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短篇】貓耳天線,異世界的彼端

作者:夏至千里│2020-02-21 16:05:57│贊助:6│人氣:62
平日的下午,我隨便打開兩包餅乾果腹,對於媽媽又不說一聲,逕自帶了弟弟出去吃飯,早已失去被遺忘的憤怒,反正打工的薪水剛下來,自己買了喜歡遊戲「電路板獵人」的續作,剛好玩個痛快。

回房間,打開遊戲,紅色火焰佔滿畫面,鳳凰魔王狂笑著說:「呵呵!機板大陸,將融化在我的烈焰球之下!」

我邊讚嘆更加進步的美術,邊登入帳號。

「我打倒魔王才招喚來的異界勇者啊!承接我的志願,拯救機板大陸度吧!」閃耀著金色光芒的貓耳女神,拿著本作名器烙鐵槍,用無機質音調說出這次遊戲的關鍵。

「竟然是穿越的設定啊!」對於異世界主題的氾濫,我感到厭煩說。

無聊的將視線離開螢幕,卻被一旁窗外的景色吸引走,一對貓耳,在夕陽下晃動⋯⋯

隔壁的女孩,靠在房間外的欄杆上,長長的髮絲隨風飛揚,更顯得她頭上那對貓耳的可愛,手上的文鳥在風中膨脹成麻糬球,惹出她純真的笑容,被那親和迷惑,我鼓起勇氣,打開窗跟她打招呼。

「嗨!」

可她沒聽見,因為那個貓耳,是一副貓耳造型耳機,正戴在她耳朵上,我又隔著住家間的防火巷,而樓下應該是她家的哈士奇,也剛好在樓下院子對著不知什麼大吼大叫。

好不容易鼓起來的勇氣,被100%反射,讓我HP餘1。

唉!我決定繼續玩遊戲,撫慰一下心情。

「啊!貢丸。」忽然地喊聲,讓我回頭,然後那隻胖文鳥,就這樣停在我手上。

「呃!」我愣在那,忽然意識到手上蓬鬆的毛球,原來你叫貢丸。

「幫我小心抓著,別讓牠飛走,我馬上過去帶牠!」女孩大聲對我說。

我趕緊關上窗戶,然後,那通向戀愛——喔!不,是她打開了我家的大門,那個我心儀已久的貓耳(耳機)娘。

感謝天神!感謝貢丸!感謝出門沒鎖門,又把我丟在家的老媽!




就這樣,下個學期,我遊戲還沒破關,可我們在一起了。

「怡婕,別邊聽耳機邊騎車!」我揉著她的秀髮,仔細交代,她依然不時戴著耳機,就算上頭的黃色漆已經剝落,露出底下或白或黑的塑膠顏色,讓黃貓耳機變成了三花貓耳機。

「我知道,已經調最小聲了。」她笑著回答,隨即開始踩踏板。

「唉!」我連忙跨上單車追上去,就算有了女友,我還是一個道地的宅宅,運動量明顯比不上運動社團王牌的她,在這個回家必經的上坡路,早被甩開老遠。

但我知道,她會在坡頂的公園等著我,運氣好,夕陽會將她染成金色的,彷彿是「電路板獵人」中,招喚出勇者,持烙鐵槍殺怪的女神。

「哎呀!」我努力將單車緩慢移上,我自從看見她,就停止抱怨為何家住在頂上的上坡,在距離十公尺的平緩處,一如往常抬頭,希望用她的笑臉,擠出最後的力氣。

可是,今天我看見的,是一輛貨車,重重撞上她紅色的單車,聽著音樂的人,來不及閃開,就這樣在我面前倒地不起。

貓耳耳機順坡滾落到我腳邊,上面離奇的沒有任何髒污,被眼前景象嚇傻的我,沒去扶起眼前的血色人體,反而撿起了耳機。

「呵呵!機板大陸,將融化在我的烈焰球之下!」一個耳熟的聲音,在已經斷線的耳機中響起,我抬頭看向坡頂,一個朦朧幻象,她化成金色的影子,離去。




「去幹嘛!不就是同學,又是隔壁班的,想說什麼,老師不是有要你們寫留言了!」媽媽生氣的走掉,拒絕我想去告別式送的要求。

「算了,反正她也沒死掉。」我回房間關上門,戴上她的耳機,斷掉的線我上網找方法修好了,這耳機果然如她說的很舒服,可我恥力不夠,只能將那對可拆卸的貓耳,拆下來小心放在電腦旁,好方便我每天帶出門。

我又打開卡在最終魔王關之前的遊戲,從她離開後,我每天都登入,每天在機板大陸遊蕩,而耳機,就這樣時不時傳來一些奇妙的雜音。

今天我隨意晃蕩,打了幾隻亂蹦的CPU,看了看金錢,夠買一套防具來蒐藏,於是去了一旁的防具店。

用滑鼠點了老闆的光頭,螢幕上跳出固定的對白:「嗨!我的產品,保證硬梆梆價格實在!」

可是耳機中的配音,卻飄出:「嘿!我的產品,保證鳳凰都燒不壞!」

接著我聽見了每天都期待的聲音。

「我要一件。」

是怡婕,我激動得快捏爆滑鼠,雖然理智告訴我,說不定這只是思念的幻聽,可我依然感動到,拋下電腦,躲到棉被中哭泣,深怕被發現,深怕唯一的想念被切斷。

但思念就隨著隻言片語,慢慢聚集,比我想得還要快。




隔天一早。

「我走了。」習慣的喊,也習慣被當成空氣,反正只有會念書的弟弟是他們的孩子。

走出門,卻被另一邊突然出現的東西嚇到。

這不是貢丸的籠子嗎?我看著放在路邊的巨大物品,裡面還充滿她幫貢丸布置的溫暖睡窩,上面縫著可愛的貓耳裝飾,可現在上頭貼著請清潔隊載走的告示,籠底的盤子髒亂不堪。

一旁怡婕媽媽,正在跟幾個太太聊天。

「就鳥不知怎樣死掉了,本來想送人的說。」

「哎呀!」

「那是她要養的,人都不在了也剛好。」

「唉,請節哀太太......」

「別說了,等等一起去百貨公司逛逛吧!」

我看著籠子,不知該說什麼,本以為我的愛情小天使貢丸,能過得好好的,沒想到就這樣走了,我默默轉身,希望貢丸也只是去了那個世界跟她團聚。

我戴起耳機,卻悄然無聲。

唉。

我用力抬起腳,挪動身體去上學,順便告訴自己,看那髒亂,貢丸似乎沒有獲得該有的照顧,去當小天使也好。

走過那個事情發生的坡頂,除了一旁電線杆的擦痕,所有痕跡早已沒了蹤影,腳踏車溜下山坡,隨即到了學校,身旁隔壁班同學拿著手機嬉鬧,我摸摸耳機,小心將它收進書包,是不是大家都忘了,只剩下我還在悲傷的漩渦裡。




時間轉啊轉,我依然每天在電腦前聽進隻片語,偶爾去挑戰一下難度僅次於最終王的地獄三頭犬,但最後的魔王依然把我當成塑膠做的。

沒關係,能偶爾聽見她的聲音就夠了,讓我的成績掉了至少一半,成績單到家的同時,我也失去了那些聲音,電腦被沒收,我只來得及收起放在那上面的貓耳,將那藏在床底下的鐵盒裡面。

沒了遊戲,我更加想念,想念那些聲音,想念她飄盪的髮絲,想念她說過的每一句話。

似乎就是太想她了,將耳機放到身邊,還能聽見些什麼,很小聲很小聲,小聲到聽不清楚,小聲到我的眼淚滴在地上,都蓋過那些聲音。

這樣夜晚,只有隔壁哈士奇的悲鳴陪著我。

但隔天我走出家門,就看見哈士奇的狗屋被丟了出來,這次不用靠耳語,我大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著怡婕媽媽穿著新買的洋裝,開心出門,我打消了上前詢問的企圖,轉身走去打工。
別想了。

下次考好一點吧!

這樣至少能把電腦拿回來,說不定破關就能見到她了。




或許就是這樣轉個念頭,有了目標,下一次考試,我總算搆到了及格線,握著成績單,它在我眼中已經是通往機板大陸的門票,也是能再聽見她聲音的鑰匙。

「喔!電腦之前弟弟說他們班上缺一台公用的,我就請人整理,捐出去啦!」媽媽看了一眼成績單說。

「那我的,你們之前不是說沒收而已?」我大聲抗議,電路板獵人的資料可都在裡面。
「沒收就不是妳的。」媽媽沒耐心說。

「⋯⋯」我緊握著拳頭,言語已經沒辦法表達出憤怒,我只能選擇讓自己離開那個不舒服的地方。

碰!我推門出去,隱約只聽見媽媽的數落,沒有挽留,只有更多的責罵。

我放棄的遊蕩在街上,繞了三圈後發現自己無處可去,錢包、耳機都還在家中,我只能放棄飄蕩,躲回那條我家跟怡婕家中間的防火巷。

沒了耳機的遮掩,我清楚聽見左右兩邊屋內的聲音。

「別管她,反正她能去哪,還不是會回來。」

「你好好唸書就好,別學你姊,整天打電動,現在竟然蹺家。」

「好,那拔拔,我今天又考了一百分⋯⋯」



「這孩子,不斷給我惹麻煩,貨車的修理費要十萬呢!」

「就當十萬擺脫這個麻煩,你不是嫌她煩很久了。」

「是啦!總覺得這個拖油瓶⋯⋯」

原來,妳跟我是相同的啊!原來我一直以為我們差距很遠,其實那都只是假象。

我抬頭看著天空,替我飄下眼淚,而我只能不爭氣的縮進被棄置的狗屋內,看看哈士奇有沒有留著妳的痕跡,狗屋天花板上,那彷彿M型的刮痕,是不是妳留下來的?


被太陽曬醒,我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腰,今天還要打工的說,該怎麼回去拿制服呢?

還好,很快他們出門的聲音,替我解決了麻煩,我爬出狗屋,拍拍手上的灰塵,用花盆下暗藏的鑰匙,回到了已經不是家的家,先洗去昨夜身上的灰,發現就連天天使用的浴室,都開始陌生起來,彷彿入侵了別人的住所。

我拿出床下的鐵盒,決定帶著,也打包了簡單的行李,並拿走所有積蓄,這樣清點下來,才發現自己擁有的,少得可憐。

「連租房子都不夠。」我嘆息說。

但現在只能先出去打工再說,趕緊跨上單車,往山坡下騎去,快遲到了,現在半個小時的薪水,對我來說,無比重要,只能努力加速,彎過前面的彎,就能一路溜下去了!

叭叭!

刺耳的喇叭聲,掩蓋了一切。


「妳這死孩子,幹嘛自殺,妳知道隔壁要賠修車費的嗎?」

「我懷疑很久了,妳為何那麼在意怡婕,還有這個,別跟我說妳那麼丟臉!」

迎接我睜開眼睛的,不是機板大陸,不是怡婕而是咆哮的DNA提供者,跟兩本柳丁味香氣GL漫畫,看來他們猜中了我們的關係。

我不想計較他們翻我東西了,還是那些羞辱,反正斷了腿的我,更加無法反抗。

「醫藥費自己出!」

還好他們一如往常的沒耐性,等他們走了之後,警察過來問了筆錄,順便將我的包包交給我。
我趕緊打開,耳機依舊完好,只是放貓耳的鐵盒爛了,但貓耳依舊是那個經過她長時間使用的模樣,我摸上那褪色的三花色,小心戴上耳機,護理師注入的藥劑讓我陷入半睡半醒。

「再等我一下,一下就好⋯⋯」

忽然的耳語讓我驚醒,是怡婕的聲音,我趕忙抓起床邊的拐杖,想找尋說話的身影,跌跌撞撞出了病房,醫院的走廊一片寂靜,只有我被拋下的身影,映在遠方的窗上。

怡婕,妳在戲弄我嗎?

我抱著冰冷的拐杖,欺騙趕來的護理師,傷口好痛。

就這樣我抱著耳機從黑夜熬到白天,撫摸那冰冷的貓耳再也安撫不下我的情緒,看著外頭燦爛的陽光,我戴上耳機,拄著拐杖,來到昨天晚上看見的窗前。

「可能要死掉,才能過去吧!」我看著窗下,那如米粒的行人說。

但還沒能推開有特殊鎖具的窗戶,一輛輪椅就朝我直衝過來!

「哎呦!」

腳上的痛傳到心臟,瞬間我就失去了意識。


「抱歉!」

我張開眼睛,眼前只有她飄盪的秀髮,還有悠閒飛翔的貢丸。

但懷抱著的身軀是確實而溫暖的,耳旁話語,也沒有絲毫雜音。

「⋯⋯我好想妳。」

被她抱著,什麼都不重要了,連一旁機板大陸的漂亮風景,都不想打量,我閉上眼,扣緊雙手。

「妳等很久了嗎?」

「嗯。」

「抱歉,我不太會打電動,迷了點路才找到第一個魔王,本來想趕快招喚妳過來的⋯⋯」

「火山迷宮我也花了兩天才破關,沒關係。」

「但⋯⋯那個鳳凰魔王火球化太可愛了,在打倒他的一瞬間⋯⋯然後貢丸就先過來了。」

「沒關係,牠比較可愛。」

「所以我趕快去找了地獄關的魔王⋯⋯」

「地獄三頭犬嗎?牠很難打,我是升到50級才回頭打倒牠的。」

「我打贏了,可是⋯⋯」

「哈,哈,哈——」奇怪的喘息接近,然後濕黏的舌頭舔上我的手,睜開眼睛,發現一雙冰藍色的眸子瞧著自己,是怡婕家的哈士奇。

「結果夢娜就先過來了。」

原來妳叫夢娜,我有些不甘心的搓揉那黑白色的毛茸茸大頭。

「對不起,我不是忘了妳。」

「可是當我打倒下一個魔王的時候,妳就斷線了,我以為妳會一直收好我的耳機。」

「我怕被沒收,將她藏起來了。」我大驚,沒想到那貓耳竟然連接的關鍵。

「所以當我清完其他的魔王,都沒辦法招喚妳的時候,就只好等最終魔王重生,再揍他一次,一直這樣,直到妳有回應為止。」

「⋯⋯」

我能說什麼呢?面對失去六個月的愛。

她手邊還放著+10烙鐵槍,閃著封頂的金光,不知推倒幾次我從沒贏過的魔王。



END


其實只是想把「日常閒談」跟「會打電動的女友」真香結合在一起,
結果莫名的,變成悲傷練習,唉!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27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貓耳|百合|現代|GL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ummerkmt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百合/商戰】栩然奢夢1... 後一篇:摸妹妹可以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