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奇幻冒險】燃燒生命的魔物與銀色公主 第五十九章

作者:相羽│2020-02-22 09:57:13│贊助:8│人氣:70


  。。。(布萊德)

  在我和另外兩人都坐上馬車後,格瑞拿著一張捲起來的紙上了馬車,並且對著車夫說:

  「都已經上車了,我們可以開始移動了。」

  車夫回答道:

  「我知道了,那麼我要開始移動了。」

  車夫說完後,格瑞連忙找一個位子坐下來,接著馬車就開始移動了。

  馬車開始移動之後,格瑞將捲起來的紙給攤開,眾人很在意那張紙是什麼,格瑞解釋道:

  「這似乎是現階段黑森林的簡易地圖。」

  
  
  我看到這張地圖後問了問格瑞:

  「你什麼時候拿到這張地圖的?」

  格瑞聽到我這麼問後回答道:

  「剛剛我和馬夫單獨對話的時候他給我的,總而言之讓我們先看看這張地圖畫了什麼吧。」

  格瑞說完後,眾人開始看著這張地圖,我看完這張地圖後,開始說:

  「當時我與精靈們封印潘勒斯特時,我們設立了兩道封印,一道是邪龍的力量,另一道則是牠的身體。」

  艾蕾聽完我的解釋後說道:

  「這麼說的話,那個被燒毀的範圍就是將力量封印解開的證明囉?」
  
  我想了一下,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燒毀森林的中心點就是封印邪龍力量的地方。」

  艾蕾聽到我這麼回答後問道:

  「邪龍的力量已經被解開了,那麼那份力量會到哪裡去呢?」

  聽到艾蕾這麼一問,我攤著手回答道:

  「有兩種可能,第一是力量回到了肉體身上,但即使力量回到牠的身上,他也沒辦法在封印中醒來。」

  這麼說完,我刻意斷了一下後,才繼續說:

  「第二個是面具男用了我們不知道的手法,將這個力量給『收』了起來,之後解開封印的同時歸還力量,大致上這兩種方向。」

  說完了第二種方法後,格瑞瞇著眼:

  「我覺得第一種方法可能才是正確的,畢竟如果真的將力量給『收』了起來的話,森林不應該會有大爆炸的。」

  莉蓮也補充道:

  「即使是多麼強大的人,也不可能可以把邪龍的力量納為己有,所以我也覺得第一種比較有可能。」

  艾蕾聽完兩個人的回答後,對著我說:

  「雖然第一種方法的說服力很高……不過我還是覺得第二種方法也是有可能,畢竟我們還不知道對手到底有著什麼東西沒展現出來。」

  我點了點頭同意了艾蕾的說法:

  「說得沒錯,我們還不確定對面有著什麼奇形怪狀的招數,所以不能輕易下定論,總結來說的話--」

  說到這裡我攤著手:

  「不管他是用哪兩種方法,我們的目標也就只有要將封印加固而已。」

  聽到我這麼一說,格瑞問了我:

  「說要把封印加固……但你還記得封印是在哪個地方嗎?」

  我指了指地圖中的位置: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在冰晶洞窟的最深處……對了,艾蕾,在沙漠中我交給你的石頭還在嗎?」

  聽到我這麼一問,艾蕾起先歪著頭疑惑了一下,之後想到了什麼以後,將一顆藍色的石頭拿了出來。

  格瑞和莉蓮看到那顆石頭後,紛紛表現出了疑惑的表情,而艾蕾也歪著頭:

  「這顆石頭有什麼作用呢?」

  聽到艾蕾這麼一問,我想了一下。

  我當時似乎是直接將這顆石頭塞給她,沒有告訴她這顆石頭到底是什麼來歷。

  「這是之前在神殿中某個人交付給我的召喚石……她說她的身體被封印在黑森林的冰晶洞窟--」

  說到這裡,我才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這個召喚石所封印的靈魂說過,她的身體被封印在冰晶洞窟中……這是巧合嗎?

  聽到不對勁的點時,格瑞也直接問道:

  「冰晶洞窟?這不是和邪龍封印地點一樣嗎?」

  我搔了搔頭:

  「嗯……確實是一模一樣的地點,不過她可是三百年前就被封印在那邊了,所以應該是和邪龍沒有什麼關係。」

  莉蓮聽到我說的話,問了我:

  「三百年前?」

  我點了點頭,並且說:

  「嗯……她自稱她是以前是三百年前某個部族的族長,被族人背叛後,肉體就被封印在冰晶洞窟。」

  莉蓮問了問:

  「那個部族是不是『蒼幽』的部族呢?」

  聽到莉蓮說完,我仔細的迴響了一下點了點頭:

  「嗯,沒錯,確實是這個名字沒錯……等等,精靈之森的精靈知道這個部族?」

  坐在莉蓮腿上的藍焰回答道:

  「說起來,以前待在這裡時,我也聽過故事……據說這個部族原本是在精靈之森的,後來因為精靈遷徒的關係,所以整個部族搬到了黑森林去。」

  他們原本是住在精靈之森的……也就是說三百年前那個地方還不叫精靈之森。

  我攤著手問了:

  「所以他們可能不是精靈?」

  莉蓮直接回答道:

  「精靈的長老們說那個部族是亞人的聚落。」

  艾蕾聽到莉蓮這麼說完,歪著頭問:

  「亞人……不就是有著外表有著動物特徵的人類嗎?」

  所謂亞人大致上外表示和人類一樣,其特徵大致上就是他們某個地方繼承了某些動物的特徵。

  簡單來說,頭上會有狐狸、貓、狗那種耳朵或著尾巴的,大致上就可以稱為亞人了。

  不過說到底亞人的種類還是很多的,甚至也有著火的人存在,不過大部分的人會把那類著火的人稱為燃燒的活屍而已。

  甚至哥布林、巨魔這些看似魔物的東西,實際上他們也是被分為亞人。

  艾蕾問了莉蓮以後,莉蓮點了點頭:

  「是的,雖然哥布林和巨魔那些魔物也算是亞人的一種……不過這邊指的都是那些有著獸耳或著獸尾那種亞人。」

  聽完莉蓮的話,我感嘆的說:

  「嗯……曾經佔據精靈之森的聚落啊,數量肯定非常的龐大啊。」

  莉蓮補充道:

  「那個部族的族長當時將森林讓給了精靈們,使現在的精靈們有了地方住……不過我當時聽這個故事時我有問過長老之後那個聚落的消息,不過他們只是嘆了口氣而已。」

  聽完莉蓮補充的話,我瞇著眼想了想。

  也就是說在把居住地讓給精靈們後,這個部族就搬到黑森林去了。

  在將部族搬到黑森林之後,由於不明的原因滅族了……而部族的族長也被冰封在那個洞窟中。

  她說她是遭到背叛,所以才被冰封在那邊,所以族長在被冰封後,部族才毀滅的。

  總而言之,不管部族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事情也暫時不用管了……答應別人的事情還是要做到,剛好目標也和我們要調查的地點一致。

  這樣想完後,我瞇著眼說了:

  「總而言之,我答應那個族長要把她放出來,而且剛好位置是一模一樣,就一起解決吧。」

  聽到我這麼說完後,眾人沒有說話,似乎是沒有什麼意見。

  結束了這個話題後,莉蓮問了問格瑞:

  「什麼時後才會到黑森林呢?」

  莉蓮這麼一問完,馬車也剛好停了下來,車夫從駕駛座上下來,之後將馬車門打開:

  「我們已經到了黑森林了。」

  聽到車夫這麼一說,我們同時朝著馬夫的背後看過去。

  馬夫背後的景象使我知道了這裡是現在的黑森林。

    有著很多只剩下樹幹的樹林,而地板上也只有滿滿的樹枝與焦黑的大地。

  看來往那邊進去,就是面具男解開力量後被影響的範圍了。

  看到那個看起來被燒乾過的樹林後,我們立刻從馬車上下去,全部下來了以後,車夫邊指著那些看起來被燒過的樹幹群,邊對著格瑞說道:

  「那個方向就是當時燒毀的範圍了,我就送你們到這裡,畢竟在繼續前進可能連我都會遭遇危險。」

  格瑞聽完,將手上的地圖攤開,並對著車夫問:

  「那麼這個地方大致上是在這張地圖的哪裡呢?」

  聽到格瑞這麼問,車夫指了指地圖上的一個位置:

  「大致上應該是這個位置。」

  格瑞看到車夫指的位置後,瞇著眼說道:

  「我了解了,謝謝。」

  馬夫聽完格瑞的道謝後,開始問道:

  「你們這次需要回程嗎?」

  聽到車夫這麼問,格瑞往我這邊看了一眼,似乎是在問我。

  我比了比不需要的手勢後,格瑞回答道:

  「……不需要,我們結束任務後會自己慢慢走回去。」

  馬夫點了點頭,並且回去駕駛座上:

  「我理解了,那麼我就先行離開了。」

  這麼說完,車夫便駕駛他的馬車離開了這裡。

  在車夫離開後,我走到格瑞旁邊:

  「所以我們這個位置在哪裡?」

  聽到我這麼一問,格瑞指了指地圖中半狼人村落與燒毀森林的位置中間:

  「那個車夫是說我們在這個位置。」

  看到格瑞指的地圖位置,我瞇著眼說道:

  「嗯……離舊家的距離很遠呢,沒關係,路途上似乎有經過那個洞窟,我們先去現場探勘如何?」

  莉蓮聽到我這麼提議,點了點頭:

  「這主意不錯呢,我認為先看看那個地方長什麼樣子也好。」

  艾蕾沒有發表意見,似乎是都可以的樣子。

  格瑞煩惱的說道:

  「用現在的時間來說,稍微拖到一點時間的話就會晚上才到華爾茲的領域了吧?」

  我攤著手說:

  「沒事,反正那區域我很熟,應該是沒問題。」

  格瑞聽完我的話,嘆了口氣: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好吧。」

  聽到格瑞這麼一說,我又說道:

  「那麼那張地圖給我吧,畢竟這邊我很少來過,可能會帶錯路。」

  聽完我的話,格瑞便把地圖遞到我手上,而我也攤開地圖準備開始帶路。

  嗯……我們這個位置與半狼人的村落相當接近,所以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這麼想的我,開始對著大家說道:

  「待在這裡太久不是什麼好事,趕快行動吧。」

  我這麼對大家說完後,便開始照著我所規劃的路線走。

  (。。。)

  走了一段時間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山崖底下,面前的山崖有著一個洞窟的入口。

  看到我把他們帶到這裡,格瑞問了我:

  「這裡就是封印邪龍的地點嗎?」

  我攤著手回答道:

  「地圖上所標示的就是這個地點……而且我感覺我也確實到過這裡,所以一定是這裡沒錯。」

  莉蓮看了看周圍,並說:

  「明明是稱為『冰之洞窟』的地方,但是周圍卻沒有感覺符名的地方呢。」

  聽完莉蓮的話後,我回答道:

  「那也只是一個名稱……而且裡面不一定沒有符合名稱的地方啊。」

  莉蓮聽完我的話,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呢,話說都到這裡了,不到裡面探勘嗎?」

  確實繼續往裡面探勘會是不錯的選擇,但是如果往裡面走的話,我們今天可能天黑才能回到那邊了。

  想到這裡,我直接回答莉蓮:

  「不會往裡面探勘的,畢竟如真的進去探勘的話,我們回到那邊可能天黑了。」

  我這麼說完後,艾蕾對著我說道:

  「我可以感覺到裡面有著豐富的魔力氣息,看起來這裡的魔力相當豐富。」

  聽到艾蕾這麼說,我訝異的攤著手:

  「妳可以感覺到裡面的魔力氣息?」

  面對我的疑問,艾蕾嘟著嘴:

  「我現在力量已經有回來一點了,當然可以感覺到呀!」

  聽艾蕾這麼一說,我才想到要感知魔力只要些許的魔力就可以了。

  魔力越多的人會感知越遠的地方,無論魔力多少,都是可以去試著感知看看的。

  看來艾蕾現有的魔力可以讓她感知到一段距離的位置。

  「裡面的結晶就像是我們在精靈之森的洞穴裡面一樣富含著魔力,所以可以感覺到這些是正常的……好了,接下來我們前往華爾茲的領地吧。」

  我這麼說完,大家也紛紛點了點頭。

  看到大家同意我的提議,我正準備帶領離開這裡時--

  「--你們隨意的侵犯了他人的領域,現在還想著可以好手好腳的離開嗎?」

  一個非常甜美的聲音憑空響起,聲音響起的同時我們的四周出現了金黃色的障壁,這些聳立的障壁包圍了我們。

  ……看來這附近是有管理者管理的啊。

  總而言之,必須表明我們來到這裡沒有想要侵犯他們的意思。

  這麼想的我大聲說道:

  「我們只是來調查一些事情的,沒有打算侵犯你們領地的意思。」

  但我這麼說似乎引起了反效果:

  「每個人都是這麼說,最後還不是東翻西翻的?接招吧。」

  甜美的聲音響完後,我們的四周出現了許多半透明的人、亞人、野獸。

  格瑞看到這狀況,驚訝的說著:

  「這個法術是……死靈術!」

  我嘆了口氣,又開玩笑似的補充道:

  「這個死靈術看起來相當的高明哦,這個不練個幾億年是沒辦法搞成這樣的。」
  
  莉蓮見這個狀況,問了我:

  「這種狀況要直接上嗎?畢竟對方可是靈體耶?」

  我瞇著眼說著:

  「對面看起來就是一副要來攻擊我們的樣子了……我們也被他們的結界關注,所以只能反擊了!」

  這麼說完後,我將手舉高,接著一陣一陣的骨頭從地板上鑽出來,朝著那些靈體邁進!

  靈體看好骨頭鑽出來的時機點,用跳躍閃避了地上鑽出來的骨頭,並且握起了他們的武器朝著我們衝過來!

  看到靈體用跳躍來躲避我的骨頭,這使我有一些疑問。

  為什麼他們明明是靈體,卻要閃避物理的骨頭呢?

  想當然的……原因也只有一個。

  我利用念動力來操縱幾根骨頭,朝著同一個靈體攻擊。

  靈體迴避了幾根骨頭,但還是迴避不及,有好幾根骨頭插在他的身上。

  只見靈體用著痛苦的表情看了看我們以後,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剛剛插在靈體上的骨頭。

  這些幽靈實體化了……那麼這樣就好對付了。

  「這些幽靈物理攻擊也行得通,抵擋他們並不困難。」

  我這麼說完,有個手持斧頭的幽靈朝著我砍了過來,我閃避了幾個斬擊後,用左手手指了指這個靈體,並且將控制幽靈的手往下伸。

  幽靈被念動力所影響,慢慢地呈現跪下的姿勢。

  看來連念動力也可以附著在這些幽靈身上……這些幽靈已經實體化到可以和他人生活的程度了,不過--

  「--嗚痾。」

  幽靈似乎不能說話……而且看他的行為舉止,令我感覺他沒有智能。

  「哦,危險。」

  我感覺到殺意後,立刻往旁邊閃避,而控制住那隻幽靈的左手還是持續的壓制那隻幽靈。

  閃避了攻擊後,我看了看襲擊我的東西是什麼東西……是一個拿著劍的幽靈。

  攻擊沒有打到我的幽靈,快速的擺好陣勢後朝著我砍了過來。

  我利用念動力將被壓制的幽靈給丟往拿著劍砍過來的幽靈,這使兩個幽靈一起被摔在地板上。

  他們兩個被摔在地板上後,我立刻在他們的地板下召換骨頭。

  可以用他們半透明的身軀看見他們所倒的地板下竄出骨頭貫穿他們的身軀,受到了這個致命擊的幽靈便灰飛湮滅了。

  看來對付這些幽靈真的並不難,畢竟連骨頭都可以攻擊他們了。

  但似乎只有我覺得他們很好對付而已。

  格瑞面對一個持刀的幽靈,幽靈開始拿著刀揮向格瑞,格瑞雖然閃避了這個斬擊,但刀子還是擦過他的盔甲。

  莉蓮利用手上的三叉戟攻擊持弓的幽靈弓箭手,但弓箭手輕易的迴避了莉蓮的三叉戟,並且快速的重整攻擊姿勢,往莉蓮射出三根弓箭!

  莉蓮用三叉戟將這三根弓箭給彈開,之後朝著弓箭手突刺過去。

  但弓箭手在關鍵時刻閃避了莉蓮的突刺,並且朝著莉蓮射了一隻箭!

  莉蓮雖然即時迴避了弓箭,但這發弓箭還是擦到了莉蓮的手臂。

  看起來這發弓箭只是劃破了她的衣服,莉蓮並沒有受到傷害。

  ……以當時莉蓮與藍焰戰鬥的水準來看,速度應該會比這個幽靈弓箭手快很多呀?

  而且格瑞那邊也是……他應該可以輕鬆贏過那個持刀幽靈的,但是在剛剛的戰鬥中,感覺格瑞的戰鬥沒有和平常一樣,這是為什麼呢?

  難道說把我們關在這裡的結界有著什麼特殊的效果嗎?

  不管有沒有特殊的效果,扣除艾蕾以外,沒有被影響的似乎只有我了,那麼我也只能盡量輔助其他人了。

  這麼想的我立刻彈了個響指,隨即出現幾根骨頭往格瑞那邊的幽靈攻擊過去。

  因應這個響指出現的不只有那些骨頭,我旁邊也出現一個龍頭骨,這個龍頭骨也立刻往莉蓮交戰的位置發射衝擊砲!

  受到骨頭偷襲的幽靈被插上了好幾根骨頭後灰飛煙滅,而另一邊的幽靈弓箭手則是被衝擊砲給轟掉,同時救出了兩個人。

  在解決掉各自兩邊的麻煩後,我們又重新會合在一起。

  一站在一起後,格瑞就說了: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沒有辦法發揮自己全部的力量……這場戰鬥可難辦了。」

  格瑞說完後,莉蓮也同意的說道:

  「不只是力量……我可以感覺到身體能力不如往常。」

  聽完他們倆的話,在我身後的艾蕾也說:

  「其實我也覺得身體沉沉的,很難行動。」

  聽到艾蕾這麼一說,我驚訝的問:

  「連妳也是嗎?」

  聽到我這麼一問,艾蕾堅定的點了點頭。

  那也就是說,只對人類會有作用吧?

  不……看剛剛敵方所召喚出來的幽靈來下判斷的話,可能是對『活體生物』都會受到影響的,而我早已是死的,所以沒有受到影響。

  想到這裡我嘆了口氣:

  「這戰鬥狀況可真是不利啊。」

  聽完我的話,格瑞問道:

  「該怎麼樣才能打破這尷尬的狀況呢?」

  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只有兩種選擇。

  第一是表明我們沒有要加害對方的意思,所以請對方把結界給解開。

  第二是用各式各樣的攻擊將結界打破……但是現在莉蓮和格瑞的體能都不如往常,這方法行不通。

  這樣一來,唯一的方法只有說服對方了。

  這麼想的我,向前踏出一步,面對那些朝著我們逼近的幽靈群攤著手:

  「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不過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在打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的。」

  我這麼一說完,那些幽靈群停止了動作,隨後甜美的聲音響起:

  「……我該如何相信你們不會對我不利呢?」

  我瞇著眼回答道:

  「仔細想想吧,一個魔物帶領著兩個人類和一個精靈,怎麼想都是有特別的目的的吧……至少不會是侵犯他人領地這種目的。」

  我這麼說完,持續了一陣子的沉默後,幽靈們全部自動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在我們的眼前有著一團黑色的氣團。

  這黑色的氣團在我們面前慢慢地變成一個人型,最後氣團慢慢的散開來,藏在氣團中的是一個女人。

  她穿著一個魔髮師的披肩,披肩的帽子將她的臉蓋住一半,只知道她有著粉紅色的頭髮,左手拿著一個法杖,法杖尖端有一顆圓型的寶珠,右手則是抱著一顆人類的頭骨。

  那頭骨有著被歲月所摧殘的痕跡……比如大量的裂痕與破洞,但即使這樣,那顆頭骨還是保有原型,看起來有定期的『照顧』。

  在魔法師的姿態顯現出來後,她立刻邊低頭表達歉意:

  「這的確是很奇怪的組合……也許這真的是我的錯,但是今天是你這麼提出來的,如果換作是其他的人,我絕對還是會格殺勿論的。」

  她的語氣說到後面越來越苛薄,這讓我感覺她對人類和精靈有著的敵意。

  這使我想到了一個小故事,通過這個小故事,也讓我清楚了敵方的身分。

  我瞇著眼回答道:

  「聽妳這樣說的話,那就代表妳會放我們出去的,對吧,『魔女』?」

  在我說完這段話的瞬間,魔法師周邊憑空出現了幾根針刺的冰塊,並且朝著我射擊!

  看到冰塊朝著我攻擊,旁邊的格瑞立刻精準地朝著冰塊路徑投擲短刀將冰塊擊碎,而我則是不慌不忙地閃躲格瑞漏掉的冰塊。

  在擊碎了冰塊後,莉蓮和格瑞立刻衝上前備戰,而我則是笑著說:

  「不需要備戰,剛剛那是我的錯,我不該去觸碰她的心傷的。」

  聽到我這麼一說,格瑞和莉蓮同時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嗯?」「咦?」

  雖然格瑞和莉蓮有些遲疑,但是還是在我的前面備戰著,而魔法師則是先回過神,並做了一次深呼吸後,放開了手上的法杖,並且哀怨的說道:

  「所以我才討厭你們人類所編造的愚蠢故事,明明你們也不知道我的痛苦,卻一直把『我們』扣上魔女的名號,並且大肆的屠殺我們……連完全不相干的人也給殺掉。」

  她的語氣說道後面帶有著哭腔,放開的法杖化為黑色氣團消失了,而她的雙手則是緊抱著那個頭骨。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那個故事是真的。

  關於魔女的故事,大致上是說從前人們很討厭魔女,甚至通緝了魔女,而人們將他們自認為的魔女給抓走,被他們認為是魔女的少女們無ㄧ倖免。

  在那個時期中,有個少年愛上了被扣上『魔女』名號的少女,他們墜入了愛河,搬到了遠離那些人們的世外桃源居住,他們開始過了幸福的生活。

  但這個幸福卻好景不長……那些人找到了那個世外桃源,少年為了讓少女先行逃走,所以自行充當誘餌,被他們給抓去。

  過了幾天後,某個國家發表了要將這名少年處死刑,聽到了這個壞消息的少女,用了各式各樣的方法,用了她當時所學會的所有法術,最後到了行刑場。

  但到了行刑場的那一瞬間,少女看到了自己心愛的男人被處刑,這一個景象史她最後的心靈之柱被推斷,開始失控了。

  到了少女回神的那時,她早血洗了整個行刑場,並且抱著心愛男人的頭顱。

  大致上故事就是這樣……故事結尾有說國家兵隊到達行刑場時,只有看見被行刑的少年無頭屍體,兵隊們謹慎的地板式探索,始終找不到那個魔女與少年的頭顱。

  最後的結尾是這名魔女帶著少年的頭顱從行刑場離開,並且將自己的行蹤給完美的隱藏起來,到了某個地方隱居去了。

  這個故事與現在眼前的魔法師有著幾個共同點。

  1:這個故事發生時間點據說是不知道幾億年前,雖然不確定這與故事的內容有沒有關係,但她手上所抱的頭骨看起來年代久遠,而她看起來又很珍視那個頭骨,以此可知那個頭骨應該是她所珍視之人的頭骨。

  2:她對『魔女』一詞有著激烈的反應,故事中的少女是被『強迫』當上魔女,依照她剛剛反駁的話,可以知道她認為自己還是被外頭的人們稱為魔女。

  3:仇恨,她看起來非常厭惡『像是人類』的人們,故事中少女應該是看著自己親朋好友被當成魔女而被處刑……這邊她應該只是討厭人類而以,但是最後自己的愛人也被人們給處刑,這一點可能使她對像是人類的智慧型生物有著極大的恨意與警戒。

  如果那個故事是真的,而眼前確實就是那個故事的主角的話,那麼我想我也不該繼續刺激她,不然只會讓事情難辦。

  這麼想的我瞇著眼對著魔法師說:

  「不管怎麼樣,我希望妳可以把我們放出去,並且不干涉我們在森林中的行動。」

  魔法師聽到我這麼一說,慢慢的回答道:

  「……對我來說,你們在森林中的行動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我要你們答應一個條件。」

  這麼說完的魔法師,抬起頭看著我,這時我才看到帽兜底下的樣子。

  她的雙眼眸的顏色是不一樣的,左眼是淺紅色的,而右眼則是金黃色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的正經。

  我也收起平時的表情,正經的點了點頭,表示我願意聽聽她的條件。

  魔法師開始說道:

  「我希望你們不要把我生活在這附近的事情傳出去,我不希望在我研究時有人打擾。」

  聽完魔法師所說的話,我瞇著眼用周圍的人才聽的到的聲音重複道:

  「……研究啊。」

  艾蕾小聲地對著我說:

  「我認為可以答應,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感覺她好像不會離開森林。」

  聽完艾蕾的話,我開始想。

  假如這個魔法師真的是故事中的魔女的話,用不明原因而長壽的她,唯一的願望大概就是將自己的戀人復活,從此開始過她真正想要過的生活。

  但要讓死人復活是不可能的,無論是法術論理或著物理方面都沒有辦法的。

  即使是死靈術也是一樣,復活出來的大概也是沒有智能的東西而已。

  她正在研究的,大概就是死靈術了吧,畢竟剛剛戰鬥的那些幽靈已經充分的體現出她的死靈術已經精煉了不知道有幾年分了。

  其實這也不壞……不如說這是她內心最後一個心靈支柱吧。

  我已經有了我自己的答案了,問問剩下的兩人吧:

  「如果是你們的話,會答應嗎?」

  格瑞和莉蓮紛紛將手上的武器給收起來,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到他們兩個似乎同意了我點了點頭:

  「我們答應妳的條件,現在把結界解開,讓我們離開吧。」

  魔法師聽到回復後,嘴角有著淡淡的微笑:

  「……謝謝你們。」

  也許那是現在的她所能綻放的最好笑容了吧?

  魔法師這麼道謝後,周圍展開的金黃色障壁隨即解開了,而魔法師也化為黑色的氣體消失在我們面前。

  看到魔法師離開後,我鬆了口氣:

  「……終於說服她了,我還以為她會很難說服呢。」

  聽到我鬆了口氣,格瑞問了我:

  「你剛剛說她是魔女……是指那個流傳好幾年的故事嗎?」

  艾蕾聽到格瑞這麼一說,也說了:

  「我也有聽過那個故事……不,應該說沒有聽過的人才怪,那個故事少女的下場很可憐呢。」

  莉蓮則是去將丟在一旁的藍焰給抱起來,並說:

  「雖然那是個很悲傷的故事,但是我認為我們沒時間繼續說這個了,太陽要下山了哦。」

  對了,整場戰鬥都沒看過藍焰出場戰鬥呢,剛剛莉蓮也是一個人戰鬥的。

  由於好奇,所以我問了藍焰:

  「等等,你剛剛是不是沒參與戰鬥啊?」

  被莉蓮抱著的藍焰說道:

  「進入那個魔法師的結界後,我感覺全身無力,沒有辦法行動,於是莉蓮偷偷的把我安置在旁邊。」

  看來是戰鬥的途中才安置在那裡的,雖然好奇莉蓮是如何邊戰鬥邊把藍焰安置在那邊的,不過我們也沒什麼時間了。

  「嘛……不管怎麼說,我們必須立刻出發去華爾茲領地,不然時間趕不上。」

  我這麼說完後,看到眾人點了點頭同意,之後我便開始攤開地圖開始帶路。

延伸閱讀:魔女的故事


--------

大家好,這裡是相羽。

本篇講述了下馬車後,主角眾人遭遇魔女的事情。

魔女只會在這一小說中出現這一次,並且沒有認真的與主角們槓上,想要看她的實力的人,我想就去『奇幻少女的旅途』的故事去看吧WW

接下來是--嗯?(看了看攝影機所照射自己的畫面,小狐正將身體貼在門身上,探頭出來看著我,而狐耳也在輕輕晃動著,看起來在偷聽我說話)


(看來她肚子餓跑來找我了,趕快結束吧。)

接下來是預告時間,這一次因為有視角切換的問題,所以只預告下一章節。

下一章節主角們會回到舊家,而布萊德和藍焰來到舊家以後會先去確認莉絲緹墳墓的安危。

到底墳墓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沒事,下周可能就會知道了。

好的,這次大致上就是這樣了,各位下周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6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魔法|魔物|公主

留言共 2 篇留言

MAPLE NIGHT
來支持了

02-22 12:22

相羽
謝謝您的支持! ٩(^ᴗ^)۶ BY:小狐02-22 16:45
井爵
發現句子中的錯誤@@:「嗯……確實是一模一樣的地點,不過她可是五百年前就被封印在那邊了,所以應該是和邪龍沒有什麼關係。」下一句變成『三百年』,可能是這一句時間寫錯了。XD

魔女的故事讓我想到歐洲中世紀的『魔女狩獵』,那是個慘無人道的歷史,很讓人悲傷呀!

不過一看到魔女這邊的故事,就直接聯想到之前相羽大的塔羅牌魔女設定,

想不到看到最後真的是在講那位魔女啊,原來在『奇幻少女的旅途』中會登場,相當期待!XD

最後小狐好萌啊!可不可以偷摸她的狐耳?感覺很療癒!XD

02-22 12:43

相羽
小狐的狐耳只會讓主人摸的唷(>﹏<)(摸了摸自己的狐耳) BY:小狐02-22 16:42
相羽
魔女的資料確實是參考了魔女狩獵沒錯XDD 關於年數問題謝謝井爵大的糾正,當時寫一寫因為懷疑到底是哪個年數,所以跑去以前的章節去找,最後只改到一個地方XDD02-22 16: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dw4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作者的雜談】  自我介... 後一篇:【作者的雜談】緣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1231546tw大家
不要相信任何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