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8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五節)

作者:和珖│2020-02-21 22:16:56│贊助:458│人氣:375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五節)

    一個月過去。

    莫沒有將操控靈的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包含貝亞。

    這段日子一有空閒,就偷偷到山裡練習靈的使用。

    靈原本是摸不著的東西,經過意識卻變得堅硬無比。幻化成刀子不僅鋒利又堅韌,更比普通刀劍輕盈。

    在形態以外,祂的力量更是可怕。只要配合操作者的意識,能輕鬆產生上百斤的力量。

    被靈包覆的物體就好比手掌中的豆腐。只要稍微使力就能將其捏碎。

    其實莫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使用祂,利用往生者的靈魂對祂們非常不敬。練習只是為了能掌控這力量,避免自己誤用靈而傷了人。

    莫學會靈的使用並沒有影響生活,依舊平淡如往。

    他也盡量不去想靈的事。雖然偶爾會好奇得看看周圍有什麼樣的靈,默默觀察祂們。

    唯一改變的是羅普。他對自己的態度有了大反轉,從極冷淡變成極熱情。

    一大早,莫還沒走進教室,走廊上就收到羅普沉默的語言"阿莫哥早安"。

    自從克拉克爾廣場後,莫不時就會收到羅普的心語。實在令他困擾。

    莫雖然能控制靈,也聽得見心語,卻不像羅普能夠使用心語。

    假如羅普用心語問候,而莫說話答覆,就很像他自己在唱獨角戲。所以他乾脆都直接無視。

    "早餐吃了嗎?我這還有幾塊麵包,有花生、也有草莓…"

   「夠了!羅普!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要就用嘴巴好好說話,不要再一直對我用心語,我已經快被你弄瘋了…」

    同學們見莫單方面對羅普大呼小叫,紛紛盼來異樣的眼光議論著。

   「你們看、你們看,洛特同學在欺負泊尼同學欸。」「原來莫竟然是這樣的人。」

    莫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傢伙,卻見羅普一臉無辜,心想他也是好意。自己心又軟了下來。

    "還有巧克力喔…"

    莫氣得快一命嗚呼,頓時念起那個安靜不說話的羅普了。

    不對…他現在也沒說過半句話……

    羅普在同學們眼裡早是個怪小孩。近來莫跟羅普交集多了,他一隻腳也踏進怪小孩圈裡。部分人確實會因此跟莫有所疏離,但這點莫倒是不在意。

    莫明白羅普雖然怪異又纏人,但他人並不壞。甚至比大多數人都還要善良。

    最近幾天下課時間,羅普都被兩個不認識的學生叫出去。

    莫根據他們的外貌判斷,至少是大兩屆的學長。

    羅普雖然什麼話也沒說。但那兩個學長看起來就絕非善類,怎麼看都不像是羅普的朋友。

    莫覺得不對勁,尾隨在後。

    他們三人先到販賣部買了飲料、零食,接著又躲到校園偏僻的角落。

    學長一開始就手來腳來,玩弄羅普的頭髮。

   「你怎麼會把頭弄成這副模樣,要綠不綠、要黑不黑的。很像頭上長了綠藻,我看了就很不順眼。」

    另一個學長說「你一句話都不講我也覺得很煩躁,我這人最不會猜別人在想什麼了。等等,讓我猜。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每次嫌你頭,都在找你的碴?」

    羅普搖頭一句不發。

    在莫看來那兩人不僅面惡不善,說話更讓人討厭。心想肯定仗著羅普瘦小好欺負,才會找上他取樂。

    雖然羅普平常很煩人,但莫早就把他當成朋友來對待。

    莫沒有猶豫上前,趁他們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轉頭就把羅普拉走。

    沒幾步路,莫對羅普有點責罵的說「你為什麼要跟他們走?他們欺負你怎麼不跟老師講?不然也至少跟我講阿。算了…幸好你沒對他們用靈。」

    莫擔心的並不是羅普,而是那兩個學長。萬一羅普真的生氣起來,可不保證他們腦袋還能夠完整。

    羅普又難得微笑了起來"原來阿莫哥在擔心我阿。但他們沒有要欺負我阿,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蛤!?」

    莫茫然停下腳步。兩個學長很快得追了上來。

   「喂!小兄弟!我們正跟綠頭仔聊得起勁,你這樣把人帶走不對吧?」

   「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們在欺負他?我們人長得英俊善良,像是會欺負人嗎?你說阿?」

    是。但莫沒說出口,只是很不好意思的抓抓頭,裝傻賠不是。

    他們倆除了講話直白有力,仔細一看他們長相都有些奇特。

    一個兩眼開了五公分有。另一個臉好像出過車禍,嘴巴有些歪斜。手裡拿著的飲料是什麼香蕉葡萄果汁,口味也是獨特。總之是從裡到外都怪異的人。

    羅普不用說當然也是怪人。難道是所謂物以類聚…

    不過這麼說莫也是其中一份子。因為他很快得也跟他們倆混熟了。

    這些怪人在莫眼裡,只不過是不隨世俗眼光而改變,用獨我的風格自在的過活罷了。

    學校大考後的早晨。

    莫進校門時,遇見司卡跟一位穿著亮麗的女人走在一起。

    本來想要去打招呼,但看那女人的臉臭如豬屎,似乎隨時都會爆炸,明智得打消這念頭。

    司卡見莫也不敢多瞧一眼,乾脆假裝兩人不認識。

    莫納悶發生什麼事了,悄悄走在他們身後一路到教室,再若無其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莎莎見到那穿金戴銀的女人,連忙前去問候。

    三人就站在走廊上攀談了起來。

    其實只能算是兩人。司卡只是尷尬陪站,一語不發。

    兩人對話剛開始還算和平,女人卻越說越激動。聲音大到教室裡也能清楚聽見她們的談話內容。

    女人喊著什麼沒有管好學生、督導不周、教學方式有問題,對莎莎指指點點,口氣越來越差。

    莎莎沉住氣挨罵,頻頻點頭道歉。教室裡所有人都怕得不敢出聲。

    原來那女人是司卡的母親。至於她生氣的原因,只是因為司卡成績考差了。

    莫這下終於明白,為什麼司卡平時壓力會那麼大了。

    女人擺著臭臉走進教室,大聲問「是誰!在考試前一直找司卡出去玩的,還玩到三更半夜。」

    莫心想該不會是指我們吧?但哪有三更半夜。

    視線飄向身旁的姍妮。她呆坐著不敢一動,甚至還害怕得發抖。

    莎莎趕緊跳出來阻止「立萊女士別這樣,你會嚇到小朋友的。」

    女人無視莎莎的勸說「學校是讓你們上進、學習,將來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可不是玩鬧、學壞的地方。說什麼要做鳥巢,笑死人了,這麼荒謬的主意是誰提出來的?」

    莫心想完蛋了,果然是說我們…

    他打從一開始對這女人就沒好印象,就算今天不是事主,也很想回她嘴。如今她就是針對自己而來的。

    莫兩手插腰站了起來,理直氣壯的對她說「是我說的。」

    原先連頭也不敢抬起來的同學,全都注目了過來。

   「只有你嗎?」女人又轉頭質問司卡「你不是說有兩個嗎?」

   「沒…有…」司卡吞吞吐吐也不知如何是好。

    女人兩眼直瞪莫,用瞧不起的語氣說「黑頭髮的,你家是做哪邊生意的?」

   「你是誰?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而且我家才不做奸商生意。」

    莫其實也不懂奸商是什麼,只覺得這好像是罵人的話就拿來用了。卻湊巧用得非常精準。

   「在諾良島上,有點見識的都知道我是誰…你說誰是奸商!?看你小不想跟你計較,少得寸進尺了。聽你口氣這麼大,還是你爸爸在哪裡當官?什麼爵位的?」

    爸爸?是誰?連莫自己都沒見過。

   「我才不告訴你哩!不管我媽做什麼都比奸商高貴多了。」

   「我警告你!你再說一次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好了好了,你們倆…」

    莎莎見兩人吵了起來感到心累。一個麻煩又惹上另個麻煩。她想要介入勸阻,卻一點空間也沒有。

   「就是你脾氣這麼差,司卡才會每天悶悶不樂…」

   「你最好馬上給我閉嘴!我們的家務事才不用你來管。」

   「難怪他會不想回家,回家就被逼著做不喜歡的事情……」

   「閉嘴!你這沒家教的死小孩!」

    這些話戳中女人的痛處。她漲紅臉高舉手臂就往莫臉上揮去。

    莎莎見狀著急出手阻止。

    但遲了。教室內同學一陣尖叫。

    那女人已經飛了出去,向後撞開好幾排桌椅才停下來。

    女人痛苦的爬了起來。她憤怒的神情逐漸轉成恐懼。

   「你…你…剛剛對我做了什麼…?」

   「立萊女士你沒事吧!」莎莎將她攙扶到一旁歇著。

    莫很清楚她是被靈推飛。然而那並不是自己弄的,而是羅普。

    莫怒視羅普,為什麼要多管閒事!?

    羅普見莫氣憤,馬上驚覺自己多事了"對不起…阿莫哥,我…我只是想幫你出口氣"。

    莫雖然知道羅普出於好意。但他這一出手自己將遭遇更大的麻煩。

    從旁人眼裡看來,會認為莫出手推了她一把,讓她跌了一跤。

    莫當場被莎莎大聲斥責。但她也陪同莫一起彎腰,向立萊女士道歉。

    當然沒能得到立萊女士的原諒。她氣憤難消,惡言對待。

    以莫現在的立場,只能單方面挨罵,直到她氣消才離開。

    莫承擔了所有,吞下滿腹委屈。過去在外受了傷,傷口再深、再痛從來沒有哭過。反而在女人離開後,莎莎和氣說教幾句,眼淚就嘩啦嘩啦流下。

    莎莎見莫有所反省不再說教,轉為安慰告訴他沒事了。只是這樣的溫柔卻讓莫哭得更加難過。

    莎莎雖然責罵,但其實是站在莫這邊的。就算他剛才真有動手,也是立萊女士先動手的。何況最開始也是因為她無理取鬧。

    只可惜是非對錯往往只能屈就於現實的無奈。

    放學後莫躺在校園裡的草地上,對著夕陽發愣,一直到藍月掛上夜空才回家。

    莫終於明白,為什麼司卡會這麼害怕家人,會如此沒有主見跟想法。

    更了解即使自己家境平平,也要來得司卡幸福多了。從小媽媽只教導做人要正直,剩下的就讓自己去尋找,尋找自己所喜歡的事情。

    莫都不知道貝亞的教導有多幸福,直到上學後有多少父母來找過莎莎,要求他們的孩子成績要如何如何。

    每次一旁的孩子,就像剛剛司卡那樣面露苦澀,像做了壞事般的無辜。

    學校就像個監牢,把孩子們關起來,逼迫他們學習。

    學習明明是件快樂的事,為什麼要這樣?莫不能明白,更開始對學校起了反感。

    學校有同學能一起玩耍,比起跟動物玩還要有趣。但他依舊懷念以前自由奔放在森林裡的日子。

    莫晚了好幾時才回到家。

    他一打開家門飯香隨之飄出。若是平常肯定馬上跳了過去,但現在雜亂的思緒讓他沒了精神。

    飯桌前,沒了平時瑣事閒聊。今日的事莫隻字未提。

   「今天學校還好嗎?」

    貝亞捧著書配飯。她的視線依然停留在書上。

   「嗯…很好。」

   「是嗎。看你今天很累的樣子。碗盤放著我收就好。」

   「沒關係,我沒有很累,我收吧。」

    莫吃飽後,搶先把空餐盤拿進廚房。

   「那這邊交給你收拾,我上樓去忙。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來找我。」

    貝亞闔起書本上樓後,樓上又傳來綿綿"答答"聲。那是打字機的工作聲。

    莫一邊洗碗一邊偷偷掉淚。

    其實心裡有好多話想對媽媽說,只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開不了口。

    貝亞是他最信任的人。小時候從不顧忌、無所不談,長大後反而多了份高傲。寧可將委屈塞在狹小的心房,也不願意敞開給別人看見。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1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南方金雪|和珖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蒼鼠
衝突終究還是發生了0.0

06-27 06:46

和珖
明明好好溝通就能夠避免的[e8]
謝謝蒼鼠的閱讀與留言。06-27 10:09
小莯瑾 ⍤
最後一段很有感觸,為什麼長大以後就會改變呢[e13]

06-29 15:04

和珖
我想很多人都有經歷過。原因應該也不只一個。
拿我自己來說,小時候什麼都不懂,能依靠的只有父母。遇到困難一定先尋求父母幫助。
但長大後多了些思考,覺得事情能夠自己處理,何必需要父母的幫助。
另一方面,就大部分人認知,尋找幫助是一個丟臉的事情。為了面子,再苦也要自己吞下去。
謝謝小莯瑾的閱讀與留言。06-29 17:42
呆毛呆毛的啦
通常跟父母說什麼都會先一頓責罵吧 還不如不說 自己想辦法

07-08 12:09

和珖
小優的父母這麼可怕嗎?雖然我爸以前就是這樣XD
小時候或許真的是害怕被罵。但張大後,更多是避免造成父母不必要的擔心。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8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amhero9歐兔高雄妹
一堆智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