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外篇《23 醉酒真言》

作者:安普特│2020-02-25 00:09:19│贊助:2│人氣:31
  我們沒去。

  是的,就算烏托邦的天空被不詳的黑色煙硝所籠罩,我們一步也沒動。

  應該說,就算我們回去也已經無濟於事,切和特爾斯會處理好一切,而亞修的現身只會帶來更多糾葛及誤會。

  過了幾天,我才從海濱小鎮的市場偶然聽到那日的爆炸是有人不滿自己的人沒在烏托邦議會取得席位所致,所幸沒造就太多風波,很有經驗的特爾斯也立即做出處置,不過關於是哪項處置我就不曉得了。

  一個禮拜之後,差不多是一切塵埃落定後,我邀請了R隊的朋友前來我們的新家拜訪。

  「大沙發!」第一個進門的無庸置疑是我們的「總是跑第一名」艾妮絲,一見到亞修同樣也最喜歡的蓬鬆沙發便整個人埋進去。

  其他隊員則是在外頭抬頭欣賞了下才緩緩進屋。

  R隊的此次到訪全員到齊,沒有人因故缺席,簡直是聚餐的絕佳典範。除了安卡一邊微笑一邊在落地窗旁的椅子上安座,其他人均在沙發上落座。

  「妳這家可是撿到上等貨了。」瑪可辛隨意評價了句,直接往艾妮絲的腿上坐。

  「隊長殺人啊!」頓時,房內充滿著快活的哀號聲。我是說,除了事主,其他人都很快活。

  我從廚房端出裝盤的披薩,開始進行招待的動作。「大家盡量吃,吃不夠我再叫外送。」

  其實我怕的是大家吃不完,不過我相信大家的肚量。

  閒聊之中,沒有人問我為什麼在前陣子的爆炸中沒有出現,也沒有人質問我是否已經任烏托邦自生自滅。大家聊得全是一些家常話題,例如艾妮絲又在自己打工的餐廳摔破幾個盤子,瑪可辛又不小心罵退了幾個旗下員工諸如此類的。但他們果然最關心的還是……

  「布蕾伊,所以妳現在是在過蜜月生活還是怎樣?」萊拉灌了一大口氣水後終於問出大家最期待的問題。

  「什麼時候要結婚?」瑪可辛淡定地放下手中的馬克杯。

  我說妳們進展也太快了吧!

  「我現在就是暫時和亞修在這裡生活,如果適合的話就會長久定居下來。」我看見艾妮絲的眼中已經開始冒出一山的星星。「沒有,暫時還沒有要結,我們才交往不到一年而已。」

  等等,我突然懷疑眼前這群人都只是想吃辦桌的。

  「噢好吧,等要結時記得通知我們大家喔。」瑪可辛倒是沒怎麼失望,彷彿剛剛真的只是隨口問問。

  我突然腦內已經開始浮現一個上面有「R隊」牌子的桌子了。

  「嗯,應該很快就會。」一直坐在我身邊的亞修突然開口接話。

  一瞬間,我發現大家看我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我說亞修,你不要亂接這麼勁爆的話啦!

  當大家都吃飽得差不多後,我還是忍不住詢問了烏托邦的近況。

  「噢,還不錯,目前還算可以啦,只要不要再出現紫級能力者亂鬧應該都算過得去。」萊拉幫助我把盤子收進廚房清洗。

  唉,果然紫級能力者還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我想我現在是真的能了解為何凡妮莎當時要撲殺紫級能力者了。

  對不起凡妮莎,我是真的不懂妳的苦心齁。不過真的沒有除了殺掉以外的辦法了嗎?

  「一個按鈕,彈指間,所有人的異能永久灰飛煙滅。」

  切的聲音冷不防再度浮現,我搖搖頭,把這件事再度壓回意識深處。這是不對的,必須當作最後手段。

  在亞修的堅持下,大家協力將碗盤洗淨和清理環境之後,才被同意進行下一階段。

  歐文把桌下的啤酒端到桌上。「遊戲時間!」

  「布蕾伊不准喝超過一杯。」亞修接話。

  怎麼這樣!我都在家裡了!

  我開口想抗議,但馬上在亞修的眼神下慫了下去。

  「既然今天有一整箱的啤酒,當然就是要來玩啤酒遊戲!」艾妮絲倒是很嗨,一腳直接踩到剛擦好的桌子上。咦不對,我記得妳這傢伙還沒十八吧!

  排除艾妮絲,現場還有安卡跟露莫絲都未成年。

  「我沒事的,我的異能能幫自己醒酒。」安卡微微一笑,依舊端坐在邊緣的椅子上。竟然有這麼好用的異能!

  「那就是露莫絲……」露莫絲作出的回應是強硬地拿起其中一罐啤酒縮回沙發去。「好吧,那這樣就是全員參加了。」

  「真心話大冒險!」艾妮絲率先提議,連轉盤都帶來了。

  哼哼,我現在可是超級清醒狀態,絕對不會像上次一樣尷尬了!

  「因為大家沒辦法圍著坐一圈,所以這次轉盤的規則是用數字對人。負責按按鈕的人可以出題。」歐文從精巧的盒子中取出標示著數字的小旗子。「大冒險可以提喝酒,但最高一罐。真心話沒說出來或說謊也要罐酒。」

  「那就由我開始囉。」瑪可辛率先按下轉盤中央的按鈕,指針開始瘋狂轉動了起來。

  是我呢,我怎麼一點都不意外。

  「好吧,要問快問,我個人覺得自己是沒什麼問題的。」呃……大概?

  「好像很胸有成足嘛。」瑪可辛露出感興趣的表情。「雖然我很想問妳和亞修之間到底上過了沒,不過見到妳的表情大概已經證據確鑿了。」

  我不用看鏡子都知道自己臉紅了。「妳到底要問什麼!」

  「這樣好了,我有點好奇妳是負責攻還是受的部份,還是……」惡意的微笑浮上瑪可辛的臉。「強強?」

  「拒答!」這題感覺怎麼答都不對啊!

  結果就是我低頭灌了一罐酒。

  遊戲繼續。

  下一個轉到的,是艾妮絲。

  「快!問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嗨的艾妮絲不但不緊張,看起來還有更激動的趨勢。

  「妳是用什麼招數才能摔壞那麼多盤子留在餐館裡的?」哼哼,有報仇的機會當然要問讓她超尷尬的問題!

  這個問題毫無疑問讓艾妮絲的臉整個脹紅,回答也變得支支吾吾起來。「我才沒有用招數,席爾老闆很好的!我……我很努力!」

  嗯,看起來什麼都沒回答到呢。

  「回答不出來妳還是乖乖罐酒吧。」歐文適時的遞上啤酒,於是艾妮絲便回頭用啤酒堵住嘴了。

  「好!現在換我了!」乾掉一杯啤酒後,艾妮絲重回陣線。「五號!」

  好死不死,艾妮絲竟然轉中亞修。

  「選大冒險!拜託!」等一下!這個遊戲還能這樣拜託人的嗎!

  「妳要做什麼?」在場除了亞修之外的人大概都知道艾妮絲要幹嘛,唯獨亞修還一臉遲鈍。

  「跟布蕾伊激吻,拜託啦我想看!」果然是艾妮絲會做的行為!

  於是亞修緩緩轉過頭,用眼神詢問我的意見。

  不只是艾妮絲,在場的人似乎都極為期待。等等,露莫絲,妳給我拿出相機是什麼意思!「可以,但不准拍照!」

  直到露莫絲悻悻然收起相機後,我才深吸一口氣,把注意力轉回亞修身上。「輕輕一吻就可以了吧?」

  「激吻!要激吻!」後方,艾妮絲拿出加油棒相互敲擊著。

  唉好啦,妳這可惡的傢伙。

  於是我對亞修輕點,微微仰起頭。

  起先,是如羽毛般的輕柔撫觸。在我適應這種感覺前,他便馬上加深力道,一手扶住我的後腦杓。舌頭輕易撬開我的唇瓣,輕刷過我的齒貝。這次他明顯有所節制,在我覺得窒息之前便收回自己的動作。

  不知道是我膽子大了還是酒意的驅使,我把他推倒在沙發上,橫衝直撞地掠奪著屬於他的那份「吻」。一瞬間,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場吻上。他的氣味,他嘴唇的觸感,以及兩人之間的那份炙熱溫度……

  四周突然變得很靜很靜,我甚至能聽見兩人唇舌交纏中的水聲。

  待我回神,我才發現大家突然之間全部停止動作的原因。

  我半個身子趴在亞修身上,雙腿纏住亞修腰際,一隻手甚至準備要解開亞修的扣子。

  查覺到這幅尷尬畫面讓我窘迫地從亞修身上起身,但眾人還是看見了兩人嘴角牽著的銀絲。亞修隨手抽了張面紙擦擦我的嘴角,接著再擦上自己的。

  然後他非常淡定地開口:「看來布蕾伊今晚不該再喝酒了。」

  §

  於是我就聽他的話了嗎?當然沒有。

  不知道是誰發明這個遊戲的,我們親愛的歐文再度發明一種變形的真心話。

  「這個遊戲叫做『我,從來沒有』,因為可能有人沒聽過,所以我解釋一下規則。」歐文分發給每人一罐啤酒。「出題者會說一句『我從來沒有怎樣怎樣』,接著其他人如果有做過那件事就要喝一口啤酒。那這局就從我開始。」

  「布蕾伊不能參加。」亞修提出。

  「耶?反正我都在家裡了,醉了就上去睡覺就好啦。」我不滿的抗議。「我醒的很,剛剛是意外啦。」

  他低頭凝視了我幾秒,接著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答應。「如果妳不後悔的話。」

  「不後悔啦!乾杯!」我不滿的吐了吐舌。「好了快點開始!」

  「我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

  ……

  在場的廣大群眾不約而同將目光放到我身上。

  歐文,你這是針對!

  我舉杯喝了一大口。

  下一位是亞修,我突然十分好奇他會說些什麼。只見他非常淡定地掃視了我們一圈,然後用很欠揍的語氣開口。「我從來沒有在模擬戰中輸過。」

  在場的除了我之外的R隊成員都用十分憤恨的眼神看著亞修並喝下啤酒。

  下一個輪到露莫絲身上,她思索了片刻,再度出現針對性的言語。「我從來沒有在海邊擁有一棟房子。」

  喂,你們夠了喔。

  我嘆了口氣,和亞修一同飲酒。

  「我從來沒接過吻。」安卡溫和的笑了笑。

  房子之中同時出現四個人飲酒的畫面。「咦!」

  「幹嘛?我沒交男友可是可以交過女友啊?」歐文眉開眼笑回應我。「我都二十歲了還沒接過吻會笑死人吧。」

  歐文,我覺得你附近的瑪可辛似乎在瞪你?

  「那萊拉……」我挑起眉毛。「難道妳也是交女友?」

  「噢,因為我還沒答應當歐文的女友,所以不算。」萊拉聳聳肩。

  可惡啊,原來又是來放閃的嗎!

  恭喜你們啦!可惡!

  我的啤酒已經進行到第三罐,自己也已經有些暈,於是我決定適時結束這次聚會。「時間已經很晚了,大家該回家了,記得酒後不要開車哦,現在還趕得上最後一班接駁車。」

  還有,我的意識已經快要斷線了,你們快點走啦。

  亞修也看得出來我已經不勝酒力,便接受進行送客的動作。

  當眾人散場,他獨自回屋。

  我癱在沙發上,隱約看到那個模糊的身影靠近我。

  「布蕾伊。」他叫了我的名字,而他通常只有在嚴肅的時刻才會這麼做。

  「嗯?如果是洗澡的話……我已經動不了了。」我勉強含糊說道。

  「不是那件事。」他突然一手撐在沙發的上方,將我囚在沙發與他之間。

  這個動作讓我瞬間警覺起來,但卻無力逃離。「亞修,怎麼了?」

  「妳對我隱瞞了些什麼?」他的問題簡單卻強勢,甚至還帶了點逼迫的意味。

  「我沒有。」我艱難地搖搖頭,嘗試把那陣暖呼呼的暈眩感甩開。

  「那我換個說法。」亞修低下頭,冰藍色的眼眸此刻卻如無法逃離的牢籠使我越陷越深。「切對妳說了些什麼?」

  我差點噎住。

  亞修為什麼會知道那件事?

  「布蕾伊,告訴我。」這是命令,同時又是請求。

  在濃烈的酒意之下,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於是我把切帶我去看羅絲琳靈魂的事全盤托出,同時也講了黑洞所能做到的事。

  「妳竟然隱瞞了這件事到現在。」亞修按住額頭,神色複雜。「妳竟然隱瞞了可以拯救妳異能者癌的方法!」

  「不能那麼做,那樣會引起更大的災難!」我無力的握住他的手,但手指卻馬上滑落回沙發上。「亞修,你不要……」

  冰藍色的火焰在那顆總是溫柔注視著我的眸子中燃起。

  接著他不發一語抱起我,往臥室走去。

  「你要做什麼……?」我根本毫無還手之力,連維持意識都很困難。

  我被丟到床上,粗暴地卸去衣物。

  額頭、臉頰、耳朵,暴露在空氣中地肌膚被用力親吻,留下屬於他的印記。嘴唇、脖頸、胸口,他的動作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甚至還帶著輕微的痛楚。手臂、手背、大腿,沒有一絲肌膚逃得出他的掌握,全都沾染著他的氣味。

  「嘶,停下,拜託。」我被不明不白的侵犯著,完全不曉得為什麼會讓亞修這麼生氣。

  「妳要做的,就是記住今晚的事。」低啞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不知為何竟然挑起我的慾望。

  「你總要告訴我為什麼吧?」身上最後一件衣物也被去除,雖然沒粗暴到用撕的,但他的動作已經沒了以往的溫柔。

  「那妳就當作告別吧,別再問了。」亞修把臉埋進我頸窩,輕咬我的鎖骨。

  告別?亞修要去哪裡?

  但我來不及問出這句話,意識和軀體便全都被酒意所支配。

  這樣是不對的,我一定要問清楚亞修想要幹什麼,可是我好熱,熱到無法思考。

  我開始拉扯著亞修衣服的扣子,幾乎是無意識的行動。

  想要他,不想要在意後果。

  想要他進入我,想要和他合為一體,想要讓這瞬短暫成為永恆──

  性感的肩,誘惑十足的胸,以及被褲帶所束縛的慾望。我的手不安分的滑過自己早已熟悉的地帶,挑起更多亞修的敏感。

  在做什麼,應該做什麼似乎都已經不重要。

  交纏中帶著懇求,以及悲劇之前的哀婉。

  溫熱的淚水滑下臉頰,和兩人之間的汗水攪和。

  不要走,只要不要離開我,我什麼都滿足你。

  所以,求求你──

  不要去做。
_______


要結局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67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虐心|異能|反烏托邦|半架空|H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後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
《身為配角的我》皇家神獸學院外傳 - 如果大家升上了大學的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