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次元魔物12 死亡任務

作者:伍鳴│2020-02-23 13:37:16│贊助:34│人氣:79
  「那麼,準備面對社會正義了嗎?」奧斯蒙眼中露出血絲,雙手平舉,抖了一下。背後的翅膀飛起來,脫離白色鎧甲,變成一隻老鷹。

  唐納見狀,擺出迎擊姿勢。

  老鷹先往上飛,再俯衝而下。唐納想伸手阻擋,它卻飛到背後,跟他身上的盔甲結合,像之前裝在奧斯蒙身上那樣。

  清脆的「喀嚓」聲響起,並從背部傳來一陣緊密的貼合感,唐納幾乎嚇了一跳。這翅膀限制他的行動──原來,它不是幫助飛行的道具,而是用來將人固定。向上噴射的氣流,將唐納牢牢壓制在地上,雙腿像是抵抗數十倍重力勉強支撐身體。他掙扎了片刻,仍然被固定在光之結界邊緣。

  「你身上的裝備是誰做的,知道嗎?恩,不知道也沒關係,反正,哎……」奧斯蒙臉上忽然出現憐憫的表情。

  唐納知道不妙,拼命掙扎。阿爾傑在外面試著幫忙,卻徒勞無功,光能形成的網狀阻礙無法用常規方法破除,或許機器人的出現早在對方計算之中。只見那詭異的翅膀,在唐納身後發出紅光。

  奧斯蒙閉上雙眼,嘴裡輕聲念了四個字。「蒼─天─之─杖!」

  念完,並沒有馬上出現什麼,但是很快地,天空有一個光點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大,在清澈的藍天中特別明顯。那是一根銳利的金屬棒,由星球軌道上的發射裝置投下,經由目標身上被加裝的翅膀來定位。

  唐納扭動兩下,才絕望地抬起頭,看著自己身體被貫穿。這根金屬棒落下的速度,接近地面時已經高達秒速七公里,比音速還快。

  血液像噴泉一樣噴灑而出,濺到滿臉堆笑的奧斯蒙臉上──那血的顏色不是紅色,而是亮晶晶的藍色血液。

  「蟲之血,有生之年能親眼見到,也不枉了。」奧斯蒙伸手往臉上抹去,沾了一些液體到眼前端詳,看到裡面無數細小的東西動來動去。他早就知道為何那些專殺怪物的角色都必須穿著藍色盔甲,日常生活也盡量搭配藍色,這樣受傷流血的時候就不容易被發現。

  唐納被金屬棒插在地上,用力彎起脖子,撐了幾秒鐘又無力往後倒。

  奧斯蒙轉過身,將手上的亮藍色對準外面鏡頭,抬頭仰向天空。「親愛的市民阿,這就是我們以為的英雄!無數蟲子在身體裡游動,只為得到超乎常人的力量。但你看看他,究竟用這力量做了什麼?是讓我們從此戰勝怪物,還是活在更大的恐懼中──哪一天你,或你所愛的人,將死在不長眼睛的空間裂斬之下?」

  螢幕前,眾人隨著他的話陷入沉思;愛普機器人公司辦公大樓,那些站在落地窗前的職員們,一個個臉上都罩了陰影。

  奧斯蒙利用次元魔物對付唐納的行徑,當然也難得到認同,畢竟殘忍犧牲自己的員工。貧富差距懸殊的時代,身為壟斷機器人產業的公司總經理,早就招致怨恨。仇商、仇富的心態深根民心,加上花邊新聞不斷,奧斯蒙早就沒有名聲可言。

  他很年輕時,就習慣在別人的憎恨和忌妒中生活,沐浴在表面順從、暗地裡卻不懷好意的眼光,一步步邁向成功。「惡人必有惡報」的評價,只讓他心安理得地為自己賺取更多利益。若不是他的貪婪、若不是他的殘忍,公司也沒有今日榮景。這間企業的規模,比皇帝創立時更大──他是公司的英雄,是股東們的英雄!

  他曾經還是兩個小孩的英雄,只是小小的身影已經不在。空置的房間裡,還擺著新買的玩具;鋼琴上的五線譜,永遠停在那首沒練完的莫札特第十六號奏鳴曲……

  要復仇,就要做得徹底:殺其人,毀其名!這個戰術講白了,就是同歸於盡:摧毀自身的同時,也徹底毀滅警察在人民心中的地位。日後看見飛在天空的藍色盔甲,不會再有人露出崇拜眼光。

  奧斯蒙說完話,鬆一口氣,再回過身,唐納已經像僵屍一樣站了起來。他手握金屬棒,隔著面罩,怒目瞪視奧斯蒙;胸口被戳出的圓形大洞還淌著血,可以透過它,看見後面閃閃發亮的光之結界。多虧了這根鐵棒,背後翅膀已經毀損脫落。

  「我知道怪物沒那麼容易被殺死,如果讓你死的人是我,你可能不會那麼痛苦。所以,我要借用你自己的手。」奧斯蒙流血過多,表情有點恍惚,但說起話來仍打著啞謎。

  那一瞬間,唐納幾乎已經決定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金屬棒插入眼前中年男子的嘴巴,但他面罩裡的紅色警戒燈亮了起來。

  皇帝金色的臉龐,出現在立體顯像裝置中。「唐納,你在蘑菇什麼!我不是要你快點解決那些怪物嗎?」

  八隻次元魔物在光之結界外面徘徊,盯著奧斯蒙,等結界消失,它們馬上會進行攻擊。

  唐納知道,他這輩子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違抗皇帝……

  五年前,他首次用空間裂斬打敗怪物,結果被軍方逮捕。

  軍車護送他到一間看守嚴密、乾進整潔、設備先進的牢房裡,皇帝坐在他面前。

  「你身上的力量,不屬於個人,而是屬於國家。」他講話時,肌肉僵硬,五官不協調,嘴巴運動幅度很小。金色臉龐佈滿細小紋路,看起來像顆老樹,或者多層次的岩石。這容貌底下,是一個活了兩百多年,還不願意死去的人。

  「你的意思就是說,所有人都屬於你吧,因為你是皇帝。」唐納不高興地看著他,又環視四周,旁邊僅站了兩個機器守衛。他心裡想,先聽聽看老頭要說什麼,等到受不了時,再一刀斬死他,監獄又奈我何?

  皇帝停了一會兒,眼光混濁呆滯,卻深不可測。「帝制只是眾多體制中的一種罷了,有它的缺點,但也有不得不這麼做的原因。時勢所趨,形成現在局面,我被潮流推向了眼前的位置。」

  「潮流?聽說你是自稱皇帝的,不是嗎?不當皇帝,難道會有人逼你?」唐納睜大眼,真心感到好奇。

  皇帝表情放鬆,像是爺爺看到孫子胡鬧。「若你生的早一些,活得更久一些,就可以親自面對那個時代──賭命的時代,逞強的時代。集團興起,瞬間殞落,很多人活不過三十歲,只身為戰略地圖上的棋子。我在偏遠地方建立了中立的研究機構,或者說是貿易公司,將科技銷售給星系國,利用國家之間的互相制衡苟延殘喘。我接下諸王國帶著蔑視和羞辱的訂單,感激他們的施捨;好幾次,差點因為敏感的局勢或自身錯誤而喪命。但曾幾何時,我擁有別人沒有的知識、領先於時代的技術。工廠越來越大,財富愈積愈多,五十六歲那年,所有時機都成熟了,只差一個勇敢決定。當時還有點不相信,這機會竟然屬於我……」

  他旁若無人地回憶過往,嘴角微微揚起,但馬上又回過神,眨眨眼。「是阿,是阿,就是如此,我自稱皇帝,你也可以這麼做試試,或許下一個被選定的人是你。在表面的和平下,或許你有能力面對日漸貪婪的王公貴族,或許你也能掌握搖擺不定的民意,或許你有方法讓六大星系國都把槍械彈藥、核子武器放進博物館,橫越百光年時空間隔,一代一代都臣服於你。或許,呵呵,或許……」

  唐納皺眉靠向椅背,陷入沉思。政治不是他所擅長。

  「若我做的是錯的,這兩百年的時間,早就該被趕下台。若不是時勢潮流決定如此,我怎還能坐在這裡跟你講話?」

  老頭說的話聽起來不無道理,但唐納知道,老奸巨猾的當權者都很擅長辯論,用冠冕堂皇的合理性來武裝自己,否則怎能在險惡的官場中鞏固自己地位?

  皇帝繼續說。「空間裂斬是當今最強武器,如果你們說的都是實話,沒有人知道它從何而來,為何在人身上,那這種東西就要受到保護。它必須有使用上的限制,用來保護國家。」

  唐納慢慢吸一口氣。「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我就用機器人軍隊打你。」

  「我可以摧毀一支軍隊!」

  「那我再派第二支軍隊。」

  「恩……」

  「請問你的絕招可以用幾次?」

  唐納大吃一驚,皇帝已經知道空間裂斬每用一次,會讓人減十年壽命,並不能無限使用!而機器人大軍遍及六大星系國,有謠言說他甚至把兵工廠擴展到了無人行星和邊境礦場、殖民地,簡直無窮無盡,有限的生命無法摧毀數量無限的敵人。

  「我……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唐納出口威脅,但是額頭上卻在冒汗。

  皇帝冷笑出聲。「很好,如果現在殺了我,會發生什麼事?」他頓了頓。「會不會有下一個皇帝或共和政府呢,你覺得下一任統治者會怎麼做?」

  唐納低下頭,他知道當權者的考量都是一樣。若不是眼前金色老頭,時勢所趨,也會有別人稱帝;就算真的開放民主,披上為民服務的外衣,相似的人性會讓他們提出一樣的要求……

  他握拳,想把汗水和自己的未來牢牢握在手中,但最後只能鬆開手,攤在桌面上。

  一老一少終於達成協議,這次的行為,記一個大過表示警戒。往後只有皇帝的命令,才能使用空間裂斬,而唐納繼續在警察大學完成學業,畢業後以基層員警身分生活。和一般警員不同的是,他擁有更多自由,只要回應緊急的召喚任務即可。

  那時,皇帝滿意地離開前,隱藏在人造不協調肌肉的僵硬面容裡,得意、強勢、笑裡藏刀的神情,五年後仍然歷歷在目。

  
  光之結界覆蓋下,唐納無言地承受著立體顯像裝置裡的咆嘯。「你想造反了嗎?你放棄職責了嗎?」

  「可是,陛下,眼前有八隻次元魔物,解決了他們之後……我也就掛了。」唐納遲疑地說。

  八次空間裂斬,會讓人減少八十年壽命。現在他的真實年齡二十五歲,已經用了兩次,二十五加二十就是四十五,他的生體機能早就告別年輕,步入中年。當他解決眼前八隻怪物時,等於老化到一百二十五歲。雖然說人體的壽命極限是一百三十歲左右(皇帝例外,最新的基因修復技術只有他能使用。)但那也是在慢速老化的過程中,藉由醫院提供的各式機械輔助才做得到;若是瞬間老化,光是多重器官衰弱就會致命!

  「我會替你照顧家人的。」皇帝在另一頭誠懇地說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49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喵君
[e12]

02-23 15:03

伍鳴
[e12]02-23 16:28
水墨靜
這劇情好致鬱,連可以怒罵的對象都沒有啊[e28]

蒼天之仗是刻意選打仗的仗嗎0.0?原本很希望出現的不是金屬棒,因為是棒子就得發出這個問題詢問確認了= =

02-24 00:13

伍鳴
我居然寫成打仗的杖...越看越想笑。感謝提醒,太明顯的地方有時候也不容易發現。『仗』表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啦啦啦!」

聽你這麼一說,劇情的確有點致鬱。02-24 08:38
艾刃骸
[e12]

02-28 22:00

伍鳴
[e12]02-28 22: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despairis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帕拉迪索之... 後一篇:[達人專欄] 帕拉迪索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1231546tw大家
連假繼續在家 我宅我驕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