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拉姆斯傳》(暫定)《一、換血》

作者:好吃的竹炭│2020-02-23 02:37:21│贊助:0│人氣:14
今晚的沙漠,一如既往的冷,無情的穿透皮裘、刺入骨髓。

這夜,沙皇與皇后遇刺身亡。

未來的沙皇,也就是現在的皇太子-----阿祈爾,下令封街道鎖皇城,捉拿刺客,街上誰膽敢出現,一律做刺客同夥的罪行誅滅九族。

大家接到沙皇被刺的消息時雖然沒表示什麼,但大多都疑心是太子做的,畢竟皇宮戒備森嚴怎麼可能有人成功刺殺沙皇卻找不到人?

可是作為太子,他又是最不可能的一個,先帝除了他以外的兒子早在十年前的出巡被襲事件中盡數身亡,剩下這個當年才八歲、沒帶出宮的幼子,阿祈爾根本沒有要先帝的命的理由。

其實……還有一個潛在可能因素……

但是無論各方猜測如何,私底下動作如何,先帝已死新皇登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蘇芮瑪,就要變天了。

對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來說,死亡,不過是到天上去服侍太陽神,所以蘇芮瑪向來不如其他王政帝國搞國喪,沒有耽擱什麼,隔天早朝阿祈爾正式登基為沙皇。

世族向來是每個帝國裡不可避免的毒瘤,那些世族子弟對於這名母親身份低下的新皇,骨子裡十足地瞧不起。登基大典上的跪拜毫無半分恭敬之心,禮數也是做個半套樣子,可是阿祈爾的臉色並無絲毫不滿,還掛著十分親切的笑容對著眾人表示平身。

呵,好捏的柿子。

這下不只沒有恭敬之心,連嘻笑打鬧之聲都出來了。但站在最前頭的長老抬頭看到沙皇的這番行為,卻緊緊攥著眉頭不語。

好不容易登基大典結束了,大長老就要帶領眾臣叩首告退。

「諸位愛卿要走了?今日早朝還未舉行啊」阿祈爾斜靠在太陽椅上,慵懶的聲音卻傳遍整個大堂。

大長老眉頭皺的更緊了,右手攥著自己胸口想鎮定自己那不安定的心跳聲,而身後的無知小輩卻還在嗤笑沙皇的不知禮數。

其實那些人們也不是沒來由的囂張,蘇芮瑪帝國是千年帝國,也就有了千年世族,好幾朝的沙皇都削過權,但就算削成功了也沒能根除世族這個禍患,成了他們根基越紥越深越穩固。

哪個世族之間沒有一起幹過什麼勾當?哪個世族之間又沒有複雜的姻親關係?權力架構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可是……

這些大長老不是不知道,可是為什麼心裡那股不安卻越來越明顯……

「最近,朕可是查到很多諸位的事情啊,大長老,不給朕解釋解釋?」阿祈爾先前親切的笑容消散無形,語調輕鬆,卻讓人字字聽來根根鎖緊神經。

他站起身,一身金銀線絲繁繡錦袍閃爍,右手從桌上抓起一本折子向前甩出一段平滑的弧度,又在地上滑出幾尺才停下,恰恰停在那名大長老面前。

「沙皇陛下,臣……」

刷!

站在前側的御前侍衛抽出佩刀,面無表情、態度強硬的直直抵在大長老脖子上。

大殿一瞬間噤聲,而有一個聲音,在安靜下來後,清楚地、緩緩地朝著這裡移動。

是腳步聲。

是混著金屬摩擦的腳步聲。

那是,一整群的鐵甲重兵,踏著整齊劃一無二聲的步伐,從四面八方朝這裡走來的聲音!

大殿的門被推開,灰壓壓的軍隊湧入圍住眾文武官員,齊左膝跪地低頭右手捶地呼萬歲。

那聲萬歲震得眾人耳膜嗡嗡直響,在大殿梁柱之間迴盪不散,世族紈絝哪裡見過如此陣仗?紛紛跪下喊冤。

「陛下!」大長老冷汗直流,他知道身後那些世族子弟們雖然有些被軍隊震懾到、雖然看著他們族裡最高地位的人被刀架著脖子,但其實根本還是打從心底相信阿祈爾不敢動他們!

屠殺世族這件事,之前的沙皇之所以不敢做,是因為擔心天下人的議論、擔心剛到手江山是否穩固、擔心自己權力的行使是否會遭受人家質疑。

可是這名沙皇,在以前觀察時早就知道他對江山不在意,對權力也不渴望,也不太聰明,只是整天泡在圖書館裡和他那低賤的奴隸朋友一起研究那些無用的知識。

本以為他那顯而易見的興趣跟這些特質會讓他變得很好控制,成為世族的傀儡皇帝,才沒有用世族的力量介入讓在阿祈爾之後的皇子活下來,反而還讓那些原本可以活下來的皇子全都因不明原因死去。

哪知阿祈爾今天卻做出了超乎他們預期的事情!

那些特質放在現在這個狀況,既然對江山、權力和名聲都不在乎,那殺了這群世族所引來的問題,他當然也……

不會在乎啊!

「這折子上的事情,都是有人造假來誣衊臣下的啊!臣等世代忠良,絕不會做出如此骯髒齷齪之事!請陛下給臣下一點時間,一定會揪出那些誣衊臣下的人以證清白,還望陛下記得老祖宗的訓言,罪要緩定,別濫殺無辜啊!」維今之計只有盡可能拖延時間了!

臣數落沙皇不聽取老祖宗的訓言,真的是活到頭了

沙皇身邊的大太監,燭遠,搖搖頭嘆了口氣,接著看了一眼手上抱著大的誇張的捲軸。

不過無論他說什麼,這些視人如沙塵的世族,是注定到此為止了。

「愛卿,向沙皇說話,不用跪著,是你老祖宗教你的?」阿祈爾笑著將剛才大長老的話奉還,忽略氣氛,那笑容的比沙漠清晨的陽光還要燦爛明媚。

大長老看著那笑容,心一吋吋無止境的冷下去。他被刀子抵著,如何跪?沙皇這麼說,那是……

「既然這麼不懂禮數,那就……」阿祈爾慢悠悠的從太陽椅台上緩步走下,渾身散發與那金燦燦的袍子相悖、濃厚的死亡氣息:「去死吧」

嘶啦……

刀子刺進血肉的聲音在這寂然無聲的大殿上是如此清晰。

大長老黑洞暗毒的視線抬頭射向高高站在眾人之上、用譏諷至極的目光看向他的阿祈爾,嘶!胸口的血洞一空,刀被拔出,渾身連顫抖的力氣都沒了,應聲倒下,倒的不只是他的軀體,還有世族往日的榮耀,也隨著大長老倒下時一併逝去。

沙漠正午,烈日當空,大殿的每一絲空氣卻宛如極北之地吹來,沒有人尖叫,沒有人眨眼,甚至沒有人呼吸。

阿祈爾突然笑了,笑的燦爛,笑的令人惡寒,燦爛的無比淒涼。

眾人,只要是在官場待超過十年的,聽見這笑聲,忽然就明白了。

今天,他是來報仇的。

「拖出去,燭遠,殺完該殺的再來叫朕!」

但已經沒有時間給他們反應與求饒了,阿祈爾拋下最後一句話,轉身直接離去,最後一道活路徹底被封死,大殿驚叫聲四起,屠殺,正式開始。

一早在旁等候的燭遠站了出來,拉開那大大的捲軸,開始念著各個世族的惡行惡狀,所言罪行皆為死罪,且不言如何死,只言「賜死」,所以甚至連把人押解到刑場都不用,完全不給任何一點時間耽擱,念到哪斬到哪,拖出去都免了,劊子手直接扛著大刀進來行刑。

一下子大殿成了修羅場,所有世族子弟完全拋棄了所謂世族的優雅氣質和修養,全都發了瘋往唯一的殿門口衝。

但堂堂刀山血海闖過來的軍隊可不是吃素的,衝一個殺一個衝兩個殺一雙,往外衝的無一逃出,全被堵在門口削掉腦袋。

屠殺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直到捲軸被拉完,堂上的地板三分之二鋪著屍體,三分之一是血紅,戰場之上怕是都沒有如此景象。放眼望去,沒有半個世族的人,只剩下一些行單影隻、沒有派系或是派系不深的官員還活著。

而且,大多都是在官場不滿五年的新人。

阿祈爾這回到大殿上,才打開另一個捲軸,說出那些遞補這些被殺大官官職的人。

而那些被指派遞補大官的人,其實是阿祈爾讓他的心腹近年觀察許久、精挑細選、而且是近幾年才勉強被扶植進官場的人才。

所以他,並不單單只是要報仇,而是真的為了蘇芮瑪剷除毒瘤、為蘇芮瑪這烏煙瘴氣的官場換血!

但其實這些人壓根不知道自己被扶植了,只知道自己十年寒窗、千辛萬苦當了官,想為帝國效力,但卻眼看著那些紈絝子弟不學無術,卻做了天大的官來自己面前耀武揚威、欺壓羞辱,看著這些世族中飽私囊、在水井橋樑這種民生建設偷工減料、一有災情就當拿壓歲錢一般把賑災基金大把大把的放進自己口袋。

如何不憤怒?如何不痛心?

可是這代沙皇,不顧自身名聲、不顧後世評價,該殺就殺,不該殺的一個也沒傷,反倒還怕我們這些清流受了傷,特地安排士兵在剛剛混亂時把我們這些人拉到一邊去。

不只不殺,還對我們這些素未謀面的人大膽放權,加官進爵,讓我們能去實現我們的理想抱負!

明君啊!

眾人五體投地、心悅誠服地不顧地上積了一層鞋底高的鮮血向阿祈爾跪拜。

「吾皇萬歲!萬萬歲!」

這是來自內心深處真心實意的吶喊。

一次的早朝就在這血紅的大殿裡退朝了。

後來官員回到家後才接到消息,在早朝時,另一批軍隊也去抄了世族的家。證據足的,斬,證據不足的,就擺著一副「哈哈我就是要斬你你咬我啊」的態度也斬。

至此,蘇芮瑪的千年世族,正式絕跡。

朝堂上幾乎可以說只剩下五分之一的官員了,一時,帝國人心惶惶。

可是馬上,阿祈爾就做了一件很直接也卻很效果的事情。

免稅一年,且廣開學堂,學費帝國給付。

這個詔令一下來連官員都傻了,後者就算了,現在國家正缺人才,但……免稅一年?天啊,這不是要虧空國庫嗎?

但阿祈爾推行政策可謂雷立風行,當朝堂上提及此事時,眾官員大驚失色,正要進諫……

「諸位愛卿放心,念在各位平時宵衣旰食、勞累公務,免稅一年的事情朕已經趕在你們來早朝的路上時就已經將皇榜發布,至於廣開學堂的事情……」阿祈爾撥弄一下戒指,視線停在吏部尚書身上,露出一個與年齡不符的親切和藹的微笑:「還要勞煩吏部,也不用急,一個月之內完成就好」

這下眾官頭大,吏部尚書更加頭大。

我的太陽神啊,你在我們前來早朝時貼皇榜,分明是故意不要讓我們接到消息前去阻止的啊!

還有一個月哪裡不急了?蘇芮瑪可不是幾寸地,而是一個大帝國!一個月說完成真的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不管他們在腹誹什麼,總之事情就這樣定了,而朝堂上的小插曲人民自然不會知曉,只知道我們現在有一個不愛錢又不怕世族而且惜才的明君,不好好愛戴他不行。

有一個官民皆愛的帝王,這下國家是真正安定下來了,之後就開始著手辦招攬人才的事情,朝堂上的官員少了五分之四的舊人,遞補了一批新人進來,人數相比之前是大大不足,呈現一個人當兩個人用的狀態,不過神奇的是行政效率與之前比起來卻快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知遇之恩可是如同再生父母的,即使下達的命令再苦再累,做的也是心甘情願,那些被提拔的臣子自從升官以後,把讀書人那種視國家大事為己任的精神貫徹到底,一個比一個賣力,一個比一個爆肝。

一有什麼旱災水災,管賑災的,不管賑災的,不是眉頭深鎖苦思對策,吃飯時夾菜都夾到碗外了還沒發現,就是回家向家人宣布開始省吃儉用,然後搬空自家的倉庫捐獻賑災物資。

還有折子也是,折子數量整整少了一半,因為朝中勢力互相彈劾告狀那種芝麻綠豆大小事的消失殆盡,但厚度卻加了三倍不止,因為寫得比之前詳盡且有用的多。

比如工部的折子呈上來,什麼修補城牆、建大橋、加高加固堤防等等,在一旁還附有各種形式的設計圖,標示各種建造方法的耗費的預算、人力、工時以及建法的優缺點,乾淨整齊鉅細靡遺,只待沙皇決定哪個要先做,幾乎完全省了沙皇再去叫人來商討或自己出主意的時間。

阿祈爾看完了折子,一問時間,我的太陽神啊!前一個時辰才結束早朝,現在居然把折子批完了!當沙皇不是應該日理萬基的嗎?我也想當個勤政的皇帝啊……

其實先帝就政事上來說也不算昏君,只是常常受制於世族。但帝國終究不是沙皇親力親為管的,沒有搞好這些辦事的人有問題還是一樣無從解決。

可是,帝王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沒有十全十美,世上無論哪個王朝的明君總會有些很明顯的缺失,就算如同蘇芮瑪歷代沙皇都是由太陽盤親選的,也一樣,先帝的缺失是沒有對付世族的手段以及好美色。

至於阿祈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46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ina90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小簡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的巴友
屋內有壞心眼女僕、黑貓、鯊魚學妹、鮪魚罐頭、還有超可愛的女朋友和其他短文!不妨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