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Math Server 1-10-2

作者:伍德‧瓦懷特│2020-02-26 11:52:16│贊助:14│人氣:78
Chapter 10 所應到達的彼端 (2)

  哈亞士瑞爾在床上迷糊地睜開雙眼,但視線幾乎被一塊淺藍色的布遮住,而雙手似乎還環抱著某人。

  遠處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徐徐微風吹得窗簾優雅地揚起。與之格格不入的,是空氣中飄散的藥水味。

  「醫院嗎……

  「哈、哈亞士同學!你要抱人家抱多久啦!」

  原先還沉浸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的瑞爾倏地回過神,眼前的布原來是一件小洋裝,而它的主人長武正被自己環抱著。長武雙手必須撐在瑞爾兩旁,否則整個人就要撲到瑞爾身上。他柔順的髮絲緩緩滑落,恰好輕撫著瑞爾的側臉。

  「等、等一下!怎麼……為什麼是長武你啊!」瑞爾的腦袋好似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語無倫次地問道。

  「人家才想問哈亞士同學!人、人家只是來醫院探望你,聽到你口中唸唸有詞,誰知道剛靠過去就被你抱住!」

  「大概是說夢話啦,嘿嘿。」想到剛才那過分真實的夢境,瑞爾微微撇過頭,含糊地回答道。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長武邊說,臉頰不知不覺地也紅了起來:「所以哈亞士同學,你什麼時候要放開人家啦!」

  「唔啊!對不起!」瑞爾連忙鬆開手,兩人一上一下的尷尬姿勢才暫告結束。長武一手整理著還有些散亂的頭髮,微微嘟著嘴移開了身軀。

  一醒來就是災難啊。瑞爾邊想道,邊難為情地撐起身子:「別生氣了──啊!」

  然而,他的災難並沒有這麼容易就結束。

  「你們兩個,剛才到底在做什麼……

  長武剛坐到床沿,瑞爾就注意到佳蒂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床的另一側,穿著和在放映廳裡截然不同的衣服,一手還提著內容不明的紙袋,但那些都不打緊:佳蒂的身旁環繞著一股誰都壓抑不住的殺氣,狠狠壓制著瑞爾。

  「咿──佳蒂你都看到了嗎?不要誤會!我、我、我做夢,然後不小心長、長武就──總之是意外!意外啦!」瑞爾兩手擋在自己胸前,背緊緊地靠著牆,深怕佳蒂馬上就要送上一拳。

  「虧我還這麼擔心你。」佳蒂優雅地把紙袋擱在床旁的桌上,雙手抱胸,嘴角暴虐的微笑更加讓瑞爾嚇得寒毛直豎:「才中午,看起來就很有精神了嘛,哈、亞、士瑞、爾。」

  「慢、慢著──長武,你也幫忙解釋一下啊!」

  「那個,要從何說起才好……」長武也不自覺地往瑞爾的方向挪了一兩步,一手撫著下嘴唇,若有似無地帶有一絲嬌羞地瞥過臉:「人家也覺得很難為情呀,被哈亞士同學那樣突然抱住。」

  「根本沒有解釋到啊!」瑞爾忍不住扶額:「而且你到底在臉紅什麼啦!」

  「總之日比同學不要擔心,哈、哈亞士同學他只是輕輕地抱住人家,抱得很舒服。」長武的雙手不自覺地在胸前交握著:「也沒有弄痛人家或做色色的事情。」

  「等一下!什麼弄痛啦!你這根本越描越黑了啊──」瑞爾略為崩潰地翻了個白眼,又趕緊擠出一絲微笑:「佳蒂,總、總之先冷靜下來,例如別露出這麼明顯的殺氣……之類的。」

  「看來我來的真不是時候呢。」佳蒂悠悠地將話撇下,並未如瑞爾所預想地大開殺戒,反倒神情落寞地掉頭快步走出了病房。

  「佳蒂!」瑞爾的叫喚並未減緩她的腳步,他趕緊掀開蓋在身上的厚重棉被,也不顧身上穿的還是病人服以及右腹部傷口的隱隱作痛,套了床邊的拖鞋就追了上去。

  離開前,瑞爾又回頭望了被獨自留下的長武一眼;他則把手掌擺在胸前,輕輕地朝空氣推了好幾下。瑞爾倏地明白過來,頭也不回地離開。

  唉,怎麼會變成這樣。長武嘆了口氣,坐在複歸寂靜的病房一隅,昨晚的情景閃過腦海。

  那時負責瑞爾的醫生從手術房出來,一句話都不說,只表情凝重地搖搖頭。在場的所有人心跳都好像漏了一拍,長武還記得當時佳蒂的眼淚好似湧泉一樣,才剛擦去又沾濕臉頰。

  「醫生,不會吧?瑞爾他──」德雷臉色略微蒼白地問道。

  一聽到眾人的反應,醫師又疲勞地揉揉雙眼:「沒事,睡一覺就能出院了。」

  「他不是受了很重的傷?」久韶疑惑地追問,只見醫師總算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算他好運,子彈沒傷到任何重要的器官。至於為什麼會昏迷嘛──應該只是嚇暈而已,別擔心了。」

  「什麼?只是嚇暈?」德雷一手摀著額頭笑了聲,同時卻又壓抑不住喜極而泣的衝動:「瑞爾他……那傢伙哪有這麼膽小嘛……呵呵。」

  「太好了,日比同學。」「是……是啊!太好了。」長武走向坐在椅子上啜泣的佳蒂,蹲下身看著她的面容。她連忙抬起頭,用手背扶去眼眶旁的淚水,當時的表情,長武短期間內大概難以忘懷:那彷彿是身陷在地獄中,得到一絲微弱而確實的救贖,打從心底的喜悅。

  現在的長武輕輕地跳下床,瞥了眼佳蒂帶來的紙袋內容,除了一朵微微飄著香味的百合花外,旁邊還塞了一個方形的盒子,從店名來看應該是塊蛋糕。

  日比同學老是這麼不坦率。長武溫暖地笑著,把紙袋提到了床旁的置物櫃上。不料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一位青年的聲音。

  「喲,一切都還好吧?」

  「亨、亨利克教授!」長武回過頭,只見亨利克一身輕裝,揹著側背包,悠哉地走進病房。

  「喔?怎麼只有你在?」

  「呀,剛才哈亞士同學和日比同學……有事出去一下。」長武指著床旁的椅子:「教、教授先坐吧!他們倆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這樣啊。」亨利克意味深長地露出一抹微笑,放下背包坐了下來:「雖然昨天我不在國北市,但事情的經過我都聽說了,瑞爾的傷好一點了嗎?」

  「醫生說不是很重的傷,只要睡醒就能出院。」長武用手掌清了床面,卻在要坐下的前一刻改變心意,倚著床沿站著,有些不安地搓揉著雙手。

  「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呢。」

  「是、是啊,嘿嘿。」

  「那我就在這裡稍微等一下他們,應該不會很久吧?」亨利克邊說,邊掏出一本手掌大小的小說,翹起腳讀了起來。

  「大概吧……」長武愣愣地站在一旁,有時瞥向人來人往的走廊,有時又看向窗外過於平靜的景色。他能清楚地感覺到亨利克並不是如外表看起來認真地在讀那本小說,偶爾會用眼角餘光觀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那個,教授,我先去洗手間一趟。」

  不出幾分鐘,長武便忍不住想走出病房。他故作輕鬆地笑了聲,話都沒說完就蹭到了門邊。

  「啪!」「等一下。」亨利克俐落地闔上書,像是終於逮到獵物的獵豹般淺笑,語氣低沉地叫住長武:「趁其他人不在正好,我有事情想單獨問你。」

  拜、拜託了,千萬不要問那個。長武的身軀微微顫抖著,有些僵硬地回過頭。

  「昨天擅自登入我Connector帳號的人,是你沒錯吧?」

下一節請點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82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抱著嬌羞的長武,可是最幸福的事情,偽少女?只要可愛就不是問題,瑞爾上吧(?)

02-26 22:52

伍德‧瓦懷特
在這裡達成隱藏條件就能攻略長武喔(?)
果然還是應該要走長武線嗎(X)02-26 23: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e123448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狡兔三窟那些事... 後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 ◕Д ◕ ༽⎠
⎝༼ ◕Д ◕ ༽⎠⎝༼ ◕Д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