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0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五節)(校修20/10/31)

作者:和珖│2020-02-21 22:16:56│巴幣:673│人氣:877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暫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於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他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憑著一顆好奇心,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五節)

    濕潤溫暖的南風,推開乾燥寒冷的北風,為死寂塵土鋪上一層翠綠草地。

    莫躺臥草地,仰望藍天,享受暖風,操控萬靈。

    兩個月來一有空閒,都會到山裡練習靈的使用,並試圖理解祂。

    靈,摸不著,卻存在。

    只是…祂並不存在我們的世界。

    人的意識就像條通道,指引著靈來到我們的世界、次元,使其接觸這世界萬物。

    透過意識來到這世界的靈,超越任何物質的堅硬、任何力量的強大。被靈包覆的物體就好比手中豆腐,能輕易將其捏碎。

    莫熟悉靈只為了掌控祂,避免自己誤用,傷了人。

    靈的事情,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含貝亞。

    生活依舊平淡如往。

    唯一改變的是羅普…

    一大早,莫還沒走進教室,走廊上就收到羅普沉默的語言"阿莫哥早安。"

    莫雖然能控制靈,也聽得見心語,卻不像羅普能夠傳達心語。

    每次回答羅普的心語,就像是在對他自言自語,對話體驗極差。到後來乾脆無視。

    "阿莫哥,早餐吃了嗎?"

    "阿莫哥,我這還有幾塊麵包,有花生、草莓、也有藍莓…"

   「羅普!!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要就用嘴巴好好說話,不要一直對我用心語…」

    忽然的怒吼,使教室一片寧靜。

    同學們停下手邊工作,盼來異樣眼光,竊竊私語。

    無辜的莫成了罪人。

    莫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傢伙,卻見他一臉無辜,心想羅普也是好意,不必太過責怪…

    "還有巧克力喔。"
    
    莫身心疲憊趴臥桌面,突然想念起那個不說話的羅普。

    不,他現在也沒說過半句話…

    莫認識羅普後,總是抱怨著他行為怪異又纏人,卻一點也不討厭這傢伙。甚至喜歡他那份純真與善良。

    近來下課時間,羅普常被兩學長喚出教室。

    莫覺得不對勁,尾隨在後。

    他們三人到販賣部買了零食,躲在大樓角落,嘻嘻笑笑。

    笑聲中只有兩人的聲音。

    學長伸手玩弄著羅普的頭髮,笑說「你怎麼會把頭弄成這副模樣,要綠不綠、要黑不黑的。像是頭上長了綠藻,看了就很不順眼。」

    另一個學長「你一句話都不講我也覺得很煩躁。我這人最不會猜別人在想什麼了。等等,讓我猜。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每次嫌你頭,都在找你的碴?」

    羅普一句不發,只是搖頭。

    兩學長說話令人討厭。莫心想,他們肯定是仗著羅普瘦小好欺負,才會找上他取樂。

    莫不顧一切上前,拉著羅普轉頭就走。

    轉過牆角,莫回過頭,有點責備的說「你為什麼要跟他們走?他們欺負你怎麼不跟老師講?不然至少也跟我講阿!還好你…算了。」

    莫擔心羅普被欺負,更擔心他生氣起來,那兩個學長屍首是否還能完好。

    羅普揚起嘴角笑了"原來阿莫哥在擔心我阿。但是,他們是我的朋友,沒有要欺負我阿。"

   「蛤!!?」莫茫然停下腳步。

    兩學長很快追了上來。

   「喂!小兄弟!我們跟綠頭仔聊得起勁,你這樣把人帶走也太沒有禮貌了!」

   「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們在欺負他吧?我們人長得英俊善良,像是會欺負人嗎?你說阿!」

    是。但莫沒說出口,只是笑得靦腆,抓了抓頭,納悶他們對於英俊的定義。

    先不論他們英俊與否,長相奇特是肯定的。一個兩眼間距開得有五公分,另一個講話時,眉毛會跟著上下舞動。

    除此之外,兩人說話更有種獨有的風格。

    幾句交談後,莫發現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自己…居然適應了他們的說話方式,並深刻理解一個詞語,叫做"物以類聚"。

    他苦笑著,反正怪人這個頭銜,自己一點也不陌生。

    半年前,莫順應著母親離開森林,進入城鎮,開始了校園生活。

    比起山林,新的生活更複雜多變。

    莫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或是厭。

    直到大考後的一個早晨,他得到了解答。

    校門口,學生紛紛擁入。

    人群中,莫見著司卡。想上前打招呼,卻被他身旁的女人給打消了念頭。

    女人容貌成熟美麗,衣著高雅。行走人群中,能輕易的奪取旁人目光。而她微仰著下巴,高傲得無視了周遭事物,拉著司卡快步前走。

    司卡見莫也不敢多瞧一眼,乾脆假裝互不認識。

    莫心存疑惑,悄悄跟在他們身後。

    走廊上,莎莎見到那女人,小跑步過來招呼,與其攀談。

    莫與三人擦身而過,走入教室,坐入座位。側頭望向窗外,偷聽她們談話。

    漸漸的,偷聽已經沒了必要。

    女人的音量,已經大到教室裡也聽得清楚。說著什麼沒有管教好學生、督導不周、教學方式有問題,對莎莎指指點點,口氣越來越差。

    即使莎莎沉住氣挨罵,頻頻點頭道歉,也澆不熄女人的怒火。

    教室外喧譁吵鬧,教室內鴉雀無聲。

    莫雖然害怕,卻從談話中釐清了整件事。

    原來這美麗高傲的女人,是司卡的母親。而她的憤怒,只因為司卡成績考差了。

    忽然,女人擺著臭臉走進教室,大聲問「是誰!?在考試前一直找司卡出去玩,還玩到三更半夜。」

    莫心頭一顫。該不會是指我們吧?但…哪有三更半夜?

   「立萊女士別這樣!你會嚇到小朋友的。我們到外面…」

    女人略過莎莎,繼續大放厥詞「說什麼要做鳥巢,笑死人了。這麼荒謬的主意是誰提出來的?學校是讓你們上進、學習,將來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可不是玩鬧、學壞的地方……」

    身旁的姍妮神情僵硬,甚至略微發抖。司卡畏畏縮縮躲在他母親身後,不知所措。

    莫大腦思路正在糾纏,手也還在顫抖,腳卻往地上一蹬,站了起來。

   「是我。」

    原先頭也不敢抬的同學,全都注目了過來。包含司卡母親。

   「只有你嗎?」她愣了一會,又轉頭質問司卡「你不是跟我說有兩個嗎?」

   「沒…有…」司卡臉上充滿恐懼。

    莫終於明白,自己為何害怕,卻還要站出來。

    莫道「司卡…他上課比誰都還要認真,讀書也比誰都還要努力,可是…只是貪玩一下卻不被允許…」

   「讀書是學生的本分。書都讀不好有什麼資格玩?原來就是你在影響他讀書。過去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但請你以後別再接近我家司卡了。」

    女人隨後也要求司卡不准與莫往來。

    莫扭曲著神情,感到無比錯愕。

   「洛特同學!請你坐下。」莎莎突然命令。

   「我不要!她今天不就是為了找我而來的嗎!?」

   「洛特同學!!我再說一次…」

    女人回過頭瞪著莫,瞧不起的說「黑頭髮的,你爸爸做哪邊生意的?」

   「爸爸…我才不告訴你哩!不管我媽做什麼也不關你的事!」

    女人嘴裡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麼。

   「唉,你媽媽也真是可憐。一個女人養家,還要照顧不聽話的孩子。看在你們的處境上,告訴我你媽在哪裡工作,我也許能去關照一下。」

   「我媽媽才不可憐!也不需要奸商的幫助。你少自以為是了!」

   「你說誰是奸商?我警告你!你再說一次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兩人向前逼近,互相指著對方鼻子,你一言,我一句。

   「洛特同學,回去坐好!立萊女士,小孩子胡亂說話,你別跟他認真…」

   「就是你脾氣這麼差,司卡才會每天悶悶不樂、不想回家。回家就被逼著做不喜歡的事情……」

   「你最好給我馬上閉嘴!我們的家務事不用你來管。說夠沒!你這沒家教的死小孩!」

    女人漲紅臉,高舉手臂就往莫臉上揮去。

   「洛特同學!立萊女士!」

    莎莎孤立無助。見事發不可收拾,急忙出手阻止,卻已經遲了。

    幾聲碰撞後,教室內一陣尖叫。

    女人飛了出去,向後撞開好幾排桌椅才停下。她憤怒的神情逐漸轉成恐懼。

   「立萊女士你沒事吧!」莎莎上前攙扶。

    莫看得很清楚,幾道靈從自己身後竄出,將女人推了出去。

    然而那並不是自己弄的。

    莫回身怒視羅普,為什麼要多管閒事!?

    羅普見莫氣憤,馬上驚覺自己多事了"對不起…阿莫哥,我…我只是想幫你出口氣。"

    從旁人看來,會認為莫動手推了女人一把,讓她跌了一跤。

    莫當場被莎莎大聲斥責。

    "莫依-洛特"四字伴隨責罵,傳遍整棟大樓。

    眾人第一次見莎莎如此生氣,紛紛走避視線。除了害怕,更不忍多瞧那個受罵的當事人。

    隨後莎莎也陪同莫一起彎腰,向立萊女士道歉。

    只是也沒能得到原諒。

    莫再次遭到謾罵。

    女人的謾罵聲不如莎莎,內容卻比莎莎的責罵更難聽、更傷人,把莫辱成社會殘渣。

    連莎莎都聽得皺緊眉頭,莫卻抿緊唇,吞忍了下來。

    莫擔起所有罪過,吞下滿腹委屈。過去在外受了傷,傷口再深、再痛從沒有哭過。反而在女人離開後,莎莎和氣說教幾句,眼淚就嘩啦嘩啦流下。

    走廊上,只有莫與莎莎兩人。

   「雖然你與司卡媽媽起衝突,還有動手,是你不對。但你最後忍了下來,是對的。你很了不起,老師我為你感到驕傲。

    莎莎大聲的責罵,與冷眼旁觀,其實只為了滿足女人的自尊,保護莫不會遭到她的報復。

    莎莎見自己的安慰,讓莫抹不盡眼淚,不禁暗道,社會裡,是非對錯往往只能屈就於現實的無奈,但願你能早些明白

    放學後,莫在校園裡對著紅夕發愣,直到它沒入高樓後方才背起書包。

    一整天,他胡思亂想了許多。

    不知道自己今天這麼做,會不會連累到司卡或是莎莎。

    司卡會這麼害怕家人、這麼沒有主見,並不是沒有原因。

    原來自己來得司卡幸福多了。從小媽媽只教導做人正直,剩下的就讓自己去尋找,自己所喜歡的事物。

    學習明明是件快樂的事…學校卻像個監牢,把我們關起來,逼迫學習。

    莫晚了好幾時才回到家。

    家門一開,飯香隨之飄出。

    若是平常,他肯定會馬上跑了過去。今天只是淡淡的說「我回來了。」

    飯桌前,沒了平時瑣事閒聊。今日的事莫隻字未提,只是偷偷瞧了貝亞好幾眼。

   「今天學校還好嗎?」貝亞捧著書配飯,視線依然停留在書上。

   「…很好。」

   「你今天很累的樣子。待會碗盤放著吧,我收就好。」

   「沒關係,我沒有很累。」

    貝亞闔起了書本「那今天一樣拜託你了。我上樓去忙,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來找我。」

    莫眼看貝亞上樓,直到樓上傳來綿綿的打字聲,才默默端起空盤走進廚房。

    轉開水龍頭,水流了出來,眼淚也跟著流下。

    一邊擦拭碗盤,一邊用手臂抹去眼淚。

    莫明明有好多話想說對她說,卻什麼也沒說出口。

    貝亞是他最信任的人。小時候從不顧忌、無所不談。長大後反而多了份高傲,寧可將委屈塞在狹小的心房,也不願意敞開給別人看見。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1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完結|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17 篇留言

大漠倉鼠
衝突終究還是發生了0.0

06-27 06:46

和珖
明明好好溝通就能夠避免的[e8]
謝謝蒼鼠的閱讀與留言。06-27 10:09
小莯瑾 ⍤
最後一段很有感觸,為什麼長大以後就會改變呢[e13]

06-29 15:04

和珖
我想很多人都有經歷過。原因應該也不只一個。
拿我自己來說,小時候什麼都不懂,能依靠的只有父母。遇到困難一定先尋求父母幫助。
但長大後多了些思考,覺得事情能夠自己處理,何必需要父母的幫助。
另一方面,就大部分人認知,尋找幫助是一個丟臉的事情。為了面子,再苦也要自己吞下去。
謝謝小莯瑾的閱讀與留言。06-29 17:42

通常跟父母說什麼都會先一頓責罵吧 還不如不說 自己想辦法

07-08 12:09

和珖
小優的父母這麼可怕嗎?雖然我爸以前就是這樣XD
小時候或許真的是害怕被罵。但張大後,更多是避免造成父母不必要的擔心。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5
張毅頡
覺得心靈層面描寫得很好

08-28 22:27

和珖
很開心收到張毅頡的回覆,也謝謝你的讚美[e1]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08-28 23:57
啪啦啪啦
和珖大的文章,除了劇情敘述外還會帶來一些讓人思考的議題。推推

09-03 22:15

和珖
被發現了XD
我滿常在故事裡,偷偷塞了一些讓人思考的議題。
謝謝啪啦啪啦的閱讀與留言,還有你的讚許[e1]09-03 22:24
啪啦啪啦
這昰件很棒的事情^^

09-03 22:28

和珖
我也覺得這麼做很好,提供了讀者思考的空間。
不過也是會有人不喜歡啦XD09-03 22:29
井爵
莫雖然很委屈,屈就於現實的無奈,但是這些經歷能夠讓他更加成長。

只是無法再和母親貝亞無所不談,開始封閉自己的心房,確實是一件讓人憂心的事情。QAQ

10-01 14:48

和珖
人總是在委屈、痛苦中成長。有時候,這些不樂見的事情,反倒是幫助了當事人。

孩子稍微懂事後,會開始有了自己的秘密。即使是最親近的人,也會有所保留。或許這一種成長的表現呢。
謝謝井爵的閱讀與留言。10-01 15:47
陽元
冰了的倔強最怕溫暖的安慰,傷心的時候獲得安撫,才是最容易讓人流淚的[e36]
長大後真的會比較不願意跟父母談心裡話,可能是因為害羞,或是覺得自己已經成熟,不需要父母的勞心了吧。對了和珖,第一章第三節還沒有回我喔!

10-31 22:56

和珖
陽元,晚上好[e1]

難過的時候,我也是最怕溫柔的安慰了。真的很容易QQ
人的情感的確是複雜難懂。每個成長階段的想法、思維又會跟著改變。但這也證明,孩子正在努力成長!

咦!?我漏了回覆嗎?對不起!我馬上過去看!
謝謝陽元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0-31 23:53

應該說...衝突一定會發生的...

先不以主觀而以客觀來看...

司卡媽:女強人.因有錢/權而高傲.雖然理論上是錯的.但基本上每個人都會對其他人進行分類...同時.由於定位問題.司卡媽一直是以命令方的角度看待它人.所以也會養成一種"比我低下的都要聽我的"的想法.不容忍任何自認為不受控的情況...

阿莫:其實客觀來說...就是個野孩子...扣掉聰明和能力後...也能看出阿莫本身個性自由但容易衝動的孩子...
(基本上我以前也是.看到不平之事.認為自己沒錯時.總會據理力爭...後來才知道這個社會不是那麼簡單.老師教的東西都只是理想論...)

所以...當命令方的司卡媽遇到據理力爭的阿莫時...就註定會因為理念而衝突了...

不過羅普的情況也很麻煩...因為羅普屬於"只是有能力"的一方...所以遇事時自然會直覺想用"能力"來幫忙...不會去思想相關問題...就跟小孩子因為好玩破壞物品一樣...

至於阿莫隱瞞的原因...我覺得是因為貝亞...

1個是跟大家一樣的...怕家長持反對意件...
2來則是怕相反的情況...怕貝亞去和司卡媽溝通...
(從司卡媽的情況就看的出來...如果沒有背景...去溝通不會有效果...只會被羞辱...)

而且應該阿莫某些方面很成熟...所以也更擔心因為自己讓貝亞的生活圈和工作圈變難過...


題外話...其實...皮一點的處理法...就是在沒証據的情況下用靈整一整司卡媽...
(但這無法解決問題...最多是出一口氣和給司卡媽一份隱藏壓力...

11-01 03:41

和珖
莫與司卡媽,兩人的價值觀可以說是完全不同。而相同的卻是衝動的性格。他們碰在一起不難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年幼的孩子未經歷人群、社會的磨練,幾乎是表現出孩子最原始的性個。
而衝動者的特質,行動力較強、情商管理較低。
雖然情商低是缺陷,但這類的人在社會歷練後,情商得到成長、衝動得到收斂,保有行動力,這會是優勢。

至於羅普就是個單純的孩子,為了保護朋友而出手相救,雖然結果不是正向的[e8]

孩子會怕家長反對,大概是想靠自己,嘗試解決事情吧。
對孩子而言這也並非壞事,其實是個成長的契機。
如果貝亞得知這件事,直接跑去跟人家理論,那被羞辱的機率甚大。
但我想以她的智慧,應該不會這麼做。

若莫能用靈整一下司卡媽,那真是太有趣了,而且大快人心。
只是...也像你說的,這無法解決問題。更可能會讓自己心態有所扭曲。損人不利己。
謝謝白的閱讀與回饋[e6]11-01 10:1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司卡媽媽心中只有自己,很難與她好好對話,也許沉默與附和可以緩解她的怒火,卻無法讓人願意好好與她相處。
有的時候基於感情而出一口氣的出發點也許是為對方好,可是卻不經意地讓對方承擔更多煩惱,其實事件結束後抱抱莫也是個好方法。
莫不希望媽媽擔心,可是不說出口反而讓察覺到的貝亞更加在意與心疼吧。

11-01 10:52

和珖
權力掌控久了,習慣他人聽從自己,久而久之便容易以自我為中心。
陷入其中的人,不經一番挫敗,或許永遠不會發現自己的自大。
抱抱這麼溫柔,我想莫應該會哭得更加傷心吧XD
貝亞或許早已知道些什麼了。但她即使心疼也要忍下,趁這個機會讓莫得到成長。
謝謝愛茵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1-01 13:02
舞舞
靈之強大,無庸置疑,畢竟牠們與我們是不同次元。
文章中提到「人的意識就像條通道,指引著靈來到我們的世界、次元」

既然靈是透過所有人的意識來到這個世界,卻只有一些人種可以控制祂們
那是不是靈也可以藉由意識離開,來去自如?
我這樣的想法跟作者前幾章提到的「靈的墳場」,似乎有出入?

羅普與莫都是同一種族,但為何只有羅普能使用心語
是不是羅普雙親皆是諾達米人
而莫只有父親的血統是呢?

樓上已經講述了角色的設定及想法。
我想補充一些家庭面
在社會及小說的走向看來,強勢的父母親,有85%的概率會教出自卑、懦弱的小孩。
但凡事都有兩面,這樣的小孩在成長過程中,也不太會以這種方式去對待他人。
只因為自己也無法認同這樣的教育方式。

且不論莫喜不喜歡學校與課本上的新知識。
在學校有個重點就是處理人際關係與提早進入社會
我也是在出社會多年後
才漸漸學會不是講贏或講的多有道理就真的贏。

11-01 12:50

和珖
靈透過人的意識來到這世界。這裡的"人"指的是羅普、莫這類特殊人種。
文章中的靈,並沒有自我的意識,因此也不會來去自如。
「靈的墳場」其實是另外的伏筆啦,暫且還沒用上而已。

沒錯,羅普的父母都是諾達米人,而莫只有他的父親是。

過於強勢的父母,的確會對孩子造成影響,要嘛自卑、要嘛有樣學樣對待他人。
這確實不是好現象。

社會裡的人際關係,又更複雜於學校。
我個人認為,道理輸贏不必爭,旁人眼裡自有高低判別。
謝謝舞舞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1-01 13:40
西因娜
總覺得為了司卡母親的威嚴而辱罵小孩是很傷小孩心靈的一件事
因為司卡母親在我眼裡真的像在無理取鬧,卻把好心帶司卡出來玩的莫罵得狗血淋頭,就算莫真的做錯,那他受罰的程度也太嚴重了(。•́︿•̀。)
不過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吧,總是得為了地位而俯首稱臣。゚・ (>﹏<) ・゚。

題外話:本來想看完和珖大的小說再寫感想的,但後來想想,一篇一篇留下心得或許比較好,更加深記憶[e1]
之前一直很想來拜讀,可是礙於時間問題,最近比較可以空出時間來看了,開心(๑˃́ꇴ˂̀๑)

01-27 12:17

和珖
莎莎就事論事的責罵,我認為是合理的。但司卡母親的謾罵,顯然只是為了洩憤。
世界是不公的。莫提早明白這件事,也不完全是壞事。

我也很開心,西因娜願意抽空來閱讀[e6]
一篇一篇留言,比較能反映當下的心得。我也樂見,讀者回饋各種想法給我XD
謝謝西因娜的閱讀與留言。01-27 23:39
泡菜牛肉鍋
很喜歡最後一句「小時候從不顧忌、無所不談。長大後反而多了份高傲,寧可將委屈塞在狹小的心房,也不願意敞開給別人看見」套用到現實好像也是許多家庭會有的問題,與家人的溝通明明該是自然不過卻隨著年紀或因社會的洗禮逐漸自我承受,而親人也通常在認定小孩可以時忽略了以往的關懷 ╮(╯_╰)╭

01-30 20:52

和珖
孩子長大了總是如此。但這也並非完全是壞事,是成長、獨立的表現[e6]
雖然會覺得有一些些的感傷。
謝謝泡菜的閱讀與留言。01-31 17:47
虚ろな光
我來啦朋友

是說我是莫我可忍不住

然後說回來 我小時候曾被這樣罵過 後來我就不想念書了XDD

不過看下來 真的寫實ㄚ 因為一個人的品性跟她的衣裝和聲量是兩回事呢

而前面不知道是喜是厭的部分 我也挺有感觸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抽象感


05-09 14:00

和珖
很高興你來了[e1]

要是以前的我,我應該也是忍不住。還不揍爆她!XD

要評斷一個人,還是跟他聊上幾句,觀察言行舉止最準確。衣裝或許顯示的,只是他的經濟能力罷了。

謝謝虚ろな光的閱讀與留言。05-10 21:01
鷗鳥
現在的羅普就是上一集的莫,莫就是上一集的梅子伯。

06-12 22:54

和珖
[e7]06-13 00:35
is樂小呈
學習明明是件快樂的事…學校卻像個監牢,把我們關起來,逼迫學習。
[e3]

06-28 10:32

和珖
小呈也感同身受嗎XD?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06-28 23:52
空澗飛湍
來訪唷 ~

09-08 01:20

和珖
歡迎隨時來訪^^09-14 00: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0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安安喲(´・ω・`)
安安喲(´・ω・`) 小説持續更新中,歡迎大家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