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心得】英雄必然失敗,英雄本身卻不失敗──海盜戰記

作者:ㄆ一ㄚ志│海盜戰記│2020-02-22 15:22:23│贊助:6│人氣:326

  《Vinland Saga》,中譯《海盜戰記》,是幸村誠原作,籔田修平導演,WIT STUDIO製作的漫改動畫。本作描述戰士托爾茲,為保護其子托爾芬,被海盜阿謝拉特殺死;托爾芬心懷憤懣,坐上阿謝拉特的船,誓言復仇。若是一般的動畫,應會把重點放在托爾芬如何變強,抑或如何放下仇恨的故事,但幸村誠的野心遠不只此;當然,托爾芬個人的成長固然是絕對主線,但作者花了更多篇幅在描述歷史背景:11世紀的斯堪地那維亞與英格蘭,那裏的大海與草原如何?政治角力如何?軍事將領與戰爭中的平民如何?幸村誠完美地半虛構了一個角色,將其安插進歷史中,隨歷史擺盪;正因如此,我們才能久違地見到一個史詩式的、為命運擺布、主體在其中掙扎的英雄,托爾茲之子,托爾芬。


建立與追尋的烏托邦

  片中不斷出現的核心概念,一個是逃離,一個是戰士。唯有離開戰場才能真正成就一個戰士,Vinland就在那裏。

  從托爾芬第一次拔劍出鞘,一切就回不了頭。父親死了,他很憤怒,這樣的憤怒導致了他的悲劇;但憤怒也是成為戰士的開端,因此阿謝拉特才會允許他待在自己的海盜船上。而後托爾芬在旅途中殺了動物,第一次見血;他殺了敵人,也殺了平民;他嘆了口氣,然後第一次犧牲幫助自己的人。到目前為止,托爾芬作為戰士的技藝愈發純熟,做為一個人卻愈發墮落、習於失敗。作為高潔的戰士之子,他的眼前唯有戰鬥、字典沒有逃離。


  或許這也是(至少是劇中)典型維京戰士的思路:重要的是如何戰鬥、如何死。作者在故事中安插進了第二種處事態度,約莫在此時期(實際上九世紀左右便相當程度地傳入斯堪地那維亞)北傳的基督教對此有不同的意見。王子的隨軍神父說,重要的是愛,愛是賦予價值的東西。然而最終庫奴特王子體悟到,愛就是死亡,於是沒有人知曉愛。王子不再遵行神的旨意,決意要建立人間的樂園,「戰士阿,做我的家臣吧!我會讓你們的戰爭、讓你們的生死有意義。這就是國王的責任。」王子不再「期待」烏托邦,他決定烏托邦不在任何一處、就在這裡──他要「建造」烏托邦。


  對托爾芬而言,烏托邦卻是「尋找」來的。藉由奴隸霍蘭德之口,在隨父親出海後便被遺忘的主題:VINLAND,再次浮出水面。逃亡的彼方有著什麼?若不相信草原之國的存在,逃亡的意義何在?所以托爾芬不逃,秉持戰士的驕傲,持續復仇之路。然而阿謝拉特終有一死,不是死在他手中、也是死在他人刀下;於是在劇終阿謝特拉死去,托爾芬茫然若失,或許戰士的出發點是憤怒,但只剩憤怒的戰士毫無用處。值此之時,雷夫大叔再次現身,在第一集、也在最後一集,講述了Vinland的故事。Vinland,再度給予槁木死灰的托爾芬目標。


戰士的弔詭

  「真正的戰士不需要劍」,托爾茲是這麼說的。戰士的弔詭在於,唯有離開戰場才能真正成就一個戰士,但離開戰場又不再是戰士;如果是當代的其他作品,比如西尾維新或奈須蘑菇的作品,理當充斥著大量這種解構主義式的美學。然而,在幸村誠這裡,我們有機會以另一種角度來,而不必咬文爵字地理解托爾茲的這句話;事實上,作者也不希望給你機會這麼理解,至少不是出自角色之口。

  海的湧動、雲在蒼穹中遊走、風雪、劍與鎧甲的碰撞,伴隨木造船隻的吱嘎聲,所謂史詩;除此之外,沒有人物的內心戲,只有一個一個的行動,所謂戰士。從某個角度,我們固然可以從環境或心理的變化中找出所謂「戰士的弔詭」,但是這或許反而會錯過了這種傳統的英雄所想表達的東西:那就是英雄就是行動,別無其他。戰士的宿命或許弔詭,但戰士本身並無弔詭。

(很諷刺吧?暮色年代的曙光)

  不用太仔細觀賞,便能發現主角托爾芬其實開口的次數並不多,大多數時候,都是由其他角色來代為轉達他的心聲,尤其是亦父亦仇的阿謝拉特。阿謝拉特是個有趣的角色,幸村誠對其毀譽參半,他彷彿能看到「真正的戰士」(這正是他認臉能力的真正用途),也就是說,他某種程度上是知道真正的戰士該長什麼樣子;但他自己出於某種原因──再一次地,作者並不會詳加細述是什麼原因、或者他的心理狀態如何──並不如此做、或至少是無法如此做,因此他只能是半個真正的戰士,厭惡維京人與他們對戰士的崇敬,卻又無從逃脫。但在生命的最後,他以一己之身力圖拯救威爾斯、幫助庫奴特、教育托爾芬,阿謝拉特在生命的最後對托爾芬說的話非常經典:

「往前走吧,不要永遠困在這種無聊的地方。去向遙遠的前方、超過托爾茲去過的世界。你是托爾茲之子,去吧,那才是你真正的戰鬥。要成為真正的戰士……托爾茲之子」。

(未來,我死了之後,你打算怎麼過下去?)

  他說的應當不僅僅是托爾芬的心理狀態,「去找」的意思就是「去找」,價值就在行動裡。終其一生,阿謝拉特都在尋找有資格成為世界之王、有能力建立人間樂土的人,如果說雷夫大叔給了托爾芬關於「尋找」和「逃離」的概念,那麼阿謝拉特便是為托爾芬親身展示了「尋找」的酸甜苦辣。以阿謝拉特為例,在這樣去除了大多數心理玩意兒的故事中,作者、乃至觀眾,並不為阿謝拉特這個「人」蓋棺論定,只有他做的「事」是重要的;也因此,即便從結果論他們的所作所為似乎總是徒勞、總是「事」與願違,但作為阿謝拉特、托爾茲、乃至托爾芬這些「人」,卻沒有問題、沒有病的。不要一直去想這些人的人格怎麼樣、是不是不正常,而只專注在他們的行為上,或許才是這個作品正確地打開方式。

  在作品中,作者正面肯認的戰士只有兩人,托爾茲以及庫奴特。兩人立場不同,作為相似:托爾茲在新天地建立烏托邦,王子則以其權力將此地改造成烏托邦。然而,在眾多的言語中,幸村誠其實還埋入了另一個真正的戰士,事實上,他說的相當直白:「水手永遠都要與大海作戰,就像戰士一樣,賭上他們的名譽」,雷夫大叔早就說了,只是當時的孩子們(以及觀眾)都以為是玩笑話。但這正是作者為戰士提供的另一種解套,冒險者也是戰士的一種體現,「追尋」的行動,跟復仇或殺戮的行動確實有所不同,後者為過去努力,而前者對未來「有所期待」。有所期待,有希望。這或許正是托爾茲所謂逃離的真意,傳統的戰士做到了對死亡的崇敬,但是,並沒有向死而「生」,或許是北歐宗教中對瓦爾哈拉的態度,導致這些戰士們總缺少了某種希冀。價值確實在行動中,但行動不可只為行動而生,「誰都沒有敵人」,為了戰鬥而將人區分成敵我是錯的,托魯克爾正是缺少了對「戰鬥之後」的想像,才無法達到托爾茲的境界。


小結:為所當為

  《Vinland Saga》到動畫結束的段落為止,都是一部英雄輓歌,他並不是以超展開為賣點,觀眾從開頭便明白,托爾茲必死、阿謝拉特亦然,而托爾芬無論是否手刃仇人、他的報仇都必定失敗。我們也都知道,真正(未知)的故事,從復仇之後才開始。人們體驗到彷彿預感成真的宿命感,這有賴於作者的功力,創造出讓人們有「故事必然如此發展」的預期:他苦心孤意設計了時代背景,給觀眾們帶來安定感,因為是已經發生過的事,觀眾會知道大方向;還有戲劇性的英雄,所謂英雄,就是不會背離他們「應該」做的事──也就是他們心中各自的烏托邦。

  WIT STUDIO的製作也是絕對的加分,充滿力道的OP、悠遠但時而急促的BGM(特別適合行軍)、靜止彷彿空無一物的ED,色調純度較低、動作戲上乘、人物肌肉線條大氣、食衣住行考據精細,這些要素在在都協助營造出神話中世界必將毀滅的末世感──在這裡即是托爾芬的復仇必將失敗。不過,如前所述,接下來的故事應當是托爾芬重新奮起、尋找Vinland的過程,這樣的故事似乎較不適用末世與失敗的主題,因此故事的走向與動畫製作將如何應對,令人十分好奇。

  我個人對於《Vinland Saga》的評價非常高,在我心目中是近年來非常稀有、氣度與質量皆能與《命運石之門》、《黑之契約者》等比肩的上乘之作。在這個年代能看見這樣的作品,我非常感動。推薦喜歡壓抑大氣的氛圍、動手動腳不囉嗦的主角、緩慢但暗潮洶湧的劇情、或對這段歷史有興趣的朋友一觀,絕對不會失望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8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盜戰記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yaes902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解鈴還須繫鈴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II5000各位想看小說的人
黑暗奇幻小說《惡魔神話》第四章《背叛神話的藝伎》更新囉!有興趣的人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