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64)

作者:小褎│2020-02-23 12:27:27│贊助:2│人氣:32
第兩百六十四章 箇中奧妙

  由於前一日與太叔燿有約定,馮梓容一早便不敢貪睡,一睜開眼睛便趕忙爬起床來。靖王今日要陪她一道進宮,因此早也盥洗完畢一面看書、一面等著她,只是看著馮梓容那搖搖晃晃又迷糊的模樣,還險些跌下床來,便是無奈地揉了揉她的臉替她醒神,這喚了魚竹與方純替她準備清晨的漱洗。

  馮梓容換上了一套俐落的勁裝便到前院找太叔燿報到,被太叔燿所教的新武功給折磨得筋疲力軟,接著又是苦著張臉回院子簡單地打理一番、還惹得靖王直發笑,這才簡單地吃過早飯後與靖王一道往宮裡頭去。

  辰正三刻左右,皇帝仍在朝堂上聽著成堆的奏報。

  雖然前些天在朝堂之上已近乎所有人都同意了讓馮梓容加命為欽差大臣往玄州那頭辦差,但那畢竟是給刁九書與裴琛兩位左右相給坑下的,因此心裡頭多有不甘的朝臣比比皆是。然則這事才讓皇帝敲定沒幾天、當時他們又辯駁不過,因此也無法明目張膽地繼續上奏陳抗,只能找偏處應對。

  膽子小的便拚命誇讚某些臣工足以擔當主持玄州那頭集市的重任、膽子大的便是拚命地往馮家人身上找岔子,總之各種花招百出、令人眼花撩亂,自也拖延了不少朝會的時間。

  皇帝心裡頭明白這些朝臣們心裡頭的不甘之情若沒被適當宣洩、將來玄州集市那頭便可能更難主持,再加上當下也有意聽聽那些朝臣們心中的不滿、並在心裡頭的算盤敲敲地撥上幾筆,是以也就任著他們去。

  一旁侍候著的貼身太監高寓偷偷地觀察著皇帝的面色,一面也暗自記下了那些高談闊論朝臣們的面孔與所說的話──他從這位皇帝還在繆王府時期便是貼身侍候著的內侍,因為記憶力與眼色有過人之處、加上那時因為覺得自己的命運便與廢太子綁在一起而沒被外頭的威逼利誘所動搖,這才在當今天子登基以後被提拔為司禮監的掌印太監。

  雖然這時皇帝是沒說什麼、也沒給他任何提點,但他心如明鏡,明白待到午後皇帝獨自批改奏摺時肯定會問上幾句,因此也就仔細地記下了。

  待到下頭的臣工奏報結束後,皇帝這才咳了一聲道:「除卻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沒有其他的事可奏了嗎?」

  底下的朝臣們面面相覷,但又聽不出一朝天子言語裡的惱怒之意,自是欣喜皇帝或許為了前幾日出格地欽命馮家千金為欽差大臣而動搖,因此自也暗暗打算接下來幾日繼續加把勁扭轉聖意……

  底下眾臣各有各的盤算,而皇帝高高在上,自是將丹陛下的朝臣們心思都看在眼裡,當下亦是在心中冷笑一聲,接著又看了高寓一眼,逕自從龍椅上離去。

  底下的朝臣們自是無法直視天顏,因此也無法曉得皇帝如今的心思究竟如何。在高寓於一旁高聲唱道「退朝」二字以後,便如今日朝前交代的將左右相與六部尚書都給請往通明殿。

  通明殿內,馮梓容一身銀甲軍衣著與靖王一道候著,在通明殿裡頭較為寬闊的一處隔間內,她手上抱著一疊紙卷,神色有些緊張。

  靖王昨日與她一席長談以後曉得她早已準備好、因此也沒多加寬慰,只是站在她身邊給她長點膽子,其餘的話倒是一句也不說。

  一會兒後,便聽得一道沉而快的腳步走了進來,馮梓容一看是皇帝,便是抱著紙卷要下拜,卻被一句「免禮」而屈膝定住。

  這本來對她而言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但早上被太叔燿一番鍛鍊早已筋疲力竭,如今渾身幾乎都是痠軟的,因此也有些力不從心,讓靖王眼明手快地伸手扶了她一把。

  皇帝看見馮梓容這般模樣自也好奇,因此在馮梓容站好以後便問:「妳是怎麼了?怎麼站也站不穩?」

  「回稟陛下,今日臣女朝晨習武以後才來。」

  皇帝老早曉得她被太叔燿收為徒弟,當下亦是問道:「是給妳師父練的?」

  馮梓容赧道:「臣女根柢尚不紮實,讓陛下貽笑了。」

  「妳才幾歲!」皇帝倒是豪氣地一揮手道:「多學些也好,省得給那些滿肚子壞水的人給算計了!」

  「父皇。」靖王的語中帶有阻止之意。

  皇帝瞪了自己的兒子一眼,道:「老子不糊塗!一會兒那些人都來了的時候,不該你說話的時候就別護著,丫頭的本事得給他們看看才好、倒是不必客氣了。」

  靖王頷首道:「是。」

  靖王的話才落下不久,外頭便有內侍彎身來報道:「皇上,幾位大人們已在外頭候著。」

  「讓他們進來。」

  「遵旨。」

  那名內侍轉了出去不久以後,幾位朝臣們便是依著官職高低魚貫而入,見了坐在臥榻上的皇帝後便是伏身拜下。

  皇帝受了禮後便賜了座,接著又對身旁的靖王與馮梓容指著一旁的椅子道:「你們也坐下吧。」

  靖王沒有說話,倒是馮梓容也端端地道了聲謝,讓下頭的人個個心裡頭一凜,只覺得有股莫名而來的壓力欺身而來。而馮梓容雖也感覺到了前頭坐在凳子上的朝臣們心裡頭有些思緒,但依是不動聲色、只等著皇帝開口發號施令。

  皇帝一雙鷹一般的眼睛掃了下頭的八位朝臣們一眼後,緩緩開口道:「這幾日朝中那些浪費時間、浪費口舌的事情就別提了,朕讓你們來這頭聽聽有用些的材料……朕兩日前便已將你們呈報上的那頭材料都交給馮家千金了,這回該讓她與你們說說集市那頭的事。」

  這麼快?

  且不說左右丞相,便連六部尚書心中個個都提了起來。

  集市那頭的事務又多又雜,而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單是督促下屬整理那頭加急送來的材料就已經焦頭爛額、甚至不得不暫且放下原本的事務將整部動員,但馮家千金竟是能在一日半的時間內就將如山一般的材料給整理好、還另能提出自己的想法?

  不可能、不可能!

  這肯定是靖王幫手的吧!──任何人都曉得靖王「神通廣大」,允文允武、富有智謀奇略,這才能年紀輕輕便受到皇帝重用,而馮家千金許是沾了他的光……

  「丫頭,妳便與他們說說、不必有所保留。」皇帝那銳利的目光掃向馮梓容,接著又道:「朕來日便會詔告冊封妳為總督事,如今妳名正言順、不必退卻。」

  總督事?

  下頭的吏部尚書趙光本心裡頭一凜。

  若是像前幾日討論的冊封為欽差大臣倒也是有期限的官職,若再加上一個總督事這樣的名號──且不說集市那頭,便連玄州周遭各州的知州甚至邊防都得聽她的!

  禮部尚書曾師沺亦是凝起神色,但他倒也聽出了皇帝這話的意思便是待會兒馮家千金說的提案與策論若能使皇帝滿意、才有辦法接下總督事的職位,當下也明白了皇帝並沒有在那日與朝臣議定後便立刻將欽差大臣的腰牌與封冊直接賜下的原因。

  馮梓容欠身道:「遵旨。」便是將手中抱著的紙卷放在一旁的桌上攤開、又分成了四疊,她將其中一疊恭敬地交給皇帝、一疊交給靖王,至於剩下的兩疊則各自交給左右相,接著才在簡單地描述集市概況以後將自己整理後的想法一一地道出。

  當中,包含吏、戶、禮、兵、刑、工等六部該注意與配合的事項也都鉅細靡遺地給說了一回。例如目前吏部拓展集市屬官的不足之處、戶部管控收稅與放入集市攤販恐有不公或惹起民怨之處、禮部在使館方面的處置與外交面臨的問題、兵部的駐防是否之於雙方外交而言過度尖銳、刑部的法則與沙玉和汴方兩邦的衝突以及工部在集市範圍外的建設安排等等。

  馮梓容不但點出了所有可能的問題點、更提供了盡善盡美的解決方法──起初她想得不是特別透徹,但在昨日與靖王長談以後也得到了更多想法,雖然已經來不及補述於紙上,但經由她深入淺出的講解並順著紙張上所列出的重點歸納已讓底下的八位朝臣腦中都浮出了清楚的概念。

  當然馮梓容也沒忘記強調集市的重要性,直說道細水長流的必要,甚至在抿了抿嘴看向皇帝一眼後,更不諱地談起外交與軍事上的問題、甚至提及雖然集市這頭目前只與汴方與沙玉傍臨、卻能藉此悄悄地運作對其餘諸國暗地的諜報行動,讓左右相與六部尚書心裡頭直誇──直嘆這位小姑娘著實大膽!

  皇帝本來也就預期馮梓容單論集市裡頭的事情會有出彩的表現,但當她大著膽子提及後續的其他問題以後,眼底也忍不住閃現過一絲讚揚之色。馮梓容站在皇帝側邊跟前面向八位重臣、自然沒看見皇帝的目光若何,只是在所有一切都報告結束後,這才回過身來與皇帝欠身行禮道:「陛下,臣女該說的已經說完了。」

  皇帝一瞥一旁的漏鐘道:「喝口茶潤潤喉,妳都說了一個多時辰了。」

  「謝陛下。」說著,也沒客氣、就往靖王身旁的几上逕自給自己添了杯茶水抿了一口,而後又藉著背著皇帝與朝臣的機會偷偷地與靖王擠眉弄眼了一會兒,這才心滿意足地轉回去候著。

  靖王無奈,但看著她有些疲憊又如釋重負的表情也不住在心裡頭生出了幾分不忍,自是由著她去、不打算事後再與她「追究」。

  皇帝又再次看向那些已然逐漸服氣的重臣們,又道:「若愛卿們還有不解之處,大可以直接開口。」

  「馮小姐,這頭佈防的改善可是妳安排的?」兵部尚書鞏濟方自從曉得馮梓容會北方諸國的語言以後一直很想與馮梓容套近乎,自然也就率先開口:「妳可曉得向後撤營三十里恐會讓人趁虛而入?」

  馮梓容笑道:「若是開放集市依然有重重邊防,那麼人心又豈會安穩?集市周遭三十里內多有小村、小鎮,但最後肯定會逐漸聚集到擴建的凌川鎮那頭,也可以讓戶部與工部在那處規劃建立為物流大鎮,並以此名義設置州兵營地以利巡守,當然那些州兵們的『箇中奧妙』、鞏尚書應當能夠明白。」

  「物流大鎮?」工部尚書屈明毅起初不願意相信眼前侃侃而談的小丫頭有什麼本事,但卻不曉得為什麼越聽越入迷,聽到集市外圍的都市規劃概念後更是躍躍欲試,此刻更是願意放下自己身為尚書的臉面發問:「那是什麼?可是讓商貨囤積的地方?他們肯往那頭去嗎?」

  馮梓容道:「玄州集市畢竟在邊關,之於大燁的商賈們而言甚遠,若要將商貨千里迢迢地運往那頭肯定曠日廢時、但又不能放任鋪子空著沒貨可賣,因此他們肯定會源源不絕地從大燁各地調貨過去,而這當中一個又一個供商賈們押貨停歇的鎮子肯定不少,若是能夠在距離集市半日路程內的地方找一處小鎮改造為專門給商賈們滯留貨品的地方,肯定也會帶動發展、更能以維安之名合理駐兵……」

  屈明毅插嘴道:「我看過了,那附近少說也有五、六個鎮,還有村莊,又怎麼能擔保他們一定要往那頭去?」

  「因為安全啊!」馮梓容眨了眨眼,道:「屈尚書,商賈們往玄州那頭肯定是想賺錢的,在朝廷重視的城鎮裡頭既有官兵、又有衙門,想必縱有宵小亦不敢放肆,他們千里迢迢地將貨品運往邊關欲做買賣,總不會想要運過去送給匪賊過年的吧?」

  屈明毅都五十好幾了,這會竟然也跟著馮梓容這才剛及笄的姑娘一道眨了眨眼:「就這樣?」

  「是,就這樣。」馮梓容停了會兒,又道:「商賈們來往各地會選擇官道的主要原因便是官道有朝廷定期修築清理、加上路途寬闊,時常有官差往來、較為安全,否則天下之大、淨挑著偏僻的地方走,難免遇上匪賊而危害身家安全,若是往玄州那頭的道路也安全、並且也只通往朝廷有意建設的城鎮,那麼眾人也就會自發地往那頭走了。」

  屈明毅道:「若是他們執意往別處怎麼辦?」

  「自然由著他們了,但他們最後也不得不按照朝廷的規劃來。」馮梓容笑了笑,道:「若陛下應允,那處大鎮肯定也得由工部的人規劃。集市裡頭規劃不准由人長期住下、樓房與鋪子的規格也是一致,因此商賈們恐怕也會煩惱多餘的商貨要往哪邊堆放,若是由朝廷蓋上一個又一個的貨倉承租給集市那頭的商賈,豈不妙哉?」

  戶部尚書杜叔瑯一聽到跟錢有關的事情便雙眼放光:「如此建設與維護大鎮的錢財亦有著落了。」

  馮梓容道:「自古官不與民爭利,如何平衡還有賴杜尚書多費苦心。」

  「這還不簡單,那周圍不少荒地都是無主或者朝廷的,朝廷往後還要往那頭販賣鹽與官酒,只要將倉給蓋大了,何愁無人來用?」杜叔瑯一臉興奮的表情盡落入眾人眼中,便連那山羊鬍也是激動地一顫一顫的:「官自然不與民爭利,咱們的官倉與官舍簡簡單單,百姓們若有本事買地蓋倉庫、自然也得讓他們蓋了,但那邊的土地價格總會上揚,只要咱們官倉的價不往上擡、再怎麼樣肯定也有利益可賺。」

  「所以妳才要劃出那麼一塊地擴建新鎮、還要擴建那處的倉場?」工部尚書屈明毅停了一會兒,又朝著戶部尚書杜叔瑯道:「杜尚書,這事咱們回頭得好好商議。」

  眼看兩名尚書已經達成共識、兵部尚書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皇帝又道:「諸位愛卿可還有疑慮?」

  刑部尚書呂四鉦這時緩緩開口了:「陛下,臣以為不可為集市另立律令。」

  皇帝一指馮梓容道:「呂尚書,對她說清楚。」

  呂四鉦那雙細而長的柳葉眼看起來有些不善,但眸子底精純而毫無雜質的隆正樣貌卻將其略嫌苛薄的面相匡正而為方正不阿的樣貌:「馮小姐可曉得,集市那頭因得同時揉和三國律法,因此多有齟齬之處?做得嚴苛了、有人不願屈就;做得寬鬆了、或會懷疑集市是否將成為藏汙納垢之地。」

  「這點自是有考慮到的,但我依然不認為將抓到的犯人依照其國籍遣返各國處置一事是好事──如此看來雖然方便,但久而久之便會成為各國包庇國民的狀況,那麼集市逐漸罩上的汙名又該如何洗刷?」馮梓容停頓了一會兒,又道:「集市那頭如今建設方才半年,由於語言與地方風俗的因素而有許多細節沒能敲定,若大燁能堅定立場、曉以厲害,想必他們亦願意細水長流。」

  「汴方與沙玉產銀、並不缺錢。」呂四鉦仍然堅持自己的意見:「之於他們而言,集市不過是一場遊戲,反倒是大燁精心建設、投進了不少銀錢在其中,雖說集市勢在必行、但若是他們一時抽手,恐怕也就是只有我們蒙受損失。」

  呂四鉦說起這方面的問題,且不說戶部與工部尚書都瞇著眼等待馮梓容的回答,便連皇帝心裡頭的算盤也敲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49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