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62)

作者:小褎│2020-02-22 12:17:39│贊助:2│人氣:27
第兩百六十二章 司徒文莊夫婦

  馮梓容眨了眨眼,道:「聽你說來這也算工作吧?那我也不必要躲了。」

  靖王道:「妳不喜歡出風頭。」

  「是啊!棒打出頭鳥的道理我還是懂得的,只是你方才說了我也才想起,我這『使節』的身分也就是你銀甲軍長史的身分,既是如此、更不好削了你的臉面,得好好表現才是。」她一面說著,眼角餘光也看見王府裡頭的衛士們開始將菜餚陸續給擺上桌。

  馮梓容忽地想起前些年她參與的那一次中秋宮宴,自然也想起曾經聽得順義伯女兒對靖王「不軌」的事情、也想起范長安一口一句「淵哥哥」惹自己醋意油生的事,便也不住握拳道:「方才你都說了,只要正四品以上的官員與家眷都能去,那這回的宮宴不就可能有滿滿的官家小姐們了嗎?我若不好好威懾她們,怎麼好保護你?」

  靖王聽了不住笑道:「為什麼是保護我?」

  馮梓容朝著靖王眨了眨眼睛,又道:「保護你不受那些庸脂俗粉的干擾,同時也保護我自己。」

  「保護妳自己?」

  馮梓容哼了哼聲道:「若是有人頻頻與你獻媚,我肯定得忍不住動粗,所以為了我的名聲好、我得先威嚇一番才行。」

  靖王對於這方面倒是淡然:「那樣的人若真有什麼心思,屆時一刀子剮了便是,也不需要妳動手。」

  馮梓容聽了噗哧一笑,道:「我才不像你一般動輒打打殺殺……你看看,我這人溫柔又善良,怎麼忍心見血?」

  靖王被馮梓容逗得樂,又道:「妳不忍心剮了那些有壞心思的人?」

  馮梓容這廂可是一臉無辜:「我不忍心動刀動槍,但沒說不讓他們心裡頭淌血或內傷啊?反正只要不見血就行了,不是嗎?」

  靖王笑道:「妳這話若傳了出去,肯定要嚇壞人的。」

  「那麼就更沒有人敢覬覦你了!」馮梓容樂呵呵地笑道:「你是我的,這點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靖王這回倒是直接同意了馮梓容的話:「那麼本王的清淨就交給王妃護持了。」

  馮梓容聽了噗哧一笑,又道:「什麼王妃?還沒過門呢!快吃飯!」說罷,便與靖王一道拿起了碗筷,愉悅地用著這一餐。

  飯後,兩人又是一道在園子裡散步幫助消化,而後又是由靖王陪著馮梓容練了一會兒的功,這才分了開來各自洗浴。待到兩人都準備歇下時,馮梓容突然覺得自己「心生邪念」,便是趕走了魚竹與方純讓她們二人先去歇下,又抱著自個兒的枕頭往靖王的房間跑去,看得靖王尚未熄燈,便是有些傻呼地與他說道:「我能在你這頭睡下嗎?」

  靖王無奈地看著她道:「妳膽子也忒大。」

  馮梓容眨了眨眼,道:「每回大膽的是你呢!我只是概括承受的那方而已。」

  靖王看著她外衣也還沒脫下,只道:「別鬧了,快回去睡。」

  馮梓容聽了便是露出了有些無辜的臉,語中帶著恰到好處的失望道:「好吧!那我……回去了?」

  靖王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

  「我回去了?」她不甘心地往門口走了幾步,又回頭道:「我真的、真的回去了?」

  「我明日得早起往大營那頭,會吵到妳。」

  馮梓容曉得靖王鬆動了,便也加把勁兒地道:「我睡得很死的,而且我能睡裡邊兒、礙不著你!」

  「聽話,回去。」

  馮梓容曉得恐怕也無法得逞了,便是垂著頭說了一句「那你早些歇息。」便是垂頭喪氣地要跨出門。

  靖王無奈地看著她極其失落的背影,終於也心軟道:「若是妳能乖乖的,亦無不可。」

  「真的?」

  靖王看著馮梓容瞬間打起精神來的模樣,突然有種看見一隻原本垂頭喪氣的小狗瞬間兩眼發亮、搖著尾巴的模樣,一時間還覺得恐怕是自己眼花,又道:「若妳只是乖乖睡著便行。」他開始覺得自己這個晚上恐怕難以入眠。

  「我肯定是乖乖睡著的!」馮梓容開心地抱著枕頭跑到了床邊道:「我打小若是睡得歪了便會給奶娘搖醒,單就這睡相而言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她這話雖然如此說著,卻是全然忘記幾個月前她在大白天的鑽進靖王的房間裡、蹭著靖王的衣物與被窩睡著時那不著調的模樣都給靖王看在眼裡的。

  靖王見她將自己的枕頭給擺好,又主動地脫下外衣掛在一旁,又道:「妳先睡下。」

  「那你呢?」

  「我得想會事。」

  馮梓容點點頭,又脫了鞋襪自個兒爬上床將棉被給蓋好,道:「那我不吵你。」

  靖王看著她好一會兒,又是忍不住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替她重新拉好了棉被道:「妳先睡。」

  「你不會跑走吧?」

  「這裡是我的房間。」

  馮梓容聽了便放心:「那日我偷偷跑來你房間補眠時,不曉得自己被你抱著睡,那時夢到了我就躺在雲朵間、舒服又溫暖,想著若能被你這樣抱一輩子該有多好。」

  「別撒嬌了。」靖王牽起了嘴角,又是俯身在她的脣上輕輕地落下一吻,道:「我一會兒便睡。」

  馮梓容點點頭,也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她向來睡得快,因此也沒多久的時間便沉沉地睡去。

  這日夜裡,她又夢見了自己被極其溫暖的棉花給包圍住,而鼻息間的氣味是多麼地令人眷戀……

  第二日醒來,靖王如他前一日所言早是早早地離開,馮梓容的手一探身旁床鋪的溫度已然轉涼,便曉得靖王已離開許久,當下除了覺得有些寂寞外,亦是有些不捨。

  靖王日日忙碌,卻依然寵著自己、由著自己任性,也不曉得昨日自己這般恣情的要求是否也攪擾了他夜裡的思緒,當下亦是多少有些愧疚之情升起。

  由於昨日睡得特別舒服,今日她也是比平日早起了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索性便在朝晨的盥洗後跑去抓幾名王府裡頭的衛士練了一個多時辰的功,這才喝了幾碗粥、又轉回了書房繼續思考皇帝將要交辦給自己的工作。

  從她及笄過後不再往王府這頭來的日子裡,王府這頭裡裡外外似乎都很忙,便連總是待在王府中的太叔燿也都不見蹤影,她曾找衛士們問起,曉得王府裡外的人都在她及笄那日以後逐漸地忙了起來,便連靖王也總是在大營與皇宮兩頭跑、鮮少回來王府宿下。

  馮梓容隱約猜曉那是與盛王的請託有關,但事關重大、加上先前已有承諾的緣故,她也沒能與靖王問起,就是偶爾想深了會有一口氣憋著緩不過來的感覺。

  在坤元府靖王與她說起調查萬家恐會威脅性命安危後,她便是隱隱想著靖王把所有的事情都擔在自己的肩上,而自己則在他的保護傘下,只能偶爾向他撒個嬌、替他緩解緩解壓力,但實際上卻是一點兒忙也幫不上,直讓她心裡頭著急。

  雖然她曉得這事急不得,而她只要往王府這頭時、每日也都會學習自己該學習的事物,就算太叔燿雖然多不在府中,但也都會讓人將每日該要學習的課題教給她、讓她自己琢磨,而如今她在王府裡頭的課業也快要告一段落,便是讓她一直按在心裡頭的那股煩躁隱隱升起。

  這廂,她正帶著點些微煩躁的情緒一遍又一遍地看著自己昨日費盡心思寫下的文字,直到外頭陽光最為熾烈的時候,魚竹走了進來低聲道:「小姐,饒文找您。」

  「饒文?」

  這是馮梓容的規矩、也是靖王的規矩,在這個擁有他們二人房間的寬敞院落內,只要他們兩人在裡頭、便只有近侍能夠陪伴著,其餘的衛士等人都得在外頭通報才能進入。

  「有什麼事?」

  魚竹道:「現在王府裡頭能拿主意的只有小姐一人,外頭有陌生的訪客前來。」

  「有說是什麼人嗎?」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問:「是不是歸老前輩?」

  「饒文沒細說,但不是歸老前輩。」

  「讓饒文進來。」

  魚竹應了一聲,便轉了出去請饒文進來。

  饒文沒長馮梓容幾歲,她初見饒文時是在夜裡被靖王帶來王府這頭打架的。那時的饒文還只是個年紀輕輕、還在接受訓練的護院,如今幾年過去、也已經是一處區域的護院小頭領了。

  饒文一身玄青勁裝,精神抖擻,一見馮梓容便是拱手破題道:「王妃,王府外頭有對中年夫婦求見。」

  「長什麼樣子?」

  饒文道:「都是乾淨的文士裝扮。」

  馮梓容蹙起眉好一會兒,又道:「可有人認得他們?」

  饒文聽了一臉尷尬:「沒有,所以這會還攔在外頭。」

  馮梓容聽了便站起身來朝外頭走了幾步道:「姬墨,外頭的人你認識?」

  姬墨聞言從迴廊院子偏側的一處陰影走出道:「屬下先前往看看。」

  馮梓容一點頭,又道:「以防萬一,我先到前頭廳堂等著,如果是貴客的話、怠慢了人可不好。」她曉得靖王府名聲在京城裡頭──甚至在整個大燁或者放眼周遭鄰邦諸國都不怎麼好,從前在她還不認識靖王時,若多有人冒犯或者想圖謀些什麼的,無論王公貴族或者朝廷大員的人都會給衛士們一刀子剮出去,所以如今王府裡頭的衛士並沒有動手,便代表著前來拜訪的中年夫婦並不簡單,自己先往前頭跑一趟也是不虧。

  馮梓容腳步走得快,也還沒走到前頭便看得姬墨前來道:「王妃,是司徒先生夫婦。」

  「司徒先生?」馮梓容愣了一下,接著恍然大悟道:「可請他們進來了?」

  姬墨一點頭,又道:「還請王妃允許屬下與懷辰一道往廳堂。」

  「自然。」馮梓容深吸了口氣,又拍了拍臉蛋打起精神,便趕忙往廳堂那頭走去。

  司徒先生夫婦便是幾個月前靖王與其提及的、太叔燿養在玉州那頭的人,名曰司徒文莊與閔婒安。後來她也問過靖王,說道那對夫婦從兒時便跟在太叔燿身旁侍候,而今也近三十年了、是太叔燿身旁的老人。

  靖王還與她說,往後等自己嫁到靖王府,不能自己把所有的事情兜著,加上王府也會因為多一位主人而有些許的變動,這時就得有個正格的管家與女管家進來幫助馮梓容操持內務,而司徒文莊夫婦正是適當的人選。

  馮梓容倒是沒什麼意見、甚至還樂觀其成,畢竟太叔燿的眼力她十分佩服,加上若要重新養人不但曠日廢時,而整座靖王府都充滿著祕密,若是養出了叛徒或將讓整個王府乃至外頭的佈局一夕傾覆……

  馮梓容由於前世的經驗而自認自己識人不明、朱紫難別,尤其許多歹人或是藏得深,因此在王府當用新人之際更願意相信靖王與太叔燿的目光。

  待她走到廳堂門口時,便看得身著青灰外袍的文士與深著雪青衣裙的端莊婦人並肩前來,兩人見到自己便是先後恭敬行了禮道:「見過馮小姐。」

  馮梓容還禮道:「還請二位前往廳堂。」說著,便側開身子讓了路,讓兩人先踏入廳堂後,自己才跟著走了進去。而身後,姬墨與懷辰自也跟上,至於饒文知道了兩人的身分以後便充當衛士與魚竹和方純一道侍候於門口。

  馮梓容是頭一回以靖王府的主人──或者說是半個主人的身分接待來客,因此心裡頭也有些緊張。她坐在主位旁邊,看著司徒文莊夫婦與姬墨和懷辰等四人兩兩左右落於客座,直覺得自己因為名不正言不順而渾身彆扭。

  然則再怎麼彆扭,身為半個主人的自己也還是得開口,因此馮梓容也是硬著頭皮說了句開場白道:「靖王曾與我提及司徒先生與夫人將會來王府這頭待下,卻不曉得是今日。」

  「是我夫婦二人唐突,沒提前知會這頭。」司徒文莊一身儒士氣質與安崇十分相似,就是少了點鋒芒、多了些柔和的氣息環繞:「不知太叔師父如今是否在王府裡?」

  「若司徒先生欲找師父,我便讓人知會一聲。」馮梓容也不曉得自己抽了什麼風,並沒有直接回答:「不曉得司徒先生與夫人來到京城幾日了?」

  司徒文莊聽了眸底一閃,道:「已有兩日了。」

  馮梓容心中閃現了抹想法,卻是不動聲色道:「聽聞司徒先生與夫人二人已有許久沒回京城,不曉得這京城與從前相較而言如何?」

  司徒文莊簡單地回答了句:「景物依舊。」

  馮梓容聽了牽起微笑,司徒文莊這句「景物依舊」的意涵可深,後頭要接著的話難道是「人事已非」嗎?或者指京城無論在哪個年代都是如此繁華、卻暗藏玄機?

  「如此想來,也還是得多習慣幾日才是?不曉得司徒先生與夫人受邀歸來,可有打算?」

  司徒文莊拱手道:「此事自當聽憑王爺吩咐,我夫婦二人不敢擅自作主。」

  然則方才一來就是先問及太叔燿啊……馮梓容在內心盤算了會兒,道:「既是如此,我便權且代替王爺安排二位往客院歇下,待晚些王爺歸來時再與二位一道商議。」

  「如此便勞煩馮小姐了。」

  「客氣了。」馮梓容停了會兒,又看向姬墨與懷辰二人道:「姬墨,勞煩你安排可好?」

  姬墨應下後便領著司徒文莊夫婦二人離去,而馮梓容則與懷辰問道:「師父最近都待在大營那頭嗎?」

  懷辰道:「師父近來偶爾也往宮裡頭跑。」

  「宮裡頭?」馮梓容一愣,接著點頭道:「好吧,我讓饒文去請他老人家回來。」

  馮梓容走到門口與饒文交代了幾句後,這才又問道:「懷辰,他們二位是不是也會武功?但是我眼拙,怎麼看都看不出來。」

  懷辰並不像姬墨一樣多話,因此對於馮梓容的問題也回答得簡略:「他們二位與師父師承同一處、卻有混雜他家武學,比起屬下與姬墨而言更懂得掩藏自己。」

  馮梓容聽了不住眨了眨眼,道:「你們擅長匿蹤於影,他們擅長匿蹤於人群?」

  「是,尤其他們能肖形普通人,比起屬下與姬墨更能殺人於無形。」

  馮梓容聽得懷辰的形容,不住道:「希望我不會有用到這般招法的一天。」雖然這幾個月她在王府裡頭學到了不少細作相關的「暗招」,但若真用在非屬於反擊而是主動出擊的狀況下,她還真有點慫。

  「王妃,您雖不殺人,但擅長挑斷人手腳筋。」懷辰指的自然是在南方馮梓容遇到劫匪時,因為個子有不及之處而無法對匪賊一刀斃命,便索性淨挑著要害攻擊、讓匪賊再無還手之力,而姬墨與懷辰二人當時為了護馮梓容性命周全,自然也得跟上去補刀殺人、避免匪賊再出陰招。

  「要你多嘴!」馮梓容白了懷辰一眼,又道:「我且回書房繼續煩惱陛下那頭的事,你讓人幫我照看一下他們二位,我猜師父也不會立即回來。」

  「為什麼?」

  「你沒聽見方才司徒先生說的話?」馮梓容一臉疑惑地看向懷辰,雖然她平日幾乎沒與懷辰多說過幾句,但也曉得懷辰其實不笨才是:「他們肯定是先與師父連絡後才來這裡的,方才是在對我考試呢!」

  懷辰會意了過來,又道:「多虧您能看破。」

  「就委屈饒文白跑一趟了。」馮梓容這般說著,倒是沒幾分愧疚:「若是考試的話,也只能明目張膽地藏拙給人笑話了。」她雖然在途中便會意到司徒文莊是在考自己是否擁有當家的能力,但她仍是得把表面的禮數與安排做得周全,不能在會意以後立刻揭白心思──這自然也是考試的一環,而她則是從外祖父周壽從前給她的提點中醒悟的。

  隨著司徒文莊夫婦的到來,馮梓容只覺得自己的生活或許很快便要有嶄新的變化,然則當務之急卻是即將到來的玄州之行。而在此前,她還得充分準備好說服皇帝──或者說是說服朝臣的材料,以不負皇帝所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7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ondouShinni大家
長篇小說《進入異世界》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