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好去當公務員給國家養  第五章  魔尾蛇

作者:Hats│2020-02-22 01:17:01│贊助:6│人氣:37
繼上次虎姑婆篇結束後,鬼市篇要開始了,這次會在篇章裡對牧江的過去做出敘述,還請期待。
不過這次這章有點少,還請原諒。

第五章  魔尾蛇

  臺灣西部外海,點點漁火閃耀在海上,一般深夜是人們休息的時間,但對一部分漁民而言,深夜,是他們工作的時間,畢竟魚群可不會看時間。

  一艘一艘的漁船組成一個船隊,日光燈白熾的光芒反射在漆黑的海面上,把夜晚的大海照的燈火通明,形成另樣的景象。

  「二伯,差不多該收網了吧。」其中一艘船上,一名曬得黝黑的青年向著船艙內喊道。

  「喔,收吧。」二伯坐在舵前,著迷的聽著收音機,裏頭的二十四小時電台正撥放著臺語老歌,現在正是江蕙的組曲。

  聽到二伯的允許後,青年立刻按下船上絞盤的開關,齒輪轉動的聲音傳來,慢慢的把放下去的網收上來。

  「喀!」原本正順暢運轉的絞盤突然停了下來。

  「卡到石頭了嗎?」青年疑惑道,他這次應該沒有把網子放太深,理論上不可能卡到石頭。

  青年走上前,把絞盤往回轉了一點,接著甩了甩網子上的繩子,便又開啟了絞盤。

  「喀!」絞盤依舊卡住。

  「故障了嗎?」青年抓了抓頭,用力的拍了拍絞盤,但絞盤依舊卡著不動。

  青年沒辦法,只好再次把絞盤放鬆,但是就在他放鬆的那一刻,繩子卻以極快的速度被向外拉扯,就像是網子裡捕到了什麼龐然大物一般。

  青年頓時就慌了,他跟著二伯出來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這種景象。

  很快的,繩子被拉到底,但網子裡的東西卻沒有停下的跡象,一條繩子繃的緊緊的,連帶著船隻被往後拖走。

  「怎麼回事!」二伯走出船艙大喊道,劇烈的晃動讓他只能抓著船身。

  「不知道!好像抓到什麼大東西!」青年慌張地說道。

  二伯當機立斷,立刻走進船上的廚房,拿起了菜刀,走到絞盤前,把繩子砍斷。

  失去了束縛的繩子一瞬間就被抽進海中,留下二伯和青年呆坐在原地。

  「二伯,那是什麼東西?」青年心有餘悸的問道。

  二伯沒有回答,拿起了放在胸前口袋的煙,點了起來,慢慢的抽了一口,說道:「平常就跟你說要對大海尊敬一點,我看是不小心抓到龍王爺了吧。」

  二伯站了起來,朝著海面恭敬的拜了三下,回頭看向青年還是坐在地上,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怕什麼怕,回去燒香拜拜就沒事了,今天先抓到這就好,準備回去了。」

  但青年還是坐在地上不起來,身體發抖著,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一張嘴張的大大。

  「唉,這年頭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沒膽。」二伯見狀眉頭一皺,不曉得青年究竟看到了什麼。

  當二伯回過頭看向大海,他知道為何青年會如何害怕,那玩意他出來討海討了快一輩子都沒看過,何況是青年。

  那是一雙如血般鮮紅的巨大眼睛,在黑暗之中如同一對大紅燈籠,此時正死死的盯著二伯。

  二伯撲通一聲坐在地上,雙手不住的顫抖著,嘴裡喃喃念著:「菩薩保佑......」

  二伯本能性的往後挪著,隨著距離一遠,他終於看清那雙眼睛的主人是誰。

  那是一條巨大無比的蛇。 



    市區內的一棟大樓內,這裡正是所謂的政府祕密部門所在地,沒有神秘的機關,沒有特殊的選址,就只是一棟普通的大樓,正所謂大隱隱於市,沒有什麼比市區內的大樓更不起眼了。

  「高行正,這份交給你了。」一名有些肥胖的矮小青年說道。

  「小高,這個報告你建檔一下。」一名戴著有著俏麗短髮的女性說道。

  「高個,這個請款單你幫我處理一下。」一名梳著中分頭的年輕男性說道。

  高個看著眼前的文件山,一臉的茫然,想辭職的想法一閃而過,因傷休假時他的工作都是由他的同事們分擔,而現在他一回來,就得把之前的份補回來。

  他又看向桌旁的一疊請款單,多半是牧江送來的,一想到又要找方式讓總務課的人同意核銷,他的頭就痛了起來。

  就在這時,高個桌上的電話響起,高個不敢怠慢,會打他桌上電話的只有一個人,他立刻接了起來。

  「錄姐,有什麼事嗎?」高個恭敬的說道。

  「過來我辦公室一趟。」錄姐說完後就掛斷了。

  高個嘆了口氣,從抽屜裡摸出一罐頭痛藥,拿出幾顆一口氣吞了下去。

  接著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後,到了錄姐的辦公室門前。

  「叩叩!」高個敲了敲上頭掛著部長辦公室的門,很快的門打開了,一名皮膚白皙,穿著執事服的紅髮青年打開了門,正是艾維斯。

  高個點了點頭,說道:「艾維斯早安,錄姐剛有找我。」

  艾維斯點頭笑了笑,把高個迎入室內。

  錄姐的辦公室很大,不過擺設不多,一旁的唱片機正放著貓王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錄姐正坐在一張大辦公桌前,頭也不抬的處理著文件,滿頭的白髮依舊盤在頭上,臉上雖已有皺紋,但眼神卻不服老,銳利依舊。

  「錄姐。」高個走到錄姐前方,恭敬的鞠躬道。

  「高行正,這是下次任務的檔案,確認一下。」錄姐拿起一個文件夾,放在高個前方。

  高個拿起來,稍微翻了一下,立刻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錄姐,這任務負責人是不是打錯了?上頭寫葉一芯?」

  「有問題嗎?」錄姐頭也不抬的說道。

  「一芯他還只是個實習生,這麼快就負責一個任務......」高個擔心地說道:「恐怕不安全吧。」

  「都已經快半年了,你上次的報告中有提到葉一芯的各項表現,我認為這次任務作為一個測試挺適合的,況且部門人手不足,能用的人多一個是一個。」錄姐說道:「我已經安排姜牧江跟著她了,不會出事。」

  「但是以這個任務的環境......」高個翻了翻檔案,面有難色。

  「姜牧江一定得跟去,跟他說不去的話,今年就別想進鬼市。」

  「但是......」高個又翻了翻檔案,臉色越來越難看。

  錄姐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抬起頭來,面無表情的看向高個。

  「去!」

  「是!」



  深夜,台灣西部外海,一陣異樣的紫色濃霧籠罩在漆黑的大海上,一艘有些老舊的漁船在濃霧裏頭載浮載沉著。

  高個坐在舵前,一隻手扶著額頭,雖然任務要怎麼進行不是他的責任,但是看到現在的情況,他的頭就痛了起來,偏偏他的藥又沒帶在身上。

  「有蛇啊啊啊啊啊啊!!」一芯的聲音迴盪在海面上,此時的她正拿著一隻木棍揮舞著,她的四周是密密麻麻的蛇群,從它們身上五彩斑斕的花紋上看來,個個都劇毒無比。

  「姜哥救命啊!!」一芯大喊著。

  此時的牧江正和高個在船艙裡,牧江穿著他的工作服裝,稍微不同的是,脖子上多了一個頸椎枕,手上正抱著一個小桶子,靠在牆邊正在大吐特吐。

  船艙周圍已經被高個用牧江的符圍了一圈起來,形成一處小結界,蛇群根本沒辦法靠近。

  「牧江,一芯沒問題嗎?」高個握著船舵,一臉擔憂地看著一芯。

  「......你看我的狀況有比她好嗎?」牧江從桶子裡抬起頭,臉色十分蒼白,一臉的憔悴。

  高個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錄姐到底在想什麼?」

  「姜哥!」一芯大喊道,語氣中帶著怒意,同時手上的棍子有力地揮舞著,把靠近她的幾條蛇全部打入海中,臉上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憤怒。

  牧江聽到一芯的怒吼後抖了一下,想著之前一芯失控的樣子,有些害怕。

  「高個,叫她拔眼鏡。」牧江虛弱的說道。

  高個立刻把牧江的指示喊給一芯聽,一芯聽到後也不管什麼害不害怕還是心理陰影,立刻把眼鏡拔掉,反正再糟也不可能比現在糟。

  結果眼前的景象超乎一芯的想像,原本滿坑滿谷的蛇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蛇只是一團一團的濃霧。

  「姜哥?這是?」一芯好奇的四處張望,手上的棍子依舊抱著不敢放。

  「小心!」高個大喊道,在他的眼中,有一條毒蛇正撲向一芯。

  一芯立刻縮了起來,但她只感覺到一團霧氣穿過她,有些涼意罷了。

  「一芯可以看穿幻覺?」高個驚訝的問道,因為他看到一芯把蛇群視若無物,昂首闊步的走向他們的船艙。

  「廢話嘔嘔嘔嘔嘔嘔!」牧江嘔吐道:「呼......呼......容大哥不是也可以嗎?她好歹也是容大哥的徒弟。」

  此時一芯走到船艙前,原本想打開,但想到牧江有吩咐她不管怎樣都不能開門,只能敲了敲船艙的玻璃說道:「姜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魔尾嘔嘔嘔嘔嘔嘔!」牧江原本要說明,但吐意一來,他也忍不住,吐完後他抬起頭,說道:「呼......魔嘔嘔嘔嘔嘔嘔!」

  一芯只能轉頭看向高個。

  「魔尾蛇不吃生物,它會吐出這種紫色濃霧,製造出恐怖的幻覺,再吃掉人們的恐懼。」高個說明道:「不久前,我們收到報告,有路過的漁船在這片海域看到大蛇,所以我們這次來就是看魔尾蛇的封印還在不在,不過應該是失效了。」

  一芯點點頭,看了看四周的濃霧,說道:「那現在呢?」

  「你是負責人,應該是我要問你。」高個摸了摸頭說道。

  「欸?」一芯驚訝道:「但我什麼都不會啊!」

  「這個......」高個看向一旁吐到快往生的牧江說道:「牧江,幫個忙吧,我才能協助一芯。」

  牧江點點頭,虛弱的拿起一張符,貼在眼前的地板上,右手的劍指正微微地顫抖著。

  「木龍嘔嘔嘔嘔嘔嘔嘔嘔!!」牧江嘔吐著,整個人幾乎虛脫,但還是拼命舉起手,說道:「懇、懇請護船神靈現、現身,木龍顯靈,......急急如律令......」

  一聲羔羊叫聲從船的底部傳來,同時一陣清風吹拂著船身,把船上的濃霧通通吹開,接著一條小龍從牧江的符上浮現而出。

  小龍的大小和壁虎差不多大,通體棕橙,身上有著一條條的木紋,乍看之下和工藝品沒兩樣。

  木龍現身後就在牧江的身邊歡快的盤旋著,最後停在牧江的頭上,但牧江已經沒力氣趕它走,也就隨便它了,而一芯則站在外頭,一臉羨慕的樣子。

  濃霧被驅散後,高個便走出了船艙,手上拿著一包塑膠袋,裏頭裝著一隻隻的棒狀物,而一芯看到霧都被吹跑了,便戴上了眼鏡,沒戴眼鏡的感覺她實在不習慣。

  「高個大哥,這是什麼啊?」一芯問道,拿起一隻棒狀物仔細看著,上頭不知道為什麼還有引線,看上去就是炸藥。

  「如果牧江出任務時要把水裡的東西引出來,他都用這個。」高個拿起一根炸藥,點燃後丟進水中,說道:「你獨立以後如果有需要,跟你的支援人聯絡,通常都可以準備。」

  「砰!!」一道水花被炸起,一芯一時站的太近,被潑了滿身。

  「這是特製水鴛鴦。」高個笑著看向被淋成落湯雞的一芯。

  「好帥喔!」雖然全身被淋濕,但新玩具的到來還是讓一芯很興奮。

  接著高個把袋子和打火機遞給一芯,說道:「那你慢慢玩吧,我去拿條毛巾給你。」

  「好!」一芯接下袋子後便開心的拿起來東丟一根,西丟一根,玩得不亦樂乎。

  高個走進船艙後便四處翻找著毛巾,攤在一旁的牧江看到後,問道:「你怎麼進來了?」

  「找毛巾啊,一芯剛剛被淋濕了,啊找到了。」高個拿起一條灰色毛巾說道。

  「不是,你讓一芯一個人用水鴛鴦?」牧江說道,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疑惑。

  「沒那麼誇張吧,水鴛鴦而已。」高個笑著說道,踏出了船艙。

  但高個錯了。

  高個走出船艙時,便看到一顆巨大的蛇頭從海中伸出,蛇頭的大小和卡車頭差不多,有著一雙血紅的雙眼,如同兩個大紅燈籠。

  此時的它正和一芯面對面,吞吐著蛇信,面對突然的驚嚇,一芯直接僵在那,動都不敢動。

  而她的手上還握著一隻點燃的水鴛鴦!

  「一芯!」高個立刻衝下前,一把奪過一芯手上的水鴛鴦,用力一丟。

  「砰!」水鴛鴦爆炸,一陣白煙在空中瀰漫著。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高個來的及把水鴛鴦丟掉,憂的是,水鴛鴦是在魔尾蛇的臉上炸開。

  「嘶啊啊啊啊啊啊啊!!」魔尾蛇大吼著,頭往旁鑽入海中,頓時海浪翻湧,巨浪大作。

  而它原本在海面下的身體跟著出現在一芯他們的眼前,它身上有著紅黑相間的條紋,看上去就十分危險,而它的尾部如同花瓣一般地綻放著,配上它本身的花紋,有種異樣的美感,似乎在誘惑著人去撫摸。

  

  『水中有蛇,皆長數丈,通身花色,尾有梢向上,如花瓣六、七出,紅而尖;觸之即死。』—《臺灣雜記》

  

  「哇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嘔嘔嘔嘔嘔嘔嘔!!」

  在木龍的庇佑下,船隻不會翻,但在翻騰的海浪下,船隻依舊晃動的十分激烈,一芯和高個只能緊緊抓著船身,讓自己不會被甩出去。

  「高個大哥!怎麼辦啊!」一芯喊道。

  「不知道!」高個回道。

  兩人都回望著船艙,希望牧江可以奇蹟似的出來幫忙。

  但現實是殘酷的,此時的牧江雖然在船艙內,不至於被甩出去,但因為突然的晃動,虛脫的雙手幾乎無力,手上的桶子一翻,內容物便直接灑在他身上,同時劇烈的晃動讓它的暈船症狀加劇,頭痛欲裂,吐意洶湧,現在的他是生不如死。

  為了不撞到什麼東西,牧江乾脆的趴在地上,反正他也站不起來,一隻手聊勝於無的抓著柱子,另一手則摀在嘴巴上,試圖讓自己別吐出來。

  木龍見狀,慌張的在船內盤旋著,嗚嗚鳴叫著,最後飛到牧江眼前,一臉擔憂。

  牧江看了一眼木龍,正當他想著這蜥蜴怎麼那麼煩的時候,一道想法出現。

  他指了指因為晃動而掉在一旁的袋子,又指了指外頭,木龍會意,立刻飛過去叼了起來,飛出船艙。

  一芯看到木龍叼著一個袋子飛了過來,一時之間還無法反應,而高個看到後卻十分開心。

  「對了!還有那個!一芯快用!」

  一芯立刻接過袋子,拿出了裏頭的東西,看到高個的反應,她就知道裏頭的東西肯定可以解救她們。

  那是一隻白黑配色的大聲公,二十瓦大功率,可錄音,可循環撥放,支援USB及SD卡,售價五九九。

  「......」這下一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原本以為裏頭是牧江的什麼神奇法器或是超級符咒,結果是一隻再普通不過的大聲公。

  「一芯快用啊!」高個大喊道,牧江失去行動能力的當下,他只能指望一芯了

  「怎麼用啊!」一芯拿起大聲公喊道,聲音十分宏亮。

  「心言術!」高個回道。

  高個一講一芯才想起來她還有這招可以用,一芯立刻拿起來大喊。

  「不要動!」一芯的聲音響徹整個海面,連高個都摀起了耳朵。

  但海面依舊波濤洶湧,完全沒有減弱的跡象。

  「高個大哥,沒用啊!」一芯喊道,之前幾次都沒問題,好死不死,這次就失靈了。

  「多喊幾次!」高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能提出這種建議,他如果知道今天他就不是支援組了。

  「不要動!」「不要動!」「不要動!」

  盡管一芯喊了再多次,她的心言術卻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此時,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撞上船身,船隻劇烈一晃,高個一時腳滑,摔出了船外。

  「高個大哥!」一芯擔心的喊道,雖然想過去查看,但搖晃的船身讓她沒辦法邁出腳步。

  看著波濤洶湧的海面,一芯整個人都慌張了起來,如果高個就這樣淹死了,她一定不能原諒自己。

  「我沒事!」高個的聲音從船外傳來,此時的他正抓著船隻上垂下的繩索,在海中載浮載沉著,那是船隻平時靠岸時綁在港口鐵柱上的。

  聽到高個的聲音,一芯放心了不少,但為何她的心言術沒用?

  「快想,快想......」一芯思考著她師傅教她的東西,喃喃唸道:「心言術講求隨心而言,由心發話,則萬事皆能,無事不成,切忌心浮氣躁,用心不專......」

  一芯開始深呼吸,閉上眼睛,開始冥想著,漸漸的,她感受不到腳下船隻的晃動,她感受不到耳邊海浪的拍打聲,彷彿世界上只剩她一人,她了解到,她這時應該說的話是什麼。

  她拿起了大聲公,眼神堅定,輕輕地說道:「冷靜下來。」

  雖然和剛剛相比,一芯的聲音變小了,卻傳的比剛剛更遠,以一芯為中心,一股力量隨著她的聲音傳遞開來。

  很快的,原本洶湧的海面平靜了下來,剛剛兇惡的大海彷彿是幻覺一般。

  

  「嘿咻!」一芯抓著繩索,把高個從船外拉了回來,兩人虛脫的躺在甲板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乾的,但任務還沒結束。

  魔尾蛇的頭從海上伸出,繞著船巡視了一圈,剛剛情況危急,一芯沒仔細看魔尾蛇的模樣。

  此時發現魔尾蛇確實十分巨大,剛剛的蛇群跟它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船隻在他面前跟小點心沒什麼兩樣。

  它身上的花紋像斑馬線一樣,不過是紅黑相間,讓人聯想到原住民身上的傳統服飾。

  巨大的眼睛如同注滿了鮮血的寶石,光是看著,就足以讓人的意識消失在裡頭。

  尾巴如花一般綻開,上頭傳來一股甜膩的味道,美麗卻致命。

  「一芯,那條尾巴絕對不能碰。」高個說道:「上頭有劇毒,那是魔尾蛇的自我防衛措施。」

  一芯緊張的點點頭,說道:「高個大哥,之後呢?」

  「一芯,我們部門的第一要務就是確保不能在這時代生活的的妖怪乖乖待在封印裡。」高個擰著濕淋淋的衣服說道:「既然現在魔尾蛇跑出來了,那就要把它弄回封印裡。」

  「要我跟它打嗎?不可能!」一芯奮力搖著頭說道。

  「那倒是不用。」高個說道:「魔尾蛇在眾多妖怪裡算是很溫馴的,剛剛它只是被嚇到而已。」

  「只有一部分情況才要動用武力,像是語言不通或是對方不願意,而容大哥總是用溝通的方式解決。」高個點了點自己的耳旁,示意一芯拔下眼鏡,說道:「我想這就是錄姐讓你接這任務的原因。」

  一芯點了點頭,看向魔尾蛇,對方正歪著頭看著她,若不是魔尾蛇那麼大隻,其實還挺可愛的。

  一芯深呼吸了幾下,做好心理準備後,就拔下了眼鏡。

  「你們是誰?」魔尾蛇的想法浮現在一芯眼前。

  「欸......我們是那個......」一芯思考著要怎麼介紹自己,但她不太確定一條蛇聽不聽得懂政府部門的意思。

  「是來陪我玩的嗎?」魔尾蛇問道。

  「不是不是。」一芯說道:「我們是來請你回封印裡的。」

  「封印?」魔尾蛇疑惑的晃動著它的頭部,說道:「回去?是叫我回去睡覺嗎?」

  「應......該是吧。」一芯不確定的說道:「可以嗎?」

  「可是我剛睡醒而已,不想睡。」魔尾蛇像個小孩子一般搖著頭說道。

  「這樣啊......」一芯煩惱的抓了抓頭,思考著要怎麼哄人睡覺。

  「真的不行?」一芯問道。

  「我不想。」魔尾蛇調皮的繞著船游了一圈。

  「這下怎麼辦......對了!」一芯開心的說道:「我唱搖籃曲給你聽。」

  「搖籃曲?」魔尾蛇問道。

  「對!我們如果要哄人睡覺都會唱搖籃曲。」一芯拿起了大聲公說道:「我媽媽以前也會唱給我聽。」

  「好呀,我很喜歡聽歌,有時候路過的船上都有好聽的歌。」魔尾蛇開心的說道。

  「好,那我要唱囉。」一芯拿起她的手機,打開了伴奏音樂。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愛你有幾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隨著一芯的歌聲,魔尾蛇的表情開始變化。

  越變越痛苦。

  「難聽!」魔尾蛇抗議道,蛇信高速吞吐著,非常不開心。

  「欸?」一芯驚訝的說道:「真的假的啊?」

  就在這時高個拍了拍一芯的肩膀,面有難色,他不需要一芯的能力也猜得出來魔尾蛇的想法。

  「我來吧。」高個接過一芯手上的大聲公,開始輕柔的唱起歌來。

  一芯只能沮喪的走開,不得不說,高個唱的確實比她好聽太多了。

  隨著高個的歌聲,魔尾蛇閉上眼睛搖頭晃腦著,看上去非常享受,而當高個唱完之後,魔尾蛇已經沉入海中,不見蹤影了。

  「接下來呢......」一芯失意地說道,她終於知道每次去KTV時輪到她唱時,同學總會去廁所的原因。

  「別難過啦,接下來就簡單了。」高個拿出一張魚網,上頭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交給一芯,說道:「這是海上通用型簡易封印,當漁網接觸到海底後,就會自動利用靈脈的力量展開封印。」

  「這麼厲害?」一芯有點半信半疑,但還是拿起漁網,走到船邊,往魔尾蛇剛剛沉下去的地方撒下去。

  「嘿咻!」漁網上頭綁著鉛錘,很快地便沉了下去。

  過沒多久,一道巨大的八卦印在海上出現。

  「好炫喔!」一芯眼神發光的看著,剛剛的悲傷一掃而空。

  八卦印閃了一下後就消失了,海面平靜依舊,沒有人可以想到下頭有一尾大蛇正在沉睡著。

  「這樣就結束了?」一芯問道。

  「嗯,結束了。」高個拍手道:「恭喜你,第一次任務成功。」

  「好耶!」一芯開心的舉高雙手歡呼著,說道:「可以回家了!」

  「欸?我沒跟妳說嗎?」高個說道:「接下來要去......」

  「啪!」就在這時,船艙的門被踢開,牧江拿著他的桃木劍,臉色蒼白地掃視著周圍,木龍也跟在他身旁,一臉警戒。

  「姜哥,怎麼了?」一芯走向牧江,但一股酸臭的味道讓她立刻退避三舍,說道:「姜哥,你怎麼那麼臭?」

  「閉嘴......」牧江虛弱的回道:「都結束了?」

  一芯點了點頭,雙手摀住口鼻不敢放開。

  「那我剛剛怎麼聽到奇怪的聲音,跟殺豬聲沒兩樣,有什麼東西死了?」牧江看向高個說道:「除了魔尾蛇應該沒出現其他東西吧?」

  「哈哈哈哈哈!!」高個沒有回答,忍不住笑了出來。

  而一芯則羞紅著臉,隨手拿起一根木棍,生氣的丟向牧江。

  「幹嘛啦?我擔心你們才拼命走出來的。」牧江躲避著一芯的攻擊,下一秒,一股感覺湧上喉頭。

  牧江趕緊走到船旁,低下頭面向海面。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4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873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 後一篇:身為道士的我卻為錢所苦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TDragon吉娃娃
吉娃娃 吉娃娃 吉娃娃娃 吉娃娃 小小滴 小小滴 勇敢的戰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