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33>

作者:Dz│2020-02-19 01:17:54│贊助:8│人氣:87
<33>這樣也不錯呢









  「啊?」

  「唔、」


  入夜,雨雲消散,霧精靈還在街道上流連忘返,調皮地將氳黃的路燈吹成散沙。

  明旭提著行李袋,從銀色汽車下座,踏出的腳步濺起了水花,這幕剛好被嘉柔看見。

  接著向駕駛座一瞧,是個漂亮的成熟女性,正與她四目相接,嘴角意有所指地勾起。


  是嗎?原來這就是蘇打那時的感受嗎?

  ......才不是呢。

  嘉柔並沒有停步,而是選擇繼續走著,走到明旭面前,面對一臉疑惑的他,若無其事地說。



  「就是......」

  「就是......?」

  「我送蘇打回去了。」

  「我知道。」指得是不久前兩人透過通訊軟體的聯絡。

  「然後,又回家準備些東西。」

  「嗯哼?」那為什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裡?明旭還是忍住沒有問出口。

  「所以,店都打烊了,才只能買便利商店的食物。」

  「喔?是這樣?」低頭看向她手裡的提袋,原來重點是這個啊?

  「但是,有幫你煮了一壺咖啡來。」


  嗯,好,簡單明瞭,明旭發現自己還滿喜歡這種溝通方式的,於是便朝向車內點點頭。

  只見楷楓留下一抹曖昧的微笑,引擎聲便消失在路的盡頭那端。


  回歸寧靜,明旭提起手上的行李袋,開始往裡頭翻找鑰匙。

  這讓嘉柔發現了他的異樣,動作變得有些生硬、雙手也很不靈活。


  是受傷了嗎?

  發生什麼事了?他的車子呢?送他回來的人是誰?那件黑色的連帽外套去哪了?一看就不屬於他的寬鬆白長袖又是誰的?那行李袋裡頭裝著的又是些什麼?

  亞皓他們都還好嗎?有碰見文碩他們嗎?姿羽呢?沈靜呢?


  最後,她什麼都沒問,只是替他將行李袋拎高,好讓他找物方便一點。


  咖啷一響,鐵柵門隨即劃了個彎。

  兩人一前一後,踏著岩板石階走上二樓庭院,兩側的紫藤花睡得很熟。

  進到屋內,明旭替嘉柔開了玄關的小燈,接著便領著她,步步迴繞樓梯,熟悉的路線,如同昨晚和今早。


  摸著黑,終於回到黑洞裡,明旭先將行李袋隨意扔在地上,想好好的洗個澡。

  但嘉柔走到他面前。

  她放下提袋和包包,靜靜握起明旭的手,將那寬鬆的袖子小心翼翼地上拉。


  繃帶和紗布,纏滿了細瘦的手臂,濕潤的大片暗紅代表著傷口還正在滲血。

  她溫柔地放下,又再看了另隻手。

  一樣,怵目驚心。


  不需要拆開來看,就知道現在的情況還不能被水給碰到。

  心疼著,她輕抬手腕,讓修長的雙指在他厚重的瀏海尾端搓揉,觸感又濕又黏地,是沾滿了雨水、汙泥和血漬所致。

  而隨著視線漸漸下移,臉龐、頸子、胸口、都佈滿了髒污和細傷,要單憑擦澡是沒辦法洗掉這些狼狽的。


  嗯,那麼,就這麼辦吧!

  一如既往,她短暫思考了說法後,接著開口。


  「如果......」

  「嗯,好。」

  「嗯?」

  「我說,好。」


  在決定的當下,她的情緒其實沒有多餘的波瀾,因為這僅僅出於她自許的義務、和責任,並無它想,況且事到如今,這兩人之間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害羞的了。


  只是她沒有想到這句要求會被提早答應。

  更準確來說,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看透心事。

  但不用為了什麼禮貌而蜿蜒迂迴,對於這樣的相處方式,她發現自己還滿喜歡的。


  於是,倆人走進浴室後,水聲便傾瀉而下。

  蒸氣滾滾盈溢、繚繞瀰漫。

  雙人份的時間過去,傳來了浴巾的擦拭聲。


  換上乾淨的衣褲,回到黑洞裡,嘉柔發現明旭的上衣對她來說並不至於過大,但仔細聞聞,無論是沐浴乳、還是從衣櫃裡夾帶出來的味道,都沒有自己以往的熟悉。

  她先將棕色長髮用乾毛巾包裹起來,再替明旭初步弄乾那頭不斷滴水的瀏海,而至於手上的包紮,雖然盡可能地小心謹慎了,但還是沾上了大片濕潤。

  因此他們便決定先開始換藥,而隨著繃帶圈圈卸下,情況比嘉柔想像中的還要糟、還要更糟,她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嚴重的傷口。

  在混濁的膿血之間,有三道與他手臂同寬的爪傷斜下,黑色的尼龍線像制服上的刺繡學號一樣密麻蔓延。


  嘉柔感覺到自己的胃似乎也被這條尼龍線給扯了一下,她忍住從中湧上的暈眩,將葇荑般的手指觸上縫口,順著疼心,溫柔滑落。

  「......還痛嗎?」

  「清創的時候痛過一次,現在還好......了。」


  明旭這麼回答。

  但他並不是再逞強或耍帥,而是......而是真的被凌虐了一頓。

  那個楷楓姊所說的「醫術高超的醫生」,首先打了好幾管防感染的粗針,接著就是對著那六道外翻的傷口做暴力清洗。

  非常、非常暴力。

  他差一點就暈了過去、一點也不介意用釣魚線再殺死一個人。

  而接著,在惡意滿滿的縫合過後,接下來似乎怎樣的痛楚都再也驚動不了他了。


  她注意到明旭的表情突然變得驚恐難言,也就不打算繼續多問,轉而側身將行李袋拉開。

  裡頭除了幾包藥物和醫療用品以外,還有一件黑色的連帽外套,已經被染了大半深紅。

  這不可能全是來自於他,但一定都是因為他,至於是為了什麼,嘉柔只是將外套對折,暫且擱置一旁,打算一會再替他打理。


  換藥完成,全新的繃帶整齊地纏繞而上,結束了這個階段的工作。

  就先吃點東西吧?他一定餓了。

  嘉柔拎了提袋靠近,並隨口問道。


  「大家還好嗎?」

  「嗯,亞皓和我一起離開的、阿中和宇倫剛才也都報了平安、甘蔗也被送回醫院了。」


  她一邊替他撥茶葉蛋殼,一邊聽他說。

  「正義哥那幾人都沒事,警察把他們救走了,現在應該還在做筆錄,至於沈靜,她逃走了。」

  她點點頭,聽起來都還算是好消息,於是打算給點獎賞,她將光溜的蛋剝半,送到他嘴邊。

  不過,還是在這之前。


  「而那個小女孩,她被殺了。」

  明旭說著,語氣裡沒有道歉、沒有虧欠、沒有悲憫、沒有安慰,就只是陳述。


  嘉柔認為她有事先做好心理準備,畢竟她明白劇情不是小說,那些應該要被救回來的人,並沒有誰有特權可以違逆事實。

  但她還是失去了幾秒鐘的呼吸,之後,才又驅使懸空的手,將食物餵進明旭口中。


  「先把頭髮吹乾吧。」這次,換明旭站了起來,從浴室門外拿了吹風機。

  他走到嘉柔身後,將毛巾卸開,讓一頭棕髮落在美善的纖背上,接著,將電源撥上。


  嘉柔知道明旭是為了給她點時間去消化,才故意走到她的背後,就像昨晚一樣,在這間房裡被訓斥時,他趕在她眼淚潰堤以前用紙巾蓋住她的表情。

  只是說實話,雖然她希望姿羽能得救的心意是百分之百肯定的,即便是已經得知噩耗後的現在也是如此,但其實兩人實際上相處的時間甚至不滿一個小時。

  是,她是救了她、也知道她的故事。

  但和文薏那時一樣,都僅僅只是有點難過而已。




  半個小時候,馬達差點燒起來,明旭不斷撥弄髮絲的手臂也讓傷口開始隱隱作痛。


  「呃,如果乾了......要跟我說一下。」他也不確定地問道。

  「哦、可以了。」嘉柔這才回過神來,發現髮尾變得有點毛躁,真是的。


  「那麼,怡潔的事?」明旭問道,打了個哈欠。

  「哦、對了、」她這才想起來,在通訊軟體上聯絡時,她向他提到的兩件事之一。「今天下午我和小卷回學校時,有遇見怡潔學姊。」

  「嗯哼?」

  「她關心了一下我們班的狀況,然後以直屬的身分道了個歉......」她回想了一下,確定自己的疑慮屬實。「但是過程之中,她提到說,這件事情牽扯到了澤緯、又害了很多人受傷。」

  「嗯哼?」

  「不過呢,在學校那方面,當學務主任和我談話時,只提到了他會找時間來到班上,宣佈文薏的死訊。」

  「但沒有提到澤緯和一堆人被送進醫院的事,所以這些消息應該還沒有傳到學校裡,而怡潔卻知道了,這樣嗎?」

  「嗯......」嘉柔點點頭,接著說下去。「但也有可能只是漏掉了、或是怡潔學姊從其他地方得知......」

  「或是她根本就知道教室日誌裡頭的內容。」

  「嗯......」的確,這是她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可能性。


  「那教室日誌的問題呢?」明旭接著又提醒道,那是嘉柔將要和他說的第二件事。

  「哦?就是呢!」但意外地,嘉柔突然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異常興奮。「我看到字了哦!」

  「......」

  「真的會自己寫出來呢!我親眼看到了哦!」像個炫耀新玩具的小孩子,眼神閃閃發亮。

  「好。」但那個新玩具早在之前就被他玩過了、早就不屑了。「所以寫了什麼。」

  「唔......我記得是『小卷和嘉柔回到學校裡,向學務處要了一本新的教室日誌替換。』。」

  「喔?不錯嘛。」聽見,明旭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

  「嗯?什麼?」

  「看來她真的跟著妳們走了。」

  「......她是誰?」嘉柔的表情瞬間收起,要不是明旭現在和她在一起,大概會泛出淚光。

  「沒事,然後呢?還有寫別的嗎?」他不耐煩地催促著。

  「......哦、還有,就是剛好被我親眼看見的,只是寫到一半就被小卷蓋了起來......」

  「蓋了起來?」

  「唔......因為內容不太友善的樣子,呼、」到底是誰跟著我們走了?那話害嘉柔突然覺得每一條線索都被扯往那個方向去。忍著毛骨悚然的背脊,她盡量不帶任何不敬地說。「......上面寫著--小、卷、我、讓、妳、不、舒、服、」

  「小卷我讓妳不舒......服?」

  嘉柔點點頭。

  「停在這?為什麼要蓋起來?這句話還沒說完吧?」

  「是呀、但、在那當下是很恐怖的呀?這可不能怪她。」嘉柔替小卷辯解,因為換作是自己也說不準會害怕得將本子蓋上,尤其是聽到什麼哪個誰跟著誰之後。「而且跟以往很不一樣,是出現在空白的頁面上,也沒有照著格式書寫。」

  嘉柔想了想,便從桌上隨便拿了張空白紙,粗略畫上教室日誌內的格式內容,然後仿照那時所看見的樣子,將那八個字盡量表現出來。

  比過去要大得許多的八個字,無視格線、直接斜著寫上,就像平時傳紙條時會有的字體。


  「在空白的頁面上嗎?」明旭盯著模擬圖思考。

  「是呀......嗯?對了?」嘉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這明明是個重要的線索,卻現在才發現。「那是寫在新的本子上。」

  「新的本子上?書套換過去了嗎?」

  「哦、那時是已經換過去了。」

  「那就好,這樣證據就夠多了。」

  「證據?」

  「為了避免抓錯兇手的證據。」明旭非常清楚嘉柔聽不懂,於是便把今天下午出門前所做的整理給找了出來。「看得懂嗎?」

  「這是?唔......」先別說內容,嘉柔看不懂的是字跡。

  「這是教室日誌上出現過的句子。」

  「哦......」但還是看不懂呀。

  「......給點尊重。」明旭這才發現她所困難的地方。「好吧,那麼,我來唸,妳來寫,順便重頭整理一次。」

  「啊哈哈、這樣也不錯呢......」


  這樣也不錯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02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starabbit
露比家的春天是什麼呢?你的春天又是什麼呢?來我的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