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要素短篇】融雪_戒指

作者:ArtLinger│2020-02-20 14:21:05│贊助:6│人氣:103

前言:本篇要接著上篇一起看比較好。本來想說短文是獨立故事的,沒想到接著寫了。

害羞

雷諾爾靠在牆邊,對於現狀的成因沒有定案。

幾面混著石灰的牆,燒焦的建築地基和荒地,構成了眼前的景色。天氣沒有如以往回暖,雲層的位置很不給調查面子,遮蔽了少數從層疊山峰之間直射而下的日光,讓能見度變得十分糟糕。
聽說這個時候,鄰近北域的山脈城鎮總會生起大霧。不要說信鴿,就連受委託的老練信使都有可能在路程中有所耽擱。

就這層意義來看,能夠在求救信函抵達教會的半天內啟程並抵達,應該算是運氣不錯。

但事情卻沒有如預期發展。

「沃斯卡教長……」披著紫色聖帶的女性從雷諾爾眼前走過,向坐在破敗房屋內的青年報告。

「潘在山腳的馬廄底下發現暗門。因為沒有山風吹出,他懷疑是儀式用的場地,你有興趣看看嗎?」

很明顯的,年約二十初的女青年,對於年齡相仿的男性能夠當上教長一事,似乎有說不出的厭惡感。

被她稱作沃斯卡的男人正在打盹。翹著腳、雙手抱胸,不知從哪搬了張椅子,裝模作樣地坐在半毀的木造平房內。屋頂已經不堪負重了,雖然往後不會再下雪,但順著地形而上的寒風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對於隨時都能垮下的屋頂,沃斯卡沒有太大的興趣。他曾經給自己設了規定,以致於一天要睡足八小時的他如今有些煩躁。雖說領導地區的教會和維持戒律是他的天職,可是義務之外還有生理需求──從臨海城市一路急馳的馬車,實在不適合高睡眠品質的人享受路程。

他們是凌晨四點出發的,七點時進入山區後,隨車的人員就各自尋找線索去了。雷諾爾知道沃斯卡精神狀況不好,於是和維洛妮卡拉著他上山以避人耳目。其實大多數教會成員都知道他的作息,只是補眠一類的行為,還是私底下執行比較恰當。在眾人面前打瞌睡實在不妥。

「沒有別人在附近,這些客套話就免了,維若娜。」雷諾爾站直身子,拍了拍後背的灰,朝木屋裡喊道,「讓那傢伙多睡點吧。」

「你在縱容他,雷諾爾。」即使是穿著鐵灰色法衣,維洛妮卡正值青春的身形仍舊顯眼,要是選擇在城市裡工作,這種優勢一定能讓她得到不少男人的心。

「要是連固定的規條都不能遵守,你還想要求他的思想正確嗎?還有,不要用乳名叫我。」

聽著她強勢的發言,雷諾爾突然又覺得,有這樣尖銳的個性或許是她人生的敗筆。

雷諾爾不是第一天認識她,同樣的,維洛妮卡也不是昨天才聽過沃斯卡的名字。

他們三人在同一塊畸零地長大,在一座山海相鄰,說不上豐饒的平凡小鎮茁壯。

直到有著魚臉的暴徒毀了一切。

「別這麼說,沃斯卡的直覺是很重要的。等他睡足時間,我們就能知道該往哪裡找人了。」

雷諾爾面著田地。長寬約二十呎的耕作空間如今灑滿灰燼。

維洛妮卡對山間的風景沒有興趣,她只是盯著雷諾爾,眼神卻有些猶疑。

「找人嗎……?喂,你覺得這種生活何時才會結束?」

她循著雷諾爾的視線看去,但是荒廢的田野不會給她答案。事實上,那怕是看見同樣的事物,兩個出身背景相同,面臨相似情境的人,還是會給出截然不同的答案。

她不明白雷諾爾,不能理解他對於這種驅逐異端的活動有什麼想法。

「我們一開始沒想這麼多,對吧?」維洛妮卡的聲音變得柔和。也只有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她、雷諾爾和沃斯卡三人,才會有像是兒時玩伴的交談。

「當初,我以為都結束了,直到大主教的騎士團經過,我才知道還有彌補的空間──那些魚臉的怪物奪走我們的一切,我們都不希望這發生在其他城市裡頭,於是加入教會,不是嗎?」

她看著雷諾爾,米色頭髮的青年適時地與她對視。他的眼神依舊空洞,不過這是他的特色。
從來就沒有人能從他的眼神裡發現什麼玄機或感情。

「但是我們卻越陷越深。假如事實遠比想像的複雜,相對簡單的事情就會被延宕。」雷諾爾自嘲道。他大步地跨過田埂,踩進融雪和植物的灰構成的泥土。

雷諾爾在那裡蹲下。一邊熟練地翻找什麼,他又向維洛妮卡說:

「你相信沃斯卡是我們之中最傷心的一個嗎?當他知道,半人半魚的怪物僅僅是從深淵裡滿出的眷族之一時,他甚至想過趁夜偷偷溜走。」

「帶著我和你,三人跑得遠遠的。」維洛妮卡補充道,「我聽他說過。」

「好,話題結束。」雷諾爾撇著頭,夾緊在手指間的物體被他拿起,舉向維洛妮卡。「我找到東西了,就是這個。因為在田裡太顯眼,我注意它好久了。」

「你是烏鴉嗎!?」

看見那枚戒指的維洛妮卡退了一步。雖然心裡早有準備,但意外的死亡來到時,任何人都免不了心神一亂。

適合成年男性手指的樸實裝飾被雷諾爾拿在手裡,那是主教們頒發給神父的信物,也是對教義的忠誠證明。和光滑的外環相比,內側則刻下入教者的真名。

有一名神父在這裡發生意外,維洛妮卡猜想。她四處張望,卻不見衣物一類的服飾或鞋帽。

即便灰黑色礦石製成的戒指已經沾滿更加晦暗的泥土,甚至填滿工匠烙刻的神父姓名,雷諾爾卻不需要將汙泥抹去。

這枚戒指的持有者是誰,答案只有一個。

「和我想像的一樣,自然崇拜的教團已經撤走了。教會的眼線被找到,也被殺死,我這麼猜測。」

聲音從屋內傳來。因為結構被焚燒的差不多全毀,就連防火塗層都消失的檜木已經做不成遮蔽,自然無從阻擋沃斯卡偏高的男性嗓音。

青年扶著牆壁,手中的長杖時不時在身前掃動。和泥土一樣骯髒的髮色在灰暗的天空之下顯得自然。

「你倒是提早說啊……」維洛妮卡死瞪著他,只可惜青年看不見對方的眼神。

沃斯卡泛白的雙眼微開著,他緩步行走,直至兩人的身旁停下。途中,田埂和泥濘並沒有耽誤他的步伐。

「山下的成員在搜查結束後就會施放信號,到時候再下山吧。」

視線和眼神是不同的。前者只是表達的一種,但後者卻更像是人格的體現。沃斯卡的雙目飽含沉穩,透出甫經成年的孩子所不該有的悲傷──不,說是悲傷還言之過早。

他的視力消失於童年,隨著異物的侵襲,出生的城市也一併化為火窟。這樣的人眼中,到底還留下什麼?不光是幸福本身,連察覺幸福的器官都毀損的沃斯卡,又是怎麼想的?

不論是雷諾爾,還是維洛妮卡都沒有想過,拋開兩人的想法後,沃斯卡作為一名青年,他究竟如何看待自己?

雷諾爾起身將戒指遞給沃斯卡,失明的青年只是把玩著,用指腹感受戒指的紋理。感受它經歷的燃燒,烙刻的痛苦,還有遭遇的血災。

沃斯卡挺起脊椎,就在這時,山風適時地刮了上來。沿著無人的蜿蜒小徑,麵包和植物的腐味,還有陰暗的氣息也竄進他的鼻子。

他們終究來遲了。

即便再怎麼加快腳步,三人終究沒趕上悲劇發生的前夕。

事跡敗露,邪教撤離,企圖以燒山的形式毀滅行跡,但大雪卻阻止他們掩蓋事實的行為,留下殘破不堪的建築和生活痕跡。

在樹梢的另一端,沿著山勢而下的峽谷附近,能看見穿著法衣的宗教人士走動著,遙遠的距離使他們在雷諾爾眼裡,像是竄動於沙石上的螞蟻。

沃斯卡將戒指交給維洛妮卡,在囑託保管之餘,也讓她親手端看一番。

其實覆蓋內環姓名的泥土已經乾硬,用指甲輕刮就能清除,但沃斯卡卻沒有這麼做。

他自顧自地閒晃。對,閒晃,反正雷諾爾和維洛妮卡也看不出他的目的。

在半毀的平房一邊,長出低矮植物和野麥的雜草之下,仍有著原來居民開拓的道路,沃斯卡對這產生了興趣。雷諾爾為了保障安全,和他沿著小路走遠了。

維洛妮卡不想搭理,反正過些時候,他們不得不折返。

她的手指摳刮著泥土,稍嫌不足的她甚至用衣角去擦拭,才好不容易還原戒指上的文字。

在些許剝落的礦石戒指內環,刻著持有者的真名和受洗的教名。

順著字音唸道,維洛妮卡想起那名形貌鮮明的胖子。可能有點瘋狂的、喜愛牲畜的中年男人。

貝爾馮.帕英,教名安德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15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1310030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要素短篇... 後一篇:【Lost Horiz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miye69421米納桑
最近有繪圖更新歡迎來看看٩(ˊᗜˋ*)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