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勇者之詩》:三、勇敢推砌未知之人,是謂勇者

作者:倚墨│2020-02-22 00:47:01│贊助:0│人氣:24

太陽光從窗戶灑落進來,睡在木板床上的諾札睜開眼睛。昨天確認正式成為協助者後,心中還有著些許悸動。不過在感性的波動之後,日子其實也跟平常一樣。

「早安!」在窗戶外,一個人影趴在那裏微笑看著在廚房用木瓢洗臉的諾札。

「早……嗯?」諾札被窗戶外的人影嚇著,本能地往後退一步。

他定神一看,才發現是煉金術師瑪德琳,正眨著眼睛看著屋內。

「早、早安,瑪德琳小姐,怎麼?要找男人玩特別的遊戲的話好像太早了吧?」諾札打開窗戶說道,多虧平常吟遊詩人的油腔滑調,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倒不至於太窘迫。

「煉金工房需要人手幫忙呢,詩人先生來幫我吧?畢竟你也是協助者了嘛。」瑪德琳偏著頭,在窗戶邊笑嘻嘻地說著。

在海莉潔的隊伍裡,諾札對這個人的印象就是看起來和善又溫柔的成熟女性,不過他曾經聽說過煉金術師外表年齡不可靠,實際的歲數不得而知,讓他忍不住心想眼前的人到底幾歲了啊?

「我怎麼覺得你的眼神好像不太禮貌啊?」瑪德琳瞇起眼睛。

「沒有吧,錯覺哦。幫忙的事情沒問題啊,我馬上過去。」

成為協助者的第一個工作就是跟成熟的大姊姊一起工作,諾札覺得自己的協助者生活充滿了光明。


本來以為是陪伴美麗女性的輕鬆工作,但諾札完全想錯了。


瑪德琳自在地把諾札當作苦力使用,在星江村邊緣的一處空屋開始布置自己的工房。其他所需要的器具,要嘛從葛菈爾太太的骨董店搬運老舊的器具,要嘛和路過的商團購買。諾札以前也做過勞力活,但還是感覺到很吃力。

「謝謝惠顧。唉唷,不錯嘛,你小子還會帶這麼漂亮的女人來啊。」葛菈爾太太賣掉了陳年商品,很高興地數著錢,不忘挖苦諾札。

「不,我只是勞工,看不懂哦?」諾札抱著鐵製大釜,裡頭還有勺子、燒瓶等物,諾札感覺自己的手要痠痛地好幾天不能演奏三味線了。

「謝謝葛菈爾太太囉。」瑪德琳笑嘻嘻地眨眼,拎著諾札往工房走。

在諾札住處的不遠處,空屋已經掛上了『瑪德琳的煉金工房-星江村分店』的小木牌。

在諾札來來回回搬運的時候,好奇的孩子們被吸引了過來,星江村平常雖然很多外來的旅客跟商團,卻鮮少有人在此開店,煉金術師的工房更是村裡沒出現過的店家。

「哇,原來真的有人在用大釜煮東西耶……」

「那個瓶子裡裝的是不是尾巴啊,還會動耶!」

「大姊姊好漂亮哦……」

以一名雙馬尾小女孩為首的三名小朋友躲在諾札家後面偷看。

「這邊在忙啦,過了十年再來找哥哥我吧。」諾札用手勢驅趕孩子們。「今天教會學校是放假嗎?小孩子們真閒。」

「別這樣啦,這些都是潛在客戶呢。」

瑪德琳微笑,不知何時出現在雙馬尾女孩等人後頭。孩子們嚇得瑟縮起來,又因為瑪德琳的柔和表情而放下警戒。

「你們有需要的話可以進店裡看哦,如果不是太難的委託,我也可以免費幫忙當作第一位客人的福利哦?」瑪德琳眨著眼睛對孩子們說道。

「哇,謝謝阿姨!」「是姊姊。」

孩子們一下子就開心地鑽進店鋪裡,讓諾札嚇得急忙保護才剛搬進去的素材和商品。只有雙馬尾的女孩待在原地,抬頭看著瑪德琳。女孩看起來不過十歲出頭,棕色的雙馬尾上別著小小的花兒髮飾。

「我聽說、煉金術師都可以做到神奇的事情,是真的嗎?啊,那個,我叫做艾雪,您好。」艾雪紅著臉急忙自我介紹,緊張地低著頭鞠躬。

「妳好呀,艾雪,我是瑪德琳,」瑪德琳蹲了下來摸摸她的頭。「沒錯,煉金術師就是在未知中創造神奇的人呢。」

「那……」艾雪飄移著視線,喃喃開口。「我想要、可以帶著走的星江……嗚。」

畢竟也是十幾歲的孩子了,說出這麼宛如童話般的話語,讓艾雪不禁紅著臉,不好意思地低著頭玩著手指。瑪德琳歪著頭,為了化解她的尷尬而開口。

「要星江是要做什麼呢?」

「……吉耶他明年就要去首都讀書了,不知道這一去就要去多久──就是、我,嗚,他出去後,下次見面又是什麼時候呢?我、嗚嗯。」艾雪講的很慌張,滿臉通紅手足無措。

瑪德琳那雙沉靜的黛紫色瞳孔靜靜地凝視艾雪,右手輕柔地按在艾雪的肩膀上,慢慢的開口。

「是很重要的朋友吧。」瑪德琳的話語如太陽的暖意,流竄進艾雪慌亂的心中,擔心話講不好的艾雪慢慢放鬆下來,輕輕點了點頭。

「好,那這委託我就接下來囉。」瑪德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站了起來,提裙做了個欠身禮。「我和我的助手會努力達成的。」

「真的嗎?謝謝姊姊!」


「瑪德琳姊姊,妳真是溫柔呢,但是啊,為什麼呢,為什麼我跟妳一起來到這荒郊野外啊?」

在午後,豔陽已經沒有那麼灼熱。諾札和瑪德琳在離村子稍微有段距離的河岸邊,慢慢的往源頭爬去。沿著星江往北走幾公里後,就會脫離平原,來到往上延伸的青山,周圍的樹木以闊葉林和針葉林混合,星江村的人們鮮少來到此處,只有木匠和勇者會為了尋找好的木材、素材進山,小路上有著明顯的車輪痕跡。

現在是秋季,不算是炎熱,但稍早前才做過勞動,現在又背著一尺高的竹簍,不免汗流浹背。倒是瑪德琳對於身處山地非常熟捻的樣子,俐落地用匕首劃開枝葉,腳踩著皮靴往上走,把雜草叢生的地方踩出一條路來。諾札身上穿著被瑪德琳套上厚布衣,抵禦蚊蟲和諸如岩石、樹枝的擦傷。

「詩人你不是我們的協助者嗎?就不要抱怨啦。」瑪德琳笑著說,明明用力揮舞著工具開路,卻沒有什麼疲勞的樣子。

「但是、要用星江的土石的話,在村子裡採集不就好了!」諾札一邊說一邊看向山林深處,心想魔龍大人的城堡似乎就在這邊的某處。

「要做紀念品的話,當然是源頭的最好啦,更何況剛開店,素材什麼的完全不夠呢。啊,這個可以用。」

瑪德琳把路上砍下來的樹枝連枝帶葉的丟進竹簍裡,又敲下河岸邊裸露岩壁上的石塊,只要是她看上眼的素材,都不放過收集起來。邊收集素材邊往星江的源頭爬,不知不覺中太陽就西下了。

在黑暗中的森林不時傳來鴞類的啼叫,蟲鳴此起彼落,一旁還有星江的流水聲。

諾札沒有這麼晚還在深山裡的經驗,就算待在魔龍的城堡也沒有這麼毛骨悚然的感覺,但當看著瑪德琳熟練地清出一塊營地、生火後,那種不安感也慢慢消失,反而有種新鮮感。他如釋重負地放下竹簍,在火堆旁取暖。

瑪德琳在周圍撒上一些粉末,也不知是驅蟲還是什麼作用,周圍瀰漫一種特殊的柑橘類刺鼻氣味,確認周圍都撒上後瑪德琳才坐在火堆旁。

「來,這幾種香菇都可以吃,我還有帶醃肉哦。」瑪德琳將香菇串起,撒上鹽巴,插在火堆旁。

「謝謝……妳也太習慣露營了吧?煉金術師都是這樣的嗎!」諾札忍不住說著,對於瑪德琳的行動力感到又是驚嘆又是無奈。無奈自己的腰快被折騰到斷掉。

「這個嘛,我常常一個人跑去找材料,已經很習慣了呢,有時候會一個人在荒山野嶺待上幾個月唷。想到什麼就去做才不會後悔啊。」

瑪德琳捧著臉,笑嘻嘻地看著諾札,瞳孔直視著諾札的雙瞳,彷彿帶有某種迷幻般的魔力,隔著火堆的視線彷彿要把諾札給穿過去似的,諾札拉了拉領子,明明在火堆旁卻不寒而慄,他想到魔龍大人有時候看著他也會有這種感覺。

「我還以為瑪德琳小姐的人緣很好?妳連應付小朋友都很得心應手,」還很會使換人。「應該很多男人趨之若鶩想陪伴妳吧?」

「因為我常常出入危險的地方啊,你還沒見識過真正的危險,到時候我也不會要你陪我去呢。」瑪德琳撐著臉微笑。「我的事說得夠多了吧,詩人,來談談你如何?」瑪德琳的聲音充滿磁性、餘裕。

「我、我?什麼事?」諾札攤了攤手。「我不過就一個在小村莊表演的吟遊詩人啊。」

「當你被虛魔攻擊而受傷的時候,被你救的小朋友告訴我們你家在哪裡,我打開門後看了裡面,看到了那些東西──我就決定跟夥伴們說把你帶到勇者會館囉。」

「我應該有鎖門啊!」「沒有一小搓火藥和強酸辦不到的事哦。」

「所以、看到了嗎?」

諾札吞了吞口水,覺得有些頭暈。

「沒錯。」瑪德琳笑的得意。「那些……堆滿房屋,一張又一張寫了又改、改了又撕的紙,散亂在桌面和地面上,還有成堆的魔法卷軸及書本。雖然亂得像個垃圾窩似的,我還是不想讓當時受傷的你的血沾到那些文字,因為我在上頭感受到了某種偏執呢。你在寫什麼呢?詩人。」

諾札抓了抓亂髮,在夜幕中低下頭。這件事除了魔龍以外諾札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他有一種感覺,如果找藉口塘塞過去,眼前的這名女性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他只好誠實回答。

「……我想寫一個獨一無二的故事,不是從任何地方採集來的故事,是屬於我自己的、絕無僅有的『勇者之詩』。怎樣都寫不好就是了,唉,也許我本來就不是這塊料吧,連勇者考試也考不過,程度就到這囉。」諾札不忘自損一番,想把話題做一個簡單的結束。「明天我想要回去酒館再唱唱歌,我們快點睡一睡,明天早上搞定就回去吧。」

「但你沒打算放棄。」瑪德琳顯然不吃這一套,繼續追著這個話題講下去。「明明不是勇者,卻蒐集這麼多的卷軸呢。」

「那只是……用來做為靈感。」諾札眼神飄移。「我要睡啦,瑪德琳小姐妳想要溫暖的話,我是不介意來抱我啦。要換班再叫我囉。」

諾札說完,把插香菇的樹枝一扔,就馬上把布舖在地上,躺了上去,逃避對方的追問。多虧那些粉末,沒有蚊蟲靠近火堆邊。

「嗯—-不想繼續聊啊,好吧。」瑪德琳笑得很開心。「我倒是很想看就是了,你的那首『勇者之詩』。」

瑪德琳哼著小曲,用樹枝戳弄著火堆。側著身躺著的諾札,聽到瑪德琳說的『我倒是很想看』這句話,若有所思地睜著眼睛沉默以對。

那些卷軸,為什麼要收集呢?諾札有時候也這樣問自己。自己心中還是期待著有一天,自己能透過某種方式,成為勇者吧。


隔天早上,再爬了幾個小時後,就看到了星江的源頭。一個圓形的湖泊,大約寬一公里,往下凹陷的地形讓旁邊的岩壁裸露,瑪德琳抓著周圍樹木的氣根往下滑到湖岸邊,檢視著四周的狀況。

在岩壁上除了灰色的岩塊及泥土以外,還有微微散發金屬色澤的礦物。

「找到了,這就是碎星石的礦脈呢。」瑪德琳拿出圓筒狀的放大鏡,仔細端詳著礦物。

「碎星石?」「住在這裡卻不知道碎星石嗎?」

「好像有聽過又好像沒有……是很珍貴的石頭嗎?」諾札困惑地撫摸礦石。「好像也沒聽過有商人提到。」

「這種礦物只有煉金術師比較常應用,看這村子從來沒有煉金術師來的樣子,大概就不太知道吧。這裡的星江就是因為有這個才會這麼漂亮──至於為什麼叫碎星石,你看這個就知道了。」

瑪德琳隨意摘下一塊,放在較淺的湖底,然後滴上了幾滴液體。過了一會兒,碎星石發出碎裂的聲音,冒出泡泡,接著晶體隨著湖水飄散,樣子就像星星一樣。

「碎星石很容易跟水溶性魔力做反應,這也是為什麼這邊的地形就像凹進去一樣。而且它還有其他用途。」

瑪德琳從工具包拿出一個諾札從沒看見的物品。那是類似於手甲的裝備,能將手臂整個護住,金屬板的質感讓人聯想到騎士的甲冑,在最前端有個特別的設計,能夠一手握住的金屬球鑲嵌在甲冑的最前端,銅色色澤上雕刻著類似於魔法陣的紋路。

看著諾札疑惑又感興趣的眼神,瑪德琳微笑將金屬球從甲冑上摘下,球和手甲間用一條細長的鍊子連接,上頭有數個按鈕,瑪德琳用力按了其中一個按鈕,金屬球緩緩打開,裏頭是複雜的機關構造,有數個空的凹槽,旁邊也有不知道用途的按鈕。

「這是我的傑作,瑪德琳特製:煉金術球。」瑪德琳把剛剛找到的碎星石碎片放進凹槽裡,再從工具包裡面拿出裝有液體的小瓶子,分別放進凹槽裡。「接下來,嘿!」

瑪德琳甩動手臂,透過手甲上的機關,把煉金術球給拋向天空,在旋轉的過程之中,裏頭的材料混合,並在最高點處打開。

四散的黑色晶片在空中閃閃發光,與液體相互反應,碎星石碎片發出艷麗的紅色光芒,即便在白天,也綻放出奪目的光芒,就像一朵橘紅色的巨大花朵在空中燃燒,諾札抬頭看著,看得目不轉睛。

「碎星石的擴散性很好呢,還能做到這樣的事哦!」

瑪德琳按著手甲上的機關,煉金術球的鍊子收束回到手上,她這次換上了其他的物質,往水裡射出煉金術球。球一打開,湖水以可見的速度結冰,從煉金術球為中心,結冰成一尺的冰球,浮在湖面上緩緩順著水流漂動。

「太、太厲害了,原來這就是煉金術啊……好像把各種東西的可能性發揮到極限……」諾札情不自禁地說出來,眼睛移不開那顆冰球。

「嘿嘿,說什麼呢,詩人不也是嗎?」瑪德琳回收煉金術球,笑著眨眨眼。「用文字排列組合出史詩──那些卷軸不是什麼靈感吧,你沒有放棄當勇者,不是嗎?我很想看看呢,這樣的偏執會誕生出怎樣的作品,好期待哦。」

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諾札稍微愣了一下,露出苦笑掙扎了一會兒,最後決定放棄抗拒這個話題。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會有人期待我這種人的作品,唉,如果有一天完成了,我一定會給妳看的啦。」

「約好囉。那在這之前,我們還要帶給客戶最高級的碎星石呢!」

瑪德琳把釘子和槌子交給諾札,自己也配了一套。

「好啦,採集開始!」「到頭來還是要做這種粗活啊……」

採集的過程很漫長,太陽高掛,諾札忙得汗流浹背,在一次次被瑪德琳否決、丟掉不純粹的碎晶石後,最後才找到了巴掌大、純度極高的碎星石,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就像漆黑的寶石一樣。

「終於──」諾札癱坐在地上,好像把一個禮拜的精力都耗完了。

「太好啦,那麼這樣就可以回去了呢。」

瑪德琳滿意地用放大鏡看著手上的礦石,諾札在一旁整理工具,做好離開的準備,就在諾札要出聲叫喚對方時,他注意到湖面上有什麼動靜。本來如鏡子般的湖面起了漣漪,某個點用目視看起來越來越深,諾札還反應不及,就有某個生物躍出水面,撞向瑪德琳。

「危險!」

諾札想都沒想就撲向瑪德琳,瑪德琳茫然地往後倒,兩人剛好躲過不明生物的撞擊,而手上的高純度碎星石則在衝突之中落入水裡。

「那、那個是……虛魔?」

諾札趴在瑪德琳身上定神看著,水裡的生物,純論外型而言,那是水生昆蟲的蠍蝽,有著蝽象般的扁平身軀,前端則有著類似鐮刀的前腳。而在兩人面前的蠍蝽有著不自然的兩公尺身形,扁平的身體散發著黑色的物質,在水裡彷彿黑泥似的令人不舒服。

「沒想到連這裡都有呀。詩人,麻煩你從我身上起來吧。」「嗯?哦,但軟軟的,我覺得維持這樣也不錯呢。」

瑪德琳一腳把諾札踹到一旁,然後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瞇著眼睛找尋著剛剛找到的高純度碎星石,接著發現就在漆黑蠍蝽的口器上,如鉗子般的嘴緊咬著碎星石。

「姆嗯……」瑪德琳摸著臉頰思考。「虛魔是被人為製造出來的生物,雖然外型和習性都跟生物一樣,但就像機械一樣只會服從和執行單調的命令……從一開始沒有襲擊我們、嘴上咬著碎星石來看,看來是某人讓虛魔在這裡採集高純度碎星石。」

瑪德琳一邊說著一邊翻找自己的工具包。

「我這次沒有做戰鬥準備,恐怕只能先放棄了呢,還是先回去跟海莉潔她們報告一下吧。」

「好不容易找到的碎星石,要放棄嗎?」諾札看著水裡的大蟲,從地上爬起來。「我不是戰鬥人員,但我想要把它取回來,一定有什麼方法……」

「哎呀?詩人你不用勉強啦,出門在外採集材料最重要的就是知難而退哦,一個人能力有限,保住自己的性命不逞強才能長長久久哦。」瑪德琳還以為諾札會很贊同先撤退的想法,語氣中帶著些許驚訝。

「嗯……這次跟妳過去的經驗不同啊,我們有兩個人。」諾札喃喃說道,灰色的瞳孔緊盯著水面思考。「而且我很想看看啊,看看妳會用那顆石頭做出怎樣的神奇。」

「……」

瑪德琳的薰衣草雙眸在這一刻不再是迷幻般的色彩,更像是聽故事的聽眾被驚艷到時驚訝的神情。

諾札沒有注意瑪德琳的表情,把思考聚焦於現況。

怎麼辦呢?她沒帶攻擊性的材料,我也沒帶卷軸,就算臨陣磨槍要用魔法我也需要我的三味線啊,手邊有什麼呢?可以打倒大蟲子的東西、嗯?

「對了,昨天瑪德琳小姐撒的粉末,是驅蟲用的嗎?」

「嗯、嗯,」瑪德琳點點頭,拿出來給諾札看。「這是我特調的粉末,會散發蟲子討厭的費洛蒙哦。」

「虛魔就算是人造的也保留生物的習性……那麼,如果用這個粉末,就可以把那隻蠍蝽趕到岸上來了。」諾札看了看周圍的地形,並試著用手去鉤岩壁上方。

「我想應該做得到,只是那仍然是比我們還大的昆蟲,而我手邊只有開路時用的小匕首呢,如果用煉金術球──」

「等等,我想到了!」諾札用雙手抓著岩壁邊,半爬半拉的爬上四公尺高的岩壁。「用地形就可以了!」


奪回碎星石作戰開始。

瑪德琳將驅蟲粉末裝進煉金術球之中,以新月狀在水面上如打水漂般彈射,每一次碰觸到水面都將粉末給散播進湖水之中。

蠍蝽注意到了讓牠不舒服的粉末,朝向另一邊移動,瑪德琳收回煉金術球,一次又一次的投擲出去,把黑色蠍蝽在水裡的範圍越逼越小,最後蠍蝽按耐不住,直接上岸。

站在岩壁上的諾札已經恭候多時,拿著挖掘時產生的大石塊,從四公尺處用力往蠍蝽的方向砸下去,碰的一聲伴隨著昆蟲外骨骼碎裂的喀喀聲,石塊不偏不倚地砸中了。

成了嗎?

諾札往下看,緊張的汗水滴落。他看見在岩石底下的蠍蝽,激烈地動著腳,壓著牠的石塊動了。

不行!沒有解決!如果牠移動了,瑪德琳小姐會──

諾札順著岩壁滑下去,粗糙的表面劃傷了他的側身,他狼狽地跑向被石塊壓著的蠍蝽,趴在石塊上施壓,手上拿著瑪德琳借的匕首。

蠍蝽的前腳拼命往後彎想要夾住石塊和上頭的諾札,他的深褐色頭髮蠍蝽的前腳抓到,被拉扯到滲出血。

「痛痛痛痛!」

諾札痛得大吼,手上的匕首往前,對準蠍蝽的頭部一刺。刺了幾下還沒停止,諾札一邊忍著頭髮要被扯掉的痛苦一邊拼命亂刺,對著蠍蝽的頭部亂擊,黑色的汁液從傷口流出,在一陣亂七八扯的攻擊後,蠍蝽終於身體一軟,停下動作,癱軟在地上。

諾札筋疲力盡地趴在石塊上,伸出手用力把蠍蝽嘴裡叼著的高純度碎晶石給扯下來,伸出來給趕過來的瑪德琳看。

「諾札!」瑪德琳跑過來看著諾札的傷勢,馬上熟練地從工具包中拿出藥膏擦拭。

「妳看,瑪德琳,成功了。」諾札拿著碎星石,虛弱的說道,還露出有些得意的笑。

「是是是,但下次我說要撤退就撤退了,不要這樣勉強自己。勇者是專業的職業,不是趁著一股激情就能隨便傷害自己的哦?」瑪德琳一邊教訓著一邊幫諾札處理傷口。

「啊、嗯……」

「但還是謝謝你啦。」

瑪德琳唸完後,露出微笑,輕拍著諾札的臉。

「原來,有個伴一起出來採集材料,感覺挺不錯的呢。」


瑪德琳做完給艾雪的禮物,已經是再隔天的早上了。

那個是如沙漏般的構造,不同的是底下有開一個洞,最上頭像是濾網的地方抹著某種深藍色的液體,當把水從上頭倒進去,經過濾網,碰觸到中間的高純度碎星石,底下就會流出彷彿混雜著星星的流水。就跟星江一模一樣。

在瑪德琳的煉金工房,艾雪小心翼翼地捧著星江沙漏,感激地猛點頭。

「謝謝瑪德琳姊姊!謝謝!真的好漂亮哦!如果是這個的話,不管吉耶到哪裡,一定都不會忘記星江村的!謝謝姊姊!」

「不客氣,畢竟是這個村子我重要的第一位客戶嘛。」瑪德琳笑著撫摸艾雪的頭。

「還有諾札大叔──」

艾雪走到坐在旁邊小凳子上的諾札面前。

「諾札大叔臉上的傷也是為了這個弄出來的吧?雖然媽媽常常說你是在酒館唱爛故事給喝酒的人聽的色叔叔……」

「原來我被講得這麼難聽哦!」

「但我覺得諾札大叔不是壞人哦!」艾雪對諾札鞠躬道謝。「也謝謝諾札大叔!」

在鄭重的向兩人道謝之後,艾雪便離開了,門關上之後還能聽見她在外頭跟其他朋友報喜訊的聲音。諾札和瑪德琳的視線對上,兩人淡淡地笑了笑。

「唉,我們也該走了吧,瑪德琳小姐。」諾札從小凳子起身。「還要跟其他人報告不是嗎?還有帶著那隻虛魔的屍體去做調查……」

「急什麼呢,再休息一下也無妨啊。」瑪德琳手上拿著茶壺,倒了杯茶。「我們喝杯茶再過去吧。還有啊,昨天從山上下來前,不是沒有用敬語嗎?我覺得那樣挺好的,就叫我瑪德琳吧,我也會叫你諾札。」

諾札看著這突如其來的邀約,再次坐下,拿起茶杯,朝瑪德琳的位置舉杯致意。

「謝謝妳,甜美的瑪德琳大姊姊。」

「別得寸進尺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4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連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a84556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之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之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所有人
「殺戮之星-凡提亞」精彩連載中,詳情至本小屋創作專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