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照吃不誤-37 收尾(下)

作者:馥閒庭│2020-02-21 12:05:46│贊助:28│人氣:96
  「什麼錢!那是學費!我怎麼可能還你!...幹!掛我電話?」
  
  鄭學群在昏暗的酒吧中,聽到身邊一個男人不停的抱怨。
  
  「操!賤人,女人都是賤人!居然叫律師告我散佈猥褻!裸照就裸照,幸好妳自己自願拍的,不然還想告我侵犯隱私?你越怕我越要講啦,臭G8…」
  
  男人罵咧咧的邊說,邁著半醉的步伐,坐在他旁邊的吧檯。
  
  律師?
  
  聽到這個字,鄭學群也火上心頭,他最近也被官司搞得很煩,他煩躁地轉頭看那男子,感覺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便用手指敲著桌子示意酒保「麻煩也給他一杯。」
  
  酒保沉默的送了酒過去。
  
  「你遇到了什麼,幹嘛要律師?」鄭學群有趣的問那個男人。
  
  「你是?」馬克有些警戒,但看他應該不是Gay…
  
  「我最近跟前妻離婚啦,幹!女人就是麻煩!」鄭學群抱怨的說:「不過打了她幾次就一堆罪名。」
  
  許玉安那個賤女人,居然真的敢去告他家暴,害的他不但民事、刑事都要負責,甚至還因此受到同事的嘲笑跟家人白眼,甚至他追求的女生,一聽到他吃了家暴官司跑的跟飛一樣,那種長相居然敢嫌他?!
  
  那幾張保護令害他賠到沒錢,那女人想榨乾他嗎?
  
  馬克一聽就知道自己遇到同類,他煩躁的拿起酒灌起來「是阿!女人就是賤!腳開開的給男人幹就好啊!弄那麼多出頭,害我惹了一身騷!」
  
  鄭學群也點頭,兩人一見如故,一邊說話一邊就喝酒。
  
  一旁的酒保皺起眉,酒侍對他眨眼「換個杯子吧。」
  
  酒保點頭,『換了一個杯子』是他們店裡的暗語,就是把冰塊減少一點,調整了酒的比例,希望這兩人喝醉就趕快走。
  
  他看著那兩個男人已經開始稱兄道弟,無奈的搖頭。
  
  現代人活得太疏遠,要藉著酒精才敢釋放自己,但他可不歡迎那種放飛自我的人,只想趕快送走他們。
  
  「謝謝光臨。」酒侍的聲音傳來驚醒了酒保的思緒。
  
  那兩人要離開了,或者說,他們打算換個地方,兩人結了帳離開,留下酒侍收拾桌子。
  
  「阿噁!那兩個人是去什麼地方啊!」酒侍抱怨著「是跑去田裡玩嗎?」
  
  那地板上有一地的土,但是充滿的土的地方,除了田地還有…
  
  酒保打斷了自己了思緒,掃視那兩人的座位,看到桌子上面有著少量的黑色粉末,像是有人碰了咖啡渣後又動作,細碎粉末灑落下來,他一挑眉嘴上卻是敷衍的對酒侍說:「別管他們,打掃乾淨就是。」
  
  他拿起空酒杯放進洗手台,丟掉杯墊、菸蒂,最後把抹布拍在桌上,桌上有一小塊印子,像是有人用著沾灰的手放在桌上,他看酒侍拿了掃把在掃地,只是垂下眼,將整個桌面擦淨,也擦掉那兩個男人存在過的痕跡。
  
  嗤!
  
  水柱沖洗著杯子,也將背上,那黑色粉末形成的手印沖掉。
  
  是阿!還是別管,別多管閒事.…才好。
  
  ※
  
  認識馬克,大概是鄭學群這陣子唯一的爽事。
  
  他們互相知道了對方的事情,一個是為了前妻的離婚官司頭痛,另一個則是學員要學費退款吃了官司,兩人一拍即合。
  
  「你說那個課程真的有用嗎?」鄭學群問,他們又一起到了夜店,吵雜的音樂聲中,慾望與邪媚緩和了惡意,或者說,在夜店裡,這些惡意都像是合理存在的。
  
  他們看著眼前,酒精浸泡後的世界,像是隔著魚缸看著那五彩斑斕的顏色,但其實他們也是魚缸中的一員。
  
  「有阿!我女友都是這樣交到的,不信我教你。」馬克示意他看著遠處一個漂亮的女生,那裸露的衣著在舞池中,雪白的背被頭頂的燈打上了色彩。
  
  那是他喜歡的類型,儘管那女生的背影有些熟悉,但馬克自己經常看上這樣的女生,就像他許多前女友的樣子。
  
  他教授鄭學群怎麼挑選女孩,熟練的找到她們好奇又遲疑的心理,然後用對話反覆確認,最後就鎖定獵物,他身上隨時準備好了助興的工具,包在新台幣中,上道的服務生會幫他一點小忙。
  
  一杯現點的酒,躲在看似『安全』的背後,讓人信任就等於是上鉤。
  
  經過他的操作後,那個叫小妤女孩很快就暈了,有氣無力的靠在馬克身上,他們上前一邊說著送她回家,卻連地址都沒有問過。
  
  「她叫什麼名字啊?」鄭學群呆呆地問。
  
  「不重要。」馬克只顧著低頭滑手機,他已經叫好計程車,跟鄭學群兩人站在路邊等著。
  
  上了計程車,馬克又換了一副面孔,體貼又溫柔的樣子,像極了女孩子的男友,只見那女孩迷糊的點頭,更讓司機無法辨認。
  
  「我是她男友,A區大樓讓我們下就好。」馬克熟練跟計程車司機說。
  
  鄭學群喝了酒後,全程看似平淡的看窗外,內心讚嘆馬克的熟練。
  
  「恩!我們…一起…」女孩還纏著馬克說醉話。
  
  夜晚。
  
  下車後三人看著計程車的尾燈,兩點紅色慢慢消失,像是魔鬼閉上了雙眼,似乎在允許他們的惡行。
  
  鄭學群看著女孩掛在馬克身上,有些不是滋味的問:「現在呢?」
  
  冷冷的夜風一吹,他終於反應過來,這不就是『撿屍』嗎?
  
  「你覺得呢?」馬克示意鄭學群幫忙,兩人半扶半抬將那個女生帶到大樓旁邊的草叢。
  
  「不要…這裡蚊子好多…」女生突然出聲,她看著兩個男人,迷糊的眼神卻嘻嘻的笑,然後看著旁邊不遠的地方有個涼亭「去那…巧妤的..房間!」
  
  鄭學群整個人僵住,以為那個女生醒了。
  
  馬克卻經驗豐富「好!去小魚的房間!」他根本就不記得那個女生的名字,畢竟說的是醉話,根本聽不清,更何況他也不想聽清。
  
  這種露水姻緣本來就是爽了就走,記得對方有什麼意義?
  
  「來!這邊…」他嘴上哄著手裡拉著,將那個女生帶到她指的方向,還真的有一座涼亭。
  
  把女生放在涼亭的椅子上,似乎她又昏過去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看吧!我就說那些女人都是這樣!」馬克笑說,他的手解開了皮帶。
  
  鄭學群早已經忘記這是在戶外,他腦海的記憶中,只記得這份刺激的感覺。
  
  ※
  
  碰!
  
  似乎有人從遠處跑過來,馬克被吵雜的聲音吵起來,他心情不好的皺眉。
  
  看著周圍好久才反應過來,忘記從哪天開始,他的記憶一直是模糊的,像是他酒醉後,就一直醉到了今天。
  
  他疲憊的去浴室洗臉,水龍頭的聲音掩蓋了敲門聲,他看著浴室角落,那裡有個浴缸裝滿了水,他好想把自己淹死在裡面。
  
  但是他怕阿!
  
  怕死、也怕痛啊!
  
  他放棄泡澡的選擇,只是關上水,他看著鏡子裡面,充滿血絲的雙眼對視著,數不清幾天沒有吃飯了,一天還是三天?
  
  遲疑了拿起刮鬍刀,想要出門他就要打理自己,可是…
  
  每次想要刮鬍子,他餓得發抖的手就會割到自己,像是現在他剛把刀子拿到下巴。
  
  「喔!」他痛乎一聲,火氣也爬了上來!
  
  尖銳熱辣的疼痛告訴他,刀片已經劃開了他的皮膚。
  
  馬克的下巴已經充滿了各種割痕,熟練的刮鬍子對他而言,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他煩躁的抽了一張衛生紙止血,按著下巴走出浴室。
  
  因為躲債的關係,即使醒來馬克也不敢出門,他坐在椅子上等電腦開機時,看著電腦螢幕反射出來的牆面發呆,這幾分鐘內他有點清醒的感覺,那種似有若無的熟悉感慢慢爬到腦海。
  
  只是隨著螢幕亮起,那份感覺又消失了。
  
  算了,不重要吧?
  
  他看著電腦上的新聞,一個男人裸躺在草叢的照片,他不耐煩的滑過「關我屁事!」他碎念著,好像這樣就能強迫自己清醒,但又覺得靈魂跟思想好像永遠都隔了一層。
  
  碰、碰、碰!
  
  敲門聲凶暴的響起,那已經不算是敲了,而是捶了!
  
  馬克好像驚弓之鳥的縮起,看著門不敢去開,只是嘴裡大叫「阿!我沒有錢!沒有錢啊!」
  
  他驚慌的意識才猛然想起,他好像被人追債,僵硬的腦子終於開始運轉。
  
  那天!對,都是鄭學群那個王八蛋!居然趁他昏睡把他戶頭的錢轉走,害他只能借高利貸!
  
  他看著電腦恍惚的笑「呵呵!活該,我把你裸照上傳!讓你身敗名裂!呵呵…」他喃念著,似乎這樣就可以給他勇氣。
  
  那天他們撿屍後,再醒來兩人沒有說話,就好像那樣的荒唐不是他們做的,各自分開後,馬克才發現自己的帳戶被人轉錢轉走了!
  
  那時他就猜測,一定是鄭學群做的!
  
  於是他報復的把昨晚拍下的影片,放到了網路上!
  
  可是就算如此,他還有賭債要還,只好先借高利貸,挖東牆補西牆先想辦法活過這個月。
  
  碰、碰、碰!
  
  敲門的人還在,甚至有些不死不休的意思。
  
  馬克也焦躁起來,瞪著門要怒吼時,旁邊的人說話了。
  
  「我是房東!」
  
  是黃先生!
  
  馬克這才放心下來,說起來也算是幸運,他這月衰到女友跑了、沒錢還要躲債主,幸好房東黃先生善良的收留他,不但房租延到他有錢再繳,而且還會買東西給他吃。
  
  他換上一張笑臉,剛開門,還沒看清眼前的人,就感覺肚子劇痛!
  
  一股力道衝倒他後,門口的人也走了進來。
  
  關上他家的門後,那人慢條斯理的脫下鴨舌帽,赫然就是鄭學群的臉,他瞪著馬克眼神凶狠尖銳。
  
  「你!?...」
  
  馬克不理解,為什麼房東變成了別人,但剛開口講一句話,肚子的劇痛就更強烈的傳遍全身,他低頭看著肚子上插著的刀,刺透了肚子只剩下刀柄,他的血在往身體外流…
  
  「都是因為你!我現在身敗名裂,連我家人都把我趕出來!」鄭學群瞪著馬克,眼神透著陰狠,那是殺人的表情。
  
  他也真的恨馬克恨到想殺了他!
  
  那天撿屍的影片被放在網路上傳閱,他根本沒辦法阻擋,他徹底嚐到了前妻許玉安經歷過的恐懼,多少人看著他的裸體訕笑,多少人指點著他的身體!
  
  他的檢舉跟刪除是這麼無力,周圍看著他的眼神,像是他是一個骯髒的東西,沒有人希望他活在這個世界。
  
  不但公司開除他斷了他的生路,連他的家人都覺得丟臉將他拒於門外,他打聽了很久才找到這間簡陋的貨櫃屋,找到馬克住的地方後,他就決定要殺了這個害他的人!
  
  馬克手扶著刀子,求生的心情讓他跌跌撞撞的爬起來,但是想跑卻沒無路可逃,只是撞翻了屋內的小桌子,上面的餐盒都摔在地上。
  
  鄭學群冷笑的踏步,但才剛踩出一步,他就被一股惡臭薰到!
  
  「馬的,你到底吃了什麼!」他看著餐盒摔出的東西「這什麼!」
  
  那自助餐盒中摔出來的,根本就不是餿掉的飯菜,而是黑色的泥土跟蚯蚓,散發著強烈的惡臭。
  
  這時他才仔細打量馬克的租屋處,角落疊了許多同樣的餐盒,但是都帶著同樣的東西。
  
  他一直吃這種東西為食?
  
  鄭學群不可置信,他剛走到屋子的某個角落,突然聽到一陣拖拉聲,似乎有人在移動什麼。
  
  咖搭!
  
  窗戶被關了起來,地上卻是一根點燃的火柴,火焰迅速的燒了起來。
  
  剛剛那陣惡臭太明顯,蓋住了汽油的味道,當火燒起來時,鄭學群看到窗外有個人臉閃過!
  
  人臉有些眼熟…
  
  他突然想起來!是那個小魚!
  
  就是那天他們撿屍的女生,可是不對阿!那短髮還有氣質就不像是個女的!
  
  「等等!搞錯了吧!…」他驚慌的尖叫,想要去敲窗戶,可是火勢卻阻擋他的去路。
  
  「不是阿!我跟他不熟!我是來殺他的!喂!」鄭學群大聲的叫。
  
  果然引起那人的注意,窗戶又打開了,那張人臉又露了出來,果然是個男生。
  
  鄭學群先是鬆一口氣,然後又提出要求「先放我出去吧!」
  
  但那個男生只是冰冷的看了他一眼,用著男性的嗓音說:「你們都一樣!」
  
  碰!
  
  說完他就離開了窗戶。
  
  鄭學群突然意識到那個男人的意思,他要燒死自己跟馬克!
  
  想到這他快步衝到門口,卻發現打開門後,貨櫃外還有一個鐵門,只是他剛才急著進來,沒注意門口有什麼,現在卻被困在門內出不去。
  
  窗戶外面還有鐵條,除非他變成流浪貓大小,不然絕對不可能鑽出去。
  
  這時,馬克的電腦突然自己打開,裡面播放起那天的影片。
  
  馬克嘻笑的聲音傳來,鄭學群一直不想看那個影片,光是開頭看到自己的背,他就不想看下去了,可是房間卻好像還有其他『人』想要他看。
  
  「不要播那個該死的影片!咳、咳…」他生氣的吼,但回應他的是燒焦的氣味跟濃煙。
  
  他想衝到電腦前,火焰卻好像在保護著電腦,讓他沒辦法靠近關掉。
  
  周圍的火越燒越旺,他看著牆面,白色的牆紙首先被燒掉,後面卻又有另一面牆,裡面卻有著許多女生的自拍照片。
  
  那些都是馬克的『收藏品』,此時卻『圍觀』他們面臨死期的樣子。
  
  溫度越來越高、濃煙嗆昏了鄭學群,讓他倒在一旁。
  
  而一開始被刺倒的馬克,因為疼痛還有一點清醒,他看到電腦最後的畫面,卻感到困惑。
  
  他身為拍攝者,最清楚那天拍了什麼,可是畫面中的他們,讓他恐懼的瞪大雙眼。
  
  因為剛剛的影片中,鄭學群抱的根本就不是女人,而是一具女屍,慘白的臉,腐爛的臉肉就在鏡頭前,可以看到皮肉翻開腐爛的樣子,而且是看的到骨頭的那種!
  
  他就這樣看著這部影片,好像被人扳住頭,不能轉動一樣。
  
  馬克看到影片內的自己似乎醉倒了,手機畫面呈現被丟在一旁的模樣,卻意外拍到涼亭之外,是一座座的墓碑,而且不遠處還有著別人丟棄的針頭,他終於能轉頭,看了被嗆暈的鄭學群一眼,難怪他在這樣的大熱天,還穿著外套。
  
  但在影片『應該』結束時,卻沒有結束…
  
  影片中,手機明顯被某人拿了起來,然後他看到了那張臉,小魚!
  
  但那個人卻是用著男人的聲音說話「馬克導師,你還記得我妹妹嗎?」男人眼神哀傷的看著鏡頭,然後他關掉了手機。
  
  馬克意識到,自己的手機被人刪改過,只是為什麼現在那個人又要把影片放給他看?
  
  那個男人的妹妹又是誰?
  
  小魚?還是…巧妤!?
  
  馬克想起來了!
  
  那個女生!
  
  半年前他還是PUA導師,自然也是有幾個妹子控制在手上,其中一個小女友叫黃巧妤,特別愛鬧又煩人,他將那個女生榨乾後,連房子都簽在他名下。
  
  榨乾後他馬上就丟到腦後,就像是榨甘蔗汁,誰會在乎甘蔗渣的去處?
  
  反正他拍了裸照跟影片,那個女生鬧起來他也不怕,後來就沒有消息,他自然也忘了。
  
  隨著火焰的吞噬了房間的輕隔間,房間後面的樣子也露了出來,他的記憶也隨著房間露出原來的樣貌!
  
  難怪他一直覺得電腦反射的牆壁很眼熟,那個小女友黃巧妤跟他視訊時,他可是看了這面牆兩三個月了!
  
  可是為什麼?
  
  他突然想到,他會在這裡的原因,不就是房東嗎?
  
  那影片裏面的男生,那雙眼睛的熟悉感,不就是沒有鬍子的房東!
  
  還有剛剛他遲疑要去開門時,那一句『我是房東』,並不是從門口,而是他旁邊的窗戶響起的。
  
  一張熱燙的名片掉到旁邊,上面『黃勝傑』先生,幾個字特別刺眼,他突然想起自己租屋時,房東告訴他的事情。
  
  「因為家裡有變,所以只有這間貨櫃屋了,這以前是我妹後來的房間。」
  
  那時馬克還在奇怪房東幹嘛要特意提起?
  
  自己只管有地方住就好,才不管住在哪,也沒有問他妹妹去哪了。
  
  現在一切連起來了!
  
  黃勝傑、黃巧妤他們是兄妹吧!
  
  所以他是來對自己報仇的嗎?
  
  馬克摀著肚子,心裡的絕望更深,他後悔的想爬起來,哪怕多活一秒也好!
  
  火焰吞食著屋子的每個地方,尤其是浴室,那個浴缸裡滿滿的透明液體並不是水,助長了火勢燒得更猛烈。
  
  馬克絕望的看著眼前,他是逃不掉了吧?
  
  「現在,我們永遠在一起囉!」
  
  一個清脆的女聲出現在耳邊,那熟悉的聲線,是記憶中黃巧妤的聲音。
  
  馬克僵硬的把眼球轉向電腦螢幕,火焰早就燒斷了電源線,黑色的螢幕反射著他的身影,自己正坐在地上腹部插著刀。
  
  但最讓馬克驚懼的,是他的身邊站著一雙女人的腳,難道黃巧妤一直在自己身邊!
  
  他的視線被一張臉擋住了,黃巧妤慘白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她的雙手扳住馬克的頭。
  
  「我錯了!巧妤…」馬克驚慌的求饒,卑微的向女鬼求命。
  
  他還記得,自己好像是要黃巧妤證明自己有多愛他,才讓黃巧妤拍下裸照的,但其實『愛情』只是他利用的藉口,他只是想要勒索黃巧妤,幸好後來他假裝躲債,讓黃巧妤不要聯絡他。
  
  現在這個『愛情』的謊言,應該還能用吧!
  
  「巧妤,我是太愛你了!」馬克說:「所以我怕自己配不上你才離開的!」
  
  黃巧妤的鬼魂看著他,歪著頭有些不解的表情。
  
  「我一直很想你、你…你救救我,救我出去,我一定會報答你的!」馬克結巴的說。
  
  黃巧妤深情的捧著他的臉,露出戀愛中的神情「馬克,我一直很愛你喔!」
  
  曾經她也曾像馬克現在,毫無尊嚴的跪求這個男人放過自己,為了裸照把房子抵押…
  
  「我也愛你啊!你看!等我出去,我就跟你…冥婚!我買紙錢給你!」馬克惶恐的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只要…能活命就好。」
  
  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只要把照片還給我就好。
  
  記憶中的痛苦跟眼前男人的痛苦結合著,一樣的情境,一樣的話語。
  
  「是嗎?」黃巧妤蹲下來,用手輕柔扶著馬克的臉,語氣有著幾分嬌嗔「可是為什麼…」
  
  她原本撫摸的手,改為拇指扣住了馬克的眼睛,語氣轉為尖戾「為什麼你還有別的女人的照片!」
  
  「我…」馬克還沒說完。
  
  「騙子!你是騙子!」黃巧妤的手指扣入了馬克的眼睛裡。
  
  「啊啊啊啊啊啊!」馬克劇烈痛楚的哀鳴傳遍整個房間,他想閃躲,卻害肚子的刀傷又刺深了幾分。
  
  黃巧妤看著馬克的樣子,在熊熊的大火中,露出淒迷愛戀的微笑。
  
  「這樣…你就不能看別的女生了喔!」
  
  波!
  
  兩個沾滿血被捏爛的球體,從馬克的眼眶掉了出來。
  
  然後很快這一切都消失在火焰中。
  
  ※
  
  啊!
  
  男性隱約的尖叫聲驚起了山林中的鳥。
  
  嘰!
  
  一個男子牽著老舊的腳踏車,當他因為紅燈按下剎車,那刺耳的摩擦聲讓一旁騎機車的男女皺眉。
  
  安全帽跟男子的腳踏車,讓人無法注意那細微的尖叫聲,只有他背後隱約冒出的灰色濃煙,讓旁邊機車上的情侶注意。
  
  女生拍了拍男生的安全帽。
  
  「你看!好沒良心喔!居然在燒垃圾耶!」女生想要舉起手機拍照,卻被人打斷。
  
  牽腳踏車男子友善的笑說:「妹妹!你不要亂說,那是燒稻草啦!燒完的草灰之後就是肥料。」
  
  「喔!是喔!」女生看著那個男子,似乎是附近的農民,應該說的沒錯吧?
  
  她放下原本想打電話的手機,繼續跟男友聊天。
  
  「先生,你的腳踏車要上油啦!不然會很吵!」男生看著男子的腳踏車,光是他轉個龍頭,那聲音就響的要命。
  
  男子微笑的說:「有阿!我正要去車行。」
  
  綠燈。
  
  那對情侶騎著機車揚長而去,他們沒有注意到,那個牽著腳踏車的男人,只是做出要騎車的樣子,但即使綠燈了,也沒有往前走。
  
  他看著那對情侶離開後,嘴裡才幽幽的說:「…你們不懂的,這種『垃圾』,本來就要燒乾淨啊!」
  
  那個欺騙他妹妹感情的垃圾,害的他回國後無家可歸就算了,可憐他妹妹也被折磨的精神耗弱,終於在那間屋子自殺。
  
  只為了那個馬克導師口中的『愛情』。
  
  男子就在這個路口站了一下午,直到那濃煙消失了,才牽著腳踏車離開。
  
  他的皮夾內,有一張全家福,裡面有著他跟妹妹的照片。
  
  黃勝傑、黃巧妤 2019。
  
-----------------------

馬克被收掉了 d(`・∀・)b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26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女女|愛情|小說|長篇|百合|原創

留言共 4 篇留言

退隱的緣~/銨銨
變成靈異小說~(X)

02-21 21:48

馥閒庭
是的 (X02-23 16:47
小馬
馬克是人渣,死得好,拯救了許多容易被愛沖昏頭的少女。

02-21 22:22

馥閒庭
也算是給他一個報應了02-23 16:47
羽楓Yufeng
雖然看馬克跟鄭學群慘死我很開心
但是
好慘(半夜看這個有點怕怕der

02-22 03:05

馥閒庭
某在打的時候也有點怕怕的WWW02-23 16:47
黑神
死有餘辜,但這就是報應吧,欠的總是要還

02-22 09:59

馥閒庭
欠太多了~02-23 16: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eowalien252所有人
我愛大家 愚人節過了也一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