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71)

作者:小褎│2020-02-26 12:24:25│贊助:2│人氣:41
第兩百七十一章 開創先河

  聽著靖王所問的話,馮梓容自然明白他的顧慮,因此她也是坦白地將自己心中的打算全盤托出:「就是出張嘴而已。若是沙玉不穩定、我們這頭也會受影響,只是這事定也要稟報陛下才行。」

  靖王道:「妳若稟報父皇、或許便不能隨心所欲。」

  馮梓容抿了抿嘴,道:「我的確多少掛念著沙玉那頭,但我現在更想著大燁。」

  「他今日亦不曾挑明,倒是無須提早與父皇知會。」

  馮梓容一愣,道:「這樣可好?」

  「父皇煩心的事已經夠多了。」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也或許他們沙玉的難處真的與集市有關,如此一來便不算隱匿、妳能夠全權決定促成。」

  馮梓容點頭道:「是我太心急了。」若是促忙促急地把這事稟告給皇帝,且不說皇帝會多費心思,或還會認為如此火急火燎的自己心眼兒小、難以擔當重任。

  靖王見她明白,也就沒再提起這茬兒,而是往沙玉獻給她的馬匹那頭說起:「沙玉那頭的馬畢竟是贈給妳,妳打算怎麼辦?」

  「要我來說,肯定是先在王府裡頭配一回種,再分批送往河州與各寺。」馮梓容所指的各寺是指太僕寺、行太僕寺、苑馬寺,各寺底下都有牧馬機構,只是分別供應著不同區域的軍隊。

  「為什麼不先送往各寺?」靖王停了一會兒,道:「妳不怕人懷疑妳的私心?」

  「若是他們懷疑了可好,大燁的馬的確不如沙玉那頭,若是只往各寺那頭就現有的馬匹配種,等第肯定不高。母馬懷胎約需一年、還要養上三年才能開始使役,總共得要四年的時間才行,如此一來不如先往王府這頭先配過一回種,往後再向各寺借良騍、還馬駒。」馮梓容無奈地笑了笑,道:「我希望能將這些馬先用於邊關戰馬的配種,而非皇室、官員們的儀仗,所以才不考慮先往他們那兒送去。」

  「然則河州那頭的戰馬亦屬於行太僕寺管理,河州境內的行太僕寺目前也給齊王管著了,所以若要送往河州行太僕寺那頭也非不可。」

  馮梓容點頭道:「南方那頭與我們關係素來緊張的只有南驤,但他們的馬匹與大燁相較而言也沒有出彩之處;至於北方現在我們得防著鮮托、羯首,若能擔保四年……甚至六年內沒有戰事,那麼往後我們肯定也不會差他們一大截。」

  靖王道:「只是如今獻馬一事若是傳揚出去、恐怕鮮托那頭也不會平靜。」

  「就算不傳出去,他們肯定也早曉得了集市的事,雖則短期內不影響他們與羯首、甚至與沙玉那頭的商貨往來,或許也不會入他們的眼,但若是時間拖得長了、也不曉得會不會惹得他們升起不好的心思。」馮梓容蹙了會眉,又道:「鮮托向來與羯首和沙玉往來的,三國集市那頭既能將三個國家緊緊地綁在一起,那麼鄰近的羯首與廣沙勢必會受到影響,而羯首與鮮托比鄰,久而久之肯定也會讓鮮托那頭不安寧,所以若是要安撫鮮托,恐怕也要慢慢鋪陳才是。」

  「妳想讓大燁那頭也與鮮托貿易?」

  馮梓容握了握拳,終究是沒鬆口:「我沒去過河州,不曉得那邊究竟是什麼情況。」

  靖王皺了會眉,道:「從前多有百姓間的往來,每個月開一回城門、每次為期三日,允許大燁的百姓攜帶商貨出去交易,每回來往都得接受嚴格的盤查。那頭設有特殊的路引,若是回頭時路引丟了、便不能再入城,前些年鮮托鬧的那齣甚至還讓城門關了半年有餘,如今兩邊關係亦是緊張。」

  「他們會來鬧事嗎?」

  「多少會的,每年總要丟上幾條人命。」靖王吸了口氣,又道:「如今圍繞在鮮托王喀斯達身旁的都是對大燁的主戰派,便連鮮托鄰近大燁與羯首的邊民都漸漸與之離心。」

  馮梓容聽了這話,便立刻想起那是從前皇帝、齊王與靖王三人共同施以的離間計,亦是勾起嘴角:「如此甚好。」

  靖王隱約猜到了馮梓容的想法,便是提醒道:「但那樣的作用畢竟有限,鮮托人素來高傲、不願接受外族人的幫助。」

  「不要緊,這也恰好能夠利用。」馮梓容停了一會兒,道:「我在沙玉那頭沒少被說過咱們大燁的人總是生得副花花腸子、轉過身來就能把人給賣了,雖然鮮托人心思細膩的亦不在少數,但是若我們沒辦法讓他們捉摸得清我們的性子,自然也能亂其陣腳。」

  「妳想怎麼做?」

  「這應該是你的專長才是。」馮梓容看著靖王一會兒,又是笑道:「逼則兵反、走則減勢,欲擒故縱之策亦可用於民。」

  靖王笑了笑,當下便明白了馮梓容的意思:「然則如此消磨他們的氣力,也會讓百姓受點累。」

  「邊關百姓本來不易,時而恐受兵患拖累,倒不如勞煩他們多走幾趟、換得一世安寧。」

  「這話妳待會得與父皇提起。」

  馮梓容笑了笑:「但是你得先幫我起個頭才行,若由我提起也過於唐突了。」

  靖王的嘴邊笑意可濃:「方才妳與沙玉使者說的話很中聽,在妳的任何身分之前,首先是我的專屬策士,這話誠然不假。」

  「其實我還藏著話沒說呢!」馮梓容眨了眨眼,對著靖王露出了些許調皮的笑容:「我之所以賴著你、想作為你的專屬策士,那是因為我喜歡你。」

  靖王沒答話,只是牽起了她的手,以手心的溫度傳達自己的心情。

  然則馮梓容這廂卻是不願放過,又是說了句:「別想著我說這麼多次就不值錢了,我是很認真的,名淵,我──」

  「我也是。」

  靖王的一句話讓她驀地住了嘴,同時滿腔的喜悅湧溢而出,一時也顧不上再說些什麼,只是激動地握緊了靖王的手,以手心緊密的貼合將自己的狂喜難禁的情意傳達過去。

  兩人便這麼牽手走了好長一段路,直到最後進到皇宮,便直往通明殿那頭走去。

  兩人在通明殿內才等了一會兒,便被一名內侍喚往後頭召見使節的康正殿去,那名內侍說道皇帝與沙玉使節相談甚歡,聽聞二人前來、便是邀請他們往那頭露個臉。

  靖王與馮梓容自又是隨著內侍的帶領下往康正殿那頭走了過去。

  兩人一到康正殿便被請了進去,並在一處偏側的廳堂中看見皇帝與魯翊笑得甚歡,而碧妲涅也在一旁陪著笑。至於一旁則有四譯館的小吏在一旁兢兢業業地抄寫與翻譯,與幾人開懷的模樣判如天壤。

  原本空曠的廳堂多擺了張桌子,上頭共有十來盤各種不同的點心,每道都被用過些許,當皇帝看見兩人到來時立刻招呼道:「淵兒、丫頭,快免禮!趕緊過來坐。」

  馮梓容不曉得皇帝這廂又是在鬧哪齣,但皇帝都已經發了話,也只能向皇帝稱謝後、再向魯翊與碧妲涅二人一拱手充作招呼後乖乖坐下。

  皇帝這時道:「淵兒、丫頭,沙玉那頭的第一酒樓名不虛傳,單就這點心的式樣便如此出彩,恐怕連存州洪家都要給比了下去!」

  碧妲涅這時笑著說道:「燁的陛下謬讚了,燁的洪家點心亦是名聞遐邇,從前我派往燁這頭網羅菜譜的夥計也曾與我提及,只是洪家的點心菜譜乃是祕傳,因此倒也有幾分憾恨。」

  皇帝聽了呵呵笑道:「第一酒樓有這樣的點心,就算在京城裡頭依然能屹立,何必執著於洪家的菜譜?」

  碧妲涅聽了眼睛一亮,道:「陛下當真認為第一酒樓能有這般本事?」

  皇帝笑道:「在沙玉那頭都能讓汴方與羯首貴族不遠千里前往的飯館,還能沒本事嗎?朕可是聽咱們的總督說起第一酒樓的事蹟的。」雖然馮梓容呈給皇帝的報告書裡頭亦有提及第一酒樓,但皇帝在馮梓容剛回到京城的那幾天還真好奇地問過幾回。

  碧妲涅看了馮梓容一眼,了然地笑道:「能得總督稱讚、十分榮幸。」

  魯翊亦瞇起眼道:「從前總督在沙玉時自稱為燁的策士,沙玉朝臣還多有不信、甚至認為我們的王在誆騙他們,但如今又加以總督的身分,想來他們也不敢再有異議。」

  皇帝聽得可樂,當下亦是睜眼說起瞎話來:「我大燁唯才是舉,從不介意那般世俗規制,但也是馮總督有本事,否則朕也不會重用她。」卻是不提幾次加任給馮梓容官職一事可讓朝臣們吵翻了天。

  魯翊道:「與大燁交好是我王的心願,多虧有馮總督當時的努力,這才助我沙玉上下一心、願與大燁交好。」

  馮梓容一聽瞇起眼來──這魯翊是什麼意思?明白地恭維自己,是想看看皇帝對自己的信任究竟是真是假嗎?

  皇帝的臉上仍是開展的笑容:「使節或許也明白,馮總督未來也是皇室中人,當初由她代表大燁作為使節亦再適合不過,原本亦只是希望締結兩國之好,卻不想連集市這等大事也給生出來了。」

  魯翊在心中打了個算盤,又道:「沙玉王的確也很期待集市那頭,如今沙玉裡頭亦是如火如荼地趕工,便希望我等兩國──或者說與汴方三國能結永世之好。」

  碧妲涅亦跟著說道:「燁的陛下,我們此次來燁除卻是兩國邦交的正式往來外,也希望沙玉能與燁的關係更加親密,便不曉得燁的皇帝意下如何?」

  「使者請說,若是朕能直接允許的、必當下令朝臣辦理。」

  碧妲涅道:「聽聞燁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童玩與工藝品,雖然物料成本不高、但經由巧匠雕琢便是能化為稀奇的玩具,沙玉的貴族對此愛不釋手,然則無論是走舊路通商、或者未來往集市那頭販售,到沙玉那頭總有不便,不如請燁的商人往沙玉都城那頭展店,如此亦能讓我沙玉都城那頭更加有趣。」

  「有趣?」皇帝捋了捋鬚,在心裡頭琢磨了碧妲涅的用詞好一會兒,才道:「然則大燁匠人雖懷藏技藝,但那技藝或也有被學走的一天,那樣的話,他們又何必千里迢迢、離鄉背井地冒險犯難呢?」

  碧妲涅笑著道:「燁的皇帝有所不知,咱們沙玉雖然多有巧匠、單多精於玉石與珠寶雕刻,況且就算技術易學、但創意難發,燁的皇帝該對自己國家的匠人有信心才是。」

  「朕並不反對商人往外頭行商、開店,但……」皇帝捋著鬍鬚的手停了下來,道:「使者的意思,莫不是也想讓沙玉人往大燁這頭也開店?」

  「陛下英明,我正有此意。」碧妲涅被說中了心思,當下也微笑道:「燁物產豐饒、令人嚮往,聽說燁的貴族亦喜愛沙玉的金銀寶石、平民百姓亦能用上沙玉的香料,若是能在燁這頭展店、便能省去重重轉運的火耗,在價錢上自然也能壓低幾分、而燁也能收取足額的稅收。」

  皇帝仍然沒鬆口:「然則從前亦有外邦人來大燁這頭開店,最後皆鎩羽而歸。」

  碧妲涅的神情自信:「若是燁的陛下願意相信我,我便以第一酒樓的名號擔保、率先在燁這頭開店,如何?」

  皇帝聽了心念一動。他早從馮梓容回沙玉以後呈交給他的報告書曉得第一酒樓的老闆娘碧妲涅商業手腕厲害、有本事賺進大把大把的銀錢,若是能藉此替國庫收進更多銀錢、那也未嘗不是壞事……

  只是大燁的稅收名目向來不看帳、只看行業,畢竟這帳本進出營收有造假也是管不了,因此便都按鋪面大小與行業類別收稅,至多再課上原物料的稅金,實際進項十分有限,像是第一酒樓這般只做飯館的行業,除卻土地與樓房大小的稅金以外,能收的稅目可就少了。

  一般飯館與小吃攤都是屬於飲食一類,被歸類為小本買賣,加上大燁照顧農民與獵戶、食材原料課稅十分有限,因此收稅也就少了。因此就算第一酒樓有要價百兩以上的菜餚、且日日銷售一空,每日也都還是收固定的銀錢、每年也就只能摳出那麼一點兒,著實有限……

  皇帝突然想起了馮梓容從前曾寫給他洋洋灑灑一疊厚紙,便是將視線投向了馮梓容道:「總督,妳以為如何?」

  果然嘛!這時候就該到我了。

  馮梓容心中苦笑,但表面上仍是維持著對皇帝的恭敬之色拱手道:「陛下,臣以為市井通商得多、廣、豐,因此若第一酒樓的老闆娘願意,倒是能讓她開創先河、做為模範。」

  皇帝的表情猶豫:「雖然朕也願意讓使者試試,但如同第一酒樓這般倒是沒有先例,在大燁這頭的外邦鋪子多是匠人──況且如第一酒樓這般名氣,若不開在京城也是辱沒了人家,然則大燁祖訓、京城不得讓外邦人擁有寸土……」

  馮梓容聽了微笑道:「陛下,若以第一酒樓的名氣與碧妲涅的手段,就算在玉州深山、她也能將這酒樓佈置得出彩;因此若是在京師地區不行,那麼在乾元府裡頭亦可以。」

  皇帝沉吟了一會兒,又是看了一眼一旁的翻譯、阻止了他翻譯接下來的話語,又道:「丫頭,收稅怎麼辦?」

  馮梓容沒想到皇帝會如此明白問起自己這件事,便道:「陛下,不如讓第一酒樓在陛下想要新發展的鎮上開業、並且將其規劃為商業區,吸引富商名流進駐;距離京城近的大鎮肯定會吸引不少富貴人家前往,而那座鎮的稅收則另外訂定──我們能收營業稅。」

  「帳本難查,萬一造假了該怎麼辦?」

  「陛下,能開發票啊!發票便是收據。」馮梓容笑吟吟地:「從前我獻給陛下的那疊材料裡頭有寫如何課取營業稅,每日結束營業後讓商家將一日的帳本給騰出一份送往衙門,每個月給收取發票的百姓一點蠅頭小利、算是抽查,如此一來他們也不敢做假帳了。」

  皇帝聽了興趣來了:「妳是說從稅金讓利給百姓?這樣得耗上多少功夫?」皇帝以為要將收取而來的稅金返還給每位往商家消費的百姓,這且不說費時費工,若是百姓要往衙門領錢、大排長龍,那更是麻煩!

  「當然不能全給,而是抽獎、像是抓鬮一般──簡單地來說,每張發票都有編號,咱們每個月抽取固定幾組編號給予獎勵,再核對收據與帳目。所以每家商家在開發票的時候一式兩份、蓋上騎縫印,屆時中獎的百姓要領錢時、便能上繳發票核對印信,再由官府查詢商家的帳本,若是誠實了、便能累積信用;若是不誠實、則罰錢,陛下說這樣可好?」

  「好!當然好!」皇帝聽了可開心,又道:「丫頭,妳這總督一職朕可不打算給妳卸下了。」

  馮梓容笑了笑,又是起身拱手向皇帝稱謝,同時也給皇帝打了個預防針:「陛下,這事看來簡單、實際施行時卻有不少細節得注意,因此還得由戶部臣工們仔細商議才是。」

  「無妨,讓他們傷腦筋便是!」皇帝這時開心,對待碧妲涅也多了幾分真心的笑容:「使者,這事朕允了!唯展店一事還得從長計議,妳不如趁巧在這頭多留段時日,也好了解咱們大燁的風土民情、以利將來在此久待。」

  碧妲涅看得皇帝原本還不太願意、但在聽了馮梓容一席言談後便是展開了顏色,當下亦是在心中嘖嘖稱奇,因此也站起身來向皇帝行了個沙玉的禮節道:「那麼便多謝燁的陛下了。」

  皇帝這時彷彿也解決了一件心事,當下亦是開懷、便留了靖王與馮梓容一道和魯翊、碧妲涅用晚飯,直到皇宮要上鑰之前才讓幾人離去。

  而靖王自然沒忘記原本的目的,便是在離去前與皇帝知會了一聲沙玉那頭送馬匹給馮梓容的事,而皇帝似乎因為開心,聽了靖王的報告後也沒再問馮梓容對鮮托那頭的如意算盤,只簡單地將這事全權交給靖王處理,便是將兩人給放了回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8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1 篇留言


本貓碎碎念:我上次中了一張200元的全聯電子發票丶還要去買東西時丶順便存在全聯App裡(也可以領出來)丶覺得麻煩丶如果中1000萬怎麼辦丶就甘脆去按歸戶了XD

02-26 18:51

小褎
我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沒有中發票了XDDDDDDDDDDDDD02-26 2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hilosophers小玲a
馬英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