流星龍 攻擊 2200 防禦 1400
*對方似乎要做什麼,要小心了。
「戰鬥,我要將『裝彈槍管龍』對『解碼語者』發動攻擊,不過,『裝彈槍管龍』的怪獸效果發動了,可以取得『解碼語者』的控制權!接招吧,怪異板機!」裝彈槍管龍假裝攻擊,實際上是搶奪解碼語者的控制權,並放在主要怪獸格4。
*解碼語者 攻擊 2800 LINK ↑↙↘
*你是不是忘記解碼語者的能力了?
「再來,『解碼語者』對『流星龍』發動攻擊,解碼終結!」鴻上先生打算破壞流星龍,但是……


「發動『流星龍』的效果,對方攻擊時將這隻怪獸除外,可以無效這次攻擊,去吧,『流星龍』,犧牲聖域!」遊星很淡定的發動怪獸效果,無效解碼語者的攻擊。
「但是還沒完呢,雖然『裝彈槍管增填龍』的效果發動過,無法直接攻擊,但是我可以將『短槍管龍』給你痛苦的一擊!」鴻上先生打算用怪獸攻擊。
「啊啊……這不算什麼。」遊星的LP從4000降到3200點。
「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回合,看你有什麼能耐?」鴻上先生結束了這一回合,但他覺得遊星沒有防備,但在這時……
「『流星龍』的效果發動了,復活吧!」遊星復活了流星龍,他的攻擊力恢復原狀。
*流星龍 攻擊 3300 防禦 25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雖然一點都不痛,可是想著,藤木遊作,你殺了Kris,我就不能原諒你,我的回合,抽牌!」遊星有兩張手牌,「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復活吧,『星塵龍』!」
*星塵龍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流星龍』的效果發動了,翻開牌組最上方的五張卡,我可以做為抽到的協調怪獸的數量,變成『流星龍』的攻擊次數!」遊星開始瘋狂抽牌了,「斗肉,協調怪獸,『快槍同步者』,斗肉,萌死他卡豆,『螺旋刺蝟』,斗肉,麻吼卡豆,『強欲而謙虛之壺』,斗肉,協調怪獸,『效果分隔士』,斗肉,萌死他卡豆,『疾速戰士』!」
「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極限戰士』!」遊星做出奇怪的通常召喚了。
*極限戰士 攻擊 1800 防禦 800
*風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戰鬥吧,『流星龍』對『裝彈槍管龍』和『裝彈槍管增填龍』發動攻擊,星塵幻象!」遊星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我漢諾騎士的崇高之力,『業炎的防護罩—火焰之力—』,接招吧,TRIO FINALE……」鴻上先生發動了可怕的陷阱卡。
「發動『流星龍』的另外一個效果,我可以直接無效你的陷阱卡並破壞掉!」遊星說著:「這就是我們友情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鴻上先生的LP從4000降到3400點。
「『星塵龍』對『解碼語者』發動攻擊,我看不慣這個攻擊力不到2500的王牌,流星音速!」遊星冷靜地說著。
「啊啊啊啊!」鴻上先生的LP從3400降到3200點。
「『極限戰士』對玩家直接攻擊!」遊星說著,鴻上先生的LP從3200降到1400點,看來他似乎很痛苦。


「在這樣被他玩下去的話……」遊作從牆邊鑽出來說著。
「你下一句話是不是要說:如果了見君沒有抽到那張『神聖的防護罩—鏡反之力—』就算他輸了?」這時怪盜Joker現身了。
「那可是他最喜歡的陷阱卡,當時就在見瀧源,他遇上一位殘肢的金髮少女,他們兩個成為了朋友,她的牌組可是……」遊作說著。
「我知道,那傢伙因為你們的奇蹟,得到了恩惠,如果你們不趕快悔改自己的罪,到時候會很嚴重到一發不可收拾。」Joker說著。
「如果下一回合覆蓋了那張陷阱卡,還是會因為『流星龍』的效果反制……」遊作說著:「看來是我們輸了。」
「不……我還不想輸,我還有重要的人還沒見到……」鴻上了見崩潰的說著。
「是時候了,雙葉,我們已經治好你父親了。」Joker說著:「龍司、裕介、真,你們能把輪椅推過來嗎?」
「真的要這麼做嗎,蓮?」名叫Navi的眼鏡緊身衣小姐過還說著。
「你想讓我見巴麻美?不可能的,她人在國外……」鴻上了見生氣的說著。
「當然不是她了,而且她已經被治好了雙腿,說來話長……」Joker說著。
「你父親我們已經把他救活了,雖然進入電子界的殿堂,對我們來說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名叫Skull的不良少年說著,並推著一位白髮的輪椅老人。
「了見……你們救了我一命呢……咳咳……」名叫鴻上聖的老年人說著:「當時我被困在電子界裡面,本來計算著自己可能會因此被囚禁十年,自己的肉體可能會因此衰弱不治,但是,有位好心的英雄,他救了我們。」
「真正救出你們父子的,不是心之怪盜團。」名叫Fox的嘻哈武士說著:「而是一個已經得知未來會毀滅的命運的未來人他犧牲而做出的貢獻,他就是遊作的朋友。」
「我們兩個只是合作關係而已……對吧,了見君?」遊作還是淡定的說著。
「父親!真的是你,我們為了你,籌備漢諾三騎士然後把你救出來,沒想到居然被另一個不良組織給輕易達成。」鴻上了見開心地抱住了父親,「現在一切都不用麻煩了,我們就過著下半輩子在監獄裡面。」
「我知道有個更好的地方,監獄不是你們能好好在一起的。」名叫Queen的龐克女孩說著。
「難道你們要他去照護中心?」遊作問著。
「不,他們要回家了,這陣子讓他們一起去後院玩耍,那種溫馨的畫面,我再也羨慕不過了,其實已經請警視總監赦免這個綁架罪了。」Joker說著。
「你居然……」遊作突然絕望,因為他想復仇的計畫化為泡影了
「要復仇,你就向決鬥四天王發洩吧!是他們求警視總監的,不是我們心之怪盜團。」Joker說著。
「可是遊星怎麼辦,他還沒氣消啊?」鴻上了見說著,但是遊星拍拍他的肩膀。
「我可以原諒敵人,你也可以,我們不是因為,不能原諒吉拉和達斯,而是要阻止他們傷害更多人。」遊星說著:「藤木遊作,我希望透過這個教訓,你再也不是我們的一員了。」

遊星、承太郎、心之怪盜團和鴻上父子離開了咖啡廳,遊作似乎心理受到很大的打擊。


【見瀧源的街道】
丘比和亂鬥團邊散步邊把偵探丘比事件的一五一十講出來。
「這就是我們在新童實野市的故事,沒想到,那位一群魔法師組成的時空管理局,居然救了那位被選上的勇者。」丘比說著:「現在他們背負著使命,對付創世和破壞之神……」
「原來時空管理局她們,對Frisk恩情重大啊?」瀨人說著:「明天我們就要準備攻打新童實野市了,Frisk,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Chara還過的好嗎?」Frisk問著:「那女孩,你應該有見她一面吧?」
「哼哈哈哈哈哈哈,我說實在的,她真的太可愛了。」瀨人說著:「雖然她的上司一直不斷在追捕我,但是她還是喜歡上我了,然而她特別花心。」
「等一下,瑟特,奈葉他們正在追殺你?」Frisk睜大眼睛的說著。
「不過她現在踏上反抗沙諾爾的軍隊,她有一群好夥伴,尤其那個背景複雜的中川裕子,她很希望和那女孩一起。」瀨人說著。
「不,我是說她們不會為我們做點什麼嗎?」Frisk緊張的說著。
「你說時空管理局嗎?Kris和我都犯了時空罪了,怎麼可能讓她們救救我們?」瀨人笑著說:「她們在Kris過來的那一天就停止對我們的援助了。」
「你是說那些貝爾卡式的魔法師,她們對我們已經產生懷疑了?」丘比問著。
「所以說自己的世界自己救,我們正在努力了。」瀨人說著。
「可是……聽說一旦失去聯繫,這個宇宙必定會經歷一場災難啊!」丘比說著。


就讓我這份心意,傳達給你,我的甜心!!」這時一個光之美少女從空中偷襲過來。
『青眼白龍』,粉碎你的敵人,毀滅的爆裂疾風彈!!」瀨人叫出青眼抵擋攻擊。
「啊啊啊!!」Frisk和丘比被吹飛了。
「這股力量……看來也是很強的光之美少女!」瀨人說著。
「我的名字叫做,滿滿溢出的愛,Cure Heart!」一位金髮粉色裝扮的光之美少女說著。
「睿智之光輝,Cure Diamond!」一位藍色裝扮的光之美少女說著。
「勇氣之刃,Cure Sword!」一位紫色裝扮的光之美少女說著。
「愛的王牌,Cure Ace!」一位紅色裝扮很成熟的光之美少女說著。
「看來妳們還沒脫離吉拉的控制下,不過妳們似乎沒有牌組,就由我的青眼來……」瀨人準備出來作戰。
失去愛的可憐自私社長先生,就由我Cure Heart來淨化你的心靈吧!」Cure Heart似乎比出愛心說著。
「可惡……相田愛,我這種人不需要妳淨化心靈!」瀨人生氣的說著。
「看來距離那位大人的計畫還有一小步就完成了,Diamond,妳就先暫時拖住社長先生的行動吧?」Cure Heart說著。
閃耀吧,鑽石閃光!!」Cure Diamond試圖發動攻擊。
「哼哈哈哈哈哈!妳在瞄準哪裡啊?」瀨人幸運的躲過這個攻擊,但是……
「啾波……」丘比被凍成冰塊了。
「Incubator!糟了,要是被她們搶走的話。」Frisk試圖衝撞撿起丘比的Cure Sword。
但是一點用都沒有,不過Cure Sword沒有反擊。
「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雖然說Playmaker他還可以拖注意點時間讓你們崩潰,但是究竟是誰會讓你們鬥志高升呢?」Cure Sword說著。
堅若磐石的幸運草之牆!」這時Cure Rosetta跑過來阻止自己以前的同伴。
Cure Rosetta丟出鳳梨切片攻擊Cure Sword。
「啊啊啊!」Cure Sword被彈開了,Frisk接住掉下來的冰塊丘比。
「好重啊,聖杯被凍成冰塊了,四葉小姐!」Frisk說著。
「妳們果然想趁這個機會來取得最後一個神器,但是,我們是絕對不會交給妳們的。」Cure Rosetta說著:「小愛、六花、真琴、亞久里,希望妳們可以好一點。」
「神明大人只要彈一下觸手,就可以讓我們改變心意,不需要同人誌裡的色情調教,妳看看有多厲害啊?Rosetta,吉拉和達斯是這個世界全新的神明,讓我們一起消滅這些毒瘤,創造新世界吧!」Cure Heart說著。
「我知道,但是有多少人會受傷,妳們的行為一點都不光之美少女,不,連丘比系的魔法少女都不如!」Cure Rosetta說著。
「自己已經親手毀滅了怪獸精靈世界,難道妳都不覺得罪過嗎?」Cure Diamond說著。
「我只是……」Cure Rosetta說著。
「人類的好奇心總有一個極限,若要開闊天地,除非超越人類!」Cure Ace說著:「那就是迪奧的名言,但是現在殺了他的人已經死了,嗯哼哼哼!」
「啊啊啊!」Frisk被Cure Ace打暈,Cure Sword拿起了冰塊丘比。
「梅傑得、Incubator!」這時亞圖姆的聲音越來越接近。
「Audoce!」Cure Ace和JUMP FORCE道別,同時用瞬間移動的方式離開現場。


「梅傑德,你要振作一點……」有一道聲音喚醒了Frisk。
「亞圖姆……」Frisk睜開了眼睛:「丘比呢?」
「看來被吉拉和達斯的手下奪走了,不過,我們還有一些時間爭取神器。」亞圖姆說著。
「不……看來世界必須要毀滅了……」Frisk絕望地說著。
「那個黃金聖杯已經是不完全的型態,必須得讓他露出真面目才行。」亞圖姆說著:「丘比只是一個神器的容器而已,她們還需要一個鑰匙才行。」
「那個鑰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Frisk問著。
「一個純潔少女的靈魂,雖然有成長的女神石板陪伴著,但是……」亞圖姆說著。
「不好了,菈菈醬去哪裡了?」Frisk問著。

{To Be Continued Or Save}

下集預告:
名為真中菈菈的少女,在這個時候突然失蹤了,大戰一觸及發,Frisk、Ness和Lucas必須衝去和蜜柑、阿洛馬和嘉露璐決鬥,在那之前,星矢、魯夫、悟空和鳴人的實力究竟是否能打倒殭屍大軍和其他軍隊呢?這時候霧矢警官也被派去防守邊境了,但她遇上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究竟是否能淨化殭屍星宮莓的心靈呢?

{第二十一話 最後的希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92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王 VRAINS|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Undertale|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特別版|JUMP FORCE|遊戲王Smash!|女神異聞錄 5|光之美少女|JOJO的奇妙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九... 後一篇: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