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隆撒】Realm of Dioscuri

作者:小依Eilleen│2020-02-21 23:10:30│巴幣:0│人氣:112

※2020獻給撒加和卡諾這對雙胞胎的214情人節賀文
※CP:卡諾X撒加,注意避雷
※我流OOC,人物屬於車田正美
※冥界之戰之後全員復生的設定
※有沒有聖鬥士星矢的同好啊,歡迎交流唷!
※本文章禁止任何未經授權的轉載,謝謝!

########


《Realm of Dioscuri》


“ Let him kiss me with the kisses of his mouth
—  for your love is more delightful than wine. ”           
                                                                                 
                                                                                   《Song of Songs 1:2》


慎重地壓下第一個和弦,Chopin的Waltz e Minor從纖長的指尖流瀉而出,顫動的音符在大理石雕砌而成的牆壁間輕盈回盪。這首曲子就如同作曲家的其他圓舞曲一樣靈巧輕快,帶著幾分憂鬱、幾分傷感,但越揚越澎湃的旋律卻也能很好地讓聽眾由演奏者攜著與之共舞。

在一段高潮迭起的音階、琶音與收尾的八度和弦落定之後,卡諾緩緩地收住按在琴鍵上的力道,抬起手,離開琴椅,坐到窩在沙發上的雙生哥哥身邊。他摟緊他,側過頭親吻他的耳垂,並抽走了那本翻閱到一半的書籍。

「喜歡嗎,你覺得如何?」卡諾的語調十分輕柔,除了調情,他也期待著能得到兄長的讚揚:「你知道,Chopin並不適合我,相比起來,我更擅長Liszt。」
「你其實駕馭得挺不錯的,給個八十五分吧。」撒加愜意地放鬆身體,朝弟弟身上靠了靠,讓對方能將自己給摟得更緊一些:「我很喜歡你的演奏。」
「哈,能得到你的肯定,甚感榮幸。下次來我的海底神殿吧,用那台Steinway再給你演奏你喜歡的,那可是能讓蘇蘭特來低聲下氣地求我的限量名琴呢。」
「嗯,好啊。」

或許是晚餐的甜酒喝多了些,撒加的眼角泛著紅暈,咬字也不比平日清晰,聽上去還有幾分撒嬌的味道。拖長的語尾和鼻音撩得卡諾心頭一陣發癢,他最終還是深深地吻住那兩片濕潤的唇,用親吻來傾訴喜悅和愛意。

「Happy Valentine's Day. My beloved mate.」
「I know......you make me complete.」

※※※※※※

數周前,撒加正式接受雅典娜女神的請託,成為新一任的聖域教皇。而在撒加就任的前一周,卡諾也終於下定決心,搬回來與哥哥同住。

他們釋盡前嫌、確認關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兩人卻還是保有一些微妙的距離感,並各自擁有獨立的生活圈。撒加對此不曾說過什麼,卻無法不介懷。他知道,那是卡諾給自己留的後路──除了雙子座的黃金聖鬥士外,卡諾同時也是波賽頓麾下的首席海將軍。即便已經得到女神的肯定,只要自己還活著,卡諾在聖域就永遠只是備役,是他撒加的影子。但來到亞特蘭提斯,他就是驍勇善戰、率兵統將的海龍將軍。

戰爭結束後,幸福降臨得過於突然,來不及細細消化品味,難免顯得不夠真實,也有幾分惶恐不安。撒加心裡明白,他只是渴求了太久,又陷得太深,不論多麼細微的幸福也想緊緊護在懷裡,不肯放開。罪孽深重的他犯過許多錯,他傷害了女神、同袍、後輩、下屬、以及本應最親密無間的雙生弟弟。為此,他付出了相應的代價,但最終也獲得了女神的寬恕與其他人的諒解。撒加希望能更親近弟弟,希望雙子宮能成為兩人唯一的歸宿。但如果卡諾尚未做好準備,他只能用全部的耐心來等待。

撒加並沒有等太久,卡諾就提議了想要回聖域一起生活。那個夜晚,卡諾抱著撒加,邀請哥哥周末到他北大西洋的海底神殿作客,順便幫忙收拾房間。他帶著靦腆的笑容說,我去把重要的東西都搬過來,我們同居好不好?當然如果老哥希望能維持寧靜的獨居生活也沒所謂,尊重不強求。

撒加怎麼可能拒絕呢?

卡諾在海界的居所可謂金碧輝煌,比聖域裡的所有星宮都還要奢華雅致,就連教皇廳與之一比都黯然失色。與其說是海底神殿,或許更該稱之為海景別墅。撒加瞠目結舌地由弟弟領著參觀收藏有各式古董、名畫和珍寶的展示間,卡諾甚至笑嘻嘻地打趣道,不如把教皇和聖鬥士的工作都推辭了,來海界跟著他享福不也挺好?

是很好,但得等我退休。女神委託的重任,無論如何都得完成。撒加回答弟弟。

貴重的金銀財寶和古董收藏是不可能搬的,雙子宮和教皇廳裡也沒多餘的地方能夠擺放,因此需要整理的也就只有起居室裡的書本、衣物和生活用品而已。他們邊聊天邊打點準備帶走的東西,卡諾站在置物櫃前,把上面的東西一樣樣搬出來,再由撒加分類裝到紙箱裡去。

「這些單獨放吧,有些年代了,我怕壓碎。」
「黑膠唱片嗎,的確是老東西了。」撒加接過卡諾遞過來的東西:「還有樂譜呢。」

方方正正一大疊黑膠唱片,封套上印著作曲家的畫像以及樂團和演奏家的黑白照片,樂譜則是與之對應的樂曲。裡面有卡諾喜歡的古典樂派、也有撒加喜歡的,甚至還有些是歌劇詠嘆調。雖然保存的很好,但從封套的設計和褪色磨損的紙緣看,少說都超過半個世紀了。撒加還有印象,這些東西是幼時史昂大人栽培他們時給的。雙子宮空了十三年,撒加認為這些早就被打掃的侍女們清走了才會找不著,沒想到卻是被卡諾給帶離了聖域。

「當年不知怎麼的,我選擇了帶這些東西離開。那時明明恨透了你,卻還是留戀與你生活的回憶。」或許是注意到哥哥驚訝的表情,卡諾緩緩說道,語氣平靜地像是在說一個故事:「事實證明我帶這些東西是對的,迪蒂絲和蘇蘭特的音樂底子都是我教的,他們的音樂和小宇宙可是我亞特蘭提斯最強勁的利刃。」
「啊……我可真難想像你帶孩子的模樣。」撒加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們就像米羅和里亞那樣,是群混小子啊。」想起過去,卡諾輕輕摩娑著樂譜封面,有點惋惜的說著:「那時的蘇蘭特很乖巧,我就在一旁打著節拍,指導他彈奏鳴曲,一直到他進入音樂學院上學之前,我天天陪他練琴。」
「蘇蘭特能成為海皇殿下的貼身侍衛,代表你教得很好。」
「嘖,那死小鬼現在翅膀硬了,天天跟我對著幹,別提了。」

除卡諾之外,撒加迄今還未正式與波賽頓的其他麾下打過照面。亞特蘭提斯於海底沉寂了近三個世紀,在短短十餘年內便茁壯到實力足以與聖域分庭抗禮,卡諾自然是指導有方,其他海將軍們必然也跟黃金聖鬥士們一樣,是出類拔萃的菁英。而許多事實亦都證明了,比起優柔寡斷的自己,卡諾在領導風範和戰事謀略上都更勝一籌。想到這裡,撒加不禁感慨,如果當年處事能冷靜些、生活上多關心弟弟一點,並正視自己的缺陷,或許那些不可言之的災難,就不會發生了吧?

「再幫我拿個空箱,裡面要墊氣泡紙,我可不想它們在搬運時碰壞了,你也不希望吧。」沒察覺到哥哥正在胡思亂想,卡諾把唱片和樂譜分開疊好,用塑膠繩捆起來:「儲物間裡還有空紙箱。」
「好的。」

含糊地應了一聲,撒加走到儲藏室去拿東西。路過書房時,他忍不住進去瞧了瞧,喜愛閱讀的他對五花八門的藏書最沒抵抗力了,尤其是各種語言的古典文學名著。卡諾的書房就跟其他的展示間一樣寬敞豐富,都可以媲美水瓶宮裡的圖書館了。而最外邊的那個書櫃上,被明亮的色彩佔據了一整排,可那明顯不是卡諾會感興趣的書。

或許僅僅是好奇,也可能是出於雙生子的某種預感,撒加湊上前去看清書名,並抽出幾本隨意地翻了幾頁:《Psychiatry》、《PTSD Psychotherapy》、《Trauma Psychology》……甚至還有德文和法文的論文期刊。擁有優秀語言能力的撒加很快便讀出這些書本主要探討的內容──大部分是心理醫學、精神研究等等,以及創傷症候群。

他盯著那些文字,草草地閱讀了索引便闔上書本把書都塞回去。明明什麼都能猜到,但撒加卻沒有勇氣去思考卡諾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態閱讀這些書的。

「怎麼了撒加,找不到紙箱嗎?還是說,你迷路了?」

背後忽然傳來弟弟的聲音,撒加不禁打了個激凌,觸電般地縮回手,迅速和書櫃拉開距離。但是來不及了,卡諾已經從門口探進身來,正露出略為不解的表情看著撒加。不用照鏡子撒加也能想像出自己現下的糗態──臉色潮紅,身體僵直,像在案發現場被人逮著的嫌疑犯。卡諾看了看窘迫的哥哥,又瞄了一眼旁邊的書櫃,臉上閃過一絲恍然大悟的神色。他低笑一聲,跨步走到撒加身旁。

「我還想說你怎麼去了這麼久,原來是想偷看我的祕密。」
「不是的,卡諾,我只是……」撒加感到手心發潮,他下意識地攥住衣襬。但那兩隻手卻被卡諾抓過去,撫平了掌心,十指交扣。
「你想知道的話,我會說給你聽的,問出你想問的吧。」

撒加唯唯諾諾地說不出口,卡諾也不催促,他只是溫柔憐惜地摟緊哥哥,指尖一次一次地來回磨蹭那發顫的手掌。

「我的過當管教,對你影響很深吧……」半晌,撒加輕聲道,嗓音聽起來有些乾啞:「所以你才會去看這些書。」
「說什麼呢,心理醫學和精神學只是我拿來精進幻朧魔皇拳的一些參考書而已,若能更理解人體大腦的運作,也就能更好操縱對手的幻覺。」卡諾偏過頭,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我都沒看完,這些書很枯燥,很容易讀到一半睡著。」
「別糊弄我。」撒加立即反駁,胸口升起熟悉的焦灼感:「其他的我姑且就相信你吧,那創傷症候群這些你又該如何解釋?」
這回輪到卡諾動作一僵,撒加咬了咬牙,繼續說下去。
「明明受到傷害的是你,卻反過來處處先顧及我。你這樣、這樣、我……」

想說的話塞成一團哽在喉頭,撒加煩悶地撩了一把垂落在眼前的瀏海,企圖理順腦中亂麻般的思緒。然而事實卻是,撒加並不清楚自己想對卡諾表達什麼──他期許自己是個能讓弟弟信賴和依靠的兄長,卻也享受被卡諾寵愛、捧在手心上呵護的滋味。他希望彼此能好好正視那段過往,而不是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他很害怕因過去的罪孽而被弟弟憎恨、拋棄。若卡諾能得到幸福,是再好不過了。但那份幸福中有沒有包含自己呢?他不敢確定。

「我曾一度厭惡這片海洋,無論是蔚藍的海水,還是沙沙的海潮聲。身為海將軍首領,卻討厭這些,很可笑吧?」

一個輕柔的吻落在撒加潮紅的臉頰上,止住了他的語無倫次、欲說還休。

「可我現在卻覺得,每天下午陪你到海灘上散步,欣賞愛琴海的落日餘暉是種享受。風平浪靜的海面和雪白的浪花,都如此美好。」

撒加往弟弟懷裡縮了縮,卡諾總是比自己要坦然率直,也更為強勢。弟弟的一句話、一記眼神、一個動作,就能將自己的種種焦慮苦悶在須臾間灰飛湮滅。同樣地,只要他想,這力量就能化為輕而易舉的殘忍。只要他想,撒加便是祀台上待宰的祭品。

然而卡諾卻只是給予擁抱、送上親吻,用行動告訴撒加,自己有多珍惜這個哥哥。

「卡諾,我快要被你給寵壞了……」接吻的間隙中,撒加貼著弟弟的嘴唇輕蹭:「我真是個失敗的哥哥啊。」
「早就跟你說過了,別在我面前擺兄長的架子,我們是雙胞胎,是一樣的。」舌尖輕輕描過唇角,卡諾滿意地聽著撒加發出混濁的顫音:「正常來說,沒有弟弟會想對哥哥做這樣的事情。我從來都是以結婚為目的來追求你的,撒加。」

聖戰結束後,如果卡諾想要離開聖域,撒加並不會強行挽留。縱使痛苦、消沉、心碎,也好過卡諾委曲求全地待在暗處當自己的影子。但卡諾並沒有離開,他選擇在聖域和海界兩邊賣命,是贖罪、也是回應兩位神明對自己實力的肯定。而與此同時,卡諾也開始積極地同撒加相處和示好──以追求者的身分。

別擔心,這些日子裡卡諾一次又一次地告訴哥哥,我為你的付出,都是我心甘情願。彷彿撒加所有的遲疑和徬徨不過是杞人憂天,是宴會揭幕前無足輕重的小小失誤。撒加不明白弟弟這十拿九穩的信心是從何而來,但卡諾相信他,全心全意。於是撒加也開始學著相信自己、相信弟弟的承諾。

啊,明明被人譽為神之化身,心體技兼優,在人前完美無瑕的自己,卻總學不會與卡諾相處,還得讓對方來引導,可真是失態。

閉著眼,撒加知道卡諾在笑──唇齒相交,再細微的動作也能察覺。修長有力的手臂攀至腦後,穩穩地托住後腦,撒加不禁稍微往後仰去,將重心託付給弟弟。年幼些的雙胞胎對哥哥的順從很是滿意,一吻結束後,又接連在那兩片潤紅的唇上親了又親。

「吃完晚餐後,帶我去附近的海岸邊走走好嗎?這裡的沙灘多麼乾淨。」
「當然沒問題了,我的撒加。」

※※※※※

正式同居的日子恰巧在情人節前一天,撒加早已做好一切準備,心中卻仍不住地雀躍。他們以兄弟兼伴侶的關係相處了大約半年,日常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磨合得差不多了。雙子宮裡除了起居室的床鋪換成了加大加寬的雙人床,添了些符合卡諾品味的擺設,和過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但撒加卻無法控制胸腔裡的騷動,像孩子們外出旅遊前夜的興奮,又好似站在岩壁上,以搖搖欲墜的繩索跨越底下的萬丈深淵。在山的另一頭是未知的淨土,他期待原野、陽光和鮮花,卻不知身後積雲的落雷是否會追上自己。

擁有異次元空間,不論是搬家還是往各處移動都十分方便。他們隔天仍照常窩在各自的辦公室裡處理公文,儘管還有些許文件沒有完成,卻準時地在下午五點鐘打卡下班。卡諾在雅典市區的餐館裡訂了位置,也預約好了餐點。今晚的約會卡諾說想給哥哥驚喜,因此特意挑了間撒加沒光顧過的餐廳。

雅典市區離聖域很近,但距離梭羅家就有段路了,因此撒加比約好的時間還要提早了半個小時。他從沒有來過這間餐館,因此在等待弟弟的這段時間裡,撒加便在店內晃悠拍照,欣賞可愛的盆栽和擺設。

這是間主打西班牙料理的餐館,還附有文青的雞尾酒吧臺。它坐落在鬧區外的一條小巷裡,藍白相間的牆上點綴著漂亮的玻璃彩窗,若不是門口掛著木製的招牌,很難發覺這是間餐廳。除了內行的在地居民,觀光客一般不會來這裡用餐。

今晚的顧客也只有零星幾個,再適合約會不過了。店內播放著慢悠悠的爵士小調,慵懶的旋律不由得讓人隨著節拍哼起歌來。

再次察看手機,仍然沒有新的訊息或未接來電。卡諾一定已經在搭車趕來這裡的路上了,現在是下班人潮的巔峰,交通難免壅塞,遲了幾分鐘也在所難免。

但此時心中卻有個小小的聲音譏諷道──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能夠得到幸福?
緊接著又響起另一個聲音──你又憑什麼認為卡諾已經原諒了你?

停下哼唱的小調,撒加抿緊雙唇。這樣的疑惑已經不是第一次浮現,然而他現在不會再遲疑,也不會再退縮。

──因為他相信卡諾給他的承諾和誓言。
──因為他們是狄奧斯庫洛伊兄弟的化身,是最親密無間的雙生兄弟。

餐館門口拴著的搖鈴發出清脆的叮噹聲,撒加扭過頭去,正好看見卡諾推開門。他那俊美英挺的弟弟帶著一束艷紅的玫瑰花,與他對上視線後便含笑朝他快步走去。

「抱歉,讓你久等了,這是賠禮。」卡諾揚起嘴角,將玫瑰遞過去,並巧妙地利用花束的遮擋,在哥哥臉頰上偷了一下。他拉開椅子坐到對面,示意侍者可以開始送餐。
「沒事,我知道路上塞車了。」
「因為是驚喜嘛,所以我提前把餐點都點好了,我相信你會喜歡的。」

抱著那束冶豔的玫瑰,溫暖而甜蜜的情感自心中綻開,滿滿溢出胸口。被弟弟碰觸到的皮膚隱隱發熱,撒加只覺得自己的脈搏,因為愛人的親密而注入生命。

晚餐的佐酒是Sea Breeze,雖然是以伏特加為基底,但混合著新鮮的蔓越莓、葡萄柚以及檸檬汁,嘗起來酸酸甜甜的,並不會感受到辛辣或苦澀,甜蜜滑順的口感搭配馬鈴薯海鮮沙拉和燒烤肉串正合適。縱使口味挑剔如撒加,也感到十分滿意。

「Sea Breeze嗎......你說過你喜歡跟我一起看海散步,傾聽海風捲起浪花的聲音。」抿了一口酒,撒加晃了晃高腳杯裡漂亮的橙色液體:「卡妙曾跟我說,酒就是凝結成水的陽光。它的顏色還真的跟陽光很像,你覺得呢?」
「法國人的品味我不懂哦,我只是個粗人。」卡諾露出一抹壞笑,將杯裡的酒一飲而盡,然後隔著餐桌拽過撒加的衣領,吻上他的唇:「你沒事就喜歡拉著我到海灘上看星星,我現在就加點兩支Sex on the beach。 」

Sex on the beach嗎?這提議聽起來挺不錯的,在你北大西洋的那片私人海灘正合適。不過……我或許更渴望,Around the world with you。

貼著鼻尖,卡諾清楚地聽見撒加這麼對他說。

※※※※※

用完晚餐,兩人手牽著手慢慢走回聖域,他們同路過的後輩們打了招呼,便從白羊宮一階一階往上爬。一路上,撒加毫不吝惜地誇讚餐館主廚的手藝以及各種順口的調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撒加變得相當善談,也更為坦率,很容易就被弟弟的一些玩笑話給逗得笑起來。這或許才是哥哥最原本的模樣吧,卡諾想,身為同輩裡最年長的撒加,從小就被各種教養禮儀重重地制約,也難怪平日裡那麼矜持拘束了。

「從現在起,這裡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家了。」
終於來到雙子宮的門口,撒加佇立在刻有卡斯托爾和波呂克斯浮雕的石牆邊,端詳著那對在神話裡相敬相愛的兄弟。
「說什麼傻話呢,這裡本來就是我們的家,從被星宮選中的那刻起。」卡諾回答他,握緊了哥哥的手。

是啊,這兒本就只屬於他們兩個人,一直都是。

紛亂的情感自心頭爭相而過,撒加好想對弟弟說,對不起,是我的愚昧把你趕出了這裡;或是,謝謝你願意回來,我等了好久好久;又或者,請永遠和我在一起。

但最後的最後,撒加卻只是抬起頭,露出卡諾最為迷戀的,含蓄而溫柔的笑容。他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歡迎回家,我親愛的弟弟。」



《Realm of Dioscuri》──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2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同人|聖鬥士星矢|卡諾|隆撒|撒加

留言共 1 篇留言

冬を愛する人
作者有興趣寫穆和迪斯馬斯古的同人文嗎,他們兩人的互動很有趣,都擅長念動力,又都被薛安看好,也都會用敬語罵人……而且迪斯嘲諷穆,卻不敢和他發生衝突的不憫感也很可愛……

08-05 11:56

小依Eilleen
噢沒辦法,我沒愛的CP我寫不出來XD但花錢委託我寫純PWP另當別論XD
12-13 2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illeen843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隆撒】After th...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lanlee888您好
早安,您好,平安喜樂,中秋愉快,繪圖小屋,歡迎進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