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65)

作者:小褎│2020-02-23 12:28:15│贊助:2│人氣:47
第兩百六十五章 不容姑息

  「呂尚書說得是,他們並不缺錢、但他們都缺糧……再說深一點,他們的貴族也缺那些新鮮玩意兒與能讓他們大肆享受的好物事,像是茶、像是蜂蜜,或者咱們大燁的綾羅綢緞。」馮梓容提及了起初這個集市構想發想的原因,當時是為了馮敘輝開解運糧與名聲的問題,後來以集市一事讓他賺得了便宜,讓馮敘輝幾乎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便能從沙玉那頭謀取利益──如今這點倒是得仔細地藏在心中不好說出,但卻能以這點說服大燁這方的朝臣:「往前他們每年為了糧食而不得不騷擾大燁,但縱使如此、每年都還是有許多子民得得捱餓,若他們面對集市只是持有一時貪玩的心態,想必他們的子民也不願善罷甘休。」

  禮部尚書曾師沺這時也補充道:「集市一事在三方都同意之時,早已各自將消息散佈全國。」

  右丞相裴琛這時目光閃了閃,道:「且不說汴方與沙玉,便連距離玄州最遠的霽州與管控最嚴的河州子民都已曉得這項消息。」

  吏部尚書趙光本則淡淡地說道:「上個月往京城通報的文書當中,各地申請路引的商賈們比起去年而言多了五倍。」

  呂四鉦又是盯著馮梓容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不知馮小姐可有方法能解決?」

  馮梓容沉默了一會兒,道:「有。」

  「願聞其詳。」

  「得將法律分開來看。」馮梓容停了一會兒,道:「據我所知,除卻大燁以外,沙玉與汴方那頭並無如『罵詈』的刑罰,而他們的刑責亦相較大燁而言簡單得多;例如大燁這頭單是死罪便分為絞、斬、凌遲等,而沙玉那頭死罪便是死罪、只有絞刑一種,亦即將留全屍……」

  馮梓容對於沙玉那頭律法的知識來自於在沙玉那時的翻譯與讀書經驗,至於《大燁律》則是在靖王府裡頭所學,因此此時提及倒有幾分複習的味道、並不生疏:「此外我們亦有杖刑、笞刑、充軍、罰款、罰鍰等,每種罪責各有輕重,便連蹲牢房也分上好幾等,例如是否上枷與上銬;但沙玉那頭簡單得多,只有笞刑、罰財物、勞役與墨刑,而汴方那頭與沙玉本屬同國、想來亦不會差太多,因此或能將刑罰分為兩類──一為市井小民常犯的類別,如竊盜、鬥毆、詐騙等,其餘則為各國風俗差異而有歧異的部分,前者簡化賞罰、後者交由各國處置即可。」

  呂四鉦道:「如若有我大燁不肖子民辱罵沙玉、汴方那頭的祭司,又或者沙玉與汴方那頭的子民行巫蠱呢?」

  馮梓容暗讚了一聲呂四鉦果然有做功課,曉得大燁與汴方急沙玉那頭差異最大的部分,又道:「既然三國之間彼此要做生意,就得彼此有簡單地了解,呂尚書的問題我自是考量過的。辱罵他們視為神靈存在的祭司、或者行大燁最忌諱的巫蠱自然不容姑息,不如就將辱罵祭司的大燁子民交由他們判罰、行巫蠱的子民由我們管理,只要不死人便是給彼此留下幾分顏面了,不是嗎?」

  呂四鉦一愕,還沒開口時、便看得禮部尚書曾師沺皺眉道:「馮小姐可知如此會造成齟齬?」

  「自然是會的,然則彼此尊重才是細水長流之道,若有知法犯法者,又何必姑息?那樣的人就算不能壞我大燁大事、放回大燁裡頭遲早也要出問題的。」馮梓容這話說得重、說得尖銳,也帶著那麼些蓄意引導的味道:「其實天下之大,就算法律再怎麼周全,許多地方距離衙門可遠、都仰仗地方里正或長老與族長等仲裁,當中有多少藏汙納垢或者美其名為了人情、但其實讓人受了冤屈而無處申訴的例子可多了!有些人在村里間能為地痞流氓、走到大城鎮上便會人模人樣,總歸他們是怕法律、不懼人情,但膽敢在三國合作的集市裡頭鬧事,那就算放回大燁鄉里裡頭都會是難以管教的刁民……呂尚書,我這樣說可對?」

  呂四鉦沒有回答、只是兀自沉吟,倒是趙光本這時開口道:「馮小姐所言極是,若有有心禍亂朝廷大事的人、亦不容姑息。」

  方才馮梓容趁著說話時掃了一眼八位臣工,其中便在趙光本臉上多停留一眼──趙光本雖然是趙家人、卻是趙姓裡頭最為貧寒的一族,從前沒少被欺凌過,因此馮梓容這話講起倒是觸動了他的心弦。

  呂四鉦看了一眼趙光本、又斗膽地看了眼皇帝,這才說道:「若依此方向訂定法律,便是可行。」這言下之意也就是服軟了。

  呂四鉦雖出身地方大族、與趙光本的家世可謂雲泥之別,然則卻由於本身個性剛正不阿的緣故,因此也決定脫離家族安排的道路、走上與親長們所期望截然相反的路途。

  所以在朝堂之上,呂四鉦雖然不與趙光本特別交好,但卻總有一種隱隱之間欣羨的情感,認為他雖早期生活不易、卻能從心所欲;而趙光本看著呂四鉦如此也不認為他笑話自己、只想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路。

  總歸一句,當今陛下是明君,至少位高權重的朝臣們多還是明理的臣子──當然了,這或也「多虧」先帝禍害了不少衛家人與其外戚的緣故,因此原本張揚跋扈的宗室外戚們早在那段時期的血洗或者排擠而近乎凋零殆盡,是以朝堂之上的重臣們如今多傍附當今皇帝與其子嗣,少有偏近其餘已然凋零的衛家宗族。

  是以兩人達成默契以後,其餘的臣工們也都彼此相望,最後皇帝看著他們似乎也無話要說,便道:「此行一趟往玄州將由驃騎將軍與馮總督一道前往玄州,訂於中秋以後三日出發,在此期間諸位愛卿便與衛將軍和馮總督二人商討要一同前往玄州所需的屬官,至於趙尚書……屆時便擬一份補缺與朕看看。」皇帝此時將靖王稱呼為「驃騎將軍」,也就代表著靖王將以將軍而非王爺的身分陪同馮梓容往玄州那頭辦差,而馮梓容這正二品總督欽差大臣的身分雖明面上力壓正二品驃騎將軍一頭,但皇帝將靖王的將軍身分放在跟前、也算是對眾人明示靖王將成為馮梓容的靠山。

  皇帝這話一落,且不說下頭的八位重臣,便連馮梓容也跟著跪伏在皇帝面前,僅有靖王站著向皇帝拱手致意。

  眾口一聲「臣等遵旨」以後,皇帝又道:「冊命總督一事便交由趙光本辦理,諸位愛卿平身,都退下吧。」

  「是。」

  待到八位重臣都退下以後,皇帝連一個「坐」字也沒說,便是兀自陷入了沉思當中,直到好一會兒以後才道:「丫頭,這些全都是妳想出來的?」

  馮梓容不曉得皇帝為何會如此問,只道:「是,陛下。這些都與臣女方從沙玉回來時、呈報給陛下的那些材料有關,只是這幾日重複思索並加以整理後又與王爺商討一回的成績罷了。」馮梓容不願出風頭,自然得與皇帝說分明。

  皇帝揮了揮手,相較於往常的隨意,這時倒是有些不耐煩:「就算妳給朕的那疊材料朕都已經給戶部的臣工們看了,他們也折騰不出妳這樣的成績,卻不曉得朝廷養他們這麼久、卻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事關朝政,馮梓容自是一句話也不敢提,只是靜靜地候著。

  良久,也許是皇帝想開了,又道:「敘輝在玄州那頭也有不少事得幫襯,只是朕畢竟不好再欽命他為官,所以妳往那頭去時得好好與他一道辦差。」

  「是。」

  「妳這陣子想來多有不易,許多事情過了便算了,淵兒會替妳做主。」皇帝這話說著說著,倒還有幾分長輩的味道:「那些人沒吃過生死交關的苦,腦子裡總是僵固,屆時往玄州那頭便得多加擔待。」

  馮梓容聽了又是欠身拱手道:「承蒙陛下厚愛,臣女自當竭盡心力。」

  皇帝這時也鬆了口氣,又道:「丫頭,妳先前與名清說的那些話,說要對沙玉雪中送炭──這是怎麼回事?」

  馮梓容一愣,沒想過皇帝會提起數個月前的事,因此也趕忙斂起心神道:「陛下,在臣女回來大燁以前,足以動搖他們民心的大祭司亡故、便連他們新王登基也得仰賴狼雲國嗣女幫助……這事臣女本沒有放在心上,直到清河王提及沙玉那頭有捎來給臣女的信時,臣女才想起如今的沙玉王或多有不易。」

  「這事倒是好辦,大燁能與汴方交好、便能與沙玉交好,若得了兩處穩固的盟邦,想來其餘虎視眈眈的諸國也不敢如此放肆。」皇帝思考了一下,又道:「妳說的雪中送炭是什麼樣的方法?」

  「這事臣女並無主意,畢竟沙玉那頭民風與大燁迥異,若是因為他們失去精神標竿而讓朝政不易,不如樹立新的精神象徵,例如扶植祭司遠比直接幫助沙玉王還要更加利索。」

  皇帝聽了便是問道:「妳與狼雲國嗣女交好?」

  馮梓容苦笑道:「陛下,臣女不敢。」

  皇帝看起來有些不樂意:「怎麼不敢?」

  「臣女那時心心念念回歸大燁,自是不敢與沙玉裡頭的任何人交好。」馮梓容深吸了口氣,道:「陛下,臣女生為大燁人、自是只忠於大燁,如若在那頭與沙玉人交好、豈不是落人口實?」

  皇帝似乎也想起了什麼事情,便是皺起眉道:「哼,就那些眼紅的!成日不幹正事、只會嚼人舌根,不用理會他們!」

  馮梓容正色道:「陛下,悠悠之談只絕於智者,我往沙玉一遭的確是事實,只要陛下願信我、王爺願信我、馮家人願信我,我便無所畏懼。」

  皇帝盯著馮梓容好一會兒,這才緩了緩顏色:「沙玉那頭的使節急欲見妳,但是被朕給擱下了,朝廷畢竟有朝廷的規矩,但妳可願在中秋以前見他們?」

  馮梓容會意了皇帝的意思,道:「陛下要臣女以何種身分相見?」

  皇帝眸底一閃,道:「朕讓人將妳的總督身分詔告出去,但在此期間妳就以銀甲軍長史一職與他們相見吧!也好讓妳名符其實,如何?」

  馮梓容隱隱明白皇帝的意思,又看得他眼底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便也拱手道:「臣女遵旨,還請陛下明示臣女該當如何。」

  「沒有該當如何,就讓妳意氣風發地敘敘舊。」皇帝停了一會兒,終於露出了笑容:「朕沒要妳做什麼,便將與沙玉的關係維護好了便成,至於集市那頭的事情再讓妳多費點心思。」

  馮梓容見皇帝沒想在這時說出目的,便也出聲應下。而這時皇帝則將視線轉到了靖王身上道:「朕給你指了個好媳婦兒,從前還不甘不願的、甚至還與朕賭氣……哼,現在倒好!現在都能把人藉由朕的名義拐帶到家裡了!」

  靖王面色無波:「父皇遠見聖明。」

  皇帝似乎對面對他也總是不假辭色的兒子特別沒耐心,當下亦是道:「你當初還不聽老子的話,要你去看看人家小丫頭長什麼樣子、你就是敷衍!現在得了,自己看上眼就把人給拐回家了!像不像話!」

  馮梓容在一旁聽了滿臉老黑,倒是靖王也沒曾有讓步的意思,道:「父皇,若兒臣當時對梓容有心思,您才該焦慮。」

  是啊!那就是妥妥的戀童癖,絕對是犯罪!

  皇帝老子被這句話噎得背不過氣,又斥道:「但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今天就立刻把丫頭給送回去、不准再留!」

  靖王這廂倒是面色不改地說道:「父皇,兒臣是體恤您,才將梓容接往王府。」

  「體恤什麼?老子孫兒孫女多、才不──」皇帝忽地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不由得看了已經默默地把臉轉向一旁、耳根發燙的馮梓容,又道:「馮府來往宮中議事也方便,不差幾步路。」

  靖王平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道:「梓容不好時常進出宮門,所有一切材料都仰賴兒臣從六部索要,父皇肯定不願馮家屢受叨擾。」

  如果靖王這段時間頻繁來往馮府,且不說馮府會不會受到叨擾,單是外頭有心人的猜測與心思之活絡便會讓皇帝的耳根子不清淨、甚至連帶著皇后也不開心……想到了這裡,皇帝不禁慫了:「罷了!朕便由著你任性一回。」

  「多謝父皇恩准。」靖王不輕不重地謝過一句,又看向馮梓容道:「梓容,謝恩。」

  馮梓容忽地慌了手腳,又是朝皇帝垂首低聲道:「臣女多謝陛下厚愛。」

  皇帝看著馮梓容與方才判若兩人的模樣不覺被逗笑開來,又道:「好嘛!這才是朕的好兒媳──」

  「父皇,是未過門的。」

  皇帝聽了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兒子一眼,道:「過不過門都一樣了,你們這趟往玄州得抓緊時間回來,千萬得趕上時程舉行婚儀。」

  靖王道:「兒臣明白。」

  皇帝消停了會兒,又緩了緩語氣道:「日子過了還能再找,卻是那頭重要。」

  馮梓容曉得這句才是皇帝的真心話,便也拱手道:「臣女明白。」

  皇帝這時又揮了揮手,朝著靖王道:「你母后這陣子叨念丫頭,你便帶她過去看看。」

  靖王聽了也沒客氣,當下立刻與馮梓容先後辭別皇帝,便是拉著她的手一道走出通明殿。

  往鳳華宮得進到內院去,按理而言得有腰牌才是。然則方才皇帝發話便是聖旨,加上靖王身分不凡,因此領著馮梓容一路走著竟也無人阻攔,便這麼暢行無阻地進到後宮內院裡頭。

  馮梓容在踏入內院宮門時不住調侃道:「你在宮裡頭都能這般橫行無阻,怪不得我及笄那日能直接往家裡頭把我給從娘身邊搶走。」

  靖王面對馮梓容的調侃倒是從容:「那日是妳要我過去把妳搶走的,難不成是饒文傳話傳錯了?」

  「他沒傳錯,但你做得也挺奇怪的。」馮梓容眨了眨眼,道:「哪有人搶人還搶得這麼溫和的?」

  靖王一挑眉,道:「妳想讓我怎麼對妳?」

  馮梓容這廂笑得有些傻呼:「你怎麼對我都好。」

  靖王伸手輕拍了下她的額頭,道:「妳真的越來越大膽了。」

  「被你養得膽子大了些也不錯,不是嗎?」馮梓容笑得可甜,一臉幸福的模樣似乎能感染人心:「名淵,你真喜歡我?」

  「喜歡。」

  馮梓容試探性地問道:「就算我膽子再大些也無妨嗎?」

  「為何有此一問?」

  馮梓容赧道:「我總想著,女子不應該嬌羞點、被動點嗎?可是我每回看見你、每回與你在一塊兒時便總想不分場合地黏著你,這該怎麼辦才好?」她想了想,終究是說得隱晦,沒將自己兩日前與靖王近乎擦槍走火後那般傻呼的情緒與他知曉。

  靖王牽起了微笑道:「待妳成為名正言順的靖王妃後,自是無須有此顧慮。」

  「真的?」馮梓容真不信。

  靖王卻是給予了足以安定她心思的眼神道:「那樣的分寸只要守到我們成婚以前便好,待到我們為夫妻,還有什麼需要顧慮的?」

  例如顧慮不能在外頭想整個人賴在你身上、就馬上與麥芽糖一般地黏上去啊!

  馮梓容雖然還在心中吶喊了許多自己想恣意任性的橋段,但聽得靖王與自己如此說起,自也是被哄得開心,當下亦是握緊了與他緊緊相攜的手,一臉甜蜜地一道往鳳華宮那頭走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49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ar29741閃耀魔眼
星爆氣流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